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官及富豪藏富瑞銀早就被起底,據早前訊息,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科所前所長賈康曾在2019年8月3日轉發一則訊息,稱瑞士銀行於2019年4月17日公布資料顯示,有上百位中國人在瑞銀的存款高達7.8兆人民幣(約台幣34兆元),平均每人存款780億人民幣(約台幣3397億元)。即使瑞銀並未公布持有帳戶的人名,但維基解密披露訊息,中共高官在瑞銀大約有5千個帳戶,近7成都是中央級官員。 中共權貴皮皮剉 瑞士供出330萬銀行帳戶資料 https://bit.ly/3aIamPJ


資本外流或資金外流,也有人稱資本外逃通常指的是在一國家或區域內發生的大規模資本流出,是國際投資市場上發生的現象之一。
經濟學上定義的資本外流有分長期或短期兩種,當一國發生短期資本外流時,對於在該國進行投資的投資人來說是致命的,因他們所持有的資產價格將會被低估,進而造成損失及不必要的風險。
資本外流也會影響匯率,當一國發生資本外流時,其貨幣將會貶值,長期而言該國的進口成本將會上升。若在短期之內發生劇烈的資本外流,甚至可能發生中央銀行或者國內其他銀行所持有的外幣儲備枯竭的情形,嚴重的甚至會導致進一步的危機。詳見亞洲金融危機。
資本外流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03Ww8j
短期資本外流
短期內的資本外流可能肇因於單一事件造成的市場衝擊,例如經濟政策轉向、政局不穩、經濟危機或戰爭等。一旦市場波動擾亂了投資者對於本國國內資產的價值評估,若是投資者高估該事件所帶來的投資風險,或者帶來的風險太大而難以估算,便有可能發生短期的資本外逃,這種資本外逃往往是非常劇烈的。
例如台灣在台灣海峽飛彈危機時,由於有傳聞指大陸將攻打台灣控制的離島東莒,因而發生了民眾搶兌美元及其他外幣,拋售新台幣的現象。
長期資本外流
長期的資本外流則可能肇因於國內投資環境的惡化,或者是投資環境相對變差,此時投資者將會將資本移轉至國外進行投資,造成長期資本外流。
像是亞洲金融危機的爆發,就有人認為是肇因於中國進行改革開放,導致原本投資於東南亞諸國的外國資本轉移到中國,在東南亞諸國造成資本流出。
進一步造成各國央行持有的外匯水平下降,不足以維持貨幣匯率平穩所導致。但一般肇因於投資環境改變的例子不會使用「資本外逃」形容,而是以「資本外流」來描述,避免「外逃」字面上所帶有的恐慌含意。
非法資本外逃
也有的例子顯示在一些開發中國家,或者是貪腐較為嚴重的地區,貪腐的所得往往會被以較特殊的、未經監控的手段流出國外,造成另一種形式的資本外逃。
這些國內資本的持有者可能因為獲取資本的手法不當,或者違背了所在國的法令,因此往往會將資金利用種種管道轉移至國外,避免不法資金被追回。
例如中國曾發生過大規模的資本流出,1997年是364.74億美元,1998年是386.37億美元,1999年238.3億美元。2000年480億美元,而同期的外商對中國的實際投資額才407億美元。而在2011年發布的一份《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研究中,報告透露「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以來,外逃各級幹部人數達16000至18000人,攜帶款項為8000億元人民幣」。不過而後該報導被中國金融網宣布不實[1]。
這些資本流出除了因為當時的中國對於私產權的保障仍未完全,造成投資人將資本匯出以規避風險之外,也有官員及犯罪集團利用各種手段轉移貪污或不法所得出境的可能。
對於不法所得轉移的手法,詳見洗錢。
資本外逃金額最大的國家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3年發布的相關統計資料整理而成,其數據受到較多國家官方質疑,無相關來源佐證,僅供參考。
括號內,為一國年均資本流失總額,單位為美元,包括合法與非法的資本外逃。
極多:中國3075億、印度2928億、美國2723億
多:俄羅斯1937億
較多:墨西哥1732億、法國1727億、土耳其1692億、日本1639億、印尼1629億、馬來西亞1627億、韓國1613億、瑞典1609億、西班牙1606億
註:
中國、印度——因本國經濟犯罪分子和職務犯罪分子攜款逃往境外而造成逃非法資本外流數額最龐大的兩個國家。
美國——因避稅而外流資本最龐大的國家。
墨西哥——因套利性洗錢而造成資本外流數額最龐大的國家
資本外流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03Ww8j

資本外流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中國經濟周刊》曾發表文章稱,從2000年至2011年底,檢察機關共抓獲在逃職務犯罪嫌疑人18487名,僅最高人民檢察院公開的其中5年繳獲贓款贓物金額就達到541.9億元。然而學者們認為,滯留境外的貪腐官員保守估計仍有一兩萬人,攜帶的資金不下萬億元。究竟有多少貪官潛逃國外?卷走的貪腐資產數額有多少?中國官方並沒有準確的數據發布,我們只能從近年來一些官員的口風中探知一二,或者從曝光的腐敗分子外逃個案中來揣測大概。據1988年至2002年的15年間的舊資料,平均一名貪官捲走1億人民幣外逃。
這一觀點值得關注。
中國媒體周一援引公安部高級官員的話報導說,目前有150多名中國經濟逃犯正在美國逍遙法外,其中許多是貪官或涉嫌貪腐人員。
自2008年以來,全國各級公安機關先后從54個國家和地區抓回經濟犯罪嫌疑人730余人。(詳細請閱讀bwchinese中文網之前的報導:《中國外逃貪官最愛逃哪兒?》)
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表示,為了將更多逃犯抓捕歸案,他們正努力與美國司法部門安排年度高級別會議,其中包括美國國土安全部。
就在去年6月26日在中國大連舉行的國際反貪局聯合會第四屆研討會上,有來自80個多國家和地區的400多名代表,就“加強腐敗資產追回”的國際合作等問題進行研討。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污賄賂總局負責人在接受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表示,據不完全統計,境外追逃案件中,職務犯罪嫌疑人潛逃時間最長的已經超過25年,一般的都超過了1年。因為贓款贓物是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在境外生存的物質基礎,如果能夠摧毀這一物質基礎,在境內能夠有效地阻止其外逃的企圖和可能,在境外可以有效地打壓其生存的空間。)
同時,《中國經濟周刊》曾發表文章稱,從2000年至2011年底,檢察機關共抓獲在逃職務犯罪嫌疑人18487名,僅最高人民檢察院公開的其中5年繳獲贓款贓物金額就達到541.9億元。然而學者們認為,滯留境外的貪腐官員保守估計仍有一兩萬人,攜帶的資金不下萬億元
究竟有多少貪官潛逃國外?卷走的貪腐資產數額有多少?中國官方並沒有準確的數據發布,我們只能從近年來一些官員的口風中探知一二,或者從曝光的腐敗分子外逃個案中來揣測大概。
2011年,中國人民銀行一份關於“腐敗資產外逃”的研究報告曾引起不小的震動。報告中引述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調研資料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16000~18000 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盡管隨后有機構指出該調研報告引用的有關外逃貪官、金額的數據有誤,中紀委官員也認為“8000億元”的金額“絕對不準確”,但這一數據還是引起社會不小的震動。
至今,中國外逃貪官有幾種不同的說法:2001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有4000多名貪污賄賂犯罪嫌疑人攜公款50多億元在逃;公安部2004年的統計資料表明,外逃經濟犯罪嫌疑人有500多人,涉案金額逾700億元;審計署發布的訊息稱,截至2006年5月,外逃經濟犯罪嫌疑人有800人左右,直接涉案金額700多億元人民幣。
還有公開的資料顯示:自2000年底最高檢會同公安部組織開展追逃專項行動以來,至2011年,檢察機關共抓獲在逃職務犯罪嫌疑人18487名。其中2005、2007、2009—2011年五年共繳獲贓款贓物金額達到541.9億元。2010年1月8日,中紀委副書記李玉賦在中央紀委監察部召開的新聞通氣會上,通報訊息:近30年4000官員外逃,人均卷走1億。
復旦大學中國反洗錢研究中心秘書長嚴立新認為,他們手頭也有很多個數據版本,但是始終沒有統一的數據,外逃貪官卷走的資金規模估計達到萬億元。
最高法院前院長肖揚在其2009年出版的《反貪報告》中曾引用有關部門的統計稱,1988年-2002年的15年間,資金外逃額共1913.57億美元,年均127.57億美元。如果按照當時美元對人民幣的匯率,那么外逃資金超過了1.5萬億元人民幣。
一直關注反腐的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的研究顯示,外逃官員保守估計仍有近萬名,攜帶金額約1萬億元。“按照人均1億元來估算。要在國外過上比國內更好的生活,必須有雄厚的‘黑金’做保障,不到這個數額級別,他們也不會選擇出去。現實情況也印證了這一點。不少貪官一人就卷走幾億元,規模相當大。這是中國腐敗形勢嚴峻的一個重要標志之一。”
李成言還指出,如果不分行業特征的話,“裸官”群體是外逃貪官的“預備隊”“大多數外逃貪官,第一步都是讓孩子和夫人先出去,然后自己擇機潛逃”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發布的《“裸官”監管調研報告》顯示,38.9%的公職人員認同配偶擁有外國國籍或外國永久居留權;46.7%的公職人員認為其子女可以擁有外國國籍或永久居留權,其中省部級、司局級、縣處級對此認同的人數均超過半數,分別為53.3%、53.4%、51.7%。
外媒認為,中國領導人已將打擊猖獗腐敗列為當前的核心要務之一,警告貪腐現象正危及黨的存亡。長期以來,中國一直在盡力解決“裸官”問題。至於約有多少大陸官員及其家人把資產轉移至海外,學者們莫衷一是,其中有些人認為過去5年來該數字高達100萬。
《中國懲治和預防腐敗重大對策研究》課題組組長王明高表示,外逃的政府官員大多年齡在50歲以上。如廈門市原副市長藍甫出逃時59歲,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楊秀珠出逃時58歲,貴州省交通廳原廳長盧萬里出逃時57歲等等。“政府官員往往在臨退位時外逃。只有達到一定級別后,才有可能積聚巨額的不法資財。在位時,可以用權力掩飾自己的腐敗行為,但一旦退位,害怕被追查,所以在臨退位時一走了之。”
上述各種數據打架固然有統計標準、統計口徑設置不同等因素,導致外逃貪官人數仍是待解之謎,但從以往披露的情況分析,外逃貪官顯然不會是一個小數目。
上述各種數據都是金融危機之前的說法,最近幾年,隨著國家4萬億的投資以及各級政府包括銀行信貸追加的20萬億投資,養肥的貪官以及卷走的錢無疑將遠遠超過上述數據。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稱,中國官員腐敗的成本約占gdp總量的15%左右,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所謂的灰色收入黑色收入,大多進了官員的口袋以及代理人的口袋。
最高法院前院長肖揚的書中透露:“據有關部門統計顯示,1998年以來,人民法院審判貪污賄賂犯罪數額在10萬元以下的案件約占80%;而外逃貪官平均涉案金額近5000萬美元。”
國家預防腐敗局副局長崔海容此前在香港廉政公署第五屆國際會議上透露,過去30年中國查處了多達420余萬涉貪腐的黨政干部,其中被追究司法責任的省部級官員近百人。這個驚人的數字與區區數萬外逃貪官的數字相比,可見是小巫見大巫!
官員外逃往往與資產轉移相結合,並且是其違法違紀行為的最後一個環節,出逃前往往已是“裸官”。外逃貪官與移居海外的配偶和子女里應外合,將貪污受賄的大量資產轉移國外,一旦勢頭不對就抽身外逃,已成為中國必須解決的一個涉及民心向背的重大問題。
要遏制貪官外逃的趨勢,關鍵還在於把權力關進籠子,不僅接受人民和輿論的監督,更要接受法律法規的有效約束。完善和健全貪官外逃預警機制。
今年3月中國表示在強化反腐措施的同時,將加大力度抓捕逃往海外的貪官,沒收其非法資產,並禁止嫌犯出境。
英國路透社8月11日援引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的話說,美國已成為“中國逃犯逍遙法外的頭號目的地。”但來自公安部的數據表明,過去10年來,僅有兩人被抓捕回國並受審
外逃貪官究竟一共帶走中國多少腐敗資產 | Anue鉅亨 - 時事 https://bit.ly/3iOW0lf
------------------------------

中國上萬貪官外逃 捲款萬億
更新 2012-09-09 8:15 PM 人氣 33標籤: 外逃, 貪官
【大紀元2012年09月09日訊】(新紀元週刊291期,記者王淨文報導)貪官一般事先做好萬全的出逃準備,然後一撈再撈,直到聽聞紀檢部門的調查風聲,即刻以合法身份從容登機,被戲稱為「合法輸出的一種中國土特產品」。據1988年至2002年的15年間的舊資料,平均一名貪官捲走1億人民幣外逃。
中國究竟有多少貪官外逃?捲走了多少貪腐資產?2011年中國人民銀行一份關於「腐敗資產外逃」的研究報告曾引起不小震動。報告引述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調研資料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16,000至18,000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最高法院前院長肖揚在其2009年出版的《反貪報告》中曾引用有關部門的統計稱,1988年至2002年的15年間,外逃金額共1,913.57億美元,年均127.57億美元。按照當時的匯率,外逃資金超過了1.5萬億(兆)元人民幣。一直關注反腐的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的研究顯示,外逃官員保守估計仍有上萬名,攜帶金額約1萬億(兆)元,也就是平均每人1億人民幣。
貪官外逃後,官方對他們的抓捕也很不得力。比如2003年4月20日,原溫州市副市長、時任浙江省建設廳副廳長的楊秀珠,攜女兒女婿及外孫從上海機場途經新加坡出逃美國,她貪污了2億多人民幣。有報導稱,楊秀珠已在2005年5月31日於荷蘭落網,但消息出現幾小時後便被刪除。2011年荷蘭媒體驚嘆,六年過去了,到底楊秀珠是身在荷蘭,還是已被引渡回國,怎麼中外媒體都找不到答案呢?
2003年4月20日貪污兩億多人民幣外逃美國的中共官員楊秀珠,在2005年於荷蘭落網,但是否被引渡回國則成謎。圖為楊秀珠2001年以溫州副市長身份參加某會議。(新紀元資料室)
在大陸不成為貪官到底有多難?
貪污在大陸官場已成常態,甚至是必然。承諾「不偷懶、不貪錢、不貪色、不整人」並聲稱已完全做到的湖南祁東縣縣長雷高飛,一夜之間成新聞人物。然而,這位高調述廉的縣長近日接受媒體採訪時卻表示:「抵禦誘惑非常艱難,官員也是人。」
貪官常說的話是:「我不貪,別人會罵我是異類。別人接受好處,我不接受好處,得罪兄弟感情,同時會讓更多的人疑心,是否你會去告密。」在這樣的氛圍中,想保持清廉,不是想不想的事情,而是敢不敢的事情。還有人說:「貪官人緣好,人人都想保;清官自管清,個個都不親。」
2009年,中央紀委一位幹部曾主動向大陸媒體透露,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因涉嫌嚴重違紀而被「雙規」後,廣東因害怕被牽連的黨政軍官員不計其數,在風聲鶴唳之下,外逃高官多達150個家庭。其中退休的省級幹部六人,廳級幹部多達70人,這些人潛逃帶走了高達上百億的資產。由於事發突然,他們在國內囤積的房產幾乎都沒有來得及變賣,截至2009年5月底,中紀委查封的「無主」(已經潛逃)的房地產僅僅廣州一地就高達1,800多套,散佈在碧桂園等上百萬的豪華別墅就多達160套。
前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2009年被雙規後,恐慌被調查而外逃的廣東黨政軍高官多達150個家庭,捲走高達上百億的資產。(Getty Images)
這只是說那些潛逃官員留下來的貪腐房產,不包括被雙規和正式逮捕的,那更是一個天文數字。這位中紀委高級官員說,由於這種查封和沒收的貪官房產數量巨大,處置作價可以由反腐辦案官員隨心所欲,於是出現了「大貪辦小貪,一貪連一貪」的事情,這讓他很絕望,他希望透過披露的消息,能提醒那些專門懲治貪官的貪官們,懸崖勒馬。不過,法律都管不了的,他這幾句勸告就能管用嗎?
中共貪官潛逃的程序和去向
一般大陸貪官有三個去向:一、泰國、緬甸、蒙古、馬來西亞、俄羅斯等。二、非洲、拉美、東歐法制不太健全的小國。三、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荷蘭等。前兩者是涉案金額相對小、身份級別相對低的出逃官員的首選,但風險也較大。所以這些地方往往只是貪官出逃的跳板。對於案值大、身份高的官員,主要是去西方發達國家,那裡講人權,把人的生命看得很珍貴,不允許經過他們之手遣送回中國的貪官被判處死刑,賴昌星就是這樣在加拿大滯留了十多年。而且美、加、澳是移民國家,只要夫妻中一方加入國籍,另一方就很容易定居下來。
每一個貪官的出逃除了那種東窗事發後,臨時決定的以外,都會經過一年左右的準備。大概的出逃步驟包括:家屬先行→轉移資產→準備護照→猛撈一筆→出國探親/考察→藏匿寓所→獲得身份。
家屬先行,一般是送子女出國留學,這相對簡單而且有必要,否則一家人誰都不會外語,在國外生活也有困難。送孩子出國留學,自然有人會送上學費和路費,然後妻子出國探親,有的是去陪讀,有的是工作關係,有的甚至是和丈夫假離婚。接下來就是轉移資金涉貪腐問題的「裸官」需要將聚斂的巨額資金轉移到境外,有的是匯給已經在境外的家人,有的是通過海外開辦公司,有的是通過地下錢莊,有的是隨身攜帶。地下錢莊是主要方式。
如何獲得護照呢?與偷渡客不同,貪官普遍用的是真護照。在中國許多地區,花上3、5萬元人民幣,向一名派出所所長行賄,就可以另辦一個正式的身份證,有了身份證就可以辦理護照。近年吉林、湖南等地已爆出數起公安機關參與盜賣護照的醜聞。
接下來就是安排探親或商務考察的機會,去探探路,一則經歷一下辦理簽證的過程,並選擇日後逃到什麼地方比較舒服,一般這時貪官們會爭取多次往返的外國簽證,一旦東窗事發,可隨時出逃。
關於出逃時間,貪官們總想多撈點,一撈再撈,都是聽到紀檢部門要調查他的風聲了,才咬牙決定出逃。由於前面準備工作做得好,他們大多以合法身份從容地登上飛機,從來沒有悶死在貨車或淹死在太平洋之類的消息傳出,以至於海外媒體戲稱他們為「合法輸出的一種中國土特產品」。
很多時候貪官出逃並不只是為了「自己」,或為了家人,更多時候還要保護更多的利益相關者,包括更高級別的領導,因為貪腐很多時候是一條鏈,他不走,大家都麻煩,所以暗中互相幫忙出逃的人很多。在一些西方國家甚至已經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貪官一條街」、「貪官二奶村」和「貪官子女村」。
比如賴昌星這個走私「大王」,之所以能成功外逃,與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通風,以及原福建省公安廳副廳長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長莊如順的「鼎力幫助」密不可分。1999年8月11日至12日,莊如順在得知公安機關正在緝捕賴的情況後,四次給賴昌星打電話,敦促其出逃。出逃的和還沒逃的,他們早就是一條線上的螞蚱了。
裸官118萬 平均每市縣逾50人
2010年兩會上,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著名反腐專家、中央黨校教授林哲披露說:「從媒體曝光的情況看,從1995年到2005年,我們現在有118萬官員配偶和子女在國外定居。對這些官員,他們應該及時向組織彙報,其配偶和子女到國外去定居留學,費用從何而來,是誰提供資助的?」118萬意味著每個省平均有近四萬個裸官,全中國2,000多個市縣平均每個市縣也有50多人。
這個數據是非常驚人的。儘管中共組織部在某些地區提出「裸官不能當一把手」的紙面規定外,實際執行中根本沒有落實。一個連官員自身財產都不能公佈的國家,怎麼能要求官員彙報其家人出行變動呢?
而且,中共還一直隱瞞貪官的出逃。原雲南省委書記高嚴,早在2002年已外逃,但官方一直捂著不允證實,直到八年後的2010年,新華網才在一篇文章中提到:高嚴,1995年6月任雲南省委書記。任職不久就與雲南省電視臺的一位美女主持人倒在了雙人床上,1998年高嚴擔任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正部級),高一度藏身在美國洛杉磯的一個小鎮。
原河南省安陽市委副書記李衛民在人間蒸發達三個月後,河南省高檢才以「涉嫌受賄罪」對其立案。對李衛民的失蹤,安陽市主要領導還有一句經典回應:「他去看病了」。這次政治局高官逃往美國未遂案的真相,人們可能要等到中共倒臺那一天才能真正知曉。
沉船前老鼠先棄船而逃了
如今中共的統治已危在旦夕,不說百姓們起來造反,就連其內部官員也在用腳投票,拋棄中共,逃出中國。據統計,2012年一季度,中國對外國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達到160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幅上漲了驚人的95%。外匯資本項目順差約為50億美元,是中國近15年來的最低水平。
2011年底,《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胡潤《2011中國私人財富管理白皮書》等,相繼報導中國資金外流嚴重,出現了富人攜資外逃的現象。據知情人透露,一方面是因為中國富豪們沒有安全感,而且大陸投資機會減少,人們對未來中國經濟持悲觀態度,加上有人擔心18大後政治動亂,於是出現資金大量外流現象。
在資金外流的同時,大陸也出現了新的移民潮,其中投資移民比例驟增。福布斯資料顯示,2010年中國高淨值人士(私人可投資產超過1,000萬元)達到38.3萬人,超高淨值人士(私人可投資資產超過1億元)已達到128人。在這些人中,60%表示已完成或正在考慮投資移民。很多大陸富豪認為,獲得外國護照就像上保險一樣,他們需要這樣的保險,否則,災禍臨頭無處可逃。◇中國上萬貪官外逃 捲款萬億 | 大紀元 https://bit.ly/3oRBxQI
---------------------------------
這份由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完成的“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報告,日前獲得中國金融學會獎項而正式在人民銀行網站公佈內容。報告引述社會科學院的資料指出,由九十年代中期以來,黨政幹部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數達到一萬六千至一萬八千人,攜帶款項高達8000億人民幣。報告還公布一份腐敗分子轉移資金的”重點地區”名單,包括東南亞、美加等國家、以及和大陸無引渡協議的小國等18個地區,但在”主要中轉地區”方面,就只有香港和澳門兩個地區。
報告亦列舉了大陸腐敗分子多種轉移資產到境外的方式,包括利用行李收藏或委託地下錢莊進行現金走私、透過地下錢莊匯款到境外,由當地有合法身份的親友轉移資金、將企業資產轉移到離岸金融中心,以“高進低出”的方法,掏空在大陸的企業資產、又或直接投資海外和利用信用卡在境外大量消費及提取現金。
報告指深圳和珠海的海關是現金走私的主要渠道,腐敗分子通過地下錢莊等代理機構,聘請專業水客,以“螞蟻搬家”的方法直接走私現金出境。
報告透露,腐敗分子通常會選擇在開曼群島等“避稅天堂”成立空殼公司,轉移大陸資產後再以破產等方法毀滅證據。而相當多的外逃人士通過香港中轉,利用“落地簽證”的便利,再逃到其他國家。
報告舉出其中經典案例涉及香港的公司和人員,中國銀行廣東省開平支行前行長余振東,在01年前用了八年時間,透過在香港開設公司轉移資金,挪用10億元的公款。而在香港上市的創維數碼原董事會主席黃宏生,以給員工佣金為名,多次將4000多萬港元轉到自己和親屬的戶口,最後因串謀盜竊及詐騙在香港判監六年。
北京一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軍接受本台訪問時說,大陸貪官通過非法行為獲得不義之財,他們覺得在大陸生活會不安全,所以千方百計要逃去發達國家。
仲大軍:中國這些年在改造發展中,在政治方面收效好像不大,一邊發展,一邊貪腐也在發展。現在是經濟全球化時代,是一個資本、資金自由流動的時代,一方面要搞全球化,另一方面貪污腐敗愈演愈烈,這個問題是一個衝突矛盾。
仲大軍認為,由源頭處理問題,比在港澳作出措拖去打擊或堵截貪官將資產轉移,較為高明,不過他表示,杜絕貪腐的方法必須從多方面考量。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教授崔大偉對本台說,大陸企業很多時都將錢轉到海外投資,有人將錢透過香港轉去海外,經一段時間,再轉回來香港甚至大陸投資,這些資金已經“洗乾淨”,其實責任主要不在香港。他說,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資金進出容易,所以不易監管。
崔大偉:從我的理解,是很難知道甚麼錢是公司的、甚麼錢是私人的、甚麼錢是腐敗,因為現在很多大陸公司通過香港口岸到國外投資,現在中國的對外投資也很大,所以怎樣知道這些錢是用於甚麼方面。
崔大偉表示,要打擊大陸黑錢經港流向境外,中港雙方的有關部門必須加強合作、交換資料,才有機會作出堵塞措施。
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和保安局的發言人,就報告回應表示,已經就不法分子“洗錢”問題修訂法例,在配合國際標準之下,不會影響現行的商業資金轉移,亦不會限制香港財經市場的發展。修訂草案加強金融管理局、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保險業監理處,以至海關權力,對資金進出情況作出更有效監察。發言人說,有關草案現正在立法會審議階段,希望可以在明年4月實施。央行報告指港澳是大陸貪官洗黑錢中心 — RFA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https://bit.ly/2X3JM0s
-------------------------------
官員攜8千億外逃報告 中共恐慌急消聲
更新 2011-06-18 9:13 PM 人氣 9標籤: 貪汙腐敗 Facebook Twitter Line 複製鏈接 Print【字號】 大  中  小正體 简体
【大紀元2011年0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穆清綜合報導)中國央行6月14日發佈的中共貪官在2008年前攜帶8000億人民幣資產外逃的報告,引發中外媒體的熱議和網絡間的大量轉載,引發中共當局恐慌。這份延遲三年的精簡版報告發表三天後即在網上消失,該報告作者也在媒體上就報告存在的錯誤向公眾表達「歉意」。
6月14日中國央行發表了一份被中國金融學會評為全國優秀金融調研報告,該報告披露中國貪官在2008年前的近15年的時間內,將多達8千億人民幣轉移至國外的方式。德國之聲消息稱,如今,想看到這份名為《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的完整版研究報告大概不容易了。網路上也許可找到該篇論文的PDF文件,但這篇由央行網站刊發的報告已被該網站「拿下」。
《紐約時報》6月17日發表的記者伊安‧約翰遜的評論稱:「有關貪官的媒體報導風暴讓正在準備慶祝7月1日成立90週年的中國共產黨難堪。」
8千億太少?
這份被中共當局消聲的報告分析說,90年代中期以來,國家外逃黨政官員、企業高官的失蹤人員在16,000到18,000人左右。儘管中共當局已出台了大量反腐敗措施,但中共官員的收受賄賂行為仍十分普遍。
該報告指出,中國官員因經濟犯罪外逃始於上世紀80年代末。近年來外逃的腐敗分子及其轉移至境外的資金究竟有多少,至今還沒有一組公認的數字,只能根據各方報導勾畫出大體狀況。
此前媒體報導,中共外逃官員包括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貪官所攜帶的款項,主要來自土地開發、稅收、城建工程經費、金融機構「貸款」、截留的政府開支、大型國家建設項目資金等。
網友認為中共歷來有意遮掩壓低自己的醜聞,這個3年前就已經完成的報告公佈的8千億數字太低,「3年前的調查報告,現在才公佈精簡版,現在8,000後面要加2個0了。」
6月17日,中共官方新華網刊登文章《「逾萬名貪官攜8000億外逃」報導被指嚴重失實》的文章,稱該報告中,有关外逃贪官、金额的数据严重失实。
中共高官兒孫輩多有美國公民身份
不久前,一條關於中國部級以上官員兒子及孫子輩大多擁有美國公民身份的消息在微博被快速轉發,但隨即遭到刪除;官員後代及名人多擁有綠卡或國外護照問題再引關注。
在新浪微博這條消息的內容是:「美國政府統計,中國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4.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份達到91%或以上。」。
不少網友認為,中國高官紛紛將後代轉移到國外,是為了更好的轉移灰色收入。此前就有消息指出,中國很多高官的家人都在中國大型企業、公司任職,而中國的大多數億萬富翁都是高官的家人。中國的高官不僅讓後代們持有「雙國籍」,將官二代派到國外「鍍金」,還利用權力,讓他們在國內大肆吸金。
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曾在《中國大陸財產過億富豪91%是高幹子弟》一文中表示:截至2008年3月底,內地私人擁有財產(不包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5,000萬以上的有27,310人,超過1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過1 億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幹子女,他們擁有資產20,450餘億元。考證這些高幹子女的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權力下的非法所得和合法外衣下的非法所得。
潛逃者最愛美國
調查中還發現,高級別的腐敗官員攜巨款逃往工業國家的現象較為常見,如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而級別相對較低的在逃官員中,通常是逃往較周邊國家,如俄羅斯或泰國。其中,香港成為內地腐敗官員洗錢外逃的「主要中轉地區」。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中國的統治者說腐敗幹部是中國最大的敵人。現在,根據本週受到媒體廣泛關注的這份報告,中共當局說這個敵人住在海外,尤其是美國。
儘管中國對美國債券的胃口越來越引人注目,但中美在跨境洗錢問題上的對話已經成了兩國經濟關係的重要部分。比如5月舉行最新一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後,美國說中國已同意加強對洗錢的控制。
中國央行在這份報告中說計劃與外國政府合作,堵住讓腐敗分子攜公款外逃的漏洞。
美國使館拒絕就報告中稱美國是外逃官員首選目的地這一說法置評。這份報告也沒有解釋為何這些人似乎偏愛美國的現象,但中美之間缺乏引渡協議應該是其中一個因素。
香港《明報》在有關文章中寫道,除香港外,外逃名單中還包括澳門,「通常,內地走私人員利用海外投資、現金走私、境外走私等8種途徑,將資產轉移至港。」一些無法直接到達西方國家的貪官,先是藏匿在非洲、拉美或東歐的某個國家,然後繼續等待時機。一些人甚至將大批現金放在隨身行李中逃過邊防檢查。
作者「道歉」
這份由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檢測中心提交的報告一度被列為中國金融學會第九屆全國優秀金融論文及調研報告,擬選獲獎的一等獎論文。但日前,評審委員會在互聯網上卻以報告有誤為由刊登了一份聲明。聲明中承認,網民對報告中的貪官數字和攜款金額存在的質疑「屬實」。同時,作者也對公眾表達了「歉意」。
中國反腐調查報告缺乏公信力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認為,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是,「目前,中國的學術界最缺乏的就是自由自主的獨立精神,所以很難做出獨立客觀的研究,也許這份研究結果是科學公正的,但有時也會受到權力部門的干預。」
胡星斗教授認為,解除腐敗帶來的社會隱患,首先要把調查腐敗的權力下放,他說:「中國目前流出的反腐調查報告都缺乏公信力。因為這樣的調查報告根本不應該由國家權力機構予以調查。」
他表示,中國是一個制度性的貪汙,所以出現貪官外逃很大程度上是一個體制性的原因。只有從制度上入手才能起到遏止的效果。
外界分析,北京當局年年反腐敗,但是腐敗問題越來越嚴重。如果不從制度上下手,不能建立獨立的司法制度,沒有強大的非中共官方媒體監督,不會取得任何效果
官員攜8千億外逃報告 中共恐慌急消聲 | 貪汙腐敗 | 大紀元 https://bit.ly/3lwmD0c
--------------------
中央社引述中國人民銀行主管的中國金融學會網站發表聲明說,央行網站的一份報告中,有關外逃貪官和攜款的數字"嚴重失實",撰文者已公開致歉並鄭重聲明,要求媒體及大眾不要採信。
中國央行反洗錢中心日前提出報告,1990年代中期以來,中國黨政幹部及駐外中資機構的外逃和失蹤人員約1.6萬至1.8萬人,攜走款項金額達人民幣8000億元。
這份題為《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報告,引用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調查研究資料,報告指香港已成為大陸腐敗分子向海外轉移資產的途經路線。
不過,中國金融學會日前發表聲明說,該數據來源於網上未經確認的不實消息。
聲明說,近日,有媒體將該文引用的錯誤數據摘編為新聞刊發,並被多家媒體引用轉載,以訛傳訛,造成嚴重負面影響。報告的作者做出道歉,並希望媒體及公眾勿要採信。
報道並引述BBC的消息,中國大陸事務觀察人士認為,官員外逃人數及攜款數額,遠高於官方公開披露的數字
中國外逃貪官數據嚴重失實 https://bit.ly/3Fwoj1H
------------------------------
人民網北京10月28日電 中國今年發起了聲勢浩大的全球追逃追贓的“獵狐行動”,加緊海外追緝外逃貪官的步伐。有媒體分析,高層試圖震懾那些“貪飽就跑,一跑就了”的貪官:海外不再是避風港。
  “已經有相當一批嫌疑人的動向被掌握,犯罪嫌疑人落地海外就告平安的妄想已經難以實現。”據有關人士披露,目前有關部門不斷加大外逃嫌疑人的信息完善程度。隨著一系列海外追逃行動的相繼展開,中國外逃貪官的現狀再次成為焦點。
  外逃貪官數量:
  官方數據尚無定論 近五年抓獲近7000人
  貪官外逃長期以來一直是敏感話題,究竟有多少外逃貪官,官方語焉不詳,而民間和學術界則多有議論,版本眾多。盡管現階段各版本給出的數據存在差異,但外逃貪官數量介於4000到18000人之間。
  中國貪官與國企職務犯罪嫌疑人外逃始於上世紀80年代末。據媒體梳理發現,中國官方公開資料最早有記載的“外逃官員”,是上世紀80年代中國進出口公司武漢分公司保成路商場原經理陳新國。官方正式使用“策劃攜款潛逃”詞匯,最早是在最高檢察院1991年的工作報告中。
  1996年6月,號稱“距中南海最近的企業家”、武漢長江動力集團公司董事長於志安外逃,此事轟動一時。此后,貪官攜大量資金外逃現象進入公眾視野,但一直未有系統性研究結論出現,輿論亦波瀾不驚。
  直至2003年,中國外逃貪官數據方在學術界和民間出現。《半月談》當年6月上半月刊統計稱,中國至少有4000名貪官攜款50億美元外逃。
  2004年,中國商務部研究院的研究報告《離岸金融中心成為中國資本外逃“中轉站”》中給出的數據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外逃貪官數量約為4000人,攜走資金約500億美元,人均卷走1億元人民幣”。此后,媒體大多引用此數據。然而,該數據六年后突然被否定,直到2011年卻又再度被大量引用。
  2008年6月,央行在題為《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的課題報告中,援引社科院的一份調研資料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1.6萬至1.8萬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相較於商務部之前發布的數據,外逃貪官數量翻了4倍多,攜款金額則翻了一倍。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在2013年10月曾披露,2008年至2013年五年間,共抓獲外逃貪污賄賂犯罪嫌疑人6694名。這是官方首次給出的外逃貪官被抓獲的數據。
  然而,中國到底有多少外逃貪官,目前依然沒有官方權威數據。從官方和學術機構發布情況看來,外逃貪官數量呈現不斷增加態勢。
  中紀委此前通報,僅2013年中秋和“十一”兩個假期,出境的公職人員中有 1100人沒有按時返回,其中714人確定為外逃。今年2月,中國社科院發布的法治藍皮書做出預警性判斷,認為2014年腐敗公職人員外逃現象可能還將加劇,特別是前期已經有關系人和資金在境外的公職人員,外逃機會增大。
  貪腐主要領域:
  外逃貪官握有實權 級別呈現從高向低走勢
  在外逃貪腐官員中,央行發布的報告建議加強對重點地區、敏感行業、特定人群和特定消費方式的監測。其中,特別提到的敏感行業包括金融業、壟斷性國有企業、交通、土地管理、建筑等行業、稅收、貿易、投資部門等。
  據媒體梳理報道,從1992年至2014年的22年間,公開報道的外逃人員共有51人。其中,21人為政府部門各級官員,佔總人數的約一半。還有19人為國企負責人,11人曾在銀行等金融機構任職,其余多為企業負責人。
  21名外逃政府官員中,多數是地方或部門的“一二把手”。如廈門市原副市長藍甫、貴州省交通廳原副廳長盧萬裡、深圳市南山區政協原主席溫玲等。
  19名國企負責人中,比較著名的外逃者均為“一把手”,如昆明卷煙廠原廠長陳傳柏、上海康泰國際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錢宏、河南服裝進出口公司原總經理董明玉、黑龍江省石油公司原總經理劉佐卿等。
  11名金融機構外逃人員中,比較著名的是中國銀行開平支行三任行長許超凡、余振東、許國俊。此外,銀行機構中出納、會計等基層人員外逃的就有4人。如建行東莞分行金庫原保管員林進財、北京市房山區河北信用分社原會計楊彥軍等。
  在外逃人員中,多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利用職權為他人牟利,還有部分外逃人員涉嫌暗地轉移財產、逃稅、洗錢等罪名。涉及資金比較巨大的,多為國企負責人和金融行業者。外逃企業負責人中,多數涉及罪名是涉嫌利用職權牟利,騙購國家巨額外匯,走私普通貨物、逃稅,合同詐騙等。
  相對於高級官員,地方基層干部出入境管控相對寬鬆。從2008年至2014年,外逃官員的級別呈現從高向低發展的走勢。此外,外逃官員所在的部門也由“熱”向“冷”變化。
  中山大學的一項調研發現,隨著公眾對公共服務需求的增加,公共衛生、園林綠化、環保等部門也變成了“熱衙門”,可以支配大量的資源和資金,為滋生腐敗提供了溫床。研究人員指出,近兩年養老金、保障房、三農資金管理等與民生相關的政府部門官員外逃數量呈上升態勢。
  外逃選擇去向:
  美加澳成為首選藏匿地 加拿大成“貪官樂園”
  盡管關於外逃貪官的數量還沒有形成權威數據,但是對於外逃貪官的去向,中外媒體都一致認為,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是排名最靠前的幾個藏匿地,這些地區甚至已經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貪官一條街”和“腐敗子女村”。有分析稱,這三國是傳統移民國家,生活質量以及教育水平等均有很大吸引力。另一方面,我國與這些國家在司法合作方面還存在許多不足。
  日前,中國公安部和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已制定一份在澳中國經濟逃犯名單,這份優先級名單採集於一份“不少於100人”的更廣泛名單。澳大利亞“商業觀察家”網站日前刊文稱,在中國59個公開備案的“裸官”外逃案件中,有7名“裸官”身在澳大利亞。
  除此之外,美國、加拿大也和澳大利亞一起,同被列為貪官外逃的首選地。英國路透社8月援引《中國日報》消息,稱《中國說有150多名“經濟逃犯”在美國逍遙法外》。文中提到,中國媒體援引公安部高級官員的話報道說,目前有150多名中國經濟逃犯正在美國逍遙法外,其中許多是貪官或涉嫌貪腐人員。據報道,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了該數據,他還表示,美國已成為“中國逃犯逍遙法外的頭號目的地”。
  另一個貪官多選的目的國是加拿大。《華爾街日報》稱,很多中國人將加拿大視作“貪官樂園”,不管是合法還是非法,中國人喜歡把財產存放在加拿大,有時甚至帶著一箱箱的現金來到加拿大。根據加出入境管理局的文件,從2011年4月到2012年6月,多倫多和溫哥華機場查獲來自中國人的1300萬美元未申報現金。
  不過,美國彭博新聞社認為,不少貪官其實是“能去哪就去哪”,有時迫於無奈或為了隱蔽,會選擇一些“冷門國家”或地區。“獵狐2014”涉及的國家就包括柬埔寨、烏干達、尼日利亞、斐濟等,此前還有在加蓬、肯尼亞、塔希提等國家和地區發現中國外逃貪官的消息。據了解,9月底啟動的專項行動以香港為頭號目標,緊隨其后的是北美、歐洲、澳大利亞、新加坡和其他東南亞國家和地區。外逃貪官路徑隱現:首選三大藏匿地--時政--人民網 https://bit.ly/2YCxcWS
----------------------------------
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
(參評精簡本)
二○○八年六月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日前公佈的一份報告披露,中國腐敗分子通常利用現金走私、經常專案下的交易、對外投資以及信用卡工具等八種途徑向境外轉移資產,上述報告並稱這已對中國金融穩定造成了影響。
分析認為,目前貪官外逃形勢仍堪憂,建議銀行與紀檢監察系統合作,共同減少腐敗外
逃。 八種管道轉移資產
這份課題報告名為《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報告顯示的完成時間為2008年6月。
今年6月13日,央行在對一項全國優秀金融論文評比進行公示時披露了上述報告。
報告披露,中國腐敗分子主要通過八種途徑向境外轉移資產,包括用現金走私來轉移,替代性匯款體系在中國主要表現為以非法買賣外匯、跨境匯兌為主要業務的地下錢莊,利用經常專案下的交易形式向境外轉移資產,利用投資形式向境外轉移資產,利用信用卡工具向境外轉移資產,利用離岸金融中心向境外轉移
資產, 海外直接收受,通過在境外的特定關係人轉移資金等八種形式。
報告指出,「近年破獲的貪腐大案顯示,通過在海外的特定關係人轉移資金成為貪污腐敗分子轉移資金的新
趨勢。 "
清華大學廉政與社會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市紀檢監察學會副會長任建明總結近年辦案經驗指出,目前貪官外逃形勢仍堪憂,其中攜帶資金外逃是近年來外逃的主要方式。 常年研究反腐問題的中共中央黨校政法部教授林喆認為,近年來持續加大反腐力度,導致貪官倉皇出逃較多,此前來不及轉移資產。
根據報告解釋,「現金走私來轉移」主要是通過腐敗分子本人夾帶在行李中直接攜帶出境,這種方式較為簡單,費用低,但同時可走私的數額較為有限,風險也比較
大。 其二,腐敗分子通過某些代理機構(主要是地下錢莊)利用一些專門跑腿的"水客"以"螞蟻搬家"、少量多次的方式在邊境口岸(主要是深圳與香港、珠海與澳門海關)來回走私現金,偷運過境後再以貨幣兌換點名義存入銀行戶頭。 這種方式雖然比較麻煩而且還要交給地下錢莊一定的費用,但風險較小,很難追查。 外逃地集中於北美、澳大利亞、東南亞
報告顯示,犯罪嫌疑人潛逃境外的目的地主要集中於北美、澳大利亞、東南亞地區。
報告說,涉案金額相對小、身份級別相對低的,大多就近逃到我國周邊國家,如泰國、緬甸、馬來西亞、蒙古、俄羅斯等;案值大、身份高的腐敗分子大多逃往西方發達國家,如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荷蘭等;一些無法得到直接去西方國家證件的,先龜縮在非洲、拉美、東歐的小國,伺
機過渡 ;有相當多的外逃者通過香港中轉,利用香港世界航空中心的區位以及港人前往原英聯邦所屬國家可以實行"落地簽證"的便利,再逃到其他國家。
報告援引社科院的一份調研資料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16000至18000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
元人民幣。 信用卡境外消費成新手段
報告指出,由於目前我國對一些經常項下的個人支付沒有嚴格的外匯管制或限制,我國腐敗分子或其特定關係人常常通過在境外使用信用卡大額消費或提現來實現資金向境外轉移。
因此,報告建議,人民銀行在監測思路上以「獲取非法資產」和「向境外轉移資產」階段為監測
重點。 其中,人民銀行所屬中國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主要通過對大額、可疑資金交易數據進行分析,為國家執法機構提供可疑線索。
報告同時建議,相關部門應建立合作安排或工作機制實現信息共用,建立反腐敗機構互派特派員制度,海關建立反洗錢相關數據查詢、通報機制,建立與國外情報機構的交流等方式,完成反洗錢監測
任務。中國研究服務中心 https://bit.ly/30445fd
----------------------------
報告:香港是內地貪官洗錢外逃中轉地
2011年6月15日
莉雅
香港維多利亞港灣
香港維多利亞港灣
分享
 打印
中國央行的一份研究報告披露,中國的貪官通過各種方式向境外轉移的資產,大部分難以發現或無法追繳,造成國民財富的巨大損失,而香港則是這些貪官洗錢外逃的主要中轉地。有關專家呼籲中國大陸和香港加強在反洗錢方面的合作。
*外逃資本不計其數*
由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課題組撰寫的研究報告表示,近年來外逃的腐敗分子及其轉移至境外的資金究竟有多少,至今沒有一個公認的數字。不過報告援引中國社科院的研究資料說,從19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的數目達到1.6萬至1.8萬,攜帶的款項高達8千億元人民幣。
這份在2008年6月完成的《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的報告指出,資本外逃不僅帶來政治上的危害,而且會造成社會財富流失、加劇金融風險等經濟方面的危害。
*報告披露貪官轉移資本的途徑*
報告通過調研詳細披露了貪官向境外轉移資產的八種途徑,包括通過現金走私、利用替代性匯款體系、經常項目下的交易形式、投資、信用卡工具、離岸金融中心、境外直接收受以及通過在境外的特定關係人轉移資金。
報告公佈了一份腐敗分子轉移資金的“重點關注地區”名單,其中包括東南亞各國、美國和加拿大等發達國家,以及與中國沒有引渡協議的一些小國。而在“主要中轉地區”一欄中,只列出香港和澳門。報告中所提及的多個典型案例都涉及在香港的公司和人員。
*反洗錢專家:不感意外*
對於這種情況,香港大學法律學系比較法和公共法中心主任楊艾文(Simon Young)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我對這個發現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香港不可避免的會成為洗錢中心。這不是因為香港沒有足夠的阻止洗錢的工具,而是由它的金融中心地位的性質決定的。”
楊艾文說,鑒於香港與大陸之間的距離以及通過金融體系進行的商業交易額,很難分辨哪一個資本流動是合法的,哪一個是非法的,因此阻止資本外逃是比較困難的。他認為,很重要的是發現出現資本外逃後如何追回這些被竊取的財產。而要做到這一點,中國必須加強與這些資本外逃目的地的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合作,共同打擊洗錢活動。
*楊艾文:北京和香港需加強合作*
兼任香港執業律師的這位法律學者表示,北京尤其需要加強同香港的合作。
他說:“理想的情況是,中央政府與香港在追回財產的合作方面需要有一個協議。當中國政府起訴某個人或是沒收其財產時,中國法院的這個命令在香港也應該得到認可,香港法院應該以有效的方式執行這個命令。”
這位專家認為,香港在參與追回外逃資本方面如何發揮它的作用是一個值得重視的領域。
中國央行的這份報告也對如何防止資本外逃提出了一系列的工作建議。該報告日前獲得中國金融學會全國優秀金融調研報告一等獎並且在央行網站上予以公佈。
*外交部:美中合作成果多*
美國與中國政府1998年成立執法合作聯絡小組,在2000年簽訂刑事司法協助協定,並在之後的多次美中聯合聲明中表示會共同努力,打擊洗錢和其它犯罪活動。中國外交部官員上個月稱多年來兩國的執法合作取得了豐碩成果。報告:香港是內地貪官洗錢外逃中轉地 https://bit.ly/3Dum90B
習近平:只要是分裂祖國,數典忘祖,背叛自己國家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應該先懲治這個吧??!!!!
中國究竟有多少貪官外逃?捲走了多少貪腐資產?2011 年中國人民銀行一份關於「腐敗資產外逃」的研究報告曾引起不小震動。報告引述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調研資料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高層管理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1萬6000至1萬8000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2013年高調反腐的習近平僅上臺兩個月,便有大批中共官員攜鉅款外逃,據港媒爆料共提走238.9億美元等值外幣。目前,在中國,貪官們正掀起一場攜款、攜妻、攜子、攜二奶、三奶的大逃亡風潮,且愈演愈烈。。。。。資料來自新紀元
---------------------------

23b44364e6e643ea9967192219c6b2ef.pdf (mjib.gov.tw)

2021-10-11_170847

23b44364e6e643ea9967192219c6b2ef.pdf (mjib.gov.tw)


中國即將經歷的深刻變革!
今晚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研究了李光滿撰寫的文章,這篇發表在10月9日的長文,寫道:10月8日發生的四件事,具有標誌性的意義:深刻的變革!這位共同富裕的原始倡議者,這個時候端出四件大事,代表著中國下一個變革新方向。
如果拿10月8日的四件事,對照2018年12月1日這一天發生的三件事,都標示著新的變化轉折。2018年的這一天,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ASML賣給中芯國際的光刻機被大火燒毀,還有入選千人計劃的張首晟自殺,這三件事在同一天發生,也是美中角力的新起點,包括美國對華為的牽制,對半導體高階製程設備出口的限制,及中國在美國的技術獵取,都全面啟動,一直到最近孟晚舟才被釋放。
這次李光滿談到的四件事,一是非公有資本不得參與媒體編播事業,李光滿認為資本主義滲透了所有網路媒體,必須全面剷除,今後中國所有媒體都是國家管控。二是美團罰款34.42億人民幣,這是阿里被罰182.28億人民幣的進一步落實反壟斷政策,中國的互聯網不再允許任意擴張,也不再允許像阿里,美團像碾死螞蟻般,碾死大批底層實體店。
三是聯想的科創板上市被叫停,他說聯想在中國,美國,新加坡都有總部,聯想自己說是根植於中國的全球化企業,這是不可以的!他說資本市場不能成為資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中國股市不再是螞蟻及聯想的提款機,打擊資本市場的大資本操控是責無旁貸的任務。
四是羅昌平被拘捕,羅昌平在長津湖的評論暗指沙雕連而獲罪,他說中國社會絕不容許有人肆意污蔑革命先烈!李光滿說,我們要治理一切文化亂象,打擊大資本壟斷,平台通吃,及資本暴富的現象,引導中國脫虛向實⋯⋯看起來這場革命還會深化下去!基本上正在進行鎖國倒退30年亦在所不惜只為了維持牢牢掌握中共政權(2) Facebook https://bit.ly/3lPRSmU

245994630_4420377438049023_1019985936098380159_n244516277_4420378191382281_7313680645903079213_n245325730_4420378068048960_6476564189706418047_n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