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推黑箱課綱 國教院逼書商作廢舊版書

2015-05-24

發公文禁售 民團要告教部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教育部強推微調高中黑箱課綱八月上路,為脅迫各高中選用新版教科書,竟然使出「狠招」,由國家教育研究院發「公文」給教科書出版社,要求「作廢舊版教科書且不得再銷售」,一旦老師選用舊版,也無書可用,實質剝奪老師的選書權。

  • 國家教育研究院發給各高中教科書出版社的公文,除告知新版教科書通過審定外,更要求作廢舊版存書且不得再銷售。(記者林曉雲攝),

    國家教育研究院發給各高中教科書出版社的公文,除告知新版教科書通過審定外,更要求作廢舊版存書且不得再銷售。(記者林曉雲攝),

  • 國家教育研究院9日舉辦國民中小學教科用書展。(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國家教育研究院9日舉辦國民中小學教科用書展。(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國教院:出版新書即廢舊版

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中心主任楊國揚澄清表示,一張教科書執照只能有一個版本是有效的,歷來都要求出版社有新修訂教科書發行時,即要作廢舊版教科書,不能再銷售給學校,絕非針對微調課綱新舊版教科書。

立委鄭麗君反駁說,舊版教科書都是獲得教育部審定的合法教科書,「高級中等學校教科用書審定辦法」並未授權國教院禁止出版合法審定的教科書,國教院已逾越法規,更有違法違憲之虞。

教育部去年指定統派學者王曉波等人成立檢核小組,調整高中國文及社會領域課綱,歷史課綱改以中國為主,鄭氏統治改為明鄭、日本統治改為日本殖民統治、台灣史內容大修六成多等,公民課綱刪除白色恐怖、二二八等人權教育內容,新版教科書即有康熹版據此刪除鄭南榕犧牲自己生命、爭取言論自由的內容等,引發各界質疑。

反黑箱課綱行動聯盟成員、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表示,依高級中等教育法,選書權在學校老師,如果老師選用舊版,書商即應提供舊版教科書,國教院無權要求書商銷毀舊版。新課綱違法無效,根據新課綱編出來的新版教科書就是非法課本,台中一中學生都站出來反抗黑箱課綱,雄中也有學生表達關心,書商不要怕,老師也不要怕,聯盟會繼續抗爭,不是向監察院控告教育部濫權,就是提起行政訴訟控告國教院公文違法。

多數書商都低調不願回應。有業者私下透露,國教院的公文對書商形同「聖旨」,掐住了書商的生計喉嚨,大家都怕被秋後算帳。

全家盟 批傷害老師自主權

台北市大直高中公民科選用舊版,公民教師行動聯盟老師黃益中表示,書商如果印了舊版給學校,反而害了書商,就是在逼老師們改選新版,教育部的做法非常鴨霸無理。新北市板橋高中歷史也選舊版,歷史教師深根聯盟老師黃惠貞表示,教育部就是要逼老師選用新版。

全家盟理事長吳福濱表示,國教院逼迫書商不能提供舊版教科書給老師的做法,對孩子就是最壞的教育示範。

天下第一潑皮無賴

2015-05-07 06:00

打籃球的人都知道,犯規在先,進籃不算,得分必須回到犯規前一刻,重新來過。如果選手兼裁判,明明自己犯規在先,卻堅持已經進籃得分,吵著要繼續比賽,那就是潑皮無賴了。

 課綱微調爭議。(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教育部一手炮製黑箱課綱,明明都已經由法院判教育部違法敗訴,教育部卻硬拗只有「資訊公開」的「程序」違法,所以堅持課綱既然公告了就要實施。像不像進攻犯規,卻硬吵進籃算,硬要得分的惡劣球員?

所謂「資訊公開」違法,就是指「黑箱」作業犯規;承認「程序」違法,就是進攻犯規,就算進籃也不能計分。教育部的課綱,「黑箱」在先,就已犯規,課綱就算公告了也是無效,教育部情理法上都站不住,怎能因為自兼裁判,就是要為所欲為?眼見眾人皆曰不可,乾脆用大考綁課綱,強迫家長和學生就範,這種耍賴到底、死不認錯的嘴臉,對台灣囝仔是多惡劣的示範?

課綱案教育部至少犯了七次規:第一,舊課綱也是馬政府頒布的,說廢就廢,浪費民脂民膏;第二,找非專家來檢核課綱,這是瞞天過海;第三,以微調之名大修意識形態,這是偷天換日;第四,拒絕公告委員名單,這是一手遮天;第五,不發通知,十天之內趕完全國公聽會,這是一意孤行;第六,法院判決敗訴,卻頑抗到底,這是一錯再錯;第七,以前爭議課綱不考,如今卻以考試要脅,這是痞子行徑。

教育部或許相信「一皮天下無難事」,但他忘了人民才是最後裁判,七次犯規,還不肯離場,就讓我們用選票改朝換代,直接「沒收」比賽,沒收黑箱課綱吧。(藍祖蔚)

反考試綁課綱 家長怒吼:暫緩「違」調課綱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等家長團體代表今日前往教育部抗議,要求教育部暫緩實施「違」調課綱。(記者廖振輝攝)

2015-05-07  11:57

〔記者吳柏軒/台北報導〕教育部微調高中課綱,黑箱違法卻仍執意在8月硬推,家長團體、反黑箱課綱團體齊聚教育部門口,不滿最高教育機構帶頭違法,如何教育下一代,呼籲部長吳思華暫緩實施,也不能以未來大學入學考試綁架課綱,「留下歷史罪名!」

  •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等家長團體代表今日前往教育部抗議,要求教育部暫緩實施「違」調課綱。(記者廖振輝攝)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等家長團體代表今日前往教育部抗議,要求教育部暫緩實施「違」調課綱。(記者廖振輝攝)

全國及各地家長協會,與人本教育基金會、捍衛台灣文史青年組合、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多個團體上午來到教育部門口,吼出家長擔憂心聲,面對 微調課綱有違法疑慮、新舊版教科書混雜、以及大考入學可能的爭議命題等,表達捍衛學子立場,並呼籲各縣市行政首長支持教師專業,讓第一線的教職員也能拒絕 違法課綱。

全國家長會長聯盟理事長陳鐵虎痛批,歷史不能找學者抹一抹就消除,教育部將發文要求各高中使用微調課綱,還大言不慚要高中別用舊版,「拜託自己都違法了!」直言教部太超過,希望吳思華別成為竄改歷史的罪人。

中華民國各級學校家長協會秘書長陳啟利直言,現代資訊發達,學生在學校所學,與其在社會、網路看到的不一樣,硬綁架學生思想,擔憂「太陽花」再起,更批教育部身為最高教育機構,如何「師嚴而後道尊?」

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理事長謝國清說,微調課綱讓老師教學錯亂,過去一套腦袋,微調後又要換另一個腦袋,若依106年政黨輪替,到時又要換回來,學生一代一代接受的教育差異這麼大,希望教育部「饒了孩子吧!」

台 權會法務許仁碩除呼籲教育部趕緊放棄微調課綱的上訴案,並質疑,現在正緊鑼密鼓研擬中的12年國教課綱,其相關的委員、過程依舊保密,再度黑箱手法,認為 政府施政應以公開為原則,參與施政的成員本身就要接受公評,趕緊公布所有委員名單、會議紀錄、記名投票等,還給民眾「知」的權利。

捍衛台灣文史青年組合發起人藍士博說,面對社會反彈,教部仍一意孤行,只見其打壓舊課綱、偏袒新課綱,要教部中立,且舊版課本仍可使用,別讓違法課綱上路。

天下第一潑皮無賴
推文到plurk
2015-05-07 06:00
打籃球的人都知道,犯規在先,進籃不算,得分必須回到犯規前一刻,重新來過。如果選手兼裁判,明明自己犯規在先,卻堅持已經進籃得分,吵著要繼續比賽,那就是潑皮無賴了。
教育部一手炮製黑箱課綱,明明都已經由法院判教育部違法敗訴,教育部卻硬拗只有「資訊公開」的「程序」違法,所以堅持課綱既然公告了就要實施。像不像進攻犯規,卻硬吵進籃算,硬要得分的惡劣球員?
所謂「資訊公開」違法,就是指「黑箱」作業犯規;承認「程序」違法,就是進攻犯規,就算進籃也不能計分。教育部的課綱,「黑箱」在先,就已犯規,課綱就算公告了也是無效,教育部情理法上都站不住,怎能因為自兼裁判,就是要為所欲為?眼見眾人皆曰不可,乾脆用大考綁課綱,強迫家長和學生就範,這種耍賴到底、死不認錯的嘴臉,對台灣囝仔是多惡劣的示範?
課綱案教育部至少犯了七次規:第一,舊課綱也是馬政府頒布的,說廢就廢,浪費民脂民膏;第二,找非專家來檢核課綱,這是瞞天過海;第三,以微調之名大修意識形態,這是偷天換日;第四,拒絕公告委員名單,這是一手遮天;第五,不發通知,十天之內趕完全國公聽會,這是一意孤行;第六,法院判決敗訴,卻頑抗到底,這是一錯再錯;第七,以前爭議課綱不考,如今卻以考試要脅,這是痞子行徑。
教育部或許相信「一皮天下無難事」,但他忘了人民才是最後裁判,七次犯規,還不肯離場,就讓我們用選票改朝換代,直接「沒收」比賽,沒收黑箱課綱吧。(藍祖蔚) 

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高中微調課綱 違法.黑箱.外行

2015-05-04

集力抵制 政治黑手不能介入教育

記者黃以敬/專訪

教育部設立檢核小組,以「微調」名義大改高中社會科課綱,引發外 界質疑黑箱作業、欠缺程序正義;正值各高中選用教科書的關鍵時刻,曾任高中歷史課綱修訂小組委員的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強調,這是「違法」、「黑箱」及 「外行」的三合一微調課綱呼籲台灣社會集氣集力抵制、阻止,否則台灣解嚴後努力建立的自由、民主、開放,以及多元文化等核心價值,將受到嚴重的破壞,而 政治黑手介入教育,也將成為台灣學子永遠揮之不去的夢魘。

  • 星期專訪︰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記者廖振輝攝)

    星期專訪︰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記者廖振輝攝)

課綱修訂 必須擺脫黨國教育框架

問:這次課綱微調黑箱作業引發爭議及反彈,遭質疑政治力介入強制修改,有人說過去民進黨也修過課綱,您如何看高中課綱調整的必要性與程序問題?

答: 高中歷史課綱過去確經多次調整,有人將課綱修訂和政黨輪替連結在一起,化約為藍綠惡鬥,其實不是這樣的。解嚴後的課綱修訂,必須從整個台灣社會的發展來 看。一九八七年台灣解除戒嚴體制,社會朝民主化、自由化的道路急劇邁進,教育當然也必須擺脫過去黨國教育的框架。但這條路,其實走得很慢、很辛苦。一九九 九年,高中八八課綱才從國家部編本教科書開放為一綱多本,改為訂定課綱,由出版社根據課綱編寫,經審定後發行。這是教育的大突破。

解嚴前, 台灣的國中和高中不教台灣史。國中到一九九七年才在社會領域有「認識台灣」課程。高中則要到一九九九年八八課綱,在中國史的十九章中,才有四章台灣史,但 還是依附在中國史的脈絡中呈現。從八八課綱、到九五暫綱、再到九八課綱,有其歷史脈絡,不能化約為藍綠問題。關心歷史教育的學者,早就致力推動以訓練「歷 史思維」為目標的理念,希望從身邊事物學起,培養解讀史料的能力。因此九五暫綱將台灣史獨立成冊列第一學期,但距離解嚴已十九年。

解嚴後,台灣史研究有長足進步,實不應再依附在中國史的架構中。新歷史課綱的出現,與其說是民進黨要修改,毋寧說是呼應台灣社會自由化、民主化、本土化的趨勢。究實而言,更應是戒嚴時期的黨國教育在新時代勢必須改革、修正!

強制修改 專業性不足且具針對性

問:但您後來退出九八課綱修訂小組委員會,揭露其黑箱作業;現今又有更多教師及教育團體反彈課綱被政治力強制「微調」,甚至有民間團體首次對教育部提告?

答: 「認識台灣」和八八課綱是在國民黨執政時出現的;民進黨執政時期修訂九五暫綱時,難免也受到質疑。但九五暫綱實施之後,學者與基層教師再花三年討論修訂出 九八課綱,這可說是目前為止最好的歷史課綱,簡明、開放、重視多元價值,也給予教師教學彈性,原訂二○○九年實施;但二○○八年馬英九接任總統、國民黨重 新執政,新任教育部長鄭瑞城在十月最後一次課綱會議,卻在廿三科中,硬將國文及歷史科拉下來。

而後成立課綱修訂小組,我受邀出席,到了會 場,才發現委員中竟有王曉波,他是哲學學者,不具歷史學專業訓練,卻強勢主導修訂方向,是前所未有的外行介入專業。後來我受不了政治力強力干涉的黑箱作 業,辭掉委員一職,出來揭露九八課綱正被大改。但重組後的修訂小組還是繼續修訂課綱,於二○一二年使用,一般稱為一○一課綱,即是現行課綱,九八課綱正式 夭折。

台大研究生曾做過比較,比起九八課綱,一○一課綱是歷史教育大退步,參與的教授大增,高中的教師比例卻降低;但因多數還是歷史學者, 所以王曉波等人的主張無法完全得逞,其內容雖保守但勉強可接受。但後來教育部又授權王曉波等人成立檢核小組,全面檢查並「微調」高中課綱,就離譜到讓人無 法接受。

所謂「微調」其實極具針對性,假微調之名大改台灣史課綱;就是因一○一課綱修不夠,所以要用黑箱方式再做大改。進行修訂的十人檢核小組,有兩位歷史學博士,但不是台灣史專家,專業不足、外行領導內行,問題百出。

微 調課綱在去年一月突然公布,外界措手不及,調整內容更讓外界錯愕。公聽會在一月十六、十七日舉辦三場,許多老師根本不知道或來不及報名。而微調課綱在廿五 日分組會議中,未經表決,事後卻宣稱多數同意,教育部更在廿七日強硬通過,宣示八月實施。這個過程,充滿問題,引起違反程序正義的強烈質疑。

課綱「微調」是黑箱作業、外行操刀、違反程序正義,真可說集反民主、反專業、反教育精神之大成。

微調手法 就像土石流衝垮台灣史

問:黑箱微調的課綱,有哪些不合理及不專業?

答: 課綱微調不只針對歷史,地理、公民、國文都是受災戶。從專業角度,我只能努力救台灣史。「微調」就像土石流,台灣史幾乎整個被衝垮。我們曾做統計,「微 調」課綱更動現行課綱的字數比例高達六十.四%;就算教育部辯稱僅調廿三%,但超過兩成的變動還算是微調嗎?內容和結構都遭巨幅修改。尤其台灣史,光字數 更動就高達六成,因涉及專業,外界很難一眼明瞭,其實許多歷史事件都被似是而非地從特定的觀點去做改寫,尤其「當代台灣」幾乎被打掉原結構、重新改造。

例 如,教育部說公民科雖拿掉「白色恐怖」,但還在歷史課綱中,且「二二八」還從比較不重要的「說明」提升到「重點」。但仔細比對前後課綱,就會發現二二八是 被「拉拔」孤立出來、被去脈絡化,原本二二八是放在「民主政治的道路」之下,須「說明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台灣的政治變遷,如二二八事件、長期戒嚴、白 色恐怖、美麗島事件與民主發展」,如今變成只須孤立地教「二二八事件」,刻意與高壓統治切割。

白色恐怖則被「移位」,放到新增的兩岸關係和反共政策章節中,這是要刻意營造因為有戰爭(國共鬥爭)才有人權迫害?淡化高壓統治對人權的壓迫。

另 外,課綱原有「多元文化的發展」被改為「中華文化與多元文化的發展」,迫使台灣的多元文化須由中華文化來領銜;原本編者要「說明台灣文化的多元發展及其與 世界文化的交流」,變成必須「說明中華文化在台灣的保存與創新」,不只要強調中華文化,台灣與世界文化的交流也不見了。

微調課綱更是刻意連結台灣與中國增加「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分量,檢核小組大筆一揮,「接收」台灣變成「光復」台灣,就不足為奇。

整個台灣史課綱的調整,完全違背過去廿年來台灣社會邁向民主、自由、開放、多元的新圖景,這是一小群人卻運用強大政治力及黑箱手段,硬要將歷史教育推回黨國時代的老路。

這種蠻橫做法,引發民間及教師抗議,台權會更控告微調黑箱是戕害民眾知的權利。高等行政法院一審判決教育部敗訴,並直指課綱攸關百年大計,須接受社會檢視,教育部卻還是不敢公開,強硬要讓調整課綱上路,教育專業完全被犧牲。

既已敗訴 就不該干涉選書自主權

問:各高中正面臨選用教科書的關鍵時刻,部分縣市建議學校可自主選擇舊版教科書,您建議教育界如何因應?

答:我認為教育部以微調之名,行大改之實,這本身就是違法,雖然不是法律定義的違法,至少是不誠實,是精神違法。

現在既已被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一審敗訴,就應藉此擱置微調課綱。且一○一課綱教科書的審定執照是六年,可以用到二○一八年。學校和老師有選書的自主權,不應該干涉,但如果硬性規定老師只能從嚴重受質疑的微調本中選書,反而剝奪了教師的選擇權。

有人或許寄望二○一六年政黨輪替後再把課綱調回來,但我很期望今年就能把這個違法課綱擋下來,這樣才能避免明年選後又開始沒完沒了的社會消耗戰。我尤其希望基層教師、學生和家長都發揮力量,一起捍衛台灣社會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價值

更重要的是,這次黑箱微調課綱事件,顯示台灣的教育很難避免政治力的干涉,必須致力於建立一個獨立的課綱制定機制,以透明、公開為原則,兼顧專業與民主參與,課綱委員的聘任方式和任期,不受政黨輪替的影響,這才是長久之計,才是教育之道。

續用教科書違法? 立委:有效期到107年

2015-05-03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高中黑箱微調課綱進入選書的關鍵時刻,部分高中校長誤以為教育部已頒新課綱,續用原版教科書即已違法;立委鄭麗君昨舉證戳 破校長誤解,原版教科書有效期限到一○七年,選用原版教科書不違法,選用了「不合法修改的黑箱課綱」編出的黑箱課本才違法,她呼籲全國的高中老師發揮良知 與專業,選用合法審定的原版教科書,對抗違法的微調課綱新課本。

  • 立委鄭麗君昨舉證戳破校長誤解,原版教科書有效期限到一○七年,選用原版教科書不違法,選用了「不合法修改的黑箱課綱」編出的黑箱課本才違法。(記者叢昌瑾攝)

    立委鄭麗君昨舉證戳破校長誤解,原版教科書有效期限到一○七年,選用原版教科書不違法,選用了「不合法修改的黑箱課綱」編出的黑箱課本才違法。(記者叢昌瑾攝)

鄭麗君表示,依據一○一年課綱所編寫的教科書,都是在一○一年七月取得審定執照,執照上清楚載明:「教科書經本部(教育部)審定,特發 給執照」,有效期限是六年,意即這批教科書合法用到一○七年七月,既有合法執照,又還在有效期限之內,當然是合法的教科書,學校選用原版教科書,法律上完 全站得住腳。

微調課綱違法 所編寫的教科書當然不能用

鄭麗君質疑,課綱微調先由未經授權的黑機關檢核小組發動,草案在教 育部分組課審會審查議決時,要求委員在紙上寫下意見,回收意見紙後,竟沒有當場開票,當場公布結果,而是帶回統計,然後又扭曲委員意思,恣意認定。這些明 顯作弊的違法事實,都已經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課綱微調程序違法,應屬根本無效。

鄭麗君強調,微調課綱違法無效,依據違法無效課綱所編寫 的教科書,當然不能用,用了才會出大問題。鄭麗君呼籲,教科書的選書權在學校,不在教育部,高中校長和老師應該堅持教育專業及教學自主的精神,選用合法審 定的教科書,已有台中一中學生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學習權益,希望校方能與學生站在一起,拒絕政治黑手伸入校園,拒絕違法課綱。大考中心也應該儘速表明態度, 爭議內容都不列入考試範圍,讓學校自主選書,也讓學生及家長能夠安心。

大考中心︰課綱有爭議的部分不列入考題

大考中心主任黎建球重申,考試是根據課綱命題,但有爭議的部分,不會列入考題。

反黑箱課綱行動聯盟成員、公民教師行動聯盟發言人黃益中表示,聯盟正在遊說縣市及高中老師拒用新課本,以大直高中公民科為例,公民老師一起投票,已決定公民選用翰林版的舊版。

教育部國教署長吳清山再次重申,新課綱已完成所有法定程序,也已公布生效,各校應使用新版教科書,選書是各校權限,教育部會尊重各校決定。

 

抗議黑箱課綱洗腦 中一中開第一槍

2015-05-02

百年校慶 學生校園靜坐

〔記者蘇孟娟/台中報導〕五月一日是國立台中一中創校一百週年校慶日,學生社團「蘋果樹公社」開出高中生反黑箱課綱第一槍!廿餘名學生昨日在校園以靜坐、呼口號方式發出反對「洗腦課綱」、不願成為政客操縱對象的怒吼!

  • 台中一中昨舉行創校百年慶祝大會,廿餘名「蘋果樹公社」學生在校園以靜坐、呼口號方式抗議黑箱課綱,未來會再串連其他高中學生。(記者廖耀東攝)

    台中一中昨舉行創校百年慶祝大會,廿餘名「蘋果樹公社」學生在校園以靜坐、呼口號方式抗議黑箱課綱,未來會再串連其他高中學生。(記者廖耀東攝)

「蘋果樹公社」專案負責人廖崇倫指出,中一中是台灣第一個為教育台灣子弟創設的中學,同學特地選百歲校慶這天來弘揚中一中的民主精神,發起「嚴正抗議黑箱課綱微調」行動,未來會再串連其他高中學生。

昨天大家齊聚在學校裝置藝術「蘋果樹」下,頂著大太陽,高舉自製的「歷史缺角學生火大」、「反洗腦課綱」等字板,並高呼「捍衛教育尊嚴、退回黑箱課綱」、「我是一中生、我反黑箱微調課綱」等口號。

發怒吼:歷史非掩飾錯誤

學生辛旻諺說,課綱對教育影響重大,內容甚至影響未來的競爭力,但更重要的是,「歷史教育的意義在於改掉錯誤,而不是掩飾錯誤」,歷史事件更不能任由政治力量介入,否則等於箝制人民思想。

學生余協承也說,課綱不應隨執政者改變,更不能用單一色彩看歷史,任何歷史事件均應多元且全面省視。

高二生廖崇倫認為,教育部強調只微調百分之廿三,但將重要史實去脈絡化,根本不能單用量化數字來評估影響性,就像是「我是一中生」與「我不是一中生」,也僅一字之差,意義卻天差地遠,教育部到今天還在硬拗,實在荒謬至極。

老師聲援 教育局長肯定

一中歷史教師許全義也到場靜坐聲援,許全義說,公民課拿掉白色恐怖與二二八事件,歷史也淡化處理,「沒有反省的歷史是不值得唸的」,他很高興學生意識到事件嚴重性,也願行動支持。

台中市教育局長顏慶祥昨天目睹中一中學生挺身反黑箱課綱,給予高度肯定。顏慶祥說,課綱調整是極嚴肅的議題,「錯誤的史觀無法幫助下一代建構正確的觀念、知識與價值」,他無法認同微調課綱的過程為何不能公開,為何要黑箱偷偷摸摸行事?

顏慶祥直言,這次教育部微調課綱的做法,在在違背教育目的,教育部不重新檢討,勢必難讓社會大眾接受。

 

微調課綱?接下來,關閉紀念館、人權館?

2015-04-27 15:22

◎曹欽榮

課綱微調風波,教育部出面說明,指出「公民課」做了一點微調,卻不說明社會所質疑的黑箱作業:誰在調?為什麼調?怎麼調法?教育部為什麼被法院判決 敗訴?還是要「依法」上訴?台北市政府所設立的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國家所設立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目前尚沒有對微調議題發出應有的 鏗鏘聲音。政府威脅人民「知」的權利,警訊已經發出!

掌權政黨從過去到現在,偏愛塗抹歷史,過去的劣跡從中國到台灣,歷歷可考,令人聯想到納粹。(資料照,記者陳志曲攝)

課綱微調與德國納粹

教育部的說法是:「歷史課綱並沒有拿掉二二八事件,而是在公民課本部分,不再特別舉例。」掌權政黨從過去到現在,偏愛塗抹歷史,過去的劣跡從中國到 台灣,歷歷可考。難怪之前的公民課本,舉出二二八、白色恐怖侵害人權案例,對照德國納粹案例,非改不可。令人聯想到納粹,不斷欺騙、宣傳、加暴力;當大權 在握,掩蓋真相,封閉知識,獨尊「領袖」,學校一步一步淪落;接下來,大量焚書,詩人提出警訊,這樣的政權有一天將把人燒成灰!

當您拜訪滅絕集中營,看到焚化爐,冰冷寒氣從腳底貫穿而上,無以想像百萬生靈,幻化成煙!消除邪惡,並不容易。戰後德國、歐洲在長期冷戰下,「紀 念」大屠殺或二戰,普遍缺乏反省意識,忽視「非我族類」。波蘭奧斯維辛滅絕營戰後在共產政權下設立紀念地,以波蘭人和戰勝「法西斯」的英雄主義述說,避談 在波蘭約300萬尤太人受害。今年集中營解放70年,現在奧斯維辛滅絕營平常已成為歐洲各國、甚至以色列的學生認識大屠殺的重要教育對話場所,是具有強烈 警訊的紀念地。

奧斯維辛滅絕營平常已成為歐洲各國、甚至以色列的學生認識大屠殺的重要教育對話場所,是具有強烈警訊的紀念地。(路透)

我們因此理解70年後,外電報導:奧斯維辛滅絕營前納粹軍官,已93歲的葛羅寧被控謀殺,出庭認罪。公民只有不斷紀念、討論,追究真相,才能遏止邪 惡發生。德國和歐洲各國政府戰戰兢兢地面對過去歷史,尤其德國在各地設立大屠殺紀念地,並於2005年在柏林市中心設立「歐洲被謀殺猶太人紀念地」,名稱 無比沉重。因為這座紀念地,歷史重負是否永無卸除可能?當歷史已經發生,不論過了多久,就已無從卸除,紀念地的意義也在此,提醒世人:永不遺忘。

面對過去、寫自己的歷史

我們是如何面對共同的過去?支持微調課綱的大學教授將台灣比擬為正在「納粹化」,他指控在野黨、台灣社會,還是執政黨呢?已有年輕人反駁教授的危言聳聽、指涉不明的說法。憂心「納粹化」的教授,是害怕多元、民主化?還是他自己想像「納粹化」、「中國化」?混淆視聽的警訊已經發出!

支持微調課綱的台大教授張亞中(右2)將台灣比擬為正在「納粹化」。(資料照,記者羅沛德攝)

納粹邪惡力量一開始並非沒有跡象,是人們不斷姑息、視而不見,終釀成令人震驚的大屠殺。猶太人數千年來的教訓之一,就是持續堅持「自己的歷史自己寫」。白色恐怖檔案也告訴我們的真相是:統治權力對「非我族類」的殺戮仇恨心理,不分本省、外省人。

轉型正義、新憲法、新國家

因此,現代紀念館除了辯明歷史,促使每個人面對公民的「人權」責任。而官僚反其道而行,貫徹上意,一意孤行。教育部說:「是在合乎憲法的基礎上調整課綱」。過去統治者任意閹割中華民國憲法,才會有白色恐怖,剷除異己;現在,藉口憲法洗腦,我們寧可不要這樣被踐踏的憲法。

曹欽榮(右)表示,沒有真相,就無法真正進行「轉型正義」。(資料照,記者謝文華攝)

「憲法」賦予人民有「知」的權利。沒有真相,就無法真正進行「轉型正義」,教育部的說法,好像在提醒我們:除非創立以人權為核心的新憲法、守護自由的新國家,否則繼續「依法行政」、「微調」?各種警訊已經發出!我們不要等到:接下來,關閉紀念館的事也發生。

(作者曾規劃台北二二八紀念館、綠島人權園區)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