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譜不可信,重要的是「我活在台灣」!

推文到plurk
2015-08-11 06:00
◎ 蔡勝雄
一些自認是高級中國人,常指著台灣人教訓他們說:你們是炎黃子孫,不要數典忘祖。
說實在的,我只知道我的阿公阿嬤是誰,也感念他們。想念阿公在旗后港撐船擺渡,在打狗山下開灰窯。開山闢港(高雄築港)他也出一份力。至於我阿祖,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再往上追,我只看到神主牌上寫的是「歷代祖先神主牌位」。就像彭明敏教授也只知道自己是福建來台第五代。他的阿公告訴他,阿祖在東港海邊打魚養家,認真打拚,期望他的孩子成做好樣。阿公無法,也沒興趣追溯過海的家系。因為再往上追,就是宗譜、族譜上的一些名字。而且有一些是真的,有的是假的。
台灣姓氏研究學會理事長林瑤棋醫師說,「閩粵人到元末明初才真正有族譜,且所有族譜都追到黃帝,每一個姓氏的開基祖卻只有一人可見明初之前的閩粵人族譜是偽造的。」中國著名人類學家、第一座人類博物館館長、廈門大學歷史系主任林惠祥也早就表示,「我福建人若堅執必為漢族之純種而以族譜之記載為證據,是真為固陋而自欺。」可證族譜之不可信。
彭明敏教授母系血緣是亞洲北方來的,父系是西拉雅族。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父兄族人有多位是治人病苦的醫生;二二八高雄大屠殺當天,他的父親彭清靠醫生以市參議會議長身分,為市民安危,和六位代表上要塞司令部和彭孟緝談判。彭教授冒生命危險,為台灣民主獨立而奮鬥馬雅各醫生帶基督長老教會來台灣;無視被追打追殺,為台南留下新樓醫院。奉獻台灣六十年,病逝台南的巴克禮牧師,為台灣留下第一所大學(Capital College,後來的台南神學院)、女學堂(長榮女中)、第一份台語報紙(教會公報—已出刊一百多年)。甘為霖醫生為台灣留下第一本台語字典,並和梅監霧牧師建彰化基督教醫院,甘醫生被稱為彰化媽祖,其夫人的割膚之愛更傳為美談,其九十六歲兒子二年前才過世,講得一口彰化口音的道地台灣話。馬偕博士建Oxford College(後來的真理大學),並設第一所女學堂及馬偕醫院,娶原住民女,埋骨淡水。
我的祖先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活在台灣,我能為台灣奉獻甚麼!
(作者為高雄中學教師退休,台灣南社社員)

中國青年拿族譜尋親 警方尋人成功

2015-05-26

〔記者洪臣宏/高雄報導〕中國福建螺城鎮28歲青年林達偉到派出所求助,想尋找失散一甲子的親人,警方根據他提供的族譜並透過歷任老里長,終於幫他找到照顧祖父母晚年的失智嬸母,完成「尋人大作戰」。

  • 林達偉(左)拿族譜來台尋親,警方助圓夢。(記者洪臣宏翻攝)

    林達偉(左)拿族譜來台尋親,警方助圓夢。(記者洪臣宏翻攝)

林達偉5月間跟團來台旅遊,23日他拿了一本族譜到前鎮警分局瑞隆派出所,請求警方幫他尋親,員警一看,族譜上登載的竟是60多年前的舊地址,早已滄海桑田。

林達偉說,翻找抽屜無意中發現一疊祖父母的老照片,觸動了他想到台灣一睹祖父母曾生活過的土地樣貌,同時尋找台灣親人。

員警楊東家說,該本族譜密密麻麻,所登載的又是舊地址,因而先到戶政事務所查證,並訪問多名歷任老里長,拼湊出舊地址在崗山中街,所幸他的嬸母沒有搬離。

已經失智的嬸母無法跟他談話,他從鄰人口中得知,嬸母照顧其祖父母晚年不遺餘力,他離去前包了5千元紅包給嬸母,希望她能好好過日子。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