燒稻草說Bye Bye! 彰縣年用1200噸腐化菌
分享向燒稻草說Bye Bye! 彰縣年用1200噸腐化菌到Facebook 分享向燒稻草說Bye Bye! 彰縣年用1200噸腐化菌到Line 分享向燒稻草說Bye Bye! 彰縣年用1200噸腐化菌到Google+
2017-07-21 21:57
〔記者張聰秋/彰化報導〕空氣污染問題愈來愈受重視,而露天焚燒稻草加速空污危害,彰化縣政府環保局推廣7年,灑「腐化菌」分解稻穀收割後殘留的稻稈,稻農們看見效果,「以灑代燒」意願明顯增加,縣內光是去年一整年,就用掉了1200噸腐化菌,比一般吊車機械還重!
彰化縣政府環保局,推廣灑腐化菌分解稻穀收割後殘留的稻稈,執行了7年,越來越多稻農看見成效,官員民代走進田間加強宣導。(記者張聰秋攝)
彰化縣政府環保局,推廣灑腐化菌分解稻穀收割後殘留的稻稈,執行了7年,越來越多稻農看見成效,官員民代走進田間加強宣導。(記者張聰秋攝)
彰化縣水稻田灑腐化菌,處理稻穀收割後殘留的稻稈,稻農插秧前翻耕次數,也由原本2次減為1次。(記者張聰秋攝)
彰化縣水稻田灑腐化菌,處理稻穀收割後殘留的稻稈,稻農插秧前翻耕次數,也由原本2次減為1次。(記者張聰秋攝)
數字會說話!腐化菌用量和燒稻草面積成反比,用量多,燃燒面積就減,環保局空氣品質科長劉子云說,全縣使用腐化菌的噸數,從103年700噸到去年已經成長7成多,達到1200噸;而燃燒稻草的面積,根據空拍影像紀錄,103年佔48%,104年和105年,每年燃燒面積各減少10至11%,以全縣4萬8000公頃農田估算,1年就可少燒4800公頃稻田。
劉子云說,腐化菌搶手,去年補助4300公頃,每分地每包300元,農民自付130元,農民願意捨傳統不用,最大原因在於減少支出、收入增加,灑腐化菌的農田不用再灑有機肥,翻耕次數2次變為1次,友善土地也肥沃了土壤,減少噴灑農藥,每分地平均多出200台斤收成。
不過,農民是因為有補助才願意使用嗎?劉子云說,當然不是!縣內101年試辦首年,全額補助400公頃,102年因經費關係,完全沒補助半毛錢,當年全縣仍有120公頃使用腐化菌,103年改採部分補助,共補助800公頃,104年再補助2500公頃,去年(105年)增加到4300公頃。
埔鹽鄉楊姓稻農說,過去,燒完稻草後要先灑一層有機肥,每分地成本約450元,之後還要翻耕2次;現在使用腐化菌,少聞嗆鼻的稻草煙霧,土壤更因腐化菌分解出有機微生物,更為肥沃,也間接減少噴灑化學農藥,稻農覺得有其效果,相互交流經驗,意願當然會提高。


 

獨/黃金蔬果!機密種子培育不易 「玉女蕃茄」比黃金還貴
2017/03/25 05:23:00
影音訂閱: 三立財經 三立新聞網
記者鄭明堂、賴碧香/台中報導
蔬果種子被偷,會說損失破億,是有原因的,別看種子小小一顆不起眼,每一個品種都至少得花六、七年時間培育,也得經過實驗室去測純度,測有沒有病蟲害,過程當中相當耗時、耗力、耗費金錢,辛苦的培育被偷走了,別人一下就把技術學走。說到種子,有些價格不斐,以市面上玉女蕃茄的種子來看,一分地大概需要1500顆種子,大約4.6克重,以一顆6元來算要9000元,比起黃金價格4.6克只要5千多元貴上許多。
種子培育不易 "玉女蕃茄"比黃金還貴 ID-852764
▲芝麻大的機密種子培育不易,價格不斐。
實驗室裡,研究員拿著蔬果種子一顆一顆挑選,也得用顯微鏡仔細觀察,這可是種子繁殖過程中最重要的工作項目之一。
種苗改良繁殖場副場長許美娟:「檢測它是不是有GMO(基改),或者它DNA的純度,還有它的病害。」
其實別說嚴格檢測,種子從一開始的培育就沒這麼簡單。
種子培育不易 "玉女蕃茄"比黃金還貴 ID-852765
種苗改良繁殖場副場長許美娟:「要育成一個蕃茄的品種,大概要5到7年,父母本被偷的話,它馬上可以產生這品種,所以商業損失是蠻可觀的。」
就因為培育任何一種蔬果的種子耗時、耗力也耗費金錢,別看一顆如芝麻大的種子小小的不起眼。
種子培育不易 "玉女蕃茄"比黃金還貴 ID-852762
種苗改良繁殖場副場長許美娟:「一公克大概1千4百、1千5百元,可能跟黃金的價格是差不多,那有的更受歡迎的品種,可能會有更貴的狀況。」
會說比黃金還要貴,可不是隨便說說,以玉女蕃茄為例,一分地的量需要1500顆種子,大約4.6公克,用市面上玉女蕃茄最貴品種的種子價格一顆6塊來算的話也要9000元,比起不到6000元就能買到等重的黃金真的貴了許多。
種子培育不易 "玉女蕃茄"比黃金還貴 ID-852763
▲玉女蕃茄種子價格不斐,一分地的量換算下來比黃金還昂貴。
價錢反應出每一種蔬果的種子都是辛苦栽培的心血,技術外流或被盜用,動輒損失破億也不是不可能。
種子培育不易 "玉女蕃茄"比黃金還貴 ID-852766
▲機密種子要育成蕃茄成品,至少需要花5至7年,相當耗時。


 

友善耕作 50新農拜田頭

2017-02-19

〔記者林敬倫/宜蘭報導〕宜蘭縣政府辦理的第四屆夢想新農水稻班,昨在員山鄉內城村舉行拜田頭開工儀式,參訓學員有五十人;縣府表示,為推廣友善環境綠色工作觀念,希望從基層、從土地及實作中,深化綠色工作理念。

  • 宜蘭縣政府辦理的第四屆夢想新農水稻班,昨在員山鄉內城村舉行拜田頭開工儀式。(宜蘭縣政府提供)

    宜蘭縣政府辦理的第四屆夢想新農水稻班,昨在員山鄉內城村舉行拜田頭開工儀式。(宜蘭縣政府提供)

宜蘭縣政府委託宜蘭社區大學教育基金會開辦「夢想新農」課程,培養投身綠色行動的種子人才,一○三年開辦至今,已辦理四個班次,結訓學員共一百二十人,包括獨立小農、友善農民組織、友善食材店舖業者。

昨天拜田頭開工儀式,宜蘭縣政府勞工處長黃玲娜、宜蘭社區大學校長林庭賢、農夫導師陳榮昌及參訓學員,一起向三官大帝稟告,將以友善耕作方式耕作,祈求風調雨順。

縣府指出,參訓學員經由友善耕作前輩及專家陪伴,踏入綠色土地第一步,因有友善耕作前輩們指導,相信能學有所成。

有新法! 不用再露天燒稻草了

2016-11-08

〔記者蔡文居/台南報導〕南市環保局鼓勵農民採用益菌肥分解稻稈的方法取代露天焚燒稻草,本月在後壁區、東山區稻田試辦推廣,透過有機益菌肥分解稻草,提升稻米品質及產量,同時解決露天燒稻草所造成的空氣污染問題。

  • 環保局鼓勵農民採用益菌肥分解稻稈的方法取代露天焚燒稻草。(記者蔡文居攝)

    環保局鼓勵農民採用益菌肥分解稻稈的方法取代露天焚燒稻草。(記者蔡文居攝)

  • 南市環保局表示,使用益菌肥分解稻稈不僅縮短稻草腐化時間,同時改善空氣污染,可謂一舉多得。(記者蔡文居攝)

    南市環保局表示,使用益菌肥分解稻稈不僅縮短稻草腐化時間,同時改善空氣污染,可謂一舉多得。(記者蔡文居攝)

可用益菌肥分解稻稈

環保局科長陳幸芬表示,使用益菌肥分解稻稈不僅縮短稻草腐化時間,釋出的氮氣、磷、鉀、鈣、多種微量元素等養分增加交換性鉀含量,提升稻米品質及產量,同時改善空氣污染,可謂一舉多得。

陳幸芬說,以往農民將稻草切碎直接埋在田裡,需要四十五至六十天才能腐化。加入有機益菌肥後可加速稻稈分解,約卅天即可腐化成為肥料,效果更佳。

環保局表示,早期農民就用稻草堆肥作為農田肥料,現在卻被當廢棄物燒掉非常可惜。環保署推出使用益菌肥分解稻稈新作法,經環保局向後壁、東山等區農民說明後,得到許多農民響應支持,願意配合試驗,希望更多農民採用環保新方法。

友善耕作到底是什麼?有機農業促進法何必急著去管理?
m.news-adding.com查看原始檔
這一兩個月,關心台灣有機農業發展的各方人士、團體與政府單位,積極催生「有機農業促進法」。這本是台灣農業界在這個巨變時代尋求新發展路徑所必要從事的突破,立意良善、值得鼓勵。

在今年8月27日在台北舉行的一場探討如何促進台灣有機農業發展的研討會,這場會議邀請了農委會現任主委、目前正積極串連各方推動有機立法的前行政院長都到場,但研討會連名稱都不冠上「有機農業」這四個字,而稱其為「友善耕作研討會」。再仔細看看會議中由主辦單位引導的討論焦點,竟然是友善耕作是否要納入法令管理?有機農業的推動與促進,到底關友善耕作什麼事?友善耕作又是什麼東東啊?

有機農戶數量下降 友善耕作蓬勃發展

台灣的有機農業在近幾年開始面對發展遲滯的問題。依據農委會農糧署委託國立宜蘭大學有機產業發展中心所作的統計,台灣的有機農業面積,在2012年以後就呈現成長停滯現象,而有機農戶數更在2015年呈現下降現象(如附圖)。有機農業的推動在台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有趣的是,大約也就在過去的四、五年裡,台灣不受法令規範,單純依靠自由市場機制的友善耕作領域卻是吸引了眾多青年農民加入,整個產業領域從過去的先驅開拓階段,走向蓬勃發展、百花齊放的群聚階段。


在這樣的此消彼長趨勢裡,許多人都非常好奇,有機農業與友善耕作到底有什麼差別?基本上,有機農業在台灣已經是一個法律專有名詞,它有清楚而嚴謹的定義與規範,相反地,友善耕作則是一個定義相當籠統的一般用語,用來描述各種友善自然環境的農業耕作方式。


有機與友善耕作到底有什麼差異?

有人曾經問我,使用溫室栽種作物算不算友善耕作,我個人的看法是:不是,因為溫室栽種的方法一開始就在想辦法隔離外在的自然環境對於作物生長的「干擾」,企圖以人為控制的方式確保農作物順利成長,當然不是友善耕作。但是,台灣的有機農業卻大量依靠溫室栽種農產品。

某些人幻想,從法制化角度來看,友善耕作是初階的有機農業,相反的,在實務上,台灣的有機農業經由法令所規範而成的,說穿了只是用有機資材取代化學資材的工業化農業,我們可以將其視為邁向友善耕作的第一步,台灣的有機農業要到達友善環境的境界還有很多困難需要去突破,這是積極在台灣推動有機農業的各方人士仍值得去努力的方向。

如果我們可以近距離去觀察,台灣的友善耕作在友善自然環境上的論述與實作,真的是處於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友善耕作的市場派,在生產者與消費者長年的互動下,不使用化學藥劑(農藥、肥料、除草劑)幾乎已成為雙方的基礎共識。


有人或許會問,那這共識與有機農業的法令規範有何出入?在這裡,有機農業透過第三方驗證所核發的標章,企圖想要進入無需與消費者認識、互動的大眾市場;而無任何政府標章背書的友善耕作,則需要依靠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相互認識與直接的信任關係,無論這個信任關係是怎麼來的。


至於在這個基礎的產消關係上,從種子選擇到農產品收穫之前的各種友善耕作農法就各行其是,有些耕作方法甚至是相反的。例如:在土壤是否應翻耕上,有的農法主張仍維持傳統的深耕作法,以提高土壤活性,有的就主張無需翻耕才不至破壞土壤中穩定的生態循環。

簡單地說,友善耕作的生產端,仍處高度開創性的階段,各種主張相互競爭,要達到共識恐怕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在社會尚未形成共識之前,立法規範管理言之過早。

如果未來不符合友善耕作定義?改叫「吃土農法」

我不想猜測,要把農法上仍存在各種爭議的友善耕作納入有機農業促進法進行管理的各方人士,到底在想什麼?但我清楚的是,目前全台灣從事友善耕作的農戶數與耕作面積,雖然缺乏統計,但在總體比例上,絕對是在統計數字上看不到的。為這個極小的農耕社群花費那麼大的社會成本值得嗎?

已經受立法保障的有機農業本身,在推廣上遭遇成長停滯的問題,在其中許多學者專家的長期診斷與處方、第一線有機農戶的各種抱怨,恐怕才是關心有機農業發展的各方應積極去面對的。

說得更白一點,大部分會進入友善耕作領域的小農們,就是一群不想受社會體制規範、甚至想突破體制的實踐者,想把他們納入管理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曾經問幾位友善小農,如果友善耕作被立法納入管理之後,不依法審查合格就不能宣稱自己是「友善耕作」,那他們會怎麼辦?他們的回管也很有意思,他們說,那他們就改稱自己是「吃土農法」吧!


名稱真的不重要,友善耕作只是一個台灣農業開放創新的領域,它是因為開放多元而吸引眾多青年農民的加入,就讓它保持它本來的開放彈性吧!

燒稻草火警頻傳 竹縣議員籲建立收給稻草管道

2016-08-03  00:08

〔記者廖雪茹/新竹報導〕針對農民露天燒稻草,新竹縣政府農業處表示,稻作收割後,最好方法是將稻草斬切、曝曬乾燥後掩埋,除減少搬運的麻煩,又能增加土壤的有機質;勞動黨縣議員高偉凱則建請縣府設置專線和窗口,擴大媒合的管道,協助農民處理稻草、雜草,也讓草發揮最大效益。

  • 新竹縣環保局成立稻草媒合平台,協助營建工地和砂石場取得稻草,透過敷蓋稻草來減少揚塵和灑水的頻率。(新竹縣環保局提供)

    新竹縣環保局成立稻草媒合平台,協助營建工地和砂石場取得稻草,透過敷蓋稻草來減少揚塵和灑水的頻率。(新竹縣環保局提供)

  • 新竹縣農業處表示,轄內一期稻作約4700多公頃,稻穀收成多少,就產生多少稻草。(記者廖雪茹攝)

    新竹縣農業處表示,轄內一期稻作約4700多公頃,稻穀收成多少,就產生多少稻草。(記者廖雪茹攝)

  • 稻草的用途廣,可作堆肥、紮稻草體驗活動等,新竹縣議員高偉凱建議農業處和環保局設立專線和窗口,把「給草」和「收草」之間的管道建立起來。圖為稻草活動照。(記者廖雪茹攝)

    稻草的用途廣,可作堆肥、紮稻草體驗活動等,新竹縣議員高偉凱建議農業處和環保局設立專線和窗口,把「給草」和「收草」之間的管道建立起來。圖為稻草活動照。(記者廖雪茹攝)

農業處農糧科表示,根據農改場的研究,農友在稻作收穫時附掛切割機,將稻草斬切後均勻撒佈田面,經過至少3天曝曬乾燥後再翻犁入土中,維持乾燥兩週以上,即可加速稻草腐化,藉由微生物分解成有機質等養分滋養土地,除減少搬運的麻煩,又能增加土壤的有機質,減少化學肥料的使用,是最符合經濟效益的方法。

但許多農友仍習慣露天焚燒。高偉凱表示,連日來他接獲陳情現勘了解,除了燒稻草,也有不少菜園燒雜草的火警。他認為,大面積的機械化收割,稻草切短後就地掩埋,輔以加速腐爛的肥料,是最好的辦法,建請縣府評估補助有機益菌肥;但未機械化的小塊菜園,則需要政府輔導或協助運輸、集散。

高偉凱說,稻草的用途廣,可作堆肥、紮稻草體驗活動等,建議農業處和環保局設立專線和窗口,收集各種需要稻草、雜草的營利或非營利單位的資訊,把農民手上的草轉移過去,把「給草」和「收草」之間的管道建立起來。

環保局空氣污染防治科表示,台中農改場研發的有機益菌肥,可加速稻桿腐化,該局近3年來,每年都免費提供6000公斤給農友試用,試用結果稻穀的質量都有提升,但有機益菌肥一包20公斤300元,成本比一般肥料貴,農友的使用意願不高。為此,該局準備編列預算,擬採買一送一的方式,於明年鼓勵農友使用。

另環保局在4年前就成立稻草媒合平台,今年已協助5家營建工地和砂石場,取得約3.4噸的稻草,透過敷蓋稻草來減少揚塵和灑水的頻率,取代化學穩定劑。不過,媒合數量仍屬極少數;農糧科統計,一期稻作約4700多公頃,約可收成2萬8000噸的稻穀,但同時也產生2萬8000噸的稻草。

對此情況,高偉凱希望擴大媒合的對象,並透過農會、產銷班、村里辦公室和社區發展協會等系統,向民眾廣為宣傳政府的各種處理管道。

農民焚燒稻草的惡意

燒稻草既無助於增加土壤肥力,又造成嚴重空污,還影響行車安全,農民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為,是該破除的迷思與習慣。
作者:Lin Bay 好油2016-07-13 17:27

Lin bay 好油

住在農村的人,多數都會有聞到燒稻草味的不好經驗,對於過敏體質的人而言,燃燒稻草的煙塵是揮之不去的惡夢,而煙霧隨風飄散瀰漫,對於行車安全也是重大威脅。這段時間彰雲嘉地區進入一期稻作的收割期,稻子收割後,部份農民就會開始焚燒留在田裡的稻梗,成為另類農村景象與氣味。

稻子收割後,部份農民就會開始焚燒留在田裡的稻梗,成為另類農村景象與氣味。(圖:作者提供)

為什麼農民要燒稻草?燒稻草可以增加土壤肥力?

過去農民認為燒稻草可以製造鉀肥,增加土壤肥力,還有部分腦袋不清楚的人,會認為燒稻草是老祖先留下來的智慧。別傻了,以前的稻草可以拿來養草菇,有價值的東西誰要燒?事實上,燒稻草是稻稈價值下降後,才出現的行為。

燒稻草是落伍又製造空氣汙染的行為。根據環保署的資料,PM2.5的來源有3%是來自燒稻草,有8萬多公頃的稻田收割後的稻梗以用焚燒方式處理,尤其以彰化縣焚燒3萬多公頃最多,工業的污染值得重視,難道農業造成的污染就該被漠視?

燒完稻草的灰燼,有人叫做「草木灰」,草木灰可以供應鉀肥嗎?

草木灰是一個泛用的名詞,指的是各種植物燒成的灰燼,根據中興大學吳正宗老師的資料可以看到,稻草灰的鉀肥含量非常低,含鈣量反而遠遠高於鉀,而草木灰的鉀屬於碳酸鉀,是一種屬於易溶性的鉀肥,因此,只要一下雨馬上就流失,只剩下難溶性的鈣留在土壤中,這樣對土壤真的是好事嗎?

稻草灰的鉀肥含量非常低,含鈣量反而遠遠高於鉀。(中興大學吳正宗老師製表資料)

不燒稻草,切碎後自然翻堆,對土壤更好。 

隨著農業的進步,現在的收割機在收割後,可以將稻草做兩種處理,如果需要稻稈使用,收割機就放出稻稈,如果不需要就切碎。

收割機的兩種操作模式。(圖:作者提供)

收割後,整串的稻草。(圖:作者提供)

收割後,切碎的稻草。(圖:作者提供)

稻草翻堆後。(圖:作者提供)

經過翻堆後的稻草是補充土壤有機質的來源,而稻草中的鉀也可以透過生物分解,達到緩釋的效果,所增加的肥效更多。如果想要效果更好,也可以添加腐化菌,若不添加腐化菌也能達到很好的效果,以實務面而言,稻草已有許多更好的處理方式,焚燒根本多此一舉。

週末燒稻草:農民的惡意

六月底的週末,不管在高鐵或高速公路沿線,都可以看到黑煙不時竄起,不但影響行車安全,四散的濃煙對週遭居民的呼吸道健康也是嚴重威脅。農民集中在週末開始燒稻草,擺明就是取巧,燒稻草是違法的,特地挑選在週六日燒,就因為六日環保局不上班,燒了也沒人會來開罰單,頂多是消防隊前來勸導,農民之所以明知故犯,就是抱著「你又能奈我何」的心態。

主管機關如何遏止農民燒稻草亂象?

農民挑戰公權力在假日燒稻草製造汙染,為解決這樣的問題,主管的環保局人員也只能加班在假日加強稽查,造成基層稽查人員的負擔,未解決這樣的問題,目前已有地方縣市環保局結合空拍機使用,透過空拍機的飛行監控,稽查人員監控的範圍更寬闊,再針對屢犯地區進行熱區巡視,配合嚴格開單作業,以遏止燒稻草的亂象。

環保稽查人員配合使用空拍機所拍攝焚燒稻草的區域。(圖:作者提供)

鄉愿並不能解決問題

多數的舉發燒稻草的案例,是民眾發現濃煙後隨即通報消防單位,但消防隊到場之後發現是燒稻草,也只能緊急將火勢熄滅再進行勸導,這樣處理方式不但不能治本,連標都治不了,每到稻作收割季節只會不斷重複上演,讓消防員疲於奔命。

儘管主管機關宣導禁燒稻草已經十多年,依法也可逕行開罰5千-10萬元罰鍰,但成效依然不彰,以燒稻草大戶的彰化縣為例,2014年開出6張罰單,2015年也僅開出12張罰單,至於政府的「嚴格執法」是決心還是口號?不言自明。

解決問題的首要之務是要認真面對問題,取締焚燒稻草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徑,除了以科技做為輔具進行稽查,以收事半功倍之效外,配合教育宣導並徹底執法,才是改善問題的契機。

w800 (55)  

空拍燒稻草無所遁形 農改場呼籲:稻草掩埋更肥,別再燒了
www.newsmarket.com.tw查看原始檔
現在正值一期稻作收割,處處可見農民違規燒稻草的濃煙,近年不斷發生燒稻草影響行車視線,甚至有老農不幸被濃煙嗆昏致死,今年許多縣市不約而同出動無人飛行器從高空俯拍,讓燒稻草無所遁形;台中區農改場呼籲,燒稻草影響空氣,農民可以使用腐化菌加速稻草分解,除了省下施基肥成本,還能提升5%產量。

空拍機讓燒稻草無所遁形

燒稻草是台灣農民長久流傳的習慣,許多農民認為燒稻草可以降低病蟲害,增加土壤肥力,不過燒稻草已多次被環保署認定違反《空氣污染防治法》因為濃煙容易飄散到住家,甚至籠罩高速公路,險象環生。

由於燒稻草實在太普遍,地方環保局抓不勝抓,不過近年興起的無人飛行器成為許多政府的秘密武器,台中市、南投縣、嘉義縣等,今年都出動無人飛行器到空中「巡邏」,附加GPS定位和攝影功能,從高空往下拍,哪一塊田在燒稻草,全都一目瞭然。

嘉義縣環保局選定轄內主要10個稻作鄉鎮,定點飛行,一發現農民有預備燒稻草的跡象,立即回報給稽查人員,在農地插警告紅旗。

局長顏旭明表示,根據以往紀錄,溪口、民雄、新港是燒稻草熱區,一般農民留的稻梗若很短,表示即將翻耕到土裡,若沒切斷、稻梗看起來長則可能預備燒稻草,以往都是在陸上巡邏,空拍機看的範圍遠,成效更好,今年告發數量比往年都來得多。


嘉義縣農業局出動空拍,掌握燒稻草情形(圖片提供/嘉義縣農業局)

 

有農友將稻草用於田間覆蓋(攝影/林慧貞)
不過除了嚴刑峻罰,許多地方縣市都認為必須棒子和蘿蔔齊下,才能遏止農民燒稻草。
宜蘭縣環保局去年起開始試辦回收稻草,免費到田裡幫農民捆草、運送,提供給友善農法的農民耕作使用,農業處也提供補助,鼓勵農民直接將稻草翻耕入土。

環保局空氣噪音防治科科長林金龍表示,許多友善耕作的農民需要稻草鋪蓋抑制雜草,去年這個方案一推出,馬上就有農民改變以往習慣不燒稻草了,今年也準備了40萬基金回收稻草,大約可收20公頃稻草,希望蘿蔔和棒子並進,鼓勵農民改變習慣。

然而一味補助對地方政府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嘉義農業處長林良懋認為,地方政府獎勵固然是好事,但必須補對地方,而且要有落日條款,配合取締才有用。

「當然需盡量輔導,但一定要開罰,」林良懋說,政策本就該有勸導期,但更重要的是建立一個不用靠補助也可以運作的系統。他舉例,農民也會燒蕃茄藤蔓,今年縣府全額補助清運,回收效果百分百,先養成農民回收習慣,之後縣府就不再補助,配合執法,讓農民知道不能燒藤蔓;稻草也應該這麼做,嘉義有媒合平台,可以協助農民把稻草賣給有需要的人。

農改場推廣腐化菌,稻草回歸田區,提升5%產量


不過除了省力、去病蟲害,搶時間也是農民燒稻草的一大原因,因為一期稻作收割後,不到一個月就要開始整地插秧,準備二期作,若放任稻草自由腐化可能耽誤行程。


對此,台中區農改場特別研發出腐化菌,只要收割後堆平稻稈放水,每分地放入一包腐化菌,可將稻草腐化時間由一個月縮短到兩周內。


台中區農改場副場長高德錚表示,腐化菌一包不到200元,除了可以縮短腐化時間,翻耕入土後的稻草可以補充土壤肥力,省下一次撒基肥的錢,而且稻草主要補充鉀肥,可讓下一期稻梗長得更壯,降低收割時的落粒,預計可提升5%收成量。

針對燒稻草去除病蟲害的說法,台中農改場表示,燒稻草確實可殺死躲在稻稈底部的二化螟蟲,但其他病蟲害還是可藉由空氣傳播,如果收割後儘快把稻草翻耕入土,避免氣溫回升蟲卵孵化,可以達到一樣的效果。

高德錚說,稻草燒掉後的營養只剩鉀和鈣,若自然腐化,每公頃可釋出100公斤硫銨、44公斤過磷酸鈣、77公斤氯化鉀以及其他元素等,對土壤幫助更大。

 

收割機的兩種操作模式。(圖:作者提供)

收割後,整串的稻草。(圖:作者提供)

收割後,切碎的稻草。(圖:作者提供)

稻草翻堆後。(圖:作者提供)

經過翻堆後的稻草是補充土壤有機質的來源,而稻草中的鉀也可以透過生物分解,達到緩釋的效果,所增加的肥效更多。如果想要效果更好,也可以添加腐化菌,若不添加腐化菌也能達到很好的效果,以實務面而言,稻草已有許多更好的處理方式,焚燒根本多此一舉。

週末燒稻草:農民的惡意

六月底的週末,不管在高鐵或高速公路沿線,都可以看到黑煙不時竄起,不但影響行車安全,四散的濃煙對週遭居民的呼吸道健康也是嚴重威脅。農民集中在週末開始燒稻草,擺明就是取巧,燒稻草是違法的,特地挑選在週六日燒,就因為六日環保局不上班,燒了也沒人會來開罰單,頂多是消防隊前來勸導,農民之所以明知故犯,就是抱著「你又能奈我何」的心態。

主管機關如何遏止農民燒稻草亂象?

農民挑戰公權力在假日燒稻草製造汙染,為解決這樣的問題,主管的環保局人員也只能加班在假日加強稽查,造成基層稽查人員的負擔,未解決這樣的問題,目前已有地方縣市環保局結合空拍機使用,透過空拍機的飛行監控,稽查人員監控的範圍更寬闊,再針對屢犯地區進行熱區巡視,配合嚴格開單作業,以遏止燒稻草的亂象。

環保稽查人員配合使用空拍機所拍攝焚燒稻草的區域。(圖:作者提供)

鄉愿並不能解決問題

多數的舉發燒稻草的案例,是民眾發現濃煙後隨即通報消防單位,但消防隊到場之後發現是燒稻草,也只能緊急將火勢熄滅再進行勸導,這樣處理方式不但不能治本,連標都治不了,每到稻作收割季節只會不斷重複上演,讓消防員疲於奔命。

儘管主管機關宣導禁燒稻草已經十多年,依法也可逕行開罰5千-10萬元罰鍰,但成效依然不彰,以燒稻草大戶的彰化縣為例,2014年開出6張罰單,2015年也僅開出12張罰單,至於政府的「嚴格執法」是決心還是口號?不言自明。

解決問題的首要之務是要認真面對問題,取締焚燒稻草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徑,除了以科技做為輔具進行稽查,以收事半功倍之效外,配合教育宣導並徹底執法,才是改善問題的契機。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