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社會地位下層的族群,更需要社政支援、需要政府的支持與照顧。疫情嚴峻的非常時期,長年被忽視的勞工族群經歷大規模社會排除與獵巫,只會讓這些弱勢族群更邊緣。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謝佩穎攝。
從「酒店、舞廳」到「八大行業」全國停業 另類社會安全網崩潰? | 胡筠筠、吳俊志  /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cghvbm
2020年4月,一名酒店公關確診,轟動全國,以至於全台上下的「酒店、舞廳」被勒令停業。2021年5月,疫情突然爆發,一名客人與兩名茶室公關確診,全國「八大行業」也因此停業。
我們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去年只有酒店與舞廳被停業的時候,網友都說:「你們八大活該被停業。」今年八大行業都被停業的時候,網友還是說:「你們八大活該被停業。」但是到底在法律上,「八大」是什麼?
八大到底是哪八大?
許多人聽到酒店小姐、茶室小姐或其他從事情慾服務的工作者,首先想到的都是「噢!做八大的!」先不提輿論對於特種行業的污名,大家究竟知道什麼是「八大」行業嗎?
八大行業其實遍佈範圍非常廣,可能會根據縣市有別而有所不同,每個地區都有所謂的「特定行業」。舉台北為例,光是特定行業就有分《電子遊戲場管理自治條例》(湯姆熊、小鋼珠等)、《資訊休閒業管理自治條例》(網咖)、《台北市舞廳舞場酒家酒吧及特種咖啡茶室管理自治條例》(俗稱的八大行業自治條例)。其中「八大行業」分成舞廳(有舞伴)、舞場(無舞伴)、酒吧、酒家、夜店、三溫暖、特種茶室咖啡廳、視聽歌唱業(KTV、卡啦OK)。其中酒店、舞廳、特種茶室咖啡廳,才是所謂提供情慾服務的職種。而「情慾服務」更不全然是指性交易或其他親密互動,「情感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商品之一。
這三個職種的共同點,就是「有陪侍/舞伴」,以飲食、娛樂作為基礎,提供附加的侍酒/茶、陪飲或陪舞服務。這些地方以人的「陪伴」作為主要商品,建構、創造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每個個體的互動脈絡都是獨特的、單一的、客製的「情感支持」,擁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至於尚未除罪的性交易則是工作者自身選擇是否願意提供的項目,不一定每位工作者都有提供。這裡簡單做個整理:
1.酒店:指提供場所,供應酒、菜、或其他飲食物,並備有陪侍服務之營利事業。
2.舞廳:指提供場所,供應酒、菜、或其他飲食物,並備有陪侍服務之營利事業。
3.特種茶室咖啡廳:指提供場所,備有服務生陪侍,供應飲料之營利事業。
至於這次新聞報導所指的「八大行業」,停業其實多於10種,超過原先八大行業自治條例的範圍,包含網咖、電子遊樂場等眾多娛樂及休閒服務業這次都被算在內。
「八大那些都賺很多!」真的嗎?
大眾對於「陪侍」,也就是酒店、茶室、舞廳公關,普遍有一種薪水高、輕鬆賺的刻板印象,但其實不盡然如此。雖然各種形式的店家計薪方式都不一樣,有高有低,但許多陪侍公關的薪資是以「業績制」計算的,通常沒有一定底薪,被客人選中才會開始計薪,從一日淨賺500元到一天淨賺7,000元以上都有可能。換句話說,如果當天完全沒有生意,則整天上班就形同做白工了!
而那些達到高業績的公關也並非多數。儘管是其他部分以時薪計算的陪侍公關工作,也是落在每小時200~300元的範圍內。況且正職的陪侍公關因長年熬夜、飲酒、大量吸入二手菸影響身體機能,無法像一般工作那樣連續上工,大多做一休一,換句話說,每週能工作的日數其實有限,當然也不會像大家想的那樣「輕鬆賺翻」。
「業績制」的世界,就像你今天是一個銷售業務,你得對產品進行行銷、得挨家挨戶的去陌生開發,唯一的希望就是客戶看中你的商品或喜歡你的服務。但如果今天你跑遍了所有開發名單,但卻沒有一個人喜歡你的商品,那就等於白白花費了交通成本還有人力成本,卻無法獲得任何報酬。運氣在業務的世界裡很關鍵,陪侍公關也是一樣的。上班時穿的禮服、洋裝、高跟鞋、包包、髮妝、交通都是必須自己支出的必要成本,若是無法吸引到客人,最糟糕的狀況就是完全賠掉,零獲利。另一方面,陪侍公關又是一個工時不穩定的工作,大環境經濟好時,客人一多可能就會很好經營,但像近期疫情一來,怎樣努力經營還是很容易碰到天花板。
大眾對於「陪侍」,也就是酒店、茶室、舞廳公關,普遍有一種薪水高、輕鬆賺的刻板印象,但其實不盡然如此。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情慾服務業勞工的生存權與工作權
你或許會問,「如果這麼浮動,為什麼還是那麼多人願意入行?」的確,這樣的工作雖然很不穩定,但「可能性」卻比一般職業高很多。如果一般工作是踮著腳尖就可以摸到天花板,那陪侍公關可能是抬起頭往上看,天花板還有好一段距離,時機好一點的時間,還可能根本看不到天花板。因此很多人願意賭一把,如果這個工作對自己還算適合,努力一點就可以拿到不錯的報酬。
同時,入行門檻低、工時彈性、沒有嚴苛的制度壓力,也是吸引力之一。「即使今天的業績不好,明天我有可能努力一點就會賺好幾倍回來」,這樣有拚有希望的條件,很容易吸引某些遭逢人生困境的族群。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有個慘兮兮的人生境遇,不得已選擇這個工作。其中也有喜歡的、如魚得水的,但大部分集中在這裡的仍然是一些處於弱勢的族群,例如單親、沒有足夠學經歷、貧窮或破碎的原生家庭、精神疾患(無法適應嚴苛制度及穩定工時)、負擔債務(包含學貸)等,可能都是原因。因為這裡有努力可能就有機會,而這個機會除了有很大的機率可以解除困境外,還可以有餘裕安然度日。
所以,陪侍公關的工作成了一個另類安全網,在社會安全網之外,承接了被安全網遺漏下來的人們。畢竟,社政資源既嚴苛又繁瑣,當遇見燃眉之急時,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等待被救援。對一些有困難的從業者來說,雖然這個工作並沒有展望又常常見不得人,但至少暫時讓生活避開了危機。
疫情之下,失靈的安全網
2019年開始出現疫情消息,2020年疫情初次爆發,當時因客人數量銳減,陪侍公關的薪酬大不如前,沒多久又因為一名公關確診,全國停業,從業勞工一夕之間面臨了龐大的生計壓力。
因為臨時停業導致酒店無法正常作帳,公關無法準時請領薪資,長達一個半月的期間,不斷傳出有從業勞工因地下化執業發生被搶劫、白嫖、性侵的悲劇,除了地下化執業外,亦有傳出公關因其職業身分被房東掃地出門、流落街頭、甚至不堪壓力負荷自傷的災情。
當時還是工會籌備會的我們,不斷的在寫新聞稿、連署,呼籲「營業要防疫、停業要紓困」,請政府儘快催生復業條件及停業補償,但最後僅出現了申請手續繁瑣又針對廣大群眾的「無勞保」急難紓困。被停業者本身已處在相當艱難的處境,同時還得跟一般民眾一起擠破頭去請領不知道何時才會入帳的紓困金,使得從業勞工更加無助。
終於在一個半月後,中央宣布各縣市可以自行宣布有條件復業,酒店、舞廳成為了全台灣唯一有營業防疫規則及罰責的行業。其中最特別的一點是,無論是客人還是工作者,都需要手動掃描身分證上傳市府雲端,若沒有落實、違規三次,將會即刻勒令停業(此為台北市復業條件、各縣市有些微差異),一直到今年停業以前,都仍依照這項規定營業。
二度停業,是否違反比例原則?
2020第一次被停業的關鍵,在於「一名酒店公關」染疫。因情慾服務產業防疫困難,所以政府認為有停業的必要性。但真的有必要因為一位確診案例讓全國同性質行業同時停擺嗎?在沒有防疫規則下,停業可能真的有效抑制疫情擴散嗎?
行政行為必須遵守比例原則的限制,而所謂比例原則,簡單來說就是要求行政行為對人民的限制,必須有助於行政目的達成(適當性)、最小侵害手段(必要性),同時犧牲與公益間不得顯失均衡。我們回歸當時停業的決定,是否有助於防疫目的達成,其實是可議的。染疫風險相當的營業場所不只是酒店、舞廳,在針對酒店及舞廳停業的決策下,仍有其他同性質的營業場所在運作,僅針對酒店停業,可能宣誓作用大於實質防疫效果。
進一步在必要性的層面,恐怕貿然停業也不是損害最小的方式。畢竟復業後只要採用實名制措施,就是一個可以達到行政目的,同時也不會影響從業者生計的選項。最後,停業雖讓疫情不會在同行業別的場域擴散,但卻製造了極大的社安破口,甚至可能讓從業勞工轉往地下執業,使防疫更難監督。因為第一次停業對從業勞工工作權、生存權的侵害遠遠大於達成的防疫效益,比例自然就違背了「狹義性比例原則」,手段與目的間顯失均衡。
2021年第二次停業的關鍵,在於兩名公關與一位客人確診,並相繼在不同行業出現數個確診案例,因此停業範圍較2020年第一次停業更廣。固然,疫情嚴重下勒令數種行業停業有其適當性,同性質、風險相當的營業場所暫停營運,確實可能有助減害疫情擴散。但在必要性、狹義性原則層面來檢視,因疫情嚴重性擴散而停業固然有理,但在從業勞工工作權受損時,應提供相對應的補償機制,才能有效符合侵害最小的手段,並藉此降低對人民權利的侵害。即使我們真的認為停業有其必要,娛樂產業因為公共利益做出犧牲的同時,受到的損害也必須有一定補償,這不只是對人民權利侵害的補償,也是對從業者生存權應有的保障。
不過,無論是去年還是現在,主管機關決定停業很容易,但針對停業的補償機制,目前卻都不存在。
適當的管理大於直接排除
今年5月,不僅酒店、舞廳,停業的範圍擴大至所有娛樂休閒服務業,工作權受損的勞工不計其數。面臨看不到盡頭的停業期間,許多人基本生存的條件都受到影響。在這以外,更多的是沒有被主計處列入統計的勞動黑數,而他們的境況可能更加嚴苛。
無論疫情有無,情慾服務業的從業勞工現況,就是勞動條件不被保障的一群。在社會安全網不夠嚴實的情況下,有迫切財務困難的對象需要靠此謀生。有效並適切的管理、保障在此工作勞工的勞動權,有利無弊。原本在社會地位下層的族群,更需要社政支援、需要政府的支持與照顧。疫情嚴峻的非常時期,長年被忽視的勞工族群經歷大規模社會排除與獵巫,只會讓這些弱勢族群更邊緣。
我們期盼,政府能夠儘快釋出有效緩解困境的補償、紓困方案,同時研擬針對各產業的防疫規則,有效減少損害並維護從業者的生存條件。也希望在未來,政府可以更溫柔、理解的看待這群活在都市傳說裡的勞動族群,設定更健全的管理機制來守護這群勞工。
讓光照進暗處,影子就會少一些。
(作者胡筠筠為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理事長、吳俊志為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顧問律師。
從「酒店、舞廳」到「八大行業」全國停業 另類社會安全網崩潰? | 胡筠筠、吳俊志  /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cghvbm

2021-06-04_075854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