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豬臉緊箍咒環 全台唯一豬母廟拜的神長這樣

豬母廟(鎮海將軍廟)供奉豬母娘娘

人身豬臉緊箍咒環 全台唯一豬母廟拜的神長這樣 | 台灣百寶鄉 | 地方 | 聯合新聞網 - https://goo.gl/C9FNWf
photo (34)  
2017-08-06 16:00聯合報 記者吳政修╱即時報導
台南市北門區井仔腳有座獨一無二的豬母廟(又稱鎮海將軍廟),供奉豬母娘娘已有百年歷史,北門商圈理事長洪有志說,豬母娘娘人身豬臉還戴緊箍咒環,也有人稱鎮海大將軍及「大聖爺」,為村裡顧鹽堆及保佑大小平安。
洪有志說,北門水晶教堂至井仔腳之間有條「豬屠溝」,從名字看就知道是是屠宰豬的,百年前屠夫發現一頭有身孕的母豬,大家都不敢宰殺,於是就決定放生
「有孕的母豬流浪到井仔腳,肚子餓偷吃雞鴨的飼料」,洪有志說,村裡有人追豬母並計畫宰來吃,追到海堤旁,母豬死亡,從此村裡不安寧,雞鴨死亡、嬰兒哭鬧。
經請示紀府千歲,指3人害死豬母,致豬母心有不甘報復,令3人蓋草寮供奉人身豬臉的豬母娘娘,並戴上緊箍咒環,為村裡顧鹽堆、保佑大小平安神像在2008年遭竊,至2011年再仿原神像樣貌重塑
退休國小校長黃文博還保有台南市北門井仔腳豬母廟裡,人身豬臉的豬母娘娘照片。圖/黃...
退休國小校長黃文博還保有台南市北門井仔腳豬母廟裡,人身豬臉的豬母娘娘照片。圖/黃文博提供


瑞士屠戶公開殺豬 「讓大家知道肉怎麼來」

瑞士屠戶公開殺豬 「讓大家知道肉怎麼來」
6180建立時間:2017/10/29 21:50
豬被電擊後切開。翻攝DW
瑞士屠戶本周末在戶外公開殺豬,盼振興歷史傳統。
德國之音報導,瑞士錫薩赫(Sissach)屠戶在當地時間周日上午於戶外公開殺豬,有150名好奇民眾圍觀,現場也有20多名動保團體抗議。屠夫表示,他們希望強調以人道的屠宰方式進行,也向大眾展示他們口中吃的豬肉是怎麼來的
過去瑞士養豬戶會在夏天養胖豬隻,但因為度過冬天豬隻又會變瘦或容易生病,因此在冬天來臨前,屠戶會提前在秋天來臨前大量殺豬,把肉冷凍儲存,內臟或豬血則會被吃掉
今天上午8時,屠戶們準備電擊槍,將兩頭豬電擊後放血屠宰,之後。有老一輩圍觀民眾表示,過去這樣的景象很常見。
兩名24歲圍觀者表示欣賞這種傳統,「大家可以再一次瞭解豬肉是怎麼來的」。
但附近的動保團體才高舉標語抗議「動物有感覺,動物正在受苦」,「他們為了你的愉悅承受痛苦」。(余浚安/綜合外電報導)

2017-11-05_1843212017-11-05_1843552017-11-05_184307  


豬油為何來拌飯?

為什麼豬油拌飯會成為道地的台灣傳統平民美食?除了豬油的特殊香氣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貧困年代人們對油脂的渴望。覺得油膩膩的豬油拌飯好吃,是物以稀為貴的道理,或是說母豬賽貂蟬也解釋得通!!!(三個驚嘆號)
推文到plurk
作者:文青別鬼扯| 2015-09-05 11:06
文青別鬼扯
傍晚鬼王和一位身材火辣的正妹在假掰文青店喝假掰文青茶,正當鬼王藉著稱讚對方的耳環、想偷摸妹妹的耳朵時,妹妹突然問道:
「葛格,你為何都不寫些食評之類的文章?」
「妹妹,葛格不是假掰文青,所以寫不出類似「味蕾在舌尖上跳舞」的文句。」
「葛格,做人不一定要假掰,就像你從不掩飾對我的胸部充滿排山倒海的遐想。」
「妹妹,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你要我寫啥?」
「葛格,寫個豬油拌飯吧!」
「妹妹,我想和你拌在一起!」
就說現在的正妹都是討債鬼來著,叫鬼王寫食評,居然出這種特難的題目。瞎米豬油拌飯,根本無法襯托鬼王高雅的氣質與獨特的品味,*^$!@(*^$)(!$^!))(*(&^(^*%。不過,鬼王不但不是吃素的,平常肉還吃得特多,要談豬油拌飯就來談吧,而且還要談得跟假掰文青作家不一樣。

一碗白飯、一匙豬油、淋上醬油膏、再放上半熟煎蛋,就是道地台灣平民美食-豬油拌飯。(圖:正妹提供)
豬油拌飯是台灣的傳統美食,這不用多說。一碗香噴噴的白米飯,淋上豬油,再澆點醬油膏或蔭油(你要配金蘭的生醬汁也行啦),吃起來的美好滋味就如同高國華出獄後見到陳子璇然後兩人急忙衝去摩鐵一樣。
但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何是用豬油來拌飯,而不是用沙拉油、花生油或地溝油?
其實我們會吃啥、能吃啥,都有一定的道理。過去老祖宗們從福建、廣東飄洋過海來台,多少會將當地的飲食習慣一起帶來。福建、廣東和台灣由於受到地理、氣候影響,油籽類作物不多。所以農產能供應的植物性油脂(花生油、芝麻油等),實在難以滿足居民所需。
雖說現代人吃東西都強調要少油、少鹽、少糖,但不能忽略的是,油脂對人類而言,終究是維持生理發展與維持生命的重要營養素。就好比人類大腦的組成,其中九成就是脂肪。倘若媽咪懷孕時脂肪攝取不足,生出來的北鼻就會腦袋空空。而我們每天所需的熱量,也需透過碳水化合物和油脂供應。最最最最重要的是,許多食物美味的秘密,就在於油脂-你覺得毫無任何油花的牛排能吃嗎?!
早在遠古時期,人類就深知油脂的重要性。對於油脂的渴望,更如同為了波卡而撥兩小時電話的阿宅。但是,油脂的取得跟農業生產結構息息相關。前面就說了,過去台灣的植物性油脂供應不足,所以老阿公老阿媽們得透過動物性脂肪補足,此時他們就會特別愛養容易長肥肉的豬。
大家都知道,老阿公老阿媽常說,黑毛豬才好吃。他們所說的黑毛豬,就是桃園種豬。這種豬的特色是,耐粗食、超好養,反正你餵牠吃啥,牠都不會抱怨。所以傳統農家都拿ㄆㄨㄣ(餿水)餵豬,就是這個道理。不過,桃園種豬也有個缺點:時常得養個一年半以上,才夠大夠肥。此外,牠的皮也超厚、肥肉特多。
雖說被鬼王覬覦的正妹,聽到肥肉就嚇得花容失色,罩杯立即升級半個cup。但對半個世紀前的阿公阿媽們來說,肥肉還真是TMD人間美味。原因無他,就是油脂攝取不足所致。鄉民們或許不知,2010年全台人均油脂攝取量是22.69 KG。我們吃的三餐有油,餅乾蛋糕零食有油,而號稱健康養生的全麥五穀雜糧麵包還加了讓人超乎想像的油。無論你怎麼吃,都會滿嘴油,所以一年平均下來就吃進22.69公斤的油了。

過去台灣的植物性油脂供應不足,所以老阿公老阿媽們得透過動物性脂肪補足,此時他們就會特別愛養容易長肥肉的豬。(圖為豬油製作過程,維基共享)
現代人吃油吃到噁心吃到煩,但半個世紀前,大家的油則是吃太少。
1960年時,全台人均油脂攝取量僅有4.72 KG,其中透過植物性油脂的供應量,甚至才2 KG多而已。因此,傳統台灣人就只好藉由打牙祭殺豬時,除了吃豬肉外,順便將肥肉取下,剁成小碎丁狀後,用來放進炒菜鍋內炸豬油。豬油炸好後,會放在大碗公或小桶子內。待其冷卻後,就變成白花花的油膏。媽媽要炒青菜時,就會用湯匙挖一瓢豬油下鍋,再用大蒜頭爆香;有時吃白米飯時,也會淋點豬油、配上醬油,攪拌一下,就成為黯然銷魂的人間美味了。
所以說囉,會拿豬油拌飯原因很簡單,就是缺乏油脂。
由於植物性油脂供應不足,老祖宗們才開始打豬哥豬母們的腦筋。台灣人習慣用豬油炒青菜的原因,也是如此。豬油拌飯之所以能成為過去人見人愛的美食,一方面固然是豬油的特殊香氣所致,另一方面則是貧困年代大家對油脂的渴望所造成的。
所以,豬油拌飯是道地的台灣傳統平民美食。但是,半個世紀以來,台灣的經濟環境變化甚多,我們不但不缺油脂,對它還避之唯恐不及。因此,現代人對它的喜好程度,不一定等同於半個世紀前的老阿公老阿媽。至少鬼王吃豬油拌飯時,味蕾並沒有在舌尖上跳舞啊!
OK,食評寫完了,妹妹快來給葛格抱抱吧,哥哥的味蕾會在你的舌頭上跳舞呦!!!(三個驚嘆號)

---------------------------

b17a00_p_04_02  

外籍生當媒人 送豬公入洞房
2015年04月26日 04:09 王瑄琪/嘉縣報導

頂菜園鄉土館為留學生重現台灣早期「牽豬公」文化,歐美和亞洲學生直擊豬交配,覺得又新鮮又害羞。(王瑄琪攝)
80位來自世界各地的留學生受邀參加「台灣社區巡禮」,首站來到嘉縣新港鄉頂菜園替豬哥娶親,體驗50年代農村極重要的「牽豬哥」文化。外國青年直擊豬隻洞房,紛紛掩面直呼害羞,但聽完社區理事長陳明惠講解後,才知配種早被人工授精取代。

來自捷克、西班牙、荷蘭、義大利、印尼、新加坡、越南和泰國等國留學生,在教育部友善台灣接待活動的安排下,前往嘉義縣農村感受都市外的台灣味。

80多人大陣仗在頂菜園鄉土館裡,體驗坐長板凳吃割稻仔飯,還穿上媒人裝、挑起大餅,騎三輪車上演「豬公娶親」的戲碼。

學生們行經園區內的台灣傳統豬寮房舍時,豬公被送進寮內,開始和豬母相互蹭聞,突然,豬公前腿一抬緊抱住豬母,倏然目睹這一幕,相對保守的印尼女學生當場害羞驚呼,連來自俄羅斯的同學也張大了嘴。

此時,陳明惠上前扶了豬公一把,短短1分鐘便順利完成交配。事後,他還在豬母上一面潑水一面祝福,宣告正式完婚。

陳明惠表示,過去農村養豬是副業,配種是極為重要的事,才有「牽豬哥」的行業;同時,為豬公娶親,也凸顯過去傳宗接代的價值觀。

經講解,俄羅斯的OXANA GLADYSHEDA知此景已不復見,覺得能有這種經驗非常難得。

客家六堆黑豬

2015-04-14_2346102015-04-14_2346352015-04-14_2346562015-04-14_2347112015-04-14_2347282015-04-14_2347532015-04-14_234808  

高潮「不斷」?
你不知道的種豬傳奇
聯合報/胡蓬生、柯永輝、張心慈 製作
圖/胡蓬生
「豬哥」很快活?過去有人形容當「種豬」是吃好、睡好又「一生風流」,不過40年來辦理種豬性能檢定的財團法人台灣動物科技研究所指出,改採人工採精後,種豬一生其實從未「真槍實彈」交配,都是虛擬性愛
小檔案:史上身價最高的冠軍種豬
名字:創紀錄
拍賣價:70萬1500元
品種:杜洛克  產值
後來許多冠軍種公豬都是牠的子嗣,估計牠和子嗣的拍賣價加上出售精液的收入,1年內為飼主賺進千萬元。

動科所種豬性能檢定站拍出的這種種豬,當年創下42萬3500元的紀錄,排名史上第三。

如何鑑定黃金豬哥的「性能」?
尾身頭頭要小尾根高粗體長寬鬆有彈性
兩肢站立時張開睪丸要大頸部緊縮上收;肩寬、胸深、肋骨開張 (肩胛骨大)達110公斤體重所需日期:愈短愈好。
種豬的工作
1.8個月大拍賣,售出後提供採精
2.每周可採精1次、每次300西西(約供6頭母豬使用)
3.工作年限:3、4年
種豬的幸福與哀愁
幸1.免於刀殂,成為各式肉品
2.住有空調的「五星級」豬舍
3.每周都有「性高潮」

種豬性能檢定站以隔離早期斷乳方式,在密閉空間飼養仔豬,進口的豬舍有空調等設施,被喻為「五星級飯店」。
1.人工取經,一生只有「虛擬性愛」,沒有和母豬的實戰經驗
2.假母豬檯情結:部分種豬對母豬檯不適應,勉強上陣種公豬藉由假母豬檯接受人工採精,不如想像中可享盡豔福。
台灣食用豬隻主要品種特色

-----------------------------------------------

種豬交流拍賣網路查詢 - http://goo.gl/cZGbjc
繁殖檢定種豬網路查詢 - http://goo.gl/E3u5RO
種豬-產業現況 - 產業現況 - 台灣畜產 - 財團法人中央畜產會 - http://goo.gl/q0afuS

種豬-產業現況
種豬產業的推動
  台灣養豬產業面臨國際競爭,種豬為養豬產業之基石,需持續改良我國種豬性能,台灣種豬產業發軔於74年,種豬登錄、種豬檢定、國家核心豬場及種豬場評鑑等四項核心業務在當時被稱為種豬界的「四維」,其重要性可想而知,延續至今,其中種豬登錄業務依據畜牧法第第十三條「依前條登記之品種或品系,經中央主管機關指定公告者,種畜禽業者應向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機構辦理血統登錄。」之規定,由農委會指定財團法人中央畜產會(以下簡稱本會)為辦理機構,受理種豬業者申請辦理種用豬隻之血統、系譜、配種及分娩等基礎資料登錄入全國種豬資料庫,並依畜主申請文件核發種豬登錄證書與種豬血統轉移證書,年度結束再作繁殖性能與產肉性能追蹤與登錄;種豬及肉豬業者則可透過登錄資料可將世代的基因優良特性透過指數運算作為選種或替補種豬之依據。 
  種豬性能檢定可分為場內檢定及中央檢定,顧名思義,場內檢定是由種豬場場內種用豬隻進行生長性能、繁殖性能及肉質遺傳進行競賽,個別成績、系譜之間的比較,都是種豬場內育種及指定配種的依據。而中央檢定目前國內有南北二處中央檢定站,北站在竹南由台灣動物科技研究所負責,而南站設立於台南新化之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以下簡稱畜試所)內由本會負責,辦理純種豬生產性能選拔工作,而生長性能選拔資料另由畜試所協助處理。 
  種豬場評鑑則為另一項推動聯合育種重點,仍由本會邀請專家委員於每年9-10月間至各種豬場現場審查前一年個別種豬場育種之狀況及評比,作為各場提升品質及輔導的依據及參考。 
  有鑑於由於民間種豬場及人工授精站越益規模化而普及,原有國家核心豬場之設置因而停止,相關作業被人工授精站及種豬場所取代。故人工授精站之考核與輔導益加重要,本會比照種豬場評鑑模式,於每年6-8月至各人工授精站現場審查前一年個別人工授精站推廣狀況及評比,評定核心或優良者定期表揚,作為商用肉豬繁殖場選購優良種原之參考。 
  其他重要工作包括推動聯合育種工作、指標性基因如緊迫基因、高肉質基因、多產基因之篩檢、種豬場疾病監控與病原清除等工作,以期有效提升種豬產業發展與競爭能力。 
台灣種豬出口之過去與未來
  台灣地區種豬產業發軔於民國六十五年開始辦理種豬登錄作業,剛開始以進口各國優良種原為主,直至民國七十四年開始,國內耐熱型品種育種成果逐漸被東南亞國家所接受,種豬出口量每年均有不錯成績,出口榮景維持至民國八十六年口蹄疫疫情爆發前,出口量(不含二品種雜交一代女豬)最低的年份在民國78年出口245頭,而最高則在民國85年出口種豬頭數達2,826頭,平均每年出口量達894頭。近年來因我國進入注射口蹄疫疫苗非疫區,於民國97年才有少量(14頭)種豬出口,但因98年二月起零星發生口蹄疫疫情,出口商機又中斷至今。 
  以購買國或地區進行分析,進口頭數以香港進口最多,達3,781頭,占總出口量10,166頭之37.2%;其次依序為菲律賓2,859頭(占28.1%)、越南2,073頭(占20.4%)及馬來西亞1,110頭(占10.9%)。以個別種畜場此四地區出口種豬頭數比較,則以福昌豬場、水波種畜場及王將農牧場分居前一、二及三名。 
    目前國內種畜場發展方向,除加強各場自我育種實力外,更落實清除豬隻重要疾病,以增進種畜競爭力,等待外銷商機再度開啟之時,國內種畜業者能更有自信得向外發聲,我們的種豬產業已準備好了。

1.    種豬檢定:90年至102年共12,067頭,102年完成1,004頭。

   102年中央畜產會檢定站種豬完檢平均成績

 

 

隻日增重

飼料效率

修正背脂

110kg日齡

完檢頭數

 

平均

最高

最低

平均

最高

最低

平均

平均

 

藍瑞斯公豬

1.071

1.393

0.802

2.11

2.32

1.93

1.340

148.2

194

藍瑞斯女豬

0.989

1.377

0.726

2.18

2.38

2.02

1.375

143.8

59

約克夏公豬

1.104

1.390

0.845

2.12

2.49

1.96

1.348

149.6

78

約克夏女豬

1.002

1.182

0.864

2.18

2.35

2.05

1.381

147.0

16

杜洛克公豬

1.067

1.414

0.810

2.10

2.34

1.94

1.318

149.0

510

杜洛克女豬

0.974

1.156

0.842

2.18

2.33

2.09

1.381

148.0

34

2.    種豬登錄:63年至102年共186,363頭,102年完成登錄4,276頭、配種8,210頭次、分娩5,657胎次、轉移3,002頭次。

2015-04-15_0800202015-04-15_0800052015-04-15_075726 

---------------------------------------

高雄客家中元賽豬公 冠軍重1420斤
mobile.n.yam.com查看原始檔
(中央社記者王淑芬高雄2日電)高雄市褒忠義民廟沿襲客家習俗慶讚中元,今天在廟埕賽豬公,拔得頭籌的是重1420台斤的大豬公,爐主劉呂蜂妹說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是用來祭拜義民爺。

重1420台斤的大豬公在敬神後,爐主說要分享親朋友吃平安。

高雄市褒忠義民廟廣場從下午起就熱鬧滾滾,吸引很多遊客、信眾,而參加神豬敬神的爐主,擺設香案、裝飾神豬,不少信眾膜拜,遊客則搶著拍照。

客家大老前高雄市議會議長黃啟川今年也有神豬參賽,他說客家4大庄頭輪流當爐主將飼養的大神豬來敬神,是客家庄的習俗,今年由第3庄頭神豬敬神。

劉呂蜂妹說,餵養神豬需要有耐心,在選好種豬後,在神豬體重逾500台斤後,就要持續每天餵食20公斤的榖物和水果,一天分兩次餵食,天氣熱還要以電扇通風,為神豬降溫,才能讓豬隻變大、變重。

義民廟慶讚中元賽神豬外,還有福客老歌演唱會,現場鳴炮煙火四射,香客、遊客湧入義民廟會活動,攤販也來湊熱鬧,高雄市長陳菊也來公祭先烈還參加神豬羊角頒獎典禮,與客家民眾一起慶讚中元。

保育團體多次表達反對賽神豬活動,客家人士不願多談,希望延續客家習俗,讓敬神的傳統繼續下去。

----------------------------------

屏東客家區六堆黑豬 取得商標權
appweb.cna.com.tw查看原始檔
(中央社記者郭芷瑄屏東縣2日電)全台唯一純本地種黑豬,在屏東六堆客家地區飼養並被保種下來,上個月已取得「六堆黑豬」商標權,豬農謝旭忠表示,六堆黑豬是台灣唯一可以與西班牙伊比利黑豬對抗的豬。
台大動物科學技術系教授朱有田發現位在屏東縣內埔鄉、竹田鄉的黑豬不同於桃園豬、蘭嶼豬與其他外來種黑豬,是台灣本土黑豬重要遺傳資產,屏東科技大學教授曾純純協同研究,早期由屏東六堆客家人所養的這些黑豬與六堆客家文化發展密不可分,於是,取名「六堆黑豬」。

「六堆黑豬」外觀特徵是耳朵下垂、臉皺摺、背下凹及腹部皺摺,必須養15個月,不像一般大白豬5、6個月就可以宰殺,而且六堆客家人傳統以廚餘養黑豬,到現在仍以半廚餘方式飼養,豬肉的油花分布均勻,沒有腥羶味,風味絕佳。

朱有田研究,是六堆客家人對黑豬肉風味的堅持,讓他們將六堆黑豬給保存了下來,但八八水災後,一度面臨絕種危機,朱有田認為,要將「六堆黑豬」保存下來,唯有發展六堆黑豬產業,打出品牌。

在朱有田、內埔豬農謝旭忠等人努力下,由謝旭忠成立內埔毛豬產銷班第3班,在內埔鄉、竹田鄉號召飼養六堆黑豬,謝旭忠並將自己養的六堆黑豬製成德國豬腳、香腸等加工品,以自有品牌「東寶黑豬肉」為六堆黑豬打前鋒,鮮肉並向超市及飯店、星級餐廳進軍。

六堆黑豬傳統以來就是銷售仔豬及種豬給新竹、桃園及新北市等養豬場飼養,目前,班內種母豬規模達6000餘頭,每月可販賣8000至1萬頭仔豬。

現在取得了「六堆黑豬」商標權,產銷班長曾仁德表示,未來將鼓勵班員飼養肉豬,打出六堆黑豬肉品牌。

謝旭忠表示,最近西班牙的伊比利黑豬進口讓台灣黑豬受到衝擊,六堆黑豬是台灣唯一可以與伊比利黑豬對抗、同時具有國際潛力及學術地位的台灣本土豬,政府應該要重視。

屏東縣政府農業處表示,目前由朱有田主動協助進行六堆黑豬種源基因鑑定,東海大學教授吳勇初將協助進行豬肉品質檢測,另外,也將建立「六堆黑豬」遺傳溯源、肉質評鑑及產銷履歷制度,提供消費者享受美食同時,也一同品嚐台灣歷史文化。1040902

------------------------------------

神豬規範、申請表格.pdf-----download

6226171002_026226171002_036226171002_046226171002_056226171002_066226171002_076226171002_086226171002_096226171002_10  


direiuouoict  direfghfghfct  

傳說「五爪豬」現蹤二林 民眾:人類投胎不能殺
news.ltn.com.tw查看原始檔
彰化二林有一隻大母豬在路口亂竄,民眾質疑是傳說中的「五爪豬」,被人放生。(民眾王帆提供) --
2017-06-17 22:58
〔記者陳冠備/彰化報導〕彰化縣二林鎮二城路上昨日出現一隻大母豬亂竄,不少路人差點煞車不及而撞上,路人報警補抓,警方到場也束手無策,只能暫時把牠趕到一旁甘蔗園,以防發生交通意外,有民眾表示,牠是傳說中的「五爪豬」,是人類投胎,只能放生不能殺!
有民眾將母豬霸氣擋路的畫面貼在「二林人的大小事」臉書社團,照片中,母豬左後腳跟上明顯多出一蹄,許多網友見狀,紛紛表示「是傳說的五爪豬」、「人類投胎的豬」、「不能殺」、等,也有民眾覺得可憐,「牠看起來好老」、「是生完小豬沒利用價值,被豬場丟棄」、「牠也是生命 」引起熱議。
黃姓網友也指出,當地很多很豬戶,偶爾會在甘蔗園看到豬隻亂竄,有些還會跌入水溝死亡,有長輩說那是妖豬,不能殺,既然不能殺,養豬戶為何不好人做到底,養牠們一生,就算終生關在籠裡,也好過到處流竄,萬一造成別人的意外,就罪過了。
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林茂賢表示,民間確實有五爪豬不能殺的習俗,因為五爪豬腳蹄異於常態,人們認為可能是人類轉世,便產生悲憫之心,而給予放生,不過吃了或殺了也不會有異狀,只是有人會感到內心不安。
雲林肉品市場陳姓豬肉業者表示,如果發現豬仔是五爪豬,就不會宰殺,公的會抓去放生,母的會留下當種豬,只是母豬年紀大了,無法育種,養豬戶最後只能將其放生。
二林分駐所表示,昨日中午接獲通報,到場處理發現母豬亂竄妨礙交通,於是先趕往一旁甘蔗園,並通報動防所處置,可是等待多時都不見專人處理,直至傍晚有一對老夫婦開著小貨車,來把母豬接回,人豬順利團員。

「五爪豬」現身彰化馬路亂竄 民眾:人類轉世不能殺
www.nownews.com查看原始檔六月 18日, 2017
五爪豬是人投胎轉世?誤殺五爪豬會帶來厄運?二林鎮二城路一處甘蔗園出現一頭「五爪」大母豬亂竄,不少路人差點煞車不及而撞上,有民眾表示,牠是傳說中的「五爪豬」,是人類投胎,只能放生不能殺!
台灣畜牧協會理事長張勝明18日接受《今日新聞》訪問說,五爪豬的產生在獸醫學上稱為基因突變,近幾年來畜牧業者要求中央畜產會要將種豬基因納入重要篩選項目之一,以避免類似畸形豬的產生,同時也可以杜絕「五爪豬」發生。
張勝明表示,現在的畜牧場幾乎很少再看見有「五爪豬」,通常發現場內有畸形豬時,都會請獸醫師進行手術處理,肉品市場在屠宰過程都會嚴格檢視有無畸形豬,若屠宰工作人員發現有「畸形豬」也會「刀下留豬」。
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林亮全認為,五爪豬其實只算是一種多趾症,就像有的人也會有六根腳趾或手指,主要與胎兒時期的細胞分裂有關,另遺傳或基因突變也是原因之一,駁斥輪迴之說,希望大家不要太過迷信。
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林茂賢表示,民間確實有五爪豬不能殺的習俗,因為五爪豬腳蹄異於常態,人們認為可能是人類轉世,便產生悲憫之心,而給予放生,不過吃了或殺了也不會有異狀,只是有人會感到內心不安。
「五爪豬」在二林鎮二城路亂竄,霸氣擋路的畫面貼在「二林人的大小事」臉書社團,引發網友討論表示,「是傳說的五爪豬」、「人類投胎的豬」、「不能殺」、等,也有民眾覺得可憐,「牠看起來好老」、「是生完小豬沒利用價值,被豬場丟棄」、「牠也是生命 」引起熱議。
彰化肉品市場總經理黃滄雲表示,該市場平均每月發現的五爪豬在五頭上下,約占總交易量萬分之一,但因西方教會等相關團體對此並無禁忌,還是會有特定的買家。五爪豬是否真的會影響運勢?恐怕也是見仁見智。


芭樂人類學》父親日誌田野調查篇:殺豬給我兒子和我的洗禮
當兒子看到豬沒有聲音不動了,立刻轉過身來尋我,而他眼眶紅潤幾乎要淚流滿面,兒子問我,「他們為什麼要殺他,可不可以不要殺豬?」我立刻抱著他說「因為我們要吃他的肉」我兒子立刻說:「我不要吃豬肉」。然後,我真的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就是抱著他。
芭樂人類學
2017-08-10 12:16
推文到plurk
羅永清
昨天參加部落的一個儀式,以殺豬開場,幾位壯漢牽扯著這隻約有兩百斤的豬,司儀一聲令下,一位先生拿著山刀估量了一下就往豬脖子一刀深深地插了下去,瞬時間,這豬吼叫如雷,貫穿整個會場,哀號許多才斷了氣,工作人員馬上將豬屍移走,沖刷清理現場。而我五歲兒子現場目睹一切,而且站在最前面擁有最清楚的視角。我本來有考慮是否要避免讓他目睹這一切;這血腥的場面,他是否會承受不了。看電影有限制級,這應該是限制級的。但我考慮沒有多久,認為,這就是部落生活,幾千年來都是這樣,因此就順其自然地讓他目睹一切而且站在最前面。
圖一:我五歲兒子現場目睹一切,而且站在最前面擁有最清楚的視角。
我兒子看到豬沒有聲音不動了,立刻轉過身來尋找我,而他眼眶紅潤幾乎要淚流滿面了,我兒子問我,「他們為什麼要殺他,可不可以不要殺豬?」我立刻抱著他說「因為我們要吃他的肉」我兒子立刻說:「我不要吃豬肉」。然後,我真的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就是抱著他。我在想,他問我為何要殺他,表示在他幼小的心靈中知道經過這樣的一場暴力這隻豬死了,他也看到豬隻掙扎的痛苦樣,也聽到哀嚎的聲音,而且似乎這隻豬從此就死了,再也不會動了。
我不確定他是否知道「死」是什麼?不過半年前他大概體會了他的爺爺過世的過程。我跟我兒子說:「爺爺過世了,他去天堂了,再也不會跟我們見面了」我兒子似乎有懂,半年來我兒子偶而回想到爺爺,問我說爺爺去哪了?他會自己回答說爺爺去天堂了,看不到他了。有時我們在路上看到墳墓,我兒子竟然會問:「我爺爺是不是躺在下面?」因此,我大概確定在他幼小五歲不到的心智大概知道「死亡」是怎麼一回事。也因此,他看到豬隻斷氣才回頭來找我抱抱,應該是他也意識到豬的死亡,而且他是難過的,更表示到他對於這樣的事情可以在情緒上有了正常的連接,除了難過應該還有氣憤,也許還有一種目睹暴力後的陰影。
我一下不知怎麼輔導他,他一直問為何要殺豬,我只能說我們要吃豬肉,我們吃的豬肉都是這樣來的。我兒子所問說「為什麼要殺牠?為什麼要殺豬?」似乎也告訴我在他小小心靈中建立了殺一隻豬等於是豬都是用來殺的心靈範疇。原來小孩的認知可以這麼快的演繹出來這個世界的一種形式,因此我更要趕快告訴他,在山林文化中,殺豬是一項重要的儀式,因此,持刀的屠夫其實在排灣族裡有專職的牲禮官(註一),殺豬一定要請專職的牲禮官來處理,才知道如何讓豬隻適當地結束生命,但原住民文化認為豬的吼聲有一種意義,因此牲禮官憑著許多深厚的經驗,對於豬隻牲畜的生理構造了解,因此知道要在哪裡下刀直抵心臟卻要繞過聲道,才能讓豬隻吼叫如雷而且聲聲有氣。這個吼叫的意義,有如槍鳴,也是告訴祖靈。表面上是這麼說,但這樣的文化其實讓我們同時感受暴力、犧牲與分享,我們知道豬隻會痛苦,但是我們要食用豬肉,我們知道暴力的劇烈,但我們要想辦法控制暴力,到某個讓其哀號卻不能使其痛苦太久的臨界點,然後我們分享這些豬肉讓我們生生不息
※註一:mulusu 牲禮官 這個職務是透過儀式問卜薦選的 基本條件是獵人而且懂得傳統習俗 儀式中若要宰豬必須由mulusu擔當刺第一刀 當豬叫剎那 即表示在召喚祖靈 反之如果不是mulusu擔當這個工作 豬叫聲就沒什麼作用與意義了 所以mulusu在部落也算是榮譽職 也是祭祀團成員之一。(感謝台坂村mamazangilan Ciyamal Maljaljaves閣下在臉書的補充。)
但是我們人與動物界的關係就只是殺戮的關係嗎?回到儀式來看,也許因為我們以鳴告的方式,所以我們管理了我們使用豬隻等牲畜的關係。我大概沒辦法再多說,需要再多理解這排灣文化中深邃的一面。
總之,這是個哲學上的暴力式啟動,尤其對於我五歲的孩兒而言。為了讓這個暴力式的啟蒙之後有更多的答案讓他尋找到,而不是認為這只是暴力或殘忍與自私,我希望我的兒子與我有機會深度地理解體驗這山林與我們人間深層的關係。 晚間,也許我兒子驚魂稍定,我依然點了烤豬肉飯,我吃的津津有味也問他要不要吃,他瞪著我說:「豬肉應該不好吃吧!」
身為父親的我,突然意識到如果我不讓我兒子有機會對於殺豬的文化底蘊有所理解,他可能依然停留於殺豬這個過程是殘爆血腥的畫面上,而有陰影。更何況這次殺豬儀式,乃是7月16日台坂的 Ciyamal Maljaljaves 領主所舉行與林務局辦理傳統領域共管之宣誓儀式,擘畫了一個劃時代的努力方向。人人都知道殺豬殘忍,更何況拿到台前公示,對我而言,經過這血腥而且烙印成陰影的畫面,我對於這個共管儀式有了更深一層的重視,甚至在心裡畫下一個重要的水準界線,就是共管是嚴肅的,是比血腥更血腥的,這個層次我稱之為暴力美學,必須將暴力化成一種力量一種美學,其中的隱喻與力道,是不容忽視的。我沒辦法馬上跟我兒子說這些嚴肅的大人議題,但我相信,許多原住民的小朋友在這種山林教育的環節上就卡住了,只看到殺豬的血腥,沒有跟上山林中對於動植物的理解。但有一件事令我很開心就是在我與兒子的田野生活中,認識了土坂的謝藍保先生,他是我景仰的獵人,也是兩個男孩的爸爸,他在我臉書上告訴我說:「我刺山豬兒子在場時,我都請他迴避~」,這讓我很震撼,他孩子還小,所以他即便在帶領兒子認識山林都希望幼小心靈能夠迴避,可見,連獵人文化都有這樣的迴避機制,以免造成心理的陰影,藍保繼續說:
有了陰影障礙,再強的獵人導師,也很難帶他走出來。軍人的震撼教育演習,也是透過一層層的訓練,並非在毫無預警下面對。不要忘了那天,我把獵槍交給你處理擊殺山豬時,你也是無法克服面對。孩子還小不要急,再多給他觀念,當下我在場,我的感覺很不好。
圖二:我與藍保上山遭遇這隻山豬,他先射了一槍,但是席得丁底火畢盡火力不夠,山豬依然掙扎,於是藍保希望我用我手上的茅補他一刀,藍保要我瞄準山豬的心臟,也準備好安全距離的防護措施,但我卻怯場了,我說我要先禱告,等我禱告後,藍保見山豬痛苦,直接就補了第二槍迅速結束山豬的生命。而我心中依然蕩漾。(感謝藍保給我這個下顎骨,他尊稱我是這次狩獵的副英雄因此得享此副英雄之榮)
我才發現我是太順其自然,我只好回應藍保說:「我們要有足夠的愛」,我們倒底可以為孩子過濾多少,所以我們有很多的防衛系統,如電視電影分級制度等,但我發覺我們築的牆在現在已經是擋不住了,因此我們要給孩子的是愛而不是牆,是疏通而不是防堵,因為「暴力」是一種幻化的力,太難捉模,我也好奇排灣族的文化與語彙如何處理?但排灣獵人藍保告訴我,還是需要分級分階段,「等孩子很自然的接受,不勉強他。」藍保也說:
喜歡帶孩子放陷阱,在過程中告訴他,就算你成年不會成為獵人中的人,其碼要知道何謂大自然。
放陷阱更需要對於山林動物的理解,當你鋪陳這麼多的時候,獵獲與殺戮的意義,自然有一個脈絡與理解。因此,我們應該論到了一個教育學問題,卻是在我與兒子的田野生活中慢慢要長出來的。我也擔心我的兒子,但似乎也沒那麼負面,臉書上另一位台坂的老師貼文說:
教授不要太擔心,那天殺豬以及宴會結束後,我在頭目家還碰見luwa和部落山豬英雄家的兩個vuvu,用竹竿假裝抬山豬來祖靈屋,我還跟他們說謝謝,他說以後再抬真的來,哈哈哈,luwa還對祭壇上的豬頭很有興趣,有小獵人的徵兆哦!
原來我兒子大概也有一些修復療癒的機制生出了吧。有待觀察

2017-08-13_231748  


https://is.gd/mRTXkq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