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電影:愛琳娜

推文到plurk
2015-06-09 06:00
◎ 陳俊光
七年前,海角七號把電影觀眾的視線拉回台灣,讓台灣的風景、台灣人民的心情被看見。這七年來,雖然馬政府全力打壓本土意識,但仍然有許多優秀的台灣電影陸續出現,而甫上映的「愛琳娜」絕對是其中最精采的作品之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9530o3ow68)
比起海角七號的略帶文藝風,愛琳娜更大膽、更直接,更不避諱台灣常民生活的「俗」,無論是滿地的火雞屎、殺雞般的提琴聲、檳榔汁混著髒話…,因為這就是勞動者的苦難委屈掙扎;在這樣深情的凝視下,即使是愚蠢虛榮,也都是值得同情的。而且,愛琳娜的關懷不只限於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更擴及於新台灣人|外籍配偶和看護工,它讓觀眾聽到她們的語言、她們的歌,也讓觀眾看見她們的鄉愁、她們對台灣的貢獻。
在海角七號和愛琳娜中,音樂/樂器都有重要的意義。在海角七號裡,吉他和月琴承載了個人的夢想、族群的記憶,乃至生命的價值;愛琳娜裡面的小提琴也不遑多讓,它是女作業員階級流動的鑰匙、是熟年剩女的玻璃舞鞋、是把小黃變宮殿的魔杖…,而最重要的,在企業主惡性關廠、年長女工生活無依時,在建商霸道圈地、鄉親即將失去家園時,愛琳娜的小提琴帶給無力者力量、讓失敗者敢於對抗強權。
就像片中的女主角、不知珍惜身邊樸實的男主角。在現實世界中,雖然導演林靖傑也曾獲得威尼斯影展大獎,但相對於坎城的「聶隱娘」,「愛琳娜」獲得的關心遠遠不及。但對筆者而言,比起久遠以前的異國刺客的心路歷程,現在身邊人民的真實生活更值得關心
(作者為醫師,台北市民)
----------------

愛琳娜
上映及發行
上映日期 中華民國:2015年6月5日
發行商 齊石傳播有限公司
七霞電影有限公司
好台電影股份有限公司
高雄人
《愛琳娜》(英文:Elena),為導演林靖傑的第二部劇情長片,「是一部台灣氣息濃厚的愛情喜劇,故事取材於林靖傑對台灣草根庶民的深刻體會,以『失敗者聯盟』的概念發想,希望各種現實生活中的不如意人生,都可以在這部電影中扳回一城、尋回希望」[1]。主要由陳怡蓉、莊凱勛、龍劭華、戴立忍、柯叔元、黃鐙輝、莫子儀、樂樂、康妮媚等主演。獲選文化部電影長片輔導金及劇本開發補助[2]。《愛琳娜》全劇於高雄取景,2015年6月5日起全台上映[3]。「愛琳」二字取自「愛人」的台語諧音[4]。

--------------

《愛琳娜》奮力開花 那政府呢(魏玓)
2015年06月10日 更多專欄文章
導演林靖傑最近推出了他的第2部劇情長片《愛琳娜》,距離他上1部劇情長片已經是8年的時間。「五年級」的他不年輕了,但是到現在才有第2部作品,不是他不想拍,更不是他不努力。事實正好相反,過去8年來,他在缺乏穩定收入的艱困條件下,孵劇本、找資金、搞前置,奮力孤軍作戰,片子終於在3年前開拍。拍完之後,因為片商對他沒有信心,於是只好繼續馬不停蹄地跳過片商自力搞檔期、搞試片、搞行銷,好不容易,搞定全台灣21家電影院的上映機會

最強動新聞看這裡

理想與票房求平衡
21家,不容易啊!但是看看同一個時間上映的好萊塢鉅片,光是雙北地區就超過40廳,全台至少也有200廳!這些電影院老闆不肯也不敢排上《愛琳娜》,原因很簡單。今年4月間,立法院舉行《電影法》修正案公聽會,林靖傑在現場就呼籲要學習韓國的電影放映配額政策,保障國片的映演天數,獲得不少與會者的響應,但唯獨電影院業者反對。他們說,去年以來一百多部台灣電影裡只有16部賣超過1200萬,如果硬性規定上演天數,不敷成本
這個邏輯,在台灣目前的文化消費場域中,其實並不陌生。新聞媒體說,國際新聞和深度報導沒有收視率,所以不敢做;球團和電視業者說,本土棒球和籃球沒有美國的好看,所以不敢投資。在商言商,何錯之有?然而,我們問問自己,我們真的準備好迎接一個沒有自己的電影、沒有優質的新聞、沒有本土棒球的台灣了嗎?
看過林靖傑第1部劇情片的人一定感覺得出來,他在《愛琳娜》中做出了多少改變的努力,企圖在社會關懷、創作理念和觀眾喜好之間,找到平衡。從網路和放映現場,我們也看到了觀眾們的正面回應。我在上周日下午,跑了2家電影院才搶到第3排座位,兩場都是滿座,放映過程中觀眾笑聲和反應不斷。網路上叫好、感動之聲也愈來愈多,已毋須贅言。
於是,問題來了,我家附近的電影院看不到《愛琳娜》,我前去的那2家電影院,也只把它擺在最小的廳放映,座位有限。在這樣局促的條件下,首日票房也已經突破百萬。我想我們有足夠理由相信,如果《愛琳娜》至少有好萊塢大片的一半放映廳數(100廳),而且又能夠至少維持2周的放映時間,票房表現不見得會比好萊塢電影差,片商和電影院也能賺到錢。我不會說《愛琳娜》已經100分,我也不會說1部電影就可以啟動良性循環,但如果有一個制度的支持,讓更多《愛琳娜》能夠持續上場作戰,台灣電影的復興,不是沒有機會的。

政府畏縮像「魯蛇」
套句《愛琳娜》的宣傳詞:「再廢的人生,也要奮力開出一朵花來。」許多台灣導演們,正奮力在這塊已經廢到不行的電影土地上,想要開出他們的花來。而我們的政府和國會,卻還在美國國家機器和本地資本家之前,畏畏縮縮,唯唯諾諾,就像個真正的「魯蛇」。
曾經說出:「為了保衛韓國電影,我們可以去死。」這番壯烈豪語的南韓「電影教父」導演林權澤,也曾說出呼應林靖傑的話,他說:「假設世界是一個大花園,而每個國家就像是一種獨特品種的花。韓國雖然是小國,但是我們也有權利在這個大花園裡展示我們自己。」當初南韓導演的努力和心聲,南韓政府不僅聽到了,還拿出跟美國抗衡的勇氣和魄力,於是造就了南韓近20年來的電影復興。台灣的政府呢?就請從保障《愛琳娜》的上映時間做起吧!

媒體改造學社社員、《共誌》主編

----------------------------

2015-06-09_08474811102947_338898229654852_2846025517832095982_o  

【讀者投書】李明洳:新品種國片的文化保衛戰?──《愛琳娜》試映會後感

2015/02/08
作者:
李明洳
關鍵字: 愛琳娜 林靖傑 高雄電影節 中產階級 勞工 移工

車子緩緩開進中區,台中舊城區最落寞的一些風景。林靖傑導演繼《最遙遠的距離》七年後推出最新劇情長片《愛琳娜》,在日新戲院辦第三場的試映會。來的人大多是青商會找的,大家都拿到了一個資料袋,裡頭放著包場的方案說明。主辦人的開場非常得體地說「很開心邀到這麼多好朋友來看好電影」但在消費社會中,一部國片要撐過三天不下片,打頭陣衝出票房的是誰?這群能夠在星期二下午出現在戲院的中年人,除了「以好朋友的姿態來看看好電影」,似乎在拿到手上的資料袋的時候,就被期待可以做出更多。

● 台北/非台北觀點的都市遊俠

導演在映後座談時用「文化保衛戰」來形容《愛琳娜》上片對他的意義。既然名為「文化保衛戰」,那一定就有所謂的「敵人」吧。何謂「敵人」?誰又是「敵人」?

導演提及,《愛琳娜》在跟北部片商接觸的時候,被定位為非商業片,賣座的機會小,因此得到「在一兩個戲院放一放就好」的建議。再加上他在拍片之初便沒有選擇兩岸合拍的模式,故在資金上、未來票房發展上,都是不被看好的。然而,對他而言,這部片在時空背景跟角色設定上,都真實地貼近台灣「下港」人家,《愛琳娜》在高雄電影節的開幕兩場也都得到熱烈的迴響,因此他依然相信那種共鳴、親切、甚至因此被觸動、療癒的效果,可以在很多中南部傳統家庭的小孩心中發酵。

在導演的敘事脈絡中,可以發現隱隱地透露出兩個「敵人」,一是所謂的「北部觀點」二是「兩岸合拍的拍片模式」。我也發現,所謂的「敵人」,在林靖傑導演的口中並不是必須全面剷除、殲滅,而是當他們成為市場中唯一生存的可能,才成為了《愛琳娜》的敵人

然而,「北部/非北部觀點」的區分是真區分還是假區分?

「北部觀點」指涉的似乎是「商業化」、「西化」、「個人主義式」、「不講臺語」,而「過了淡水河」以後的「南部觀點」是「有人情味」、「鄉土感」、「傳統」、「流利的臺語」,「東部觀點」則第一個念頭就是「原住民的」、「自然的」。這些非常粗略的標籤,都成為大家在快速的畫面訊息下,方便指認「北部/非北部觀點」的線索,《愛琳娜》中就可以發現不少導演安插進去的符號。《愛琳娜》全片幾乎都在高雄拍攝,全片對白也幾乎是用台語呈現,愛琳的爸爸中在前院養火雞、一家人在門口藤椅喝茶吵架,完全符合大家對於「南部」的印象。愛琳爸爸的青梅竹馬要回日本時,他送了一副自己畫的觀世音畫,家中也淨是他畫的虎、雞、觀音。然而他卻在看到畢卡索的畫作之後,把自己的畫全部拿下來,自嘆拙作不足成藝術。電影橋段呈現出「西化/非西化」的審美觀念影響了人的自我肯認與權能,此時,指認出西方文化的強勢帶來對台灣文化的影響,並不困難。「北部/南部」、「西化/非西化」的區分,可以是一個真區分。

然而同時,我也很好奇,在台中、在台南、在高雄,片商就不會用這個「北部觀點」來審視作品的斤兩嗎?那即便地理空間搬到了南部,「賣電影」的觀點如果沒有改變,又何來「對抗北部觀點」?此時南北似乎就只是個假區分。《愛琳娜》要殺出重圍,根本地是要在「整個」台灣國片市場中尋找、開創它能夠生存的位子。它不是fancy的《痞子英雄》、《第36個故事》,也不是local的《鐵獅玉玲瓏》、《大尾鱸鰻》,但它無疑是臺灣文化另一種展現的面向,它能不能被更多人看見?

《愛琳娜》片中用「都市遊俠小黃」來象徵整個大城市裡小人物的聲音,不是個太新奇的譬喻,但這個都市不是台北,這個遊俠也不只是小黃運將──是愛琳娜、是每一個《愛琳娜》裡頭的人物、也是《愛琳娜》這部片本身。

● 蒙著面的《愛琳娜》

《愛琳娜》是一部詼諧、真實而有階級意識的電影,用很多藝術的手法包裝劇情的轉折與推進,卻不落於抽象難懂、沈悶枯燥。無疑地它是部好看的電影,在好看之外,也被導演鑲嵌了更多訊息和意義。

有些符號顯而易見,例如小提琴,愛琳從工廠女工努力變成小提琴老師,以「爬上」中產階級,更準確地來說,只是取得那個階級的外表和符號。但愛琳同時又選擇了長方形的琴盒,避免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小提琴老師,在原生勞工家庭的身分,以及自己新得到的中產階級的工作,不同階級的影子都在愛琳身上,她像是做出選擇的人,但選擇卻從來那樣有限

有些安排則讓人出乎意料,劇情一開始的走向十分單純,單純到會讓人以為只是簡單的家庭愛情輕喜劇,直到男女主角在男主角的計程車上喝紅酒,看著遠方閃爍的陸橋與燈火,說夜景真美。一早醒來,對岸的工廠、煙囪一覽無遺,鏡頭非常刻意地讓我們看見,昨晚那些夜景真正的樣子。用美好的眼光看待城市的燈火闌珊,也許真的只是中產階級定義下的浪漫,也可能,是真的很浪漫,《愛琳娜》處理階級的方式不是批判的、嘲諷的,而是平鋪直述,讓人自己去聯想。

另外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畫面,是當愛琳在公園打電話,身旁一樣在講手機的,是陪伴著老人在公園曬太陽的外籍家務移工,鏡頭一拉遠,整個公園都是老人們與家務移工的身影,就劇情而言,這個畫面明明是可有也可無的,但整部片在這些符號的安插下,卻才看見了更多現在臺灣的樣子。

「我爸也是很有才華的啊,但他這輩子就註定只是個勞工。他一定很想扳回一城。」就在這個扳回一城的引言下,整部片進到尾聲,開始蒙面愛琳的小提琴快閃計畫,不間斷的音樂帶過每個場景,電聯車上、議題現場、甚至是要被都更的愛琳家,此時的畫面開始大量的承載訊息,導演卻沒有忘記要有意識的選取合理的道具跟場景,例如男主角俊明在錄製廣播劇跟快閃演奏時,拿的不是錄音筆,也不是手機,而是便利商店集點換贈的哆啦A夢玩具錄音筆。這代表什麼嗎?一如其他符號,它也只是符號,也許讓人指認出行動的低成本或是就地取材(直接拿俊明的女兒的玩具)但總之排除了過於貴重、豪華的行動設備,讓有些誇張的劇情竟是如此流暢。

《愛琳娜》難以被定位,它無法完全地成為愛情劇情片,也無法完全地說是議題片,《愛琳娜》像極了愛琳在蒙面拉琴時的樣子,半遮著面,讓大家自己看見臺灣的議題,以及很真實卻又很魔幻的人們。

試映結束,離開中區的路上,中華路的小吃攤已經漸漸亮了起來,我還沒有到會拿到資料袋的年紀,但還是很期待這樣新穎的、好看的電影能夠多被一些人看見,因此速記下有感與驚豔的部份,總之推薦大家進場看《愛琳娜》。

(作者就讀於臺大法律四年級)

-----------------

「愛琳娜」特映 陳菊高喊:愛人哪~
2015-04-18 03:08:13 聯合報 記者徐如宜/高雄報導

市長陳菊力挺導演林靖傑的台灣原汁原味電影「愛琳娜」。 記者徐如宜/攝影
分享導演林靖傑新作「愛琳娜」即將於6月5日上映,拍攝場景全在高雄,昨天在高雄威秀影城舉辦特映會。市長陳菊與在地民眾、計程車運將一起欣賞,力薦這部屬於台灣的好電影。
林靖傑8年前以「最遙遠的距離」,獲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最佳影片。這次新作是一部台灣氣息濃厚、充滿高雄草根味的愛情喜劇,也是社會議題電影,影迷相當期待。

片名「愛琳娜」取自「愛人哪」的台語諧音。林靖傑是高雄囝仔,以南部觀點為勞工發聲,直接而不悲情,生猛有力的幽默感,也讓觀眾笑中帶淚。他表示,影片中角色們努力生活為明日的幸褔打拚,人與人間互相扶持,就是「愛人哪」終極精神。

去年8月「愛琳娜」後製剪接後期,高雄發生氣爆事故,前鎮、苓雅區正是電影重要拍攝場景,片中俯瞰的三多、一心路美景,當時已是殘破不堪。林靖傑特意讓氣爆前充滿生命力的三多路留在片中,並將此片獻給高雄。

面對大陸磁吸效應,兩岸合拍電影成為主流趨勢,不少人憂心台灣電影恐怕在此強勢趨勢下消失。陳菊呼籲,讓優質的國片在台灣這塊土地永續生存下去。「台灣是咱的愛琳娜,所有的愛琳娜走出來看愛琳娜!」

--------------------------

JFDSAHGHGH  

「愛琳娜」票房破百萬 場次恐被砍
2015-06-07 20:33:24 台灣醒報 記者陳昱穎╱台北報導

台灣本土電影《愛琳娜》首日台北票房破百萬,觀眾反映熱烈,許多觀眾看完都覺得非常感動。 (photo by 愛琳娜Elena臉書)
分享
台灣本土電影《愛琳娜》首日台北票房破百萬,觀眾反映熱烈,卻面臨砍片命運。由導演林靖傑的電影《愛琳娜》5日全台上映,戲院多場滿座,甚至有觀眾看完後仍不停鼓掌,PPT網友也發表〈愛琳娜,請用新台幣讓它不要下架〉文章。但上映不到5天,戲院卻因好萊塢電影《侏儸紀世界》上映,而大砍國片放映場次。

導演林靖傑受訪時表示,《愛琳娜》透過觀眾口碑發酵及醞釀,後勢可能不差,呼籲電影主管機關多關注這個口碑好卻要被迫下檔的弔詭現象。

忠實呈現普羅生活

導演林靖傑費時5年拍製的電影《愛琳娜》,5日上映首日,台北票房就突破百萬,許多觀眾邊看邊哭邊笑。台北的小游表示,「導演宣稱要拍一部南台灣草根、擁有『澎派的寫實主義』的本土電影,《愛琳娜》做到了!」他認為這部片最成功的無非是相當寫實的素描了高雄勞工家庭的肖像,不故作插科打諢、不販賣低俗笑料。

和同學一起進戲院的張同學則表示,「電影結合大量庶民文化,忠實地將普羅大眾的生活呈現於眼前,使台灣觀眾感到格外親切。」

PPT網友更發表〈愛琳娜,請用新台幣讓它不要下架〉文章指出,「《愛琳娜》彷彿是一部台灣社會的縮時攝影」、「你可以看到,在台灣為自己的夢想吶喊甚至流淚的,與自己重疊的身影。」網友trajanus回應,「剛在華山(光點華山電影館)看完,也是很多人鼓掌。」網友slowbear也說,「看完想鼓掌+1,整體脈絡清楚,好看、好笑,有童話故事的感覺。」

非戰之罪 場次遭砍

導演林靖傑受訪時表示,看到很多朋友在臉書上的電影心得,認為電影接近台灣土地情感,看完非常感動,認為網友的迴響貼近他拍電影的初衷。但他也指出,由導演史蒂芬史匹柏監製的好萊塢電影《侏儸紀世界》將在10日上映,戲院方已事前告知《愛琳娜》場次會大幅減少。他認為,《愛琳娜》按照電影氣勢,戲院是不會賠錢的,若再經過一週時間,觀眾口碑的醞釀和發酵後,他相信票房可能也不比《侏》片差。

「希望台灣的電影主管機關,可以關注這樣弔詭的現象。」導演林靖傑說,台灣電影上映、受到熱情的回響,但卻在戲院的通路上受限,非戰之罪就下片。他邀請政府主管電影事務的高層從此刻一起關注電影觀眾、票房反應和戲院的動態,以重視電影通路的問題。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