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投興起10比2法則
By 朱漢崙, www.chinatimes.com查看原始檔

儘管公股金控有意透過創投協助新創事業的發展,但現實面臨的卻是好標的難覓;一位對創投事業有深入了解的公股金融業高層語出驚人的表示:「通常10件投資案裡,有2件成功就能回本了!」倘若2件投資案能順利透過IPO上市,往往能賺回相較原始投資金額多出4至5倍的報酬率,如此一來,即使其他的投資案賠本,整個創投基金的操作績效仍能「回本」。

該公股高層表示,比起銀行授信,創投業由於資本額小,損失有限,另一方面,也因而更有「以小搏大」的空間。這位公股高層坦言,創投投資標的由於都是在新創之初進行投資,許多甚至還在研發階段,連專利權都沒有拿到,因此風險很大,很多企業甚至連財報都不完整,相對更考驗創投主管是否有識人之明,或是對產業發展趨勢是否有正確的研判。

據了解,多家公股金控旗下的創投在選擇注資對象時,除了挑產業前景之外,另一個重要參考指標,即在於現有客源的上下游廠商,通常現有客源對其上下游廠商,不論是負責人的背景,或是公司的營運、規模都有一定的了解,透過這層關係,一方面可降低「識人不明」的疑慮,另一方面也可在其金控集團的產業往來架構裡,串起更完整的產業供應鏈,使得銀行與創投之間的互補效果更高。(工商時報)

_------------------------------

圖片提供黃耀文-1024x682  

駭客創業家 長住道場修行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5-06-15
記者陳梅英/專題報導
阿瑪科技創辦人黃耀文是位認證過的道德駭客,也是天使投資人,更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他從國中開始寫程式,大學接觸佛法,畢業後與弟弟黃耀明共同創辦阿瑪科技擔任CEO;黃耀文從來沒有放棄佛法修習,迄今仍與7位阿瑪科技同仁,住在石碇道場中,持續修行。
求道就如同創業
內有虔誠宗教信仰的CEO不在少數,股王大立光執行長林恩平從年輕時拜禪學老師洪文亮為師,就潛心學佛,迄今仍堅持每天打坐40分鐘。他曾說每日的靜坐讓他更具專注力,林恩平接班後,帶領大立光再創營運高峰,迄今是台灣在位最久的股王。
黃耀文是在大學時接觸佛法開始吃素,目前阿瑪科技有9成員工都跟著一起吃素,在科技業尤其是軟體業並不常見。黃耀文還曾為了修習佛法辭去阿瑪科技CEO一職。
美國US TODAY在2013年訪問黃耀文與黃耀明兄弟,當時他說會重回阿瑪科技,是因他的師父同意幫他做一個曼荼羅,讓他在持續修行的同時,也能繼續在阿瑪奮鬥,他在阿瑪越努力工作、提出越多創新,對佛法有更深的體會,修行也能更上一層樓。
黃耀文認為,佛陀悉達多求道的過程與現在很多創業的人一樣,都在找一條不一樣的路。
他說,佛陀一輩子在追求人生應該怎麼活,選擇出家時,被很多人批判,即使6年苦修達到最高境界,他認為不對、還是毅然放棄。就跟當代矽谷傳奇創業家、PayPal創辦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在《從0到1》書中提到他最喜歡問面試者第一個問題「有什麼是你跟其他人有不同看法,但是你覺得很重要的事實?」一樣。
他認為,創業一開始一定是人家看不懂,只有你知道意義在哪裡,成立一家公司就是策劃一個陰謀,加入這家公司的人都是共謀,只有你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最後他就成了一個改變世界的大陰謀。
對黃耀文來說,不管是創業或修行的道路,有沒有人認同,不重要,就像他舉猴子的故事說,「猴子看到我說我醜那很好,猴子本來就不應該看懂我,如果猴子看到我說我帥,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我長得像猴子。」
--------------
阿碼科技團隊與經營團隊 - Armorize Technologies Inc. - http://goo.gl/xHBGk5

創業經驗談:阿碼科技從臺灣出發 打造世界級資安軟體公司
為證明臺灣有能力做好世界級的軟體產品,阿碼科技選擇在臺灣設立技術研發中心,但是,為了公司長久的營運,資金來自矽谷和臺灣的創投與天使資金

 

時間來到2013年8月,臺灣資安業者阿碼科技(Armorize)在其公司的官方部落格公布,將被美國雲端郵件安全服務業者Proofpoint,以2,500萬美元(約新臺幣7.5億元)併購

這樣的併購金額破了近期臺灣軟體業者併購金額,其中,Proofpoint公司執行長Gary Steele也在併購新聞稿中表示:「併購阿碼科技強化Proofpoint郵件安全的領導地位,有能力面對奠基在雲端服務的次世代威脅。Proofpoint也將全面推廣阿碼科技世界級的 APT郵件安全過濾服務。」

兄弟攜手創業,要在臺灣打造世界級的資安軟體公司

阿碼科技創辦人黃耀文小時候,跟著從事外交工作的父親在美國工作3年,接觸到剛萌芽的個人電腦,開啟他對電腦世界的無窮想像。剛開始,只是隨意摸索,參考各種電腦書籍,甚至在國小6年級,為了要玩遊戲,寫了他自己第一支電腦程式。考上交大電機系後,正好遇到各種病毒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複雜的病毒碼激起黃耀文的競爭心理,他不僅自己寫了第一支病毒,也寫開始寫各種資安相關程式。自此,他也和資安領域脫離不了關係。

交大碩士班畢業,在中研院服國防役的那段時間,是黃耀文最勤於做研究的時候,許多資安理論和想法,在也此時逐步成形;之後繼續讀臺大電機博士班。「因為是做軟體出身的,絕對不到硬體公司上班。」黃耀文抱持如此信念,決心要把心中的想法商品化,因此,自己出來創業勢在必行。

技術、人才和資金是創業時必備的三要素,黃耀文本身具備技術底子,從技術產出產品或服務不是問題,但是開公司需要的人才,他便想到曾在創投公司工作、自己寫過商業計畫書(Business Plan),一年會審查超過400份商業計畫書,也在美國念MBA碩士的弟弟黃耀明,不論是審營運計畫書的經驗,身為創投提供的營運建議,或者是MBA的管理理論,都內化為黃耀明的管理能量,肩負起公司營運管理的角色。

資金部分,也在貴人的引薦下,陸續引進矽谷的創投和天使資金,包括:早年新浪網創辦人、矽谷知名創投沙正治以及後續的漢鼎創投等,這也開始阿碼科技的資安創業之旅。

阿碼科技剛開始的主力產品,其實是白箱測試的源碼檢測產品Code Review,對於多數沒有資安概念的開發者而言,透過自動化工具的檢測,可以在系統上線前,事先檢查出撰寫的程式碼有無高風險的資安漏洞,藉此確保系統上線後的安全。

以往Code Review都是特定軟體廠商的天下,阿碼科技推出第一套源碼檢測的產品後,也在歐美和部分亞洲市場,獲得一些大型客戶的肯定,奠定阿碼科技穩定發展的利基點。從創業初期的草創,到慢慢累積足夠的客戶信任,長期將資安軟體研發中心設在南港軟體園區的阿碼科技,黃耀文也證明臺灣資安軟體研發已經具有世界級的水準。

從Web安全跨足APT威脅防禦,痛下決心花1年改產品架構

阿碼科技剛開始是專做白箱測試的源碼檢測服務,後來面對網路上有各種惡意程式的橫行,便推出以掃描網站惡意程式的HackAlert服務。HackAlert服務推出時,搭配Web 2.0帶來的各種風險,就是為了要解決政府各部門包含機敏單位的網站,或者是一般企業網站,都可能會面臨因為網站漏洞,而出現被駭客植入惡意程式的網站掛馬手法,以及面臨網站網頁置換(Deface)的風險。

尤其是臺灣政府機關,經常是中國網軍鎖定攻擊的對象,中國駭客只要在臺灣政府網站利用各種漏洞、植入惡意程式後,只要有人瀏覽該網站,就可以透過Drive-by-Download的方式,將惡意程式植入瀏覽網站者的電腦。「那是一個上網『人人自危』的時代。」黃耀文回憶說道。而阿碼科技也透過HackAlert找尋網站惡意程式的能力,在短短幾年內,搖身成為臺灣重要的Web安全解決方案業者。

黃耀文表示,要大量掃描網站的弱點,需要很強大的即時運算能力,在2009年推出HackAlert 第三版時,很早就納入雲端運算以及大資料分析的技術,到2010年推出第四版時,則強化對惡意廣告掃描,減少駭客將惡意程式以潛藏在網站廣告,造成廣告點擊者的資安風險。

一直到2011年底這段時間,網站掛馬成為最嚴重的資安威脅,HackAlert要掃描的網站數量越來越多、發覺到的惡意程式也越來越多,也面臨到原本架構已經無法持續擴充的瓶頸。

黃耀文也看到這個關鍵問題,為了之後產品的發展,他找來認識十幾二十年的老朋友,針對公司原本的產品,包括HackAlert,重新以採用雲端服務和偏重即時性分析的特性,進行新架構的程式開發。整整花費1年多的時間,加上許多的人力和時間的投入,才重新完成阿碼科技新產品的開發。

新架構帶來的改造成果,展現在HackAlert第五版新版本的推出,黃耀文表示,新版產品除了改善大量網站掃描的效能和速度外,也提供足夠的擴充性和穩定性,更特別的是,在面對越來越多針對式的APT攻擊,在提供雲端掃描時,擴大各種惡意文件的偵測範圍(PDF、Word、Excel、Powerpoint、Access、Project、Exe、網頁、廣告)和類別,這樣的服務隨著新版推出時,也同時提供給當時合作的雲端郵件安全業者Proofpoint使用。他指出,進行郵件掃描時,在模擬的沙箱環境中,確認郵件是否有惡意檔案或連結,在使用者讀到電子郵件前,就已經先確認其安全性。

找國際大客戶為軟體技術背書

「在臺灣做軟體創業很難,資安創業又比軟體創業更難,」黃耀文說:「麻煩的是,資安創業又是企業採購的領域,光是為了搞懂資訊長資安採購的準則、企業採購的邏輯等,也都築起資安創業的門檻。」

他認為,只要產品夠好、有吸引力,團隊語言能力就不是問題,在臺灣的資安創業一定要走進全球市場,甚至應該要鎖定獲利較高的歐美市場開始經營。一般來說,大概只有2成企業會願意採用新技術,7成企業要看到其他企業案例後才會使用,剩下1成則會到成熟期後,才會採用。黃耀文表示,資安創業公司應該鎖定這2成的先進技術採用者,讓這些有能力測試好產品、好技術的大企業,成為資安新創公司的靠山,才更有利長遠的營運發展。

 

公司小檔案

阿碼證點科技(原為阿碼科技)

●成立時間:2005年

●創辦人:黃耀文、黃耀明

●服務內容:提供源碼檢測以及APT雲端電子郵件安全掃描

資本額:2億元

●被併購時間:2013年8月

●公司人數:臺灣70人

●母公司總部:美國
--------------
阿碼科技創辦人黃耀文:5 大財務規劃把投資人攬牢牢
能力雜誌 四月 16, 2015
圖片提供黃耀文
(照片提供:黃耀文)
新創募資怎麼募?看別人募資總覺得水到渠成、信手拈來?其實,新創公司在初期募資時,有一個重點是:「這次如何募,關鍵是下次如何募。」新創公司必須走一步,看兩步,在初期募資時就先想好下次怎麼說服投資人,並且將5大財務規劃重點提出。然後,找對投資人,並且從經營新創的第一天開始,就認清募資是一場長期的馬拉松,也是需要一次又一次破關的潛水撈珠任務。
本文作者為黃耀文,原文刊載於《能力雜誌》2015 年 4 月號,Inside 獲授權轉載。
黃耀文,2005 年創辦阿碼科技,於 2013 年獲得美國那斯達克上市公司 Proofpoint 用 7.5 億新台幣收購,並站上 NASDAQ 舞台,創下近十年來台灣軟體商被收購的最高金額,成功打造一家躍上國際舞台的資安軟體公司
2005年底,我和阿碼科技的另一位創辦人黃耀明(Matt)從台灣開始為公司募資。那時,我們找了許多台灣的投資人,一開始的過程,並沒有想像中順利。
「你們團隊要在台灣,但是鎖定美國的企業軟體市場,這種模式成功案例不多,我們沒辦法投資……。」
「你們取名Armorize是在模仿Amazon嗎?會不會侵權?(諷笑)」
「你做CEO太年輕了,我們要投資比較資深(seasoned)的CEO……。」
「跟你說一下,這個案子我們pass(不投)。私下跟你說,不要生氣,上面說你們這群年輕人,有熱誠但是太年輕了,不知道講的話可以信多少。」
「如果國防役不算,你還沒在業界有工作經驗吧,這樣子要做 CEO?」
「你英文講得不錯,但是沒受過正統美國教育,要做美國市場,我是很懷疑。」
其實至今我還不知道什麼叫做「正統美國教育」,不過我終於有些白頭髮也有些皺紋,不至於被說「太年輕」了。對於投資人的不看好,我可以理解,當時的我仍在中研院擔任臨時約聘助理,履歷確實不是那麼精彩。不過幸運地,阿碼的故事有了很棒的發展:我們找到了很棒的投資人,後來也出現了好的買家。
到底新創公司在初期怎麼募資?我認為有一個重點是:「這次如何募,關鍵是下次如何募。」
募資如潛水撈珠

「這次如何募,關鍵是下次如何募。」其中的關係就跟「潛水撈珠」很像,嗯,故事是這麼說的……。
我們是在海中撈珍珠的貧窮潛水夫,從小我們就聽著流傳下來的故事:越深的海中,有越大顆的珍珠,而在那最深最無情的海中,有美麗無比的希世巨珠,只有世上最強的潛水勇者才有資格挑戰巨珠。
我們需要最大筒的氧氣,才能潛入最深的海中,但是身無分文的我們,必須先想辦法靠著閉氣的本事,從海中抓些魚蝦或最小的珍珠賣錢,換取最小的一筒氧氣。接著,我們將嘗試第一次的撈珠任務,並期待撈上來的第一顆珍珠,可以換得更大筒的氧氣,然後再出第二次任務,潛入更深的海中,撈更深更大的珍珠,上岸賣更多的錢。
我們如此反覆努力,直到最後湊足世界上最頂尖的設備與最大筒的氧氣,準備挑戰希世巨珠……。
因此,在開始計劃之前,我們就必須精確算出,如果想要撈到第一顆珍珠,需要多少氧氣才足夠?這就是我們資金(氧氣)規劃的第一步。
事實上,撈珠任務最怕的是規劃不當,若氧氣中途用完,不僅導致空手而回的窘境,更可能直接溺斃(公司關門)。而最可惜的狀況是,撈到了珍珠卻沒有足夠氧氣回到岸上,即使有人過來相救,人活下來了,但是珍珠賣的錢,剛好都拿去繳救援費了,一切只得重新來過;就像是不少公司雖取得不錯的成績,但由於財務規劃不佳,還來不及募資,錢就先燒完了,而此時雖然可以募到另一筆錢,但條件一定不佳。
募資前思考︰最低募資金額是多少?

因此在執行第一次任務之前,我們得精確回答一個問題:「撈到第一顆珍珠並且安全上岸,究竟需要多少氧氣?」我們的估算不可以太樂觀,且應該事先將水中各種突發狀況納入。而我們必須用這「第一顆珍珠」,換取下一次潛更深時,所需的大氧氣筒!
對應到新創公司的募資計畫,我們在第一次募資時,想的應該是:我們下一次募資時,要秀出什麼樣的成績,才能拿到投資?譬如下次募資時,我們應該先想想一些問題,例如:找到對的產品了嗎?有多少使用者?公司的成長情形如何?有營收了嗎?營收又有多少?有多少指標客戶?這就是里程碑(Milestone)的概念。以上只是舉例,不同公司產業的里程碑都不一樣。我們可以根據以上成績,來跟投資人互動:「如果一年後我做到了這些,您願意投資嗎?」
在互動的過程中,多了解投資人想法,最後我們確定目標:我們要在一年內,達成哪些具體目標,並在達成時進行第二輪募資。沒錯,我們在進行第一輪募資的同時,也必須先想到第二輪,並且透過與投資人之間的互動,確認第二輪募資的目標。待目標確定後,我們必須緊接著規劃:欲達到我們第二輪募資的目標(那顆珍珠),要做什麼事情?需要多少時間、多少錢(潛多深、需多大氧氣筒)?而這就是我們第一輪募資的提案,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需要多少錢?
也就是說,每輪募資都有個重點:「最低募資金額」。這就是每次潛下去撈得更大顆珍珠上來,所需的氧氣量。如果募不夠最低金額,就不可貿然下水,否則氧氣不夠時,所付出的代價必定不菲。
募資的5大財務規劃

所以,新創在募資時,應該說明清楚以下5點:
我們要達成什麼里程碑(milestone)?(下次募資時可用來展現的成績)
我們要做些什麼來達成這些目標?(資金的用途)
我們需要多少資金來做這些事情?(這次募資的金額)
有了資金後,我們需要花多少時間來做這些事情?(下次募資開始的時間點)
達成里程碑後,下一次募資需要花多少時間跟資金?(下次募資成功的時間點)
若在對投資人簡報時(創業界一般稱之為pitch)缺少了以上5點,則會讓投資人認為,潛水者搞不清楚該潛多深,要撈什麼珠,要配多大的氧氣筒,盲目地潛下去,缺氧淹死或空手而回的機率很高。
另外,新創公司的財務規劃是活的,重點在於跟投資人談出雙方能接受的條件。舉例來說:如果投資人有興趣投入,只是我們無法馬上募到這麼大的金額,那麼我們可以想辦法改變規劃,看是否能將里程碑切成兩階段來完成,這樣我們這一輪所需要的資金就可以降低了。
再舉個例子,如果我們募得到足夠金額,但談得的股價不夠高,團隊稀釋太嚴重,則我們可以:
這一輪先募少一些,等達到里程碑後,股價提升了,我們再募。這也是把這輪切成兩輪的概念。
文有句話:「Don't leave money on the table.(不要把錢留在桌上)」。既然拿得到,就先入袋再說,接受稀釋並與投資人談條件,達到里程碑之後,再加發股票回來給團隊。
以上兩個策略,前者積極後者保守,沒有對錯,純看創辦人的經營哲學。並且,以上規劃不只是拿來募資簡報用,它本身就是新創公司真實的財務規劃。
找對領銜主演的投資人

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要湊足募資金額了。還是要重申一個大前提,若湊不足募資金額就不該貿然往前,這對團隊與投資人雙方都是保障,就如同氧氣筒不夠大,不應該冒然潛水。
若要湊足募資金額,我們首先要找的是「領投」(lead investor)。一輪募資通常由一個單位(天使、創投)領投,其他單位則跟投。因此,領投要看得懂市場或技術、有能力計算合理股價、有本事在有限時間內開出條件(term sheet)、說服其他投資人跟投,例如:這一輪我們想募1 百萬,則領投者可以開出條件,並自己承諾40 萬。經過談判,雙方修改條件細節,並達成共識後,領投與團隊就一起努力找單位跟投剩下的60 萬。
由於募資是少數無法切割出去給團隊且需要創辦人自己完成的工作,所以募資所需花費的時間,需要被審慎評估,最節省時間的方法是先跳過跟投而主攻主投。新創團隊要花時間對投資人做功課,我們這種題目、這種階段、這種市場,在過去2 年內,曾經主投過的創投有哪些?同時也跟被投資的團隊打聽,該創投與團隊之間互動的風格如何?是否是好咖?
依我自己募資的經驗,經常對於很多投資人的自我介紹膽戰心驚。
「我們最近剛賣掉一家公司,回收超過10倍……。」
「我們一個公司才做不到3年就賣了,而且有5 倍……。」
我心中想的是,你們賺這麼多倍,那請問團隊賺多少?沒錯,資金是你們出的,但是燃燒創意、熱情與青春的,卻是團隊。難道你以為把公司賣了,給團隊不錯的薪水,就對得起他們了?
因此在募資之前,我們不妨先想一下,創投、創櫃板、群眾募資,誰能幫你實現熱情?找對投資人是節省募資時間的關鍵。
公司最初期,大部分是創辦人自己出,然後是家人朋友,然後是天使投資人,然後是創投。專業的天使與創投,對於本身投資金額大小、公司階段、估值範圍、擅長產業、領投跟投等等,都有明確的定義。
但除了公司大方向外,公司文化為何,管理制度為何,每年獲利多少拿來員工分紅,多少分股利,股票怎麼發等等,都是需要團隊與投資人達成共識的。別讓公司因為募資淪為被投資人操控的行屍走肉。
壓力推坑投資人

如果不是超級火熱,被投資人追著跑的新創公司,則有時推坑投資人並不容易,尤其一次要推坑多方(一輪有多個投資人)時。募資常常是:沒人敢先跳坑,然而一旦有人跳,其他人就會跟著跳,大家一起跳,壯膽!所以在技術上,我們可以適當營造以下情境:我們估算「最低募資金額」為1百萬,但是我們願意加收到3百萬。那麼我們先跟幾位對我們比較有信心的投資人(包含領投)談好,這一輪募資我們分兩階段收錢(close),前後差45天,條件一樣。於是第一批投資人錢先進來,達到1百萬,轉入公司帳戶,第一階段結束(close)。然後我們跟其他投資人說,我們達到「最低募資金額」了,我們回去衝刺產品了,但接下來45天,我們歡迎投資人在相同的條件下投資我們,最多再收3百萬。
此時就換投資人有壓力了,一反以前那種投資人「你看我、我看你,沒人敢跳坑」的情況。原因是:公司拿到最低投資金額了,風險大幅降低了,而已經進來的投資人有實力、有人脈、有口袋,以後公司即使碰到困難,大家一起跳下來幫忙,應該都有機會解決,而且此時不跟,等下一輪募資搞不好漲5倍!
由於我們拿到的那1百萬,已經達到「最低募資金額」,這後來多拿的3百萬,就是進來多少算多少,我們沒有壓力,壓力反而在投資人身上,來不及做功課,來不及跑流程,那就抱歉了,下一次再來吧,我們公司這麼好,下一次漲5倍,還是很划算的啦!
要做這種多階段(multi-closing)的一輪募資,關鍵在於:第一階段的投資人,要稍微犧牲些;第二階段的投資人,可以晚4天,有更多資訊,看公司看得更久,卻跟第一階段擁有一樣的投資條件,這對先進來的投資人,稍有不公。然而,為了公司好,這稍微的犧牲是值得的,而能否談成,就看創業家溝通的本事了!
募資是場馬拉松

從以上說法我們可發現,募資絕對不是一場一次性的比賽,而是一場長期的馬拉松。
比賽的思維是:我們來做個超棒的投資簡報,然後看看是否能拿金牌,一次定江山。
募資的思維是:讓我們來談談,下一次我們要做出什麼樣的成績,讓你們投資人會很想投資我們,而你們那時心中合理的股價為何?
以前我們阿碼科技募資時,第一次,在台灣花了3個月,沒有投資人有興趣。可是對我們來說,這仍然是很好的進度:因為我們成功地在投資人前面曝光了。這為何重要呢?因為我們終於把自己放在投資人的雷達上,並可以開始經營自己的信用了。
我們相信,投資人關係與市場信心是需要長期經營的,而信用一旦受損,則需要很長時間來修復。從經營新創的第一天開始,投資人關係就是一場需要長期努力的馬拉松。
最好的錢來自客戶

最後我想說,對於一家公司來說,最好的錢,永遠是創造出價值後,從客戶賺來的錢。雖然外加的氧氣筒可以讓我們潛得更深,讓我們槓桿,但對創業家來說,公司的生存依賴著氧氣筒,就表示公司的脖子被資本市場掐著:假設有一天金融風暴了、或投資人沒信心了,那公司的存活就會受到嚴重的考驗。
在資本容易取得的時期,會有許多公司砸著募來的錢取得市占率,而當市場信心崩盤時,這許多公司也將應聲而倒,這就叫泡沫。
一種米養百種人,也養百種公司。許多深口袋的資本家習慣靠資本砸出壟斷地位,然而這種模式的「可持久性」(sustainability)低,所以我偏好靠價值慢慢取得市場信心。
不同哲學,每個人可以依自己的理念塑造公司,這正是創業迷人之處。歡迎加入創業家的行列!
----------------------
38歲駭客CEO 用當兵點子創3億身價

沒有行銷、沒有業務,只有技術⋯⋯,技術狂黃耀文,在台灣找不到一丁點機會,被逼上國際擂台PK求生存,他擊敗Google工程師、變防毒軟體大廠後盾,更贏得7.5億元合約。
阿碼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 黃耀文
photos放大顯示 阿碼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 黃耀文 (攝影者.賴建宏)
五分鐘的一場PK,給了阿碼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黃耀文一個被看見的機會,換來四年後一紙七億五千萬元的收購合約。

八月九日,全球最知名電子郵件加密廠商、美國上市公司Proofpoint在官網宣布,將用二千五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七億五千萬元)現金,收購來自台灣的阿碼科技(Armorize),這也是暌違七年,台灣又有以技術見長的軟體公司被美商娶親。

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為何被看上?Proofpoint執行長斯帝爾(Gary Steele)說,阿碼科技有「世界級」的惡意程式專家知識,阿碼的關鍵技術,可讓Proofpoint雲端、次世代的威脅偵測技術,保持領先地位。

事實上,每一天,當你我悠游在網路上刷卡、收發email時,都有防毒軟體大廠在背後巡邏,為了確保你我不會中毒,防毒大廠需要更強大先進的武器,而黃耀文就是它的「軍火」供應商。他的公司有五成員工是道德駭客,身為駭客CEO的黃耀文研發的程式,就像一種紅外線掃描器,可以找出隱藏在網頁中的各式病毒。

大學時期,美國拿綠卡來挖角
他不為所動「熱愛軟體,在台也能做」

這起收購案,扣除投資人過半持股,讓黃耀文身價至少三億,而七年前,他是剛退伍,只能拿出三十萬元,還要跟家人借錢創業的窮小子。

三十八歲的黃耀文出身中產家庭,一路念建中、交大資工系,去年剛拿到台大電機博士學位。國小時短暫隨外交官父親住過美國三年半,這段「留美」經歷讓他得以接觸個人電腦,啟發對電腦世界的探索熱情。他在國小就寫程式「不小心」玩壞一個BBS站,大學時吃完年夜飯便溜回宿舍繼續鑽研程式。
-------------------
美商併阿碼科技 駭客變富翁
中時電子報作者: 記者何英煒╱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8月13日 上午5:30
工商時報【記者何英煒╱台北報導】
美國那斯達克上市公司Proofpoint日前宣布以2,500萬美元(約新台幣7.5億元),購併台灣資安軟體公司阿碼科技。這是影音軟體公司友立資訊2006年被Corel購併後,6年來再傳出本地軟體公司被那斯達克上市公司購併的消息。
阿碼科技在資安領域是新兵,卻有極佳的技術能力,靠的是公司內部網羅了大批道德駭客。55名研發人員中超過六成都是道德駭客。
阿碼科技成立於2006年,為台灣本土資訊安全公司,研發總部位於南港軟體園區,資本額為2.1億元創辦人為黃耀文與黃耀明兄弟。兩位創辦人相當年輕,分別是64年次及65年次。
執行長黃耀文從小就對於病毒有相當濃厚的興趣,在國一時曾寫過惡意程式,他畢業於交大資工系碩士班,並取得台大電機系博士學位。
因為本身曾經做過駭客,黃耀文對於要如何防範駭客攻擊,自然比一般的軟體工程師,有更深的體會。他成立的阿碼科技,也網羅不少跟他相同背景的「道德駭客」。
目前阿碼科技有70多名員工、其中55名為研發人員,而取得CEH(Certificated Ethical Hacker)認證的道德駭客就多達36位,當然也包括他自己。
業界對於阿碼科技或許並不十分熟知,但這家公司曾經協助警方糾出散布陳冠希慾照的駭客,曾名噪一時。
阿碼科技在資訊安全領域專注於「次世代攻擊」(如惡意廣告、APT針對式攻擊)並提供「檢測平台」。而Proofpoint則是郵件防毒領域是領導廠商,該公司與阿碼科技合作一年多,看中阿碼科技在雲端針對性攻擊(APT)的掃描能力,決定出手購併。
阿碼科技的投資人,包括Skype創業團隊創投Ambient Sound Investments、Birch Venture Capital、知名創投家沙正治、漢鼎創投及華南金控等,均因此投資案獲利豐厚。
該購併案預計第三季完成,阿碼科技將成為Proofpoint旗下的子公司,未來將以台灣的研發技術做為APT偵測技術核心,並行銷全球。Proofpoint的產品和服務也會引進台灣。
---------------
阿碼是全球領先的軟體與網站安全服務供應商,致力於從根源解決Web資訊安全問題,並提供提供全方位的網路安全解決方案,捍衛企業免於受到駭客利用Web應用程式漏洞所發動的攻擊。公司總部設於北美矽谷Santa Clara市,全球研發中心位於台北南港軟體園區

我們提供完整的Web資訊安全解決方案Armorize Appsec Suite™,包含CodeSecure™源碼檢測、HackAlert™網頁監控、SmartWAF™應用程式防火牆及ASF™(Armorize Special Forces)資安團隊的專業服務。並參與全球重要Web資安年會,發表領導性技術研究。

業界表揚

阿碼 Web 應用程式整合方案 (Appsec Suite) 係建立於 WAVES 和 WebSSARI 專案,該專案並於 2003 和2004 年榮獲極具盛名的國際 WWW 年會最佳論文獎提名。這些著作在 SCI 被引用次數逾 150 次,其中包含 Google 、微軟研究中心以及諸多享譽盛名的學術研究機構。

除此之外,公司在創新科技與商業表現均受到肯定,榮獲包含Red Herring 亞洲科技百強(Red Herring Asia 100)、Red Herring全球創意百強企業(Red Herring Global Innovator’s Pit)、經濟部傑出產品獎、新創事業獎、金根獎科技產業傑出貢獻獎及卓越SBIR研發成果獎項等多方肯定,2008 並受邀參加 Dow Jones VentureWire Technology Showcase 展示公司基礎及成果。 2009年 HackAlert™ 榮獲 ideas show 評審獎殊榮,並受邀至聖地牙哥 Demo 展示。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