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宗載(?-?),原名林鬷言,字允坤,號亨萬,福建泉州府同安縣廈門塔頭人。明朝官員。
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己酉科舉人,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丙辰科進士,初授江西浮梁縣令。天啟初年,任兵科給事中,歷官戶、刑左右給事中,升戶科都給事中、太僕寺卿理太常寺事。崇禎元年八月,陞太常寺卿。二年三月疏請終飬,許之。優遊泉石間十餘年。其子林宜灼大量購併普陀寺寺田,持內歲入不足供香燈,住持了蘊欲棄寺而去。宜灼去世後,林宗載將其子所購寺租捐歸寺,崇禎十三年立有《田祖入寺記》。年七十卒,墓在二十二都倉里燈山。著有《觀海堂平平編》。
荷蘭文獻中的「Hambuan」
在荷蘭文獻中,屢屢提及華商Hambuan,目前臺灣史學界認定Hambuan即林宗載。
林宗載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ky4UmQ

2021-03-02_135649


華人甲必丹是葡萄牙及荷蘭在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的殖民地所推行的僑領制度,即是任命前來經商、謀生或定居的華僑領袖為僑民的首領,以協助殖民政府處理僑民事務,「甲必丹」即是荷蘭語「kapitein」的南方漢語音譯,本意為「首領」(與英語「captain」同源)/在17世紀,荷蘭殖民者佔領台灣後,設置甲必丹制度(kakita'an)實行原住民的番社自治,到了清末以後則改稱為「頭目」,沿用至今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福佬海商逐利到臺灣與三邑幫的興起
十七世紀的福佬海商(5)----翁佳音 - 西門觀雪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s://bit.ly/3uFWezz
在荷蘭人佔領臺灣之前,漳泉商人多往馬尼拉貿易,但一旦在臺灣建立據點,荷蘭人便致力於切斷澳門 — 馬尼 拉 — 墨西哥之間的航線。此外,由於墨西哥銀產量的減少,使得這個貿易線逐漸衰退。一六四○年葡萄牙與西班牙的不睦,更是造成這個以葡萄牙、西班牙為大仲介的貿易線雪上加霜。至此,十七世紀東西兩洋的貿易網絡,已產生若干的變化。在貿易網絡的變化過程中,荷蘭人的插手招徠漢商,也造成某些亞洲貿易港市的興替,例如一六一九年荷蘭在巴達維亞築城前後,吸引下港的華商到巴達維亞,下港因而走下坡。 
一六二四年荷蘭人佔領臺灣後,即號召在東西兩洋行番販的漢人海商到臺灣。先是在臺的第二年,即一六二五年,巴城當局曾經問當地的蘇鳴崗、Jancongh等人有無意思往臺灣發展,但諸人皆興趣缺缺。可是不久之後,巴城有些重要商人便陸續前來臺灣貿易、投資,以臺灣為新的東亞貿易據點,大展宏圖。從而臺灣諸商雲集,因此,至少在一六六○年代之前,漢商與漢人勞動人口在臺灣,在人數上都優於巴城。
從巴達維亞等地逐利來臺的漢商中,最有名的,首推蘇鳴崗,他於二九年就已有船隻航往臺灣貿易,三六年辭僑領職往臺灣,從事農業投資,不過事業似乎不順利,三九年三月回巴城。其次是Boijco(茂哥,陳基茂?),在荷蘭資料中,他也被稱為「海盜」,名列一六三三年欠公司債的人之一,他是公司通譯, 為巴達維亞重要華商林六哥之女婿或兒子,也是Jan Con的兄弟。一六三一年已住大員經商,而且與廣南、大泥等地方有通商活動。三九年公司規定在其土地上種植甘蔗等作物,是後來漢人社會的僑長。
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巴城漢人甲必丹的寡婦、回教徒商人Ingie Watting 。從現刊的資料中,可知她似乎再改嫁過,新任的丈夫三官(Sacoa)也是重要商人,後來返回廈另結新歡。之後,她在大員造屋居住下來,其子也在臺灣為公司所雇用。她自一六三一年一月起,已有獨資的船隻航行於臺灣中北部、日本與巴城之間,在臺南大員街上甚有財力。後來,因抵觸法令,臺灣當局令她盡售所有返回巴城。這位商界女強人原來丈夫Anachod Watting,係漢人或混血出身,以前就是Jaratan、 Japara地區漢人的頭人,與葡萄牙有生意上的往來,女兒也嫁給蘇鳴崗。
除了巴城商人外,中國沿海一帶的大小商人亦紛至沓來臺灣與荷蘭人進行交易,自不待言。不過,其中有一位最有名,迄今卻仍不詳其漢名的Hambuan。他不僅是荷蘭人親密的貿易伙伴,而且也在臺灣從事農業投資一六四○年十一月月二日,他在臺海遭遇船難溺斃,研究者甚至指出,這「是荷蘭之台灣貿易沒落的不祥前兆」。這樣著名的人物,不可能不存在於漢籍文獻中。依我個人的考訂,當時的文獻中,有一位叫「林亨萬」的人,其名「亨萬」(Heng-bä n),恰巧與Hambuan的發音幾近相符,兩人屬同一人應無疑義。
林亨萬的事蹟,據同安知縣曹履泰在〈與李任明〉、〈上朱未孩道尊〉的書翰中,曾被提到,云: 
…近有惡生林獻采,勾賊劫夷,撫臺嚴令緝獲,不知其為林亨萬中表弟也(sic!)。以是開罪垢辱,已甘蒙面。風波恐在轉眼,亦聽之而已….林獻采惡跡素著,今春海上劫夷勾賊,…..職但之此惡不易擒,而竟不知其為林亨萬之表弟也。被獲之日,亨萬差幹五、六至縣門內。拿差役到家毒打。 
據此,可知林亨萬是同安方面的人,而且屬於仕紳之家。雖然文獻謂他於一六三三年年末到大員街居住,不過從該年之後的其他資料,我們可以發現他與商人Jocho、Jocsum仍被記載為住在中國的貿易商人,林亨萬應該是屬於「店在此,家在彼」的兩岸貿易商。
運筆至此,我想提出一個比較被研究者所忽略的問題。這些來臺的福佬商人之中,在荷蘭人的鼓勵之下,當然有些人(特別是漢人僑長)會攜家帶眷到臺灣建屋長住下來。例如臺灣島上重要商人Hinco(興哥?),他來臺之前,曾在巴達維亞住過一段時間,為荷蘭東印度公司的生意伙伴。後來,他的船隻在海上遭風所破,公司當局有意幫助他,他也向公司請求讓其在臺灣經營農業,定住下來直到過世。但一般而言,這些來臺的福佬商人,以不定住者佔多數,與清代「店在此,家在彼」的郊商情形相同。這些人中,甚至有因投資農業之類,而有「不在地地主」的情形產生,稍後即將提到的鄭泰就是這個例子。
進一步應該注意的是,這些來臺貿易的福佬船主、代理商中,籍貫分類的現象仍然存在著。例如:一六三四年,福建軍門發下三張船引,給Bendiock、Sidnia(一名 Jochoo)以及 Joxim等三位商人,准許他們到大員貿易。然而,就在同年,同安人林亨萬(Hambuan)卻與後者兩人Jocho、Joncksim(Joxim),一起向荷蘭人表示,對於鄭芝龍屬下Bendiock及個別商人走私來臺之事,頗為憤慨。Jocho(Sidnia),或許是鄭芝龍的敵對者 「葉郁」、「葉我珍」 ;Jocsum可能是許心素族人許心旭(sim-hiok)之流,似乎仍是漳州河流域一帶的商人。
無論如何,林亨萬等人所抗議的對象—鄭芝龍的部下Bendiock,他與另外一個常出現於荷蘭文獻中的大商人「Gamphea」,兩人皆甚得鄭芝龍的重視,不僅代理鄭芝龍與荷蘭人談判,而且也只這兩人擁有鄭芝龍的的貿易特許。從荷蘭資料來看,Bindiok應為安海方面的人;Gamphea,稍後即將考證他是「顏伯爺」,也是安海方面的人。此外,常運絲貨等至臺灣的Jasingnoir,亦是安海人;四、五○年代在越南、臺灣風騷一時的何斌父子,就是泉州南安人。由此來看,一六三○年代後半之後,隨著鄭芝龍勢力的興起,泉州三邑幫在貿易中已經崛起逐漸操控東洋貿易網路大局了!
本文在前言曾設問:荷蘭人從東南亞北上駐紮臺灣之後,有無造成東西洋網路及漢商籍貫的改變?由前述史實,已經可看出端倪。一般而言,中國的學者大都強調「荷蘭殖民者在中國沿海一帶的騷擾、屠殺,使得明代的海外貿易急遽走向衰落」。可是,從荷蘭資料來看,情況沒那麼糟,海外貿易仍然熱絡進行著。研究者甚至指出:荷蘭人到臺灣之後,至撤離臺灣為止的一段時間,荷蘭人的貿易可謂是被鄭芝龍父子「操弄於掌中」,安海幫的鄭氏父子甚至還左右著日本近世初期的幕府外交政策。然而亦如研究者所指出的:東西洋網路的商業活動雖然相當熱絡,但基礎不穩,常受到中國政策的影響,因此,海商個人能否取得霸權,個人的才能與交涉手腕是相當重要之因素。鄭芝龍顯然就在這種傳統中國海洋政策與西方勢力的到來之間,以個人的才能,因緣際會在鬥爭中取得勝利,帶動了泉州三邑幫的興起。
鄭芝龍崛起前後,先敗漳州河系統的許心素,其後清理同幫的惠安人李魁奇。一六三五年再敗漳州海澄人、原為顏思齊集團的劉香「(Jan clauw / Janglauw;即「香老」)」。清除劉香一黨之後,加上一六四○年荷蘭人所依賴的廈門大商人林亨萬的溺斃,除了是預告荷蘭人的不幸外,也正是顯露了漳州河流域主導勢力的衰退,晉江流域三邑幫代之而興起。荷蘭資料的《臺灣日記》之記載,正可看出這樣的趨勢。自一六三五年之後,從船隻的起港處來看,據曹永和教授統計一六三六年至—三九年中,臺灣與中國之間的往還船隻,可看出商船從廈門出港者佔絕對多數,其次則為安海。若考慮到鄭芝龍勢力已達廈門,有些安海的船隻需先到廈門再來臺灣,則可知自一六三○年代中期以後,來台船隻除福州外大抵以廈門、安海居多。一六五五年十月三十日的《臺灣日記》報告,對岸來船六十艘,大部份來自安海 。(作者係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十七世紀的福佬海商(5)----翁佳音 - 西門觀雪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s://bit.ly/3uFWezz


「孟孟走漳州」塔頭社與明代大海商林亨萬(Hambuan)
「孟孟走漳州」塔頭社與明代大海商林亨萬(Hambuan) - 每日頭條 https://bit.ly/3ecycX9
廈門林氏宗親聯誼會副秘書長林進才接著說,他們這支雁塔科第林氏源屬九牧二房,開基祖勵公是從晉江馬平徙居到塔頭的,至今九百八十多年了,祖內有一位"海上絲路"重要的代表性人物亨萬公,他是雁塔科第林氏大樹上的一顆碩果。
(廈門林氏宗親聯誼會副秘書長林進才)
據廈門志載:林宗載,字允坤,號亨萬,官至太常寺卿(正三品),年七十卒,入祀鄉賢祠。初次當官被派往江西浮梁縣當縣令,浮梁當地有一無賴勾結宦官,以獻給皇帝使用為名,企圖霸占民間田產,全縣惶恐不安。
他查清那無賴作奸使壞的事實,將其繩之以法,百姓無不稱道。還認真核查、清除田糧征繳過程中的弊端,天啟初年(1621年),轉任兵科給事中,歷戶、刑左右給事中,進戶科都給事中。
明末軍費無度,當時邊防軍費毫無計劃,每月巡山防海的費用達白銀29萬兩,他請旨查核,省去7萬兩,建議"因餉檄兵,因兵檄官",切中時弊,受到天啟皇帝(明熹宗)的賞識,晉升為太僕寺卿代理主持太常寺庶務。
崇禎即位時,凡是祭告祖廟、皇陵的大典,均由他安排,晉升為太常寺卿。1629年於官場中急流勇退,疏乞終養,退歸廈門塔頭。
1630至1640年間,亨萬帶領雁塔林氏家族開啟並創造了廈門對外貿易的輝煌時代。
他以塔頭和錢嶼為基地,通過海運和荷蘭、葡萄牙、東南亞各地的外國商人做起了貿易,中國的土特產、手工業、鑄造工藝、華夏文化源源不斷地推向世界。同時也引進西方文化及先進技術和產品,其遠見卓識值得後人學習借鑑。
經過十年的努力經營,亨萬家族成為明末廈門最大的對外貿易集團,是一個集對外貿易、貨運、客運的多功能巨型集團,最輝煌時,曾經於廈金海域擁有五桅大貨輪99艘。
亨萬同時利用自己曾有的官方背景取得經營許可,是早期可以合法經營海上貿易的鉅子。亨萬家族的歷史,為研究"海上絲路"的發展,提供寶貴的依據。
明朝末年,普照寺(今南普陀寺前身)原寺產多入豪右,以致錢糧不足以供僧眾,歲入不足以供香燈,十分窘迫拮据。
亨萬一家崇信佛教,其次子林宜杓,之前從僧家手中併購得普照寺寺田,因膝下無子,在普照寺佛前祈願,"佛若有靈,使我舉一男嗣,我願以所得寺田租入寺",後果靈應得子,遂將寺田租交給了蘊和尚。
亨萬對當時"投獻田地人口"弊政,是有所覺察的,在他退隱之後,將其子所購寺田租地契捐歸寺。
崇禎十三年(1640年)三月立有《田租入寺志》石碑(現鑲嵌在南普陀寺大雄寶殿右側的廊壁上)。勒石告誡後人:不要砍伐樹木,亂采岩石,破壞山林,對保護名勝古蹟,生態和人文環境相當重視。
碑記還記載了亨萬關心並支持佛教事業的發展,以身作則,鼓勵達官貴人觀者同有是心,肯日用羨餘充入寺中而無貪諸緣以為福利。
這方碑記是一篇重要的地方文獻,提供了明朝末年的廈門社會經濟史料,碑誌對地名、地租的研究頗具參考價值。
由於上述淵源,南普陀寺現任方丈則悟大師,親自為亨萬的祠堂題寫"鄉賢名宦"、"亨萬公祠",並贈匾。
(明代亨萬公像)
《熱蘭遮城日誌》與《巴達維亞城日記》等荷蘭文獻中,均載有中國商人Hambuan(譯名韓布安)致荷蘭台灣長官的信函。兩岸海洋史學界曾對於亨萬有過研究。
曾有學者指出,史料中的Hambuan,給後人提供了明末海商的另一種形象,他不是海寇,也非走私商人,而是個持有船引的合法商人,他當年奔波於海上,經營東西洋貿易,晚期穿梭於台海兩岸,直到生命結束,也未離開海洋。
《巴達維亞城日記》中記載著:1640年11月1日,Hambuan與三四艘帆船同時出港,在澎湖島與台窩灣之間,遭遇強烈北風,覺需折回,於是返港,泊碇於北方岩礁下。
隔日,風更強烈,該船錨斷而觸及岩礁,終於粉碎,海員305人,除23人得救外,其他均死亡,Hambuan的屍體在數日後于海岸發現。
灣的學者翁佳音研究認為,Hambuan 即廈門仕紳林亨萬。亨萬崛起於兩岸商業舞台,起因於萬曆末年至崇禎初年複雜的政經局勢。
他原位居廟堂要津,因宮廷政爭而失意官場,返廈門老家後,雖不再居官,卻運用官場網絡與地方人脈,投入海洋貿易,利用鄭芝龍等安海勢力尚未能壟斷東亞海運的機會,介入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貿易。
兩岸學者對於亨萬原籍何處問題,曾有過論戰,不過,林進才說,他們祖輩代代口傳的說法,基本與翁佳音教授的說法一致。
參觀"雁塔敬賢堂"與"亨萬公祠"之後,有關該林氏支派下一位在明朝大航海時代傳奇人物亨萬的傳奇故事,在腦海中於焉成形。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b2z3enj.html
「孟孟走漳州」塔頭社與明代大海商林亨萬(Hambuan) - 每日頭條 https://bit.ly/3ecycX9

1nq20002n52p24n2198n1npr0006q766722s91571npr0006q7679163917o1nps0002os0oss20s2661npr0006q762oq9q73rq1nps0002os090p7148s71nq40002960so1on5q0q1npr0006q75r268s44rp1nq40002960p86p56srs1nq6000282o19sq8n8451npr0006q75o3q4qso1o1nq20002n5340521qrnr1nq6000282o0o282oq971npr0006q75n2prn726o1nq6000282ns88n7or961nq20002n533042322o41nq00002on52nsrp2rq61nq40002960o3n40615s1nps0002os03r17n6sp51nq00002on50r37592061nq00002on4s9nq2r2161nq40002960n06n26s231nq20002n52r6179rop41nq300029qo092rq2o261nq00002on4r3pr179r81npr0006q759n7976q76


《闽在海中》-第3章 17世纪海峡两岸贸易的大商人:商人Hambuan文书试探-杨国桢-出版作品-素锦中文网

2021-03-02_141024

《闽在海中》-第3章 17世纪海峡两岸贸易的大商人:商人Hambuan文书试探-杨国桢-出版作品-素锦中文网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