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獨是認清中共的獨」顏擇雅談史明特殊意義
分享「他的獨是認清中共的獨」顏擇雅談史明特殊意義到Facebook分享「他的獨是認清中共的獨」顏擇雅談史明特殊意義
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先驅史明(本名施朝暉)昨晚傳出逝世消息。(資料照)
2019-09-21 10:3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先驅史明(本名施朝暉)昨晚傳出逝世消息,他的傳奇一生也再度引起眾人討論。作家顏擇雅分析史明的特殊意義,在於「他的獨,是認清中共厲害的獨,這點跟別的獨派很不一樣。」
顏擇雅在臉書撰文指出,近年有許多「反共」國民黨老將領紛紛前往中國接受招待,但她不覺得奇特,因為「他們年輕時沒有左過,沒幻滅過,老了自然對中共灌迷湯完全無法抵抗」,可以免疫的人年輕時幾乎都左過,然後「浪子回頭」,像是李登輝,以及香港的李怡。
顏擇雅追溯台獨思想的起源,「一次是日本殖民時代的台共,這批人在二二八後逃到對岸,全變統派。第二次是二二八後誕生的獨立思想,這種獨派起心動念是反國民黨,不是反共,因此已有不少例子向中共靠攏。」她以柯文哲為例,自稱墨綠,是二二八受難者家屬,但卻說兩岸一家親。
文末顏擇雅說出史明的特殊意義,「他是獨派中,唯一一位加入過中共,真心認同過中共,然後幻滅的。他的獨,是認清中共厲害的獨,這點跟別的獨派很不一樣。」
---------------
顏擇雅(1967年-),本名顏秀娟,[1]台灣出版家、翻譯家,雅言文化創辦人,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比較文學系學士,曾為《民生報》、《中國時報》、《台北時報》撰寫專欄。[2]曾獲梁實秋翻譯獎、金鼎獎雜誌類最佳專欄獎。[3]自2002年創辦雅言文化,曾發行《中國即將崩潰》、《優秀是教出來的》、《世界是平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西方憑什麼》等暢銷書,創辦至今仍為一人公司  https://is.gd/VrSSD0


香港人反抗》港人持續對抗 顏擇雅發現這點讓台灣自嘆不如列印
分享香港人反抗》港人持續對抗 顏擇雅發現這點讓台灣自嘆不如到Facebook分享香港人反抗》港人持續對抗 顏擇雅發現這點讓台灣自嘆不如香港人反抗》港人持續對抗 顏擇雅發現這點讓台灣自嘆不如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bit.ly/2AQcT8Q
香港反送中抗爭持續進行,顏擇雅認為,台灣人可以從中學習港人的國際溝通力。(路透)
2019-10-06 18:5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香港街頭今(6)日再度湧入萬名反送中抗爭者,持續與港府、北京爭取自治權,作家顏擇雅對此表示「自嘆不如」,她認為,大家常講台灣人缺乏勇氣與溝通力,但其實港人的「國際溝通力」正是台灣人需要學習的。
顏擇雅在臉書指出,民眾理所當然會對政治存有距離感,也因此漠不關心,現在中國政府使用強大的宣傳力量,將「暴徒」、「廢青」的帽子扣在示威者頭上,中方稱香港已經擁有高度的自治與自由權,指控抗爭者師出無名,藉此打壓港人反送中行動。
顏擇雅提到,抗爭者要與中國政府抗衡,就必須運用最能引起全世界共鳴的藝術語言,搭配精簡的解說,在最短時間內賺得閱聽者的同情,台灣人面對此次香港抗爭,一大感受是自嘆不如,大家最常講台灣人缺港人那種堅持與勇氣,但這台灣人也需要精進其他領域能力。
顏擇雅強調,「我認為台灣人這次可以學最多的,應該是國際溝通力」,香港人在抗爭中展現出來的「國際觀」,真的不是只有英文好,或是其他國際基本常識如「雅典在哪裡」的問題香港人反抗》港人持續對抗 顏擇雅發現這點讓台灣自嘆不如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bit.ly/2AQcT8Q


中元節廣告餘波盪漾 全聯上傳完整版訴初衷 | 全聯廣告引爭議 | 要聞 | 聯合新聞網 - https://goo.gl/fqtmT1


國民黨將國發院土地賣給元利建設林敏雄,剛好全聯董事長也是同一人,既然全聯廣告以「台大陳文成」為背景,用這種方式讓大家有歷史感,關注轉型正義「買到搶人家的土地,就還給人家吧!」委員指出,元利建設向國民黨買「機關用地」,葉家地主早就四處陳情數十年了,一筆幾十億元交易,當初購買不可能不知這件事,元利建設不必裝無辜,應該拿出企業社會責任與道德面對。https://goo.gl/pfv8aX

廣告影射「台大陳文成陳文成事件,於1981年在台灣台北市發生的陳文成教授離奇死亡案件,真相至今未明。此事件轟動海內外,為改變台灣歷史的重大事件之一。
1981年5月20日,陳文成全家由美國返台探親,7月2日被三名警備總部人員帶走約談,隔日清晨被人發現陳屍於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中華民國政府曾聲稱他是畏罪自殺,陳文成的家人與朋友指控是遭到國民黨政府謀殺。到台灣參與驗屍的美國法醫生理學家及卡內基美隆大學教授,則認為這是一起他殺案件。
此事件引起美國政府重視,對台灣的國民黨政府施壓,要求進行調查,美國國會同時要求調查國民黨派至美國校園的學生特務。在美國壓力下,中華民國政府宣布,在未有確定罪名前,警備總部不得隨意秘密約談相關人士,並且取消海外政治犯的黑名單。當時正值台灣白色恐怖時期,陳文成命案造成國際社會要求中華民國實施民主化的壓力與關注,使中華民國政府同意讓海外異議人士回到台灣,在台灣民主化運動中,有重要的歷史意義。解嚴後,台灣政府對陳文成命案曾數次重啟調查,但都沒有具體成果。
此事件與江南案、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被改編成2009年電影《被出賣的台灣》。從2012年開始,陳文成友人要求在台大校園陳屍之處,樹立小型紀念碑,但未獲台大校方同意。在楊泮池校長任內,2015年3月21日,台大校務會議正式通過,將其陳屍地點命名為「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1]。
事件經過
1981年5月20日,陳文成夫婦帶著一歲的兒子由美國返回台灣探親,原預定7月1日返美。入境台灣後,立即遭到警備總部調查人員的跟蹤監視。警總透過各種管道對陳文成進行調查,同時延遲核發陳文成的離境許可。
陳文成因「出境許可證」一直不下來,向出入境管理局提出進度查詢要求,境管局回應,應向警總查詢。6月30日,警總藉陳文成向境管局催證之便,在公共關係室初談 1 小時 20 分鐘。 7月1日,陳文成和弟弟陳文華一起去境管局打聽出境證的事,但得不到答覆。陳文成向警總查詢「出境許可證」為何一直不能核發的事,警總問陳最遲何時出發,陳回答7月3日。
7月2日上午9點,警備總部三名人員,以陳文成曾金錢支援美麗島雜誌社為由[2]:14,將陳文成從住處接至警總保安處二樓貴賓室約談,從此失去聯絡。根據警備總部事後片面的說法: 晚上7點約談結束,以專車將陳文成送回原住處,9點半護送人員送至二樓時,陳文成即表示「我已到家了,不必再送,請回去吧!」。
7月3日清晨,陳文成已被發現陳屍於臺大研究生圖書館旁的草地上。陳文成的家人還不知道陳已經遇害,十分焦急,妻子陳素貞透過各種管道,聯絡警總,都找不到人。下午兩點多,有不明人士打電話到家裡,說陳文成被車撞死在南京東路體育館旁[3], 屍體在台大醫院太平間。陳文成大哥趕赴台大醫院太平間找不到陳文成屍體。沒多久,古亭分局來電,叫陳家人去做筆錄和領屍。陳文成的父親陳庭茂和妻子陳素貞聞訊趕往,看到了陳文成的手錶、衣服和鞋子。警察說:「屍體在殯儀館,你們自己去看吧」。
事實上,當天陳文成的屍體被發現時,皮帶扣在胸前的襯衫外面,好像是用來拖屍體的。雙腳襪子不見,右腳鞋子掉落。鞋子裡塞有一張一百元「腳尾錢」。台北地檢處檢察官陳春男與法醫高坤玉到現場相驗,初步相驗結果是:陳文成右後背的肋骨已經折斷,似乎生前「遭受重擊」。
案發之後數日,鄧維祥教授出面做證,說陳文成當天深夜去他家拜訪。根據鄧維祥說詞,7月2日晚間11點多,陳文成赴鄧維祥教授家中聊天吃消夜,還吃了葡萄。12點半左右離開鄧維祥家,臨走前說「我走了,這大概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以後希望你能照顧我家裡!」然並沒有顯露出輕生厭世之意,離開時也沒有說要到哪裡去[4]。但陳文成妻子和家人都不相信鄧維祥的說詞,而且解剖屍體後胃裏並沒有食物。 [5]命案」?

陳文成(1950年1月30日-1981年7月3日),臺灣臺北縣中和鄉(今新北市中和區)人,生於林口(今新北市林口區),前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長期關心台灣民主與人權發展。陳文成於1981年返臺,被警備總部約談,但第二天被發現陳屍於臺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被稱為陳文成事件。
生平
曾祖父陳應彬、祖父陳己堂(或作「陳己同」)是板橋、中和一帶的知名大木匠師,專門整建廟宇,向稱地方望族。
父親陳庭茂(1911/01/02-1990/02/17)早年在林口經營茶葉生意失敗,1934年在台北市博愛路開設「蕃產屋」藝品店,專賣台灣名產及手雕藝品,1935年與板橋街長林清山先生之么女徐淑靜女士結婚,1937年「蕃產屋」關門,轉就職於「日東商船組」,由僱員一直升到主任,於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該日商被國民黨政權接收時才離職 [1]。陳庭茂夫婦育有五子三女,子女個個才華橫溢,事業有成。陳文成為其第四子。
陳文成幼年成績優秀,考取大同初中、建國中學。
1968年建國中學畢業後,原本報考台灣大學醫學院,因發現色盲,改唸台大數學系,大學聯考以總分500分第2名成績考上台大數學系。在台大人的眼中,陳文成個性爽朗熱情、體魄結實,嗜讀書,好運動,綽號「大牌」。
1972年,陳文成台大畢業後,與學妹陳素貞結婚,到林口服兵役,而後考上教官。當教官的期間,獨自研究發明了「自動計價器」,以數學函數將物質與重量導出來。由於台灣沒有統一度量衡,因此不符實際的使用,但這「自動計價器」在國內仍然擁有十年的專利權。
1975年,服完兵役後考入台大數學研究所就讀。半年後,陳文成獲得美國密西根大學提供的獎學金,前往密西根大學就讀數學研究所。
1976年,陳文成到美國第一年,即取得美國保險公司「精算師」的頭銜,擁有九級精算師的資格,接著獲得碩士學位。陳文成繼續攻讀博士學位。
1978年,陳文成28歲,從密西根大學以第一名的榮譽獲頒博士學位。陳文成以研究古典罈模型、柏斯、愛因斯坦罈模型以及波利亞罈模型之漸近行為與應用,發表論文刊登在應用機率雜誌上,對於統計學的理論進展提供相當的貢獻,引起國際學術界的重視,為同行多數學者所看好。陳文成獲得卡內基美隆大學聘書,擔任助理教授,其詼諧的上課方式,深受台灣留學生歡迎。
陳文成在美國求學與任教期間,始終關心台灣歷史和台灣政治的發展,曾研讀政治理論,積極參與同鄉會、人權會,並在財力上支持《美麗島雜誌》。
1981年5月20日,陳文成攜妻、子從美國返台探親,因為曾捐款給《美麗島雜誌》而被警備總部於7月2日一早從家中帶走,於7月3日陳屍於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陳文成的離奇死亡轟動海內外,真相至今未明。此事件被稱為「陳文成事件」。
官方宣布其死因為「畏罪自殺」,死亡證明書寫述「高處墜落,出血過多休克致死」。但驗屍所發現之屍檢情況為右後背肋骨折斷九支,左側折斷三支,腹腔積血嚴重。肝肺破裂,腎臟一邊破碎、一邊腫脹,恥骨斷裂(下體遭重擊),滿身刑求傷痕[2][3]。陳文成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vHa5e


全聯否認:已停播 - YouTube - https://goo.gl/iEkoiz

全聯廣告影射陳文成?顏擇雅:世界級廣告手法
新頭殼newtalk | 蔡潔凡 綜合報導
發布 2018.08.07 | 12:19

全聯廣告影射陳文成,已經將廣告下架,顏擇雅認為這是世界級廣告手法,應上教科書。
全聯廣告影射陳文成,已經將廣告下架,顏擇雅認為這是世界級廣告手法,應上教科書。   圖:翻攝自顏擇雅臉書
針對這兩天引起輿論的全聯中元節檔期廣告,被指出影射陳文成命案之後,全聯已將廣告下架。對此,出版人兼作家顏擇雅在臉書上發表看法表示,若廣告影像直接使用白色恐怖受難者,就有侵犯逝者人格權的問題,不過廣告影射方式是若即若離,「既是陳文成,也不可能是陳文成。既達到商業效果,又守住方寸。非常大膽,也非常謹慎」。
顏擇雅認為,可以想像奧美團隊激辯了很多次,也花很大的力氣說服全聯,來來回回修改材改成這樣,她最驚豔的是這點。並說這是「世界級的廣告手法,下面報導應該要有人譯成英文,讓外媒注意。」
顏擇雅表示,這個案例是「可以上廣告學教科書的,還有商業人類學教科書」。不過,針對全聯決定停播廣告一事,遭批是因為與國民黨關係好,她認為是「大家想太多了」,並覺得「純粹是全聯老董愛女的不幸事件,讓全聯不希望自家廣告觸發任何人的家庭創傷而已」。
最後,她也表示陳文成基金會與關心真相的所有人「應該謝謝奧美團隊做到你們做不到的事,讓許多對台灣白色恐怖歷史毫無興趣的第一次知道陳文成其人其冤」


血淚堆砌台灣民主人權 陳文成基金會推動綠島人權體驗營 | 政治 | 新頭殼 Newtalk - https://goo.gl/6tSaS6


1981.7.3 陳文成教授遇害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goo.gl/xRkrqK

1981.7.3 陳文成教授遇害

greenshot_2016-07-03_15-28-17

1981年,時任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的陳文成,返台探親。由於其支持臺灣為主體的立場、贊助黨外雜誌,而被中華民國政權警備總部盯上,於7月2日遭到約談。7月3日清晨,陳文成被人發現陳屍於臺大圖書館旁,據來臺調查之美國法醫魏契(Cyril Harrison Wecht)看法,陳文成遭謀殺,死因為生前高樓墜落,但中華民國官方則宣稱陳是「畏罪自殺」。

事件爆發後,曾衍生美聯社記者遭時任新聞局長宋楚瑜刁難取消採訪證的插曲。30幾年過去,威權體制下站在第一線的執行者依然活躍於政壇,而殺害陳文成教授的兇手依舊逍遙法外。

#轉型正義不能等

2014-06-16
◎ 沈政男
台大學生會在校務會議提議,於校內設立陳文成廣場,獲校長與眾多教授支持,雖然這是遲到了卅幾年的紀念方式,消息傳來,仍讓台大校友同感驕傲與欣慰。
一九八一年七月三日,陳文成在台大校園角落、椰林大道深處的研究生圖書館,被人從樓上推下,死在後方草坪上,當時國民黨政權一再宣稱陳文成是自殺,但合理懷疑就是你國民黨幹的!因為陳文成在美國任教,積極熱切參與反國民黨的民主運動,返國後遭警總約談,第二天便被殺害。
一九八七年我考上台大,註冊完畢第一件事,就是到研究生圖書館,走上依附一旁的露天階梯頂端,看著底下翠綠草坪,遙想陳文成被謀殺,當身體撞擊地面時的痛苦與憤懣。陳文成雖然死了,他愛台灣、反獨裁、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啟迪了無數台大學生,繼續為這塊他摯愛的土地奮鬥。
台大願意設立陳文成廣場,證明台大師生不只會讀書教書,更有引領時代精神的勇氣,不愧為台灣最高學府。其他大學的同學們,你們應該去問那些仍被戒嚴幽靈盤據心頭的師長:台大可以,為什麼我們不可以?
(作者為醫師,台大校友)

-----------------------------------------------------

2014-06-16
◎ 陳清偉
朱立倫在出席黎明技術學院畢業典禮時,狀似開玩笑地叮嚀學子,「千萬不要從政,那不是一條好路。」我聽聞後不禁怒火中燒,心想,難道政治是只有他們才能參與的事業?學生們關心國家參與政治,應是樂見其成之事,鼓勵都來不及了,怎能澆冷水橫加阻撓呢?
三一八學運剛過,當馬英九正在傾全力秋後算帳的今日,在大學畢業典禮上,用開玩笑的態度來講這麼嚴肅話題,實在不得不引人揣測,這是否幫執政者在警告學生們,接下來立法院加開臨時會不要輕舉妄動?
政治是眾人之事,你我可以不從政,但絕不能不關心國家事。再進一步來看,要關心國家,從政的確是最直接有效的。今日身為執政黨明星級政治人物,竟然說出此言,真是極大諷刺。
再者,檢視這些年來,某些國民黨高官的所作所為,林益世幾句話,就賺進六三○○萬,錢多到要用燒的,沖馬桶都沖不完;葉世文們更是明目張膽索賄。難怪在國際透明組織公布的「全球貪腐趨勢指數報告」中,台灣貪污指數為卅六%,高於全球平均的廿八%。看看這群檯面上的高官,如果離開了政治,這群人,找得到工作嗎?
醒來吧!別再讓這群政客,恣意宰殺我們的未來!政治是職業之王,有為者亦若是,正在待業的人,積極參與政治吧!再說,若這是朱立倫的真心話,那他現在就可以明志,立即退出政壇吧!
(作者為真理大學休憩系研究生)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