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兩個總統 怎麼搞垮一個國家?98%的選民投票要求總統馬杜羅下台。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高達800%。民眾經常必須扛著一大袋錢搶購民生物資  https://goo.gl/wcTgVS
兩個總統 怎麼搞垮一個國家?
精華簡文兩個總統 怎麼搞垮一個國家?
98%的選民投票要求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下台,不過他主張公投違法。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兩個總統 怎麼搞垮一個國家?
一個全世界石油儲量最豐富的國家,本該吃穿不盡,這國家也確實曾是中南美最富有的國家,但不過才歷經兩個總統,這國家竟變成坐在黑金上的乞丐,全國餓肚子。
這國家是委內瑞拉。
上星期天(7月16日),委內瑞拉發生兩件事:一場公投和一項重要的數據公佈。
公投是反對黨發動的,投票率超高,結果也如預期,98%的選民投票要求總統馬杜羅下台。
換句話說,馬杜羅的民意支持度只剩2%,但馬杜羅不用下台,因為他的政府認定公投違法。
同一天公佈的數據:委內瑞拉的外匯存底,只剩99億美元,是6年前的1/3不到。
如果對99億美元外匯存底沒概念,台灣有4420億美元,委內瑞拉的鄰國,巴西有3620億美元,才剛擺脫經濟衰退的阿根廷,也有480億美元存底。
外匯存底關人民什麼事?大有關係,且人命關天。因為委內瑞拉已經除了石油之外,什麼都不產,什麼都需要進口,包括現在絕大多數人民已經買不起,也買不到的主食玉米粉。
100塊,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幣值,委幣對美金的「官方匯價」,是一塊美金换10塊委幣。
一小包500公克的玉米粉,在委內瑞拉的黑市售價是5塊美金,照理一張100塊的委幣紙鈔可以買兩包,如果貨架上有貨的話。
但真實的情況是,100委幣只值2美分,一包玉米粉,25000委幣才買得到,而且還在不斷變貴當中,因為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高達800%。民眾經常必須扛著一大袋錢搶購民生物資,扛得腰痠背痛,還不見得買得到能夠填飽肚子的物資。
更糟糕的是,商店裡貨架上什麼都缺貨,「我們要食物!」的抗議時時處處上演,但總統馬杜羅像他前任查維斯一樣,好官我自為之,並且透過不斷修憲延長自己的任期,和改變國會組成的遊戲規則排除反對派。
委內瑞拉的石油儲量是全世界最高的國家,比沙烏地阿拉伯還多,但前任總統查維斯及現任總統馬杜羅,花了18年就搞垮了這個中南美洲最富有的國家。
石油,是上帝給這個家的恩賜,卻也是詛咒。
對這國家的執政者而言,最理想的狀況是:執政者把持著和石油相關的一切,不要有反對黨,石油永遠很值錢,光靠出口石油的錢就足夠從全世界進口物資養活全國3千萬人民,民眾不用怎麼工作,就可以過日子,還可以每個月向政府領錢。
做了14年總統一直做到2013年過世的查維斯,顯然也是這麼想的,因此他沒有發展經濟多樣化,石油一直佔委內瑞拉出口八到九成,查維斯還盡可能把民間企業收歸國有,搞計劃經濟,分配和補貼老百姓生活所需物資。
委內瑞拉在油價很好的時候,確實國泰民安,但是,油價2009年從130美元以上的高峰直落到現在的40幾塊美元,委內瑞拉風險過於集中的經濟就崩潰了。
查維斯當時所專心做的事情,還是不斷擴權和打壓反對派,沒有花心思在改善經濟,直到他過世。
繼任的馬杜羅是查維斯的副總統,基本上走的一樣的路數,面對民眾對生活變得愈來愈困難的反彈,馬杜羅不是改革經濟結構鼓勵活絡經濟,而是規定少數還在生產民生物資的廠商用更低的價格出售商品,增加給民眾的補貼,甚至免費分配住房、汽車、影碟播放機和微波爐等物資。
其結果是,政府收入因為石油跌價減少,支出因為補貼增加而膨脹,政府便不斷增印鈔票來填補預算赤字,但幣值因此愈來愈低。而廠商則因為政府壓價,無利可圖不願再生產,東西因此變得更貴更缺。因為沒有國內產業,抵抗世界經濟衝擊的緩衝幾乎完全喪失,如此這般不斷惡性循環。
週日公佈只剩99億美元外匯存底,等於為委內瑞拉這個國家敲響了喪鐘,因為政府今年接下來的五個月,除了要養活全國人民之外,要償還的外債就高達50億美元,錢從哪裡來?
研究公司Capital Economics 拉美經濟學家葛羅(Edward Glossop)指出,委內瑞拉今年內違約的風險已經愈來愈高,金融風暴已經成形,「委國政府必須在餵飽人民和還債之間做選擇。」葛羅索告訴BBC。
為了壓制反對派,這個月30日,馬杜羅又要發動修憲,把國會改成「憲法議會」,變成他的橡皮圖章。但一只快要爆炸的鍋子,還能夠被一張虎皮蓋住多久?


委內瑞拉國民議會公布的研究,該國過去1年通貨膨脹率飆升近14000%、物價狂漲24600%,長居委內瑞拉的《BBC》記者透露,黑市的貨幣匯率往往沒過幾天就貶值一倍,現在喝1杯咖啡的價錢,在15年前足以買得起一間房子--委內瑞拉基準指數只有11家上市公司,包括銀行、電信公司、鋼鐵產商等,股市規模非常小--委內瑞拉是南美洲第1大、全球第5大石油出口國,95%的收入全仰賴原油出口,但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國際油價大幅下跌,導致該國政府收入銳減,其債務預估超過1000億美元(折合約台幣3兆元
產油大國股市狂飆72倍,投資人卻血本無歸
By 工商e報, m.ctee.com.tw查看原始檔
南美洲產油大國委內瑞拉身陷惡性通膨與貨幣崩盤深淵,整個國家動盪不安,根據統計,委內瑞拉IBC指數上半年累計漲幅高達7245%,屬全球第一,但因當地貨幣貶值嚴重,若以美元計價來看,市場投資人根本血本無歸。
根據委內瑞拉國民議會公布的研究,該國過去1年通貨膨脹率飆升近14000%、物價狂漲24600%,長居委內瑞拉的《BBC》記者透露,黑市的貨幣匯率往往沒過幾天就貶值一倍,現在喝1杯咖啡的價錢,在15年前足以買得起一間房子。
委內瑞拉通貨膨脹效應嚴重,綜合外媒報導,委內瑞拉股市今年從1265點開始狂飆,截至目前92932點,漲幅高達7245%,但是,如果是換算成美元的話,股民根本毫無獲利,甚至賠本。
值得一提的是,委內瑞拉基準指數只有11家上市公司,包括銀行、電信公司、鋼鐵產商等,股市規模非常小。分析師指出,當地民眾普遍認為,持有股票比持有當地貨幣更為明智,此舉成為股市不斷飆漲的原因之一。
委內瑞拉是南美洲第1大、全球第5大石油出口國,95%的收入全仰賴原油出口,但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國際油價大幅下跌,導致該國政府收入銳減,其債務預估超過1000億美元(折合約台幣3兆元)。
註:圖說:委內瑞拉惡性通膨非常嚴重。(圖/美聯社)


砍3個0救幣值! 委內瑞拉新幣直接「5萬變50」
By Fb, www.ettoday.net查看原始檔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2宣布貨幣面額劃去三個0,推出新鈔,對抗惡性通膨。(圖/翻攝自馬杜洛臉書)
國際中心 /綜合報導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22日下令重訂貨幣玻利瓦爾(bolivar)的面值,減去面額尾數三個0,藉此對抗惡性通貨膨脹和經濟危機。美國總統川普日前才簽署行政命令,禁止全美公民與企業交易委內瑞拉上月搶搭加密貨幣熱潮所發行的「石油幣」(Petro),指控馬杜洛政府企圖繞過美國制裁。
委國將推出新貨幣,舊的貨幣6月4日起將停止流通。新的50玻利瓦爾(bolivar)面額鈔票,將取代舊的50000玻利瓦爾面額鈔票,經濟學家認為此舉不會對委國幣值產生任何影響。
此舉顯示委國貨幣貶值,自從馬杜洛2013年4月上台後,玻利瓦爾在黑市對美元的幣值已下跌99.99%。
馬杜洛稱此政策是正面發展,旨在保護委國對抗貨幣投機者,並抵制以美國為首對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會員國發起的「經濟戰爭」。
委內瑞拉雖是產油國且曾是拉美世界最富裕國家,但近年來民生凋敝、通貨膨脹嚴重,過去12個月內,通膨率已達到6000%。如今10萬元面額的玻利瓦爾鈔票,在黑市不值美金50分。
委國物資匱乏,1公斤砂糖要價25萬玻利瓦爾,人民的最低工資卻不到40萬玻利瓦爾,到處都可見大排長龍要買基本生活物資的人群。
委內瑞拉經濟學家Asdrubal Oliveros痛批,沒有解決導致嚴重通貨膨脹的根本原因,單純只把鈔票直接劃掉3個0,根本解決不了問題。這項貨幣政策並非委國經濟混亂的萬靈藥,不過是耍把戲讓委國人民忘記惡性通膨嚴重程度。


委國窮到以物易物
By 鄭勝得, www.chinatimes.com查看原始檔一月 20日, 2018
委內瑞拉衛生部長上個月曾向外國藥廠提議,政府願用鑽石與黃金清償50億美元的藥物帳款。
■With the government stumped on how to settle $5 billion in arrears to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cash-strapped Venezuela recently offered some foreign suppliers alternative compensation: diamonds and gold.
《華爾街日報》報導,委內瑞拉經濟困頓、物價通膨驚人,該國貨幣淪為廢紙,導致一般民眾採取以物易物方式交換物資,而如今連政府也缺乏資金,打算用鑽石、黃金等代替貨幣,以償還積欠藥廠的債務。
據消息人士透露,委內瑞拉衛生部長上個月曾向外國藥廠提議,政府願用鑽石與貴金屬清償50億美元的藥物帳款。但此舉令藥廠代表不知所措,畢竟不曾有過類似先例。
雖然目前仍不清楚是否有任何藥廠接受此提議,但此事凸顯委國馬杜羅(Nicolas Maduro)政府資金短缺,整個社會回到以物易物的時代,而政府也想以此方式支付債務。
連印貨幣的錢都不夠
事實上,以物以物已是委國民眾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由於政府窮到連印製貨幣的錢都不夠,人民早就採取此方式交換民生物資。委國政府2008年發行「強勢玻利瓦爾」(Strong Bolivar)替換先前貨幣玻利瓦爾,新幣與舊幣的兌換比率是1:1000,但貨幣改革未能阻止惡性通膨,強勢玻利瓦爾2017年貶值約97%。
委國經濟學家桑布拉諾(Omar Zambrano)表示:「創造貨幣的原意在於取代以物易物,但我們現在卻重回遠古時代。」
委國經濟顧問奧喬亞(Orlando Ochoa)指出,對於全球大型礦業或石油公司而言,以大宗商品作為支付手段並不少見,但此償債方式在製藥領域卻幾乎聞所未聞。
由於委內瑞拉財政極不透明,外界無從得知政府究竟持有多少貴金屬與鑽石。此外,多數珍貴礦產資源都落入非法礦商手中,其中多數集中在該國南部玻利瓦爾州與亞馬遜州。
最近,總統幕僚甚至討論到以加密貨幣償還外國藥廠債務的想法。政府表示,此加密貨幣將會以該國石油儲備做為基礎,詳細辦法目前仍然在研究當中。
通膨驚人糧食嚴重短缺
委內瑞拉擁有豐富石油資源,過去曾是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國家,但是近來卻因油價下跌,加上近20年來的財政支出過高,導致經濟一蹶不振。根據政府數據顯示,委國2016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萎縮逾16.5%,2017年也沒有好轉的跡象。
國際貨幣基金(IMF)預估,委國今年通膨率恐怕超過2,000%。而政府近來幾個月的債券違約金額超過7億美元,導致糧食、藥品等進口物資嚴重短缺。
一名藥廠主管表示,他願意接受「黃金抵藥債」的提議,因為「總比什麼都拿不到好」。另有2家跨國藥廠表示,他們必須先徵詢自己國家主管機關後才能做決定。
而委國貧民窟數百萬名民眾也越來越依賴以物易物。比方說,居住於佩塔雷(Petare)貧民窟的布拉喬(Norvis Bracho)便加入一個臉書群組,裡頭成員逾10萬人,他在群組裡貼出糖與玉米粉的照片,他想以此換取豆類或降血壓藥物。
布拉喬表示,他總共加入13個臉書與WhatsApp群組,裡頭成員交換的物品五花八門,從麵包到電腦零件應有盡有。
(工商時報)


通貨膨脹不可收拾,現金流通幾乎斷絕 委內瑞拉民眾想奇招:自己的鈔票自己印!
By Storm.mg, www.storm.mg查看原始檔
南美洲委內瑞拉由於長期面臨著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經濟狀況低迷,許多地方只能用以物易物來交易。目前,委內瑞拉市面上已甚少有現金流通。為了避免造成嚴重的通貨緊縮,一家位於首都卡拉卡斯、由一個社區組織設立的兌換所,15日自行發行了新的貨幣,稱為「帕納爾」。
「帕納爾」(panal)在西班牙文中有著「蜂窩」之意,雖然目前只能在委內瑞拉少數的商店使用,但是這對渴望使用現金消費的當地居民來說,已經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因此他們非常樂意接受這個由親政府社區組織「2021帕納爾」(El Panal 2021)所提議的經濟措施。
一名36歲的家庭主婦珊潔絲(Liset Sanchez)表示,「目前街上沒有現金流通」,她剛從兌換所領出帕納爾,準備賣米回家煮飯,「這個貨幣將會大大地幫助我們!」
一大袋現金只購買一包廁紙 委內瑞拉總統計畫發行虛擬貨幣
在通膨率高達3位數、貨幣嚴重貶值的情況下,在委內瑞拉購買廁紙等日常用品以及乘搭計程車都需要支付一大筆的玻利瓦(bolivar,委內瑞拉的官方貨幣),使得委內瑞拉國內的現金迅速消耗,許多民眾到銀行領錢都空手而歸。
雖然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12月初才宣布,國內正準備推出一種與比特幣(bitcoin)相似、名為「佩特洛幣」(petro)的虛擬貨幣,但對此計畫馬杜洛並未詳透露更多資訊,包括會在何時以什麼方式來發行這個電子貨幣。
馬杜洛是在比特幣價格大漲之後,才公開發表這個解決委內瑞拉經濟困境的方案。他表示,佩特洛幣以委內瑞拉的石油、天然氣、黃金和鑽石等天然資源作後盾,能夠使委內瑞拉加強貨幣主權,抵抗外界的金融封鎖。但他的計畫遭到反對黨的諸多批評。
1元帕納爾相等於1.5元新台幣
獻計推行帕納爾的委內瑞拉社區領導人薩拉斯(Salvador Salas)表示,帕納爾僅適用於單一的貧窮社區。他說,一開始他們只印刷了6.2萬張帕納爾,而幣值分別為1元、5元和10元。在10元的紙幣上,印有委內瑞拉已故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的肖像,他穿著紅色的襯衫,舉起手臂,仿佛在發表一場激昂的演講。
每5000玻利瓦可換購1元的帕納爾,官方匯率大約是1.50美元(約合新台幣45元),在黑市則值大約5美分(約合新台幣1.5元)。
帕納爾參考了查維茲在2013年去世前所提出的概念,當時查維茲曾建議推行10種「社區貨幣」(communal currencies)。但是,反對派政治家格拉(Jose Guerra)並不看好這個「替代貨幣」的策略。 他認為,多種貨幣在市面上流通可能會給當前的經濟危機增加更多「貨幣混亂」。


委內瑞拉也將倒帳?
2014年10月01日 01:18
向駿致理技術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
鑒於委內瑞拉經濟局勢持續惡化,及政治極化日益嚴重可能導致違約風險增加,標準普爾將委國長期本外幣主權信用評級由B-下調至CCC+,展望為負面。《華爾街日報》拉美專欄作家歐格蘭蒂(Mary Anastasia O’Grady) 9月14日在「委內瑞拉邁向倒帳」為題的專文中指出,委國可能將無法償還高達800億美元的外債

早在今年2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柯恩(Roger Cohen)曾在「為我哭,阿根廷」一文中諷刺當前的南美是:「巴西正在變成阿根廷,阿根廷正在變成委內瑞拉,委內瑞拉正在變成非洲辛巴威。」看來他的觀察還有幾分正確性。

去年3月5日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病逝後,其繼任者馬杜羅(Nicolas Maduro)提出的競選口號之一為「我是查維茲,我們都是查維茲。」問題不只是查維茲是個無法複製的強人,更糟的是馬杜羅完全不具備民粹領袖的魅力。由於一年多來始終難以完成查維茲「烏托邦式」的承諾,馬杜羅不得不改變策略、謹慎地釋放出經濟改革的信號,包括改進外匯制度、減少社會支出及削減石油補貼。但根據8月份的民調其支持率已降至39%,《經濟學人》將此稱之為「貶值中的玻利瓦爾革命」。

「玻利瓦爾革命貶值」的政治原因在於民粹主義體制原本就很難規劃必要但不受歡迎的長期政策,特別是當富有魅力的偶像人物過世(如委內瑞拉)或是錢花光了(如阿根廷),這種體制終將癱瘓。結果馬杜羅只能以鐵腕對付哈佛大學畢業的反對黨領袖羅培茲(Leopoldo Lopez),指控羅培茲鼓動暴力示威、是「美國的馬前卒」因此「必須付出代價」。羅培茲自2月18日至今仍被隔離在軍營中,另有約1,700名示威者等待審訊中。

「玻利瓦爾革命貶值」的經濟原因在無法平衡石油的生產和消費。委內瑞拉1公升汽、柴油的價格通常不到台幣1元,但1瓶礦泉水在超市售價約合台幣35元。反觀沙烏地阿拉伯、秘魯、智利的汽油價分別約為委內瑞拉的10倍、100倍和100倍!統計顯示,委內瑞拉人均燃料油消費量是拉美國家平均水準的3倍以上,平均每輛車每月消費汽油約300公升,超過美國。

根據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估算,汽油的生產成本約為零售價的28倍,每年需為此補貼高達70億至120億美元。委內瑞拉平均每天消費的石油從2002年的40萬桶增加到目前的73萬桶,然而石油產量已連續8年沒有增長,可供出口石油數量下降導致政府財政捉襟見肘,目前連用於進口基本食品的外匯都難以支應,更別說要拿出大筆資金補貼來維持廉價汽油了。

為打擊食品走私和黑市交易,8月21日馬杜羅總統宣佈在全國各大超市安裝指紋掃描器,採自願登記方式對所有購物者購買商品數量進行記錄。但實施以來,委內瑞拉食品走私和黑市活動未見緩解,卻導致國內商業企業和民眾的強烈不滿,國內不穩定因素加劇。身為全球石油探明儲量第一大國,目前不僅外匯儲備降至近年最低點,通貨膨脹率更超過60%居全球之首,民生用品短缺,甚至出現廁紙難求情況。

委內瑞拉政經發展可能產生的「外溢效應」令人憂心。對拉美而言,由於委國於2012年加入「南方共同市場」,而另一成員國阿根廷剛於8月1日再度違約,南共市的前途恐凶多吉少。對中國而言,自2007年起對委內瑞拉以石油為抵押的貸款將近500億美元。據報道2011年中國曾派員到委國調查貸款使用情況,北京高度關注委內瑞拉是否違約理所當然。至於聯合國,由於下個月委內瑞拉將擔任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屆時如果聯手敘利亞、伊朗、古巴等盟友反美,華府恐將不勝其擾。難怪《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社論均呼籲抵制,其發展將成為觀察「後門羅主義」變化的指標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