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_093010  600_290 (1)  

《賭場在我家》創刊號 P1~P2 1分鐘看懂「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
主旨:
以促進離島經濟及觀光發展,並健全觀光賭場經營及管理,確保博弈活動公平,維護公共利益,特制定本條例。
依「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的主旨精神來看以下有問題的條例:
5條:最低資本額—由主管機關定之。→主管機關是什麼單位沒有明定,要怎麼訂就怎麼訂。
7條:執照張數—由主管機關訂定—由主管機關定之。→主管機關是什麼單位沒有明定,要怎麼訂就怎麼訂。
18條:特許營運執照之有效期限為30年。→30年賣身契。
39條:賭場面積只佔5%(經主管機關核准者,不在此限。)—開後門條款。
47條:博弈廣告不得以….為宣傳之方式為之。但經專責機關核准者,不在此限。→開後門條款。
66條:累積獎金之博弈設備不得連線至觀光賭場外。但經專責機關核准者,不在此限。→開後門條款。
78條:觀光賭場所在縣(市)政府稅率最高不得超過觀光博弈業每月博弈營業收入之7%。→對「賭業財團」友善到極點,稅率還只有低到14%(地方7%、中央7%),加上公益安定基金0.5%、防嗜賭基金0.5%,意味著賭場總營收的85%送入業者的金庫。
83條:無照經營觀光賭場者,處新臺幣300萬元以上1500萬元以下罰鍰,並命其停止經營;未停止經營者,按次處罰。→此即為高度管制?
84~105條:違規罰款上限1,500萬元。→此即為高度管制?
確保博弈活動公平,維護公共利益??? 政府究竟在玩什麼?
公益彩券V.S. 觀光賭場
「公益彩券」「觀光賭場」比比看
*彩券銷售額:
60%獎金 (<75%)
26.75%盈餘
(50%社福公益、45%國民年金、5%健保)
13.25%銷管費用 (<15%)
(經銷佣金8.4%、發行商管理費4.3%、損失賠償準備金0.5% )
*賭場總營收:
86%進入賭場荷包
7%中央稅收
7%地方稅收


澎湖博弈公投後,下個博弈特區戰場在金門
文江和(特約記者)攝影林佑恩2017/1/11
2016年10月15日,澎湖博弈二度舉行公投,反對博弈以81.07%遠超過支持博弈的18.93%,對想設置賭場的支持者來說,完全是「絕望比數」,特區已再無可能。台灣三離島——澎湖、馬祖與金門都曾寄望賭場帶來地方建設,但在澎湖居民明確表態後,馬祖、金門離島設置賭場還有可能嗎?
2009年9月26日,澎湖舉行全國首次博弈公投,結果反對澎湖設置博弈特區的票數比例以56.44%小勝支持的43.56%;時隔6年後,比數大幅拉開,推動澎湖博弈的「澎湖國際化推動聯盟」(由澎湖旅行商業同業公會、澎湖觀光協會、澎湖旅遊發展協會等多個地方社團共同成立)只好發表聲明,表示未來不會再推動博弈公投。
澎湖博弈喊7年,建設還沒蓋,房地產先漲價
記者來到澎湖馬公機場,和旅遊詢問處的服務人員攀談,想了解在投票後以及數字之外,一般人對博弈特區設置的看法和理解。「當然不要賭場啊!」約莫30開外的女性服務人員聲調高亢地說:「那都是財團在玩的金錢遊戲,對我們澎湖當地根本就沒有實質的幫助。」
另一位較年長的服務人員幫腔表示,「對啊,上一次辦博弈公投,消息一出來,澎湖當地還沒有看到什麼好處,只有房地產一直漲價,現在我們當地人要在馬公買個房子都買不起了,房子越來越貴。」
第一線旅遊接待人員對於澎湖博弈的認知相當負面,他們認為這只會讓澎湖人活得更辛苦,與促賭方洋洋灑灑地說著博弈可以帶領澎湖國際化的說法南轅北轍,完全搭不上同一個調,因此不難理解第2次公投的差比為何會如此懸殊。
7年前,澎湖如火如荼地推動博弈公投,早有業者入駐圈地蓋飯店。位在馬公市新店路上的「博弈概念BOT案」,原得標廠商在2009年公投失利之後,將已完成基礎工程的大樓工地停工,撒手而去。
澎湖縣府官員表示,這個工程是政府BOT標案,一切都有合約規範,原廠商勢必要履約;縱使博弈公投沒有通過,澎湖既定的觀光政策仍在執行,渡假村興建仍舊是澎湖必要的建設。因此,原廠商找了旺旺集團介入,最終還是依約完工,現成為馬公的新地標——「福朋喜來登酒店(FOUR POINTS)」。
公務機關退休的老丁帶領記者尋訪馬公地區的博弈概念建設,在馬公四維段的重光BOT案,占地5.5公頃,也是一個博弈概念案。但因為第1次公投未過,又苦等多年未有新的進展,於是原來得標建商撒手而去,經過4年之後,在2015年1月正式轉移給遠東航空所屬的樺澎集團接手開發。
老丁表示,「這個案子也是衝著博弈來的,說好聽是為了2018年海島會議而建,其實骨子裡還不是為了博弈,否則幹嘛趕在二次公投前兩、三個禮拜辦開工,無非就是要為支持賭場者創造一個願景假象。」
老丁指著只插著開工典禮後留下的開工動工標竿,且四週空盪盪連圍籬都沒有的工地說:「你看開工典禮到現在過了一個多月,也沒有看到有任何要施工的動靜,大概是公投沒過,投資者又躊躇了,否則為了應付2018年活動得蓋120間獨立式villa的渡假村,還沒要施工怎來得及?」
對於澎湖發展博弈的看法,老丁邊開車邊向《報導者》說明,「澎湖本身有著豐富的海洋資源,只要好好的利用,觀光事業怎會發展不起來,以剛去看的重光案那個海灣,是國際風帆板協會評定全世界3個適合競賽的海域之一,還有藍洞,絕不輸義大利卡布里島外海的藍洞,說不完的觀光資源和養活澎湖人的產業利基,都比賭場要來得強。」
位在馬公老街中正路上的特產業者,對於澎湖設置賭場的看法更是有口一致地表示,對特產業者一點幫助都沒有,甚至還有可能消滅這些特產店。陳姓老闆表示,賭場強調就是吃喝玩樂一條龍都在賭場裡頭,來賭場的「遊客」被賭場的設施和服務給圈在賭場裡,誰還到街上來逛、來走,「我們根本就賺不到設賭場以後的錢。」
根據統計,澎湖在2009年反賭公投後兩年,至2011澎湖的觀光人次增加15%,數據證明澎湖擁有的觀光資源,不需要開設賭場也能促進觀光。官員指出,這幾年來澎湖有了博弈公投,許多澎湖年輕人為了拒絕設置賭場,從台灣畢業之後,願意回到故鄉發展、創業,形成年輕人回流的社會現象。
公投同意賭場後,馬祖博弈特區仍是無望
相較於澎湖民意的反對,馬祖反而是第一個公投過關,同意設置博弈特區的離島。2012年7月7日,馬祖人以57%贊成、43%反對的投票結果,通過馬祖設置觀光賭場。但本該是進度最快的馬祖,至今也看不到任何進展。
還記得,當時積極參與博弈建設的台灣懷德公司曾為馬祖地區畫下了大餅,包含北竿機場升級,至少可容納波音737型客機起降,除了博弈賭場,還有超過2,000間房的五星級飯店、會展中心、購物中心、秀場等,以及一所可容納4,000人的大學,可形成大學商圈,甚至發展成大學城。懷德公司原本還預測,如果中央的觀光博弈專法通過,馬祖博弈城可以在2017年底啟用。
博弈城預定地是馬祖北竿螺蚌山的後澳海灣,地理位置緊鄰北竿機場,馬祖列島的丘陵地形到處是高聳山頭,預定地的區域是一塊還算平整的海灘地。
時隔4年,《報導者》來到北竿,在後澳海灣並沒有出現土木大興的景象,卻是冷洌東北風夾帶著風沙襲面,海灣沙灘上則是散佈著颱風過後及平時海流漂夾來的大陸垃圾,有的垃圾則在岸邊海面上載浮載沈。
台金大飯店位在北竿機場旁明顯可見處,老闆娘陳瑞英回憶當時支持博弈的緣由,語意中帶著深沈的無奈,「你看我們馬祖這地方,到處是山,隨便到另一個村子去就得上山下海,這種條件怎麼能有發展,我們馬祖和金門、澎湖不能比,我們這裡連找個像樣可以種菜的平場都難找,要活下去就得出外,所以人口流失得這麼嚴重。」
陳瑞英又說,「我們當然知道賭場一定有不好的東西,可是回頭看看馬祖現在的樣子,我們只能讓賭場進來試看看,看能不能讓馬祖的經濟和發展起死回生,至少讓馬祖熱鬧點,不要像現在這樣死氣沈沈。」
陳瑞英道出了馬祖博弈公投之所以會過的原因——拿賭博事業來賭馬祖未來的發展希望。只是,這一把「豪賭」事實上成了一場烏龍,經過4年後澳地區的情況仍是紋風未動,得標的懷德公司究竟在賭場預定地做了什麼事,當地的居民一無所知,對於博弈特區的進度狀況,更是完全在五里霧中。
再走訪位在南竿福澳的台灣懷德公司,原來設置在馬祖的辦事處,卻已人去易主,從一家開發公司變成一家早餐店,問到老闆之前公司的情況,答案則是「不知道」。4年前曾經轟動一時的馬祖博弈公投過關後,馬祖人引頸企盼的大投資,如今卻如馬祖列島間的大海般茫然。
事實上,台灣懷德公司早在2015年7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便表示,「台灣懷德國際開發有限公司計畫把馬祖打造成亞洲地中海。但《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於立法院卡關3年,台灣懷德公司宣布暫歇此開發案。」
而懷德公司口中這部《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就是走遍澎湖、金門到馬祖等地所有反賭者口中的「配套措施」。因為沒有這部法律,使得「博弈公投」最終都只成為「博弈空投」。
不過台灣懷德公司也不是完全沒有爭議,自2012年馬祖公投通過之後,該公司是否為「空頭」一直受到反賭者質疑,後來該公司停止馬祖計畫案之後,還被雜誌媒體以「老千」的負面字眼形容,雙方以誹謗官司鬧上法庭。
事實上業界人士也曾對於懷德公司和美國金沙集團之間深厚的關係存有猜疑,該人士表示,金沙集團原本屬意金門,但是金門的博弈公投一直未有進展,該集團才以懷德為前鋒,在馬祖進行小規模投資試水溫,試圖建立公投通過的成功模式,作為未來進軍金門的樣板。
只是這種猜測都無法得到印證,但懷德公司以博弈專法未通過為理由,悄然撤出馬祖博弈開發是事實。對馬祖而言,懷德原本懷著何種居心涉足馬祖博弈公投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馬祖人原想賭一把的博弈夢,應該是幻滅了。
針對馬祖博弈大夢幻滅,《報導者》採訪到連江縣長劉增應,對懷德公司的離開表現得坦然而自在。「我們這地方已經沒有人在談論這個事情了,也不要再去討論博弈的事情了,他們走了,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馬祖真正需要的建設是什麼?」劉增應說。
他說,馬祖的發展受限於交通建設不發達,因此,他執政的重點在於彌補馬祖迫切所需的交通建設,如碼頭、港埠的建設、列島間交通船添購以及島內公路建設及養護等。劉增應強調,這些施政都是馬祖可以向中央政府爭取,而且都已經正在積極進行之中的工作。這些基礎建設才重要,而不是寄望博弈城規劃報告書中的空中樓閣。
今年上半年,金門可能舉辦博弈公投
在澎湖與馬祖都對博弈特區死心後,金門反倒是顯出前所未有的積極。
早在2009年,時任民進黨金門縣黨部主委的議員陳滄江,就提出金門博弈公投案,然而提案在縣政府躺了2年仍未處理。據當時部分公投審議委員表示,無論支持博弈與否,以金門政治傾向8成以上為藍的結構言,由民進黨人提案,根本沒有人會配合演出。
時隔5年,金門縣議員蔡春生以「金門縣民」身份,提出地方性公民投票案,內容為:「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的前途,您是否贊成設立國際渡假區並於其中開放5%觀光博弈?」
蔡春生表示,這項提案於2016年9月底向金門縣選委會提案。目前已經進入第二階段的公投連署,他必須要收集5,178份以上的連署書。蔡春生指出,目前已經有2,000餘份連署書,他有信心可以達到法定的連署標準,順利的話,今年上半年,金門就會舉行博弈公投。
金門對於博弈特區的意見,大、小金門有所不同。2009年年初,時任烈嶼鄉(小金門)鄉長的林金量,便以普查式民調方式,在小金門舉辦了一場非官式公投,讓小金門的居民對於博弈表態,結果獲得7成8居民的認同,亦即小金門的居民大多贊同博弈特區設在小金門。
然而博弈議題在金門地區一直都被視為禁忌,除了小金門早已行動表態,在占人口大多數的大金門地區,卻一直有反賭的聲音出現,甚至有反賭聯盟的民間社群,在網路上的公共論壇直言批判,以致金門地區需要靠選票支持的政治人物,對於博弈敏感議題諱莫如深、不敢表態。
在這種反對聲音公開化、支持聲音隱性化的社會氛圍下,蔡春生為何還要往敏感處去?對此,蔡春生受訪時態度轉而保守地表示,他的本意也不是金門非得要博弈不可,只是他希望用這個最敏感議題帶動金門鄉親對金門的發展進行表態,並且利用這個集體表態的力量,向中央政府表示金門亟需正面的觀光政策和資源挹入,讓中央政府正視金門發展的議題。
對於蔡春生的提案,金門縣政府選委會也依法接受各項書文,並且依法進行各種程序。縣府官員表示,若蔡春生的提案連署順利完成,推估今年3、4月份就可以進行金門地區第一次博弈公投。因此,為了未來辦理公投業務更為周全,縣選委會也於去年10月中旬澎湖博弈公投時,派員前往學習,以了解澎湖縣選委會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的作業實務運作。
在此同時,金門的反賭聯盟社群包含前金門觀光協會理事長楊再平,和前民進黨主委、現任福建省秘書長的翁明志,他們兩人在「愛金門聯盟」等地方網路社群,配合澎湖反賭人士的步調宣傳反賭意志。
楊再平結合了金門當地的環保人士共同響應,並以保護金門乾淨的生態環境為主訴求,以他山之石之勢,要金門的老百姓看清博弈對金門環境之害;至於翁明志則延續支持小英競選總統的網路社群,呼應蔡英文對反博弈的呼籲,一方面呼應澎湖反博弈,一方面提醒金門人也要覺醒反對賭場。
相對於反賭人士明燈亮火地公開表態,金門的支持博弈力量則是相形地下化,由於金門的人口結構一直都是以軍公教和其退休人員為主,因此從未有人敢明著就博弈議題正面表態和公開調查,尤其是政治人物,總是用中性又不著邊際的發言來回應博弈議題,深恐在感覺相形保守的金門地區被打入道德的黑區,而毀了個人的政治前途。
地下化的博弈議題並沒有消失在金門社會,在當地許多年輕的勞動階層如計程車司機,對於博弈特區設在金門則多持開放而樂觀的態度。一位來自蔡春生選區金沙地區的陳姓駕駛表示,「喊著觀光立縣的金門,20年來也沒看到什麼大改變,也沒有什麼外來大投資進駐,整天只賴著金門酒廠賺錢來發紅包,整個金門卻是越顯蕭條,不如用蓋賭場的方式,引進大量外來資金,讓金門發展一次翻天覆地的動起來。」
另外長期來往於金廈之間的許姓金商表示,「根據我在廈門這麼多年的觀察,金門如果要發展博弈,重要的是大陸北京方面的態度,因為如果金門搞了博弈,客源就會以陸客為主。」
至於中國方面可能的態度傾向,許姓金商指出,2015年5月夏張會期間,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金門發表了反博弈的言論,表示如果金門發展博弈就要停小三通的說法,他說:「那是張志軍自己誤以為金門人都反博弈的一廂情願判斷,以為如此可以迎合金門民情的善意表態。但據我所知,他回到北京之後就在其內部被打臉,說金門發展博弈與否非他張志軍權責可以發言的,可見大陸高層對金門博弈發展並沒有絕對的負面態度,而是中性的保留態度居多。」
許姓金商又表示,這幾年有很多從北京繞道香港和澳門的資本,進駐到廈海滄自貿區內,就近接觸金門地區往來的商務人士,探詢金門博弈發展的近況,並不斷在評估資金進場金門佈局博弈的時機。
目前金門有關博弈發展正面支持的議題還僅止於街談巷議的漫談階段,但是有部份政治人物正計畫著,趁2018年縣長選舉時,將博弈議題檯面化,推出以博弈發展為主政見的候選人,將縣長選舉基調直接扭轉成為金門的博弈公投,讓金門博弈發展的議題討論,透過選舉作一次性的了斷。
離島博弈僅金門尚留一絲苗頭
綜觀3個離島的博弈發展議題,在整個法定程序之中,公投雖不是成就博弈特區的充分條件,卻是設置博弈特區的法定必要條件,而澎湖公投結果出爐後,未來恐不會再有公投案提出,有意博弈投資者也將對澎湖死心。
至於馬祖,在懷德公司撤出後,已經通過的公投結果是否還有效力,馬祖人也不在意,其為政者也不會將博弈作為馬祖發展的核心議題,可預期的是博弈應會在馬祖絕跡,通過的公投結果只能成為歷史文件,而不會變成開發的依據。
而金門的博弈公投還在程序進行之中,議題尚未正式檯面化,各方博弈業者有意到中華民國轄內開發賭場者,看來只剩下金門是博弈支持者的「唯一希望」。
-----------------------------------------
羅德水:觀光賭場是離島的出路嗎?
2016/10/31
作者: 羅德水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捲土重來的澎湖第2次博弈公投已於10月15日完成投票、開票作業,繼2009年的第一次公投,此次澎湖人以超過8成的反對票再次否決了興建觀光賭場的提案,在83,469位合格選民中,投票率39.56%,不同意票26,598票,同意票6,210票,反方得票率從7年前第一次公投的56.4%,大幅增加到81%,澎湖人反對觀光賭場的意志益趨堅定。
備受爭議的博弈公投法源,是《離島建設條例》第10-2條:「開放離島設置觀光賭場,應依公民投票法先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其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應經有效投票數超過1/2同意,投票人數不受縣(市)投票權人總數1/2以上之限制。」並排除適用《刑法》賭博罪章的規定,因此被稱為「博弈條款」。
自2009年1月12日立法院三讀通過《離島建設條例》修正案以來,馬祖、澎湖已先後進行過三次「博弈公投」,澎湖連二次否決,馬祖則於2012年7月7日公投同意在當地興建觀光賭場。
未曾辦理過「博弈公投」的金門,過去幾年也不乏有人進行公投連署,據悉,金門縣選舉委員會日前已對一「博弈公投」進行審議,主文是:「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的前途,您是否贊成設立國際渡假區並於其中開放5%觀光博弈?」此提案只要在規定時程內獲得5,178人以上連署(最近一次縣長選舉選舉人總數5%以上)即為成案,亦即,金門後續還是有可能進行博弈公投。
「博弈條款」的立法意旨,主要是希望藉著興建觀光賭場,振興離島經濟,相信這也是投下同意票者的主要理由。然而,觀光賭場能否達成振興經濟的目的,歷來卻是針鋒相對、爭議不斷。
支持者相信,在離島興建觀光賭場可以吸引觀光人潮、增加就業機會、挹注地方稅收、縣民還能參與賭場分紅。當年致力推動馬祖博弈公投的「美商台灣懷德聯合開發有限公司」還曾許下打造「亞洲地中海──國際觀光度假區計劃」的願景,宣稱不僅要創造當地數千個就業機會,還要在馬祖興建國際機場、跨海大橋、國際大學、購物中心、遊艇碼頭,甚至宣傳未來連江縣民每月可以領取數萬元新台幣的福利金。
或許,正是這樣的願景說服了馬祖居民,在2012年的博弈公投投下同意票。然而,同樣是興建觀光賭場的公投,澎湖卻一連二次否決了提案,這一次的公投投票人數只比前一次多出2,052人,但投下不同意票的則多了9,239票,同意票則比上次少了7,187票,顯然有越來越多的澎湖人質疑觀光賭場編織的美夢。
反對者認為離島有限的資源根本支撐不起觀光賭場帶來的環境負荷。原本金門、馬祖、澎湖相對良好的社會治安,在設置觀光賭場之後,勢必產生質變量變,不確定的社會成本,顯然也不是離島居民所能承受。
針對反對者擔心的賭場負向影響,支持者最常舉新加坡的例子,稱只要妥善管理,治安問題與社會成本均可有效控制、降至最低。實則,新加坡開放觀光賭場時,雖然對本國人進賭場作了諸多限制,還是免不了造成許多社會問題,為此,當地NGO還成立了多個戒賭中心協助賭癮患者遠離賭害。
持平來說,離島觀光賭場的公投爭議,固然有外部力量的角力,甚至不排除有藉此議題炒作離島土地的動機,但爭議背後其實也有離島居民對島鄉發展路線的不同想像。作為一個金門人,我深刻理解離島居民的矛盾心態,個人雖然反對在離島興建觀光賭場,但一直把博弈公投當作離島公共對話的平台,在少見公共政策對話的離島,觀光賭場公投成為金馬澎極少能集結公眾討論的重大事件。
離島的優勢是什麼?觀光賭場是離島的出路嗎?離島居民想要什麼樣的未來?在經歷三次博弈公投之後,金馬澎無疑需要更多的公共討論。
--------------------------------
【新聞稿】反對觀光賭場,為金門的未來留下更多可能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link sends e-mail)。
2017/08/27
資料來源: 金門反賭場連線
自2009年1月12日立法院通過《離島建設條例》修正案,賦予離島經公投程序興建賭場,連江與澎湖已分別進行過三次公投,澎湖先後在2009年、2016年否決,連江則於2012公投同意,今年10月28日,金門也將舉辦金門第一場地方公投,決定是否同意興建觀光賭場。
由於這場公投將決定金門是否設置觀光賭場,我等認為賭場一事茲事體大,因而組成「金門反賭場連線」,希望結合所有關心金門前途與發展的朋友,共同阻止這場災難。
基於以下主要理由,我們反對在金門設置觀光賭場:
一、觀光賭場是弊端遠大於利益的選擇:觀光賭場的設置是一刀兩刃的大事,或有鄉親樂觀認為觀光賭場可以帶動相關周邊產業發展,增加地區就業人口,然而,依各國經驗,無論怎麼規範防堵,只要觀光賭場一開,犯罪、毒品、色情交易也必將隨之蔓延、猖獗,金門原本質樸的民風與生活步調,勢必因為開設觀光賭場而變調,這真的是金門人想要的發展嗎?
任何公共政策都應經過事前多方評估,我們要問促賭方,究竟在金門設置觀光賭場,可以為金門帶來多少稅收?能夠增加多少在地就業?帶來多少觀光人潮?相關數據在哪裡?政策評估又在哪裡?如果到現在都還提不出來,豈不跟畫大餅沒有兩樣?金門人為什麼要接受這樣一個副作用極其明顯,弊端遠大於利益的賭場夢?
二、馬祖經驗證明觀光賭場是欺騙離島居民的幌子:相較於澎湖的否決,連江縣則在2012年7月7日公投同意在當地興建觀光賭場,自從2004年1月2日《公民投票法》通過實施以來,台灣已經進行6次全國性公民投票與4次地方性公民投票,馬祖博弈公投是唯一一次獲得通過的公投。當年促賭方為了爭取馬祖人的支持,替觀光賭場編織了許多美夢,宣稱賭場可以吸引觀光人潮、增加就業機會、挹注地方稅收、縣民還能參與賭場分紅,甚至宣傳未來連江縣民每月可以領取數萬元新台幣的福利金。
然而,此時此刻,離馬祖通過博弈公投已超過5年,但馬祖絲毫沒有任何興建觀光賭場的跡象,主要原因是執政黨並不同意制訂「有關觀光賭場之申請程序、設置標準、執照核發、執照費、博弈特別稅及相關監督管理等事項」專法,因此就算公投過了也沒有實質意義,至此,煞有其事的觀光賭場公投,無論法制面或執行面都已證實是欺騙離島居民的幌子,金門人要像馬祖人因公投通過而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或是學習澎湖人勇敢向賭場說NO?
三、賭場公投凸顯中央缺乏整體離島政策:賦予離島經公投程序興建賭場,係馬政府完全執政時的國家政策,然而,目前的蔡政府又是完全不同的光景,做為一個高度爭議的公共政策,離島居民對觀光賭場難免針鋒相對,但無論對觀光賭場意向如何,金馬澎居民都應該理直氣壯的問問輪流執政的藍綠兩黨:你們真的在意離島發展嗎?
我們要求朝野正視離島的發展困境,我們譴責朝野不負責任地要離島居民自己決定一個風險極高的政策,我們嚴正要求政府提出真正適合離島定位與發展的政策藍圖。
最後,儘管觀光賭場從法制面與執行面都有諸多問題,但由於賭場公投的立法缺漏,我們必須呼籲金門鄉親千萬不可掉以輕心,依照《離島建設條例》授權的博弈公投,不同於其他全國性與地方性公投採取的「雙二一門檻」,即將於10月28日進行投票的金門觀光賭場公投,只要同意票高於不同意票,就視為金門人同意在金門設置觀光賭場。
金門要如何發展,不是不能討論,但觀光賭場不是金門人要的選項,我們誠摯地邀請全體金門人,仔細思考金門金門應該有怎樣的發展,勇於表達自己反對觀光賭場的心聲,並在10月28日為金門的未來投下神聖的反賭票。
---------------------------------
立法院交通委員會排定今天(5日)併案審查 「觀光賭場管理條例草案 」、「離島地區博弈事業管理法草案 」等案,卻因為交通部長葉匡時請假缺席引起爭議,以及各方立場不同而產生的種種爭執,氣氛陷入僵局,因此會議主席陳根德宣佈散會,表示擇日再審。
賭場合法化之爭議在台灣已超過25年,2009年澎湖第一個博弈公投未通過,2012年馬祖通過了國內第一個博弈公投,卻因爭議多而遲遲無下文。今年5月行政院向立法院提案審議「觀光賭場管理條例草案」,其中將進行審查的提案共有4個版本:
1. 行政院版本
根據《離島建設條例》第十條之二,僅開放離島設觀光賭場。
(規定觀光賭場附設於國際觀光度假區內,面積不得超過5%。各離島賭場特許營運執照張數,依行政院核定各該離島得設置的國際觀光度假區家數訂定。未滿20歲、經配偶、四親等內親屬申請禁賭者、有賭癮或嗜賭者,皆禁止進入觀光賭場。)
2. 陳雪生委員版本
把觀光賭場正名為「博弈遊戲場」。
3. 蔡正元委員版本
修訂設置觀光賭場除了依《離島建設條例》之外,另增加「其他法律之規定」。
(為賭場是否只能設在離島保留彈性空間。)
4. 陳根德委員版本
修訂《國際機場園區發展條例》,增訂園區設置觀光博弈活動之特別區域。
(規定機場園區可設博弈特區。)
以上法案都讓部分人士質疑政府將在台灣本島開賭,因此反對聲浪此起彼落。不過昨日召開公聽會的同時,有近400名離島馬祖居民聚集在立法院門口,希望博弈條款儘速通過,要求政府正視離島人民的需求。
爆炸性經濟效益?徒增社會成本?
博弈產業合法化或許會帶來大量的觀光收入,不但提供大量就業機會,也帶動當地觀光產業,經濟效益有爆炸性成長。但博弈產業的發展亦帶來許多問題,像是犯罪率提升或身心疾病等的產生。但若博弈行為不合法化,社會成本依然存在,使賭博行為地下化,又是另一層面的問題。
台北市、新北市、新竹市三市的前文化局局長聯名投書蘋果日報,表示台灣本島設置觀光賭場,對地方經濟發展可能帶來的正面效益極有限。認為根據行政院經建會在2009年的「台灣發展觀光賭場之策略規劃報告」中調查顯示,有44.8%的受訪者不贊成開放設置觀光賭場,且設置賭場的收益(稅收、企業獲利等),與付出社會成本(犯罪、破產、自殺、家庭問題、詐騙、政府管制等)相較,個人收益34元卻要付出190元的成本,個人淨社會成本是負156元。
底下是我們整理出來的正反各方說法:
【正方】支持博奕合法化
澎湖縣觀光協會秘書長莊光輝:「離島並非喜歡賭博才期盼成立賭場,只是需要屬於離島的生存方法。離島沒有建設,人口外流嚴重,才希望依靠賭場刺激當地經濟。 」
前國民大會代表曹順官:「離島是要發展國際性的觀光博弈,設立觀光村,而非只專注在賭場上,希望政府能給離島新的機會。 」
金門縣副縣長吳友欽:「馬政府為了照顧離島鄉親,特別在離島建設博弈條款,促進離島觀光經濟,可惜博弈專法至今仍未完成立法。只有博弈專法通過立法,金門縣政府也才能舉辦公投,掌握民意真正動向。」
立法委員陳雪生:「馬祖風景再漂亮,觀光客沒有交通工具到馬祖還是沒有用。馬祖人公投結果通過,是在道德與生存之間,馬祖人被迫選擇了博弈。」
台灣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副教授劉代洋:「日本在這週就會推出博奕促進法,促進觀光、區域經濟;澳門在發展賭場後成為亞洲娛樂之都,新加坡設立賭場後因保全人員多,加上賭場經費充足,加強治安防治,犯罪率反而降低,也減少失業率。」
中央警察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孫義雄:「20多年來的研究和民調,新式賭場的犯罪率並沒有明顯提升,離島有隔絕性,賭場應優先設在離島。」
【反方】反對博奕合法化
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閒學系教授葉智魁:「依照政院版本,若以賭場營收1000億元來計算,竟有高達86%、860億進入「賭業財團」荷包,僅剩14%、140億入中央、地方稅收。 」新加坡發展賭場後,雖第1年的經濟成長率上升,但卻逐年下降,去年經濟成長率僅有1.3%,低於台灣。
民主進步黨立委陳節如:「總統馬英九承諾離島先行,但國民黨立委要讓賭場遍地開花,希望立委在立法時,不要考驗自己親人對於賭博的節制能力。」
澎湖縣反賭場聯盟召集人傅靜凡:「不要輕易贊成賭場的設立,也不該讓離島永遠都是政府實驗用的白老鼠。」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陳曼麗:「賭博合法後民間賭風興盛,衍生問題酒、色、財、氣還有搶劫案,警力勢必增加,家長管教子女將變困難。」
反賭聯盟表示,若在桃園航空城設賭場,治安恐危及臺灣飛航安全。立場堅決反對在台灣本島開設賭場,如果要設賭場就必須由全民公投來決定。
---------------------------------
觀光賭場管理條例 仍躺在立院
分享觀光賭場管理條例 仍躺在立院到Facebook 分享觀光賭場管理條例 仍躺在立院到Line 分享觀光賭場管理條例 仍躺在立院到Google+
2017-10-22
就算闖過公投 目前也沒有法源可設賭場
〔記者鄭鴻達、劉力仁/綜合報導〕金門博弈公投即將登場,但即便公投闖關成功,仍須立法院通過「觀光賭場管理條例」始有法源得以設置賭場。對此,立法院民進黨團、國民黨團持保留態度,時代力量黨團堅決反對,親民黨團則認為民進黨應說明其立場為何。
金門、馬祖、澎湖發展博弈情況
金門、馬祖、澎湖發展博弈情況
各黨團態度傾向保留甚至反對
離島興設觀光賭場必須過兩關,依據「離島建設條例」第十之二條,第一關通過地方性公民投票,第二關須依據「觀光賭場管理條例」設立賭場興設,五年前「觀光賭場管理條例草案」就躺在立法院遲未排審,立法院各黨團態度也傾向保留甚至反對。
遲未排審 「本會期不會討論」
民進黨團幹事長劉櫂豪表示,本會期為預算會期,黨團尚未有明確方向,「本會期不會討論該案。」
國民黨團書記長林為洲說,黨團持開放態度,並尊重地方的決定,畢竟通過與否所造成的繁榮或衝擊,都是地方承受,若公投通過,立法院與民意對抗,不修訂相關辦法也很怪。在此議題上,立法層面屬於被動的。
時力認不應在離島設置賭場
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指出,經討論後,黨團堅決反對「觀光賭場管理條例」通過,此條例沒正當性,黨團不只在公投立場反賭,也不認為應在離島設置賭場,希望各黨團能一起反對。
親民黨團幹事長陳怡潔指出,離島設賭場須尊重居民選擇,民進黨過去堅決反對於離島設立賭場,應說明執政後態度為何,若定調反對,應想清楚如何協助離島發展經濟。
---------------------------------
兩岸同反賭 鄉親戲稱:統一了
tw.news.yahoo.com查看原始檔
旺報【記者李金生╱金門報導】
金門博弈公投28日登場,不但民進黨早就表態反賭,強調立院不會制定《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大陸方面從國台辦到福建省台辦,透過各種管道也一再傳達不希望一水之隔的金門開賭。兩岸執政黨針對這項公共議題,難得站同一陣線,不少鄉親戲稱:「兩岸統一了!」
走在人潮熙攘,兵家必爭之地的金城東門菜市場,鄉親生活並未受太大影響,但一聽到大陸表明反賭,不少婆婆、媽媽笑說:「賭博本來就不好,大陸反對是正確的,支持啦!」
大陸國台辦前年即曾明白指出,禁止大陸居民赴台賭博,2015年訪金的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說,金門一旦開賭,就會關閉「小三通」。福建省台辦日前也說,博弈產業絕非正道,希望金門鄉親珍惜和共同維護兩岸旅遊、交流合作環境。
《廈門日報》也刊登一篇以〈別拿金門賭明天〉文章,傳達大陸官方嚴正立場,強調大陸近年嚴打貪腐,絕不會容忍大陸民眾赴金門賭博,金門若通過設立賭場,屆時大陸將調整對金門相關政策,嚴格限制金廈「小三通」和兩岸往來,以免金門賭博產業帶給對岸不利影響,金門將因此失去作為兩岸交流重要「窗口」地位。


政院版「博弈專法」的荒謬

hhghgh  
 
( 製表:葉智魁)

◎ 葉智魁

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將行政院版之5299d71ba178b  排入了十二月五日的審查議程,其內容之荒謬除了對「賭業財團」友善到極點外,稅率還只有低到十四%(地方七%、中央七%),意味著賭場總營收的八十六%送入業者的金庫,以下簡單地就「公益彩券」與「觀光賭場」的收入分配作個比較,就可以明顯地看出其荒謬性。

以彩券銷售額一千億及賭場總營收額一千億作估算:

公益彩券銷售額的六百億是獎金,會回到顧客的荷包;二六七.五億的盈餘會做為公益(社福:一三三.八億,國民年金:一二○.四億,健保:十三.四億);管銷費用:一三二.五億(經銷佣金:八十四億,發行商管理費:四十三億,損失賠償準備金:五億)。

至於賭場總營收一千億:八六○億進入「賭業財團」荷包;七十億中央稅收;七十億地方稅收。

比 較之下再清楚也不過:「博弈專法」是透過政府公權力將人民辛苦的收入(血汗錢)打包送進「賭業財團」的金庫,表面上看來中央與地方得到了零頭般的稅收,可 是公共建設與社會成本根本還沒算進去。換言之,政院版「博弈專法」等於完全是為「賭業財團」最高利益所量身打造,背後的邏輯彷彿「賭博財團」是應該極力護 持之風險高而報酬率低的企業。殊不知「賭場」是不折不扣之超級吸金黑洞、百分之百的榨錢機;換言之,「博弈專法」無異於以公權力授權並確保少數外國財團壟 斷、向自己的人民百姓吸金!

說是立意想不要浪費國民的財源與外匯,結果卻變成將鈔票打包好直接送入老外的荷包,這不是「揮刀自宮」、主動幫外人搜括自己百姓的財產是甚麼?

何況,一旦允許外國賭業大亨入股在國內開設賭場,勢將會使原本沒有能力前往國外賭場的中下階層,因而得以輕易前往這些賭場輸錢,如此一來,外商勢必可以左右逢源,而國內的賭場投資人與政府,豈非等於是在聯合扮演「台灣經濟的吳三桂」!

(完整版請見自由電子報、作者為東華大學觀光暨休閒遊憩學系教授)

------------------------------------------------

伍豐俄羅斯賭場 明年九月開幕

與澳門賭王之子聯手投資

〔記 者卓怡君/台北報導〕伍豐(8076)與澳門賭王之子何猷龍攜手投資的俄羅斯海參崴Oriental賭場,將於明年9月正式開幕,為海參崴第一家賭場。由 於鄰近中國東北三省,鎖定賭性與實力最強大的中客,明年開幕後,可望為公司挹注可觀獲利;法人估計,未來該賭場每年可獲利達35億元,每年貢獻伍豐EPS 3.7元以上。

每年貢獻伍豐EPS3.7元

根據今年第二季亞洲賭場最新統計,鎖定南方中客為主的澳門賭場,平均每張貴賓賭檯(平均要有新台幣1000萬元賭金才可上桌)每日可貢獻獲利3.7萬美元、大廳賭檯約1.1萬美元、吃角子老虎機為436美元。

鎖定愛賭口袋深中國賭客

伍 豐表示,海參崴賭場設置25張貴賓賭檯、40張大廳賭檯、800台吃角子老虎機,鎖定實力強大的中國賭客。法人指出,若依同以中國賭客為主的澳門賭檯獲利 計算,海參崴賭場未來每日貴賓賭檯有機會貢獻92.5萬美元、大廳賭檯44萬美元、吃角子老虎機34.8萬美元;以伍豐持有19%賭場股權計算,單日最高 可認列約32.5萬美元獲利,每月獲利976萬美元(折合台幣約2.9億元),全年獲利至少35億元起跳。

伍豐表示,海參崴為俄羅斯政府重點開發特區,全力打造海參崴成為國際景點,已投資200億美元進行基礎建設,去年國際旅客僅9萬人,在政府大力推動下,未來幾年可大幅拉升至百萬人以上。

俄 羅斯賭場的大股東股權配比,分別是伍豐19%、香港上市公司凱升控股的子公司持股46%、新濠國際子公司持股5%,其餘30%則由俄羅斯股東所持有。其 中,新濠國際總裁何猷龍為澳門賭王何鴻燊之子,自今年8月宣布此投資案以來,新濠國際股價上漲169%;相對伍豐漲幅僅有55%,法人認為伍豐應尚有補漲 空間。

================

76002e1ace_ysy_20161125_161000  

賭王何鴻燊九五大壽 捐台幣八百萬行善
tw.news.yahoo.com查看原始檔

今天十一月二十五號,是賭王「何鴻燊」九十五歲生日。香港媒體報導,何鴻燊的二姨太,以及何鴻燊的子女,用何鴻燊的名義,捐了兩百萬港幣,合台幣超過八百二十萬,說要供做慈善用途。

何鴻燊表示,捐出兩百萬港幣的善款,是希望喚起大家的善心,積極回饋社會,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何鴻燊與二姨太「藍瓊纓」,以及四個女兒何超瓊、何超鳳、何超蕸與何超儀,也準備了紅包與生日蛋糕,為何鴻燊慶生,讓賭王開心笑呵呵。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