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用餐是救急不救窮+像早期農業社會,有人沒飯吃,大家揪一揪提供飯給需要的人,這是一種資源共享的概念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FpasbA

-------------------------------------------------------
寒假兒少餐食券+待用餐+待用便當+若民眾遭逢危難或在照顧孩子資源上遇到困難,都可以向社會局及五區綜合社會福利服務中心求助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aRDYnJ
--------------------------------------------------
陳秀俤+聯合大學+苗栗市南苗地區的愛家國際餐飲,提供免費愛心待用便當,濟助弱勢族群,歡迎有需要民眾前往取用+「歡喜心、甘願做,有能力,濟弱勢不用等,而且每個人都可以做!」,陳秀俤說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69nEp3
------------------------------------------------------
莊朱玉女享壽96歲一共賣了7間房子,補貼菜錢,且每一餐都是自己一個人獨立完成-體諒碼頭工人、遊民,在25年前開始賣起10元便當,甚至以自助餐形式提供無限量吃到飽,令許多窮苦工人及遊民對她感念不已。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8bsXEg

-------------------------

1年被吃掉2萬碗、100萬 「春風滿麵」倒了! 
 分享1年被吃掉2萬碗、100萬 「春風滿麵」倒了!到Facebook 分享1年被吃掉2萬碗、100萬 「春風滿麵」倒了!到Line 分享1年被吃掉2萬碗、100萬 「春風滿麵」倒了!到Google+
提供愛心待用麵的善心人士紀錄在板子上(資料照,記者葉永騫攝)
2017-12-26 02:38
〔記者葉永騫/屏東報導〕屏東市愛心待用麵館被吃倒了!
提供給需要的人免費食用的屏東市愛心待用麵「春風滿麵」麵館,在經營1年後本月關門了,發起人之一的屏東市楠樹里長林群雄說,才1年就被吃掉近2萬碗、約100萬元的待用麵少數民眾濫用資源,天天來吃,還打包回家,各種狀況讓發起人們決定收手。
屏東大學社會發展學系主任李錦旭說,該店的立意良善,但是沒有設定待用麵的對象,變成了免費供餐,才會發生被「吃倒了」的後果,相當可惜。
「春風滿麵」愛心待用麵館設立的原因是發起人希望效法國外代用咖啡的方式給需要而沒有錢的人,讓這種善心方式能夠不斷的流傳下去,由於待用麵的用意是給有需要的人,沒有限用任何身分,只要有人領用,店家就給,本意是讓人吃飽,沒有想到愛心卻被濫用了,發起人於是決議把麵店關門,將資源溢注到其他地方做愛心


免稅店業者合作劇團 推「藝術待用券」
2017年11月20日 上午8:50
免稅店業者合作劇團 推「藝術待用券」
更多
改編自台灣經典漫畫諸葛四郎的同名舞台劇,在台北城市舞台熱鬧開演,吸引了上百名觀眾到場觀看,而其中更有不少新住民及外籍面孔,原來是免稅店業者跟劇團合作,推出藝術待用券,希望能招待更多不同國籍的人,透過經典的舞台劇,了解台灣文化。
舞台劇諸葛四郎:「我們被魔鬼黨追殺,大叔叔他又受傷了。」
諸葛四郎手拿皇帝的鳳劍,為了躲避魔鬼黨的追補,在台上台下滿場跑,經典漫畫角色諸葛四郎,你一定不陌生,這次改編成舞台劇,呈現截然不同的樣貌。
故事描述魏國的公主,被魔鬼黨鎖上了可怕的面具,全國上下卻沒有任何鎖匠能解開,讓皇帝相當苦惱,決定找來武功高強的,諸葛四郎幫忙。
劇團團長任建誠:「其實諸葛四郎是台灣,非常經典的漫畫,當然在這個改編的過程當中,我們希望傳達所有的爸爸媽媽,親子之間應該要有的愛與關懷的,一些互動。」
雖然是舞台劇,但台下觀眾,也都戴起了魔鬼黨的面具,原來是劇團刻意安排,讓每個觀眾都能透過道具,和台上的演員互動,仔細看觀眾席,更有不少外國面孔。
觀眾:「很好啊,因為就是說,給我們新住民一個機會來看戲。」
觀眾:「我對這個非常感激,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經驗,我希望我看得懂。」
昇恆昌董事長江松樺:「昇恆昌對台灣的多元社會,覺得是一個非常光榮,尤其我們在機場,我們是在把台灣的文化,各種各種的文化傳承到全世界。」
昇恆昌董事長江松樺,也親自到場支持,不同於以往需要觀眾買票進場看劇,這次是由免稅店業者,跟劇團合作推出藝術待用券,希望讓過去,較少接觸台灣舞台劇的外籍生和新住民,透過使用藝術待用券,欣賞MIT的舞台劇,也能更了解台灣的傳統文化。(民視新聞翁子媛、黃啟豪台北報導)


 

免費拿「需要」的錢 街友撕2張「剩下給需幫助的人」
▲你會拿走多少所需要的錢呢?(圖/翻攝自YouTube/Coby Persin,下同。)

網搜小組/綜合報導
網路紅人布里森(Coby Persin)在美國紐約街頭進行貪婪測驗,他在西裝上貼滿1元美金(約33元台幣),帶著寫有「拿取你所需要」的牌子到處走動,不少路人秉持著「不拿白不拿」的心態,一連撕走了10張美金,出乎意料的是一名流浪漢只拿2張,並要他把剩下的拿去給需要的人。
起初一名穿得西裝筆挺的高大男子走向布里森,當被詢問是否真的缺錢時,西裝男回答,「我不缺錢,但既然是免費的,誰會不想要拿呢?」接著他連續撕走10美金。接下來多名路人在確認真的是「免費索取」後,也紛紛拿走不少紙鈔,還有路人在電話中跟朋友表示,「有人全身貼滿錢在路上遊走」,但在跟朋友講「我根本不缺錢」的同時,還是回頭多撕走一張。

▲天底下有白拿的美金,為何不拿?
面對這項試驗,手持名牌包的女生也撕走不少。當布里森詢問一名穿著長褲套裝的女子,「妳已經拿著LV包包了,妳真的缺錢嗎?」毫不猶豫地拿走10美元的女生表示,「是阿!我已經預約明天要做指甲了。」
最後1名帶著狗狗的街友叫住布里森,在禮貌地互相問好後,卻面有難色地緊盯著牌子,當聽到「需要多少就拿多少」時,他回答「那我只拿2塊錢就好,我只是想要買些東西吃,剩下的你就留給其他需要的人吧!」就算再次被詢問自己的需求,仍就表示「不需要,我沒問題!」這樣的反應讓布里森相當感動與吃驚,當場給對方60元美金(約新台幣1980元),表示要讓街友購買足夠的東西給自己及狗狗。

▲街友的回應,讓布理森相當感動。
布里森最後在影片中寫道,「一旦理解你所想要的就是你所需要的,那就代表你成功了。」實驗過程上傳到YouTube後, 網友感嘆「越是有錢,越是貪婪」、「不敢相信富者幾乎要拿走全部,反觀窮者卻拿得最少」,也有網友表示,「如果是我,我就會全部拿走並通通轉交給街友。」

-----------------------

news_5__1773063075  

不是仇富 是少數人太無良!
新頭殼newtalk 文/林介平
發布 2015.11.26 | 10:20 AM | 更新 2015.11.26 | 02:38 PM

何壽川出身台南世家,廣交權貴,在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後,至美國留學,政商關係良好。圖:翻攝成大八十週年校慶網站
台北市勞工局揭發一件駭人聽聞的虐待移工、背信的案件,涉案人居然是國內知名企業家翁婿、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與他的女婿元太科技總經理李政昊,此案案情之嚴重令人瞠目結舌。

永豐集團是國內知名的家族集團,家道殷實、廣交權貴,其父何傳,為永豐餘集團的創辦者之一。何傳、何永、何義三兄弟,出身台南安平,最早在台南市開設永豐商店。1941年,至高雄市開設工廠,開始造紙事業。1950年創辦永豐餘公司。何傳善於經營事業,在永豐餘造紙事業之外,更是台塑的創辦人之一,曾任台北企銀董事長,台泥、台塑的常董。

何壽川之母,為何傳繼室林富香。何壽川在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後,至美國留學,取得威斯康辛大學機械碩士。子何奕達目前為永豐餘控股總經理兼執行長、造紙公會理事長;女兒何奕佳現任永豐餘生技總經理,致力推廣生機飲食,所推出的生機食品禮盒也是許多公營事業高層經常採購、送禮的商品。

何壽川家族與連戰家族是世交,連、何兩家都是早年「台北區中小企業銀行」的大股東,早有通家之好;台北企銀後與建華金控合併,更名永豐金控,連家仍是大股東,連戰長子連勝文也曾擔任永豐銀行董事。連戰前往中國訪問,何壽川、華南金控副董事長林明成等人幾乎都是固定成員,官場人士透露,連戰邀約的重要宴席何壽川也很少缺席。

何家對文化事業亦頗有著墨,早於1971年9月創立財團法人信誼基金會,是台灣推廣幼兒學前教育與親職教育的專業服務機構,是永豐餘集團創始人何傳(字信誼)所捐資創立,故名「信誼」。其服務宗旨為「守護孩子唯一的童年」,是台灣最早從事推廣幼兒的早期教育與親職教育的先驅,另設有「上誼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專門出版此兩方面的書籍。

何奕佳的夫婿李政昊出身基隆旺族,家族經營基隆欣隆天然氣,父親李淼益是基隆欣隆天然氣公司總經理。

根據「新頭殼」網站報導,台北市勞動局25日上午召開記者會指出,元太科技公司總經理李政昊、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被爆料違法聘用外勞,並限制對方提領薪資。勞動局長賴香伶表示,勞動局上個月接獲2位菲籍移工爆料,指稱原為來台擔任技術工,卻被李政昊轉到一品苑內擔任私人家庭幫傭,對此,勞動局已依《就服法》重罰企業元太、李政昊共156萬,同時依《刑法》背信罪將李政昊移送地檢署。

媒體報導,勞動局長賴香伶透露,這3位外籍移工已到李家與隔壁的何家(李政昊為何壽川女婿)工作3年,不但沒有周休一日,更無法外出提領薪資。國慶日連續假期期間, 李政昊與家人外出旅遊,三名外籍移工因家中無食物,才利用家中無人情況下打電話尋求勞動局、NGO團體協助。

雖然何家近年來旗下企業無論是永豐金控、永豐餘紙業、元太科技等事業的獲利都未盡理想,但根據富比士雜誌的估計,何壽川家族財富約在新台幣200億至250億元之間。以被查獲非法使用外勞翁婿兩人居住的豪宅每戶市價約以新台幣億元起跳,身家如此豐厚的富豪,卻違法挪用集團旗下上市企業所聘用的外勞為家佣,外勞薪資也由上市企業給付,在他們眼中,難道台灣真是無法無天?

許多企業界人士常言,台灣反商、仇富情結愈來愈嚴重,不利發展經濟。然而,有了何家案例,也許該說,不是人家仇富,是少數人太無良。

------------------

 fdfd2015-05-31_195848cccdfgdfg.gfdgfgdsdfdfsdfddsfsdfsaas下載 (10)下載 (9)下載 (8)下載 (7)下載 (6)suspended-coffee  

待用咖啡
待用咖啡(義大利語:caffè sospeso)1910年左右是指匿名人士提前支付了一杯咖啡的錢以行慈善,使到有需要人士可以免費喝到咖啡的一種行動和文化,故此也稱「分享咖啡」[1]。這種文化起源於義大利拿坡里的一間咖啡店,[2]而這間咖啡店的消費者多為工人階級。當某個人遇到好事後,他就會在咖啡店付兩杯咖啡的錢,但只拿走一杯咖啡,之後如果有人需要即可免費獲得一杯咖啡。[3][4]至今也已有許多國家的咖啡店舉行和參與了這種活動。[2]
歷史
一則2010年的報導指出這項傳統早在100年前就已經存在,但在義大利經濟奇蹟時期銳減,剩下上流社會人士在聖誕節期間會進行此項活動。[5]另一則2008年的文章則認為此活動在當時已過時,作者訪問了三家咖啡店都已經至少15年沒有進行過這項活動。[6]
義大利文中「sospeso」這個詞是由義大利作家路西安諾·狄克萊仙佐在一篇文章《Il caffe sospeso: Saggezza quotidiana in piccoli sorsi》中所創造的,而這篇文章也推廣了這個消失已久的老文化。[4][7]2010年時的一份報導稱拿坡里足球俱樂部的主席奧瑞里歐·狄羅倫提斯還因球隊獲得勝利而捐出10杯待用咖啡。[8]之後這個文化在保加利亞[1][9]、基輔[4]、墨爾本[3]、魁北克[10]、及俄羅斯[11]等地被報導並傳開。2011年聖誕節時荷蘭還有捐贈咖啡享受折扣的風潮。[12]英國的星巴克在2013年4月主動推出待用咖啡的活動,不過星巴克會將咖啡換成等值的現金捐贈給英國慈善團體綠洲信賴[13]英國的一些咖啡店也因舉辦待用咖啡的活動受到新聞媒體的報導。[14]
2013年1月,德國有心人士在Facebook上創立「Suspended Coffees」(待用咖啡)粉絲專頁,吸引超過80,000人按「讚」。[15]此專頁亦在各國善心人士支援下創立許多當地版本的專頁,吸引世界各地的人注意。
象徵
在環球金融危機與歐債危機期間,待用咖啡被視為是基層社會團結的象徵。[5]2004年,一個慈善機構龍德慈善(Ronde della carita)在復活節舉辦了giornata nazionale del sospeso待用咖啡慈善活動。[16]2010年,義大利幾個著重於人權的藝術節慶上都舉辦了Rete del Caffè Sospeso慈善活動。[17]2011年12月,Giornata del Caffè Sospeso慈善活動在國際人權日上舉行。[18]還有一個網站「1café.org」專門籌募待用咖啡。[19][20]
衍生
2013年4月,台灣及中國大陸部分地區亦將待用咖啡衍生成「待用餐點」,使窮苦人家可享用免費餐點,[21][22][23] 同時香港更衍生出「待用券」,讓有需要的人憑券換領餐點。[24]
有動物保護團體推出「寵物待用餐」使流浪寵物維持生存的基本需求。[25]台中市政府亦成立「待用食物平台」方便民眾捐贈待用餐,[26][27]但各地多數餐廳還是呈現「捐多吃少」的情況。[28][29]
---------------
一直聽到有人說「牆上的咖啡」,今天有幸瞻仰此文,妙文不敢獨享。

牆上的咖啡
一日,和朋友在洛杉磯一家有名的咖啡廳閒坐,品着咖啡。這時進來一個人,坐在我們旁邊的那張桌子旁。
他叫來服務生說:「兩杯咖啡,一杯貼牆上。」他點咖啡的方式令人感到新奇,我們注意到只有一杯咖啡被端了上來,但他却付了兩杯的錢。他剛走,服務生就把一張紙貼在牆上,上面寫着:一杯咖啡。
這時,又進來兩個人,點了三杯咖啡,兩杯放在桌子上,一杯貼在牆上。他們喝了兩杯,但付了三杯的錢,然後離開了。服務生又像剛才那樣在牆上貼了張紙,上面寫着:一杯咖啡。
似乎這種方式是這裡的常規,但却令我們感到新奇和不解。不過由於事不關己,我們喝完咖啡,付了錢,就走了。
幾天後,我們又有機會去這家咖啡店。當我們正在享受咖啡時,進來一個人,此人衣着與這家咖啡店的檔次和氛圍都極不協調,一看就是個窮人。他坐下來,看着牆上,然後說:「牆上的一杯咖啡。」服務生以慣有的姿態恭敬地給他端上咖啡。
那人喝完咖啡沒結賬就走了,我們驚奇地看着這一切,只見服務生從牆上揭下一張紙,扔進了紙簍。此時,真相大白,當地居民對窮人的尊敬讓我們感動得熱淚盈眶。
咖啡既不是社會的基本需要,也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需要指出的是,當我們享受任何美好的東西時,也許我們都應該想到别人,有些人也喜歡這樣的東西,但却無力支付。
再說說那位服務生,他在為那個窮人服務時,一直都是面帶笑容。而那位窮人,他進來時,無須降低自己的尊嚴討要一杯免費的咖啡,他只需看看牆上。
多付款的那杯咖啡叫待用咖啡,你付錢了,但並不知道誰會享用它。這就是有愛和美的世界。
【注:人們提前買了咖啡,讓付不起的人享受溫暖。這開始於義大利Naples,現已傳遍全世界】
-------------------------
待用咖啡是飲食文化,不是慈善文化
有沒有『待用家人』?從待用咖啡談起......
在臉書獲得一些迴響,讓我想再深入一點談這件事。
我認為主要的關鍵在於:
待用咖啡是一種飲食文化,來到台灣卻被誤解成慈善文化。
在西方國家,喝咖啡這件事,有時具有某些象徵性的意義;
到咖啡館喝杯咖啡,不管遭遇了什麼樣的事,
不管是什麼樣的困難,喝完這杯咖啡,獲得精神上的慰藉,
可以振奮人心,讓人準備好再次出發。
台灣某個廠牌的咖啡廣告,就曾經有類似這樣的隱喻。
用這個角度來理解待用咖啡,才能明白,
為何『待用』只出現在咖啡上,而不是漢堡、薯條或其他。
然而,這樣的飲食文化渡海來到台灣後,
卻變成一種慈善文化,激發一堆想要當助人者的愛心,
並且發揮創意,出現各種待用XX或OO。
你或許會問:『慈善有什麼不好?』

容我舉個實例說明。

前些天去一家安養院拜訪,正逢某宗教團體的志工來關懷服務,

我和負責人站在一旁觀看。

只見那志工配戴著麥克風,認真地說著故事,

並且播放音樂給老人家聽,

我正要對志工的熱忱表示敬佩時,

負責人告訴我,志工每次來講的內容都一樣,

那個故事至少已經講過上百次,音樂老人家也都說聽不懂,

他們其實是不得已,不想聽卻又沒地方去。

我再看了一下,現場絕大部分都是行動不便的老人家,

眼神充滿了無奈和不耐,有些甚至把頭別開,

他們被迫接受這樣的關懷,同時,也加深他們的無力感,

因為別無選擇,只能接受;關懷越多,失望與落寞就越多。

被滿足的,其實是志工本身要來做服務的需求,

對老人家而言,只是殘酷地證明自己是沒有用的人。

我有感而發地對負責人說:

這樣的關懷越多,老人家對生命就越感絕望。
有愛心,做善事,就是對的嗎?

想當助人者,尤其是作為擁有資源的助人者,

若缺乏自我省視的能力,會是別人的災難。

有一些助人者的動機,其實是發自於內在的匱乏。

因為自己的匱乏,想要做些什麼事去彌補,

而提供『待用』,其實是假設會有需要的人,

事實上根本不知道對象在那裡,因此充滿想像空間:

將會有個可憐、無助的人,取用了我提供的待用物品,

而這正是他所需要的!

這樣的想像,對這些為了滿足自己的助人者而言,

簡直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然而,我只想問一個問題:『為什麼不直接拿去濟貧用呢?』

台灣各地都有社福、慈善機構,專業地在做慈善服務的工作,

把這些物資資源直接用到需要的人身上,不是更好嗎?
況且,台灣是個有人為了吃免費牢飯而作奸犯科,甚至殺人的社會,

為遊民舉辦的圍爐辦桌,也會見到有人為了『好奇』而去吃。

倘若到處可見待用XX、待用OO,你以為會去利用的是誰呢?

這樣的待用文化只是在『養成』更多依賴者。
總而言之,我對台灣剛萌芽的待用文化並不看好。

也想提醒想當助人者的朋友們,請先仔細地問自己:

為什麼想提供待用?

到底是誰的需要被滿足?

是否有比待用更有效益的方案?
--------------------
「待用」「共享」消費型態 影響力勝工業革命

作者:朱乙真
出處:2013年6月號《遠見雜誌》 第324期 瀏覽數:14,250+
今年初,臉書上瘋狂轉載一則「待用咖啡」的故事,大意是:我和朋友在一間小咖啡館,不時有人進來,買了五杯咖啡,卻只帶走兩杯,告訴服務生另外三杯是「待用咖啡」,當我正疑惑的時候,進來了一位看起來像乞丐的老先生,輕聲地問:「請問現在有待用咖啡嗎?」

從此,待用咖啡風潮竟快速席捲全球,連大品牌也相繼跟進。

最近到英國星巴克(Starbucks),會發現拿鐵、卡布奇諾、焦糖瑪奇朵外,還多了一個新選擇:Suspended Coffee(待用咖啡)。英國星巴克宣布,只要到英國任何一間星巴克分店買「待用咖啡」,另外還會捐出等值現金給長期合作的慈善團體。
百年前的善念 今日蔚為風潮
追溯待用咖啡的起源,大約一個世紀以前義大利南部海港城市那不勒斯(Naples)一間小咖啡店。這間咖啡店的消費者多為工人階級,當他們遇到好事時,就會點Caffe Sospeso(待用咖啡)付兩杯咖啡的錢,但只拿走一杯,之後如果有買不起咖啡的人上門,就可以得到那杯免費的。

之後,待用咖啡的構想傳到保加利亞,到現在為止,當地已經有超過150間咖啡店加入。到咖啡館要一杯待用咖啡,沒有人會要求你出示證件,這也是一大特色。英國一間咖啡店老闆告訴英國廣播電台BBC,「待用靠大家的善念來維持。」

今年1月,愛爾蘭一位28歲水電工斯維尼(John Sweeney),在臉書為待用咖啡成立了粉絲團,五個多月吸引超過8萬人按「讚」。斯維尼自己也經歷過失業、受凍,完全了解在寒冬中,想喝杯熱咖啡卻沒錢的困窘。

目前英國、美國、俄羅斯、加拿大和澳洲、亞洲國家,都已興起「待用風潮」,連「台灣版待用愛心」也在發燒中,全台各地小吃店、麵包店已經有近百家加入,網友熱心成立「待用餐點,台灣」粉絲團,發揚概念。
-------------
待用咖啡 Caffè Sospeso | Facebook - https://goo.gl/gavYsW
----------------
待用麵助人 做公益也學多益字

文/周強(Tim Chou)

板橋一位麵店老板娘在店裡推出「待用麵」,這不是一種新口味的麵點,而是「有能力的人先付麵錢,讓付不起錢的人免費享用」的公益愛心麵。媒體報導後,很多顧客上門,熱心預付。

麵攤老板娘說,她的做法是得自國外「待用咖啡」的靈感,而「待用咖啡」的英文就是suspended coffee。

所謂「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可以用這句對話知其一二:

“Five coffees, please. Two of them for us and three suspended.”

意思是說「五杯咖啡!兩杯是給我們的,三杯待用。」而國外「待用咖啡」的觀念也很簡單,國外的人士這麼詮釋:

It's simple - people pay in advance for a coffee that is meant for someone who can not afford a warm beverage.

「這很簡單,人們為一杯咖啡預先付款,而這杯咖啡是預備給付不起一杯溫暖飲料的人。」句中的「be meant for」是「為…準備的」。

「advance」與片語「in advance」都是多益測驗(www.toeic.com.tw)的重要字,它指「預先」,
【例】Basic charges for your monthly cleaning service are billed 15 days in advance.(每月清潔服務的基本月費會在15天前送出帳單給您。)

「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已在臉書上成立網站,創辦人明述宗旨為:

「Suspended coffees is a great way to pay it forward. You can buy a warm beverage, or food in advance, for someone in need.」(待用咖啡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做先付。你可以為一個有需要的人預先買一杯溫暖的飲料或食物。)此句中,又看到了「in advance(預先)」這個片語。「pay it forward」中的forward是「往前」的意思,「往前付款」就是指「先付」。

「suspend」是常用字,它原本的字義是「懸、吊、掛」的意思,事情若是「懸」在那裡,也可以稱得上是「懸宕」。常聽到法院判刑之後暫不執行的「緩刑」是suspended sentence。而suspend的名詞形式是suspense,它是心情懸在那裡的「懸疑」,而「懸疑片」正是suspense movie。

因為事情「懸」著而暫時止住,所以suspend又衍伸出「停止」的用法,例如「停職、停學」等等。

【例】He was suspended from playing tennis for three games.(他被停賽三埸網球賽。)

【例】If you cannot follow the rules, we will suspend the payment. (如果你不能遵從規定,我們將停止付款。)

快來一題多益測驗試試你的身手:

According to decisions from the management, operations at the manufactory ____ because of safety concern.
(A) has suspended
(B) have suspended
(C) have been suspending
(D) have been suspended

【解析】
題意是「根據管理階層的決策,基於安全因素工廠的運作暫時停止」;雖然看不出被動的語氣,但是本句的動詞須用被動式。「suspend」這個字在使用上,多用於「被動」的語氣。因為不論是停職、停學或停止付款,一定是「被停上」。本題的測驗點即在此;答案(A)(B)(C)皆為主動式,只有答案的(D)是「beⅤ+過去分詞」的被動式,所以(D)為正確答案。「the management」是指「管理階層」,為多益測驗的重要用法。

不妨瀏覽一下「待用咖啡」的臉書網站,你會看到很多感人的公益故事,參與這項小小、卻是溫馨的義舉。既品嚐咖啡,又發揮了愛心與投入公益,還能學習英文與準備多益測驗,真可謂一舉數得!下一次當你與朋友上咖啡廳的時候,記得說:「Four coffees, please. Two of them for us and two suspended.」。

除此之外,期待有「Suspended Beef Noodle(待用牛肉麵)」、「Suspended Mango Ice(待用芒果冰)」,或是「Suspended Lunch Box(待用便當)」、「Suspended Cash(待用現金)」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其實做公益,不用想得太複雜,每個人只要運用自己一點點能力,簡單的行動就能幫助更多弱勢。多益測驗在2013年推出總獎金高達150萬元「多益獎學金」,就鼓勵學生們發揮創意,「用最簡單的公益行動,成就最大的感動!」。

我們雖不是慈善家,卻讓公益的溫暖在人與人之間流傳。
-----------------------
2013年4月12日 星期五

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看社會福利機制
「代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這個新興概念源自於義大利那不勒斯,民眾先在咖啡店預付款項,店家一旦發現有貧窮老弱喝不起咖啡,就會主動提供給對方。這個方法引發許多人的注意,有更多不是咖啡店的店家願意支持並提供這項民間自發性的社會福利,而代用咖啡臉書上的官方帳號(SuspendedCoffeess)也已經有超過四萬人點讚。在台灣,有一家位在板橋青翠市場的小麵攤提供了這項服務。老闆娘看到代用咖啡地網站後深受感動,決心提供「代用麵」;她在白板上做上記號,有人購買代用麵就加一、有人食用就減一。這項活動想必深受好評,因為該市場內現在也有好幾家店跟進,儼然形成一種正向循環。

刊上新聞後,多數人看到這樣的消息都給與非常正面的評價,然而卻也有少數人提出了質疑──去掉情緒性的語言之後,部分質疑仍有其道理。首先,代用餐點(suspended food)是個完全沒有監督機制的制度,預付款項是否能毫無偏倚地用在需要的人身上,完全只能取決於店家的誠信。其次,店家沒有真正具有信校度的方式去篩選出真正需要援助的貧弱者。簡而言之,付款的民眾無從分辨哪家店家值得信任、收款的店家也無從分辨誰是真正的弱勢。當然,我完全相信那位善良的麵攤老闆娘,是抱持著正向樂觀的援助精神開啟這項活動;然而,如果後續加入這項方案的部分店主藏匿禍心,那情況會怎樣演變呢?

很明顯地,先開啟這項活動的店家短期內會吸引人潮。人們看到新聞吸引而來吃麵消費,更可能吃完麵之後就順手多付了一碗麵的額度,看著自己的愛心成為白板上的一條橫線。假使多數民眾皆樂意到這樣的店家消費,就會引發其他店家的跟風;在沒有監督機制下,提供這項服務對店家而言沒有任何損失,一方面是招攬顧客的廣告,另一方面還可以收到預付款項增加現金流,更惡質一點的店家甚至可能把這些款項中的部分納為己用。接著部分貧窮者(或者不貧窮但假裝貧窮的人)抱怨在某些店裡面始終不提供食物,引發社會大眾對這類店家的質疑。最後,這些動機良善、執行無誤的正派店家同時受到媒體攻擊,在不堪記者連日騷擾的情況下只得停止服務。最後,願意持續這項服務的店家又會縮減到很少或者沒有,這些店家能得到的經費也將大不如前。

我們當然期待這個彰顯人性光明面的制度能夠永存,但這個缺少監督與審核機制的制度,只有在社會風氣非常良善無私、發起活動的店家都非常正義自律的情況下,才不走向自我崩解的終點。人性有光明也有黑暗、有利人也有自利,最完美的制度是必須結合利人與自利動機,但顯然這個民間自發性的代用餐點制度,並不具備能夠大規模施行的體質。從權責的角度看來,捐款的民眾擁有監督權,店家則必須審核以確認每一碗麵都捐給真正需要的人──然而民眾就是沒辦法做這麼麻煩的事情才將權力託付給店家,而店家不是徵信社無從判別對方的來歷。

怎麼一個美好良善的制度,卻難經人性摧折?到底該怎麼要做才能讓這個制度永續經營呢?事實上,台北市政府社會局的各福利中心早就提供了足以替代的制度,並且相當完善。這個制度的做法是:由願意提供服務的店家主動與社服中心聯繫,由雙方製作「餐飲兌換卷」並蓋上雙方的審核章,由社福中心發給弱勢家庭、獨居老人以及遊民。這個制度由社福中心為主要監控與執行的機構,不僅有主事單位可以確認領券者的身分與需求,同時也補足了社福單位經費不足的問題,一舉多得。由民間發起的「代用餐點」計畫,其實可以併入社福中心發起的「餐飲券」計畫,例如直接把錢交給社福機構,社福機構再與願意合作的店家製作餐飲卷,再由社福中心派送

這樣的做法當然也有缺陷。一方面,民眾可能願意在付掉自己餐飲費用的時候多付出一份餐點的金額,卻不願意耗費更高的搜尋成本把錢交給社福中心;其次,社福中心合作的對象也可能被媒體攻擊為圖利特定廠商(台媒愛用的攻擊模式之一)。相對於既有的代用餐點,新模式更能適用於中等以上的規模。但即使如此,這樣的結構底下仍可能存在上下其手的空間,例如代用餐點質量縮減。真正的問題核心仍在執行者的道德意識與執行能力有多強,不然再多再完整的監督與制衡機制,都無法保證一個制度能天長地久

從受援者的角度看來這個制度,可以看到更深切的核心:受援者是否願意踏入店中坦承自己社會弱勢的身分好獲得一餐溫飽?多數人只看到社會福利中「如何讓一個人活著」的部分,卻忽略了人都有自尊的需求。這個世界上最值得拯救、最能讓人看見人性光輝的一群,是那些在貧寒交迫中仍能維持尊嚴的人;然而,這群人往往也是最不願向人求援的人到一家店裡點了食物,最後卻拿出餐飲券付帳,那是一種嚴重挑戰人性自尊的行為,許多貧難者並不願意這麼做。這問題又得回歸到執行者的人格特質。青翠市場的麵攤老闆娘具有溫暖的特質,得以讓那些貧弱者在她的店裡吃碗麵而不覺得自尊受損,但不見得每一家店都能做到這點。監督機制本身就是最傷人自尊的吧。取得餐飲兌換券得先坦承自己的貧弱、到店裡用餐又得坦承一次自己的貧弱──我們到底是否需要為了這些餐點的去向,再去傷害真正貧弱者的自尊?

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說到底,不論是怎樣的制度與機制,都無法避免一些風險──多數時候,不論選擇怎麼做都會有出錯的時候,或許我們的社會應該學習包容這些錯誤,而不是指著一點不如人意的結果,就大力批判整個制度。或許代用餐點制度並不完美,可能讓一些惡質店主混水摸魚小撈一筆──但只要這個店家的良善多於惡意、帶來的好處大於壞處,難道我們無法因著受惠者的笑容而包容這些人性之惡?
------------------------
May 08 Wed 2013
【正視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原意】
分享: 7Headlines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彙整/文:雄咩)

目前不少台灣店家一股腦的爭先模仿義大利”待用咖啡”,尤其在社網路群上的集讚待用活動更是”善心”不落人後,短短數小時便可吸引破萬讚,於是待用麵包、待用麵、待用…相繼出現。在對於待用文化真正含意的半知半解下,也引發了不少網友的認同擁護與瘋狂撻伐。
小高幫粉絲們總整【待用咖啡緣起地】、【喝咖啡老人故事原是台灣網友發於微博】、【待用咖啡鑒定】及【台灣】目前待用麵、待用麵包等實例,與想行善的粉絲們及想要效仿的餐飲業者做做分享交流。
讓大家更了解待用咖啡的原意,也讓想發起的店家清楚這是一種善意而不是效益喔^^!

【何謂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 ? 】
待用咖啡源於意大利。是指在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有個很貼心的傳統—有些人在咖啡館喝咖啡後,會付兩份的錢,一份是自己的,另一份算是提前買咖啡存在咖啡館,好讓那些付不起咖啡錢的人,能夠進來享受一杯溫暖的咖啡。而「待用咖啡」的濫觴於意大利,現已傳遍全世界的各個地方。
有些地方,不僅可以買待用咖啡,而且可以買“待用三明治”或者一個晚餐。而剛剛興起“待用餐”的台灣,也提供了“待用麵”,招待弱勢族群。

【待用咖啡故事原來是臺灣網友“STAYREAL”4月2日發於微博】

微博:臺灣網友“STAYREAL”4月2日發微博稱:“和朋友來到一個小咖啡館。又有兩位客人進來:“五杯咖啡,兩杯給我們,三杯待用(Suspended)。”我問朋友:“什麼是待用咖啡?”“等一下你會明白。”後來,進來一位老者,輕聲問服務員:“請問現在有待用咖啡嗎?”原來人們提前買了咖啡,讓付不起的人享受溫暖。這開始于意大利Naples,現已傳遍全世界。”除了文字,這位網友還放上了一位老者享用免費咖啡的圖片,很是動人。

記者鑒定:短短4天,這條微博已經被轉發了10多萬次,那麼,“待用咖啡”是真是假,且看記者分析。記者首先用谷歌搜索了國外關于“待用咖啡”的相關報道。輸入“suspended coffee”關鍵字,立刻發現了20余條關于待用咖啡的報道。英國《獨立報》7天前以 “一杯待用咖啡:美好而溫暖的善舉”報道了“待用咖啡”傳統。而《時代》網站上也有以“買杯咖啡給那些需要的人”為標題的文章。此外,英國的“肯特新聞”、“消費者”等網站多次報道了“待用咖啡”運動,並呼吁大家加入為需要的人買一杯咖啡的善舉之中。

那麼,這個傳統在意大利是不是廣為盛行呢?網友們也紛紛展開求證。一位旅居意大利的網友“寐語者”表示:“沒有聽說過這種事,看到這條微博我也去問了好幾個意大利人,他們都笑。這是個美好的故事。”而網友“符小呆師姐的考證”稱:昨天特地就這個事兒問了我來自那不勒斯的室友。他今年23歲,表示聽說過這個傳統,但是在他的記憶裏卻從來沒有出現過,因為很多年來人們互相越來越不信任,這個傳統于是也就消失。”網友“reddit”在果殼網上留言:“我是意大利人,這在那不勒斯是真事。那不勒斯其實挺亂的,我一般給外國旅行者很多建議。但是,那不勒斯最黑的黑店都不會在預付咖啡上騙錢。”

【鑒定結果】
“待用咖啡”並非美麗傳說,而是真事。這個來源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的美好傳統,目前不少英國咖啡店和社會團體開始推廣“待用咖啡”運動,被許多全球各地目前正掀起一股名為「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的新式助人風潮,任何顧客光顧咖啡店時,能預購一至數杯待用咖啡,暫存在咖啡店裡,讓無家可歸或貧苦人士進店時能免費領取,感受來自陌生人的暖意。
無論是任何人有需要,可走進貼有待用咖啡標誌的咖啡店,只要店裡尚有好心人捐出的「存貨」,店員就會端出熱騰騰的咖啡,不需對方出示任何證明。

 台灣版【板橋「愛心待用麵」可望破千 高雄民眾捐萬元購133碗】

位於新北市板橋區的「呷飯呷麵」仿國外的待用咖啡,推出「有能力的人先付麵錢,讓付不起錢的人免費享用。」的愛心待用麵。經過媒體報導後,有高雄民眾專程北上付1萬元存了133碗,還有附近的亞詩髮廊老闆花7500元買100碗響應,讓累積認購碗數迅速突破7百碗,朝向千碗愛心邁進。

 ▲一位從汐止來的民眾,14日進店門就掏錢要認購8碗待用麵。(圖/記者姚南宏攝)

靠近青翠市場的「呷飯呷麵」位於民治街52巷,麵攤老闆娘顏林蔭跟兒子顏維勳共同行善,不僅來店裡的客人增加了,就連原本記錄愛心的白板也不夠用,得以A4紙製作表格才能清楚記下眾人的愛心。
據《民視新聞》13日報導,亞詩髮廊老闆蔡明松除了認購百碗待用麵,每天晚上推出義剪活動,要跟「呷飯呷麵」一起做愛心。還有一位從紐西蘭回國、住在高雄的民眾,特別北上到麵店掏出1萬元,認購133碗待用麵。

▲店內的白板記滿了民眾的愛心。(圖/記者姚南宏攝)
麵攤小老闆顏維勳在年輕時曾混過幫派,還因犯下重罪入獄服刑,後來因神明託夢點醒,讓他改邪歸正,開始發願助人,替社會帶來不少感動與溫暖。
顏維勳仿效國外的待用咖啡理念,客人到咖啡館先預購咖啡,留給付不起錢的人享用,這種「新式助人法」在全球造成風行,也在台灣小麵店引發迴響,自3月22日推出後,除了引發助人熱潮,有不少商家也打算推出待用水果、待用蔬菜與待用早餐跟進。


▲待用麵打響「呷飯呷麵」的名號,不少民眾來店內消費同時做愛心。(圖/記者姚南宏攝)
顏維勳的名片寫著「環島行善王」,他兩年來在臉書號召網友募集物資,幫助弱勢家庭,還送愛心到全台102家育幼院。只要有人開口需要物資,就算天空下起雨,他仍會立刻出發,送上愛心。

上述板橋麵攤「有能力的人先付麵錢,讓付不起錢的人免費享用。」由大眾消費者主動釋出善意回饋給真正需要的人,而老闆當然也可以先拋磚引玉釋出待用數量(不需藉號招網友力量後才確定執行),再建立於大家互信互賴的機制下延續這股文化。

相對於其他發起於社群網路的拿版子號召集讚送待用餐點的案例相信大家多少瀏覽過,為何會出現認同聲也有撻伐聲呢? 因為有些聰明的台灣人將它轉成了短暫的行銷活動、而有些店家可能不小心將他當成號招活動進行"集讚送待用"。而引起廣大討論。 (為餐廳隱私著想在此就不方便一一列出喔:P)

大家真正在看的是,發起待用餐點的店家到底是出自於「善意還是效益!? 」。所以,真正讓網友們兩相較勁的源頭其實是將待用文化當成活動發起的店家(當然有些店家是不完全清楚待用原意,以為是流行活動)。但在這些叫罵或支持聲中,多少看出多數撻伐者認為行善不需集讚,而另一邊維護支持者其實只是擔心大家的善心被利用了,坦白講兩邊都是出於善心而發言! 小高個人認同台灣本來就是一個行善不落人後的國家,連日本人也替我們高舉謝謝台灣感謝牌子^^。

因為有許多高雄店家陸續向阿雄與小高提出待用餐點的想法,也有好多粉絲希望參與這樣有意義的事。所以我們看了很多資料整理這篇文章,希望店家們能真正了解待用咖啡原意後,思考一下發起待用餐點的初衷後再分享給阿雄吧! 阿雄會整理出「高雄待用店家」與粉絲們將這股待用咖啡文化用正向的角度一同推推推…從高雄一路推廣到全台灣喔!!^^

待用咖啡參考出處:

CENTER BBS中央論壇待用咖啡系列報導、ETtoday東森新聞雲板橋「愛心待用麵」可望破千 高雄民眾捐萬元購133碗、星洲新聞“待用咖啡”來到檳城小店、Suspended Coffees待用咖啡官方粉絲團
-----------------------
愛心無國界 「待用咖啡」正流行

貧窮的老年人正在享受溫暖的「待用咖啡」。(圖片來源:「待用咖啡」臉書網頁)

更新: 2013-04-07 03:00:45 AM 標籤: 咖啡 , 待用 , 愛心
【大紀元2013年04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王嫣然綜合編譯)英國諺語說:「贈人玫瑰,手有餘香。」善行對施予者和受予者而言,都是一種溫暖。而今,世界各地正悄然興起一種新的善行——贈送「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你可以在咖啡店預購咖啡,給那些付不起錢買咖啡的人喝。他們在享受到味蕾與心靈的濃濃暖意之時,你也會深深感到內心的滿足與快樂。

預留愛心給需要幫助的人
「待用咖啡」的臉書網頁有這麼一段溫暖人心的故事:
我和朋友來到一個小咖啡店點了我們喜愛的咖啡。正當我們端著咖啡準備坐下時,咖啡店內又進來了兩位客人。他們走到櫃檯前對服務員說:「五杯咖啡,兩杯給我們,三杯待用(suspended)。」
他們付了五杯咖啡的錢,然後端了兩杯走了。
我問朋友:「什麼是『待用咖啡』?」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又有一些人進來。兩個女孩各自點了一杯咖啡,付過帳便走。還有三位律師付了七杯咖啡的錢,一人一杯,另有四杯待用。
我帶著對「待用咖啡」的疑惑,欣賞著風和日麗的天氣與咖啡店前方廣場上的景色。突然間,一名衣衫不整看起來像乞丐的老者走了進來,他輕聲的問服務員說︰「請問現在有『待用咖啡』嗎?」
「待用咖啡」的概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有人提前買了咖啡放在咖啡店,讓那些買不起咖啡的人能夠享受一杯溫暖的咖啡。在有些地方,人們不僅可以買「待用咖啡」,而且可以買待用的三明治或晚餐。
善心蔓延全世界 蔚為風潮
據英國《獨立報》報導,這個善心構想最先是在義大利南部海港城市那不勒斯(Naples)出現的,然後蔓延到保加利亞,當地已有150家咖啡店加入其中。如今,在社交媒體的幫助之下,這款愛心「待用咖啡」已傳向美國、俄羅斯、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還有亞洲和歐洲大陸各大咖啡店也開始流行。
報導說,「待用咖啡」是以咖啡店和受助人的誠信為基礎。任何人都可以到咖啡店點一杯「待用咖啡」,店主不會要求其出示任何證件。英國一家咖啡店經理說:「我們不會去做評判。否則你自己感覺沒事,可臉上的表情卻不是這樣。」
愛心人士為「待用咖啡」註冊了臉書網頁,目前已獲得3萬多個「讚」,而且正在為智慧手機創建一個應用程式。著名連鎖店PRET A Manger和咖世家(Costa Coffee)都在網絡上對此活動讚譽有加,星巴克對此也頗感興趣。
為「待用咖啡」註冊臉書網頁的28歲水管工人斯威尼(John Sweeney)說,人們的支援聲如潮、留言不斷,他甚至要忙到淩晨4點才能上床睡覺。
曾經失業的斯威尼對於這種善舉頗有感觸。他曾經在失業的那段時間裡心灰意冷,只求一杯暖暖的咖啡,但是卻買不起。
報導說,還有商店發揮更多靈感,將「待用」範圍延伸到餅乾和其他食品。「待用咖啡」臉書網站還為有此愛心的咖啡店設計了「待用咖啡支援店」(Suspended Coffee Supporter)的標牌,讓這些咖啡店掛在門上作為標識。
(責任編輯:陳俊村)
- See more at: http://www.epochtimes.com/b5/13/4/7/n3840764.htm#sthash.IxWWZmsL.dpuf
--------------------------
2013年3月30日

什麼是待用咖啡? (Suspended Coffee)

我和朋友來到一個小咖啡館點了我們喜愛的咖啡。正當我們端著咖啡準備坐下時,又進來了兩位客人。他們徑直走到櫃檯前對服務員說:「五杯咖啡,兩杯給我們,三杯待用。(Suspended)」

他們付了五杯的咖啡錢,端著兩杯咖啡走了。

我問朋友:「什麼是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

「等一下你會明白的。」

又有一些人進來,兩位女士各自要了一杯咖啡付過帳走了。隨後,有三位律師付了七杯咖啡的款,一人一杯,另有四杯待用。我帶著對待用咖啡的疑惑,欣賞著咖啡館前廣場上陽光明媚的冬色。這時,進來一位衣衫不整看上去像乞丐的老者,他輕聲的問服務員︰「請問現在有待用咖啡嗎?」

這個其實很簡單,有人提前買了咖啡存在咖啡館,讓那些付不起咖啡款的人能夠享受一杯溫暖的咖啡。這個待用咖啡的傳統開始於義大利的Naples,現已傳遍全世界的各個地方。在有些地方,不僅可以買待用咖啡,而且可以買待用三明治或者一個晚餐。

原文如下:

This story will warm you better than a coffee in a cold winter day:

"We enter a little coffeehouse with a friend of mine and give our order. While we're approaching our table two people come in and they go to the counter -'Five coffees, please. Two of them for us and three suspended'

They pay for their order, take the two and leave.

I ask my friend: 'What are those 'suspended' coffees ?'

'Wait for it and you will see'

Some more people enter. Two girls ask for one coffee each, pay and go. The next order was for seven coffees and it was made by three lawyers - three for them and four 'suspended'. While I still wonder what's the deal with those 'suspended' coffees I enjoy the sunny weather and the beautiful view towards the square in front of the café. Suddenly a man dressed in shabby clothes who looks like a beggar comes in through the door and kindly asks 'Do you have a suspended coffee ?'

It's simple - people pay in advance for a coffee meant for someone who can not afford a warm beverage. The tradition with the suspended coffees started in Naples, but it has spread all over the world and in some places you can order not only a suspended coffee, but also a sandwich or a whole meal."
溫暖的待用咖啡~

------------------------------

待用咖啡香 分享關心分享感動

一日農夫活動,呈現特有社區文化及農村風貌,如龍眼木拼貼彩繪、鳳梨蘋果派DIY,讓民眾體驗農村生活,也帶著感動回家。(高雄市政府農業局提供)

【大紀元2015年06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方金媛台灣高雄報導)「咖啡.html'>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 這種文化起源於意大利那不勒斯。當某個人遇到好事後,他會在咖啡店付兩杯咖啡的錢,但只拿走一杯,之後若有人需要,即可免費獲得一杯咖啡。這種分享的概念,小小的善舉,卻給人滿滿的溫馨。

高雄市內門區內興社區結合木柵教會,以在地種植、在地烘焙的高品質咖啡,在農村體驗活動中,注入「待用」的概念,不但傳遞分享的情感,也感動許多遊客,使他們願意成為下一杯咖啡的主人,要將這份關心,傳遞給下一批遊客。

象徵「分享、關心」的待用咖啡,是內興社區6月6日一日農夫活動的主軸,而整個活動內容,社區也將「可以感動人」的元素加入其中,如新住民文化加上西拉雅傳統的熱鬧迎賓、龍眼木拼貼彩繪、鳳梨蘋果派DIY、有故事的風味餐、桌邊樂手演奏、龍眼風鈴傳祝福、木柵天空步道及下田採果樂等項目,讓民眾快樂體驗農村生活後,都帶著滿滿的感動回家。

內興社區融合平埔族、新住民,居民九成為基督教徒,文化色彩多元。高雄市農業局表示,一日農夫開辦以來,內興社區與木柵教會精心設計的活動,呈現特有社區文化及農村風貌,留給遊客深刻的印象。

再忙,也來品嚐一杯不一樣的待用咖啡。活動官網:http://agri.cocker.com.tw/index.asp?au_id=4 ◇

一日農夫之 待用咖啡香 純樸農家情 (已額滿)
104年5月23日(六)熱鬧迎賓/農家禮炮+新住民文化+西拉雅傳統→龍眼木拼貼彩繪DIY/小農市集 →有故事的風味餐(多元口味)/上菜秀表演/謝飯禱告→桌邊樂手演奏/薩克斯風、小提琴 →搖搖擺擺醒腦操/待用咖啡分享時刻→鳳梨蘋果派DIY/龍眼風鈴傳祝福→漫步木柵教會聽故事/全臺第三古老基督教堂傳奇→內興社區導覽/深入鄉間小路體驗西拉雅文化/木柵天空步道→下田採果樂/當季蔬果→祝福禱告/一路平安回家去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