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文詠:教育需要一場文化戰爭
www.cw.com.tw查看原始檔

陪伴兩個兒子一路經歷台灣教育裡的各種大小考,看盡教育中種種的落後與不合理。向來幽默風趣的侯文詠,卻也流露出嚴肅、憂心的一面。他的作品讀來很輕鬆、有趣,像是給年輕人的勵志書。但侯文詠說,他寫這些書背後的心情,卻是沉重的。

他的兩個小孩都經歷過基測、學測這些考試,他也陪孩子完整的經歷過。孩子的功課其實沒有很好,但他還是很開心,因為他看到孩子其他部分都很好,他也不擔心。就算高中、大學考壞了、遇到挫折,但如何面對挫折感,家庭很重要,因為人生總有失敗。你可以說,失敗很好啊,這次失敗不代表你會永遠失敗;而且如果人生一定會有失敗,早點失敗一定比晚點失敗好。孩子考壞了,他並沒有特別要去開導,只說:「你們都努力了,再來就是選擇哪條路的問題了。」

他覺得台灣教育最大的問題是,花了小孩子很多的時間,可是訓練出來的不是孩子未來需要的能力。他也不曉得他們有什麼權力佔據孩子這麼多時間?這已經牽涉到人權的問題了。如果它佔的時間少一點,讓孩子有時間、有自由去做其他的發揮也還好,但現在教育把小孩所有的時間都綁死了。比較大的問題是,他們的教育灌輸的都只是知識,其他的東西都忽略了。可是對將來出社會做一個有競爭力的人,這些知識可能不夠,有百分之七、八十更重要的東西,學校是不教的。

要改變台灣教育的問題,其實需要所有人的觀念都改變。如果老師都只是想把孩子教到基測、學測考滿級分,以為這就是教育的目的,那這個教育就是「百戰百勝,其國必亡」。因為一個國家並不需要每個人基測、學測都考滿級分,他們的教育還在一條的直線排列上,大家都在想辦法要教到可以排到這條線最前面的人。

理想的教育,其實孔子時代就有,是一條橫的線,每個行業都在上面。你教育孩子,就是讓他找到喜歡的行業,然後想辦法讓他在這行業裡排到前三名、前五名、前十名。

教育的目的不是只有一條直線,然後想辦法把每個人排到最前面;而是拉一條橫線,讓每個人去找到一個對的隊伍,讓他找到他有能力做、而且喜歡做的事情。教育如果可以這樣想,其實有些小孩數學可以不用一百分,化學、物理不用一百分,他們只需要基本知識。

改變觀念,孕育更多典範 要有愈來愈多人去想、愈來愈多人用這樣的觀念去教小孩,然後讓愈來愈多這樣教孩子的老師跟這樣的孩子變成典範,變成多數,他覺得這是一個文化戰爭。大部分的老百姓會慢慢發現,這樣的人比較靈活、比較適應社會、比較成功,就會把孩子往這個方向教育。但現在這樣的典範、例子都還不夠多。

在觀念上推動一些改變,起碼有一天,可以讓老師、家長知道,他們的一些觀念、方法是錯的。他要做的就是一直寫,讓他提倡的這觀念變成多數,他要做的是一個不流血的寧靜革命。

--------------------------------------------------------

d1036206w704 (7)  

「我希望老師知道…」作業 貧窮小學生回答令人落淚
www.ettoday.net查看原始檔

▲美教師要求學生寫下「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結果答案讓她相當不捨。(圖/取自Kyle Schwartz推特,下同)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傾聽是最好的溝通!美國一名女教師為了能夠更了解自己的學生,要求同學寫下「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的作業,沒想到結果令她相當心碎。

根據《每日郵報》報導,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道爾(Doull)小學的學生多半都是來自貧窮家庭,為了能夠更了解學生的需求,一名三年級的女教師史瓦茲(Kyle Schwartz)設計了一項課程計劃,要求班上學生寫下「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的作業,參與者可以選擇匿名回答,但意外的是,多數同學都願意寫下自己的名字,甚至在班上與同學分享。

史瓦茲所回收的字條讓她相當不捨,當中包含「我希望老師知道,我沒有任何玩伴」、「我希望老師知道,我沒有鉛筆能夠完成作業」、「我希望老師知道,有時候我的聯絡簿沒有簽名是因為我的母親過世了」、「我希望老師知道,我多麼想念我的父親,在我3歲時他被遣返回墨西哥,我已經有6年沒見過他了」。


▲美小學生寫下,「我希望老師知道,有時候我的聯絡簿沒有簽名是因為我的母親過世了」。

史瓦茲最後將這些字條上傳至Twitter上,讓許多網友看了相當心疼,當中也獲得許多教職人員的讚賞。史瓦茲表示,透過這項課程計劃,不僅更深入了解他們的需求及渴望,從中也看見學生間的變化,「例如,先前有學生表示課堂休息時沒有玩伴,但隔日,她卻看見他和一群女同學在玩。」史瓦茲最後補充說道,「我很關心每一位學生,我不希望任何人因貧困而被剝奪基本需求。」

▲史瓦茲相當關心學生的情況。

------------------------------------------------------------

總統、主席,你們做事的機會來了!

推文到plurk
2015-04-20 06:00
◎ 胡文琦
馬總統真正「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做實事、做好事、做對事的機會出現了!

總統馬英九(左)、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右)。(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媒體報導,監察院去年針對沒有「使用執照」的中小學校舍進行調查,在對教育部提出糾正案且持續追蹤後竟然發現,改善的進度不但緩慢,而且至今全國竟仍有六五九班、一六九七二名的學生持續在需要拆除的一一二棟危樓上課!
人命無價耶!暫且不論這些中小學生是我們傳統所說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及社會中堅,這難道不會讓馬總統所認知「少子化」下的「國安危機」更加危殆嗎?檢視一下「中小學校舍未領有使用執照,影響校園安全」一案,根據監察院統計,教育部所掌握的危樓數據與地方政府有不小出入,台灣從北到南、從東到西各縣市「統統有獎」,無辜、無助的學生們,普遍在沒有使用執照、且經結構鑑定需要拆除的危樓裡上課。
太扯了吧!這樣關乎「人命無價」的人身安全問題,我們的教育部竟然是如此的無感、無能與漫不經心。而不遑多讓的是,我們各縣市的大家長、人民公僕、地方父母官,竟也讓這種不應等、不該拖的「人民大事」一拖經年,講白了,我們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大家都在「賭運氣」,就看看誰會比較倒楣先發生在自己的執政縣市裡。請「大人們、官人們」不要這樣亂搞、瞎搞、胡搞行不行?可不可以更「苦民所苦、疾民所疾」一點?
要提醒馬總統及各縣市的行政團隊,這件事真的無關任何藍綠意識形態與黨派山頭利益,要不要解決法令解釋與適法問題,就端視你們有無決心、擔當與魄力而已。而倘若真的是在現行法令下,出現公務機關須「依法行政」而無法迅速、順利解決問題的話,那就請你們藍綠雙方參考一下慈濟乃至台塑的「行政效率」,乾脆由朱主席、蔡主席責令黨籍立委「專案修法」,限期將上述改建的經費與權利「暫時讓渡」給可以做事、也願意做事的其他團隊吧!
(作者為國民黨員,文史工作者)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