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凱——被後世低估的法國古典油畫大匠
www.epochtimes.com查看原始檔十二月 5日, 2018
居斯塔夫·讓·雅凱,《身著騎馬裝的女孩》(Girl in a Red Riding Habit),118 x 76 cm,布面油畫。(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在藝術史界,法國畫家居斯塔夫·讓·雅凱(Gustave Jean Jacquet,1846~1909)被視為古典主義大師威廉·布格羅(William Bouguereau)最出色的學生之一。
雅凱的繪畫題材不是農家女或神話場景,這一點有別於他的老師和很多同門畫家。儘管如此,雅凱精湛的油畫技法,筆下豐腴優雅的女子形象,還有那些描繪近古(16~18世紀)風情的歷史畫,卻讓他在有生之年享有很高的聲譽。
雅凱善於在大幅畫布上描繪真人等大的人物,不過他更喜歡的還是在木板上畫寫小畫。他的模特並不總是那種古典美的類型,但無一例外地洋溢著活力。
居斯塔夫·讓·雅凱,《夢》(Le Rêvé),板上油畫,40 × 30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早年生涯
雅凱1846年5月25日出生於法國巴黎。1865年,19歲的他首次參加沙龍展,參展的兩件作品分別是《謙卑》(La Modestie)和《哀傷》(La Tristesse)。他的藝術生涯就此起飛。兩年後,他憑藉《戰鬥的召喚》(Call to Arms)一作引起了藝術界的注意。
1907年的《藝術雜誌》(The Art Journal)提到,1867年左右,藝術評論家埃德蒙(M. Edmond)說過,「看吧,今天這位無名的藝術家明天將會聲震藝壇。」文章提到,不久之後,雅凱的畫作《德國步兵出征》(Sortie de Lansquenets)就被政府購買,並入藏布洛瓦皇家城堡(Chateau de Blois),歷經1個半世紀,仍然懸掛在那裡。
1868年,年僅22歲的雅凱贏得了巴黎沙龍展的三等獎,獲獎作品為《16世紀將士》(Sortie d’ armée au XVI siècle)。然而,他涉足軍事並不只在繪畫領域:他是一名很熱血的騎兵,曾在德法戰爭(1870~1871年)期間加入過塞納河下游的游擊隊。
1870年10月21日巴黎圍城期間,雅凱還曾隨杜克羅(Ducrot)將軍出擊,據說當時他攜帶的武器和盔甲都是從畫室取用的道具。在戰場上,他親眼見證了雕塑家庫瓦里埃(Louis-Alfred-Joseph Cuvelier)的陣亡。
如潮好評
戰爭結束後,雅凱回歸他的藝術天地。他在1875年的巴黎沙龍中獲得了頭獎,獲獎作品《沉思》(La Reverie,俗稱「紅衣少女」)被評價為「精采,迷人,有力」;1892年《美國人畫刊》(Illustrated American)的文章形容他筆下的主人公是「一位神色陰鬱、緊張的女子,身裹裘皮鑲邊的深紅色天鵝絨長裙,端坐於扶手椅」。
居斯塔夫·讓·雅凱,《紅衣少女》(Young Girl with Red Dress),118 x 76 cm,布面油畫。(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這幅畫後來在1878年的世界博覽會上展出時,也贏得了美國藝術評論家愛德華·斯特拉恩(Edward Strahan)的好評:
「他的畫作既甜美又精確,平衡地架設於兩個時代之上。他對現實事物進行準確的觀察,然後移植到過去的年代。他萃取了各個年代的美好。
「他從威尼斯畫派那裡吸收了人體的光彩和肌膚之美;他從西班牙畫家那裡學到了肯定的線條和溫暖的色調。他從18世紀的遊園雅宴(fête galante)繪畫中提取了融化的形、優雅的光和如花的色彩。他從每位大師那裡都有所借鑒,一直到布格羅(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他進入了後者的畫室受教。」
居斯塔夫·讓·雅凱,《演奏會》(The Recital),1898年作,布面油畫,99 × 124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同一年,雅凱的《聖女貞德為法國祈禱》(Joan of Arc Praying for France)一作參加了巴黎沙龍展,給他帶來了更大的榮譽。這兩幅得獎的傑作,加上早年的戰功,或許是他在1879年獲得法國榮譽軍團勳章的原因。
著名畫商威廉·紹斯(William Schaus)把兩幅畫都買了下來。《沉思》一度懸掛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據《美國人畫刊》文章,紹斯將另一件獲獎作品《聖女貞德》贈送給了法蘭西政府。
雅凱的藝術之路始終走得很穩健,在1909年去世前,他一直在參加巴黎沙龍展。即使在他去世後的1910年,他的兩幅作品《B夫人肖像》(Portrait de Mme B. )和《為健康乾杯!》(À la Santé!)還亮相沙龍展。很可能是他的妻子了解他的心意,因此為他報了名。
居斯塔夫·讓·雅凱,《貴婦肖像》(A Portrait of a Noble Lady),布面油畫,91 × 77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雖然雅凱有家室,但人們對他的家庭生活所知甚少。他是否有子嗣和兄弟姐妹,父母妻子姓甚名誰,全都不得而知。
雅凱最常用的模特很可能是他的繆斯,因為他總是以超大的尺幅來描繪她。按照現代人的標準,她不算是古典美人,不過雅凱顯然不這樣看。將這些畫作與他妻子的肖像放在一起比對可看出,她們不是同一個人。有人猜測她是畫家的情婦或是女兒——畢竟她從很小年紀就出現在雅凱的畫作中,但也有可能是他的續弦。
據《美國人畫刊》,關於他反覆描繪同一模特,曾有評論家這樣說:「畫家一以貫之地使用同一位模特來畫人像,多年過去,甜美如她,也難免因反覆出現而變得乏味。」
居斯塔夫·讓·雅凱,《大提琴手》(The Cello Player),布面油畫,150 × 95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居斯塔夫·讓·雅凱,《身著騎馬裝的女孩》(Girl in a Red Riding Habit),118 x 76 cm,布面油畫。(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現代人的誤解
雅凱的畫作被北美和歐洲許多公私機構收藏,其中包括布洛瓦宮以及蒂耶里堡(Chateau-Thierry)、盧昂(Rouen)和巴黎的研究機構。在英國,他的作品見於謝菲爾德博物館、曼徹斯特城市畫廊、布萊頓博物館以及霍夫博物館。在美國的布魯克林博物館、克萊斯勒藝術博物館、辛辛那提藝術博物館和哈佛大學福格藝術博物館等處,也可以覓得他畫作的影蹤。
不過令人遺憾的是,雅凱的一些作品已經被各博物館賣掉了,有關負責人受到變異潮流的誤導,認為雅凱並不重要,也不認為他的作品對後代很有價值。在整個20世紀六七十年代,他的畫作與眾多19世紀重要畫作的命運一樣,都被「掃地出門」了。
可嘆的是,近至2007年,芝加哥藝術博物館還賣掉了雅凱的一幅代表作。在1960年代,博物館放棄這類畫作還可以歸咎於那個時代的錯誤導向;而今,19世紀歐洲繪畫已經是關注度提升最快的藝術收藏領域之一。我們的博物館已經丟掉了太多的傑作,這種做法該停止了。
2007年10月23日,這件題為「歡迎」(Welcome)的畫作在紐約蘇富比以361,000美元的價格成交。據拍賣圖錄,法國藝術家、詩人和藝術品收藏家羅伯特·德·孟德斯鳩(Robert de Montesquiou)認為,《歡迎》一作可與華托(Watteau)等大畫家最傑出的作品媲美。
居斯塔夫·讓·雅凱,《歡迎》(Welcome),布面油畫,180 × 128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他認為,包括華托在內的很多法國近代名家,在寫實技法的精確性方面都無法與雅凱比肩。孟德斯鳩形容這幅畫展現了「綢緞的飄動和衣裙的光澤」,「宛如由繡花內衣、蕾絲……武器、盔甲和古老樂器構成的詩篇」。
這幅畫作在1892年的巴黎沙龍首次展出,1898年在紐約布蘭德斯畫廊(Brandus Gallery)亮相時也備受好評。據蘇富比圖錄文章,《紐約時報雜誌》還曾將這幅畫和倫勃朗的《持杖老人坐像》放在一起刊登。
1892年9月10日的《美國人畫刊》發文寫道:「當今,就描繪女性的迷人而言——無論是面孔、身材還是神情,沒有哪一位畫家比居斯塔夫·雅凱更加忠實、更加熱忱了。」
居斯塔夫·讓·雅凱,《藍絲帶》(The Blue Ribbon),布面油畫,26 × 20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啟迪與遺產
雅凱酷愛收藏古代兵器和甲冑,據說他的收藏品在當時是整個法國最棒的。他過世後,大部分遺物在巴黎的Galerie Georges Petit畫廊進行了拍賣,其中包括他收藏的三百多件18世紀服裝,還有盔甲、兵器等。
儘管他不曾出版過畫冊專輯,但作為藝術家的雅凱確實留下了相當豐富的作品。自1980年代中期以來,他被公開拍賣的畫作約有200件。令人驚訝的是,世人對這位既高產又有造詣的藝術家卻知之甚少。
居斯塔夫·讓·雅凱,《遊吟女孩》(Girl Minstrel),1881年作,布面油畫,145 × 79 cm,克萊斯勒藝術博物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在1909年《費加羅報》刊發的雅凱訃告中,藝術評論家亞森·亞歷山大(Arsène Alexandre)中肯地說道:
「我們失去了一位優秀的畫家、一位紳士和一位品位精緻的藝術家。在這樣一個時代,他的遠走尤其令人惋惜——昔日的巨匠罕有出現,明日的名家既未獲認定,也還沒全心投入藝術。
「在取得巨大成功之後,我們佯裝沒看到這位優雅的畫家,而只將他視作過氣的藝術老師。事實上,沒有哪位畫家比居斯塔夫·雅凱走得更穩健、技巧更純熟。……雅凱的筆法不粗放、不鬆散,他也不想讓自己顯得很業餘。他想必擁有巨大的勇氣,才能既忠實又優雅地去刻畫對象,他投入了這一艱鉅任務,做得很出色。
「居斯塔夫·雅凱懷抱著一種善良的理想,他不認為顏料是用來傳遞恐懼或是挑動情緒的。他筆下的場景以多種方式深深感動著我們,這彷彿是這些畫作的天然屬性。如果說庫爾貝蠻橫、張揚,德拉克洛瓦反映了我們內心的恐懼、狂熱或痛苦,那麼我們更樂於從居斯塔夫·雅凱的畫作前經過——它們或許能讓消逝的柔美優雅恢復些活力。
「無論如何,人們最好能像他一樣,優雅、友善、隨和(不會讓人為野蠻暴力而哀嘆),且能像他那樣,相信這世上的人是美好有力量的。」
居斯塔夫·讓·雅凱,《羅蘭夫人像》(Portrait of Madame Roland),布面油畫,61 × 46 cm,私人收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居斯塔夫·讓·雅凱,《婦人肖像》(A Portrait of a Lady),布面油畫,25 × 30 cm。(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本文作者卡拉‧L‧羅斯(Kara Lysandra Ross)現任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首席運營官,她也是19世紀歐洲繪畫專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