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擺脫的蟻居輪迴
作者 李惠美無法擺脫的蟻居輪迴 | 李惠美 / 獨評讀好書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PLLvh6
2021-02-16
我們是否曾經問過居民為了什麼住進蟻居房,為何無法離開蟻居房,為何明明有工作,貧窮卻仍然不曾離開他?
我們是否曾經問過居民為了什麼住進蟻居房,為何無法離開蟻居房,為何明明有工作,貧窮卻仍然不曾離開他?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以貧困階層為對象的經濟行為,並非是為了幫助他們擺脫貧困而做出貢獻,而是使「貧困固著化」的產業。是一種利用部分人原本就沒錢又無處可去的處境,只關心如何以不需任何努力的非勞動所得謀取暴利、中飽私囊的經濟型態。在全球受到金融危機的打擊之下,曾經在日本出現的不景氣經濟犯罪,重新在2019年的韓國蟻居村中現蹤。
在這個只有金字塔頂層的家庭、居民,才會被視為社會規範的世界,「蟻居房」只不過是用來呈現居民人生有多悲慘的「貧困素材」。我們是否曾經問過居民為了什麼住進蟻居房,為何無法離開蟻居房,為何明明有工作,貧窮卻仍然不曾離開他?
為數眾多的考試院,至少曾經在司法考試廢止、年輕人不再住進考試院之後博得一些媒體版面,但蟻居村成為沒有發生「特殊悲劇」,就不會有外界人士造訪的「城市孤島」。
問題不是蟻居房,是藉此剝削的租賃行為
蟻居房必須消失嗎?在人類歷史上,「貧困」是從來不曾被解決的難題。也因為我們看待問題的角度是如此單一,最後總是只能提出「是要拆除還是要存續」這種單一面向的解決方法。蟻居房居民的悲慘人生,和利用他們賺取金錢的人必須分開來看,若從解決貧困問題的角度來看,蟻居房並非沒有效用。對沒有能力支付租金的蟻居房居民和街友來說,低廉的租金或「不需要押金」與「有彈性的合約期間」都是重要的考慮因素,但蟻居房卻需要每個月簽約,而且要每天支付日租。
露宿者行動聯盟的李東賢表示:「蟻居房和考試院都是讓人不要流落街頭的『網子』,也是讓他們能夠擺脫餐風宿露的『墊腳石』。」算是肯定部分蟻居房的功能。
「露宿者流落街頭,有辦法一夜之間去申請租房子嗎?我們的行政系統規定沒有固定的地址就無法申租公宅,也因此露宿者會為了過上『更好的生活』,為了取得地址而進入蟻居房。」問題是利用蟻居房剝削的租賃行徑。
「我不否認蟻居房有其功能,問題是現在的蟻居村並沒有提供適合人生活的環境,房東持續剝削式的租賃行為,利用露宿者的困境謀取不法所得。處在絕對弱勢的居民,總是因為房東或管理人可以用一句『搬出去』,就把他們掃地出門的事情感到不安。即使情況如此惡劣,蟻居房仍然供不應求,最近搬進考試院住的人甚至越來越多。」
蟻居房供不應求、考試院多到數不清,就是2019年大韓民國首爾的現況。
以為只是暫時落腳,最後卻一住十多年
即便如此,為了讓蟻居房發揮適當的功能,人們還是要適時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謂「適當的功能」,指的是即便居住空間大小未達法定標準,但只要能夠扮演適當的角色,便能讓這些每天睜眼就是忙著討生活的人,在沒有押金與合約期限的壓力之下,有一個地方能夠落腳、維持生計,每個月存個2,000、3,000元,期待未來能搬到更好的房子,像是正常承租月租房或申請公宅等正面功能。
理論上是很好,但現實上卻幾乎找不到發揮這種功能的蟻居房,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的蟻居房無法讓人「視而不見」,而是希望能夠「徹底拆除」的原因。以2018年為準,首爾市區內的蟻居房居民,平均已經在蟻居房內居住了11.7年。
7年前才30多歲的年輕人李敬秀(假名,43歲),曾有過3年的露宿生活。他曾經待過露宿者中心,最後落腳在永登浦蟻居村。當時他手中足以支配的金額只有13,000元左右(已換算為台幣,下同),房租就要7,100元,他每個月要用剩下的5,900元過日子。當初他在臨時收容中心待了3、4個月之後,便意識到「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離開收容中心搬進蟻居房。雖然他至今仍沒有離開蟻居房,過著十分不穩定的生活,但一有了能夠喘息的空間之後,他開始會義務地為周遭的鄰居煮麵。
他的臉上滿是歷盡風霜的歲月痕跡,看起來實在不像才40多歲。因為在街頭吃苦而掉了幾顆門牙,卻因為沒有接受適當的治療,導致他的牙齒非常不好看,這也使他看上去又老了幾歲。2019年4月,原本說好要告訴我永登浦蟻居村「貧困經濟」故事的李先生,過沒幾天就聯絡說得改在距離永登浦站有5站的地方見面。社區裡的消息總是傳得很快,在遠一點的地方見面也比較好,李先生補充。
騎著自行車出現,跟我約在永登浦區一間咖啡廳碰面的李先生,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光是今年,永登浦蟻居村就死了5個人」。他告訴我具體的地名與門牌號碼,將在陰暗角落發生的各種不法行徑與暴力行為鉅細靡遺地全盤托出。
專門壓迫殘障者的惡霸
「261之1號最可惡,那棟房子的屋主也住在那裡,但我不知道他是實際的持有者還是代管人。以前那裡住了三個身障人士,他們都是領政府生活補助的人,每個月20號吧,一到那天身障津貼、居住補貼、生活補助就會匯入帳戶,這些加總起來一個月大約31,000元。那個人竟然把身障人士的存摺拿走,一到入帳日就跟他們說『去領錢吧』,然後帶他們到銀行去把錢全部拿走,然後在他們面前一邊分錢一邊說『這是房租』『這是水電費』『這是伙食費』,最後只還給他們大約3,000元。就我所知,永登浦蟻居村內有兩個這種人,雖然詳細的情況我不太清楚就是了。」
李先生甚至畫出明確的地圖,指出這些事情是在哪棟房子裡發生。幾天之後我去管轄的居民中心向承辦人員確認,得到的回應也相去不遠,承辦人員說:「在這個社區裡其實很常見,只是沒人揭露補助金被搶的事而已。」表示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妳知道更惡劣的是什麼嗎?這些人很喜歡跟殘障者來住,無論是哪個程度的殘障者,多少都能意識到自己正在被剝削。如果這些殘障者搬到附近的其他蟻居房,那些房東會想辦法打聽他們搬到哪裡,再把他們帶回去,真的是『惡霸』。我後來真的忍無可忍,就跑去警告對方說『你如果要用這種方式做租賃生意,那我就把他帶去警察局報案,請警察來協助調查』。」
最後住在同一棟蟻居建築的三位身障者當中,兩人因個人狀況住院,一位則轉到首爾站附近的街友庇護中心,才結束這彷彿沒有盡頭的剝削。
在永登浦蟻居村住了7年的李先生,認為自己已經實現某種程度的「居住提升」而自豪。該區環境最差的房間不需要押金,月租是5,700元至7,100元,還算可以的房間則是8,500元至10,000元,也有一個月要價11,400元的好房間。他得意洋洋地說自己住在月租金11,400元的房間。從他當初落腳時只住得起7,100元的房間這點看來,他在這個社區也算是最頂層的人士了。經濟較寬裕之後,他開始照顧起身邊的人,同時也觀察到蟻居村的現實,就是不斷欺壓弱者的「無法地帶」……
無法擺脫的蟻居輪迴 | 李惠美 / 獨評讀好書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PLLvh6


住簡陋貨櫃、無窗地下室…為進城追夢,你願意吃多少苦?10張照片,看盡蟻居族的最深困境
住簡陋貨櫃、無窗地下室…為進城追夢,你願意吃多少苦?10張照片,看盡蟻居族的最深困境-風傳媒 https://bit.ly/3BpMIWZ
潘京婕
為了尋求更好的發展機會,人人湧向大城市追夢,但是高漲的房價,往往逼人屈就於極不舒適的狹小空間居住。(圖/言人文化提供)
生活費、房價不斷飆漲,在寸土寸金的城市內,擁有一塊可以安身立命的房子變成了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這問題不只發生在台灣,現在連對岸中國大陸(包含香港)也面臨了相同的困境。
城鄉發展畸形的懸殊差異,造成許多人努力遷移進城市,尋一個發財夢,捨去了鄉下寬廣的家,擠進城市苛刻的生活環境,真的尋得了夢嗎?沒人知道,但這樣擠在城市當中,只求一張床的擁塞生活方式,衍伸出了「蟻族」這個比「蝸居」還慘的名詞,代表這群努力追夢、擁有高智商卻無發展空間、為省生活費而群居的弱小族群。
在每年高速增長的經濟數字背後,中國出現稱為「蟻族」的現象,這些同樣住在極為逼狹的房子中的人,卻不是傳統下的弱勢社群,而是每年供過於求的大學畢業生。
最近十年,中國的畢業生持續高速增加,但社會上的工作崗位卻追不上這個速度,單以2008年計,已有超過 100 萬畢業生找不到工作,又或是僅能找到收入微薄的職業,但為了追求更好的前景,他們依然努力擠進大城市,例如上海,並以僅餘的收入租住這些與劏房無異的蝸居。 實拍:日本的蟻族,男女要【混居】~就女生連洗澡做那檔事都要這樣解決。。。
這些「蟻族」所居住的地方,或是一個房子劏成多間的小房,或是地下室內沒有窗的空間,又或是多人合租一個套房之類,不少都是整個生活設施全擠在一房間內。
「蟻族」這個名字,據說是用來描寫這些族群是努力的、群居的、弱小的,雖然擁有不錯的智力程度,但仍默默在擠逼的環境裏掙扎求存。
這些在上海、武漢、北京之類的蟻族,其實與香港的情景越來越相似,擁有高學歷但沒有足夠收入、擠進城市一角謀求發展機會、與經濟發展不正比例的簡陋蝸居……社會上常有聲音要「取締劏房」,問題是,那永遠只能做做樣子,因為他們不是被人逼去住,而是除了這些地方,他們並無其他選擇。
不要以為這裏的人都是好吃懶做之輩,相反,他們都有努力工作,但社會發展結構扭曲,貧富懸殊,這是比現實更現實的影像。
為了未來,你願意吃幾多苦呢?
其實除了這些典型的蟻族,中國本身亦有很多低下階層,是住在這些劏房裏的。
甚至是住在貨櫃裏。 實拍:日本的蟻族,男女要【混居】~就女生連洗澡做那檔事都要這樣解決。。。
住簡陋貨櫃、無窗地下室…為進城追夢,你願意吃多少苦?10張照片,看盡蟻居族的最深困境-風傳媒 https://bit.ly/3BpMIWZ

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601_93bc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600_79ae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9_bd50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8_cd0f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7_00de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6_8477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5_b119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4_42d0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3_9d9d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2_e7e120171116-045845_U10173_M348591_988c

實拍:日本的蟻族,男女要【混居】~就女生連洗澡做那檔事都要這樣解決。。。



東京貧窮宇宙 揭青貧族蟻居祕辛
 |2015.01.14東京貧窮宇宙 揭青貧族蟻居祕辛 https://bit.ly/3zr5NWi
一坪半的房間,是台灣年輕人蔡金宏在東京追逐夢想的搖籃。圖/杉尾健司提供
【本報台北訊】一坪半榻榻米、半坪壁櫥、沒浴室、睡覺翻身就會撞到電腦……,這顛覆偶像劇裡夢幻場景的文青生活,卻是日本東京大都市「青貧族」(貧窮青年)的真實寫照。攝影文集《東京貧窮宇宙》拍攝四十二位東京「青貧族」的小窩,揭露年輕人到大都市討生活的真實面貌。
起薪低,房價與消費卻節節高漲,造成「青貧族」在全世界大都市急速湧現。他們擁有工作和夢想,在都更和炒房的都市變遷中,薪資卻不足以維持舒適的居住品質,成為「蟻族」、「籠民」。
新出版的《東京貧窮宇宙》由一群日本攝影師合作,拍攝東京蟻族的住屋。他們年紀不到三十歲,住屋不到四坪,房租在新台幣四千到二萬元間,三餐主食是泡麵或電鍋菜,洗澡得上投幣沖澡堂。其中許多人是漫畫家、音樂人等文創工作者,擠在大都市的隙縫中求生,卻以創意為東京帶來活力。
這四十二位在大都市尋夢的年輕人,包括台灣人蔡金宏。三十歲的他生於新北市,因看了電影《燕尾蝶》遠赴東京,白天在大學從事海報設計,晚上就讀電影專門學校。他住在四十年老公寓內一坪半的房間,薪水都用於房租、生活費和學費。他認為一坪半並不小,「比當兵時的空間大」;為了圓導演夢,「這樣的房間很滿意」。
日本演員兼舞台設計師八反田恍星住在繁華的池袋;白天他在編織夢想的劇場工作,回到家與十個房客分享公寓,把自己擠進兩坪半的房間。
三十歲的河合美乃畫了十七年漫畫,也只能住在澀谷兩坪半的房間;她無法一天不洗澡,因此想出在榻榻米上放水桶、跨坐其上以平底鍋舀水淋洗的妙方。身居陋室,她卻形容自己「以最愉快的節奏過生活」,除了漫畫「不做各種不必要的消費」。
這群蟻居族也包括名人;「漫讀家」東方力丸首開先例在車站、公園為行人朗讀漫畫,向聆聽者收取費用。這項創意讓他一夕成名,收入卻只夠他住在月租新台幣九千元的兩坪房間,被稱為「日本最有名的窮人」。
東京貧窮宇宙 揭青貧族蟻居祕辛 https://bit.ly/3zr5NWi
------------
為了追夢 他們願意花萬元過蟻居生活
為了追夢 他們願意花萬元過蟻居生活 | 好房網News https://bit.ly/3vvUaMn
「有些事情還不做,你的理由會是什麼?」一句歌詞,天團五月天唱遍多首追夢勵志歌曲,鼓勵年輕人勇敢追夢,而現實生活中,不少人為了一圓夢想,遠赴海外,甚至不惜月花近2萬元,蟻居在1坪大的雅房。
在日本,不少年輕人為了追夢,願意月租萬元,蟻居在小坪數空間(好房網News記者張聖奕/攝影)
東京街道整齊,主要是因為配色和諧的關係。(好房網News記者張聖奕/攝影)
為了夢想,你願意付出什麼?根據風傳媒報導,30歲的蔡金宏,3年前為了夢想,來到東京中野區居住,屋齡40年、1.5坪的雅房就是他的小天地,沒有浴室、日照,月租卻高達6萬日圓,約台幣1萬8千元,但儘管生活吃緊,蔡金宏卻表示,10年前到日本旅遊就曾住過這間雅房,跟同是台灣人的房東太太很投緣,因此3年前赴日學習拍攝影片,就決定居住在此。
有夢最大!篠原哲郎坐在3坪大的空間彈著吉他,位在千葉縣浦安市,月租金高達台幣約1萬5千元的漏水小屋,就是他的音樂工作室,篠原哲郎說,為了到武道館舉辦音樂會的夢想,也希望未來有能力在老家蓋間房子,和雙親同住,目前居住的房子已經是夢想空間了!
根據調查指出,目前日本大東京地區的新建公寓銷售再次創下24年來新低,量縮幅度更是較去年同期減少32%,管理費和持有稅高、膨脹到買不起的房價是原因,但年輕人真的覺得租屋也幸福嗎?網友fortinet根據與日本親戚談論日本房市後,發現日本人其實超想買房,會有「不愛買房」的迷思,除了高房價,也跟日本職場文化有關,日本公司一般會有租屋補助到35歲,在各地輪調工作是常態,買房反而不方便,因此買房年齡越來越晚。為了追夢 他們願意花萬元過蟻居生活 | 好房網News https://bit.ly/3vvUaMn
---------------------------------
發達國家也有「蟻居」現象,東京「蟻族」在家只能躺著
2017-04-08 由 趣圖天下 發表于環球
發達國家也有「蟻居」現象,東京「蟻族」在家只能躺著 - 每日頭條 https://bit.ly/3Q27tfk
「蟻族」已經成為一個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的群體,它非中國獨有,在國外也一樣存在。
事實上,近年來,日本社會也有「高學歷低收入者」人群,中國的「蟻族」現象在日本似曾相識,「高學歷低收入者」這個群體在中日兩個社會裡是一種共同的社會現象。
而如果往更深層看,會看到在「蟻族」背後,兩國共同面臨的一些時代性和結構性問題。
日本的老齡社會使得日本青年背上了沉重的負擔,對於自己未來的生活,現在日本青年非常擔憂。
日本彈丸之地,房價自然是貴得要上天。很多上班族為了在城市裡生存,不得不住進狹小得驚人的棺材房,連轉個身都十分艱難,看起來比農民工住得還心酸。
香港和日本一彈丸之地,卻塞進了數千萬人口,底層的人們生活一樣不容樂觀。
男子蝸居在各種雜物之中,成了名副其實的「蟻族」。有分析說,僅東京就至少有1萬名無家可歸者。
這1萬人中還不包括類似膠囊旅社租戶這樣的隱性無家可歸者。
此外,還有很多人因為囊中羞澀而不得不在24小時網吧或桑拿房中過夜。
有人將蟻族問題歸咎於教育大眾化,然而這都不是問題的原因所在。發達國家也存在著大量的「蟻居」現象,紐約、東京、首爾同樣也有蟻族。
發達國家也有「蟻居」現象,東京「蟻族」在家只能躺著 - 每日頭條 https://bit.ly/3Q27tfk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world/x56ovbq.html

ckeditor-601cefd9874f3t0 - 2022-07-31T104533.3760 - 2022-07-31T104531.5410 - 2022-07-31T104529.4960 - 2022-07-31T104527.9770 - 2022-07-31T104526.5650 - 2022-07-31T104524.9780 - 2022-07-31T104523.5630 - 2022-07-31T104521.4860 - 2022-07-31T104519.9460 - 2022-07-31T104517.701251742_173995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