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經總要/拋石器-1272年回回砲/拍竿是一種放在船上的古代水戰武器,由提水工具桔槔改裝而成。桔槔運用了槓桿原理/在戰船上安裝拍竿,在重臂的一端安裝巨石以代替原來的水桶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QnZYy5

galleon+Carrack遠洋船舶-大帆船/Caravel-小型,機動性很強的帆船在在15世紀開發的葡萄牙人沿西非海岸,進入大西洋探索/Carrack-遠洋船舶-大帆船是一個三或四桅 帆船在15世紀由發達國家船熱那亞用於商業使用。他們廣受歐洲15世紀的海上強國使用,從地中海到歐洲西北部,儘管每個區域有略微不同設計的車型。在葡萄牙和西班牙使用它們海洋旅遊和探索世界。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tSd335

-----------------------------------------------

五牙戰船是隋朝最大的主力戰船,可容戰士九百人。一般在四川地區建造,由隋朝大將楊素籌措、打造。
“五牙”實際上是指戰艦有5層結構,高百餘尺。左右前後設置六台拍竿,高五十尺。每根木桅頂系巨石,下設轆轤,戰鬥中和敵艦迫近時,可以迅速用轆轤把巨石放下,砸壞敵船。若一擊不中,也可迅速收起再放。若敵艦四麵包圍,還可以“六管齊下”,其戰鬥力之強,可見一斑。1000多年前,總長55米的大艦也屬於龐然大物了,它在隋朝統一全國的戰爭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戰爭也推動造船業朝著更完善的方向發展。
公元588年,隋軍五十餘萬人,水陸並進,大舉攻陳。楊素統領的長江上游水軍,自永安發船,出三峽, 江而下,船多勢大,銳不可擋。在延州(今湖北江陵西),隋陳兩軍展開決戰,隋軍以四艘五牙戰艦衝擊敵陣,  先後用拍竿擊沉十餘艘敵船,俘敵二千餘人,陳軍聞風喪膽。不久,隋滅掉偏安江南的陳王朝,統一了中國。  隋代還有比五牙戰船次一等的黃龍船,可載戰士一百餘人,以及平乘、舴艋等各具功能的戰船。

隋代五牙艦是中國古代戰船,起樓五層,因出現於隋代而得名隋代五牙艦,也是中國早期出現的戰船之一,它的主要特徵是具有五層樓。
據中國造船史專家研究,隋代五牙艦尺度如下:
吃水2。2 米,型深4米。
隋代五牙艦有五層船樓,在第五層甲板上,建有一小閣樓,用於瞭望和戰鬥指揮。
隋代五牙艦是利用划槳推進,全船設有40把長槳,並在船尾部配置有2把搖擼,有多名擼手合力搖動一把擼。五牙艦上設置有橫艙壁,在橫艙壁上設置縱向粱木,上面鋪設木板。木板之上設置船艙和作戰平台,木板之下填土石,以保持船的穩性。
隋代五牙艦上甲板和戰棚上設置有女牆,可隱半身。女牆上設有跺口,供射箭用。在戰棚四周還設置有作戰平台。隋代五牙艦上特有的武器是在船的前、後,設有拍杆,拍杆長15米,形如大桅,上置巨石,利用設置在甲板之下的絞盤來操縱,向敵方戰船拋射矢石。五牙艦上的拍杆,實際上是古代裝在戰船上的拋石機。
按照造船史專家研究,復原的隋代五牙艦陳列於北京軍事博物館的古代戰爭館。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2016-09-28_211038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f_2634947_1f_2820189_12016-09-28_2048572016-09-28_2049282016-09-28_2049482016-09-28_205002  

隋煬帝.楊廣 - 舞八鬥 - udn部落格 - https://goo.gl/sUpgYF

五牙戰船,古代戰船的一種,亦是隋朝最大的主力戰船。五牙在隋朝被廣泛應用在軍事範疇。因南北朝、隋唐時期創製新型水戰兵器「拍竿」,艦船的性能愈趨良好和具有較強的攻擊力。
歷史
開皇七年(587年),楊素在永安(四川奉節巴東郡)建造五牙。開皇八年(588年)十二月,楊素在隋滅陳之戰中率水軍乘五牙戰船從長江上游出發,其中「素親率黃龍數於艘」,可見隋軍水師之強盛與艦船之多。589年正月,當楊素率水師順流東下至巫峽,並以習水性、善駕舟的巴蜀士卒 1000 人分乘 4 艘五牙戰船向據守巫峽的陳朝軍隊猛烈衝擊。陳軍守將呂仲肅倉皇東逃。[1]其後,隋煬帝以五牙戰船開鑿大運河、造大龍舟及雜船數萬艘、三下江都、三去琉球(台灣)和三次對高麗的戰爭。公元612年,隋煬帝第一次親征高麗,曾令江淮水軍乘五牙戰船從山東萊陽出海,進入遼東大同江接應陸軍。當時戰船首尾相接達數百里,出師之盛況亙古未有,又反映造船航海業的高度發展及水師戰船規模的龐大。而五牙戰船正是造船航海業的高度發展的象徵。 [1]
結構
五牙戰船在四川地區建造,由楊素負責籌措及打造的工程。戰船有 5 層樓,高 50 尺,長 54.6 米,水線長 50 米,寬 15 米,吃水 2.2 米,深 4 米,左右前後均設置六台「拍竿」,一共可容納 800 名軍士。[2]五牙戰船有40把長槳,而船的尾部配置2把搖櫓。又置有橫艙壁,在橫艙壁上置有縱向樑木,樑木上面則鋪設了木板。而木板上置船艙和作戰平台,木板之下填土石,以確保持戰船的穩定性。另外,隋代的五牙戰船設甲板。戰棚上有女墻。女墻上有垛口,供軍士射箭之用。戰棚四周置有作戰平台。船的前後設有長 15 米的「拍竿」,形如大桅,「拍竿」上置巨石。透過利用甲板下的絞盤去操縱和運作拍竿,向敵方戰船拋射矢石。

---------------------------------------

五牙戰船是隋朝最大的主力戰船,一般在四川地區建造,由隋朝大將楊素籌措、打造。船上有五層樓,高百餘尺,左右前後設置六台拍竿,高五十尺。可容戰士八百人。公元588年,隋軍五十餘萬人,水陸並進,大舉攻陳。楊素統領的長江上游水軍,自永安發船,出三峽,順江而下,船多勢大,銳不可擋。在延州(今湖北江陵西),隋陳兩軍展開決戰,隋軍以四艘五牙戰艦衝擊敵陣,先後用拍竿擊沉十餘艘敵船,俘敵二千餘人,陳軍聞風喪膽。不久,隋滅掉偏安江南的陳王朝,統一了中國。隋代還有比五牙戰船次一等的黃龍船,可載戰士一百餘人,以及平乘、舴艋等各具功能的戰船

-----------------------------------------

中國各朝代科技水平與世界差距--領先幾百上千年
2015-06-13 14:52:04

夏朝,領先世界400年,尤為典型的是其農業科技文明到了很高的程度,造出了世界上最早的酒。夏代在承襲前人積累知識的基礎上,天文曆法有了新的發展與提高。夏朝開始有了世界上第一部太陽曆法,如《左傳》所引《夏書》中的「辰不集於房」,就是記錄當時發生在房宿位置上的一次日食。這是世界上最早的日食記錄。又如《竹書紀年》中記載夏桀時「夜中星隕如雨」,也是世界上最早流星雨的記錄。當時已經使用傳統的干支紀日法。如在夏王朝後期的諸王中,胤甲、孔甲和履癸等都是用日干為名。夏代的曆法,依據北斗星的旋轉確定月份,並把斗柄的正月定為歲首,比較正確地反映了天象。孔子說「行夏之時」。《大戴禮記》保存的《夏小正》等,就是流傳下來的「夏時」。


商代製造的青銅器

商朝,領先世界600年,農副業發展迅速,主要的農作物如黍、稷、粟、麥(大麥)、來(小麥)、秕、稻、菽(大豆)等,都見於卜辭。鄭州商城遺址發現有水稻,可見當時的中原地區也種有水稻。蠶桑生產在商代有了發展。不僅蠶、桑、絲、帛等字常見於卜辭,而且在青銅器紋飾中有頭圓而眼突出身屈曲作蠕動狀的蠶紋,在玉飾中有雕琢得形態逼真的玉蠶,這些都反映了當時蠶桑事業的發達。當時的馬、牛、羊、雞、犬、豕等「六畜」已大量地飼養,或供食用,或作犧牲,或用於耕駕。商代的青銅冶煉技術,已經達到相當純熟的程度。當時,已經掌握了青銅合金的特點和性能,不同用途的器物各有不同的合金比例。中國是世界上最早養蠶繅絲和織造絹帛的國家,到商代,絲織物已成為貴族們主要的衣著原料,絲織業已經很發達了。商朝發明了世界上最早的馬車,夏朝都城出現了車,但還不能確認是人力車還是馬車,因為車轍只有1米寬,和商朝的2米寬車轍不同,商朝已經確認使用馬車了。商代的都邑建築,不僅規模宏偉,而且有較規則的布局結構。殷是商代後期的王都。殷墟的宮殿遺址,大都建築在夯土的台基上,有範圍寬闊的版築,邊線筆直,角隅方正。或以卵石為基,或以銅作柱礎,豎立木柱,然後安上樑架,覆蓋草頂,裝上門戶。


周代精美玉器

周朝,領先世界700年,天文學家觀測恆星,在黃道帶和赤道帶的兩側,確定了28個星座作為標誌,稱為二十八宿。依據這些星座,來確定天體的位置和許多天象,如日、月食等發生的位置。由太陽在二十八宿中的位置,便可知道一年的季節,這比觀測昏旦星象以觀察太陽所在位置而定季節的方法要精確。這是古代天文學的一大進步。周朝誕生世界第一本系統占卜書《周易》。《尚書·洪範》把水、火、木、金、土這五種物質稱為「五行」。這五種基本物質,是中國自發的唯物主義思想因素髮生較早的物質基礎。五行觀念也就是中國較早的樸素唯物主義思想的萌芽。

春秋戰國時期的兵器

春秋戰國,領先世界900年,春秋時期發明了九九乘法表。春秋時期,牛耕已多有使用。春秋的建築技術已有很高的水平。著名的魯班,即魯國人公輸般,是土木工匠中的傑出代表,後人尊稱為祖師。考古發掘所見春秋的建築遺蹟,多為宮殿遺址,出土的建築構件以瓦當最為常見,還有青銅斗拱、青銅飾件和青銅屋模型等。由此可以想見東周宮殿建築的宏偉壯觀。春秋時期的金銀器工藝具有十分高超的水平。

秦朝,領先世界700年,秦朝雖然存在時間相當短暫,但還是給後世留下了值得書寫的科技。除了度量衡、貨幣和文字外,秦朝在交通、通訊等方面也做出了重要貢獻。世界上第一個陸上交通網的形成,始於秦朝。早在秦國出兵掃滅六國的同時,秦王就在著手平毀各地私築的高牆壁壘,拆除妨礙交通運輸的關卡。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實現了「車同軌」。全國車輛使用同一寬度的軌距,就意味著車上的主要零部件都有統一標準,更換迅速方便。

雖然秦王朝僅僅存在15年,但以驚人的努力完成了全國範圍的交通和通信網絡。隨著道路的拓展,通信也更為快捷。春秋戰國時期,各國對郵驛通信的稱呼都不一樣,而秦朝則統一了郵驛稱呼。秦朝把「遽」、「馹」、「置」等不同名目一概統一稱呼為「郵」。從此,「郵」便成為通信系統的專有名詞。

漢朝,領先世界1300年,西漢時期已經開始使用絲絮和麻造紙,是紙的遠祖,而東漢時的蔡倫改進了造紙術,形成了現代意義上的紙。造紙術成為中國的四大發明之一。東漢張衡製成了世界上第一台能夠預報地震的候風地動儀。落下閎等人制定的《太初曆》第一次將二十四節氣訂入曆法。張仲景因《傷寒雜病論》而被尊為中華「醫聖」、中醫之祖。而史書記載華佗更是世界上最早採用全身麻醉的醫生。東漢初年的《九章算術》則是數學領域的傑作。其中,《九章算術》是對戰國、秦、漢古代社會創立並鞏固時期數學發展的總結,列有分數四則運算、今有術(西方稱三率法)、開平方與開立方(包括二次方程數值解法)、盈不足術(西方稱雙設法)、各種面積和體積公式、線性方程組解法、正負數運算的加減法則、勾股形解法(特別是勾股定理和求勾股數的方法)等籌算方法,形成了一個以籌算為中心、與古希臘數學完全不同的獨立體系。漢代也是中國最早發明瓷器燒造的時代。

地動儀

張衡在西漢耿壽昌發明的渾天儀的基礎上,根據自己的渾天說,創製了一個比以前都精確、全面的多的「渾天儀」。創製了一個能夠精確在表演渾天思想的「渾天儀」。渾天儀是一個可以轉動的空心銅球。銅球外表刻有二十八宿和其他一些恆星的位置;球體內有一根鐵軸貫穿球心,軸的兩端象徵北極和南極。球體的外面裝有幾個銅圓圈,代表地平圈、子午圈、黃道圈、赤道圈,赤道和黃道上刻有二十四節氣。凡是張衡當時知道的重要天文現象,都刻在了渾天儀上。為了使「渾天儀」能自動轉動,張衡又利用水力推動齒輪的原理,用滴壺滴出來的水力推動齒輪,帶動空心銅球繞軸旋轉。銅球轉動一周的速度和地球自轉的速度相等。這樣,人們坐在屋子裡,便能從渾天儀上看到天體運行的情況了。從公元89年到140年,東漢都城洛陽和隴西一帶,共出現過三十三次地震。特別是公元119年,洛陽和其他地區連續發生了兩次大地震,促進了張衡加緊對於地震的研究。他終於在公元132年,發明並製造出了我國第一架測報地震的儀器——地動儀。張衡製造的這台地動儀,相當靈敏準確。公元138年的一天,地動儀精確的測知距離洛陽一千多里的隴西發生地震,表明他的精密程度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歐洲在1880年才製造出類似的地震儀,距張衡已經晚了一千七百多年。在氣象學方面,張衡還創造了一種測定風向的儀器——侯風儀,又叫相風銅鳥。是在一根五丈高的杆頂安放一隻銜著花的銅鳥,可以隨著風向轉動。鳥頭所對的方向就是風向。這個儀器和歐洲裝在屋頂上的候風雞相似,但是後風雞是在十二世紀才出現的,比起張衡的候風儀晚了一千年。

三國兩晉南北朝,領先世界1000年,此時科學技術有了顯著進步。這一時期科學技術,繼承了前代的成就,在數學、農學、地理學、天文曆法、機械製造、冶煉技術、醫學等許多方面又多有創新。魏晉時期數學家劉徽的最大貢獻是提出了計算圓周率的方法(「割圓術」),為計算圓周率和其他相關問題建立起相當嚴密的理論和完善的算法。劉徽所運用的初步的極限概念和直曲轉化思想,非常可貴。祖沖之則更進一步精確推算了圓周率,求出圓周率的值在3.141 592 6和3.141 592 7兩個數值之間,並提出其約率22/7和密率355/113,這在世界科技史上竟千年無人超越。他還著有《綴術》,並在天文曆法、機械製造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農學成就當首推《齊民要術》。自古以來,我國就以農業為主要生產部門,農業很發達。

隋代所造"五牙"戰船

隋朝,領先世界1900年,此時的科技受極為強盛的雄厚國力之影響,科技水平進入前所未有的輝煌時期。此時太平的盛世、宏大的格局、開放的氣勢、壯闊的場面,為歷朝歷代所無法比擬。在當時的世界上,中國處在科技發展的前列,是最文明先進、最繁榮發達、最富庶強大的國家。中國的四大發明,有兩項於此時發明(東漢時的蔡倫已經發明了紙,北宋時發明指南針用於航海故除外),世界上最早的印刷術、世界上最早的火藥均誕生於此時。中國最早發明的印刷術——雕版印刷出現在隋文帝開皇初年早已鐵證如山證據確鑿,公元588年隋文帝平陳時,曾下令抄寫討伐陳後主罪狀的詔書30萬份廣為詔貼昭告天下,說明當時印刷術已在民間廣為普及。

隋代所造"五牙"戰船,船身高達一百多尺,起樓五層,左右前後設置拍竿六支,用來拍擊敵船,可容戰士800人。

此外,雕刻、制茶、製鹽、漆器、冶煉鑄造等手工業也都取得巨大飆升。隋朝時期的櫃坊,專營貨幣的存放和借貸,是中國最早的銀行雛形,這比歐洲的金融機構要早六七百年。

唐朝大明宮

唐朝,領先世界300年,至唐朝時,中國科技陷入從五胡亂華以來第一次的低谷,中國科技已經呈現出明顯衰敗的趨勢,缺乏技術創新,顯得死氣沉沉缺乏生機,唐朝280年的歷史中,科技領域的成就可謂乏善可陳寥寥無幾,但比起滿清還是大有進步。天文學家僧一行是世界上用科學方法實測地球子午線長度的創始人,比外國約早了九十年。僧一行還創造了一架黃道游儀,用來觀測日、月、五星的位置和運動情況。一行通過觀察,發現了恆星位置移動的現象。這比英國天文學家哈雷在1718年提出恆星自行的觀點早了許多。

宋朝時期經濟繁榮

宋朝,領先世界1300年,是中國封建社會科技迴光返照的時期,終於一洗唐朝280年科技低落之頹勢,產生新的勃勃生機。宋朝已經把水浮指南針應用到航海。朱彧在《萍洲可談》中說:「舟師識地理,夜則觀星,晝則觀日,陰晦觀指南針。」宋朝北面為強鄰所阻,陸上商路不暢,故而海運特別發達。藉著噸位龐大的帆船和出色的航海技術,當時的中國人航行到遠達非洲的已知世界各地。宋朝,火藥在軍事上的應用逐漸成熟。曾公亮《武經總要》提到了引火球、蒺藜火藥、毒藥煙球等配方。宋朝後期製造出金屬管的火槍和火炮,並且應用到對金朝和蒙古的實戰中。1126年金軍圍攻開封,李綱就應用「霹靂炮」擊退了金軍。南宋水師並且把這種火炮裝備到艦船上,1161年金軍侵入長江采石磯,虞允文就藉助艦載火炮將其擊退。蒙古人在對金朝和南宋的戰爭中遇到這些熱兵器,並馬上用來裝備了自己的軍隊。正是由於他們世界性的征服戰爭,火器傳入阿拉伯和西方世界。從此,不斷改良的熱兵器裝備了所謂「火藥帝國」(奧斯曼土耳其、伊朗、印度的莫臥兒),更重要的是裝備了歐洲的殖民者,為他們向全世界傳播西方體系建立了軍事優勢。

元朝,領先世界400年,廣為人知的是此時中國已經發明了奶油冰淇淋與麵條,由馬可波羅返回義大利改造為歐洲的雪糕與意大利麵。郭守敬主持編定的《授時幣》,一年的周期與現行公曆基本相同,但比現行公曆早了300年。郭守敬設計、製造了簡儀、仰儀和圭表等天文儀器,比丹麥人第谷的同樣的儀器要早300年。

09aYo40B  W020141017396249557546  

鄭和寶船復原圖

明朝,領先世界700年,明朝的科技偉大之處不在於它本身,而在於它的統治者始終保持的對西方科技兼容並包的開放態度。綜合來看明朝,是中國歷史上思想最開放,眼界最為遠大,統治者階層對於傳播引進外國先進思想技術最為熱心,心態也最為良好的時期,這和明代本身經濟的高度發展,思想的高度活躍,廣大知識分子的以天下為己任的意識空前高漲是分不開的。明朝航海地理是隨「三保太監」鄭和下「西洋」而發展起來的。

明永樂三年(1405年)至宣德八年(1433年),鄭和率領一支龐大的船隊七次往返於太平洋與印度洋上。其艦船多至200多艘,將士與技術人員多達27000多人,寶船長150米,帆12張,有羅盤導航等設備。其活動範圍從北緯27度至南緯7度,東經180度至東經44度,共計航程10萬餘里,到過東南亞、南亞、阿拉伯和東非許多國家和地區。這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要早半個多世紀,可以說是世界航海史上空前的壯舉。

早在16世紀,各種類型的水雷就已經成為明朝海軍的重要武器。1549年製造的「水底雷」,可稱為世界上第一枚水雷。該雷用木箱做雷殼,油灰粘縫,下面的繩索連接鐵錨,控制深度,人工操縱擊發,比西方製造和使用水雷早了200多年。第一顆定時爆炸水雷是1590年製造的「水底龍王炮」。明朝在16世紀發明的「火龍出水」是一種用於水戰的兩級火箭。「火龍」的龍身由約1.6米長的薄竹筒製成,前邊裝一個木製龍頭,後邊裝一個木製龍尾。龍體內裝有火箭數枚,引線從龍頭下的孔中引出。龍身下前後共裝4個火箭筒。前後兩組火箭引線扭結在一起。前面火箭藥筒底部和龍頭引出的引線相連。發射時,先點燃龍身下部的4個火藥筒,推動火龍向前飛行。火藥筒燒完後,龍身內的神機火箭點燃飛出,射向敵人。這種火箭已經應用了火箭並聯(4個火藥筒)、串聯(兩級火箭接力)原理。它用於水戰時,可在水面上飛行數公里遠。當飛向敵艦時從龍嘴發射火箭直接攻擊對方艦艇。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種從戰艦上發射的大型遠程火箭武器,堪稱「反艦飛彈鼻祖」。明朝海軍也因此成為世界戰爭史上第一支裝備和使用反艦火箭的海軍。明代工匠設計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早的、由鋼輪壓火擊發引爆的鐵殼地雷。明朝陸軍廣泛裝備了這種地雷,並用它在江浙地區多次重創進犯的倭寇。這是人類歷史上首次在實戰中使用非人工引爆的觸髮式地雷,西方到18世紀以後才有類似的武器。明朝陸軍曾裝備有一種「虎蹲炮」。此炮首尾長2尺,炮頭由兩隻鐵爪架起,外形酷似一隻蹲臥的老虎,看起來煞是威風。開火前,先裝填5錢重的鉛彈或石子上百枚,再用一個重30兩的大鉛彈或大石彈壓頂,發射時大小子彈齊飛出去,殺傷力驚人。該炮重量輕,體積小,非常適合騎兵用戰馬直接馱帶,由此便催生了明朝陸軍的騎炮兵。這也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支騎炮兵,又領先了西方大約200年。

----------------------------------------------------

海上之夢:中國古代戰船史話 - 壹讀 - https://goo.gl/2qXwBc

圖片搜尋結果

漢代後期的樓船

海上之夢:中國古代戰船史話
2015-03-11 10:18:00


陸遊詩句有「樓船夜雪瓜洲渡」, 詩句「樓船」本是中國古代的大型戰船,是對古代戰船的泛指。

在中國古代戰爭中,戰爭形式有步戰、車戰、騎兵作戰,或各兵種混合編隊聯合作戰等等,更少不了水軍,利用戰船進行水上作戰。 關於古代戰船作戰,有過不少經典戰例,譬如東漢末年的赤壁之戰,不但正史有載,文學作品也有精彩描述。羅貫中《三國演義》一百二十回,就有八回講述赤壁大戰,從曹操親率八十三萬虎狼之師南征,「船騎雙行,沿江而來,西連荊陝,東接靳黃,寨柵聯絡,三百餘里。」孫權遣魯肅邀諸葛亮過江,共商聯合抗曹大計。孔明舌戰群儒,智激周瑜,蔣干中計,草船借箭,黃蓋詐降,龐統詐獻連環計,諸葛亮巧借東風,三江口周瑜縱火,燒戰船曹兵慘敗。最後到曹操敗走華容,險些喪命,八十三萬人馬損失大半」。

剔除小說中的文學描寫和情節虛構成分,孫、劉聯軍破曹的赤壁之戰在中國古代戰爭史上,也是可圈可點的經典戰例之一。


漢代後期的樓船(模型)

赤壁之戰主要記載見於《三國志 吳書 周瑜傳》,散見於同書「黃蓋傳」、「魯肅傳」,《蜀書 諸葛亮傳》,以及《魏書 武帝紀》中。曹操占據北方後,建安十三年(208年)又敗劉備於新野、當陽,降劉琮於荊州,集水陸重兵(二十萬,詐稱八十萬)屯於長江沿岸。下書給孫權,迫其投降。為了抗曹,孫、劉兩家結成聯盟。孫權任命周瑜、程普為左、右都督,魯肅為贊軍校尉,率三萬水軍沿江西上,與劉備的兩萬人馬匯合,在赤壁(今湖北赤壁市)與曹兵對峙。他們抓住了曹操驕縱大意,輕敵急進,以及曹軍初到南方,水土不服,遇風浪暈船,不習水戰的弱點,用火攻之計燒毀了曹軍以鐵鏈連在一起的戰船,隨之水陸並進,大獲全勝,自此形成了魏、蜀、吳三分天下的局面。

明鄭和寶船(複製)

七十年後晉滅孫吳之戰,艦船同樣發揮了重要作用。晉武帝咸寧五年(279年)末,益州刺史王濬率巴東監軍唐彬等七萬人馬,乘早已造好的大小戰船,從益州出發沿江而下,過瞿塘峽、巫峽,到秭歸。次年二月(太康元年)破丹陽城(今湖北秭歸東)東吳守軍,俘獲丹陽監盛紀。又入西陵峽,探知東吳為防止晉軍水師東下,在長江險磯處設置了攔江鐵索,水下埋置了鐵錐,遂綑紮了幾十個「方百餘步」的大木筏,遣諳習水性的士卒駕筏先行,筏巨水急,鐵錐一一被拔除。又製作成長十餘丈、粗數十圍的大火炬,浸透麻油,置於戰船之前,遇到攔擋的鐵索即點燃火炬,烈火燒斷鐵索,船隊暢行無阻,遂破西陵,克荊門,占夷道(今湖北宜都),走夏口,過武昌。順江東進,直搗建康(今江蘇南京,東吳都城)(事跡見於《晉書 王濬傳》。唐劉禹錫詩《西塞山懷古》云:「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帆出石頭。」說的正是這件事。

隨著歷史的發展,戰船在戰爭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在隋朝滅南陳之戰中,戰船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隋文帝楊堅北攻突厥取勝後,又南下滅陳。南陳地處江南,有天險長江為屏障。為了滅陳,楊堅首先發展水師,命楊素在巴東郡(今重慶奉節)造「五牙」、「黃龍」、「平乘」、「舴艦」等大小戰船數千艘,賀若弼在揚州,韓擒虎在盧州等地也紛紛準備戰船。開皇八年(588年)十月,分八路水陸並進,分長江上游、下游兩個戰區攻打南陳。其中水軍為主力,渡江時,「東接滄海,西拒巴蜀,旌旗舟楫,橫亘數千里」。

為了適應作戰需要,甚至長期生活在北方草原地帶諳熟騎戰的牧獵民族也採用戰船作戰,靖康之戰後,康王趙構在南京(今河南商丘)即位建都,是為高宗,史稱南宋。由於金兵進逼,屢屢遷都,至杭州立足,遂升杭州為臨安府。建炎三年(1129年)冬,金完顏宗弼(兀朮)又率大軍南下,渡長江,陷臨安,迫高宗逃亡海上。次年二月裝載了無數搶掠來的寶物乘戰船北撤。宋將韓世忠率水軍,在鎮江金、焦二山間截殺金兵。他們憑藉高大的的海船,以八千死士與十萬金兵鏖戰。韓世忠的夫人梁紅玉在大船上親自擂鼓激勵士氣,遂成「韓世忠戰船鎖長江,梁紅玉擊鼓戰金山」一段佳話。宋兵節節取勝,逼得金兵只能沿長江南岸西行,進入黃天盪(今南京西北)在此被困四十餘日,後掘老灌河通江口,才得逃脫。韓世忠率水師繼續追趕。因船巨大,無風難以行駛。金人抓住這一弱點,趁無風時乘小船放箭縱火燒毀宋軍戰船,得以渡江北撤。這一戰,戰船是關鍵,可以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到了明代永樂年間(最後一次在宣德六年),鄭和曾數次率領龐大的船隊出使各國,最遠到達過非州東海岸及紅海沿岸。出海人數最多時達27000多人,船隻以各種戰船為主,寶船、馬船、糧船、坐船、戰船混合編隊。據記載,最大的寶船長四十四丈四尺,寬一十八丈,在當時首屈一指。

明代末年,鄭成功收復台灣,當是戰船中海船、海戰進一步的發展。

追根溯源,中國古代的戰船是由民用船演化而來的,最初只是用來運送士卒、軍器和糧草給養,後來改裝民用船,加配戰具,就成了戰船。縱觀戰船兩千多年演進史,從先秦到明末清初,大概經歷了春秋戰國的初創期,秦漢到隋唐的發展期,以及宋元到明末清初的鼎盛期等幾個階段。若從戰船的類型上劃分,隋唐以前是內陸戰船(河船)的發展,宋代以後則是海船的日臻完善。

中國古代戰船是從民用舟船發展而來的,武王伐紂前,準備在孟津(今河南孟津縣東北)盟誓,臨行,太公姜尚左手持黃鉞,右手舉白旄宣誓,告誡主管渡河的蒼兕說「蒼兕蒼兕,總爾眾庶,與爾舟楫,後至者斬!」遂揮師乘船渡河,得與八百諸侯會盟,語見《史記 齊太公世家》。這是我國用船運送兵員的最早記載,距今已三千多年了。而真正意義上的戰船出現在春秋中晚期。

最早的戰船首先出現在陰濕多雨的南方水鄉,有了戰船,各國隨之組建了水軍。當時楚、吳、越三國都有自己的水師,在越國,水師稱「習流」;在吳國,有一位從楚國逃亡來的名將伍子胥,曾編撰過一部專門講述水上作戰的兵法——《伍子胥水戰兵法》,惜已失傳,部分文字散見於《越絕書》、漢書 藝文志》等,《水戰兵法》中說,吳國的戰船有大翼、中翼、小翼之分,大翼長十丈,約合今6米(一說長十二丈,款一丈六尺),中翼長九丈六尺,小翼長九丈。

書中還說,長十二丈的大翼可裝載官兵91人,其中有26名鬥士,操鉤矛斧者各4名,50名水手 以及舳艫手、軍官等。裝備的兵器有長鉤、矛、斧各4柄,弩32具,甲冑32領,箭矢3300支。伍子胥在《水戰兵法》中還將戰船與兵車比較,說大翼相當於陵軍之車,小翼相當於輕車,還有樓船,相當於樓車,突冒,相當於衛車。可見戰船和水軍已有一定規模。《史記 越王勾踐世家》記載,公元前482年,吳王夫差傾其兵力率師北進,與各國諸侯會盟於黃池(今河南封丘西南)。越王勾踐稱其後方空虛,遣精兵四萬餘人攻越,其中就有「習流」兩千人,結果大獲勝,俘獲了吳國太子。據《吳越春秋》所說,「習流」就是那些熟悉水性的人,越國把他們組織起來,訓練成水軍。

由於當時的戰船都是用木頭製作的,至今早已腐朽,因此在考古發掘中,尚未見到戰船的實物資料。但在戰國初年的青銅器上,有當時戰船的圖像,稱水陸攻戰紋。飾有此類紋飾的青銅器有銅鑒兩件,出土於河南汲縣山彪鎮。三件銅壺,一件出土於四川成都百花潭,一件出土于山西運城,一件為故宮傳世品。幾件器物的花紋圖案基本相同,都是用紅銅在青銅器上鑲嵌水戰、陸戰圖像。水戰圖表現的是兩艘戰船相互攻殺的場面,戰船兩頭起翹,分為上下兩層,下層是四名彎腰奮力划船的水手,水中有士卒在推船,在格鬥,他們腰間均佩有短劍,格鬥者手持短矛。上層站立四名或五名武士,前面的有的持矛舞戟,有的彎弓射箭。後面一人敲擊金鼓,指揮進退。船頭、船尾旗葆飄飛。

銅鑒上的戰船紋飾

從水陸攻戰圖畫面分析,當時的戰船是雙層無帆船,靠人力划槳推動戰船進退。船的下層配備划槳的水手,上層配備格鬥的武士。船頭樹旗幡,船尾置羽葆,這種戰船或許就是後來樓船的雛形。士卒的兵器裝備有格鬥用的長柄戟、短柄戈、長柄矛、短柄矛,遠射兵器是弓箭,衛體兵器是劍,指揮系統為金鼓(建鼓、丁寧、鉦等),識別標誌是旗幡、羽葆。顯示了戰船和水戰初創時期的特點,即以運送兵員為主,間或進行水戰。

秦漢兩朝是戰船和水戰大發展時期,秦始皇統一六國後,疆域大大擴展,有了廣袤的江南水鄉和數千里的海岸線,更需要發展水軍和戰船。另一方面,綜合國力的提升和進一步發展的科學技術為建造更先進的戰船提供了可能。在秦王朝的軍隊中,有水軍的編制,稱「樓船之士」,由屠雎統率,曾順江而下攻取南粵。到秦始皇晚年,命徐福駕巨舟出海求取不老仙藥,還用連弩在芝罘射殺過巨魚。能夠出海遠航的船當然性能良好,可以射殺巨魚的的連弩一定威力強勁。

高祖劉邦是一位馬上皇帝,西漢之初,他即下詔在每歲立秋之後,選拔輕車、騎士、材官、樓船,各有員數。這也是當時軍隊的四大兵種,即車兵、騎兵、徒兵和水軍。水軍的統帥稱「樓船將軍」,士兵稱「樓船士」,又因為他們善於划槳泅水,又稱「楫濯士」。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詔令樓船士十萬,由伏波將軍路博德、樓船將軍楊仆、以及戈船將軍侯嚴、下瀨將軍甲率領,由桂陽、豫章、零陵、蒼梧兵分四路伐嶺南百越,會師番禺。楊仆因先行獲勝而得到武帝賞識。到了東漢,船舵、風帆、檣桅的出現,使造船技術進一步完善,可以建造滿足各種戰術需要的戰船,也才會有前文說到赤壁之戰那樣的驚心動魄的水戰場面。

畫像磚上的樓船圖像

考索相關古籍,漢代的戰船類型有樓船、斥候、先登、艨沖、艦、赤馬、露橈、艇等名目。樓船為大型戰船,船上建樓數重,體型大,製作堅固,上面裝備有強弩等兵器,是對敵方進行強擊的主力戰船,又常常設樓船將軍統管,所以又是指揮船,兩漢時期,一直是水軍的主力戰船;艨沖船體狹長,行進速度快,是為一種攻擊型戰船;艦有上下兩層艙室,四周裝有護板,屬於有防護性能僅次於樓船的攻擊性戰船;赤馬舟船小體輕,速度疾如快馬,便於隱蔽,多用於偵查、偷襲;露橈與赤馬舟相似。斥候為瞭望船,艇船體更小,適用於水寨巡邏。

此後兩晉、南北朝至隋唐,戰船的種類沒前後左右共置拍竿六根,船上有士兵八百人。

隋代的五牙戰船模型

拍竿是砸擊敵船的戰具,多至於樓船之上。拍竿長五丈有餘,由立柱、橫杆、縛於桿頭的巨石和轆轤四部分組成。立柱為支架,橫杆架在立柱上,可以隨意轉動,巨石以砸擊敵船,轆轤有繩索與橫杆相連,靠人力轉動轆轤,拉起橫杆,提升巨石。楊素在荊門延州與陳呂仲惠水軍接戰時,憑藉「五牙」樓船上的拍竿擊破、擊沉敵船十餘艘,為沿江東進掃清了障礙。在當時隋軍的水師中,除了「五牙」樓船外,還有「黃龍」、「舴艋」、「平乘」等較小的戰船。

拍竿的出現,使戰船增加了大型攻擊性戰具,改變了弓、弩、戟、矛等傳統兵器只能殺傷敵船兵員的狀況。它可以憑藉重力自上而下砸擊敵船。與只靠船頭撞擊目標的西方古代戰船相比,拍竿能自由轉動,可以多方位、多角度打擊敵人,性能明顯優越。

唐代出現了以輪代槳的車船,它是由李臯發明的,「嘗運心巧思為戰艦,挾二輪以蹈之,翔風鼓浪,若掛帆席」。這種車船是宋代以後大型車船的前身,但只以兩個輪形槳葉推動,船體不會很大,在水戰中起不了大作用。

宋代火器出現,不但改變了傳統戰爭的格局,也促進戰船由內陸船向海船發展,慢慢的迎來了更廣闊的海戰時代。

宋太祖趙匡胤本是後周的高級將領殿前都點檢,因「陳橋兵變」 篡位稱帝,國號為宋。他深知掌握軍隊的重要,稱帝後一方面收攏兵權,直接掌控軍隊,另一方面加強朝廷對兵器製造的管理,親自檢查兵器質量。此舉大大促進了宋代兵器質量的提升,不管陸戰兵器還是水戰兵器都得到了長足發展,其成果收錄在宋仁宗時期,曾公亮主持編纂的官修兵書——《武經總要》中。

該書前集卷十一「水戰」篇收錄的戰船,有樓船、遊艇、蒙沖、鬥艦、走舸、海鶻六種,並附有船圖。其中樓船自漢代以來就是水師的主力戰船,《武經總要》中說,當時的樓船長百餘步,上建樓三重,周遭列女牆戰格,外蒙氈革,開弩窗矛穴。置砲車、礌石、鐵汁,船上可以奔車馳馬。從附圖上看,樓船頂部置拍竿,船體兩側伸出槳棹數對。它的優點是船體大,裝備精良,特別是用拍竿對敵船可實施毀滅性的打擊。

樓船

缺點是笨重,行動不便捷。而蒙沖、鬥艦都是輕型攻擊戰船。蒙沖「以生牛革蒙戰船背,左右開掣棹空(孔),矢石不能敗。前後左右有弩窗矛穴,敵近則施放。務在捷迅乘人不備也。」

 

值得關注的是海鶻船,它是一種適用於外海作戰的海船,其形狀與上述內陸戰船不同,「前高后低,前大後小,如鶻之形。船上左右置浮板,形如鶻翼翅助其船,雖風濤怒漲而無側傾覆,背左右以生牛皮為城,牙旗金鼓如常法」。

海鶻船

這種戰船唐代就已出現,至宋有所發展。北宋詞人賀鑄《生查子》有「西津海鶻舟,徑度滄江雨」句,贊詠其適應惡劣天氣,航速迅疾 。另外,據宋代諸多史籍記載,宋代的船隻特別是戰船已大量加裝了風帆,以風為推動力,可惜《武經總要》只簡單提及而無詳細記載和圖像。

《武經總要》中還說,宋代水軍中以樓船為主,以帆櫓輕便為上,各種戰船的數量、戰位各有合理的配置。作戰時,統帥通過金鼓旗幡指揮調度,旗幡向前,擊鼓則進擊,旗幡立起,鳴金則止,旗幡放倒立即退兵。進退行止,井然不亂。

南宋時期出現了以輪形槳葉,靠人力雙腳踏動為動力的大型戰船。高宗紹興三年(1133年),鐘相、楊么在洞庭湖曾用這種戰船大敗進剿的官軍。這種戰船安有二十二至二十四組輪形槳葉,船頂置10丈長的拍竿,從船頭到船尾長36丈,可承載千人。行駛時,眾人踏動槳葉,戰船往來如飛。還有一種使用輪槳的小型戰船,稱「飛虎戰艦」,船設四盤輪槳,每槳有八片槳葉,四人踏斡,日行千里,更利於實戰。到了南宋嘉泰三年(1203年),池州秦世輔對海鶻船加以改進,製成「鐵壁鏵觜平面海鶻戰船」。這種戰船長9.2丈,船身裝有鐵護板,船頭裝有犁鏵形鐵角,兩側各有兩盤輪車和三支槳,二十名槳梢手操作,速度極快,可憑衝力撞擊敵船。

北宋時期建造的大型海船稱「神舟」,是神宗、徽宗年間為了遣使出訪高麗建造的大型豪華海船,長30餘丈,寬7.5丈。還有一種「客舟」,長10餘丈,寬2.5丈。主檣高10丈,頭檣高8丈。船底尖削,「下側如刃」。

在南宋時期抗擊金兵南侵的諸多戰鬥中,有一次是值得我們記住的。因為這是一次宋代以前少見的一次海戰。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金主完顏亮詔令四路大軍南下攻宋,其中一路擁兵七萬,戰船六百艘,欲從海上進兵攻取臨安。時任浙西馬步軍副總管職的李寶率水師出東海,與魏勝軍兩面夾擊,在海州(今江蘇連雲港)附近與金兵接戰,屢屢獲勝。後來又率戰船一百二十艘,水軍三千人由江陰出海,北上迎擊金兵,至膠西(今山東膠州)陳家島附近海域與金兵相遇。此時已是十月深秋,北風正盛。他們逆風迎敵,發現敵人不習水戰的弱點。不久南風驟起,金兵縮在船內避風。李寶抓住戰機,率船隊出戰,火藥箭、霹靂彈飛向敵船,一時烈焰騰空,金兵大亂。他們又衝上敵船,白刃血戰,大獲勝。此戰以精兵三千破敵七萬,盡毀敵船六百艘,俘獲三千餘人,是水戰史上以少勝多的經典戰例,不亞於東漢末年的赤壁之戰。同時它又是海戰中使用火器的最早戰例。

元代以後,戰爭和外交的需要,迎來了海船大發展的時代,元朝増置造船提舉司,督造各種戰船以滿足與南宋作戰,以及攻取周邊安南、琉球、爪哇之需。忽必烈曾兩次遣水軍東征日本,用的多是海船 第一次派出的九百艘戰船中,有三百艘「千料船」,據後人考證,其載重可達一百三十噸。日本古代繪畫《蒙古襲來繪詞》有這類戰船的圖象資料。

《蒙古襲來繪詞》中的元代戰船

元人兩次東征兩次失敗,其他原因不說,當時的戰船尚不能遠洋航海作戰是其原因之一。到了明代永樂年間,鄭和下西洋七次遠航,穿越西太平洋、印度洋,最遠到達大西洋的好望角。他的船上裝載了各種貨物、珍寶,是作為友好使者出訪各國的。

鄭和出海率領的是一支龐大的混編的遠洋船隊,其中最大的寶船是船隊的核心,馬船、坐船、戰船負責警戒、保衛,糧船負責後勤保障,運送淡水糧米給養。他們掌握有當時最先進的航海技術,白天用指南針,夜晚憑觀察星象和水羅盤確定航向。據記載,鄭和的寶船長丈44.4丈,寬18丈。有人研究並復原了此船,為船體短寬的九桅十二帆的平底大沙船。20世紀五六十年代在南京中保村,也就是當時建造寶船的舊址,出土過用鐵力木製做的巨大舵杆、舵葉、絞關木(盤車)等遺物,舵杆長11.07米,舵葉高6.25米。在2003~2004年的發掘中,又出土了舵杆、船板、圓盤等船用構件。其中兩根舵杆,一根長10.06米,一根長10.925米,為寶船提供了佐證。馬船、坐船、戰船都是戰船,但尺寸有差,作戰用途也不盡相同。其中馬船是八桅戰船,最大,長37丈,寬15丈,用於運載馬匹,「以備水軍進征之用」;坐船又叫戰座船,六桅,長24丈,寬9.4丈,用於運載下級軍官及士卒;戰船小而靈活,五桅,長18丈,寬6.8丈,主要用於作戰。

明一代,特別是明中期以前,沿海數省,頻頻遭到倭寇侵擾。戚繼光等抗倭名將在實戰中,創造了許多新戰法。在水戰方面,編練水兵營,大小艦船、冷兵器、火器合理編配。《紀效新書 治水兵篇》中說,水兵以營建制,一營轄二哨,每哨有大福船二,海滄船一,蒼山船二,還有開浪船、八槳船、艟橋船、網梭船等等。大福船為大型主力戰船,底尖上闊,首尾上翹,吃水1.2丈,利於海戰。

大福船

船上配備大發貢、佛狼機、碗口銃、噴筒、鳥嘴銃、藥弩、弩箭、火箭,以及粗火藥、鉛彈等。其「高大如城」,而倭舟矮小,「福船乘風下壓,如車碾螳螂」。海滄船是比福船略小的二桅戰船,可使風帆,可划槳。船上設竹製的護板,桅杆頂部置瞭望斗,船尾有舵樓。船上配備打佛狼機、碗口銃、鳥嘴銃等火器。其他蒼山船、開浪船、八槳船、艟橋船、網梭船等大小、用途與之有別。

清代晚期進入了鋼鐵艦船時代,船上配備的武器也非前代可比。

------------------------------------------------

嚇退西方200年!揭密中國古代最霸氣皇帝----當時在設備中相比,明軍明顯遜於荷軍。
選擇語言: 還原 简体 繁體
ttpimg.chinatimes.comnewsphoto2015-12-0865620151208003839ttpimg.chinatimes.comnewsphoto2015-12-0865620151208003842  

荷蘭有優勢的火炮與戰船

中國古代曾有一次戰役,大勝西方國家,還讓其向中國賠償戰爭損失、進貢。(圖/科技訊)


中國歷史上竟有如此霸氣皇帝,他讓西方第一強國向中國賠償戰爭損失、進貢,哪位皇帝能如此霸氣?當歷史進入17世紀時,東方的中國正處於明朝時期, 那時的明朝是世界上第一強大的封建帝國,與此同時,西方的荷蘭也逐漸強大起來。很多人一直以為荷蘭只是一個彈丸小國,其實不是的,在英國成為世界霸主之 前,荷蘭是西方實力最強的國家。

當時的荷蘭跟明朝,都是不可小看的國家。(圖/科技訊)
當時的荷蘭跟明朝,都是不可小看的國家。(圖/科技訊)

荷蘭經濟發展迅速,並建立起一支龐大的遠洋船隊,其船舶總噸位相當於英國、法國、西班牙、葡萄牙四國之和,成為名副其實、橫掃大洋的海上霸王,當時的荷蘭被稱為「海上第一強國」。

西 元1624年,荷蘭軍隊佔據臺灣,開始在臺灣島內築城。荷蘭曾多次向明朝提出,由荷蘭壟斷明朝海外貿易的無理要求,都被明朝嚴詞拒絕,荷蘭因此悍然發動侵 略戰爭。這個世界海洋霸主,決心用武力逼迫明朝就範。西元1633年(明朝崇禎六年),一場明朝和荷蘭之間的大戰終於爆發。

荷蘭有優勢的火炮設備。(圖/科技訊)

荷蘭有優勢的火炮設備。(圖/科技訊)

荷蘭是海上第一強國,自然用海軍向明朝進攻。雖然在永樂大帝時期,明朝有一支當之無愧世界上最強大的海軍,但到崇禎皇帝時,明朝海軍的綜合實力已經明顯退步,因此和西方海洋霸主荷蘭海軍相比,明朝海軍在裝備上明顯處於劣勢。

首先,明軍戰船小於荷蘭戰船。在鄭和大航海時代,明朝最大的戰船長139公尺,寬56公尺,比今天國際標準足球場的面積還大。但在崇禎時代,明朝造船技術不進反退,戰船大小通常只有長40公尺,寬7公尺,一般只有一層甲板,船頭和船尾各裝一門火炮。

而荷蘭海軍戰船一般長50公尺,並且擁有多層甲板,船頭、船尾及船體兩側可以裝載多達2、30門火炮,而且由於設計先進,戰船機動性很強。其次,明軍火炮性能不如荷蘭海軍。明軍火炮的射程還容易發生炸膛,而荷蘭海軍火炮射程不但是2倍以上,性能穩定,一般來說也不會炸膛 

當時在設備中相比,明軍明顯遜於荷軍。(圖/科技訊)
當時在設備中相比,明軍明顯遜於荷軍。(圖/科技訊)

因此當時從海軍裝備來說,荷蘭海軍明顯優於明軍。由此可見,當時荷蘭海上第一強國的名頭還真不是唬人的。西元1633年,荷蘭海軍在沒有任何徵兆,也沒有宣戰的情況下,派出13艘戰艦突然向明朝南澳(今廣東汕頭南澳一帶)大舉發動進攻,這堪稱明朝歷史上的 「七七事變」。

明朝守軍立即奮勇還擊,但荷蘭海軍卻採用聲東擊西的戰法。在南澳開戰後不久,迅速撤離戰場,而後快速攻擊福建廈門。7月12日,荷蘭軍隊突然襲擊廈門,明朝廈門守軍毫無防備,損失慘重,15艘戰艦被焚毀或擊沉,荷蘭海軍成功從廈門登陸。

登陸後,荷蘭海軍立刻暴露出侵略者的本性,大肆劫掠,同時向明朝政府提出,明朝必須立即停止同其它國家的海外貿易,只能與荷蘭進行海外貿易,不然荷蘭海軍將再度發動進攻。

在荷蘭海軍的強勢進攻面前,明軍處於不利的境地。因為按照明朝的軍制,明軍每支部隊都劃定有防區,沒有皇帝的允許,任何軍隊都不准跨出防區之外,更不准在防區之外作戰。

因此明朝單個防區的部隊,不是強大荷蘭海軍的對手。要想擊敗荷蘭海軍,必須取得皇帝的允許,並建立一支有高級指揮官統一領導和指揮的明軍,才能與荷蘭軍隊相抗衡。

當時指揮明軍艦隊的鄒維璉,很有軍事才能。(圖/科技訊)

9月22日,崇禎皇帝的聖旨終於到了。崇禎下旨給福建巡撫鄒維璉,由其統一調集指揮軍隊,堅決抵抗並嚴懲荷蘭侵略者。接到聖旨,鄒維璉立刻調兵遣 將,徵召船隻,積極備戰。荷蘭軍隊得到消息,也找來大海盜劉香為其助戰,劉香這個漢奸率領50艘戰船,聽命於荷蘭侵略者,雙方摩拳擦掌,大戰漸漸逼近。

鄒 維璉很有軍事才能,他針對明軍裝備弱於荷蘭海軍的現實,經過認真分析,因地制宜的制定了一套作戰方案,令鄭芝龍為前鋒。10月22日,天色微亮,鄭芝龍率 領明軍開始進攻荷蘭海軍佔據的金門島南部的料羅灣口。世界海上第一強國和世界第一大帝國之間的一場大海戰終於爆發,因為戰爭地點在料羅灣,史書上稱這場戰 爭為「料羅灣海戰」。

荷蘭海軍成戰鬥隊形展開,嚴陣以待。荷蘭戰艦位居中央,漢奸劉香的戰船分列於荷蘭海軍四周,明朝海軍從料羅灣東南角, 分兩路突進。當時正是東風大起,明軍戰船奮勇衝向敵軍,在接近敵軍時,明軍將事先裝滿易燃物品的100條小船順風駛向荷蘭戰艦,然後明軍主力部隊猛攻荷蘭 海軍,其餘部隊攻擊劉香的海盜戰船,於是火燒赤壁的一幕再次神奇重現了。

在戰役中明軍使出「火海戰術」,最後大勝荷軍。(圖/科技訊)

荷蘭軍隊雖然在歐洲海戰中戰無不勝,也十分熟悉在海戰中使用火船的戰法,但是像明軍這種不怕死、猛打猛衝,大量使用無人火船衝向敵軍的「火海戰術」,還是第一次遇到。

荷蘭戰艦2艘被燒毀,2艘被擊沉,一艘被明軍俘虜,其它戰艦在遭受重創後撤退,而漢奸劉香的50艘戰船則全軍覆沒。

荷蘭海軍撤退後,轉戰附近的青港、荊嶼、石灣,並且大肆搶掠。鄒維漣派明軍在福建銅山一帶守禦,從10月22日算起,經過8天8夜的激戰,荷蘭海軍在看到鄭芝龍率領的明軍海上武力,自知比不上,終於承認失敗,狼狽而逃。

荷蘭海軍艦隊司令普特曼斯在海戰失敗後,立即辭去總司令之職,料羅灣海戰以明朝海軍獲得全勝而告終。戰後,崇禎皇帝親筆寫下「天下第一清忠」的匾額賜予鄒維漣,以表彰他在料羅灣海戰中的卓越功勳。

戰敗後的荷蘭不僅要賠償,還要每年向明朝進貢。(圖/科技訊)
戰敗後的荷蘭不僅要賠償,還要每年向明朝進貢。(圖/科技訊)

料羅灣海戰的勝利,也使明朝控制了從日本到南海的全部東亞海權,並且規定凡航行在東亞地區的船隻,都必須花銀兩購買明朝核發的通行證(當時叫令旗),否則明朝海軍有權予以攔截並攻擊。

明朝向荷蘭提出,荷蘭人不准到中國沿海,並且必須給予明朝戰爭賠償。戰敗的荷蘭人,乖乖聽從明朝的命令,賠償戰爭損失,並且此後每年向明朝繳納12萬法郎,荷蘭商船才被允許在明朝劃定的水域航行。

雖然明朝與荷蘭開戰時,內有李自成、張獻忠等農民起義,外有滿清在東北作亂,並且明朝海軍無論戰船、還是火炮都不如荷蘭海軍,但是明朝上下軍民一心,敢於放手一戰,徹底打敗了荷蘭侵略者。

此戰一舉樹立了中國的國際形象,也保證了西方國家在200年內不敢大舉進攻中國沿海,真可謂一戰換來200年太平。

-------------------------------------------------------

Posted by nicecasi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773313502770047561587731384414  ca5000714051ece05f2d020003b80f50e7477f  

富平金代鐵佛位於富平縣西北17公里的覓子鄉鐵佛村南張組,是全國第二大鐵佛。鐵佛屬於金代創建的鐵佛寺遺物,由於寺院屢建屢毀,僅留此佛,基本完好。
中文名 金代鐵佛 地 點富平縣 高 5.32米 特 點 活靈活現、惟妙惟肖、繪形繪色
史料記載此佛為一尊旃檀佛。鐵佛造像是座像為一體。座分兩層,下層高8cm,為八角形,每面長84cm。上層高37cm,周邊鑄仰蓮瓣32枚,分內、外兩層圍成圓形,託於八角底台上。像高5.32米,身著袈裟,袒胸跣足,面部豐滿,唇微啟,端莊、肅穆,右手上舉做“無畏印”,左手舉至胸側,稍高於肘,做“與願印”,屹立於蓮台上,風采奕奕、栩栩如生。“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二月二十日,同年五月樹像竣工”、“施主富平縣令楊思聰、武盛將軍李富、李宜人……”等字樣。這尊造像敦厚。純樸,塑鑄的活靈活現、惟妙惟肖、繪形繪色、巧奪天工,對研究我國金代冶鑄技巧、雕塑藝術及社會風俗習慣提供了可靠的實物依據。

--------------------------------

陝西省最大的鐵佛——富平金代鐵佛
渭南旅遊 2015-10-26 15:07
陝西省最大的鐵佛——富平金代鐵佛

富平文物古蹟眾多,北部喬山之脈的唐五陵,東部到賢鎮的王翦墓,縣城西門口的唐古塔,南關斬城望湖樓,皆是活生生的歷史遺物,沿富平縣城西北而上20公里,有一尊金代鐵佛,它坐落在革命老區覓子鄉鐵佛村南張組,是陝西省內最大的鐵佛,1992年4月20日公佈為陝西省第三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這片安靜祥和的土地上,鐵佛披著神秘的色彩,經歷了800多年的歷史沉浮。
陝西省最大的鐵佛——富平金代鐵佛

鐵佛造像是座像為一體的旃檀佛,座分兩層,下層高8厘米,為八角形,每面邊長84厘米;上層高37厘米,周邊鑄仰蓮瓣28枚,分內、外兩層圍成圓形,託於八角底台上。像高5.36米,身著通肩敞袖袈裟,腹部打結,袒胸跣足,面部豐滿,唇微啟,端莊、肅穆,右手上舉做“無畏印”,左手舉至胸側,稍高於肘,做“與願印”,屹立於蓮台上,風采奕奕,栩栩如生。在造像的袈裟前左皺摺下和座上有三處陽文銘文:“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二月二十日,同年五月樹像竣工”、“施主富平縣令楊思聰、武盛將軍李富、李宜人……”等字樣。這尊造像敦厚、純樸,塑造的活靈活現、維妙維肖、繪形繪色、巧奪天工,對研究我國金代冶鑄技巧、雕塑藝術及社會風俗習慣提供了可靠的實物依據。

-----------------------------------

沿富平縣城西北而上17公里,有一尊金代鐵佛,它坐落在革命老區覓子鄉鐵佛村南張組,是陝西省內最大的鐵佛,1992年4月20日公布為陝西省第三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這片安靜祥和的土地上,鐵佛披著神秘的色彩,經歷了800多年的歷史沉浮。

今年我與友人同行,去探尋金朝鐵佛的神韻。在村書記的幫助下,我們找到了看管鐵佛的老人,天色漸晚,殿內甚暗,老人打開電燈、點上紅燭、取出香火、拿來鋪墊,喚我和友人上前拜謁,我畢恭畢敬地燃一束香,插入佛龕,雙手合攏,虔誠的拜三個響頭。抬首細觀:鐵佛約兩丈,身著通肩敞袖袈裟,腹部打結,袒胸跣足,面部豐滿,唇微啟,端莊、肅穆,右手上舉做「無畏穎」,左手舉至胸側,稍高於肘,做「與願穎」,屹立於蓮台上,風采奕奕,栩栩如生。據史料記載:此佛為一尊旃檀佛,通體用120塊陶范拼組鑄造,座分兩層,下層高8厘米,為八角形,每面邊長84厘米;上層高37厘米,周邊鑄仰蓮瓣28枚,分內、外兩層圍成圓形,托於八角底台上。


秉燭細看,只見造像的袈裟前左皺摺下和座上有三處陽文銘文:「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二月二十日,同年五月樹像竣工」、「施主富平縣令楊思聰、武盛將軍李富、李宜人……」等字樣。環顧四周,皆鐵冶制,敲其身,未有空空聲,乃實體也。問老人像高几許,不知何時有三位孩童立於殿外,他們爭搶答曰:「5米32」,我暗自驚嘆,連幼童皆熟知佛之高偉,真乃神也。聽老人言,此三童時常翻入院內玩耍,而此時面對佛之聖像,三人皆溫順而立,一者說:「佛的右手向外推人,左手向內收人」。我借光細觀,只見佛之右手確實外推,左手亦做內收之勢,兩手自然伸出,掌中細細紋絡清晰可見。

老者說,當地人皆稱鐵佛為「鐵佛爺」,但人們還是把它當作送子娘娘看待,每年二月二龍抬頭之日,眾鄉親前來許願還願者絡繹不絕,若生是男孩則獻上一枚雞蛋大小的鵝卵石,若為女子則送上一瓦片,長年累月之久,佛身后座里被塞得滿滿當當,從老人樸實的話語裡,我越發感到這尊鐵佛的神奇,不管其事真假有無,800多年來,佛之背後定會產生許許多多奇妙的故事,代代相傳,成為永恆的神話。

佛殿因年久失修,已不能遮風擋雨。1996年新春伊始,一場保護鐵佛的全民行動悄然展開,在縣文物局的主持下,各鄉鎮政府企業、有識之士、鐵佛當地民眾紛紛慷慨解囊,在佛像原址翻修起一座新殿,此番善舉義事撰於石碑,碑用富平墨玉石為料,宮裡石刻大師田安民所書,現立於大殿之前。在眾多捐款者中我們看到了富平伊斯蘭教組織的名姓,著實令人敬佩,佛伊兩教雖各成一派,但其本真均勸人向善,此乃:「千頭萬緒同歸一,勸人為善共和諧」。老人與我們仔細辨識碑文所記,回想起當年捐款樹碑時的一幕幕,興奮地說:「那幾日,寺內施主雲集,縣劇團也前來助興,大戲免費唱了三天……」老人說這是她見過的鐵佛寺最熱鬧的場景了,可惜,從此,鐵佛再次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之中,它依然坐落在這片寂靜的角落裡,審視著人間的滄桑與變幻。

當我們的指間滑落在馮志強的名字時,老人輕聲說道:「這是我老伴,前年去世了,享年76歲,我倆從1990年就開始看管鐵佛,縣文物局將這院裡的2畝地讓我們經管,權當算報酬,我們老兩口每年種點小麥玉米,以此填補家用,老頭子是一個閒不住的人,我們就把家搬進院內,每天早上他都要早早起床把大殿內外打掃一遍,我們自費購買了24株柏樹,自己用鐵桶拉水澆灌,現在樹都栽活了,而老頭卻永遠的走了……」。

此時,晚霞將整個院落照的通紅,一片鬱鬱蔥蔥的麥地中央,兩排青翠欲滴的柏樹整齊的南北而立,它們一棵棵精神抖擻,與大佛朝夕為伴,大殿在蒼茫的天地間安靜的站在這裡,不知鐵佛是否感到淒涼與寂寞呢?

去年得知政府要開發鐵佛的消息後,老人說全村的百姓都十分高興,「到時候給佛修路開了南門,咱這個爺真的就能發光了」,老人說來幸福的像個孩子。鐵佛專線的路現在已經動工,起點就設在210國道上,往東直達鐵佛南門。我似乎看到:不久的將來,鐵佛寺內廂房林立、綠樹成蔭、鐘聲不絕、香火旺盛,各地遊客紛至沓來,一睹佛之風采,誠心拜佛向善……

夜幕已至,我取5元錢為大殿買來新鎖,算是向佛盡一份餘力罷了,隨後拜謁鐵佛,揖別老人,方與友人離去,回家心緒未定,做《題鐵佛詩一首》:歷經滄桑多磨難,慈顏依舊暖人間。金朝風韻今猶在,我心向善樂無邊。

------------------------------

金代鐵佛位於富平縣覓子鄉南張村東南,東北距莊里鎮3.5公里,東南距富平縣城20公里。地理坐標北緯34?04′,東經109?24′。金代鐵佛位於富平縣覓子鄉南張村城東南隅200米處。金大定二十一年(1181)二月二十日鑄成。鑄造工程由時縣令楊思聰主持。鐵佛歷代供奉,殿宇修葺等因史料五載,無法稽考。1989年陝西省文物局撥專款20萬元,拆去國民33年建大殿,對鐵佛寺大殿進行重修。1990年竣工,大殿五楹兩層,東西寬12.6米,進深加簷房共長12.0米,同時徵地4畝,並砌建磚圍牆212米。1956年9月24日被富平縣人民委員會公佈為富平縣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2年4月20日被陝西省人民政府公佈為陝西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寺院毀。現供於1990年新修寺廟內。鐵佛通高5.64米,低平髻,額上挽花結,鑲珠寶,有白毫相,面相方圓,寬額隆鼻,銳目平視,啟唇名齒,內著僧祗支,外披通肩的袈裟,袒胸跣足,立於蓮台上,施無畏與願印。鐵佛用120塊陶範拼組而成,造型勻稱,工藝精湛。鐵佛像座分兩層,上層鐵製,高0.37米圍鑄內外兩層蓮瓣,下層石質八角形,高0.12米。袈裟前襟和蓮台鑄銘“朝列大夫行富平縣令弘農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賜紫金魚袋楊思聰”,大定二十一年(1181)款。石座楷書刻施主韓宗等17人名姓。A區:鐵佛大殿及圍牆內。B區:同A區。C區:B區外延四周70米內。1992年,被公佈為省保之後,保護範圍內建設項目得到較好控制,無違章建築。

Posted by nicecasi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6-09-28_172843  

File:Guojizibai pan 01.jpg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guojizipan1  20110319053203792_1968  圖片搜尋結果00645LlLzy6Z0DHN5RCd8&690  圖片搜尋結果

虢季子白盘_收藏资讯_华夏收藏网 - https://goo.gl/6N27r3

圖片搜尋結果1461054224408ab1ffe486d758a04b28829288610a  

虢季子白盤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虢季子白盤
禁止出境展覽文物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文物局公布
中國國家博物館珍藏特展中的虢季子白盤
時代 西周
出土 陝西寶雞(清道光年間)
現藏 中國國家博物館
登錄 2002年
虢季子白盤是西周時期的一件大型青銅器,中國國家一級文物,現收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

虢季子白盤在清道光年間出土於陝西寶雞虢川司,後被時任陝西眉縣縣令徐燮占有,他離任後帶回常州[1]。太平天國運動開始後,虢季子白盤又落到護王陳坤書手裡。

清同治三年(1864年)四月,時任直隸陸路提督的劉銘傳在常州與太平天國交戰,攻陷常州後,他住進了陳坤書的府邸,發現此盤作為馬槽使用。劉銘傳從盤底的銘文認定這是一件稀世之寶,就悄悄送回老家安徽肥西縣劉老圩村,並附信囑咐家人仔細珍藏,不要聲張。同治十年(1871年),劉銘傳卸甲歸田,修了一所亭子放置銅盤,並命名為「盤亭」,並把自己對虢季子白盤的研究記錄成書《盤亭小錄》。

劉家後人為保護虢季子白盤不在亂世中散失,在抗日戰爭期間,舉家逃亡之前,將虢季子白盤埋在後院,坑深3米,上栽有一棵槐樹。1949年,劉肅曾(劉銘傳第四代孫)主動把虢季子白盤上繳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1950年2月28日文化部表彰了劉肅曾,頒發了褒獎狀[2],並有意安排他到北京工作,但劉沒有接受。

器形
虢季子白盤長132.2厘米,高41.3厘米,寬82.7厘米,重215.5公斤,四壁外鑄有8個銜環獸首。虢季子白盤是范鑄法鑄造。

銘文
銘文共111個字,大致上為四字一句,為韻文。[3]銘文記述了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6年)虢季子白在洛河北岸大勝獫狁(匈奴的先祖),殺死五百名敵人,活捉五十名俘虜,宣王舉行隆重的慶典表彰他的功績,賞賜了馬匹、斧鉞、彤弓、彤矢。虢季子白特製造此盤來紀念這件事情。這段銘文,見證了西周初年的分封制確實起到了「以藩屏周」的重要作用[4]。

----------------------------------------

銅盤是商代至戰國時期流行的一種水器。小盤盛水用來洗手、洗臉,大盤用來洗浴。國家博物館珍藏著一個有著近三千年曆史的銅盤,它就是著名的“虢(guó)季子白盤”,這是迄今發現的西周時期形制最大的銅盤
虢季子白盤完全由青銅鑄造而成,體形碩大。銅盤重215.3公斤,長137.2厘米、寬86.5厘米、高39.5厘米。
銅盤呈長方形,四角為圓弧狀,腹下斂,平底,有四個曲尺形的足,銅盤四壁外側通體鑄有花紋,上部為竊曲紋,下部為環帶紋,整體紋飾十分精美,又不失敦厚大方、莊重肅穆的西周神韻。更值一提的是,在銅盤兩側,還各有兩個向外突出的獸首銜環,環上的花紋呈繩索狀。這說明,當年要挪動這個銅盤,必須要套上繩索,由七、八個壯漢一起用力才行。
虢季子白盤之所以珍貴,不僅在於它的形制,盤內底部正中鑄刻的111字銘文更讓人稱奇。這些銘文被後人讚為青銅器上的“史詩”,在文學藝術方面具有十分獨特的鑑賞價值。
銅盤銘文的第一句這樣寫道“隹十又二年正月,初吉丁亥,虢季子白乍寶盤”。這句話向後人明確指出,銅盤是在周宣王十二年也就是公元前816年,由虢季子白鑄造的,這也正是銅盤名字的由來。
那麼“虢季子白”又是何許人呢?據史料記載,“虢”是西周時期的一個諸侯國,位於今河南省三門峽附近。“季”是中國古代對兄弟排行的一種稱謂,“伯、仲、叔、季”,“季”是兄弟排行中的第四位。“子白”就是這位虢國公子的名字。
據有關專家考證,虢季子白在西周的歷史上是一位赫赫有名的貴族,他曾多次帶兵出征,以驍勇善戰著稱。他製作的銅盤上,就用銘文記錄了一場戰鬥。
銘文這樣寫道“搏伐獫狁(xiǎn yǔn),於洛之陽。” 這句話說明了敵軍的身份和戰鬥的地點。通篇誦讀虢季子白盤的111字銘文,2800多年前的烽煙歷歷在目。在西周宣王時期,北方的獫狁族入侵,子白在對獫狁的一次戰鬥中,殺敵五百餘人,俘虜五十人。戰鬥結束後,子白將俘獲的敵人獻於周王,周王設宴款待子白,並賞賜子白馬匹、武器等物。
可以說,虢季子白盤上的銘文是對戰功與賞賜的記錄。銅盤流傳至今,就成了研究西周歷史,以及北方各民族關係的重要史料。
眾所周知,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是《詩經》,而虢季子白盤銘文的寫作手法與《詩經》極為相似。盤內銘文通篇用韻,是一篇簡潔優美、富有韻律和節奏感的散文詩,因此具有極高的文學藝術價值。值得注意的是,虢季子白盤鑄造於西周宣王時期,這篇銘文的寫作時間其實比《詩經》還早了大約二、三百年的時間
更值一提的是,虢季子白盤上銘文的書法,也是西周金文中的極品。有關專家點評,這些銘文的書法頗具新意,用筆謹飭(chì)、一筆不苟,圓轉周​​到、很有情致,堪稱先秦書法之典範,對後世的影響極其深遠。
虢季子白盤歷經數千年後橫空出世,而它的面世又為後來成為台灣第一任巡撫的劉銘傳留下了一段傳奇
傳說在清朝道光年間,虢季子白盤出土於陝西寶雞嵋縣,輾轉為數位達官顯貴收藏。同治三年也就是公元1864年的4月, 時任直隸提督的淮軍將領劉銘傳隨李鴻章鎮壓太平軍,駐紮在常州太平天國護王陳坤書的王府中。一天午夜,萬籟俱寂之中突然傳來悅耳的金屬叩擊聲。劉銘傳秉燭尋音,轉到馬厩之內,聽到馬籠頭的鐵環碰擊馬槽時發出清脆的金屬聲,他撥開草料一看,原來馬槽竟是個大銅盤,盤底還刻著字。劉銘傳知道發現寶物了,異常興奮,趕忙派親信將此盤送回安徽老家,並專門蓋了亭子收藏銅盤,輕易不肯示人。抗日戰爭時期,為了保護銅盤,劉銘傳的後人將它深埋地下一丈多深,才躲過了戰亂。
新中國成立後,劉銘傳的第四代孫——劉肅曾先生主動提出將銅盤獻給國家,國家當即獎給他大米五千斤。1949年12月,虢季子白盤被送到了北京, 1950年3月3日, 虢季子白盤在北海團城的文物特展中展出,董必武、郭沫若、鄭振擇等人參觀了展覽。後來虢季子白盤入藏中國國家博物館。
體積碩大的虢季子白盤以端莊的造型、精美的紋飾,彰顯出2800多年前的西周古韻。刻在銅盤上的銘文“史詩”,成了春秋後世仿效的典範,讓後人領略到了中國古典文學簡約質樸的絕妙之處,為研究詩文藝術提供了彌足珍貴的史料。

----------------------------------------

在傳世青銅器銘品當中,有一件堪稱西周青銅器的魁首。它長近四尺,重達四百餘斤。這件青銅器就是著名的虢季子白盤。虢季子白盤,是西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5年),虢季氏子白為紀念其受週天子命,率軍戰勝玁狁(xianyun)立下奇功,受到周王的褒獎而作的重器。盤的內底有銘文111字。

簡介/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圖冊
西周宣王時,虢季子白曾率“天師”伐“太原之戎”,得勝以後,在周廟受到週夷王的嘉獎。為了紀念這一盛事,特為鑄造了此盤。據傳,此盤清道光年間出土於陝西寶雞虢川司,為西周著名重器。虢季子白盤內底部有銘文八行字。長篇銘文不僅有史料價值,也是先秦書法代表作經過輾轉流傳,解放後由中國歷史博物館收藏。

《虢季子白盤》器形宏大,紋飾精緻,銘文很長,有很高的文學價值,也是研究西周晚期政治、軍事的重要史料。銘文書法的藝術性十分突出。銘文字形較大,結構嚴謹,筆劃圓潤遒麗,佈局和諧,體勢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優美瀟灑的韻致,已開《石鼓文》、《秦公簋》的先路,是西周金文中具有代表性的書法藝術之精品。
傳世銅器虢季子白盤與散氏盤、毛公鼎並稱西周三大青銅器。盤形制奇特,似一大浴缸,為圓角長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使器物避免了粗笨感。四壁各有兩隻銜環獸首耳,口沿飾一圈竊曲紋,下為波帶紋。盤內底部有銘文111字,講述虢國的子白奉命出戰,榮立戰功,周王為其設宴慶功,並賜弓馬之物,虢季子白因而作盤以為紀念。銘文語言洗練,字體端莊,是金文中的書家法本。[1]
形狀/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長:1302mm;寬:827mm;高:413mm;重:215.5kg。通體呈橢方形,具四邊、圓角。周身滿飾竊曲紋及大波曲紋;每邊飾獸首銜環二,共八獸首。內底鑄有銘文111字,篇幅工整,結字優美。虢季子白盤收藏在北京國家博物館。無論是工藝水平,還是歷史價值,都舉世無雙,堪稱國之重寶[2]。
由來/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圖冊
一件鴻器重寶,它的面世竟然充滿著機巧。巧就巧在夜半更深,萬籟俱寂;巧就巧在將軍秉燭,夜觀虢盤。

在清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的初夏,時任直隸提督的淮軍將領劉銘傳,隨李鴻章鎮壓太平軍。這日,官軍拿下了常州城,劉就住進了護王府內。時至午夜,劉銘傳正在燈下讀書,萬籟俱寂當中傳來悅耳的金屬叩擊之聲,聲音不大但極有穿透力。劉頓生好奇之心,當下秉燭往尋。轉到屋後見有馬厩,聲音即由此傳出。細審視,始知是馬籠頭上的鐵環碰了馬槽所發出的聲響,但這聲響非同一般。劉銘傳蹲下細看,見此馬槽碩大,槽壁在燭光中發著深沉的幽光;伸手一試,重不可舉;輕叩之,發聲清遠玄妙。劉心中有數,此馬槽絕非尋常之馬槽。次日一早,劉銘傳命馬夫將馬槽刷洗乾淨。見其外壁四邊各飾兩個獸首銜環;整個外壁滿佈紋飾;內底具長銘,通篇工整嚴謹。劉知是寶物,旋即命人押運送回合肥老家。後來,又在老宅園中為虢盤專建一亭取名“盤亭”。
特點/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圖冊
青銅銘文不僅是學者研究的重點,也為古玩肆所側重。因為銘文字數越多,價錢就越高,有銘器的價格甚至要出無銘器數倍,因此,仿製銘文是作偽的重要內容。偽銘約可分為兩類:一種是真器偽銘。據傳咸豐年間西安有位知縣好古銅,對帶銘文的銅器高價收買,對無銘之器一概不收。因此,古董商們便投其所好,在無銘真器上添刻銘文,自是此風盛行。當時的匠人“鳳眼張”即是此中高手。另一種是偽器真銘。即把殘破器剩餘的銘文部分嵌入偽器內。此種器雖修飾嚴密,但若比較地子、銹色及銅質,便可分曉真偽。除以上兩類外,還有偽器偽銘,這裡不再贅言。
虢季子白盤是青銅器中的瑰寶,其流傳極富傳奇色彩。此盤自道光年間出土後曾被當地農人用以餵馬,後縣令以數錢據為己有。幾經動盪,此盤被劉銘傳覓得,極為珍惜。在其後幾十年內,凱覦此盤者不乏其人,劉氏後人將盤重埋地下,遠避他鄉。解放後,劉肅將此盤掘出獻給國家。自此,虢季子白盤才得以重放異彩,供世人欣賞。
變遷/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圖冊
虢盤原本在道光年間出土於陝西寶雞的虢川司。時任眉縣縣令的徐燮乃常州籍人士。好古。虢盤近水樓台為徐所得。徐卸任返籍時將虢盤帶回了常州。至太平天國時期,護王陳坤書鎮守常州。虢盤又易手成了護王的珍藏。直至同治三年劉銘傳率官軍收復常州,才發生前面所講的機緣巧合。

虢盤到劉府後,消息不脛而走,引得不少達官貴人爭相欲往觀賞。而劉銘傳偏偏惜盤如命,不輕示人。為此還得罪了不少權貴,據說連光緒皇帝的師傅翁同龢也未能一飽眼福。至光緒十一年(公元1885年)台灣撤府建省,劉銘傳赴首任台灣巡撫期間,虢盤則安駐合肥老宅盤亭,未隨往台灣。

光陰荏苒,到了清末民初之際時局動盪不已。此時劉銘傳已經作古,他的後人,在這以後的幾十年間,為保護虢盤展開了艱苦卓絕的抗爭。其間最具威脅的先是任國民黨安徽省主席的劉鎮華。作為地方官的劉鎮華在1933年至1936年主持安徽政務期間,獨霸專權、橫徵暴斂、草菅人命。對虢盤更是覬覦已久,多次派人以種種理由到劉府搜劫,雖未果,但劉氏後人卻飽受了皮肉之苦。接著,日軍入侵,合肥淪陷,侵略者強搶豪奪、無惡不作。面對外辱,劉家後人知不能敵。只得將虢盤重新入土,他們將虢盤深埋丈餘,其上鋪草植樹。而後舉家外遷,以避戰亂。日寇多次搜掠也成泡影。光復以後,李品仙任安徽省主席。再以武力相脅,逼劉氏後人交出虢盤。劉家人無奈,只好再次舉家出逃避難。就在此間,李品仙的親信,合肥縣長隆武功,為討好上司,親自帶人到劉家老宅,將幾十間房的地板全部撬開並挖地三尺以尋虢盤。終亦未果,悻悻而去。

劉家人在近五十年間為保護虢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就在他們近乎絕望之時,曙光終現。1949年1月21日合肥解放了。劉銘傳的第四世傳人劉肅曾先生感到全家有救了;虢盤有救了。他帶領家人挖開歷經十四年的封土,令虢盤重見天日。並毅然將虢盤捐獻給國家。
文化/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圖冊
虢季子白盤,中國西周青銅器。1955年3月出土於陝西省眉縣李村。盤長137.3厘米,寬86.2厘米,重240.5公斤。盤是食器的一種,商代一般都較輕巧,實用性強,以圓形為主。西周初期亦承襲商制,至中期(約穆王時期)圓盤始加雙耳,後又有在圈足下加三足的,其變化日益繁多。但像虢季子白盤長方形的形制,且如此碩大,實屬罕見。此盤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圈足為平底四足,使器皿避免了笨拙感,每邊各有兩隻含環獸頭浮雕,既符合搬移的實用功能,又具有穩中求巧,靜中有動的審美作用。此盤的紋飾以一圈粗獷、壯實的環帶紋為主,其間已無細密的雲雷紋襯底,體現了西周後期的裝飾風格,口沿的一圈紋飾,以一條向上捲曲,下平上曲的順向平排的竊曲紋構成,具有規矩、嚴謹的整體感。8隻虎形含環浮雕,因採用誇張的手法,使虎的恐怖氣氛減弱。此盤造型奇特,規模巨大,工藝精湛,為西周青銅工藝的代表作。

虢季子白盤造型奇偉,酷似一個大浴缸。盤口呈圓角長方形,四面各有兩個獸首,口中銜環,腹部飾環帶紋,口沿下飾竊曲紋,盤內底部有8行銘文,說的是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6年)正月,虢國的子白奉命討敵,大勝而歸,宣王給予嘉獎並賞賜,子白因而作盤以為紀念。銘文中的許多字句可以與《詩經》中的篇章相互印證,是研究當時北方民族關係和西北地區地理的重要史料。
價值/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圖冊
虢季子白盤向被視為西周金文中的絕品。它的金文排列方式與字形處理方式顯然有別於其他西周銘文,卻與東周後期戰國吳楚文存在著某種相近的格局。比如,它非常注意每一文字的單獨性。線條講究清麗流暢的感覺,而字形卻注重疏密避讓的追求,有些錢條刻意拉長,造成動蕩的空間效果。造型的精練與細密,也使我們驚訝於西周金文中這樣清麗秀逸的格調。

為了充分體現《虢季子白盤》的這種藝術格調,創造者們還特意對文字排列進行了“處理”。於是,在整篇珠璣璀璨的大效果中,我們又看到每一文字獨立美的凸現:一個字,就是一個世界、一個粲然的宇宙。千變萬化的姿態被蘊育在每個字的造型中,使他們如行山陰道中,目不瑕拉
現狀/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圖冊
虢季子白盤自1864年初夏與劉銘傳結緣,歷盡滄桑86載,傳四代人,終獲新生。這正是:三代吉金,慧命永延。

虢盤重新面世後,首展在合肥古教弩台;而後即運至北京於1950年3月3日在團城作特展。以後由中國歷史博物館(現為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至今。[3]
虢季子白盤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後成為中國歷史博物館鎮館之寶,如今,它是中國國家博物館中的一件重要展品,位列國家文物局所頒發的“64件不准出境文物”名單之中。愛國將領劉銘傳及其後人,付出巨大代價保護的這件珍貴文物,將不會離開中國的土地半步。[4]

-----------------------------------

虢季子白盤,西周時期大型青銅器,清道光年間出土於陝西寶雞虢川司。銘文共111個字,銘文記述了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6年)虢季子白在洛河北岸大勝獫狁(匈奴的先祖),殺死五百名敵人,活捉五十名俘虜,宣王舉行隆重的慶典表彰他的功績,賞賜了馬匹、斧鉞、彤弓、彤矢。虢季子白特製造此盤來紀念這件事情。

虢季子白盤,收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
隹十又二年正月初吉丁亥,虢季子白乍寶盤。不顯子白,[上:由,下:爿](狀)武於戎工,經維四方,博伐獫狁,於洛之陽,折首五百,執訊五十,是以先行。[走亙][走亙]子白,獻[爪戈]([首或])於王。王孔加子白義。王各周廟宣[廣射](榭)。爰卿。王曰:「白父, 孔顯又光。」王睗乘馬,是用左王。賜用弓彤矢,其央。賜用戉用政蠻方。子子孫孫,萬年無疆。

-----------------------------------------------------

歷盡劫難的青銅器國寶—— 虢季子白盤
2016-05-04 11:09:55

在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陳列室的一個展櫃前,時常圍滿眾多的參觀者,人們爭先觀賞的是一件造型別致、紋飾精美的青銅器珍品——虢季子白盤。

據有關人士說,該盤是西周時期虢季子白領兵打仗時立了戰功後而得到的賞賜。後埋於地下數千年之久。清道光年間,陝西寶雞川司一農民挖土時在地下發現了它,但並不知其珍貴,弄回家中當做飲馬槽子使用。當地一個常州籍姓徐的縣令發現了此盤,見盤上的紋飾精美,給了數串制錢,買下收為己有,在他離任返鄉時將其帶回常州。太平天國時期,有位護王得到了此盤,成了他的鎮府之寶,清光緒年間此盤又落入兵部尚書劉銘傳之手。

劉銘傳是清末年一位傑出的愛國將領,他熱愛祖國優秀的文化,是一位有貢獻的文物收藏家。1864年4月間,他參與了鎮壓太平天國攻打常州城。進駐了護王府。一天夜晚,他聽到不遠處傳來金屬的撞擊聲,鏗鏗鏘鏘,時續時斷,便循著響聲走了過去,發現一匹馬正在吃草,原來是馬籠頭的鐵環與馬槽相碰撞發出的聲音。劉銘傳提著燈籠細看馬槽,見四面有精美的紋飾,再讓馬夫把馬槽清洗乾淨,又發現了盤底部還有許多文字。他深知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寶物,隨即派親信把馬槽送到合肥老家即現今的劉老圩。他極為珍惜此盤,特為其建了一亭子,後來還著了一本《盤亭小錄》,記載了盤的經歷、形狀和銘文等。

由於走漏了消息,被皇帝權貴得知,光緒皇帝的老師翁同和派人來說,願出重金購買此盤。劉銘傳見狀為防不測,指使人將盤埋藏起來。到了民國時期又有強人知其物,挖地尋寶未有結果。後又有日寇去勒索,劉家後人挖地數尺,把盤深埋後遠走他鄉。國民黨省主席劉品仙也曾派人脅迫劉家後人,挖地找尋仍無結果。到了解放初期,劉氏子孫才把寶盤挖出,獻給了國家。

虢季子白盤製作精良,造型奇偉,似一個大浴盆。器長1.32米、寬0.83米、高0.41米;重約230公斤。盤沿近長方形,四側面各有兩個獸頭,口銜銅環。口沿下飾竅曲紋,下為粗獷質樸的波帶紋,四足呈矩形。整個器型端莊厚重,氣勢雄偉。盤底有銘文110個字,文字記載了虢季子白奉周宣王之命,征伐、抵禦敵人進犯中原的經過。銘文語言洗鍊,句式工整,富有韻律。

經考證,此盤為周宣王王室鑄器。它是研究我國西周奴隸制社會歷史、政治、軍事的重要資料,也是我國迄今發現的最大的青銅盤

劉銘傳家族誓死守護國寶虢季子白盤
2016-05-12 

劉銘傳(1836-1896年)

虢季子白盤上的銘文拓片

「64件不准出境文物」之一——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上的銜環獸首耳

早在抗戰前,就曾有美國人託人找劉銘傳的曾孫劉肅曾,說願出一筆相當可觀的金錢購買虢盤,答應事成後幫劉氏全家遷居美國。日本人也揚言願把浴缸大小的虢季子白盤填滿黃金,能裝多少就出價多少。如今,它是中國國家博物館中的一件重要展品,位列國家文物局所頒發的「64件不准出境文物」名單之中。愛國將領劉銘傳及其後人,付出巨大代價保護的這件珍貴文物,將不會離開中國的土地半步。

1864年5月的一天夜晚,常州太平軍護王府邸,剛剛攻陷這裡的淮軍將領劉銘傳正在燈下讀書,寂靜的夜裡,時斷時續的金屬撞擊聲從拴滿戰馬的院子裡傳來。劉銘傳好奇地提燈查看,原來是戰馬吃草時籠頭鐵環與馬槽碰撞的聲響,劉銘傳試圖搬動一下馬槽,竟紋絲不動,他把燈湊近了,驚奇地發現馬槽四周布滿密密麻麻的花樣紋飾。

當時的劉銘傳沒有想到,這個裝滿飼料、布滿污垢的巨大器皿,來自遙遠的西周時代,距今已有2800多年,他更沒有想到,這個「馬槽」和自己的家族,自此結下近一個世紀的不解之緣。後世的學者經過考證,為這件重若磐石的巨大器皿定名為虢季子白盤,它與散氏盤、毛公鼎並稱西周三大青銅器,稱得上是一件國寶級重器。

西周青銅最高水平

虢季子白盤鑄造於公元前816年,是西周晚期一件具有記功、記事性質的祭祀禮器,長137厘米,寬86厘米,高約39厘米,總重量達215公斤,是迄今為止所見最大的商周青銅盤。設計者將這麼大的器型巧妙地設計為圓角的長方形,四足為曲尺矩形,隱縮在盤底,呈現出口大底小的感覺,很像一個大浴缸。器物的四壁各有兩隻銜環獸首耳,盤壁周身刻有波帶紋飾。

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李先登說,這件虢季子白盤形體非常巨大,中國古代青銅器鑄造的特點是用范鑄法,就是用陶范把它組合起來,然後用青銅溶液澆鑄而成的。要鑄造這麼大的青銅盤,就需要很多塊內范和外范,而且它有精美的花紋,還有111個字的銘文,在當時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它代表了我們國家西周時期,尤其是西周晚期青銅鑄造所達到的高度水平。

與其他國家的青銅器不同,中國的青銅器常刻有銘文,相對形制和花紋等元素,銘文更是評判一件青銅器價值的重要因素。中國文人學者都很重視青銅器銘文的研究,歷代青銅著錄都以銘文著錄為重點。

虢季子白盤內底有銘文111字,大致講述周宣王十二年(前816年),虢季子白受命於宣王,率兵在洛河北岸同匈奴的先祖獫狁作戰,斬敵首級五百,俘虜五十。周王非常讚賞子白的神勇無敵,為表彰他的功績,舉行了隆重的慶功儀式,並賞賜了馬匹、斧鉞、彤弓、彤矢,予以嘉勉。虢季子白獲此殊榮,特鑄造此銅盤以示紀念。

111字銘文分為八行,以四句一行為主,文辭優雅,行文押韻,書寫時一氣呵成,章法自然,突破了原先呆板的格局,打破了一字一格、字字等距的形式,字體端莊,是優秀的金文書法作品。

這些銘文對研究西周晚期周王室與北方少數民族關係史,以及西北地理沿革變化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價值。西周初年,武王、成王時曾分封同姓和異姓諸侯國,歷史上稱為「封邦建國」。當時分封的諸侯國很多,周文王之弟虢仲、虢叔被封至東、西二虢。

歷史學家、古文字學家李學勤考證:「虢季是西虢始封者虢叔的分支。虢叔曾是周武王的老師,一支封為諸侯,在現今的寶雞,另一支就是虢季,世代在朝為官。虢季子白能擁有如此巨大的青銅盤,不僅說明其身份顯赫,也告訴我們虢季家族十分興旺,在西周王朝很有實力。」這件記錄赫赫戰功的虢季子白盤正是出土於今陝西境內,陝西也是西周的王畿之地,虢季子白盤的發現,源自一個偶然。

為寶盤與翁同龢交惡

清道光年間,常州人徐燮鈞任陝西郡縣令兼理寶雞縣篆,一次在寶雞縣的一戶農家偶然發現了一個很不尋常的餵馬食槽,遂以100兩銀子購得。後來徐燮鈞卸任時,將這件奇怪的「馬槽」帶回老家常州鳴坷巷「天佑堂」,並開始對盤上的銘文古篆徵求釋文。

這些排列極具美感的銘文被翻譯後,證明這件寶物來頭不小,徐燮鈞在鄉里名震一時。1860年四月,太平軍進軍常州,徐氏的「天佑堂」在戰火中被毀,該盤被太平軍將領護王陳坤書得到,收藏在護王府內,清軍士兵不識貨,竟也拿它作馬槽,陰差陽錯被劉銘傳發現了。

雖然不懂得盤上面的銘文內容,但劉銘傳還是立刻判定這是一件寶物,命人秘密押運送回合肥老家肥西劉老圩(現屬肥西縣南分路鄉)。

1871年,劉銘傳憤於清政府昏聵不公,託病辭職閒居家中,就請安徽霍山縣一位叫黃從默的老儒生考證該盤。黃老先生辨認出該盤的來歷,告知劉銘傳。劉銘傳欣喜若狂,專門修了一所亭子放置此物,並命名亭子為「盤亭」,作《盤亭小記》記載了建造盤亭的經歷、盤子的形狀和銘文的內容,親筆寫下「盤稱國寶,亭護家珍」的對聯。

當時寶盤銘文拓片印出,每紙高達五兩銀子,震動學術界和權貴階層,其中一個人對這個盤子特別上心,這個人就是光緒的老師翁同龢,他還專門託人到劉老圩說,願意出重金購買寶盤。

翁同龢一生喜愛金石文物和書畫作品,他幾次向劉銘傳索要虢季子白盤,都未能如願,最後竟然在慈禧太后面前告了一狀,希望以此施加壓力,但劉銘傳還是沒有同意。他上訴李鴻章力陳此事,李上奏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權衡利害後,以劉銘傳有戰功,下旨御賜此寶,從此無人敢覬覷。

1885年,台灣撤府建省,劉銘傳赴首任台灣巡撫,虢盤被留在合肥老宅「盤亭」,未隨往台灣。10年以後,劉銘傳從台灣返回家鄉,中日爆發甲午戰爭,滿清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台灣島被割讓給日本。1896年1月12日,得知這個消息後60歲的劉銘傳憂憤去世,去世時叮囑家人要保護這個寶盤,作為傳世之寶。

劉氏後人坎坷護寶路

愛寶如命的劉銘傳撒手西去,並不代表虢季子白盤從此失去了依靠,劉家子孫們遵從先祖的遺訓,把保護寶盤作為最重要的家訓,即使遭受人身危險亦不動容。

1933年至1936年,軍閥劉鎮華擔任安徽省主席期間,一直想把虢季子白盤據為己有,但軟硬兼施都沒有用。幾次釘子碰下來,劉鎮華惱羞成怒,親自帶著爪牙到劉家搜,對劉家人大打出手,最終對方沒有鬆口,寶貝也沒有找到。1937年,「盧溝橋事變」,日軍侵占華北後長驅直入,占領了我國長江沿線,合肥危在旦夕。劉鎮華被免去省長之職,再也顧不得索要國寶,夾帶著金銀細軟逃命了。

早在抗戰前,就曾有美國人託人找劉銘傳的曾孫劉肅曾,說願出一筆相當可觀的金錢購買虢盤,答應事成後幫劉氏全家遷居美國。日本人也揚言願把浴缸大小的虢季子白盤填滿黃金,能裝多少就出價多少。但這些都沒有打動劉肅曾。

抗戰爆發後,合肥淪陷,日寇的據點離劉肅曾家只有3公里,劉家怕寶盤落入敵手,經商議後在宅外挖了一個3米深的大坑,將虢盤深埋地下,又移植來一棵小槐樹,用雜草做偽裝,完成這一切後舉家遷往外地,垂涎寶盤的日軍多次搜索劉家院宅,也沒找到。

八年抗戰勝利後,日軍再無法覬覦這件傳說中的國寶,劉家人返回老家。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即將走上更艱難的護寶路。國民黨第十一集團軍司令、新任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品仙也打起了寶盤的主意,他派人把劉肅曾請到省政府,說只要交出虢盤,便是國家的功臣,可以在安徽境內任選一縣作縣長。劉肅曾便推託說全家出逃時,寶盤已被人盜走。李品仙假意相信,放走劉肅曾,但劉肅曾前腳剛進家門,李品仙就派一個營的人馬開進劉家,他們打著保護國寶的名義在劉家駐紮下來。

數日後的一個清晨,劉肅曾被幾個軍人拖出被窩,說他偷了長官裝有金條等貴重物品的箱子,並用槍威逼劉肅曾寫下用虢盤抵債的欠條。劉肅曾就將計就計,以出去籌款為由逃出家門,躲避外鄉。

為了方便尋寶,李品仙讓自己的親信國民黨合肥縣縣長隆武功,將縣政府搬到了劉家大院,氣急敗壞地把劉家所有房屋的地板全部撬開,掘地三尺,一無所獲,只好敗興而去。

砍樹挖寶贈國家

在劉家四代人的保護下,虢季子白盤渡過重重險關。1949年,新中國成立,政務院給皖北行署發電報,指示查明虢盤下落。皖北行署當即派人專程到劉老圩向劉肅曾全家傳達政府保護文物的政策。

負責這項任務的吳桂長老人回憶,他曾接受上級指示查詢國寶下落。後來在當地政府配合下,接近劉肅曾一家,此後多次登門探訪。劉肅曾兒子劉學亞說,父親之所以勞煩吳桂長「三顧茅廬」,實在是因為國寶太重要了,一家人為護寶付出巨大代價,不敢輕易託人。直到中央要求尋查國寶的電報到了,劉肅曾與家人商量,才決定捐獻國寶。

1950年1月19日,劉肅曾帶領家人把十幾年前移植的樹木砍掉,挖開3米的土層,虢盤重見天日。就在虢盤擬送北京時,意外卻發生了:一個小偷溜進劉家,手持鋼鋸準備鋸下8隻獸首銜環帶走,聲音驚動了守衛在附近的戰士,當即將他抓獲。事發後,當地人民政府提出必須迅速將虢盤運送北京,並請劉肅曾同行。

1950年2月,劉銘傳第四代後人劉肅曾帶著國寶來到北京,受到董必武、郭沫若、沈雁冰等人的接見,董必武為此盤題詞:「國寶歸國,可慶可賀」。郭沫若寫詩:「虢盤獻公家,歸諸天下有。獨樂易眾樂,寶傳永不朽。省卻常操心,為之幾折首。卓卓劉君名,傳誦婦孺口。可賀孰逾此,壽君一杯酒。」

為表彰劉肅曾的獻寶行為,文化部給劉肅曾頒發了「褒獎狀」,並決定在北京給劉肅曾安排工作,但是劉肅曾考慮再三,還是決定留在安徽。1977年,77歲的劉肅曾去世,國寶沒有流出境外,他可以安然地去告慰他的祖先了。

虢季子白盤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後成為中國歷史博物館鎮館之寶,如今,它是中國國家博物館中的一件重要展品,位列國家文物局所頒發的「64件不准出境文物」名單之中。愛國將領劉銘傳及其後人,付出巨大代價保護的這件珍貴文物,將不會離開中國的土地半步。

季子白盤銘文
導讀:1949年共和國成立前後尋找西周青銅重器虢季子白盤,虢盤隨後從肥西縣出土並在合肥、北京展出,是當時轟動全國的大事。何謂「虢季子白盤」?先說「虢」(guó):周代「封邦建國」時分封的諸侯國,姬姓,其中西虢在寶雞一帶,虢王季之穆,改姬為季,另有南虢、東虢、北虢。次說「季子」:在兄弟排行順序伯、仲、叔、昆、季中「季」居末,季子即少子,如《戰國策》中蘇秦之嫂即說蘇秦「以季子之位尊而多金」;另一種解釋「季」為字,「子白」為名。再說「盤」:商周時盛水的器皿,以匜(yí,形狀像瓢)舀水,以盤裝水。虢季子白盤,即虢國的少子製作或擁有的寶盤。

虢季子白盤閃爍著璀璨的光芒,不僅因其歷史價值,更因為她的藝術價值,其銘文確是書法藝術中的一棵耀眼明珠。

虢季子白盤銘文是先秦書法代表作。其書法頗具新意,用筆謹飭,圓轉周到,一筆不苟甚有情致。銘文書法的藝術性十分突出。銘文字形較大,結構嚴謹,筆畫圓潤遒麗,布局和諧,體勢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優美瀟洒的韻致。

中國書法藝術的表現形態是文字,因此書法產生是和文字的形態密切聯繫的。我國原始社會的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及龍山文化(公元前6000-4000年)的陶器上曾發現簡單的刻畫記號。有的學者稱之為文字,但文字必須有文法,目前我們對這些記號的了解很少,無法從文字的角度來解釋它的含義。因此真正構成文字並形成書法藝術的,至今所知最早的仍然是商代的甲骨文和金文。因為它們已具備了中國書法的三個基本要素:用筆、結字和章法。刻於龜甲、牛骨上的卜辭文字為甲骨文。而古人稱銅為金各種青銅器上或鑄或刻的銘文,就稱為金文甲骨文和金文並存於商代,是現存下來傳世書法作品的源頭。商代初期青銅器銘文較少,沒有長篇,但已體現出筆意,如司母戊鼎銘文等。西周時期是我國古代文明發展和興盛時期。金文隨著周人對禮制的進一步提倡而有極大的發展:早期如大盂鼎、大方鼎、利簋等銘文,瑰麗凝重、雄奇姿放、質樸平實;中期如衛鼎、永盂、史牆盤等銘文,筆勢柔和圓潤、行款排列工整、字跡端正質樸或草率疏放;至西周晚期,金文大篆臻於成熟,既有大克鼎、胡簋的厚實壯美,又有散氏盤的用筆粗放樸實、行氣渾厚,還有毛公鼎的雍容華麗、典雅大方以至登峰造極。

虢季子白盤就是這個時期作品。此盤銘文書法應歸於清麗一路,韻味風神流蕩。但細觀文字,其線條卻是極富變化。部分字的字口稍有漫漶滲蝕,使筆畫產生了類似刻畫的情趣,益發增加了高古蒼老之感。該盤的結字亦有奇趣,如「寶盤」「廟」「洛」「獻」「賜」等字,或欹側,或譎詭,變化之多令人嘆為觀止。銘文字型較大,在現有商周青銅器銘文中,是少見的大字。結構嚴謹,筆畫圓潤遒麗,布局和諧,體勢平正,用筆謹飭,圓轉周到,一筆不苟,甚有情致,凝重中流露出優美瀟洒的韻致。該銘文的另一主要特點體現在分行布白上,字距行距空闊,顯得特別從容不迫,優遊閒適。這派圓轉書風對後世影響深遠。

虢盤字跡出於大篆而與大篆不完全相同,譎皇茂雋,為後期秦石鼓文(約產生於公元前335-325年間)、秦公簋、秦公鍾銘文的濫觴。自唐以來,學者多認為石鼓文即籀文,現從虢盤和石鼓文的書體聯繫,可以說虢盤銘體勢就是籀書之源,籀書是從金文大篆完全成熟後充分發展出來的新體勢,又開啟了後世秦小篆書體,更見虢盤銘文在中國書法演變過程中的重要地位。

---------------------------------

虢季子白盤

創造時間

西周時期(周宣王12 年)

基本說明

虢季子白盤現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與毛公鼎、散氏盤並稱為中國古代三大青銅聚寶,是為西周最大的出土青銅器。它高39.5 厘米,盤口長137.2 厘米,寬86.5 厘米,重215.3 千克,以範鑄法鑄造,用陶範把青銅器的模組合起來,再以青銅溶液澆鑄成。 [1] 它呈長方形圓角,深腹平底,下有四個曲尺形矮足,器外四面各有一對鋪首銜環,環上及璧外皆鑄有花紋。盤內底部中央有8行共111的銘文。 [2] 銘文的大致內容是說:虢季子白受周王之命,去征伐北方獫狁族入侵(古匈奴族),大獲全勝,得到周王賞賜。虢季子白獲此殊榮,特鑄此盤以志紀念。 [3] 據記載,虢季子白盤在清道光年間出土於陝西寶雞市的虢川司,出土出期曾流落農家被用作養馬槽,直到1864年被任直隸提督的淮軍將領劉銘傳收藏,經由劉家四代的守護,直到新中國成立後,劉家後人將這件國寶獻給了國家。 [4]

歷史意義

首先,虢季子白盤在中國古代書法演化史上有重要意義,印證了西周晚期金文文字風格的轉變。西周早期金文風格延續了商代金文的風格,風格類型多姿多彩:或靈動活潑,或不加雕飾,或隨意散漫,顯得琳瑯滿目,異彩紛呈。西周先民重視理性,喜好修飾的文化心理使得他們選擇了端正典雅的藝術風格,從而在潛移默化中完成了對商代金文風格的繼承和革新。 [5] 而《虢季子白盤》整體風貌端莊秀雅,用筆謹飭筆畫圓潤遒麗,佈局和諧,一絲不茍,縱能成行,橫則大致成列,有意高低錯落,形成一種動態美。講究書法元素的對立統一,在形式組合中方、圓和三角形互相搭配,字距行距疏疏朗朗,井然有序,對秦代小篆的風格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6] 其中,有學者更形容虢季子白盤銘「上承西周末年文字體勢,而下開石鼓等器文之風格」。 [7]

另外,虢季子白盤體現了西周時代森嚴的禮樂制度。西周時期非常重視禮制一般平民百姓不能夠自己鑄造青銅器,就連貴族也是在冊命賞賜征伐等國家大事時,經由在上位者的允諾後才能鑄造青銅器並祭祀傳達給祖先。 [8] 而虢季子白正正是因出征北伐獫狁大獲全勝,受周王賞賜才命人鑄造此盤,讓子孫萬世永為紀念。在西周,權貴們會把青銅器作為顯示自己豪門身份和權力的標示物,更是一種記事耀功的禮器而流傳於世。 [9] 虢季子白作為世代在王朝為官、顯赫的虢季家族的世族子弟 [10],命人在虢季子白盤上鑄上華美複雜的花紋以顯示自己豪門身份和權力。虢季子白盤鑄工精美,器外四面各有一對鋪首銜環,環上的花紋呈繩索狀;銅盤四壁外側通體鑄有花紋,頸部飾曲紋,腹部飾環帶紋。此盤造型之大,冶鑄之精,字體之優美、工整,為同類青銅器中罕見,儼然一副皇家氣派,體現了虢季子白地位之高及權力之大。 [11]

還有,虢季子白盤銘文表現了西周時期的階級壓迫。西周為奴隸制度國家,在虢季子白盤銘文中記載了虢季子白攻伐獫狁,虜獲50名俘虜。體現了奴隸制度國家對外戰爭與征伐目的為掠取奴隸和財富。 [12]

最後,虢季子白盤銘文中的許多字句可以和《詩經》中的篇章相互印證,與其他史料詮釋了西周初至晚期西周與獫狁的征伐關係。商周時代距今已很遙遠,由於歷史的變遷,那個時代遺留下來的文獻極少,只有《尚書》、《詩經》和《春秋》三傳等書。 [13] 而虢季子白盤記載了虢季子白討伐獫狁,在洛水之北英勇殺敵,取得斬首五百、俘虜五十人的大勝的經過。因此,虢季子白盤對研究西周歷史有重大的意義。

相關史料説明

據記載,虢季子白盤的第一手主人徐燮鈞弟徐星鋮著了《虢季子盤記》一書,記載了虢季子白盤出土經過,其中一段引文云:「虢季子盤,傅兼先兄自陝得之也,其時由郿縣兼理寶雞縣篆,先君湘漁公偕往,入國問俗訪得斯盤,百金相易,兄携以歸,名震一時……。」[14] 由此書可得知虢季子白盤此國寶的來歷。

另外,護國寶有功的劉銘傳一家守護了虢季子白盤四代,劉家可能存有虢季子白盤的相關文獻。劉銘傳對虢季子白盤愛護有加,家族中必有對虢季子白盤的記載。據記載,劉銘傳曾邀一名黄從默的老儒生考証該盤的來厲,當時的考証記載也是研究虢季子白盤重要證據。劉銘傳在證實了虢季子白盤為國寶後,修建了一盤亭,作《盤亭小記》,記載了建造盤亭的經歷、盤子的形狀和銘文的内容,并親筆寫下「盤稱國寶 亭護家珍」的對聯。[15] 因此,盤亭也是考究虢季子白盤的好據點之一。

另外,《尚書》、《春秋》、《詩經》都是有記載的內容包括了商周時期,當中《詩經》中《采薇》、《出車》、《六月》、《采苞》有篇章與虢季子白盤銘名的記載互相照應 [16],可以用二重証據法來互相印證虢季子白盤銘文的記載,更可以由《尚書》、《春秋》、《詩經》裡的記載一窺虢季子白這次出征的始末。

可惜,鑒於目前學術界有關匈奴語言文字的研究考証尚無進展 所以匈奴無文字流傳於世幾乎已成定論,其民族歷史發展也自然不會有完整的記錄。[17] 故此,也難以從匈奴的祖先獫狁得到有關虢季子白伐獫狁的記載。

延伸研究用途

青銅裝飾文樣能夠概括反映當時的社會生活、觀念形態,是智慧與生產工藝的結晶 [18]。故此,虢季子白盤作為西周晚期青銅器的精品,盤器上的紋定能反映西周青銅器的紋飾主流,反映當時社會發展和思想意識。虢季子白盤盤口下飾竊曲紋,器腹飾環紋呈繩索狀,腹部飾環帶紋,[19] 充分表現了西周晚期青銅器的特色。因竊曲紋和環帶紋都是西周后期流行的。

竊曲紋紋樣兩端回鉤成S形,為扁長圖案,中間常填以目形紋。呂氏春秋記載:「周鼎有竊曲(一作穷曲),姣甚長,上下皆曲,以見極之敗也。」而環帶紋的環帶呈曲折狀波浪起伏,凹處常填以眉形紋及口形紋。[20] 兩者是簡化了的餐餐纹和龍紋的化身。

有學者青銅器紋飾的簡化有如文字的簡化規律。西周中晚期,青銅器更為廣泛地使用到了生活的許多方面 ( 如騰器的鑄造等)[21],這反映了西周晚期鑄造技術的進步。同時,禮器的款式、數量愈多,代表社會對禮制要求也愈繁複和嚴謹。

並且,周人重銘文,。西周時代青銅器銘文一改商代銘文簡略的規律,商代銘文一般是一字至十幾字不等。而西周銅器以文字為主,器物為輔,具銘文銅器常常是數十字或百字以上。[22] 以虢季子白盤為例,盤鑄有銘文111字,為中國青銅長銘文器具之一。西周中晚期,銘文字數不斷增多,紋飾自然就退居次要地位,促進了早期的饕餮紋和象鼻龍紋向竊曲紋的演化。[23] 銘文地位愈發重要無形中反映了社會認為記事變得重要,顯示當時文化及人民思想有所提高。

總括而言,虢季子白盤作為西周青銅器的代表之一,盤器上的紋飾詮釋了西周青銅器的紋飾主流,反映當時社會發展和思想意識。

其他說明

前人有關研究 參考資料,發現有不少學者著重於虢季子白盤銘文的金文字體研究,例如寶雞市研究所的郭繼斌和辛怡華合著的 〈秦系文字鼻祖─虢季子白盤〉,就主要研究虢季子白盤是為秦國石鼓文的淵源。另外,朱志榮和劉莉合著的 〈西周金文書法的審美特征〉 主要研究虢季子白盤銘文的文字線條結體章法和風格。但綜觀而言,至今對於虢季子白盤的學術研究偏向於銘文,而對盤器的紋路、外型則下了較少的筆墨。故這次的文物報告的延伸研究以此為大方向。

------------------------------

 虢季子白盤與散氏盤、毛公鼎並稱西周三大青銅器。盤形制奇特,似一大浴缸,爲圓角長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使器物避免了粗笨感。四壁各有兩隻銜環獸首耳,口沿飾一圈竊曲紋,下爲波帶紋。盤内底部有銘文111字,講述虢國的子白奉命出戰,榮立戰功,周王爲其設宴慶功,並賜弓馬之物,虢季子白盤因而作盤以爲紀念。銘文語言洗練,字體端莊,是金文中的書家法本。
編輯本段文物基本資料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名稱:虢季子白盤
  用途:禮器
  質地:青銅
  時代:西周周宣王時期
  地點:陝西寶雞
  現存:中國歷史博物館
  級别:國家一級文物
國務院規定的六十四件禁止出國文物之一

編輯本段文物簡介
 
  虢季子白盤鑄於西周周宣王時期,與散氏盤、毛公鼎並稱西周三大青銅重器。此盤造型奇偉,原器高39.5釐米,上口呈長方形,口長137.2釐米,腹下斂,平底,曲尺形四足。四壁各有含環獸首兩個,腹上部爲竊曲紋,下部爲環帶紋,是價值連城的藝術精品。虢季子白盤被譽爲西周三大青銅重器之首。盤形制奇特,似一大浴缸,爲圓角長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使器物避免了粗笨感。四壁各有兩隻銜環獸首耳,口沿飾一圈竊曲紋,下爲波帶紋。盤内底部有銘文111字,講述虢國的子白奉命出戰,榮立戰功,周王爲其設宴慶功,並賜弓馬之物,虢季子白因而作盤以爲紀念。銘文語言洗練,字體端莊,是金文中的書家法本。此盤自道光年間出土後曾被當地農人用以喂馬,後縣令以數錢據爲己有。幾經動盪,此盤被劉銘傳覓得,極爲珍惜。在其後幾十年内,凱覦此盤者不乏其人,劉氏後人將盤重埋地下,遠避他鄉。解放後,劉肅將此盤掘出獻給國家。自此,虢季子白盤才得以重放異彩,供世人欣賞。虢季子白盤先曾藏於故宮博物館,現藏於:中國歷史博物館。
編輯本段銘文

銘文
銘文
  虢季子白盤銘文白話譯文:在十二年正月初吉期間的丁亥日,虢季子白制作了寶盤。顯赫的子白,在軍事行動中勇武有爲,經營着天下四方。進擊征伐玁狁,到達洛水之北。斬了五百個敵人的首級,抓穫俘虜五十人,成爲全軍的先驅。威武的子白,割下敵人左耳獻給了王,王非常讚賞子白的威儀。王來到成周太廟的宣榭,大宴群臣。王說:“白父,你的功勞顯赫,無比榮耀。”王賜給子白配有四馬的戰車,以此來輔佐君王。賜給朱紅色的弓箭,顏色非常鮮明。賜給大鉞,用來征伐蠻夷。(子白作器以使)子子孫孫萬年永遠地使用。
  
  銅銘文不僅是學者研究的重點,也爲古玩肆所側重。因爲銘文字數越多,價錢就越高,有銘器的價格甚至要出無銘器數倍,因此,仿制銘文是作偽的重要内容。偽銘約可分爲兩類:一種是真器偽銘。據傳鹹豐年間西安有位知縣好古銅,對帶銘文的銅器高價收買,對無銘之器一概不收。因此,古董商們便投其所好,在無銘真器上添刻銘文,自是此風盛行。當時的匠人“鳳眼張”即是此中高手。另一種是偽器真銘。即把殘破器剩餘的銘文部分嵌入偽器内。此種器雖修飾嚴密,但若比較地子、鏽色及銅質,便可分曉真偽。除以上兩類外,還有偽器偽銘,這里不再贅言。  

  虢季子白盤是青銅器中的瑰寶,其流傳極富傳奇色彩。此盤自道光年間出土後曾被當地農人用以喂馬,後縣令以數錢據爲己有。幾經動盪,此盤被劉銘傳覓得,極爲珍惜。解放後, 劉氏後人將此盤掘出獻給國家。自此,虢季子白盤才得以重放異彩,供世人欣賞。

  虢季子白盤是周宣王時期的青銅重器。盤是盥洗器。内底有銘文111字,記載虢季子白征伐北方民族的一次戰爭,殺死五百名敵人,活捉五十名俘虜,周王爲其設宴慶功,虢季子白作盤以爲紀念。西周初年分封諸侯,文王之弟虢叔始封寶雞,後東遷三門峽地域,虢季子白就是虢氏家族成員。寶雞市東南是豐鎬的西大門,三門峽境内有交通要塞函穀關和必經要津“茅津渡”,對於周王室安全有着極爲重要的戰略意義,從虢季子白的軍功和虢氏家族所居之地看,西周初年的分封制,確實起到了“以藩屏周”的重要作用。
編輯本段文物價值

  虢季子白盤向被視爲西周金文中的絕品。它的金文排列方式與字形處理方式顯然有别於其他西周銘文,卻與東周後期戰國吳楚文存在着某種相近的格局。比如,它非常注意每一文字的單獨性。線條講究清麗流暢的感覺,而字形卻注重疏密避讓的追求,有些錢條刻意拉長,造成動盪的空間效果。造型的精練與細密,也使我們驚訝於西周金文中這樣清麗秀逸的格調。

  爲了充分體現《虢季子白盤》的這種藝術格調,創造者們還特意對文字排列進行了“處理”。於是,在整篇珠璣璀璨的大效果中,我們又看到每一文字獨立美的凸現:一個字,就是一個世界、一個粲然的宇宙。千變萬化的姿態被蘊育在每個字的造型中,使他們如行山陰道中,目不瑕拉。
編輯本段文物發現經過

  據考證,虢盤原本在道光年間出土於陝西寶雞的虢川司。時任眉縣縣令的徐燮乃常州籍人士。好古。虢盤近水樓台爲徐所得。徐卸任返籍時將虢盤帶回了常州。至太平天國時期,護王陳坤書鎮守常州。虢盤又易手成了護王的珍藏。直至同治三年劉銘傳率官軍收複常州。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清朝同治三年(1864年)5月11日,時任直隸提督的淮軍將領劉銘傳在追殺太平軍的過程中率部占領常州,劉銘傳住進了太平軍將領陳坤書的護王府。由於護王手下的將士仍不屈服,經常利用夜晚伏在小街僻巷里進行反抗,所以淮軍不得不在夜間加強城防巡視。一天,夜半更深,萬籟俱寂,劉銘傳在護王府大廳秉燭讀書,忽然聽到院中有金屬撞擊的聲音,以爲有刺客潛入。劉銘傳大驚,立刻傳呼眾親兵趕到院中蒐索。眾人里里外外蒐遍,沒有發現任何蹤影,再仔細聽聽,原來聲音是從馬廄里傳出的,循聲蒐去,才知是馬籠頭上的鐵環撞擊馬槽發出的叮當之聲。馬槽向爲木料所制,爲何有此清脆金屬聲音?劉銘傳心生疑問,當即命令士兵用燈籠照看,在微弱的燈光下看不清楚,劉銘傳就伸手去摸,隻覺得浸涼異常,仔細分辨才知是一金屬物體。第二天一早,劉銘傳好奇地走到馬廄中,叫士兵把馬槽洗刷幹淨,這時才看清楚是一個銅盤。該器長130cm,寬83cm,高42cm,重215kg,通體呈橢方形,具四邊、圓角,周身滿飾竊曲紋及大波曲紋,每邊飾獸首銜環二,共八獸首,内底鑄有銘文111字,面幅工整,結字優美。讀過幾年古書的劉銘傳知道這種文字叫籀文,爲三代文字,他暗想此物年代久遠,必是國寶,忙叫人“三熏三沐”,洗滌幹淨,並在自己奉命攻擊浙江湖州、安徽廣德期間,設法叫士兵運回自己的家鄉——安徽肥西劉老圩。

  後來,劉銘傳回鄉休假期間請安徽霍山縣一位名叫黄從默的老儒生考證該盤的來曆。黄老先生辨認出該盤,並告知劉銘傳,虢盤原本在道光年間出土於陝西寶雞的虢川司,爲古代西虢國所在地。時任陝西 縣縣令的徐燮鈞乃常州籍人士,好古,虢盤近水樓台爲徐所得。徐卸任返籍時將虢盤帶回了常州,至太平天國時期,護王陳坤書鎮守常州,虢盤又易手成了護王的珍藏。劉銘傳穫此國寶,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欣喜若狂,就在劉老圩蓋了一座盤亭,並作《盤亭小記》記叙此事。虢盤流到劉府,消息不脛而走,引得不少達官貴人爭相觀賞,而劉銘傳偏偏惜盤如命,不輕意示人,爲此得罪了不少權貴。1872年至1884年,劉銘傳歸鄉賦閑期間,大江南北文人名士蜂擁而來,人人歎羨不已,消息很快傳到京師翁同 耳中,翁氏托人到劉老圩說項,願意出重金購買。劉銘傳聽言火冒三丈,以生硬的態度回絕了說客。翁氏仍不死心,又叫人前去說親,願意將女兒下嫁劉家,做劉銘傳長媳,以通秦晉之好。劉銘傳左思右想,認爲根子還在虢盤上,就以不敢高攀之語謝絕了這門婚事,翁氏大爲掃興,從此和劉銘傳交惡。至光緒十一年(1885年)台灣撤府建省,劉銘傳赴首任台灣巡撫,虢盤則安駐合肥老宅盤亭,未隨往台灣。劉銘傳去世後,其後人遵照他的遺囑,小心保護這件國寶。他的後人在此後的幾十年間爲保護虢盤展開了艱苦卓絕的抗爭。其間最具威脅的先是任國民黨安徽省主席的劉鎮華。作爲地方官的劉鎮華在1933年至1936年主持安徽政務期間,獨霸專權,横征暴斂,草菅人命,對虢盤更是覬覦已久,多次派人以種種理由到劉府蒐劫,雖未果,但劉氏後人卻飽受了皮肉之苦。抗戰前,曾有一美國人托人找劉銘傳的曾孫劉肅曾,願出一筆相當可觀的金錢購買虢盤,並答應成交後將其全家遷居美國。隨後,法國人、日本人等都曾找上門來願以重金購買虢盤,均被劉家拒絕。及至1937年“七·七事變”後,合肥鏇告淪陷,日軍入侵,強搶豪奪、無惡不作。面對外辱,劉家後人知不能敵。隻得將虢盤重新入土,他們將虢盤深埋丈餘,其上鋪草植樹。而後擧家外遷,以避戰亂。日寇多次蒐掠也成泡影。抗戰後,李品仙任安徽省省長,他是一個“古董迷”,曾利用職權在皖盜竊楚墓,攪得民聲沸騰。對虢盤他更是垂涎欲滴。他一再派人前去盤索,在遭到拒絕後竟將劉家大廳中所掛字畫蒐刮一空。不久他又派一營部隊進駐劉老圩,天天逼劉氏後人交出虢盤。劉家人無奈,隻好再次擧家出逃避難。在此期間,李品仙的親信合肥縣長隆武功爲討好上司,親自帶人到劉家老宅,將幾十間房屋的地板全部撬開並挖地三尺以尋虢盤。終亦未果,悻悻而去。
編輯本段文物保護工作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新中國成立後,國家對文物保護工作十分重視,1949年冬,政務院給皖北行署發電報,指示查明虢盤下落。皖北行署當即派人專程到劉老圩向劉肅曾全家傳達政府保護文物的政策。劉肅曾當即表示:“保護國寶,責任非輕,個人力薄,盤之安全可慮;現政府如此重視,亟願獻出,從此國寶可以歸國,穫卸仔肩,亦爲幸事樂事。”遂於1950年1月19日在其家中一間人蹟罕至而又破舊不堪的屋子里,挖開曆經14年的封土,將虢盤掘出,獻給國家。虢季子白盤自1864年初夏與劉銘傳結緣,曆盡滄桑86載,傳四代人,終穫新生。三代吉金,慧命永延,誠不虛也! 就在虢盤擬送北京時,一件意想不到的盜竊破壞國寶事件突然發生。一名犯罪分子溜進劉家,手持鋼鋸准備鋸下8隻饕餮銜環,聲音驚動了守護在附近的解放軍戰士,當即將他抓穫,使國寶免受破壞。事件發生後,人民政府指示迅速將虢盤運送北京,並請劉肅曾同行。虢盤抵京後,董必武、郭沫若、沈雁冰等親切接見了劉肅曾,文化部頒發了獎狀。郭沫若先生還於1950年3月設宴招待劉肅曾,並即席親筆題詩一首相贈:“虢季獻公家,歸諸天下有。獨樂易眾樂,寶傳永不朽。省卻常操心,爲之幾摺首。卓卓劉君名,傳誦婦孺口。可賀孰逾此,壽君一杯酒。”從此,與毛公鼎、散氏盤並稱爲古代三大青銅瑰寶的虢季子白盤就由國家珍藏保護起來,現存中國歷史博物館。
編輯本段中國六十四件禁止出國文物

  彩繪鸛魚石斧圖陶缸,陶鷹鼎,司母戊銅鼎,利簋,大盂鼎,虢季子白盤,鳳冠,嵌綠松石象牙杯,晉侯蘇鍾,大克鼎,太保鼎,河姆渡出土朱漆碗,良渚出土玉琮王,水晶杯 ,淅川出土銅禁,蓮鶴方壺,齊王墓青銅方鏡,鑄客大銅鼎,朱然墓出土漆木屐,朱然墓出土貴族生活圖漆盤,司馬金龍墓出土漆屏,婁睿墓鞍馬出行圖壁畫,涅磐變相碑,常陽太尊石像,大玉戈,曾侯乙編鍾,曾侯乙墓外棺,曾侯乙青銅尊盤,彩漆木雕小座屏,紅山文化女神像,鴨形玻璃注,青銅神樹,三星堆出土玉邊璋,搖錢樹,銅奔馬,銅車馬,牆盤,淳化大鼎,何尊,茂陵石雕,河姆渡出土陶竈,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舞馬銜杯仿皮囊式銀壺,獸首瑪瑙杯,景雲銅鍾,銀花雙輪十二環錫杖,八重寶函 ,“五星出東方”護膊,銅浮屠,銅錯金銀四龍四鳳方案,中山王鐵足銅鼎,劉勝金縷玉衣,長信宮燈,銅屏風構件5件,角形玉杯,人物禦龍帛畫,人物龍鳳帛畫,直裾素紗褝衣,馬王堆一號墓木棺槨,馬王堆一號墓T型帛畫,紅地雲珠日天錦,西夏文佛經《吉祥遍至口和本續》紙本,青花釉里紅瓷倉,竹林七賢磚印模畫。

-----------------------------------------------

虢季子白盤原本在道光年間出土於陝西寶雞的虢川司(今屬寶雞市陳倉區)[1] ,為時任眉縣縣令的徐燮所得,徐卸任返籍時將虢盤帶回了常州。至太平天國時期,護王陳坤書鎮守常州,虢盤又易手成了護王的珍藏。
清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的初夏,時任直隸提督的淮軍將領劉銘傳,隨李鴻章鎮壓太平軍。這日,官軍拿下了常州城,劉就住進了護王府內。時至午夜,劉銘傳正在燈下讀書,萬籟俱寂當中傳來悅耳的金屬叩擊之聲,聲音不大但極有穿透力。
劉頓生好奇之心,當下秉燭往尋。轉到屋後見有馬厩,聲音即由此傳出。細審視,始知是馬籠頭上的鐵環碰了馬槽所發出的聲響,但這聲響非同一般。劉銘傳蹲下細看,見此馬槽碩大,槽壁在燭光中發著深沉的幽光;伸手一試,重不可舉;輕叩之,發聲清遠玄妙。劉心中有數,此馬槽絕非尋常之馬槽。次日一早,劉銘傳命馬夫將馬槽刷洗乾淨。見其外壁四邊各飾兩個獸首銜環;整個外壁滿佈紋飾;內底具長銘,通篇工整嚴謹。劉知是寶物,旋即命人押運送回合肥老家的劉老圩村,西鄉大潛山下之蟠龍墩。
劉銘傳得到虢季子白盤,卻給他一家四代帶了極大的麻煩。軍閥,日寇、國民黨官吏紛紛索取。劉家人不得不把盤埋於深土,舉家出逸。
直至1949年新中國成立,劉銘傳第四代孫劉肅曾才將盤挖出,獻給國家。[2]
文物特徵
虢季子白盤造型奇偉,酷似一個大浴缸,作長方形,直口,
虢季子白盤
虢季子白盤
方唇,腹壁斜下內收,微鼓,四壁各置一對獸首銜環耳,四足作矩形,器口緣下部周飾窮曲紋,腹部環飾波曲紋。盤口呈圓角長方形,四面各有兩個獸首,口中銜環。
長137.2厘米,寬86.5厘米,高39.5厘米,重215.3千克。
銘文
內容
“隹①十又二年,正月初吉丁亥,虢季子白乍寳盤② 。不③显子白,壮武于戎工,经维四方。搏伐猃狁,于洛之阳。折首五百,执讯五十,是以先行。桓桓子白,献聝于王,王孔加子白义。王各⑤周庙宣榭,爰飨⑥。王曰:“白父,孔显又⑦光。”王赐乘马,是用左⑧王;赐用弓彤矢,其央。赐用戉⑨(钺),用政⑩蛮方。子子孙孙,万年无疆。[1]
①隹,立即“唯一”。
銘文拓片
銘文拓片
② 乍寳盤,即“作宝盘”。
③“不”通“丕”,《說文解字》中:“丕,大也。“
④“加”通“嘉”。
⑤各,“各”典籍作“格”,《字彙》:“格,感通也。”《說文解字注箋》:“格,訓為至,而感格之義生焉。”
⑥饗,即“鄉”。
⑦“又”通“有”。
⑧“左”通“佐”,佐證。
⑨戉,即“鉞”。
⑩政,即“徵”。[3]
譯文:在十二年正月初吉期間的丁亥日,虢季子白製作了寶盤。顯赫的子白,在軍事行動中勇武有為,經營著天下四方。進擊征伐玁狁,到達洛水之北。斬了五百個敵人的首級,抓獲俘虜五十人,成為全軍的先驅。威武的子白,割下敵人左耳獻給了王,王非常讚賞子白的威儀。王來到成周太廟的宣榭,大宴群臣。王說:“白父,你的功勞顯赫,無比榮耀。”王賜給子白配有四馬的戰車,以此來輔佐君王。賜給朱紅色的弓箭,顏色非常鮮明。賜給大鉞,用來征伐蠻夷。(子白作器以使)子子孫孫萬年永遠地使用。[3]
要義
銘文共八行一百一十一字,銘文記述了周宣王十二年(前816)虢季子白在洛
虢季子白盤銘文
虢季子白盤銘文
河北岸大勝獫狁(匈奴的先祖),殺死五百名敵人,活捉五十名俘虜,宣王舉行隆重的慶典表彰他的功績,賞賜了馬匹、斧鉞、彤弓、彤矢。虢季子白專門製造此盤來紀念這件事情。[1]
文物價值
虢季子白盤盤底銘文其語句以四字為主,且修飾用韻,文辭優美,行文與《詩》全似,是一篇鑄在青銅器上的詩。其書法頗具新意,用筆謹飭,圓轉周到,一筆不苟甚有情致。這派圓轉書風對後世影響深遠。
同時,此篇銘文中“薄伐狁”、“折首”、"執訊"及"是以先行"等句,可與《詩》之《采薇》、《出車》、《六月》 、《採芑》等篇所記史實相互徵引,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
虢季子白盤被視為西周金文中的絕品。它的金文排列方式與字形處理方式顯然有別於其他西周銘文,卻與東周後期戰國吳楚文存在著某種相近的格局。比如,它非常注意每一文字的單獨性。線條講究清麗流暢的感覺,而字形卻注重疏密避讓的追求,有些線條刻意拉長,造成動蕩的空間效果。造型的精練與細密,也使大家驚訝於西周金文中這樣清麗秀逸的格調。[1]

-------------------------------

先秦书法-书法空间——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 https://goo.gl/2fyJoi

虢季子白盘


西周晚期 《虢季子白盘》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虢季子白盘》西周宣王(前827~前782)时铸,盘长137.2厘米,高39.5厘米,宽86.2厘米,重240.5公斤。盘形制奇特,似一大浴缸,为圆角长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使器物避免了粗笨感。四壁各有两只衔环兽首耳,口沿饰一圈窃曲纹,下为波带纹。盘内底部有铭文八行111字,讲述西周宣王时,虢国的子白奉命出战,荣立战功,周王为其设宴庆功,并赐弓马之物,虢季子白因而作盘以为纪念。据传,此盘清道光年间出土于陕西宝鸡虢川司,为西周著名重器。经过辗转流传,解放后由中国历史博物馆(今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虢季子白盘》器形宏大,纹饰精致,铭文很长,有很高的文学价值,也是研究西周晚期政治、军事的重要史料。铭文书法的艺术性十分突出。铭文字形较大,结构严谨,笔画圆润遒丽,布局和谐,体势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优美潇洒的韵致,已开《石鼓文》、《秦公簋》的先路,是西周金文中具有代表性的书法艺术之精品。

《虢季子白盘》铭文拓片(吴湖帆题拓——2013北京传是拍卖十周年秋季拍卖会“数风流人物”—近现代文化名人墨迹专场)

铭文:隹(惟)十又二年,正月初吉丁亥,虢季子白乍(作)寶盤。不顯子白,庸武于戎工,經維四方。博伐玁狁,于洛之陽,折首五百,執訊五十,是以先行。桓桓子白,獻(馘)于王。王孔加子白義,王各周廟,宣榭受卿(郷)。王曰:白父,孔顯又光。王賜乘馬,是用左王,賜用弓,彤矢其央,賜用戉,用政蠻方。子子孫孫,萬年無疆。

本版图文由可嘉提供 选自《中国美术全集》

 

【附录一】: 《刘铭传家族誓死守护虢季子白盘》(来源:《文史参考》) 
盘称国宝 亭护家珍——刘铭传家族誓死守护虢季子白盘 
◆佳音

  早在抗战前,就曾有美国人托人找刘铭传的曾孙刘肃曾,说愿出一笔相当可观的金钱购买虢盘,答应事成后帮刘氏全家迁居美国。日本人也扬言愿把浴缸大小的虢季子白盘填满黄金,能装多少就出价多少。如今,它是中国国家博物馆中的一件重要展品,位列国家文物局所颁发的“64件不准出境文物”名单之中。爱国将领刘铭传及其后人,付出巨大代价保护的这件珍贵文物,将不会离开中国的土地半步。

  1864年5月的一天夜晚,常州太平军护王府邸,刚刚攻陷这里的淮军将领刘铭传正在灯下读书,寂静的夜里,时断时续的金属撞击声从拴满战马的院子里传来。刘铭传好奇地提灯查看,原来是战马吃草时笼头铁环与马槽碰撞的声响,刘铭传试图搬动一下马槽,竟纹丝不动,他把灯凑近了,惊奇地发现马槽四周布满密密麻麻的花样纹饰。

  当时的刘铭传没有想到,这个装满饲料、布满污垢的巨大器皿,来自遥远的西周时代,距今已有2800多年,他更没有想到,这个“马槽”和自己的家族,自此结下近一个世纪的不解之缘。后世的学者经过考证,为这件重若磐石的巨大器皿定名为虢季子白盘,它与散氏盘、毛公鼎并称西周三大青铜器,称得上是一件国宝级重器。

  西周青铜最高水平

  虢季子白盘铸造于公元前816年,是西周晚期一件具有记功、记事性质的祭祀礼器,长137厘米,宽86厘米,高约39厘米,总重量达215公斤,是迄今为止所见最大的商周青铜盘。设计者将这么大的器型巧妙地设计为圆角的长方形,四足为曲尺矩形,隐缩在盘底,呈现出口大底小的感觉,很像一个大浴缸。器物的四壁各有两只衔环兽首耳,盘壁周身刻有波带纹饰。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李先登说,这件虢季子白盘形体非常巨大,中国古代青铜器铸造的特点是用范铸法,就是用陶范把它组合起来,然后用青铜溶液浇铸而成的。要铸造这么大的青铜盘,就需要很多块内范和外范,而且它有精美的花纹,还有111个字的铭文,在当时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它代表了我们国家西周时期,尤其是西周晚期青铜铸造所达到的高度水平。

  与其他国家的青铜器不同,中国的青铜器常刻有铭文,相对形制和花纹等元素,铭文更是评判一件青铜器价值的重要因素。中国文人学者都很重视青铜器铭文的研究,历代青铜著录都以铭文著录为重点。

  虢季子白盘内底有铭文111字,大致讲述周宣王十二年(前816年),虢季子白受命于宣王,率兵在洛河北岸同匈奴的先祖猃狁作战,斩敌首级五百,俘虏五十。周王非常赞赏子白的神勇无敌,为表彰他的功绩,举行了隆重的庆功仪式,并赏赐了马匹、斧钺、彤弓、彤矢,予以嘉勉。虢季子白获此殊荣,特铸造此铜盘以示纪念。

  111字铭文分为八行,以四句一行为主,文辞优雅,行文押韵,书写时一气呵成,章法自然,突破了原先呆板的格局,打破了一字一格、字字等距的形式,字体端庄,是优秀的金文书法作品。

  这些铭文对研究西周晚期周王室与北方少数民族关系史,以及西北地理沿革变化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价值。西周初年,武王、成王时曾分封同姓和异姓诸侯国,历史上称为“封邦建国”。当时分封的诸侯国很多,周文王之弟虢仲、虢叔被封至东、西二虢。

  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李学勤考证:“虢季是西虢始封者虢叔的分支。虢叔曾是周武王的老师,一支封为诸侯,在现今的宝鸡,另一支就是虢季,世代在朝为官。虢季子白能拥有如此巨大的青铜盘,不仅说明其身份显赫,也告诉我们虢季家族十分兴旺,在西周王朝很有实力。”这件记录赫赫战功的虢季子白盘正是出土于今陕西境内,陕西也是西周的王畿之地,虢季子白盘的发现,源自一个偶然。

  为宝盘与翁同龢交恶

  清道光年间,常州人徐燮钧任陕西郡县令兼理宝鸡县篆,一次在宝鸡县的一户农家偶然发现了一个很不寻常的喂马食槽,遂以100两银子购得。后来徐燮钧卸任时,将这件奇怪的“马槽”带回老家常州鸣坷巷“天佑堂”,并开始对盘上的铭文古篆征求释文。

  这些排列极具美感的铭文被翻译后,证明这件宝物来头不小,徐燮钧在乡里名震一时。1860年四月,太平军进军常州,徐氏的“天佑堂”在战火中被毁,该盘被太平军将领护王陈坤书得到,收藏在护王府内,清军士兵不识货,竟也拿它作马槽,阴差阳错被刘铭传发现了。

  虽然不懂得盘上面的铭文内容,但刘铭传还是立刻判定这是一件宝物,命人秘密押运送回合肥老家肥西刘老圩(现属肥西县南分路乡)。

  1871年,刘铭传愤于清政府昏聩不公,托病辞职闲居家中,就请安徽霍山县一位叫黄从默的老儒生考证该盘。黄老先生辨认出该盘的来历,告知刘铭传。刘铭传欣喜若狂,专门修了一所亭子放置此物,并命名亭子为“盘亭”,作《盘亭小记》记载了建造盘亭的经历、盘子的形状和铭文的内容,亲笔写下“盘称国宝,亭护家珍”的对联。

  当时宝盘铭文拓片印出,每纸高达五两银子,震动学术界和权贵阶层,其中一个人对这个盘子特别上心,这个人就是光绪的老师翁同龢,他还专门托人到刘老圩说,愿意出重金购买宝盘。

  翁同龢一生喜爱金石文物和书画作品,他几次向刘铭传索要虢季子白盘,都未能如愿,最后竟然在慈禧太后面前告了一状,希望以此施加压力,但刘铭传还是没有同意。他上诉李鸿章力陈此事,李上奏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权衡利害后,以刘铭传有战功,下旨御赐此宝,从此无人敢觊觑。

  1885年,台湾撤府建省,刘铭传赴首任台湾巡抚,虢盘被留在合肥老宅“盘亭”,未随往台湾。10年以后,刘铭传从台湾返回家乡,中日爆发甲午战争,满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台湾岛被割让给日本。1896年1月12日,得知这个消息后60岁的刘铭传忧愤去世,去世时叮嘱家人要保护这个宝盘,作为传世之宝。

  刘氏后人坎坷护宝路

  爱宝如命的刘铭传撒手西去,并不代表虢季子白盘从此失去了依靠,刘家子孙们遵从先祖的遗训,把保护宝盘作为最重要的家训,即使遭受人身危险亦不动容。

  1933年至1936年,军阀刘镇华担任安徽省主席期间,一直想把虢季子白盘据为己有,但软硬兼施都没有用。几次钉子碰下来,刘镇华恼羞成怒,亲自带着爪牙到刘家搜,对刘家人大打出手,最终对方没有松口,宝贝也没有找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军侵占华北后长驱直入,占领了我国长江沿线,合肥危在旦夕。刘镇华被免去省长之职,再也顾不得索要国宝,夹带着金银细软逃命了。

  早在抗战前,就曾有美国人托人找刘铭传的曾孙刘肃曾,说愿出一笔相当可观的金钱购买虢盘,答应事成后帮刘氏全家迁居美国。日本人也扬言愿把浴缸大小的虢季子白盘填满黄金,能装多少就出价多少。但这些都没有打动刘肃曾。

  抗战爆发后,合肥沦陷,日寇的据点离刘肃曾家只有3公里,刘家怕宝盘落入敌手,经商议后在宅外挖了一个3米深的大坑,将虢盘深埋地下,又移植来一棵小槐树,用杂草做伪装,完成这一切后举家迁往外地,垂涎宝盘的日军多次搜索刘家院宅,也没找到。

  八年抗战胜利后,日军再无法觊觎这件传说中的国宝,刘家人返回老家。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即将走上更艰难的护宝路。国民党第十一集团军司令、新任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品仙也打起了宝盘的主意,他派人把刘肃曾请到省政府,说只要交出虢盘,便是国家的功臣,可以在安徽境内任选一县作县长。刘肃曾便推托说全家出逃时,宝盘已被人盗走。李品仙假意相信,放走刘肃曾,但刘肃曾前脚刚进家门,李品仙就派一个营的人马开进刘家,他们打着保护国宝的名义在刘家驻扎下来。

  数日后的一个清晨,刘肃曾被几个军人拖出被窝,说他偷了长官装有金条等贵重物品的箱子,并用枪威逼刘肃曾写下用虢盘抵债的欠条。刘肃曾就将计就计,以出去筹款为由逃出家门,躲避外乡。

  为了方便寻宝,李品仙让自己的亲信国民党合肥县县长隆武功,将县政府搬到了刘家大院,气急败坏地把刘家所有房屋的地板全部撬开,掘地三尺,一无所获,只好败兴而去。

  砍树挖宝赠国家

  在刘家四代人的保护下,虢季子白盘渡过重重险关。1949年,新中国成立,政务院给皖北行署发电报,指示查明虢盘下落。皖北行署当即派人专程到刘老圩向刘肃曾全家传达政府保护文物的政策。

  负责这项任务的吴桂长老人回忆,他曾接受上级指示查询国宝下落。后来在当地政府配合下,接近刘肃曾一家,此后多次登门探访。刘肃曾儿子刘学亚说,父亲之所以劳烦吴桂长“三顾茅庐”,实在是因为国宝太重要了,一家人为护宝付出巨大代价,不敢轻易托人。直到中央要求寻查国宝的电报到了,刘肃曾与家人商量,才决定捐献国宝。

  1950年1月19日,刘肃曾带领家人把十几年前移植的树木砍掉,挖开3米的土层,虢盘重见天日。就在虢盘拟送北京时,意外却发生了:一个小偷溜进刘家,手持钢锯准备锯下8只兽首衔环带走,声音惊动了守卫在附近的战士,当即将他抓获。事发后,当地人民政府提出必须迅速将虢盘运送北京,并请刘肃曾同行。

  1950年2月,刘铭传第四代后人刘肃曾带着国宝来到北京,受到董必武、郭沫若、沈雁冰等人的接见,董必武为此盘题词:“国宝归国,可庆可贺”。郭沫若写诗:“虢盘献公家,归诸天下有。独乐易众乐,宝传永不朽。省却常操心,为之几折首。卓卓刘君名,传诵妇孺口。可贺孰逾此,寿君一杯酒。”

  为表彰刘肃曾的献宝行为,文化部给刘肃曾颁发了“褒奖状”,并决定在北京给刘肃曾安排工作,但是刘肃曾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留在安徽。1977年,77岁的刘肃曾去世,国宝没有流出境外,他可以安然地去告慰他的祖先了。

  虢季子白盘曾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后成为中国历史博物馆镇馆之宝,如今,它是中国国家博物馆中的一件重要展品,位列国家文物局所颁发的“64件不准出境文物”名单之中。爱国将领刘铭传及其后人,付出巨大代价保护的这件珍贵文物,将不会离开中国的土地半步。

  摘自《文史参考》2012年第14期

 

【附录二】:铭文的临习要点

  虢季子白盘铭文书法的艺术性十分突出,是先秦书法代表作。铭文字形较大,结构严谨,笔画圆润遒丽,布局和谐,体势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优美潇洒的韵致,已开《石鼓文》、《秦公簋》的先路,是西周金文中具有代表性的书法艺术之精品。它的金文排列方式与字形处理方式显然有别于其他西周铭文,却与东周后期战国吴楚文存在着某种相近的格局。比如,它非常注意每一文字的单独性。线条讲究清丽流畅的感觉,而字形却注重疏密避让的追求,有些钱条刻意拉长,造成动荡的空间效果。造型的精练与细密,也使我们惊讶于西周金文中这样清丽秀逸的格调。 为了充分体现《虢季子白盘》的这种艺术格调,创造者们还特意对文字排列进行了“处理”。于是,在整篇珠玑璀璨的大效果中,我们又看到每一文字独立美的凸现:一个字,就是一个世界、一个粲然的宇宙。千变万化的姿态被蕴育在每个字的造型中,使他们如行山阴道中,目不瑕接。

  铭文给人的整体感觉应归於清丽一路,韵味风神流荡。但细观文字,其 线条却是极富变化。部分字的字口稍有漫漶渗蚀,使笔画产生了类似刻画的情趣。该盘的结字亦有奇趣,如“庙”等字,或欹侧,或谲诡 ,其中的变化之多令人叹为观止。该铭文的另一主要特点体现在分行布白上,字距、行距空阔,显得特别从容不迫,优悠闲适。其书法用 笔谨飭,圆转周到,一笔不苟,甚有情致。体视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优美潇洒的韵致,是西周金文中具有代表性的书法艺术精品,同时也 是先秦书法代表作,这派圆转书风对后世影响深远,开秦系文字之先河。

  虢季子白盘是西周金文中的绝品,其铭文线条清丽挺劲且流畅,有些线条刻意拉长造成动荡的空间效果。字形结构简炼细密并有疏密避让的感觉。章法疏朗清雅,既有每个字的独立性又有呼应顾盼之势。临习虢季子白盘注意要藏锋落笔自然收笔,中锋涩笔缓行,线条犀利挺劲,结字较长,章法疏朗。

清代 吴昌硕 节临《虢季子白盘》 121.6×39.2cm 己酉(1909年)作 (中国嘉德2004秋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 )

清代 吴昌硕 节临《虢季子白盘》 140×34.5cm (纽约苏富比2014年9月拍卖会中国古代书画专场)

近代 王福庵 节临《虢季子白盘》134×65cm 1948年作(西泠拍卖2005年首届大型拍卖会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

近代 童大年 节临《虢季子白盘》132×65cm (北京都市联盟国际拍卖2012年秋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专场)

虢季子白盘的篆书书法更多

--------------------------------------

Posted by nicecasi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File:Sanpan.jpgFile:San Shi Pun Script.jpg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散氏盤也稱散盤,是西周厲王年間以塊笵法鑄造的青銅器皿,腹內鑄有357字金文,是中國最早的土地契約,[1][2]書體也開草篆之先,佔碑學體系重要位置,為晚清「四大國寶」[註 1]之一,現收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外觀
散氏盤高20.6公分,腹深9.8公分,口徑54.6公分,盤底直徑41.4公分,重21.312公斤,盤附雙耳,盤腹飾有夔紋及獸首,高圈足上則為獸面紋飾。[4]

銘文
散氏盤腹內鑄有19行,357字銘文,記載夨(音「仄」)國侵略散國的田邑,後來議和,夨國割田地賠償散國。和議時,夨國派15名官員進行土地的交割事務,散國由10名官員來接收,在周天子派來的史正仲農監交之下,兩諸侯國訂立協約,成立交田的正式契約,田界契約內容便鑄刻銘文於盤內,成為宗邦重器。[1]其隸定如下:

用夨[戈菐]散邑,廼即散用田。眉:自瀗涉,以南至於大沽,一封;以陟,二封;至於邊,柳。復涉瀗,陟雩[虘又]□□[阜美],以西,封於播城,楮木;封於芻逨,封於芻道;內陟芻,登於廠湶,封[者刀],[木厈]。[阜美]陵崗,[木厈]。封於原道,封於周道;以東封於□東疆;右還,封於眉道;以南,封於 □ 逨道;以西,至於[工隹]莫。眉井邑田:自桹木道左至於井邑封道,以東一封;還,以西一封;陟崗,三封;降,以南,封於同道;陟州崗,登,[木厈];降,棫;二封。

夨人有司眉田:鮮且、微、武父、西宮襄、豆人虞考、彔、貞、師氏右眚、小門人繇、原人虞艿、淮司工虎、□龠、豐父、[工隹]人有司刑、考,凡十又五夫。正眉夨舍散田:司徒逆、司馬單堒、邦人司工[馬京]君、宰德父;散人小子眉田:戎、微父、效□父、襄之有司橐、州□、修從□,凡散有司十夫。

隹王九月,辰才乙卯,夨俾鮮且、□旅誓曰:「我既付散氏田器,有爽,實余有散氏心賊,則爰千罰千,傳棄之。」鮮且、□旅則誓。廼俾西宮襄、武父誓曰:「我既付散氏濕田□田,余有爽變,爰千罰千。」西宮襄、武父則誓。氒受圖夨王於豆新宮東廷。氒左執要史正中農。
流傳
散國約位於陝西寶雞鳳翔一帶,西北方與夨國為鄰。由散氏盤銘文的人物推知,此盤的鑄作年代約在周厲王時期。[1]

根據清朝張廷濟《清儀閣題跋》、陳介祺《簠齋積古金文》等資料,散氏盤於康熙年間在陝西鳳翔出土,[1]經多人收藏之後,於嘉慶十四年(1809年),清仁宗50歲壽辰之際,由江南鹽運使阿林保進貢內務府。經由內務府著名金石學家阮元鑑定為西周時期物品,並製作銘文拓片,收藏於內務府庫房。後有傳聞散氏盤在英法聯軍入侵圓明園時被燒毀,並多年不見蹤跡。1924年,時任清室善後委員會委員的馬衡在清查故宮物品的時候再次發現了散氏盤,後來在古籍中找到散氏盤拓片,經比較鑑別考證,確定該盤是散氏盤原件,燒毀一說純屬傳聞。1933年隨文物南遷離開故宮,現收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3][1]

價值

《散氏盤》的銘文拓本
散氏盤腹內357字銘文記載著中國最早的田界契約,是研究西周土地制度的重要史料,[2]其書法字形寬綽大氣,意拙高古,取橫勢;結構上變化多端,有趣味,整體重心較低(導致橫勢);章法上行列比較有序,兼有欹側之感;風格上顯雄壯、粗實、遒厚、豪邁的特徵,有別於商、周同時期金文體勢,書體開創草篆之先,在碑學體系中極具分量,對後世書法家如鍾繇書法點畫的厚重感和結體橫向的字勢,王獻之書法章法上的欹側感等,都產生了間接性影響,故列名晚清「四大國寶」之一。[4][5][6]

----------------------------------------------------------

國寶之最 台灣故宮十大稀世珍寶系列:散氏盤
02散氏盤

  西周〔散氏盤〕(銘文字數多,銅質特佳)

  散氏盤應為西周晚期出品,它最引人注意的是盤內共三百五十七字的銘文,記載了西周時散國和鄰國解決土地糾紛的協議

  西周晚期

  散氏盤高:20.6公分腹深:9.8公分口徑:54.6公分底徑:41.4公分

  重:21312 g銘文:19行357字

  早在商朝中期,青銅器上便已出現銘文,比甲骨文的時代還早。但是在西周之後,在銅器上鑄刻銘文的風氣才大大風行,舉凡祭祀、戰爭、賞賜等大事,甚至是契約,都被紀錄在青銅器上。

  散氏盤流傳有緒,根據張廷濟的〔清儀閣題跋〕等數據,散氏盤在康熙間出土於陝西鳳翔,嘉慶十一年由鹺使額勒布以重價購得,十四年進貢內府。根據考證,十四年乃嘉慶皇帝五十壽辰,當時曾申命臣子不準進獻珠玉等物,但書冊字畫等文物卻是准許呈進的。由此可知,額勒布進貢散氏盤,是為嘉慶皇帝的生日賀禮。盤上的銘文共357字,記載的是西周晚期的土地契約。位於今日陝西寶雞鳳翔一帶的散國,被西北方的國侵佔了土地,兩國議和,戡定國界,國割地賠償,過程與合約均鑄在盤上,作為證明

散氏盤造形與紋飾均呈現西周晚期青銅器簡約的風格,文字線條宛轉靈動,是研究西周金文重要的材料。
  散氏盤又名「矢人盤」,是西周曆王時期重器。清乾隆初年陝西風翔出土,曾藏於乾隆內府。以其長篇銘文著稱於世。

  散氏盤銘文鑄於盤內底上,共三百七十五字。是一件風格非常突出的作品。其書法渾樸雄偉,字體用筆豪放質樸,敦厚圓潤,結字寄奇雋於純正,壯美多姿。

  有金文之凝重,也有草書之流暢,開「草篆」之端。

  散氏盤銘文並器全形拓,整幅托裱本,珂羅版原大精印,尺寸145/81厘米。四大國寶之一的西周散氏盤,原藏清內府,與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盤並稱四大國寶,原拓本極珍罕,海內學者爭求而極難得。

  散氏盤腹部飾夔紋,間以三浮雕獸首,高圈足上飾獸面紋。銘文的字與字間隱約可見陽文直線界欄,是典型西周晚期銘文的風格。

----------------------------------------

散氏盤(San Family Plate),中國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又稱夨人盤,西周晚期青銅器,因銘文中有“散氏”字樣而得名。清乾隆初年出土於陝西鳳翔(今寶雞市鳳翔縣),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盤高20.6厘米,口徑54.6厘米。圓形,淺腹,雙附耳,高圈足。腹飾夔紋,圈足飾獸面紋。內底鑄有銘文19行、357字。記述地是夨人付給散氏田地之事,是研究西周土地制度的重要史料。[1]
中文名 散氏盤 外文名 聖家族板 所屬年代 西周晚期 出土時間 清乾隆初年 出土地點 陝西寶雞 館藏點 台北故宮博物院

流傳過程
散氏盤於乾隆中葉出土至嘉慶十五年一直在民間收藏,先在揚州江翰林家收藏多年,後轉手誰家則不詳。老古玩界卻傳說著,阮元收藏過,並複制鑄造出兩件。民國十三年以前,大古董商都說過,遇上散氏盤要格外小心,仔細鑑定。[2]
散國約位於陝西寶雞鳳翔一帶,西北方與夨國為鄰。由銘文內的人物推知,此盤的鑄作年代約在西周厲王時期。[3]
1810年冬,嘉慶皇帝顒琰50歲的生日,阿林保將散氏盤敬獻給皇上做壽禮。皇上給了他兩江總督去當。因而在老古玩界中有“阮元定名散氏盤,阿林保獻寶祝壽榮陞”的口頭傳說故事。嘉慶皇帝不像乾隆皇帝那樣酷愛古玩字畫和美玉。散氏盤入貢內府,歷經嘉慶、道光、咸豐、同治
散氏盤
散氏盤
、光緒、宣統六朝,久藏禁中。因時間太久,六朝皇帝誰也不去鑑賞,以致無人知曉它收藏在什麼地方。咸豐十年火燒圓明園後,傳出散氏盤在圓明園被燒毀了。於是,從內務府官員口中傳到琉璃廠古董商的耳朵裡就成了:“散氏盤真的沒啦,只有仿鑄的那件了。” [2]
1924年的一天,故宮院長馬衡清查故宮物品時發現了一個塵封已久的木箱,箱中裝的便是散氏盤。[4]
民國十三年,溥儀出宮前,內務府核查養心殿陳設,發現散氏盤藏在庫房。溥儀出宮後,散氏盤由故宮博物院收藏。[3]
國之瑰寶散氏盤,在“ 九一八事變 ”後由北京故宮博物院轉移到台北故宮博物院中收藏。[3]
文物特徵
造型
盤高20.6厘米,口徑54.6厘米,盤底直徑41.4厘米,重21.312公斤,盤附耳,盤腹有夔紋飾,高圈足上飾獸面紋。內底鑄有銘文19行、357字。內容為一篇土地轉讓契約,記述夨人付給散氏田地之事,並詳記田地的四至及封界,最後記載舉行盟誓的經過。[1]
銘文
用夨踐散邑,乃即散用田。履:自瀗涉以南,至於大沽,一奉。以陟,二奉,至
散氏盤銘文
散氏盤銘文
於邊柳、复涉瀗,陟,。以西,奉於敝城。楮木,奉於芻仇,奉於芻道,內陟芻,登於廠湶,奉諸、陵、剛。奉於單道,奉(封)於原道,奉(封)於周道。以東,奉於棹東強。右還,奉於履道。以南,奉於仇道。以西,至於莫。履井邑田。自桹木道左至於井邑,奉,道以東,一奉,還,以西一奉,陟剛三奉。降以南,奉於同道。陟州剛,登,降棫二奉。夨人有司履田:鮮、且、武父、西宮襄、豆人虞丂、錄貞、師氏右眚、小門人、原人虞艿、淮司工虎、孝、豐父、人有司丂,凡十又五夫。正履夨舍散田:司土逆寅、司馬單、人司工君、宰德父;散人小子履田:戎、(微)父、教父、襄之有司橐、州就、焂從,凡散有司十夫。唯王九月,辰才乙卯,夨卑鮮、且旅誓,曰:“我既付散氏田器,有爽,實餘有散氏心賊,則爰千罰千,傳棄之。”鮮、且旅則誓。乃卑西宮襄、武父誓,曰:“我既付散氏濕田、畛田,餘有爽變,爰千罰千。”西宮襄、武父則誓。厥受圖,夨王於豆新宮東廷。厥左執史正中農。
文物價值
散氏盤銘文的最大審美特徵在於一個“拙”字,拙樸、拙實、拙厚、拙勁,線條的厚實與短鋒形態,表現出一種斑駁陸離、渾然天成的美。散氏盤銘文的字形構架並非是固定不變、呆板生硬的。它的活氣躍然紙上,但卻自然渾成。特別是在經過鑄冶、捶拓之後,許多長短線條之間,不再呈現對稱、均勻、排比的規則,卻展現出種種不規則的趣味來。
圓筆鈍筆交叉使用,但圓而不弱,鈍而不滯,是散氏盤銘文在技巧上的著重點。在體勢上,字型結構避讓有趣而不失於輕佻,多變但又不忸怩造作,珠璣羅列,錦繡橫陳,在極粗質中見出極精到,這是《散氏盤銘文》的魅力所在。
散氏盤銘文用筆粗放豪獷,但並不粗野,而是凝重含蓄,樸茂豪邁。其線質是能將稚拙與老辣、恣肆與穩健、粗獷與內蘊極為完美和諧地結合在一起。它既不同於早期以時有肥厚用筆及點團來華飾其形,呈現出線與塊面的結合,也不同於其後的晚周金文刻意整飭,而是於不規整之中見其錯落搖曳之趣,給人以欹正相生、自由活潑的藝術美感。可以說《散氏盤》既凝重遒美,又不失瀟灑暢達。
散氏盤的銘文作為西周晚期文字,在結構上呈現出蜾扁的風格特徵。在方整中含有圓意,就其單字而言無一不打破對稱、平正的慣例,不僅呈橫向的欹側之勢,而且變通常的右高左低為左高右低,字勢向右下傾斜。然姿態自然,變化莫測,字間呼應,隨勢生髮,字形開張,妙趣橫生。在樸茂厚重之中,又添加些雄強的意蘊,故而顯得博大、寬厚,讓人感到一種生氣的存在。同時,字的重心都忽左忽右,使每一行的字產生明顯的跳躍感。加之其章法錯落有致,使字與字之間、行與行之間都通過變幻多端的下俯、上仰、左顧、右盼聯合起來,使人感到行止裕如,氣象飄逸。
文物背景
西周書法的主要資料當是金文,整個西周可稱得上是銅器銘文的鼎盛時期,整個西周金文的發展經歷了由譎奇崢嶸、典雅平和而逐漸步入成熟的,這一時期的金文肥筆完全消失,線條的形式美變得純粹起來,字的造型亦更顯得自由活潑。《散氏盤銘文》作為西周時期粗獷遒勁的金文書法,是學習大篆的極好範本,與毛公鼎、大盂鼎銘文並稱為金文瑰寶。散氏盤銘文便是西周晚期青銅器時代書法藝術的高峰之頂的傑出代表之作。它與毛公鼎、虢季子白盤並稱為西周三大青銅器,與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白盤並稱為晚清四大國寶均以長篇銘文和精美的書法著稱於世。[5]

----------------------------

被譽為“晚清四大國寶”的西周青銅器文物珍品——大盂鼎、毛公鼎、虢季子白盤、散氏盤,曾轟動一時。而這塊散氏盤,因銘文中有“散氏”字樣而得名。有人認為作器者為夨,又稱作夨人盤。傳清乾隆初年於陝西鳳翔出土。高20.6厘米,口徑54.6厘米。圓形,淺腹,雙附耳,高圈足。腹飾夔紋,圈足飾獸面紋。內底鑄有銘文19行、357字。內容為一篇土地轉讓契約,記述夨人付給散氏田地之事,並詳記田地的四至及封界,最後記載舉行盟誓的經過。是研究西周土地制度的重要史料。清康熙時,揚州徐約齊以重金購自歙州程氏,後又歸於揚州洪氏。清阮元曾翻鑄此盤,也有銘文拓本傳世。嘉慶十四年,仁宗五十大壽時,新任兩江總督阿毓寶從揚州鹽商購得此盤貢入內府。歷經道、咸、光、宣四朝,因年久失查,不知所在,1924年遜清內務府清查時,發現於養心殿庫房。1935年《散氏盤》隨清宮其它文物移交北平故宮博物院,抗戰時曾南遷,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散氏盤,其銘文結構奇古,線條圓潤而凝煉,字跡草率字形扁平,體勢欹側,顯得奇古生動,已開“草篆”之端。因取橫勢而重心偏低,故愈顯樸厚。其“澆鑄”感很強烈,表現了濃重的“金味”,因此在碑學體系中,佔有重要的位置。現代著名書法家胡小石評說:“篆體至周而大備,其大器若《盂鼎》,《毛公鼎》,……結字並取縱勢,其尚橫者唯《散氏盤》而已。 ”

--------------------------------

散氏盘 – 国学网 - https://goo.gl/bNNYp6

散氏盘全拓

散氏盘释文(一)

散氏盘释文(二)

-----------------------------

art.2222.idv.tw【中國文字藝術(書法)網站】 - https://goo.gl/vJDKt7

散 氏 盤(公元前 800~900 年‧西周年間‧書寫者不詳)

殷周時期,祭典的青銅器皿上鑄刻的銘文,即是「金文」,又稱「鐘鼎文」。金文的象形成分高、結構複雜,加以各諸侯國各自發展,造成後來的辨識不易,通稱「古文」。台北故宮的網站記載:

青銅禮器上每每刻鑄瑰麗的紋飾,或展現殷人祀祖的情操,或反映周人的現世生活,皆能表露其時代精神。殷周青銅禮器亦有鑄銘的習慣,內容不外族徽署記及記載功勳、寵賜、策命、契約、典謨誥誓等。

西周金文,前期的大盂鼎、中期的大克鼎、後期的毛公鼎並稱「三寶」。 內壁均鑄有長篇銘文,是研究西周歷史的珍貴文獻。

大盂鼎‧北京故宮

大克鼎‧上海博物館

毛公鼎‧台北故宮

大盂鼎是周康王時,貴族 盂 鑄造的祭祀禮器。銘文計 291 字,記載康王敘述商朝的亡國,及文王、武王的立國經驗,告誡盂 要效法先祖,忠心輔國,並賞賜香酒、命服、車馬、奴隸。

西周前期‧大盂鼎

大克鼎是周孝王時,貴族  鑄造的祭祀禮器。銘文計 290 字,記載貴族 克 頌讚其先祖德行,忠心輔國、安國的事蹟。後來克 受到孝王策命,出傳王命、入達下情,並得到孝王賞賜禮服、田地、奴隸、樂隊。

西周中期‧大克鼎

毛公鼎是周宣王時,毛公(宣王的叔父)鑄造的祭祀禮器。銘文計 500 字,是現存殷周禮器中銘文最長的一件,記載宣王請毛公 為其治理國家,又令 毛公 族人擔任禁衛軍,保護王室,並予賞賜。

西周後期‧毛公鼎

殷周青銅器存世者數以千計,大盂鼎、大克鼎、毛公鼎......因鑄有長篇銘文而顯珍貴。台北故宮另有一件約與毛公鼎同一時期,位列故宮十大國寶之一的稀世典藏 - 散氏盤亦鑄有長篇銘文

散氏盤於清朝康熙年間在陝西鳳翔縣出土,盤耳高約 20 公分,直徑約 50 公分,盤的內底鑄有 19 行銘文,計 357 字。記載西周後期的諸侯國之間,領地糾紛的協議

台北故宮的網站記載:

散氏盤的造形、紋飾均呈現西周晚期青銅器簡約端正的風格,而它最吸引人注意的還是銘文。散氏盤的銘文共三百五十七字,全篇記載西周時,散、夨(ㄘㄜˋ)兩國土地糾紛的事。大意是說:夨國侵略散國,後來議和。和議之時,夨國派出官員十五人來交割田地及田器,散國則派官員十人來接收,於是雙方聚集一堂,協議訂約,並由夨國官員對散人起誓,守約不爽。夨人將交於散人的田地繪製成圖,在周王派來的史正仲農監交下,成為夨散兩國的正式券約。青銅盤原為盛水的器皿,但散氏盤在鐫鑄契約長銘後,已然成為家國宗邦的重器。(張臨生)

西周後期‧散氏盤

散氏盤銘文的字形略扁,這是散氏盤與同時期的其他金文不同之處。清朝李瑞清認為在魏碑中,字形略扁的鄭文公碑應出自散氏盤。他說:「鄭文公碑承散氏盤之餘緒、余每用散氏盤筆法臨鄭文公。」

李瑞清自述:「余書幼學鼎彝,學散氏盤最久。......近寫鄭文公,好習散氏盤,因爲臨之,他日學書有悟,當知古人無不從鼎彝中出也。」

並且認為:「學書從篆入,猶為學之必自經始。

下面是在魏碑中字形略扁的鄭文公碑,各位朋友可與上面的散氏盤對照比較,看看您與李瑞清之言同感否?

北魏‧鄭文公碑

-----------------------------

 

 

 

Posted by nicecasi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大克鼎/大盂鼎銘文是史家研究周代分封制和周王與臣屬關係的重要史料/西周炊器。1849年出土於陝西郿縣禮村/銘文291字,記載了周康王在宗周訓誥盂之事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FF1BZ2

------------------------------

毛公鼎是中國二千八百多年前的一件宗廟祭器。它的內壁鑄有五百個字的長銘,是現存商周兩代七千多件有銘文的銅器中,銘文最長的一件。銘文的內容可分成七段,大意是說:周宣王即位之初,亟思振興朝政,乃請叔父毛公為其治理國家內外的大小政務,並飭勤公無私,又令毛公族人擔任禁衛軍,保護王室,最後頒贈厚賜,毛公因而鑄鼎傳示子孫永寶。由內容推測,毛公鼎應鑄於周宣王元年(西元前827年)時,其銘文是可凌駕於〔尚書〕的一篇西周真實史料,是研究西周史最珍貴的文獻,也因此毛公鼎可稱是舉世的瑰寶重器。

讓我們來聽故宮毛公鼎的故事吧~~聽遊台灣 - https://goo.gl/8wI6we

-------------------------------------

File:Rubbing of the Inscription on the Maogong Ding.png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毛公鼎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毛公鼎

《毛公鼎》是西周宣王年間所鑄造的青銅鼎,腹內刻有500字金文冊命書,字數為舉世銘文青銅器中最多[1][2],是西周散文代表作,其書法也是金文中最高等級[註 1],故有「抵得一篇《尚書》」[3]、晚清「四大國寶」[註 2]、「青銅三寶」[註 3]之譽,近年來與翠玉白菜、肉形石並列合稱「故宮三寶」,現收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被列為中華民國國寶。
外觀
《毛公鼎》通高53.8公分,腹深27.2公分,口徑47.9公分,重34.7公斤,大口圓腹,口沿有一道重環紋飾,上有兩隻大耳,腹下三隻獸蹄形足。[1][2]
銘文原文
銘文拓片
《毛公鼎》腹內鑄有32行、共500字銘文,是西周晚期一篇完整的冊命書。文中提到周宣王在位初期,想要振興朝政,遂命叔父毛公瘖(有一說是毛公歆)處理國家大小事務,又命毛公一族擔任禁衛軍,保衛王家,並賜酒食、輿服、兵器毛公感念周王,於是鑄鼎紀事,由子孫永保永享。[1][2]其釋文如下:

王若曰:「父瘖!丕顯文武,皇天引厭劂德,配我有周,膺受大命,率懷不廷方,亡不覲於文武耿光。唯天將集厥命,亦唯先正略又劂辟,屬謹大命,肆皇天亡,臨保我有周,丕鞏先王配命,畏天疾威,司余小子弗,邦將曷吉?跡跡四方,大從丕靜。嗚呼!懼作小子溷湛於艱,永鞏先王」。
王曰:「父瘖囹余肇經先王命,命汝□我邦我家內外,□於小大政,□朕立,□許上下若□四方,死毋動餘一人在位,弘唯乃智,余非庸又昏,汝毋敢妄寧,虔夙夕惠我一人。雍我邑小大酋,毋折緘,告余先王若德,用仰邵皇天。□□大命,康能四國,欲我弗作先王憂。」
王曰:「父瘖!□之庶出入事於外,専命専政,兿小大楚賦。無唯正昏。弘其唯王智,□唯是喪我國。歷自今,出入専命於外,厥非先告父歆,父歆捨命毋又敢□専命於外。」
王曰:「父瘖!今余唯先王命,命汝亟一方,弘我邦我家。汝椎於政,勿雍建庶人?毋敢龔苞,龔□孜侮鰥寡。善效乃有正,毋敢湎於酒。汝毋敢墜,在乃服,□夙夕敬念王畏不□。汝毋弗師用先王作明型,欲汝弗以乃辟,陷於艱。」
王曰:「父瘖!巳曰及茲卿事寮、大史寮,於父即尹,命汝司公族□叄有司、小子、師氏、虎臣、□朕執事。以乃族干捍吾王身。取卅。賜汝□□一鹵,裸圭瓚寶,朱市□、□黃、玉環、玉□、金車、賁爰較、朱亂、□□、虎□、熏裹、右厄、畫□、畫□、金甬、錯衡、金踵、金豪、束□、金□弼、魚箙、馬四匹、□ 勒、金巤、金膺、朱□二鈴。錫女茲,用歲用政。」
毛公瘖對揚天子皇休,用作尊鼎,子子孫孫永寶用。
銘文譯文
周王這樣說:「父瘖啊!偉大英明的文王和武王,皇天很滿意他們的德行,讓我們周國匹配他,我們衷心地接受了皇天的偉大命令。循撫懷柔了那些不來朝聘的方國,他們沒有不在文王、武王的光輝潤澤之中的。這樣,老天爺就收回了殷的天命而給了我們周國。這也是先輩大臣們輔助他們的主君,勤懇奉天大命的結果。所以皇天不懈,監護著我們周國,大大鞏固了降給先王的匹配命令。但是嚴肅的上天突然發出威怒,嗣後的我雖沒來得及領略天威,卻知道對國家是不吉利的。擾擾四方,很不安寧。唉!我真害怕沉溺在艱難之中,永遠給先王帶來憂懼。」
周王說:「父瘖啊!我嚴正地遵守先王的命令,命令你治理我們國家和我們家族的裏裏外外,操心大大小小的政事。屏衛我的王位,協調上下關係,考績四方官吏,始終不使我的王位動搖。這需要發揮你的智慧。我並不是那麼平庸而昏聵的,你也不能怠忽茍安,虔誠地時刻地惠助於我,維護我們國家大大小小的謀劃,不要閉口不說話。經常告訴我先王的美德,以便我能符合天意,繼續勉力保持大命,使四方諸國康強安定,使我不造成先王的擔憂!」
周王說:「父瘖啊!這些眾官出入從事,對外發布政令,制定各種徭役賦稅,不管錯對,都說是我的英明。這是可以造成亡國的!從今以後,出入或頒布命令,沒有事先報告你,也不是你叫他們頒布的,就不能對外胡髮發布政令!」
周王說:「父瘖啊!現在我重申先王的命令,命令你做一方的政治楷模,光大我們的國家和家族。不要荒怠政事,不要壅塞庶民,不要讓官吏中飽私囊,不要欺負鰥公寡婦。好好教導你的僚屬,不能酗酒。你不能從你的職位上墜落下來,時刻勉力啊!恭恭敬敬地記住守業不易的遺訓。你不能不以先王所樹立的典型為表率,你不要讓你的君主陷入困難境地!」
周王說:「父瘖啊!我已對這些卿事僚、太史僚說過,叫他們歸你管束。還命令你兼管公族和三有司、小子、師氏、虎臣,以及我的一切官吏。你率領你的族屬捍衛我。取資三十寽,賜你香酒一壇、裸祭用的圭瓚寶器、紅色蔽膝加青色橫帶、玉環、玉笏、金車、有紋飾的蔽較、紅皮製成的鞃和艱、虎紋車蓋絳色裏子、軛頭、蒙飾車廂前面欄杆的畫縛、銅車轡、錯紋衡飾、金踵、金秜、金蕈席、魚皮箭袋、四匹馬、鑣和絡、金馬冠、金纓索、紅旗二桿。賜你這些器物,以便你用來歲祭和征伐。」
毛公瘖為了報答天子的輝煌美德,因而鑄造了一個寶鼎,子子孫孫永遠寶用。
流傳
據賀世明考證,《毛公鼎》於清宣宗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在陝西岐山周原(今陝西省岐山縣)[1]被董家村村民董春生在村西地裡所挖掘,北京永和齋古董商蘇兆年、蘇億年兄弟聞訊而來,[5]以白銀300兩購得,但運輸之際,被另一村民董治官所阻,買賣沒有做成。古董商以重金行賄知縣,董治官被逮下獄,以私藏國寶治罪。此鼎最後運到縣府,被古董商人悄悄運走,密藏於西安[5]。張燕昌之子張石瓠曾巧見此鼎,便把鼎內銘文摹繪成雙鉤圖,寄給浙江嘉興名士徐同柏,寫了《周毛公鼎考釋》文章。

清文宗咸豐二年(1852年),北京金石學家、收藏家陳介祺又從蘇億年手中購得,[5]並賞給蘇億年1,000兩,此鼎深藏於密室,鮮為人知。陳介祺病故後,其孫陳孝笙於宣統二年(1910年)以萬兩白銀將鼎轉售給兩江總督端方,後端方被派到四川鎮壓保路運動,被革命軍所殺。端方之後人因家道中落,將《毛公鼎》典押給天津俄國人開辦的華俄道勝銀行。英國記者辛浦森出5萬美元[5]向端家購買,端家嫌錢太少,不肯割愛。當時有愛國人士極力呼籲保護國寶,《毛公鼎》輾轉至當時擔任北洋政府交通總長的大收藏家、後來國學館館長葉恭綽手中,[5]存入大陸銀行。

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葉恭綽避走香港,《毛公鼎》藏在上海寓所未能帶走。由於葉恭綽是用假名購得《毛公鼎》,日本人無法查知它的下落。[5]葉恭綽囑咐其侄葉公超:「美國人和日本人兩次出高價購買《毛公鼎》,我都沒有答應。現在我把《毛公鼎》託付給你,不得變賣,不得典質,更不能讓它出國。有朝一日,可以獻給國家」。[6]《毛公鼎》幾經易手,甚至差點被日本軍方奪走,所幸葉公超拚死保護,死不承認知道寶鼎下落。葉恭綽為救侄子,製造了一隻假鼎上交日軍。葉公超被釋放後,於1941年夏密攜《毛公鼎》逃往香港。不久,香港被日軍攻占,葉家托德國友人將《毛公鼎》輾轉運回上海。後來因生活困頓,將《毛公鼎》典押給銀行,由巨商陳詠仁出資贖出,《毛公鼎》才不至於流浪他鄉。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陳詠仁將《毛公鼎》捐獻給國民政府,次年由上海運至南京,收藏於中央博物院(今南京博物院)。[5]

1948年,大量故宮珍貴文物隨中華民國政府至臺灣,《毛公鼎》亦在其中,現收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

價值
《毛公鼎》腹內500字金文是全世界鑄銘青銅器中最多者,冊命文訓誥辭華美且古奧艱深,是西周散文代表作,郭沫若認為《毛公鼎》:「銘全體氣勢頗宏大,泱泱然存宗周宗主之風烈,此於宣王[註 4]之時爲宜」,並譽「抵得一篇《尚書》」。[3]其書法也是金文中最高等級,李瑞清在《毛公鼎》銘拓跋文說道:「《毛公鼎》為周廟堂文字,其文則《尚書》也,學書不學《毛公鼎》,猶儒生不讀《尚書》也。」故列名晚清「四大國寶」、「海內三寶」之一,為「故宮三寶」中歷史最久遠的一件器物。[1][2]

------------------------------------

毛公鼎(Duke Mao Tripod),西周晚期毛公所鑄青銅器,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1] 出土於陝西岐山(今寶雞市岐山縣),收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鼎高53.8厘米,口徑47.9厘米。圓形,二立耳,深腹外鼓,三蹄足,口沿飾環帶狀的重環紋,造型端莊穩重。
鼎內銘文長達四百九十九字,記載了毛公衷心向周宣王為國獻策之事,被譽為“抵得一篇尚書 ”。其書法乃成熟的西周金文風格,奇逸飛動,氣象渾穆,筆意圓勁茂雋,結體方長。是研究西周晚年政治史的重要史料。[2-4]
中文名 毛公鼎 外文名 杜克毛三腳架 出土年代 清代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5] 銘文數量 32行,499字 尺 寸 高53.8cm,口徑47.9cm,重34.5kg 出土地 中國寶雞市岐山縣 館藏點 台北故宮博物院

清朝時期
清代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毛公鼎被陝西岐山縣董家村村民董春生在村西地裡挖出來。有古董商人聞名而來,以白銀300兩購得,但運鼎之際,被另一村民董治官所阻,買賣沒有做成。古董商以重金行賄知縣,董治官被逮下獄,以私藏國寶治罪。此鼎最後運到縣府,被古董商人悄悄運走,張燕昌之子張石瓠曾巧見此鼎。後毛公鼎輾轉落入古董商蘇億年之手。[2]
咸豐二年(1852年),北京金石學家、收藏家陳介祺又從蘇億年之手購得,並賞給蘇億年1000兩,此鼎深藏於密室,鮮為人知。陳介祺病故後,1902年其後人賣出此鼎,歸兩江總督端方所有,1911年11月27日端方被派到四川鎮壓保路運動,被革命軍所殺。[2]
民國時期
民國期間端方後人因家道中落,將毛公鼎典押給天津俄國人開辦的華俄道盛銀行。英國記者辛浦森出美金5萬元向端家購買,端家嫌錢太少,不肯割愛。當時有愛國人士極力呼籲保護國寶,毛公鼎輾轉至當時擔任北洋政府交通總長的大收藏家、後來國學館館長葉恭綽手中,存入大陸銀行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葉恭綽避走香港,毛公鼎未能帶走,藏在了上海的寓所裡。由於葉恭綽是用假名買得毛公鼎,讓日本人無法查知它的下落。葉恭綽囑咐其侄葉公超有朝一日將鼎獻給國家。毛公鼎幾經易手,甚至差點被日本軍方奪走,所幸葉公超拼死保護,誓不承認知道寶鼎下落。葉恭綽為救侄子,製造了一隻假鼎上交日軍。葉公超被釋放後,於1941年夏密攜毛公鼎逃往香港。不久,香港被日軍攻占,葉家托德國友人將毛公鼎輾轉返回上海。後來因生活困頓,將毛公鼎典押給銀行,由鉅賈陳永仁出資贖出,毛公鼎才不至於流浪他鄉。
1946年陳永仁將毛公鼎捐獻給政府,隔年由上海運至南京,收藏於中央博物館。1948年,國民黨退守台灣,大量南京故宮博物院珍貴文物南遷至台北。[2]
新中國時期
1965年,台北故宮博物院正式建成,稀世瑰寶毛公鼎成為台北故宮的鎮館之寶之一,放在商周青銅展廳最醒目的位置,是永不更換的展品。後作為台北故宮博物院的兩大紀念章之一。[2]
文物特徵
毛公鼎通高近54厘米,重34.5公斤,大口圓腹,整個造型渾厚而凝
毛公鼎
毛公鼎
重,飾紋也十分簡潔有力、古雅樸素,標誌著西周晚期,青銅器已經從濃重的神秘色彩中擺脫出來,淡化了宗教意識而增強了生活氣息。毛公鼎的高度和重量與其他殷商時期所挖掘到的巨大青銅器區別很大,但毛公鼎上刻的銘文卻是當今出土的七千多件銘文青銅器中最多的,有32行,499字,是西周青銅器之最,相當具有研究價值。[5]
銘文
原文
王若曰:“父歆,丕顯文武,皇天引厭劂德,配我有周,膺受大命,率懷不廷方亡不覲於文武耿光。唯天將集厥命,亦唯先正略又劂闢,屬謹大命,肆皇天亡,臨保我有周,丕鞏先王配命,畏天疾威,司余小子弗,邦將曷吉?跡跡四方,大從丕靜。嗚呼!懼作小子溷湛於艱,永鞏先王”。
王曰:父歆,餘唯肇經先王命,命汝辥我邦,我家內外,憃於小大政,甹朕立,虩許上下若否。寧四方死母童,祭一人才立,引唯乃智,餘非庸又昏,汝母敢妄寧,虔夙夕,惠我一人,擁我邦小大猷,毋折緘,告余先
毛公鼎銘文拓版
毛公鼎銘文拓版
王若德,用印邵皇天,緟恪大命,康能四國,俗我弗作先王憂。
王曰:父歆,余之庶出,入事于外,专命专政,蓺小大楚赋,无唯正闻,引其唯王智,廼唯是丧我国,历自今,出入专命于外,厥非先告歆,父歆舍命,母又敢专命于外。 王曰:父歆,今余唯緟先王命,命汝亟一方,弘我邦我家,毋顀于政,勿雝建庶口。母敢龏槖,龏槖乃侮鳏寡,善效乃友正,母敢湛于酒,汝母敢坠在乃服,恪夙夕,敬念王畏不赐。女母弗帅用先王作明刑,俗女弗以乃辟圅于囏。
王曰:父歆,已曰及茲卿事寮,大史寮,於父即君,命女攝司公族,雩三有司,小子,師氏,虎臣雩朕褻事,以乃族幹吾王身,取專卅寽,賜汝秬鬯一卣,裸圭瓚寶,朱市,悤黃,玉環,玉瑹金車,繹較,朱囂弘斬,虎冟熏裹,右厄,畫鞴,畫輴,金甬,錯衡,金童,金豙,涑燢,金簟笰,魚箙,馬四匹,攸勒,金口,金膺,朱旂二鈴,易汝茲關,用歲於政,毛公對歆天子皇休,用作尊鼎,子子孫孫永寶用。
譯文
周王這樣說:“父喑啊!偉大英明的文王和武王,皇天很滿意他們的德行,讓我們周國匹配他,我們衷心地接受了皇天的偉大命令。循撫懷柔了那些不來朝聘的方國,他們沒有不在文王、武王的光輝潤澤之中的。這樣,老天爺就收回了殷的命令而給了我們周國。這也是先輩大臣們輔助他們的主君,勤懇奉天大命的結果。所以皇天不懈,監護著我們周國,大大鞏固了降給先王的匹配命令。但是嚴肅的上天突然發出威怒,嗣後的我雖沒來得及領略天威,卻知道對國家是不吉利的。擾擾四方,很不安寧。唉!我真害怕沉溺在艱難之中,永遠給先王帶來憂懼。”
周王說:“父喑啊!我嚴正地遵守先王的命令,命令你治理我們國家和我們家族的里里外外,操心大大小小的政事。屏衛我的王位,協調上下關係,考績四方官吏,始終不使我的王位動搖。這需要發揮你的智慧。我並不是那麼平庸而昏聵的,你也不能怠忽苟安,虔誠地時刻地惠助於我,維護我們國家大大小小的謀劃,不要閉口不說話。經常告訴我先王的美德,以便我能符合天意,繼續勉力保持大命,使四方諸國康強安定,使我不造成先王的擔憂!”
周王說:“父喑啊!這些眾官出入從事,對外發布政令,制定各種徭役賦稅,不管錯對,都說是我的英明。這是可以造成亡國的!從今以後,出入或頒布命令,沒有事先報告你,也不是你叫他們頒布的,就不能對外胡亂發布政令!”
周王說:“父喑啊!現在我重申先王的命令,命令你做一方的政治楷模,光大我們的國家和家族。不要荒怠政事,不要壅塞庶民,不要讓官吏中飽私囊,不要欺負鰥公寡婦。好好教導你的僚屬,不能酗酒。你不能從你的職位上墜落下來,時刻勉力啊!恭恭敬敬地記住守業不易的遺訓。你不能不以先王所樹立的典型為表率,你不要讓你的君主陷入困難境地!”
周王說:“父喑啊!我已對這些卿事僚、太史僚說過,叫他們歸你管束。還命令你兼管公族和三有司、小子、師氏、虎臣,以及我的一切官吏。你率領你的族屬捍衛我。取資三十寽,賜你香酒一壇、裸祭用的圭瓚寶器、紅色蔽膝加青色橫帶、玉環、玉笏、金車、有紋飾的蔽較、紅皮製成的鞃和艱、虎紋車蓋絳色裡子、軛頭、蒙飾車廂前面欄杆的畫縛、銅車轡、錯紋衡飾、金踵、金秜、金蕈席、魚皮箭袋、四匹馬、鑣和絡、金馬冠、金纓索、紅旗二桿。賜你這些器物,以便你用來歲祭和征伐。”毛公喑為了報答天子的輝煌美德,因而鑄造了一個寶鼎子子孫孫永遠寶用。[2]
書法價值
毛公鼎的銘文作為西周晚期金文的典範之作,表現出上古書法的典型風範和一種理性的審美趨尚,體勢顯示出大篆書體高度成熟的結字風貌,瘦勁修長,不促不懈,儀態萬千。章法縱橫寬鬆疏朗,錯落有致順乎自然而無做作,呈現出一派天真爛漫的藝術意趣。通過《毛公鼎》文字書寫的完美佈局,表現出西周晚期的文字書寫形成了具有純熟書寫技巧和表現手法的形式和規律。
毛公鼎銘文的筆法圓潤精嚴,線條渾凝拙樸,用筆以中鋒裹毫為主。在具體操作中應是逆鋒而入,抽掣而行,提筆中含,鋒在畫中而至於收筆;其收筆未必筆筆中鋒,只是輕按筆鋒停止即可,即所謂“平出之法”。因而在臨寫時應特別注意表現出線條的渾厚、拙重與雄強之氣。但在表現輕重變化筆意時,不可有故作顫抖之筆,否則難以體現其真意而毫無生氣可言。所以毛公鼎為後人提供了很好的臨摹模版。

----------------------------

西周晚期青銅器物,道光末年出土于陝西省寶雞市岐山縣。由作器人毛公(廠音)得名。直耳,半球腹,矮短的獸蹄形足,口沿飾環帶狀的重環紋。銘文32行499字,乃現存最長的銘文:完整的冊命。共五段:其一,此時局勢不甯;其二,宣王命毛公治理邦家內外;其三,給毛公予宣示王命之專權,著重申明未經毛公同意之命令,毛公可預示臣工不予奉行;其四,告誡勉勵之詞;其五,賞賜與對揚。是研究西周晚年政治史的重要史料。

  毛公鼎爲西周晚期的宣王時期器物,爲皇皇钜制,被譽爲「抵得一篇尚書」。其內容是周王爲中興周室,革除積弊,策命重臣毛公,要他忠心輔佐周王,以免遭喪國之禍,並賜給他大量物品,毛公爲感謝周王,特鑄鼎記其事。其書法是成熟的西周金文風格,奇逸飛動,氣象渾穆筆意圓勁茂隽 ,結體方長,較散氏盤稍端整。李瑞清題跋鼎時說:「毛公鼎爲周廟堂文字,其文則尚書也,學書不學毛公鼎,猶儒生不讀尚書也。」

  全銘文辭精妙而完整,古奧艱深,是西周散文的代表作,例如文章共五段如下:

  王若曰:「父歆,丕顯文武,皇天引厭劂德,配我有周,膺受大命,率懷不廷方亡不觐于文武耿光。唯天將集厥命,亦唯先正略又劂辟,屬謹大命,肆皇天亡,臨保我有周,丕鞏先王配命,畏天疾威,司余小子弗,邦將曷吉?迹迹四方,大從丕靜。嗚呼!懼作小子溷湛于艱,永鞏先王」。

  王曰:父歆,余唯?,至先王命,命汝?我邦,我家內外,?于小大政,?朕立,?許上下若否。甯四方死母童,祭一人才立,引唯乃智,余非庸又昏,汝母敢妄甯,虔夙夕,惠我一人,?我邦小大猷,毋折緘,告余先王若德,用印邵皇天,??大命,康能四國,俗我弗乍,先王?。

  王曰:父歆,余之庶出,入事于外,專命專政,?小大楚賦,無唯正聞,引其唯王智,?唯是喪我國,曆自今,出入專命于外,厥非先告歆,父歆舍命,母又敢?專命于外。

  王曰:父歆,今余唯?先王命,命汝亟一方,弘我邦我家,母?于政,勿??庶口。母敢?事囊囊,??鳏寡,善效乃友正,母敢湛于酒,汝母敢?,才乃服,?夙夕,敬念王畏不賜。女母弗帥用先王乍明井,俗女弗以乃辟?于?。

  王曰:父歆,已曰及茲卿事寮,大史寮,于父即君,命女??公族?叁有司,小子,師氏,虎臣?朕亵事,以乃族幹吾王身,取貴??,易女??一卣,?圭,?寶,朱市,?黃,玉?,金車,??載,朱?弘斬,虎?熏裹,右厄,畫?,畫?,金?,?衛,金?,金?,??,金??,魚?,馬四匹,攸?,金?,金?,朱?二?,易汝茲關,用?于政,毛公?對?天子皇休,用乍?鼎,子子孫孫永寶用。

  毛公鼎銘文譯文如下:

  周王這樣說:「父瘖啊!偉大英明的文王和武王,皇天很滿意他們的德行,讓我們周國匹配他,我們衷心地接受了皇天的偉大命令。循撫懷柔了那些不來朝聘的方國,他們沒有不在文王、武王的光輝潤澤之中的。這樣,老天爺就收回了殷的命令而給了我們周國。這也是先輩大臣們輔助他們的主君,勤懇奉天大命的結果。所以皇天不懈,監護著我們周國,大大鞏固了降給先王的匹配命令。但是嚴肅的上天突然發出威怒,嗣後的我雖沒來得及領略天威,卻知道對國家是不吉利的。擾擾四方,很不安甯。唉!我真害怕沈溺在艱難之中,永遠給先王帶來憂懼。」

  周王說:「父瘖啊!我嚴正地遵守先王的命令,命令你治理我們國家和我們家族的裏裏外外,操心大大小小的政事。屏衛我的王位,協調上下關系,考績四方官吏,始終不使我的王位動搖。這需要發揮你的智慧。我並不是那麽平庸而昏聩的,你也不能怠忽苟安,虔誠地時刻地惠助于我,維護我們國家大大小小的謀劃,不要閉口不說話。經常告訴我先王的美德,以便我能符合天意,繼續勉力保持大命,使四方諸國康強安定,使我不造成先王的擔憂!」

  周王說:「父瘖啊!這些衆官出入從事,對外發布政令,制定各種徭役賦稅,不管錯對,都說是我的英明。這是可以造成亡國的!從今以後,出入或頒布命令,沒有事先報告你,也不是你叫他們頒布的,就不能對外胡亂發布政令!」

  周王說:「父瘖啊!現在我重申先王的命令,命令你做一方的政治楷模,光大我們的國家和家族。不要荒怠政事,不要壅塞庶民,不要讓官吏中飽私囊,不要欺負鳏公寡婦。好好教導你的僚屬,不能酗酒。你不能從你的職位上墜落下來,時刻勉力啊!恭恭敬敬地記住守業不易的遺訓。你不能不以先王所樹立的典型爲表率,你不要讓你的君主陷入困難境地!」

  周王說:「父瘖啊!我已對這些卿事僚、太史僚說過,叫他們歸你管束。還命令你兼管公族和三有司、小子、師氏、虎臣,以及我的一切官吏。你率領你的族屬捍衛我。取資三十寽,賜你香酒一壇、裸祭用的圭瓒寶器、紅色蔽膝加青色橫帶、玉環、玉笏、金車、有紋飾的蔽較、紅皮制成的鞃和艱、虎紋車蓋绛色裏子、轭頭、蒙飾車廂前面欄杆的畫縛、銅車辔、錯紋衡飾、金踵、金秜、金蕈席、魚皮箭袋、四匹馬、镳和絡、金馬冠、金纓索、紅旗二杆。賜你這些器物,以便你用來歲祭和征伐。」

  毛公瘖爲了報答天子的輝煌美德,因而鑄造了一個寶鼎子子孫孫永遠寶用。

  出土後的行蹤

  毛公鼎於清朝道光年間在陝西岐山周原出土,據賀世明考證是清道光年間(1851年),自陝西岐山縣董家村村民董春生在村西地裏挖出來的,有古董商人聞名而來,以白銀300兩購得,但運鼎之際,被另一村民董治官所阻,買賣沒有做成。古董商以重金行賄知縣,董治官被逮下獄,以私藏國寶治罪。此鼎最後運到縣府,被古董商人悄悄運走,張燕昌之子張石瓠曾巧見此鼎。

  後毛公鼎輾轉落入西安古董商蘇億年之手。鹹豐二年(1852年,北京金石學家、收藏家陳介祺又從蘇億年之手購得,並賞給蘇億年1000兩,此鼎深藏於密室,鮮爲人知。陳介祺病故後,1912年其後人賣出此鼎,歸兩江總督端方所有,端方被派到四川鎮壓保路運動,被革命軍所殺。端方之後人因家道中落,將毛公鼎典押給天津俄國人開辦的華俄道盛銀行。英國記者辛浦森出美金5萬元向端家購買,端家嫌錢太少,不肯割愛。當時有愛國人士極力呼籲保護國寶,毛公鼎輾轉至當時擔任北洋政府交通總長得大收藏家、後來國學館館長葉恭綽手中,存入大陸銀行。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葉恭綽避走香港,毛公鼎未能帶走,藏在了上海的寓所裏。由於葉恭綽是用假名買走得毛公鼎,讓日本人無法查知它得下落。葉恭綽囑咐其侄葉公超:「美國人和日本人兩次出高價購買毛公鼎,我都沒有答應。現在我把毛公鼎托付給你,不得變賣,不得典質,更不能讓它出國。有朝一日,可以獻給國家」。毛公鼎幾經易手,甚至差點被日本軍方奪走,所幸葉公超拚死保護,是不承認知道寶鼎下落。葉恭綽爲救侄子,制造了一只假鼎上交日軍。葉公超被釋放後,于1941年夏密攜毛公鼎逃往香港。不久,香港被日軍攻占,葉家托德國友人將毛公鼎輾轉返回上海。後來因生活困頓,將毛公鼎典押給銀行,由钜賈陳永仁出資贖出,毛公鼎才不至於流浪他鄉。1946年陳永仁將毛公鼎捐獻給政府,隔年由上海運至南京,收藏於中央博物館。

  1948年,國民黨退守台灣,大量南京故宮博物院珍貴文物南遷至台灣,毛公鼎亦在其中。現在毛公鼎收藏於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Posted by nicecasi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姜太公牧野之戰/利簋-武王征商簋,西周早期青銅器。為周武王時官吏利所作/利簋是現存最早的西周青銅器,也是目前發現的唯一記載武王伐紂具體日期即「甲子日」的器物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VDRu3O

毛公鼎/周宣王命毛公一族擔任禁衛軍,保衛王家,並賜酒食、輿服、兵器。毛公感念周王,於是鑄鼎紀事,由子孫永保永享,刻有500字銘文青銅器中最多/與翠玉白菜、肉形石並列合稱「故宮三寶」/書法也是金文中最高等級/抵得一篇《尚書》/晚清「四大國寶」、「海內三寶」之一,為「故宮三寶」中歷史最久遠的一件器物/「青銅三寶」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nuknA7

qtq004国博青铜大图b999a9014c086e066331aba002087bf40bd1cb44  1429683369618914296715095918  

西周《大盂鼎》高清拓片- - 书法字典 - https://goo.gl/cCWalZ

File:Characters on Ding of Dayu.jpg2016-09-28_1006022016-09-28_100547  

大盂鼎銘文 -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 https://goo.gl/tV70FU

-------------------------------------------

20101213061745_conew_conew_1-0190dayuding-s(0)  

西周 康王時期
炊器
清道光年間陝西郿縣禮村出土
通高101.9厘米口徑77.8厘米重153.5千克
1951年潘達於女士 捐贈
大盂鼎系清道光初年出土於陝西郿縣禮村,先後為當地鄉紳郭氏、縣令周廣盛以及左宗棠、潘祖蔭等所有,1951年潘氏後人潘達於女士將其捐贈予上海博物館,1959年入藏中國歷史博物館(今中國國家博物館)。而另一尊同為盂所鑄之鼎,形制略小,習稱“小盂鼎”,器上銘文涉及西周與鬼方之間的戰事,但此器在輾轉收藏的過程中已不見踪跡,僅於著錄中保存銘文拓本。
大盂鼎器壁較厚,立耳微外撇,折沿,斂口,腹部橫向寬大,壁斜外張,近足外底處曲率較小,成垂腹狀,下承三蹄足。器以雲雷紋為地,頸部飾帶狀饕餮紋,足上端飾浮雕式饕餮紋,下襯兩週凸弦紋,是西周早期大型、中型鼎的典型式樣,雄偉凝重。

器腹內壁鑄銘文:

銘文凡19行291字,記述了西周康王二十三年九月作器者盂所受之“冊命”。銘文自首行“王若曰”始,至第七行“故喪師已”,系西周康王向盂講述文王、武王立國之勤勉與商內、外之臣僚因沉湎於酒以致亡國之教訓。《史記·殷本紀》記載,商紂“好酒淫樂”,甚至到了“以酒為池”的奢靡程度。《尚書·微子》篇中,商紂兄微子亦云紂“沉酗於酒”。《尚書·酒誥》系周公旦所作,用以告誡被封在商故地朝歌的少弟康叔封,文中有一語句“惟荒腆於酒,不惟自息乃逸,厥心疾很,不克畏死。辜在商邑,越殷國滅無罹”,大意是說商紂好酒,不思其過,最終導致國滅邦亡。此與上舉《大盂鼎》第五行至第七行中語句“我聞殷墜命,唯殷邊侯甸與殷正百辟,率肄於酒,故喪師已”所言相合,透露出週人對於商人嗜酒誤國這一前車之鑑的警示。自第七行“汝昧辰有大服”,至第十三行“夙夕紹我一人烝四方”,文中康王“冊命”盂之職事,並教誨盂效法其祖先,竭誠輔佐王室。自第十三行“雩我其遹省先王受民受疆土”,至第十八行“王曰:盂,若敬乃政,勿廢朕命”,為康王勉勵盂忠於職守,並賞賜盂鬯、命服、車馬、邦司、人鬲、庶人等。自第十八行至第十九行,語句“盂用對王休,用作祖南公寶鼎”,系“受命”者盂對康王稱揚、作器之辭。
《大盂鼎》篇首“唯九月”与篇尾“唯王廿又三祀”,是作器者盂“受命”之时间。此种以時王在位年次纪年,且置纪年于篇尾,是西周初年金文的纪时程式,秉承殷制。
《大盂鼎》是目前所見西周時期最早的“冊命”類出土文獻,與其它西周中、晚期“冊命”類金文相校,可以了解西周時期“冊命”制度的演變。
《大盂鼎》通篇章法規整,分為左右兩段,奠定了西周時期長篇銘文佈局之規範;銘中結字方正、大小參差、筆劃粗細不等, 且如“王”、“在”、 “正”、“土”等字中有許多圓形或方形團塊,象形意味仍較濃;但銘中如“有”、“厥”、“又”等字捺筆與商代末年相比,波磔更加分明,區別較大,形成了西周早期獨特的凝重書風。
(撰文:於成龍閆志)

----------------------------------------------------

大盂鼎鑄造於周康王23年(前1003年),清道光初年出土,與毛公鼎、大克鼎並稱晚清「海內三寶」。大盂鼎鼎高102厘米,重153.5公斤,腹內側鑄有19行銘文,分2段,共291字。銘文的內容是有關一個名叫盂的貴族為頌揚周康王的賞賜、訓告和偉績,鑄鼎以銘記

--------------------------------------------------------------

大盂鼎(Great Yu Tripod),中國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又稱廿三祀盂鼎,西周炊器。1849年出土於陝西郿縣禮村(今寶雞市眉縣常興鎮楊家村一組,即李家村)。1952年藏於上海博物館,1959年轉至中國歷史博物館(現中國國家博物館)。
鼎高101.9厘米,口徑77.8厘米,重153.5千克。銘文291字,記載了周康王在宗周訓誥盂之事。
大盂鼎真實地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狀況,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1]

中文名 大盂鼎 外文名 大渝三腳架 出土地 陝西郿縣禮村(今寶雞市眉縣) 出土年代 1849年 館藏點 中國國家博物館
出土
大盂鼎清道光年間(公元1849年)出土於陝西郿縣禮村(今寶雞眉縣常興鎮楊家村一組,即李家村),出土後便被販賣至文物市場。它是西周早期青銅禮器中的重器,因作器者是康王時大臣名盂者而得名,與之同出的小盂鼎已佚。[1]
轉輾買賣
清朝道光時期的岐山首富宋金鑑把銅鼎買下,因為器形巨大,十分引人矚目,鼎很快被岐山縣令周庚盛佔有,他把鼎轉賣到北京的古董商人。宋金鑑在考中翰林後出價3000兩白銀又購得了寶鼎,在他去世後,後代以700兩白銀賣給陝甘總督左宗棠的幕僚袁保恆,袁深知左宗棠酷愛文玩,得寶鼎後不敢專美,旋即將大盂鼎獻給上司以表孝心。左宗棠在發跡前曾為湖南巡撫駱秉章的幕僚,理湘省全部軍務。雖非顯貴,也頗得春風。加之自視極高,恃才傲物,不免為人所陰嫉。[2]
潘家得寶
咸豐九年(公元1859年),左宗棠被永州總兵樊燮讒言所傷,遭朝廷議罪。幸得時任侍讀學士的潘祖蔭援手,上奏咸豐皇帝力保宗棠,且多方打點,上下疏通,左才獲脫免。潘乃當時著
西周大盂鼎
西周大盂鼎
名的金石收藏大家,左宗棠得大盂鼎後遂以相贈,以謝當年搭救之恩。此後,大盂鼎一直為潘氏所珍藏。雖然也時而有人覬覦此鼎,但畢竟潘氏位高權重,足可保全大鼎無虞。至潘祖蔭故,其弟潘祖年將大盂鼎連同其它珍玩一起,由水路從北京運回蘇州老家。大鼎作為先人故物,睹物思人,彌顯珍貴,堪為傳家之寶,不輕示人。光緒之末,金石大家端方任兩江總督。曾一度挖空心思,想據大盂鼎為己有。均為祖年所拒。但端方之欲始終為潘家所患。直至辛亥年,革命暴發,端方被殺。潘家和大鼎才真正逃過端方之難。
民國初年,曾有美籍人士專程來華找潘氏商談求讓大鼎,出價達數百兩黃金之巨。但終為潘家所回絕。三十年代中葉,國民黨當局在蘇州新建一幢大樓。黨國大員忽發奇想,要在大樓落成後以紀念為名辦一展覽會,邀潘家以大鼎參展。以圖無限期佔有大鼎。然此拙劣伎倆為潘氏識破,婉言拒絕了參展。[1]
复埋地下
1937年日軍侵華時,蘇州很快淪陷。國將不國,人命難保。此時,潘祖年已作古。潘家無當戶之人,皆婦孺。英雄出少年,當此危難之時,潘祖蔭的侄孫潘承厚、潘景鄭等商定將大鼎及全部珍玩入土保全。經反复遴選,決定將寶物藏於二進院落的堂屋。這是一間久無人居的閑房,積塵很厚,不會引人注目。主意已定,潘家人苦幹兩天兩夜才將全部寶物入藏地下。又將室內恢復成原樣。整個過程除潘家人以外另有兩個傭工和一個看門人參與其中,均被反复叮囑要嚴守秘密。此後不久,潘氏全家即往上海避亂。潘宅一時竟成了日軍搜查的重點。經過反复的搜查並挖地三尺均無所見,日軍也只得作罷。日軍佔領期間,潘家的看門人曾幾次盜掘了若干小件的珍藏,賣給洪姓古董商人。但大鼎過於沉重,無法搬動,得以倖免。[4]
贈寶於國
光陰荏苒,在歷經十餘年戰亂之後,中國解放了。潘家後人見人民政府極為重視對文物的保護,認為只有這樣的政府才可託付先人的珍藏。全家商議後,由潘祖蔭的孫媳潘達於執筆,於1951年7月6日寫信給華東文化部,希望將大盂鼎和大克鼎捐獻給國家。同時也希望將兩件大鼎放在上海博物館展出。7月26日,文管會派專員在潘家後人的陪同下赴蘇州,大鼎得以重見天日。為表彰潘達於的獻寶壯舉,華東文化部於10月9日舉行了隆重的頒獎儀式。
1952年上海博物館落成,大盂鼎藏入此館。1959年,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現中國國家博物館)開館,上博以大盂鼎等125件館藏珍品支援。從此大盂鼎入藏中國國家博物館。[2]
文物特徵編輯
器厚立耳,折沿,斂口,腹部橫向寬大,壁斜外張、下垂,近足外底處曲率較小,下承三蹄足。器以雲雷紋為地,頸部飾帶狀饕餮紋,足上部飾浮雕式饕餮紋,下部飾兩週凸弦紋,是西周早期大型、中型鼎的典型式樣,雄偉凝重。
器內壁鑄銘文19行291字,記述了周康王二十三年九月冊命貴族盂之事。[1]
銘文編輯
原文
隹(同唯,發語詞)九月,王才(通在)宗周,令(通命,冊命之命)盂。王若曰:“盂,不(通丕pī,訓為大)顯(訓為明)玟王受天有(通佑,保佑)大令(命),在(載,過去)珷王嗣玟乍邦,【外門內闢】(通闢,除去)氒(通厥,代詞,指代殷商)匿(通慝,訓為惡),匍
大盂鼎銘文拓片
大盂鼎銘文拓片
有四方,【田允】(通畯,長久)正(通政)氒(厥,指代四方)民,在【上雨下於】(通於)【午卩】(通禦,訓為用)事,【虘又cuó】(嘆詞),酉(通酒)無敢【左酉右上舌右下火】(通酖,樂酒之意),有【左弓中上此中下火右弓】(通祡,燒柴祭天之祀)【上米中豆下廾】(通蒸,天子冬祭)祀無敢【酉夒】(通擾),古(通故)天異(通翼,訓為護)臨(訓為看)子,廢(訓為大)保先王,?(字鑄壞,疑為匍)有四方。我聞殷述(通墜,訓為喪)令(命),隹(唯)殷邊侯田(通甸)【上雨下於】(通與)殷正百辟,率肄(通肆)於酉(酒),古(故)喪師(人民),巳(疑為嘆詞)。女(通汝)妹(通昧)辰(通晨)又(通有)大服(封官之意),餘隹(唯)即朕小學,女(汝)勿(沒有)克克餘乃闢一人。今我隹(唯)即(訓為就)井(通型,效法)【上宀下面】於玟王正德,若玟王令(命)二三正。今餘隹(唯)令(命)女(汝)盂,【超複雜字①】(通召,輔佐)【上炏下乂】(通榮,周王室內地位很高的一個人),【上卄下勹】(通敬,認可、尊奉)【左隹右上夂右下呂】(通擁,訓為護,維護)德(美德)巠(通經,準則),敏朝夕入讕(通諫),享奔走,畏天畏(通威)。”王曰:“【上二下巛】(此字不識,疑為嘆詞)!令(命)女(汝)盂井(型)乃嗣且(通祖)南公。”王曰:“盂,廼【超複雜字①】(召)夾死(通屍,訓為主)【超複雜字②】(通司,管理)戎,敏誎(通勅,治理)罰訟,夙夕召我一人【上米下豆】(通烝)四方,【上雨下於】(通與)我其(將要)遹(巡狩)省先王受民受疆土。易(賞賜)女(汝)鬯(chàng)一卣(yǒu),冂(通裳),衣,舄(xì),車馬。易女(汝)且(祖)南公旂(一種旗子),用【辶單】(通戰)。易女(汝)邦【超複雜字②】(司)四白(通伯)人鬲,自馭至於庶人,六百又五十又九夫,易夷【超複雜字②】(司)王臣十又三白(伯)人鬲,千又五十夫。【辶亟】【超複雜字③】(通畢)【超複雜字④】(通遷)自氒(厥)土。”王曰:“ 盂,若【上卄下勹】(敬)乃正(長官),勿廢朕令(命)。”盂用對王休,用乍且(祖)南公寶鼎。隹(唯)王廿又三祀。
譯文
九月王在宗周冊命盂。王這樣說:"偉大英明的文王承受了上天佑助的重大使命。到了武王,繼承文王建立了周國。排除了那個奸惡,普遍地保有了四方土地,長久地治理著百姓。辦事的人在舉行飲酒禮的儀式上,沒人敢喝醉,在舉行柴、烝一類的祭祀上也不敢醉酒。所以天帝以慈愛之心給以庇護,大力保佑先王,廣有天下。我聽說殷朝喪失了上天所賜予的大命,是因為殷朝從遠方諸侯到朝廷內的大小官員,都經常酗酒,所以喪失了天下。你年幼時就繼承了先輩的顯要職位,我曾讓你就讀於我的貴冑小學,你不能背離我,而要輔佐我。我要效法文王的政令和德行,猶如文王一樣任命兩三個執政大臣來任命你,你要恭敬地協調綱紀,勤勉地早晚入諫,進行祭祀,奔走於王事,敬畏上天的威嚴。"王說:"命你盂,一定要效法你的先祖南公,"王說:"盂,你要輔助我主管軍隊,勤勉而及時地處理賞罰獄訟案件,從早到晚都應輔佐我治理四方,協助我遵行先王的製度治民治疆土。賞賜給你一卣香酒、頭巾、蔽膝、木底鞋、車、馬;賜給你先祖南公的旗幟,用以巡狩,賜給你邦國的官員四名,人眾自馭手至庶人六百五十九人;"賜給你異族的王臣十三名,夷眾一千零五十人,要盡量讓這些人在他們所耕作的土地上努力勞動。"王說:"盂,你要恭謹地對待你的職事,不得違抗我的命令。"盂頌揚王的美德,製作了紀念先祖南公的寶鼎,時在康王在位第二十三年。
要義
銘文中,周康王向盂講述文王、武王的立國經驗,告誡盂要效法其祖先,忠心輔佐王室,並賞賜盂鬯、命服、車馬、邦司、人鬲、庶人等。銘文中語句“丕顯文王受天有大命”體現了周人的天命觀,而另一語句“我聞殷墜命,唯殷邊侯甸與殷正百辟,率肆於酒,故喪師矣”,則是周康王告誡盂,商內、外臣僚沉湎於酒,以致於亡國,透露出週人對於商人嗜酒誤國這一前車之鑑的警示。
銘文中“有”、“厥”、“又”等字波磔分明,得於用筆過程中自覺的提、按意識。通篇文字佈局規整,書風凝重。
銘文的內容大致可分為三段:
第一部分用較多文字說明商人縱酒是周興起和商滅亡的原因,讚揚了周代文武二王的盛德。表示康王(武王的孫子)自己要以文王為典範,告誡盂也要以祖父南公作榜樣。
第二部分主要是康王命盂幫助他掌管軍事和統治人民,並且賞賜給盂香酒、禮服、車馬、儀仗和奴隸1726個,並叮囑盂要恭敬辦政,莫違王命。
第三部分說明盂作此寶鼎以祭祀其祖父南公。[3]
文物意義編輯
珍貴史料
銘文載康王向盂敘述周文王、周武王的立國經驗。認為文王、武王得以卓越的業績立國,主要是由於其臣屬從不酗酒,每逢祭祀,認真、恭敬,而商王的亡國教訓就在於沉迷於酒。由此告誡盂要效法祖先,忠心輔佐王室,並賜盂命服、車馬、酒與邦司、人鬲等。盂在銘文中說明作此鼎也是為了祭祀其祖父南公。大盂鼎銘文是史家研究周代分封制和周王與臣屬關係的重要史料,一向為史學家所重視。
大盂鼎造型雄渾,工藝精湛。其內壁鑄有銘文19行,為研究西周奴隸制度的重要史料。大盂鼎內壁有銘文二百九十一字,其內容為:周王告誡盂(人名),殷代以酗酒而亡,周代則忌酒而興,命盂一定要盡力地輔佐他,敬承文王,武王的德政。其書法體勢嚴謹,字形,佈局都十分質樸平實,用筆方圓兼備,具有端嚴凝重的藝術效果。開《張遷碑》、《龍門造像》之先河。以書法成就而言,大盂鼎在成康時代當據首位,是西周早期金文書法的代表作。
金文書法
大盂鼎銘文雖屬西周早期金文,但書法體勢嚴謹,結字、章法都十分質樸平實,用筆方圓兼備、端嚴凝重,雄壯而不失秀美,佈局整飭中又見靈動,並達到了十分精美的程度,是西周前期金文的代表作,加之器形巨大,造型端莊堂皇、渾厚雄偉,故作品更呈現出一種磅礴氣勢和恢弘的格局,從而為世人所矚目。[2]

-------------------------------------------------

圖片搜尋結果art0026971290 (1)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潘達于與大盂鼎﹑大克鼎【圖】
 2011-11-06 09:08:08 http://www.gmw.cn 來源﹕人民日報
柔肩扛鼎 慧心無期

──潘達于與大盂鼎﹑大克鼎

 圖片搜尋結果

  大克鼎﹐西周﹐高93.1厘米﹐重201.5公斤。腹內壁有銘文290字﹐字體工整﹐筆勢圓潤﹐堪稱西周青銅器銘文的典範。現藏于上海博物館

  一個甲子前的1951年有許多事不會因歲月而湮沒。

  7月﹐正在籌建上海博物館的華東軍政委員會文化部﹐收到了一封舉世轟動的捐贈信﹕“竊念盂克二大鼎為具有全國性之重要文物﹐亟宜貯藏得所﹐克保永久。誠愿將兩大鼎呈獻大部﹐並請撥交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籌備之博物館珍藏展覽﹐俾全國性之文物得于全國重要區域內﹐供廣大觀眾之觀瞻及研究……”

  信中所提及的“盂克二大鼎”就是與毛公鼎並稱“海內三寶”的大盂鼎﹑大克鼎。這位要將兩鼎捐給國家的寄信人叫潘達于。

  潘達于原姓丁﹐祖籍蘇州。1923年﹐18歲的丁達于嫁到潘家﹐成為清代大收藏家潘祖蔭的孫媳﹐婚後3個月丈夫去世﹐她成了潘家財產的唯一繼承人﹐為頂立門戶﹐故改姓潘。

  潘家是蘇州四大望族之一。乾隆58年﹐年僅24歲的潘家子弟潘世恩進京趕考﹐一舉奪魁中了狀元﹐從此在京師官運亨通50余載。咸豐2年﹐潘世恩的嫡孫潘祖蔭高中探花﹐後官至工部尚書﹑軍機大臣。潘祖蔭不但在官場上位極人臣﹐同時又是金石﹑書畫﹑古籍善本的大藏家﹐特別是對金石如痴如醉﹐據說每聞有彝器出土﹐則“傾囊購之﹐至罄衣物不恤”﹐其府中的“滂喜齋”所藏善本之珍稀﹑“攀古樓”所藏金石之豐富都可謂冠絕于世。

14feb5e057091020239a07  

大盂鼎﹐高102.1厘米﹐重153.5公斤﹐是西周周康王時期的重要青銅禮器﹐也是迄今為止發現的西周最大的一件銘文銅鼎。鼎內鑄有銘文19行﹐共291字。真實地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狀況﹐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現存于中國國家博物館。

敢於直言的潘祖蔭曾于咸豐10年冒險保薦左宗棠。之後﹐左宗棠任陝甘總督﹐在陝西訪得大盂鼎﹐為報當年潘祖蔭仗義相救﹐又知其對青銅器愛之如命﹐便以大盂鼎相贈。大盂鼎是西周周康王時期的重要青銅禮器﹐也是迄今為止發現的西周最大的一件銘文銅鼎。鼎內壁有銘文291字。整個大鼎工藝精湛﹐造型雄偉凝重﹐自成威儀之象。在獲得大盂鼎後﹐潘祖蔭請金石家王石為大盂鼎篆刻了“伯寅(潘祖蔭字)寶藏第一”的巨印。

  在得到大盂鼎16年後﹐潘祖蔭又得到了另一件重寶──大克鼎。大克鼎是僅次於大盂鼎的西周第二大青銅器﹐其腹內壁有銘文290字﹐字體工整﹐筆勢圓潤﹐是青銅器銘文典範之作﹐于1890年前後在陝西扶風縣法門寺出土﹐幾經流轉後被潘祖蔭以重金購得。然而﹐就在得到大克鼎的當年年底﹐潘祖蔭便撒手人寰﹐原本龐大的家族也變得人丁零落。而“攀古樓”和“滂喜齋”裡的珍寶失去了權貴主人的庇護﹐掌管門戶﹑守護家藏的重任便落到了潘達于的肩上。

  當時潘家有重寶可謂路人皆知﹐而那兩尊寶鼎更是諸多海內外收藏人士所夢寐以求的。潘祖蔭死後﹐覬覦寶物的人便開始蠢蠢欲動﹐清末權臣端方便是其中之一。時任兩江總督的端方對於青銅器的嗜好絕不亞於任何收藏家﹐當時與大盂鼎﹑大克鼎並稱“海內三寶”的毛公鼎已在其手中﹐潘祖蔭一死他便開始對潘家人百般糾纏﹐以圖謀盂﹑克兩鼎。對此潘家人的答復始終就是兩個字﹕“沒有。”1911年辛亥革命﹐清朝覆滅﹐端方被殺﹐潘家躲過一場劫難﹐但此後的軍閥混戰以及社會動蕩﹐對於前朝的收藏來講﹐等待它們的卻是一場更大的災難。

大盂鼎﹐高102.1厘米﹐重153.5公斤﹐是西周周康王時期的重要青銅禮器﹐也是迄今為止發現的西周最大的一件銘文銅鼎。鼎內鑄有銘文19行﹐共291字。真實地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狀況﹐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現存于中國國家博物館。

敢於直言的潘祖蔭曾于咸豐10年冒險保薦左宗棠。之後﹐左宗棠任陝甘總督﹐在陝西訪得大盂鼎﹐為報當年潘祖蔭仗義相救﹐又知其對青銅器愛之如命﹐便以大盂鼎相贈。大盂鼎是西周周康王時期的重要青銅禮器﹐也是迄今為止發現的西周最大的一件銘文銅鼎。鼎內壁有銘文291字。整個大鼎工藝精湛﹐造型雄偉凝重﹐自成威儀之象。在獲得大盂鼎後﹐潘祖蔭請金石家王石為大盂鼎篆刻了“伯寅(潘祖蔭字)寶藏第一”的巨印。

  在得到大盂鼎16年後﹐潘祖蔭又得到了另一件重寶──大克鼎。大克鼎是僅次於大盂鼎的西周第二大青銅器﹐其腹內壁有銘文290字﹐字體工整﹐筆勢圓潤﹐是青銅器銘文典範之作﹐于1890年前後在陝西扶風縣法門寺出土﹐幾經流轉後被潘祖蔭以重金購得。然而﹐就在得到大克鼎的當年年底﹐潘祖蔭便撒手人寰﹐原本龐大的家族也變得人丁零落。而“攀古樓”和“滂喜齋”裡的珍寶失去了權貴主人的庇護﹐掌管門戶﹑守護家藏的重任便落到了潘達于的肩上。

  當時潘家有重寶可謂路人皆知﹐而那兩尊寶鼎更是諸多海內外收藏人士所夢寐以求的。潘祖蔭死後﹐覬覦寶物的人便開始蠢蠢欲動﹐清末權臣端方便是其中之一。時任兩江總督的端方對於青銅器的嗜好絕不亞於任何收藏家﹐當時與大盂鼎﹑大克鼎並稱“海內三寶”的毛公鼎已在其手中﹐潘祖蔭一死他便開始對潘家人百般糾纏﹐以圖謀盂﹑克兩鼎。對此潘家人的答復始終就是兩個字﹕“沒有。”1911年辛亥革命﹐清朝覆滅﹐端方被殺﹐潘家躲過一場劫難﹐但此後的軍閥混戰以及社會動蕩﹐對於前朝的收藏來講﹐等待它們的卻是一場更大的災難。

--------------------------------------------------------

----------------------------------------------

Posted by nicecasi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