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台女背包客付不起房租 在澳洲被迫當6個月性奴
日前有8名台灣女背包客持工作簽證到澳洲一座農場打工,由於她們時薪過低,無力支付農場負責人提供的房屋租金和生活雜費,農場主人強迫她們提供「性服務」,換取住宿費用和生活費。(示意圖,美聯社資料照)
日前有8名台灣女背包客持工作簽證到澳洲一座農場打工,由於她們時薪過低,無力支付農場負責人提供的房屋租金和生活雜費,農場主人強迫她們提供「性服務」,換取住宿費用和生活費。(示意圖,美聯社資料照)
2019-12-05 07:31:58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澳洲工會聯盟(United Workers Union)報告指出,日前有8名台灣女背包客持工作簽證到澳洲南澳河地(Riverland)一個農場打工,由於她們時薪過低,無力支付農場負責人提供的房屋租金和生活雜費,農場主人強迫她們提供「性服務」,換取住宿費用和生活費。
綜合媒體報導,澳洲工會聯盟的報告表示,這8名台灣女子以457簽證入境澳洲,在農場負責採摘水果的工作,農場負責人僅支付時薪16澳元(約新台幣334元)的工資。農場負責人兼房東,提供她們一棟有3間臥室的房屋,要求每週支付120澳元(約新台幣2503元)的房租,另外要支付每週20澳元(約新台幣417元)的網路費,以及每週25澳元 (約新台幣521元)的租車費。
報導提到,她們為了支付這些費用,被迫為農場負責人提供「性服務」,以獲得更多的工時。8名台灣女子為了工作機會,在這種惡劣環境隱忍6個月,最後她們向農場負責人的上司投訴,揚言如果對方不取消這名負責人的承包商資格,就要將此事爆料給媒體。另外,她們還要求替代住處和交通工具,以及辭退農場負責人。據了解,這8名台灣女子已經離開澳洲。
8台女背包客付不起房租 在澳洲被迫當6個月性奴 - 國際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bit.ly/33U24hP


中國不能是台灣的選項
2018-01-25 06:00
推文到plurk
蔡英文總統日前針對「中國會不會武力攻打台灣?」,明確答覆「沒有人會排除這個可能性」,與之前所言「相信中國大陸領導當局應是理性決策」的談話看似矛盾,但中國最近強化對台威脅,肆無忌憚,完全不顧可能引爆衝突之悲慘後果,凸顯小英如此發言絕非危言聳聽,而是台灣國家領導人應有的擔當與正確態度。只是兩岸緊張升高,台灣備受威脅者並非國防一端,在經貿議題上,已因中美貿易戰即將爆發與台商在中國的經營環境快速惡化,使台灣面臨更大的危機,面對此一迫在眉睫的風暴,小英政府必須未雨綢繆。
長達二、三十年的資金、技術與人才的登陸潮,幾乎掏空了台灣經濟的基石,造成台灣的低薪困境與經濟成長日趨下滑;相對卻促成中國經濟崛起,並累積豐厚的經濟力量,成為威脅台灣的籌碼。人類經濟發展史上,似乎從未有過如此助敵自毀的模式,致使台灣處於凶險的處境。如今,危機一一浮現,軍事政治面的壓力日益沉重,幾乎拔刀相見,中國步步進逼,緊迫盯人,完全不給台灣喘息空間,還未併吞台灣半寸土地,就以斯土斯民的統治者自居,狂妄至極,令人作嘔。但嚴重的是,在種種紛擾未解之際,經貿衝突更迅速升溫,變成當前最嚴峻的議題。
首要者,中美貿易戰勢必牽連在中國投資逾兩千億美元、生產基地大多外移中國的台灣。任何懲罰中國的措施,由於台商是中國之重大生產商,出口佔比極大,因此報復中國而不波及台商,進而傷害台灣經濟,難矣。坦言之,台灣這些年GDP猶處於成長狀態,乃是將「台灣接單、中國生產」的三角貿易計入,才導致成長虛胖,而多數利潤歸於海外生產商所有,無法回饋到國內的就業與所得成長。近年,台灣對中國的經濟依賴逐漸降低,對中國投資自二○一五年破百億美元高峰後,連續兩年下滑,去年減至八十七.四億美元,而海外生產比近兩年則從五十五.一%下滑至五十三.二%。儘管如此,兩岸之緊密程度仍大,且台灣對中港澳貿易仍佔對外貿易之四成,以此密切關係,實在難以想像,一旦中美貿易戰火點燃,可以只傷及中國,而台灣卻能免於池魚之殃。執政者必須務實,不能偏執於一廂情願的想法。
其實,不僅中美貿易戰勢必殃及台灣,台商經營環境更急劇惡化,如何因應,已是小英政府的當務之急。近年,中國經濟發展到了由量化轉為質化的轉型,亦即量的GDP必須升值為質量兼備的GDP否則難以維護生態與永續經營。在此由勞力密集、耗能、高污染、破壞環境轉化為創新、資本密集、技術密集等產業,再進展至AI與自動化、製造升級與大數據,過程中不論是騰籠換鳥或是產業升級,台商的處境,或者如游牧民族遭到驅趕、不斷往內陸遷移,或者無法轉型符合新的產業需求而被邊緣化,在在凸顯其在中國已走到末路,必須另尋生機。而台商若是任由中國榨取其剩餘價值而凋零,對台灣經濟確為極大傷害;若能順勢引導其出走中國,尤其回台生根,擴大投資,創造就業,則是台商與台灣的共生利多。
台灣之所以陷入如此嚴重的經濟困境,根源來自於當年錢進中國的錯誤幻想:認為投資中國,既可利用其有利的勞動條件,壯大自身企業的成長,更可促進中國經濟發展,以自由市場機制取代社會主義,讓民主、人權與言論自由在中國萌芽,創造一個兩岸雙贏的結局。不料,中國標榜自由市場只是一種假面的宣示,它充分利用了台港澳與西方資金之後,便露出獨裁威權的真面目;加上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已變成「順我則生、逆我則亡」的惡龍,到處對著鄰居與全球噴火恐嚇,因此中美貿易戰看來已難避免,台灣如何自求多福,尋找安身立命所在,端賴政府能否展現高明智慧與宏觀視野。


 2017-08-11_071606  

我低薪困境 青貧族現象嚴重
By 劉懿慧, www.chinatimes.com查看原始檔八月 9日, 2017
2015年低薪族人數及占比
全球各國普遍面臨青年失業與低薪困境,台灣也不例外。據財政部財稅大數據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的報告指出,我國低薪族門檻為2.2至2.3萬元,人數約在130萬人近五年新高,2015年占比為25.2%,相當每四人有一人低薪,且因低薪族可能缺乏技術或知識,導致年紀增長仍無法翻身,呈現「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狀態。
將各年齡層中,薪水從低至高分為四分位數,會發現在各年齡層中,低薪區塊者從21~30歲的2萬1,004元薪資,到61~65歲的2萬7,637元,年輕到老僅增長32%;高薪區塊者,卻從3萬8,883元一路漲到9萬7,292元,漲幅高達150%。
這樣的結果顯示,高薪區塊者其所屬的產業與工作性質,包括職場經驗、技術與知識等會隨年齡提升,人力資本也較易隨年齡累積,因此反映在薪資成長變化較大。這種情形尤其集中在金融及保險業、資訊及通訊傳播業與電力及燃氣供應業等業別。
近年基本工資逐年調高,景氣也漸漸回溫,但我國低薪族占比近五年皆在25%至26%徘徊,也就是人數約在130萬人左右,且以21歲至30歲的低薪族占比達近3成3為最高,顯示「青貧族」現象嚴重。
而薪水會隨年紀增長而漸漸調升,使其脫離低薪族,但位於低薪族人數雖然隨著年齡而減少,占比卻維持不變。
報告指出,2015年以21~30歲者低薪族占比32.6%為最多,31~40歲者的低薪族占比大幅下滑至20.9%,但41~50歲以及51~60歲者,低薪族占比皆維持在22%,61~65歲者也在18.4%,即使低薪人數皆呈下滑趨勢,但占比仍約在2成左右。
官員說,此一結果反映出,低薪者可能因缺乏技術或知識,而無法調升薪資,導致低薪族的人數隨著年齡增長而減少,但占比卻仍維持。整體而言,低薪族人數以21~40歲年齡層共計76萬人,占總人數6成最多,可推測青壯年薪資仍處停滯狀態。


台灣青年人才出走,與國內低薪環境息息相關:台灣過去15年薪資成長幾乎停滯,不論高薪、低薪的實質薪資都原地踏步——儘管同期間企業獲利仍然穩健成長中

2017-08-02_1946132017-08-02_1947002017-08-02_1947072017-08-02_194643  


資方:公布薪資水準 將造成勞資對立
newtalk.tw查看原始檔
曾銘宗29日舉行「上市(櫃)公司公布薪資水準及調薪情況之可行性」座談會,邀請經濟部、勞動部、工商協進會、全國工業總會、全國商業總會、中小企業總會、證交所、櫃買中心等單位代表,一同研討台灣受雇者低薪問題,並探討上市(櫃)公司公布薪資水準及調薪情況的可行性。

曾銘宗表示,造成台灣普遍低薪的因素包括老闆少分享盈餘給員工,1991年老闆分享盈餘給員工比率有50.9%,到了2014年降為43.9%;此外,教育政策失靈,大學畢業生激增,也造成社會新鮮人普遍低薪。

針對解決低薪的方法,曾銘宗提出幾項策略,包括鼓勵企業將盈餘分配給員工,規劃適宜的加薪減稅措施與配套方案;檢討高等教育政策,建議推動多元化的高等教育;配合經濟發展,合理調整基本工資;推動產業升級,提高競爭力。此外,他也表示,去年上市櫃公司自願公布調薪情況者僅179家,是否強制公布值得討論。

工商協進會副秘書長邱一徹表示,將低薪問題歸責於企業並不公平,他認為,目前全球的薪資景況都不佳,政府應該要改善的是大環境問題,而非究責企業。此外,邱一徹指出,若公司將薪資水準公布,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勞資對立,更會形成惡性挖腳。

工商協進會律師孫小萍更補充,年輕人才外流,主要原因是為了培養國際觀,不一定是因為薪資過低。而關於是否強制公司公布薪資水準,她認為,薪水是屬於總體經濟問題,若政府強制立法,反而會直接干涉公司營運,甚至暴露員工個資。

對此,曾銘宗回應,孫小萍對於薪資的觀念是她的個人經驗,但從資料上可證明,台灣低薪問題是不爭的事實。曾銘宗呼籲,企業應該要擔起責任,除了合理分紅給受雇者外,更應主動公布薪資水準,才能讓企業間保持良性競爭,並使台灣整體薪資環境提升。

-----------------------------------------

18%優存錢坑 還要40年才能填平 - Yahoo奇摩新聞 - https://goo.gl/bOSMXL

18%優存錢坑 還要40年才能填平
tw.news.yahoo.com查看原始檔

軍公教退撫制度,最令外界詬病的18%優惠存款,從1958年由國防部與財政部會銜發布《陸海空軍退伍除役官兵優惠儲蓄存款辦法》,這只行政命令後來擴及公教族群,在2000年台灣利率水準快速走跌進入「微利時代」後,軍公教退休族群領取的18%優存利息,儼然成為台灣世代與階級對立主要根源,軍、公、教、政務官、資深中央民代,到底各領走多少18%利息?如果不進行改革,18%的幽靈到底還要在台灣上空盤旋多久?

根據銓敘部統計,截至今年6月底止,45萬7911位退休軍公教人員,在台灣銀行的18%優惠存款金額為4623億元,換言之,平均每人的18%優存金額為100萬元,平均每人每月的優存利息約1萬5千元。

公平嗎?一般定存年利率僅1%

1萬5千元的利息收入,是一般領取20008元基本工資勞工月薪的4分之3,100萬元的優存存款,如果把它跟最近一次國富調查國人平均定期存款金額179萬元相比,雖然看起來並不突出,但將18%利率與台銀目前一年期定存利率僅1%相比,軍公教退休人員每月1萬5千元的利息收入,是一般民眾定存利息收入的10倍。

46萬名退休軍公教人員的18%優惠存款,去年造成政府824億元的財政負擔,補貼規模和63.8萬人請領的老農津貼(540億元),及67萬人請領的老人津貼(300億元)合計的840億元,已經相差無幾,以目前軍公教退撫待遇已遠高於其他族群的情況下,18%的利息補貼明顯違反社會正義。

優存存戶與存款總額仍持續增加

台綜院副院長李安妮日前在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上表示,18%雖然走入歷史,但幽靈仍然存在,從政府公布的數據來看,18%優存存戶、存款總金額仍持續增加,「這怎麼叫走入歷史?」

事實上,政府對18%的財政負擔高峰目前尚未真正來臨,銓敘部退撫司司長呂明泰表示,公務人員退撫新制從1995年6月實施迄今,僅歷時30年,以公務人員公職生涯35年計算,具備舊制年資的公務員,大約在2030年左右才會退休完畢,退休後若以平均餘命25年計算,18%優存大約在2055年左右才會消失。

「軍公教退休人員人數,大約在2028年來到最高峰,軍教部分因為退撫新制比公務人員晚1-2年,所以要等到2030年才會到高峰,未來幾年,領取18%的人數上一定會往上走」,呂明泰表示。

林萬億:預計近2、3年是請領高峰

國家年金改革辦公室執行長林萬億說,目前真正領優惠存款18%的人已經很少,因為所得替代率上限壓下來,大概也都領不到18%,約是12%左右,但要完全消失還要一段很長時間,這些人的年資因為橫跨新舊制,預期近2、3年是請領的高峰,之後才會慢慢下來,但從預期壽命來算,大概要到2054年才會真正消失。

銓敘部表示,在2006年至2011年間,18%優惠存款已經調整3次,對於退休所得偏高者,限縮其優惠存款的額度,「退休人員的18%優惠存款實質利率已經普遍降低了5%左右」;其中,特任政務人員公保養老給付辦理優惠存款金額,更被限制在不得超過200萬元範圍內。

佔了18%最多便宜的是這些人…

根據銓敘部估算,舊制年資短於10年左右的人,是軍公教退撫制度實施後最佔便宜的一群人;在軍公教族群當中,到底誰佔了18%最多便宜?從銓敘部統計數字來看,中央資深民代由於退職時所有退職金均可存入優存帳戶,平均每人領取優存利息最高,去年28戶每月各可享4萬6798元。不過呂明泰表示,中央資深民代目前僅剩15人仍健在,現存25戶優存帳戶,其中有10戶是當事人身亡但未辦理銷戶。

其次,退休政務人員由於退休時本俸最高,部長級的退休本俸有9萬5250元,因此,1995年以前年資可享18%優存的額度也高於一般公務員,516位退休政務人員平均每月領取3萬3291元利息。

排名第三的則是退休教職人員,近13萬退休教職人員平均每人每月領取2萬3171元優存利息,比退休軍人與公務人員多出1萬多元。人數接近20萬的退休軍職人員,由於退休年資遠低於公教人員,部分人員係因應政府裁軍被迫提前退休,平均每人每月僅領取1萬513元利息。

呂明泰解釋,教職人員退撫新制,是在1996年1月31日才實施,比公務人員晚7個月,因此,退休教職人員的舊制年資普遍較公務人員長,這是教職人員18%優存利息比公務人員高出1萬元的主因。

----------------------------------------

王健全:2個原因讓台灣年輕人領22K低薪
www.ettoday.net查看原始檔

▲台灣景氣低迷,年輕人面臨薪資凍漲困境。(圖/記者林信男攝)

記者林信男/台北報導

台灣景氣低迷不振,薪資水準持續凍漲。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王健全15日表示,台灣年輕人之所以面臨22K低薪困境,有兩個原因,一是教改出了問題,廣設大學,導致白領階級供過於求,二是服務業規模太小,高階人才需求少。

王健全15日出席「新南向政策的機會與挑戰」產官學研討會,並於會中分享他對新南向政策戰略思維與成功關鍵的看法。他呼籲,一定要利用東協、中國大陸市場,讓台灣企業走向國際,為年輕人創造更多機會。

王健全強調,台灣年輕人面臨22K低薪困境,一方面是因為教改出了問題,所有人都跑去讀大學,導致每年平均少了15萬人從事藍領階級工作,這些人力轉移至白領階級工作,造成「藍領階級供不應求,白領階級供過於求」;另一方面,則是國內服務業規模太小所致

王健全說,台灣服務業,多半是連鎖早餐或水餃、鍋貼店,「這需要很多大學生嗎?你只需要店員、廚師、會計,無法創造就業機會。」

王健全認為,想創造高階人力需求,就要像85度C、鼎泰豐一樣,去海外投資,朝國際化、大型化發展,企業規模到了一定程度,就會需要研發、品牌行銷、儲備幹部、法律、資訊及稅務專家,「這樣年輕人才有機會」。

-----------------------------------------------------------------------

低薪部分是年輕人自己造成 蔡丁貴:不敢抗爭不會改變
nr.news-republic.com查看原始檔
▲25歲女子出國工作前,在高鐵上拿了一張紙條給陳亭妃。(圖/翻攝自陳亭妃臉書)

網搜小組/台北報導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19日在臉書PO文指出,在高鐵桃園站,收到一位年輕女子給的一張紙條,內文提到因在國內創業、創意受限,只好選擇到新加坡找尋願意投資的金主,讓不少人看了不勝唏噓。target="_blank">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蔡丁貴22日在臉書target="_blank">分享該貼文,直言「不會抗爭,就不會改變。不敢抗爭,也不會改變。」

「也許很多人看到陳立委這一篇貼文,會對留紙條的這位年輕人感到委屈或不滿或可惜,但這個社會現象的一部分也是年輕人自己造成的」,蔡丁貴指出,在不妨害他人的權利情況下,每個人都有權決定自己的生活與工作自由,國人去一個薪水較高的地方工作應該值得高興,不必對離開台灣感到內疚,但也不必帶著對這裡的不滿遠赴他鄉。

▲桃產總五一勞動節遊行凱道立法院活動(圖為資料畫面/記者陳明仁攝,下同)

至於台灣的薪資為什麼不高?蔡丁貴認為,財團並非沒能力提高薪水,簡單來說,在人力供需失衡的市場上,雇主不需要提高薪水就可以找到願意上工的員工,「請問,有誰會樂意提高薪水,減少自己的財富?」又為何政府不介入?蔡直言,因為沒有足夠的人,為了低薪資的事走出來「抗議」,不要以為其他進步國家工人的薪資,全是政府或雇主的慈悲,「他們的薪資水準都是自己抗爭得到的」。

蔡丁貴最後也語重心長談到,年輕人對自己生活的環境不滿意,絕對有選擇的權利,但整體工作環境改變,一定是來自對不合理環境與待遇的抗爭,「不會抗爭,就不會改變。不敢抗爭,也不會改變。」台灣要更好,只有一次次的非暴力抗爭,「弱勢的勞方不反抗,強勢的資方不會退讓」,維持秩序的政府繼續得到選票支持就會無感,這就是社會權力的動力學。

----------------------------------------

詐團騙存摺 打工別傻傻的給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5-06-22
〔記者黃建華/高雄報導〕放暑假了,又到了暑期工讀旺季,勞工局訓練就業中心指出,工讀陷阱多,提醒暑期想打工的學子,務必要注意自身安全,若遇有求職詐騙、色情業陷阱或剋扣工資等剝削工讀生情況,可立即向警方或勞工局反映。
對於報章求職廣告中,一些標榜「免經驗、日領高薪」的徵才廣告,訓就中心人員提醒,天下沒白吃的午餐,當心落入色情業或詐騙集團陷阱。警方破獲的案例顯示,近來有不少詐騙集團就假借徵求工讀生,高薪利誘吸收學生充當詐騙集團取款車手。
值得注意的是,求職時若公司要求交付存摺、提款卡辦理薪資轉帳,很可能就是遇到詐騙集團想騙取你的存摺當「人頭帳戶」,薪資轉帳僅需告知公司員工的存戶帳號即可,不必交付存摺與提款卡,以免存摺被詐騙集團利用作為詐財轉帳的「人頭戶」,最後領不到薪水還淪為詐欺共犯,被凍結名下帳戶。
勞工局指出,求才廣告未列公司名稱、地點,以郵政信箱代替者,必須小心,求才條件寬鬆,沒有資格限制,待遇優厚與職務不成比例,極可能是陷阱。
另外,強調高額業績獎金的推銷業,必須自行購買推銷產品者,恐怕日後無法退貨,不賺反賠。至於直銷業須先繳付高額入會費或購買公司產品者,應慎重考慮。

「不得不」順服?建構一個華人剝削華人的黑工市場

澳洲成為華人移民、留學以及打工度假的熱門國家已不是新鮮事。但並不是所有的學生和背包客在澳洲都過得如想像中的美好,多數淪為打「黑工」,受到雇主的各種壓榨和剝削,這些低薪且無保險的「黑工」不僅只發生在背包客較常從事工作的農場和肉廠,在華人餐館和其他各種產業中也隨處可見。
作者:菜市場政治學2015-06-16 16:26

李耀泰/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校區社會所博士候選人

澳洲成為華人移民、留學以及打工度假的熱門國家已不是新鮮事。在澳洲移民局2014-2015年的統計中,有12,960人次的打工度假簽證申請是來自台灣(居第四位),香港也有4,681人申請打工度假簽證成功1。另一方面,2014-2015年度則有32,612位的學生簽證來自中國大陸(居第一位)2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學生和背包客在澳洲都過得如想像中的美好,事實上多數淪為打「黑工」,受到雇主的各種壓榨和剝削。「黑工」一詞乃是相對於「白工」而言,其特性在於薪資以現金發放、不需繳稅,但無退休金和保險,薪資也通常遠低於澳洲的法定最低薪資(16.87澳幣,約398台幣)。這些低薪且無保險的「黑工」不僅只發生在背包客較常從事工作的農場和肉廠,在華人餐館和其他各種產業中也隨處可見。

來源:http://blog.workingholidayforu.com/wake-up

「黑工」的現象在澳洲似乎已變成一種常態,但在澳洲,經常可以聽到的一句話是:「千萬不要找華人老闆的工作!華人總是剝削/欺負華人!」不論是計件制或者時薪制,不論是何種行業,只要是華人老闆提供的工作,時薪通常「八九不離十」。本文試圖從經濟和文化觀點來討論在澳洲「華人剝削華人」的現象;當然「剝削」與否是一種主觀的認定,本文重點乃是放在低薪的黑工市場,探究這樣的黑工市場是如何出現、存在,乃至於被合理化3

志願性順服: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著名的當代社會學者Michael Burawoy(1979)在《製造甘願》(manufacturing consent)一書中提出了「志願性順服」(voluntary servitude)的概念:雇主透過趕工遊戲、內部勞動力市場以及內部國家等制度性安排,讓工人「甘願」接受資本主義的安排,這些制度設計幫助雇主取得並「掩飾」了從勞工身上榨取而來的剩餘價值。台灣社會學者謝國雄(1997)延伸了Burawoy志願性順服的概念,從薪資的角度出發,探究勞工如何經驗薪資制度,進而指出在台灣「有做有錢,沒做沒錢」「純勞動意識」導致台灣的中小型製造業在即使沒有內部勞動力市場以及內部國家等制度性安排下,仍然可以看到志願性順服的運作。

來源: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以及中研院社會所

Burawoy和謝國雄的理論給予我們什麼啟示?在澳洲的黑工市場,華人雇主並沒有如Burawoy所提及的主動設計出一系列制度性安排來「剝削」勞工或「掩飾」剩餘價值。就某個意義上,澳洲黑工市場的特性確實呼應了謝國雄「有做有錢,沒做沒錢」的「純勞動意識」(必須去兜售勞動力、不得不打黑工),然而;黑工文化事實上還隱含著勞工本身條件(語言能力)、理性計算(相對原來國家的較高薪資)、黑工市場的制度性特色(彈性以及進出容易)、以及勞雇雙方對於彼此的認知。

在筆者的訪談中,不只一位雇主表示:勞動市場上會出現這樣的工資(低於法定薪資)有其道理,一小時給八塊、十塊乃是「合情合理」。他們甚至反問:「如果你是老闆,你願意給多少薪水?」從經濟角度而言,華人員工有其考量:語言能力無疑限制了能否找到好工作的關鍵。筆者的受訪者大多表示,如果有機會,會傾向於找澳洲老闆的白工,但無奈英文不夠好。在澳洲,大多數台灣背包客所從事的大多是不太需要英文能力的農場、肉廠等生產線工作,或者是餐廳、超市等服務業性質工作,雇主也因為知道背包客英文不好、找不到其他好工作、或因為語言能力限制不知到哪求助,因此敢不斷削減勞動條件。此外,對於台灣背包客或中國留學生來說,即使打黑工,即使一小時只賺8到10塊澳幣,「還是比在台灣或中國能賺/存得多」,這種心態也降低了進入黑工市場的心理障礙,並且提高勞工對於不合理勞動條件的容忍。

另一方面,黑工市場的「彈性」也提供了許多誘因:從事黑工一來不太需要語言能力、準備履歷和面試,二來薪資以現金發放且不需要繳稅,想一天打幾份工就打幾份工,不喜歡這工作還可以隨時換別的工作,對許多學生和背包客來說「非常自由」。這也是為什麼即使薪資再低、勞動條件再苛刻,還是有人願意做,雇主也從來不需要擔心請不到員工。這種「你不做,還有其他人願意做」的市場邏輯讓雇主不用擔心找不到人;台灣、香港背包客以及龐大的中國留學生構成了取之不竭的產業後備軍,甚至在某些時候,勞工們還必須去「搶」著做這些黑工。

來源:www.perthnow.com

不期不待,不受傷害

從Burawoy和謝國雄的理論出發,本文試圖進一步探討族群的文化意涵,提出一個問題:「華人」有其特殊性嗎?不難想像,黑工和剝削的情形在其他的族群團體中也層出不窮,然而為什麼黑工在華人世界如此普遍以致於人們將之視為理所當然?除了語言能力、相對原來國家較高的收入、黑工市場的彈性等經濟考量之外,華人的工作文化和勞雇之間的相互認知,也是軟化勞工「被剝削感」的原因。

這裡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對於華人老闆所提供的工作,勞工已可預期到會是低薪的黑工以及各種可能被剝削的處境,因此,勞工對於工作本身的認知不同於馬克思所論述的「虛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相反地,他們把黑工連結到對於族群的刻板印象:華人老闆就是小氣且愛剝削勞工、華人老闆不可能提供好工作。對於華人老闆的刻板印象,導致了當被支付低於法定薪資以及受到剝削時,勞工表示:「並不意外」,甚至認為自身也應該負責(誰叫自己要去找華人老闆的工作)。當黑工和華人老闆的連結成為一種文化現象時,也意味著華人老闆提供黑工是根深蒂固且無法根除。這在勞動市場上的意義是,其降低了背包客或學生接受黑工以及相對較低勞動條件的心理門檻。

來源:http://alternatereadality.blogspot.tw/2011/12/do-high-expectations-lead-to.html

對於老闆來說,華人勞工的文化意涵在於他們能夠確保總是能找到「順從的」(obedient) 勞工。原因很簡單:薪資條件以及工作內容都已清楚寫在徵才廣告上,如果勞工不願接受,他們大可以不用來應聘,不需浪費彼此時間。此外,華人老闆們普遍認為聘用澳洲本地員工有風險,一來是語言溝通問題,二來是低薪可能使其向當地相關單位申訴。對於華人勞工處境的認知讓華人老闆也有其刻板印象:華人員工比較好用。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在於某些華人老闆甚至致力於建立一個「好老闆」的形象,好讓其員工心存感激,不論是透過提供雇主擔保移民或者是施些小恩小惠。這種作法看似矛盾,因為前面提到,勞工很少認為華人老闆所提供的工作是好工作,然而關於勞資爭議部分,筆者在田野過程中的確看到「好老闆」的形象明顯降低了勞工對於雇主的敵意,讓勞工能容忍並接受低薪和長工時等勞動條件,甚至不願意去揭發雇主聘用黑工的行為。在這類案例中,勞工的反應通常是:「算了啦,老闆是個好人,我再去找其他工作就好,撕破臉不好看。」這種卑微的心態反而強化了雇主心目中「華人勞工總是順從」的形象。

小結:相互建構的黑工市場以及「自我合理化」

族裔網絡的理論認為,在一個移民的社會,族群網絡以及相同的語言和文化能夠幫助新來移民找工作、提供歸屬感,並降低勞動市場上的風險5。然而從澳洲黑工市場的案例,我們看到了文化和語言的相似性,反而提供了華人雇主一個剝削華人勞工的機會。雇主為了節省成本、避稅而提供低薪的黑工,員工或者因為語言能力限制難以找到其他更好工作、或是為了多賺些外快,這些經濟計算讓黑工市場得以存在並不令人意外;然而,從華人文化的特殊性出發,了解黑工市場中「志願性順服」出現的原因以及勞雇雙方如何認知彼此,我們更加能夠理解人們為何投身黑工市場,以及黑工市場如何存在並且「被合理化」的關鍵。

參考書目》

Bankston, Carl L. 2014. Immigrant Networks and Social Capital. U.K: Polity Press.

Burawoy, Michael. 1979. Manufacturing Consent: Changes in the Labor Process

    under Monopoly Capitalis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Ip, David. 2001. “A Decade of Taiwanese Migrant Settlement in Australia:

Comparisons with Mainland Chinese and Hong Kong Settlers.” Journal of

    Population Studies 23: 113-145.

Ip, David., Wu, Chung-Tong. and Christine Inglis. 1998. “Settlement Experiences of

Taiwanese Immigrants in Australia.” Asian Studies Review 22(1): 79-97.

Nee, Victor., Sanders, Jimy and Scott Sernau. 1994. “Job Transitions in an Immigrant

Metropolis: Ethnic Boundaries and Mixed Economy.”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59: 849-872.

Waldinger, Roger. Howard Aldrich, Howard and Robin Ward. 2006. Ethnic 

    Entrepreneurs: Immigrant Business in Industrial Societies. BookSurge

Publishing.

謝國雄,1997,《純勞動:台灣勞動體制諸論》,臺北: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籌備處。

註解》

1. 請見:連結一

2. 請見:連結二

3. 我們或許難以準確推測黑工市場何時在華人世界中大量出現,一個可能的時間點或許是1980年代中期「第二波」大規模的華人遷移至澳洲。當時澳洲政府開放中國學生進入澳洲大學攻讀學位或語言課程,而澳洲在1985年之後也對台灣移民開放商業移民計畫(Ip et al. 1998; Ip 2001)。這對於華人的小企業體或是以家庭經營方式的產業,提供了低薪且源源不絕的勞動力來源。

4. 即由雇主提名海外申請人、並給予擔保,申請人可以合法在澳洲工作長達4年,並且擁有「暫時居民」(temporary resident)的身分,工作滿兩年後還可以申請雇主擔保移民。請見:連結三

5. 相關文獻請見:Bankston 2014; Nee et al 1994; Waldinger et al. 2006

 

63萬勞工苦輪班 不像人 像機器-天下雜誌

 

 

這次勞團收集到的215個輪班個案,女性占61%、男性占39%,以30至39歲的受訪者占47%最多,其次是20至29歲的37%,工作年資在五年內有44%,六至十年者有24%。

調查發現,有61%輪班工作者每日工作時數8至12小時,超過12小時者也有5%,每日工時8小時者僅有34%,其中72%是三班制,28%是兩班制。

台灣勞工陣線祕書長孫友聯說,雖立法院已修法通過每周40小時工時,但法定工時降低並不保證勞工實際工時下降,勞團呼籲,關於工時的修法不應只停在一周40小時而已,希望限縮變形工時和不當輪班,避免不必要的夜班輪班。

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張烽益指出,服務業為了應付假日的人潮,必須特別排班,而半導體業、電子業等產業,更是為應付24小時的生產機械運轉,必須輪班。


學會這5招 包你輪班不傷身

勞基法雖修法,但未規範夜班及輪班工時,勞團擔心這恐戕害勞工身心。根據勞動部調查,全台非固定白天班的勞工比例從2001年的16%,至2013年已成長至22%。

勞團指控,許多有輪班制的行業,常彈性安排不規則工時,造成採輪一休一、連續上班24小時等情形,或出現同時包含白天、小夜、大夜班的「畸形班表」,對勞工身心造成極大傷害。因此要求勞動部將輪班工時納入勞基法規範。

勞動部修法 仍無明確夜班規範

勞動部勞動條件與工作平等司工時科科長李怡萱指出,已著手修正勞基法,擴大輪班制的保護,並規定一天要至少休息11小時,此案已送入立法院待審議。

但相較歐盟、英國等先進國家,我國仍無明確規範夜班時間上限;更不比芬蘭,明文限制僅特定工作允許夜間上班。

輪班傷身又傷心

1. 生理時鐘失調,引起睡眠障礙,也影響情緒。

2. 「影響生理周期的輪班工作」被歸類為可能致癌物。

3. 作息與別人不同,影響家庭、社交生活。

4. 精神不濟易造成職災等事故。

真要輪班 我該怎麼辦?

1. 評估是否適合輪班

如果睡眠品質不好,長期身體健康會不堪負荷,評估換工作。

2. 換班頻率一週一次

「影響生理周期的輪班工作」被歸類為可能致癌物。

3. 累歸累但仍要運動

工作前適當運動量也能降低疲勞發生,但要避免睡前運動。

4. 建立良好飲食習慣

不因輪班改變飲食時間,宵夜更要清淡,避免高熱量食物。

5. 休假排在正常週末

利用休假從事社交、家庭活動,兼顧工作與人際交往。

中藥調理 輪班不傷身

1. 熬夜上班族:菊花綠茶

台灣基層中醫師協會理事長陳潮宗表示,睡眠少於5小時,判斷力、注意力、記憶力會跟著下降,也會導致情緒暴躁、口乾舌燥、易頭痛、荷爾蒙失調,受孕率降低等。建議熬夜上班族能喝菊花綠茶調養身體。

作法:菊花、綠茶各3克,放入杯中、加入熱水悶熱5分鐘後即可。

2. 輪班上班族:甘麥大棗湯

常要調整睡眠時間的輪班上班族,容易出現自律神經失調。陳潮宗說,輪班者因生理時鐘被打亂,造成自律神經失調,不僅影響生活品質,也會增加心血管疾病風險。建議輪班上班族可以用甘麥大棗湯保養。

作法:甘草3克、麥冬5克、大棗10克放入杯中,加入熱水悶熱10分鐘後即可。

(本文轉載自2015.06.15「聯合新聞網」,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