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3_215256  

尼斯湖水怪傳說80年 首次爬上陸地被直擊? 
分享尼斯湖水怪傳說80年 首次爬上陸地被直擊?到Facebook 分享尼斯湖水怪傳說80年 首次爬上陸地被直擊?到Line 分享尼斯湖水怪傳說80年 首次爬上陸地被直擊?到Google+
近來有位蘇格蘭民眾在山丘遛狗時,竟然看到疑似尼斯湖水怪爬上陸地來,照片傳到網路引發各界熱議。(圖截自英國太陽報)
2017-07-20 10:0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英國蘇格蘭的尼斯湖水怪傳說有80多年之久,從1933年首次被目擊以來至今,無數探險家到尼斯湖想找到水怪本尊,但全都無功而返。但有外媒報導指出,近來有位蘇格蘭民眾在山丘遛狗時,竟然看到疑似尼斯湖水怪爬上陸地來,照片傳到網路引發各界熱議。
英國蘇格蘭的尼斯湖水怪傳說有80多年之久,從1933年首次被目擊以來至今,無數探險家到尼斯湖想找到水怪本尊,但全都無功而返。(圖截自網路)
英國蘇格蘭的尼斯湖水怪傳說有80多年之久,從1933年首次被目擊以來至今,無數探險家到尼斯湖想找到水怪本尊,但全都無功而返。(圖截自網路)
綜合外媒報導,66歲的瑞特(Jimmy Wright)表示,近日他在蘇格蘭小鎮基爾恩(Killearn)的克羅爾山(Crow Hill)遛狗時,發現了一隻疑似是尼斯湖水怪的生物,他立刻拍下照片,拍完後生物就離開了他的視線,之後他把照片上傳至基爾恩鎮的臉書粉絲專頁,引發鎮民熱烈議論,許多人都認為尼斯湖水怪爬上路地了。
其中有位鎮民建議大家為這隻生物取名字,目前以「Nessie Dorma」這個名字遙遙領先。但也有很多民眾抱持反對意見,認為這個生物並不是尼斯湖水怪,反而比較像是恐龍,也有人說那只是枯掉的老樹根而已。


 

尼斯湖水怪再現身?民眾拍到最新影片

又傳有民眾拍到尼斯湖水怪。(圖擷取自YouTube畫面)

2017-05-12  06:57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尼斯湖水怪的消息,但最近又有民眾在蘇格尼湖上拍到疑似水怪的照片及影片,影片中,「水怪」伸長脖子,將頭抬出水面,並跟一艘遊艇擦身而過,但船上人員似乎沒有發覺。影片po網之後,再引發一陣尼斯湖水怪追逐熱潮。

綜合媒體報導,本月連續兩位民眾在尼斯湖畔拍下疑似水怪的照片及影片,使得尼斯湖水怪再現身的消息,重新受到重視,但依舊真假難辨。先是1日傳出一位來自曼徹斯特女遊客強森(Hayley Johnson)拍下疑似水怪的照片,再來是7日,一位來自北威爾斯的35歲遊客瓊斯(Rob Jones)在尼斯湖畔一座城堡附近發現疑似水怪。

瓊斯受訪表示,當他發現「神秘黑影」的時候,已經跟牠相當接近,不止是他看到,週圍還有很多人都看到了,也停車下來拍照。但究竟是不是水怪,他並不知道,他很想要一探究竟。

 

 
 

尼斯湖水怪是流傳許久的神祕之謎,是否真實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一直都存在著不同看法,更有不少人宣稱曾見過水怪本尊。蘇格蘭一名58歲男子布雷姆納(Ian Bremner),日前拍到一張疑似水怪的照片,可說是歷來最清晰的一次,掀起熱烈討論。

據英國《鏡報》報導,布雷姆納為一間威士忌酒廠的工人,日前他前往尼斯湖附近,原先想要拍攝紅鹿,竟意外捕捉到疑似尼斯湖水怪的蹤影。照片中可見,一隻兩公尺長的銀色生物,並露出3個駝峰,模樣相當詭異奇特。

布雷姆納表示,原本以為只是幾隻海豹在玩耍,但回到家仔細研究照片,認為裡頭的奇怪生物很有可能就是水怪,「平常我聽到其他人在談論尼斯湖水怪,我通常是感到懷疑的,但現在我開始相信那裡確實有東西存在。」

不過,有些網友對於這張照片都存有保留態度,更說不應該僅用一張照片,就評斷尼斯湖水怪是否存在。另外,布雷姆納的許多朋友則認為,照片中出現的應該只是3隻海豹在水中嬉戲。

w580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

 

平路:年是一匹獸
2016/02/05 00:12 1953

我一直喜歡這個隱喻,年的來源是那頭兇惡的獸。故事作為濃縮版的集體記憶,「年獸」的寓言指涉著遠古時光,其中有某種戒慎、某種提醒。關於「年獸」這個動物,以下是維基的說法:

「相傳在遠古時代,有一種頭如獅子,並有犀牛角的兇惡怪獸叫「年」,人稱「年獸」。 「年獸」一年四季都在深山之中,新舊歲之交,動物冬眠,缺乏食物,「年獸」便出來糟蹋莊稼,傷害人畜,百姓叫苦連天。 有一年「年獸」跑到一村為非作歹,被一家門口晾的大紅色衣服嚇跑了。 到了另一村,又被燈光嚇走。 到了另一處,也被打掃的人嚇跑了,於是人們知道「年獸」的弱點,怕聲音、怕紅色、怕火光、也不喜歡整潔的環境。 每至年末歲首,人們就在家門口大掃除 、貼紅聯 、放鞭炮 、掛紅燈,院子裡燒柴禾、攏旺火,用菜刀剁菜肉,發出聲音,把「年獸」嚇得逃走,不再危害人們。 人們慶幸打敗「年獸」,於是敲鑼打鼓,互稱「恭喜」,便是「過年」的由來。」

這傳說視為庶民的集體記憶,每個人皆是倖存者的意義盡在其中。故事中無分你我,所有人都是「村民」、都是逃過一劫的倖存者,心念中的這份懍然,說不定…促使每個人更有意願理解邊緣人的處境,無論那人被標籤「街友」、「遊民」,或者性別認同與主流社會不一致的人…其中深刻的意涵,在我們俗世化的華人社會,卻經常隱匿不見。

華人社會以家族為中心,按血緣關係分遠近親疏,近的是同胞骨肉,至少也要是社會階層相近的人,才給予理解支持;與自己很不一樣的異類,特別是言行與「正常人」歧異的人,總覺得他們是潛在的威脅,譬如都市角落的街友,曾有某議員主張對他們潑灌冷水,以霹靂手段驅趕到外地,眼不見為淨,當他們根本不存在最好。問題是,所謂「正常人」的世界,就因而安全無虞?

不,不,年是一頭獸,沒有人可以自成壁壘,也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華人社會裡,潛意識的不安全感總在錢財上得到緩解。證諸我們過年的種種習俗,反映這現世的價值觀。紅包袋裡裝的是現錢,紅通通的袋子印著黃澄澄的金元寶…遙想「年獸」的故事,說聲恭喜本是互慶生還,慶幸的是嚇退年獸,如何在歲月裡演變為大家見面的「恭喜『發財』」?細數其中的軌跡,顯出的是歷經時難年荒,華人集體心靈的水紋圖。沿襲至今,「恭喜『發財』」成為通用的問候語,眾人嚮往的僅是現世的財富?

但畢竟不止於此,從潛意識回溯,華人對於金錢的熱衷,包括逢年過節滿含美意的「紅包」,只是反映在集體心靈中,憂患意識有多深重。不知道明天怎麼樣,握住點錢是為保住眼前的小日子。然而,莫忘了「年獸」的故事提醒著,「年」那頭獸牠的行跡難卜,誰知道我們這個地球村,明年的命運會是怎麼樣?

指望一家平安,亂世裡做個倖存者?聽聽聖經「約伯記」裡令人驚心的句子:「只有我一人逃脫,來報信給你。」即使幸運逃離,權充報信的人,誰知道來日大難,覆巢下,能不能再次身免?

逢此年關,一則湮遠的「年獸」傳說,正是提醒我們在命運一體的地球上,人際的關連恰似佛典中「因陀螺網」的意象。在蛛網一般的交錯中,人人禍福與共,所謂的「正常人」與「畸零人」哪有區隔?你與我之間,存在的是無窮無盡的因果繫結。

--------------------------------------

過年的由來是「年獸」?正港台灣版過年故事其實是這樣的⋯⋯
關鍵評論網關鍵評論網
2016年2月8日 上午 12:44 GMT
文字:溫宗翰(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

你有多久沒辦法講出一則古老的臺灣故事了?

相傳在很久很久以前,臺灣人因為特別喜愛「祭拜」,什麼神、什麼鬼都會祭祀,尤其每逢秋冬,都有一連串酬謝神明的「謝冬尾」祭典。然而,忙於祭祀的臺灣人,卻始終忽略在供桌上為神靈舉蠟燭燈臺的:「燈猴」,忘記特別祭祀酬謝祂的辛勞,因此令燈猴特別不悅。

有一次冬至時節,燈猴特別上奏天庭,向玉皇大帝告狀說臺灣人浪費食物,將湯圓拿來遊戲,黏在窗臺娛樂,完全不知感恩。玉皇大帝因此震怒,決定要懲罰臺灣人,於是發布天旨,要讓臺灣島沉入海底。

眾神明聽聞以後,都感到相當不可思議,於是紛紛勸阻,但玉帝旨意已決,苦勸無效。就在年底尾牙之時,臺灣人進行最後一次酬謝土地公的祭祀,土地公於心不忍,於是告知民間百姓,臺灣島即將沉沒,要大家趁早準備,另一方面也向觀世音菩薩求情,請求協助,此時天神相聚天庭,向玉帝求情。

在人間的臺灣百姓,因得知臺灣島即將毀滅,不忍眾神受累,於是焚香奉請眾神返回天庭,隔日,天神見民間「送神」後,缺乏神靈庇護,所以派遣天兵天將下凡鎮守,於是這就成了日後「二四送神、二五神下降」的由來。由於臺灣人各個在「年關」將至時,依然虔誠求神拜佛,也有民眾在小年夜時祭祀玉皇大帝,玉帝受到觀世音菩薩與眾神求情,再加上民眾祭祀虔誠,聆聽了民間疾苦聲音後,決定收回旨意,特赦臺灣百姓。

此時民間還不知情,百姓宰雞殺鴨進行祭祀,藉以告別諸神與祖先,晚上烹煮食材,與家人共進最後的晚餐,晚宴以後,將錢財分給家人,以期黃泉路上可用;接著全家一起守候在即將面臨滅絕的夜晚,準備共赴黃泉。意想不到,天亮以後臺灣並沒有沉入海底,全家人安然無恙,於是焚香酬謝神靈庇佑,始為「開驚」之習俗,出門互探鄰人平安與否,見面互道恭喜,並至寺廟祭祀,成了後來的「走春」;隔日為確認娘家平安,於是「轉外家」探訪親戚,到了第四日,趕忙將眾神迎請回來,就是日後的「初四濟神」的由來,第五日確認全島平安無事後,又開始恢復平常的工作了!

這則精彩的民間傳說,無疑就是臺灣版「最後的晚餐」,最早的文字出現在1936年李獻章出版的《臺灣民間文學集》書中,後來日人金關丈夫編輯《民俗臺灣》時,也有人討論記載。到了戰後,胡萬川教授推動各縣市進行民間文學採集時,分別在清水、龜山等地區都有收錄到,甚至龜山版本的傳說中,還提到「 十二月二九暗乎,會大地動啦。抑算講歸的人攏會死。」 版本雖然各有些微差異,但是將過年看作是即將地震、沉地,臺灣人面臨「毀滅」與「重生」的橋段,卻是共同的脈絡。

故事中的燈「猴」與「地震」,都是臺灣常見的自然景象,遠較於「年獸」如此大型動物,恐怕還要貼近臺灣人的生活。臺灣沉地傳說的消失,與戰後教育體制密切相關,在教科書版本開放以前的節日教育,大抵僅有兩個,一是過年,二是端午節。過年由來源自年獸故事的說法,最早版本就是來自教科書;事實上,總覽全臺灣各時期民間傳說採集,以及文獻史料,乃至於口述訪談,可以發現年獸故事並非根源自臺灣的傳統,坊間民間故事書的年獸故事,絕大多數是受到戰後官方民族主義宣染影響,版本傳抄而來,相近的案例,在端午節起源環繞著屈原故事裡也可看見,這使得我們對臺灣民俗的認識,跳脫在生長環境以外的想像世界,面臨文化「失語」的窘境。

沉地傳說完整交代了臺灣過年習俗始末,包含「圍爐」、「紅包壓年」、「不睏」(守歲)等等,而上述兩種自然環境特點與細節,則可看出這則過年由來具有強烈的臺灣性格,同時表現著臺灣人面對島嶼空間的想像。更值得注意是,傳說故事裡,面對歲末年終空間即將毀滅的時刻,人們開始珍惜這段僅存時間,開始一連串儀式行為,為「赴死」做最妥善的準備,而不是失序破壞,這種連續性行為儀式的情節,正反映著人們對此空間的依存感,也藉此凸顯此年關時節的重要性。

民俗生活的時間與空間意涵,往往超脫凡俗概念,「人間」與「天庭」對應「世俗」與「神聖」,雖然有所間隔,卻是「人神共體」,互有靈通。傳統社會中,透過儀式進出神聖世界,是宗教人與常民百姓必然共有的生活法則。

同時,神聖世界的想像,也與常民世界具有相同的模式背景。我們不僅能看見臺灣過年傳說表現著農業社會時期,漢人面對臺灣生活空間的體認,也涉及漢人移民在此落地生根以後,對此地產生了何種新的世界觀。

同時,我們也能透過這個傳說,與過年儀式的諸多對應,了解到節日時間之所以能不斷地逆反循環,即是為了要透過各種儀式習俗的反覆祝聖,來求得生活空間與個體在面對宇宙循環的和諧與寧靜,這種空間依存與時間祝聖的緊密互動,恐怕就是所謂的「著根臺灣」。

感謝觀世音菩薩與土地公,感謝玉皇大帝與諸神,與我們一起守護臺灣土地。

節錄自:溫宗翰,〈毀滅與重生──論台灣過年傳說與習俗中的時空神聖性〉,發表於「華人宗教變遷與創新:媽祖與民間信仰國際研討會」,財團法人台灣省新港奉天宮主辦,臺灣淡南民俗文化研究會、東華大學臺灣文化學系等承辦,2012年11月3-4日。

本文獲授權轉載,文章來源:民俗亂彈

-------------------------------

6355978407812462502207194  

相傳很久以前,每逢年末的午夜,年獸就會進攻村子,所到之處都會遭受殘酷的屠殺。人們利用年獸怕紅色、怕巨響、怕火光的三大弱點,放爆竹,貼門聯,驅趕年獸的進攻。為了防止年獸的再次騷擾,放爆竹、貼春聯漸漸成為節日習俗。

這只是有關春節來歷的一個傳說而已,相信每一個中國人都不會陌生。每每提到春節民俗文化記憶,年獸也成為無法繞過的話題之一。

在年味不斷轉淡的今天,以年獸為代表的“怪獸文化”並未離我們遠去,只不過變換了舞台,通過另外的文化表現形式活躍於其他的圈子。今天是大年初一,賈霸希望以年獸做引,為各位玩家盤點一下相關的怪獸文化。

何謂怪獸?其實由人心而定

怪獸多起源於民間傳說或文學作品,大多都是幻想的產物。儘管在我們的現實生活當中,也不乏尼斯湖水怪以及長白山水怪等所謂的“目擊事件”,不過,誰都不能拿出確鑿的證據來證實這些怪獸是否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或許問題的癥結在於人類的技術不夠,尚需要時間來發現。
傳說中的“尼斯湖水怪”
傳說中的“尼斯湖水怪”
怪獸的形象並沒有統一標準,創作者只管天馬行空地創造便是。管你是血盆大口,還是觸手亂纏,真正的怪獸到底長什麼樣?問題本身就無解,況且,怪獸是一個寬泛的概念,甚至於把一些人面獸心的惡賊“當作”怪獸,也無不可。說到底,怪獸由人心而定,你看史萊克這麼可愛,你忍心把他歸類到怪獸之列嗎?

電影中那些經典的怪獸角色

怪獸電影並不是一種固定的分類,描述或呈現的多是人類和怪物間的對抗。作為一種特有的電影類型,怪獸電影通常依附在恐怖、奇幻或科幻等類型之上。

提到電影中的怪獸,不知道大家第一個會想到什麼角色?

賈霸自然會想到電影史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異形。1979年,好萊塢大導演雷德利·斯科特執導了同名恐怖科幻電影《異形》,為怪獸電影開啟了一個輝煌的起點。

如若要追根溯源異形的歷代變異體,恐怕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得清道得明的事兒。異形的誕生同樣無法擺脫人為想像的創作模式,但創作者本著嚴謹的科學理論,為其賦予了健全而超自然的生命體徵。這是一個充滿機械感的粘稠生物,擁有強腐蝕體液,堪稱完美的殺戮機器。電影所展現出來的生殖崇拜等強烈的隱喻,將異形與其他無腦怪獸區分開來,無疑拉升了作為怪獸界扛把子的地位,同時也為後來的同類作品樹立一個典範:別光顧著無腦嚇人,還是要有點深度,好伐?
令人毛骨悚然的異形
令人毛骨悚然的異形
異形的深度來自於創造者為其精心編織的隱喻,牽涉到哲學、科技以及文化等方方面面。而另一個人盡皆知的金剛,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算怪獸,本質上就是一頭大猩猩,好在它龐大的體型符合怪獸的基本特徵。《金剛》的電影起源於1933年,除了金剛爬上帝國大廈的頂尖與人類激戰震撼人心之外,金剛與女演員譜出的一段驚​​世駭俗的“人獸戀”同樣令人印象深刻。時至今日,金剛與女主角在帝國大廈上的悲情結局依然是另類的經典愛情橋段。
金剛與女明星驚世駭俗的“人獸戀”
金剛與女明星驚世駭俗的“人獸戀”
或許是因為金剛的形象太過令人深刻,在1963年的日本電影《金剛和哥斯拉》中,電影創作團隊讓金剛與日本最為著名的怪獸哥斯拉展開了對決。提及此,哥斯拉同樣是不可忽視的怪獸之王。哥斯拉在創作上明顯受到了《金剛》的影響,以受輻射的身高達50米的恐龍型怪獸為主角,經過多年的演化發展,哥斯拉成為了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受歡迎的怪獸之一,去年好萊塢還專門推出了全新的哥斯拉大電影,全球票房勇破10億美元大關,足見這只年屆60歲高齡的怪獸的超強影響力。
哥斯拉已年屆60“高齡”
哥斯拉已年屆60“高齡”
電影中的經典怪獸遠不止這些,賈霸也只是拋磚引玉,希望勾起大家對於怪獸電影的一個念想。我們不妨轉移視線,走進遊戲世界,去看看在互動體驗上更棒的怪獸們!

BOSS級怪獸激發玩家的征服欲

遊戲中的怪獸同樣是虛構的產物,怪獸的加入豐富了遊戲內容。遊戲開發者可以利用這些怪獸製作出震撼人心的恐怖場景;也可以讓怪獸變得輕鬆有趣,萌萌噠俘獲玩家的芳心。

怪獸角色橫跨動作、RPG、休閒益智、解謎等眾多遊戲類型。尤其是在主打硬核玩家群體的重度動作遊戲作品中,怪獸在塑造上更具震懾性,通過巨大的體型、強大的生命力以及彪悍的戰鬥力來激發玩家強烈的征服欲。這也是為什麼大家時常在遊戲中看到巨型BOSS 怪獸的原因。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怪獸的遊戲地位絲毫不亞於美女。美女在男性為主的遊戲世界裡,中和互補了硬朗的男子漢氣概,如若沒有美女的柔情,如何彰顯男人的俠骨呢?而怪獸則以BOSS 形態渲染出極致的暴力和視覺奇觀,符合男性玩家追求驚險刺激的一貫心態。怪獸已經成為眾多遊戲的標配角色,而且BOSS 怪越來越大,視覺上也越來越震撼。Gameloft 深諳組隊打怪對玩家的吸引力,新作《地牢獵手5》就延續了這種創作“定律”,引發了不少玩家的期待。
《地牢獵手5》的BOSS怪更加給力
《地牢獵手5》的BOSS怪更加給力
正如《地牢獵手5》這種大型動作遊戲一樣,一般的大型動作遊戲中都會引入怪獸角色,不過,不少都淪為了“蝦兵蟹將”,隨意被玩家斬殺,減弱了玩家對於怪獸的敬畏感和征服之後的快感。玩家需要的是《怪物獵人》、《世界》這種充滿暴力殺戮的怪獸遊戲。以《怪物獵人》為例,玩家在遊戲中扮演專職狩獵怪物的獵人,穿梭在怪物叢生的遊戲世界當中,追逐大型飛龍、貓科怪獸、鳥形怪物,充分享受獵殺的樂趣。
《怪物獵人》匯聚各種怪獸角色
《怪物獵人》匯聚各種怪獸角色
披著怪獸的皮,行可愛之實

從受眾群體來看,卡普空打造的《怪物獵人》更討硬核玩家的喜愛。從遊戲群體數量來看,畢竟核心玩家所佔比例不大,如何才能將讓偏硬的怪獸題材發揚光大,吸引到更加廣大的非專業遊戲玩家群體呢?創作者們並不是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也想到了“以柔化剛”的策略,創造了一系列萌萌噠怪獸,披著怪獸的皮,行可愛之實!

從可愛的口袋妖怪皮卡丘到愛吃糖果的小怪獸奧姆(Om Nom),這股萌寵之風成為開發商吸引女性玩家以及休閒玩家屢試不爽的“招數”之一。Zaptolab推出的《糖果怪獸》以清新的風格,趣味的玩法將休閒化怪獸主題引向了一個新高度,即使在此類風格遊戲層出不窮的今天,可愛的小怪獸奧姆依然是人見人愛的典範。在“賣萌無罪”的新時代,誰不願意有一隻可愛的小怪物呢?
Om Nom萌化人心
Om Nom萌化人心
出於折衷的考慮

不過,開發商也有不少顧慮,尤其是像一些重度遊戲移植到移動平台,既要照顧到老玩家的情感,又有招徠新的玩家,更為重要的是,手機遊戲平台在操作上無法與主機、PC等相提並論,不少知名的怪獸題材的遊戲在改編或推出衍生作品上,也會從“折衷”的角度出發,融入更加休閒化的玩法。

以2K 最近在移動平台推出的《進化:獵人的遠征》為例,雖然是根據知名的《進化》系列改編,怪獸當然是必不可少的角色。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遊戲採用了喜聞樂見的消除玩法製作而成。一開始,不少玩家都一致認為“該作已毀”,而實際的上手體驗卻相當驚艷。遊戲畫面誠意滿滿,強大的引擎渲染出逼真的遊戲畫面,無論是重要怪物角色,還是頻繁亮相的裝備,質感都可圈可點。即使是挑剔的畫面黨,應該也無話可說。
《進化:獵人的遠征》以三消玩法演繹怪獸大戰
《進化:獵人的遠征》以三消玩法演繹怪獸大戰
去年應景紀念哥斯拉60週年誕辰的手游《哥斯拉Godzilla-Smash3》同樣以劃線三消的方式來演繹巨無霸怪獸之間的大戰,可謂也是一種折衷的手段,但為什麼好評不及《進化:獵人的遠征》呢?一來是遊戲的附屬的IP 沒有《進化》影響力大;再者,遊戲在製作上實在難以與《進化:獵人的遠征》相媲美,跟國內目前拿到知名動漫IP 就套上卡牌的頭銜一樣,毫無創造性思維。我們玩家早已被環境鍛煉出一副氪金眼,憑著一個“名頭”就想讓玩家買賬的時代早已遠去,想要圈錢賺快錢,沒那麼容易的事兒!
手游《哥斯拉》折衷處理,效果不佳
手游《哥斯拉》折衷處理,效果不佳
結語

以上對於怪獸文化的漫談只是一些個人淺見。但有一點是可以明確的,隨著經濟發展,國力強盛,人們的生活越來越好,反而對春節的民俗文化日趨淡忘。許多人被金錢綁架,物質至上,缺失了那份對待過年的初心。無論如何,老祖宗留下來的文化遺產也不能輕易淡忘。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