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倫·蓋瑪利爾·哈定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一個人的外貌和體態不只影響他人對你的第一印象,也成為別人評判你的能力、才幹時的重要指標----「哈定謬誤」突顯出快速認知的黑暗面,同時也是諸多偏見與歧視的根源。

哈定謬誤:長得帥的人比較容易當選跟升遷?一九二一年,私德欠佳的華倫‧哈定,以外表俊朗,風度翻翻當上美國總統。但卻於兩年間把美國政治弄的一塌糊塗,並於一九二三年中風死亡。自此,美國政治學家,就把「以外表衡量才幹」的錯誤思維,稱為「哈定謬誤」。 長得帥的人比較容易當選?原來有理論背景|經理人

6449979630o04515920p225nnosn5pr7 (1)5p4rq32nn5094nq5no1835475rno8p83440px-Warren_G_Harding-Harris_&_EwingWarren_Harding_c1882_age_172020-11-21_0948415s6r58or630q4s87nnp68927626pq9npn176193p91s9455r875402845q52p1r65o592opqr1pr468q84q911q8n2nr9r90srqo6631o8s94031n24074r82231p11o1r938no4s7234o64o706qp1880n61184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哈定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當時他年約三十五歲,他的頭部、五官、軀幹的形狀都引人注目 ;其比例之美好,放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一位男性身上,都不只是『英俊』這個字眼所能形容。哈定揚名立萬之後,世人不時以「羅馬人」來稱呼他。當他走下講台時,雙腿與身體的比例格外賞心悅目;還有他的輕快腳步、挺拔姿勢與從容儀態,在在增添了體態優美與男子氣概。他的柔軟彈性與外形的魁梧融合無間,碩大明亮的雙眼、濃密烏黑的頭髮,以及古銅色的肌膚,更使他帶有一種印度男性的俊美。他讓位給其他客人的體貼殷勤,流露出他對人發自內心、一視同仁的友善。他的聲音洪亮、雄渾而溫暖。他對擦鞋童的工作十分關注,顯示他對服飾外觀十分在意,跟一般小城鎮出身的人士很不一樣。他給小費的方式讓人覺得他既大方又善良,很願意散播歡樂,這些都是奠基於他健全的身體與善良本性。
「哈定謬誤」突顯出快速認知的黑暗面,同時也是諸多偏見與歧視的根源。正因如此,選賢與能才會如此困難,而且儘管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才德極為平庸的人確實經常佔據高位。我們之所以要重視薄片擷取與第一印象,原因之一在於接受一項事實:我們對人與對事匆匆一瞥所得到的訊息,有時候會超過經年累月的研究。然而我們也要承認並瞭解,這樣的快速認知有時也會讓我們誤入歧途。  https://is.gd/5JvOUS
------------------------------------
哈定:美國總統中的「第一名」,看他都做了什麼,網友:自作自受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美國從上世紀到現在一直是及其發達,在全球範圍內都有其身影,而美國總統的權利自然就大起來了,但是,美國總統被人們稱是一個高危職業。美國第29任總統哈定,在美國報刊評價歷屆總統在美國學者心目中的形象時,三次被列為「美國最糟糕的十個總統」的第一名。然而,人們卻不太在乎這位「最糟糕的美國總統」的能力問題,卻對於他的死最為感興趣,並給人們留下了很多懸念。
共和黨得票率大比分壓制民主黨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共和黨重新入主白宮。就著這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讓這個俄亥俄州的參議員沃倫·蓋瑪利爾·哈定,非常順利的座上了美國總統的位置。哈定是美國的第29位總統。他出生於俄亥俄州的一個鄉村,他的父親是位軍人,打過內戰,做過鄉野醫生。所謂虎父無犬子,哈定作為家中長子,不但自幼就有不凡的演講能力,也是一表人才。
沃倫·甘梅利爾·哈定
突然暴死:
沃倫·甘梅利爾·哈定是美國歷史上第29任總統。1921年就職,1923年6月20日,哈定突然患病,醫生診斷為螃蟹中毒。不久又染上肺炎,治療後將痊癒,卻於8月2日晚7點35分死在床上。當時哈定夫人正在念書給他聽。五位醫生的證據與中毒相矛盾,因此醫生提出為哈定驗屍,但他夫人卻不同意驗屍,也就無法弄清哈定確切的死因,由此,也就引發了許多質疑和猜測。
參議院委員會調查茶壺山石油貸款醜聞案前的照片
醜聞:
但在其任職時間裡,哈定的執政生活卻是充滿歡聲笑語的。平時的娛樂活動是在白宮溜溜狗、打打高爾夫球,在內閣玩玩撲克牌,緩解緩解做總統的工作壓力。在哈定任期內,他也很受人們歡迎。哈定之所以會「名垂青古」、卻是在他執政期內「貪官與奸商齊飛,腐敗共長天一色」的醜聞,尤其他生活不檢點,和情婦們的風波。後來被列為「美國最糟糕的十個總統」的第一名。
哈定夫人
懷疑哈定夫人殺害
風流總統:
哈定有著英俊的面容,堪稱美男子,深受婦女們的愛慕。早年,他與朋友的漂亮之妻通姦,有哈定親筆寫的250封情書為證。當了總統後,哈定也沒有收斂放浪行為,與白宮另一女子私通,並有孩子,而且還一直養有兩個情婦。哈定夫人出於政治原因,一直沒有把此事公開,只能氣在心裡,但是,人的忍耐是有限的,哈定夫人始終懷恨在心,並伺機報復。
哈定寫給情婦的情書
拒絕解剖:
而這次出遊,正是哈定夫人施以報復的最佳時機。哈定死後,他夫人堅持拒絕解剖他的屍體,不僅如此,她還焚毀了哈定生前的所有文件和信件,包括哈定寫給別人的私人信件,使人們無法了解哈定政府腐敗的實情,只能進行猜測。哈定夫人的所為不得不讓人生疑。
年輕時的哈定
懷疑服毒自殺
官職買賣:
另有研究者認為哈定是服毒自殺。哈定被選總統後,從家鄉俄亥俄州的三親六故到昔日朋友都來投奔他,慢慢地,形成了一個龐大的「俄亥俄幫」。因此,政府的官職成了商品被這些人買進賣出,哈定的名譽也隨之一落千丈。自1922年以來,華盛頓州一直有哈定的手下因貪污、受賄、敲詐等。導致自殺案件不斷發生的傳聞。
充當保護傘:
哈定的密友傑西·史密斯、退役軍人局律師查爾斯·F.克雷獸、內政部長艾伯特B.福爾、退伍軍人局局長查爾斯·R.福布斯等都曾自殺。此外,還有不少官員因為各種醜惡行為引起警方的調查和法院的起訴。作為總統哈定,手下的惡劣行徑沒有採取一點阻止。這些案犯都是哈定的至親至信,他既為這些人提供強大的保護傘,又沒有出來干涉,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更加肆無忌憚、為所欲為。
哈定的陵墓
走投無路:
在萬般無奈之際,哈定決定以出遊的方式來躲避法律的追究。在路上,哈定知道了自己的骯髒交易很快會公之於眾,這對於哈定來說,無疑是個沉重的打擊。情緒愈發低落,精神近乎崩潰。哈定清楚地意識到,一旦真相大白於天下,後果將是不堪設想的。出於親情以及友情,也為避免他自己將來出庭對他的親朋好友犯下的罪行提供證據,哈定最終作出了特別的選擇服毒自殺。
小編觀點:
其實,就他的資歷而言,哈里能當上總統本是件幸運的事,哈定曾私下承認,自己是個來自小城鎮能力有限的人,對自己都已經表示懷疑,缺乏信心,怎麼能做好,身為總統連最起碼的原則都沒,怎麼能治理好國家呢。
哈定的死因疑點重重,無論是什麼原因導致哈定死亡的,它終於帶來的「俄亥俄幫」罪惡行徑的謝幕,這終歸是一件好事。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world/zyygr8l.html
------------------------------------------

前美國總統哈定(Warren Harding)才智平庸,他喜歡玩撲克牌、打高爾夫球、喝酒,而拈花惹草最是令他興致勃勃;事實上,哈定的性欲之強早已不是秘密。(取自維基百科)
1899年的一天早上,美國俄亥俄州里奇塢(Richwood)環球大飯店(Globe Hotel)的後花園,兩位男士在讓擦鞋童服務時偶然相遇。其中一位是來自州首府哥倫布市的律師兼遊說專家道厄提(Harry Daugherty),他體格壯碩、臉色紅潤,一頭黝黑的直髮,而且精明幹練。道厄提是俄亥俄州政壇的馬基維利,也是典型的幕後操盤高手,對人物特質擁有精明且獨到的判斷力,或者至少對政治機會是如此。另一位男士來自俄亥俄州的小鎮馬里昂(Marion),是一家報社的總編輯,一個星期後將當選州議會的參議員,他名叫哈定(Warren Harding)。道厄提仔細端詳哈定一番,立刻為之傾倒。新聞記者蘇利文(Mark Sullivan)描述那天兩人在飯店花園邂逅的情景:
哈定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當時他年約三十五歲,他的頭部、五官、軀幹的形狀都引人注目 ;其比例之美好,放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一位男性身上,都不只是『英俊』這個字眼所能形容。哈定揚名立萬之後,世人不時以「羅馬人」來稱呼他。當他走下講台時,雙腿與身體的比例格外賞心悅目;還有他的輕快腳步、挺拔姿勢與從容儀態,在在增添了體態優美與男子氣概。他的柔軟彈性與外形的魁梧融合無間,碩大明亮的雙眼、濃密烏黑的頭髮,以及古銅色的肌膚,更使他帶有一種印度男性的俊美。他讓位給其他客人的體貼殷勤,流露出他對人發自內心、一視同仁的友善。他的聲音洪亮、雄渾而溫暖。他對擦鞋童的工作十分關注,顯示他對服飾外觀十分在意,跟一般小城鎮出身的人士很不一樣。他給小費的方式讓人覺得他既大方又善良,很願意散播歡樂,這些都是奠基於他健全的身體與善良本性。
就在道厄提打量哈定的那一刻,心中浮現一個念頭,一個後來改變美國歷史的念頭:這個人必定可以成為一位了不起的總統吧?
哈定才智平庸,他喜歡玩撲克牌、打高爾夫球、喝酒,而拈花惹草最是令他興致勃勃;事實上,哈定的性欲之強早已不是秘密。他歷練過不少公職,但從來不曾領袖群倫。他對政策問題模稜兩可,他的演說曾被描述為:「堂皇的字句如大軍壓境,然而卻缺乏理念。」1914年哈定進入聯邦參議院,但是當時最重要的兩項政治議題──婦女投票權與禁酒政策──在國會辯論時,他都沒有出席。他之所以能夠在俄亥俄州政壇一路挺進,完全是因為妻子佛蘿倫絲(Florence)的驅策,以及道厄提的精心規畫,還有他隨著年歲漸長,愈發令人傾倒的相貌。有一回在宴會上,他的一位支持者忘情大喊:「天哪,這混球還真像個參議員。」哈定的確如此。哈定傳記作者羅素(Francis Russell)描述哈定剛屆中年時的模樣:「他濃密的眉毛襯托著鐵灰色的頭髮,看起來剛強有力;他寬廣的肩膀與古銅色的肌膚,顯示他身體健壯。」羅素還寫道,哈定簡直可以穿上一襲古羅馬人的罩袍,直接登台演出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道厄提安排哈定在1916年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大會上演講,因為他知道黨代表們只要看到哈定的外貌、聽到他的洪亮雄渾的聲音,就會認定此人應該更上層樓。1920年,道厄提說服哈定改變原本比較明智的想法,要他出面競選美國總統;道厄提不是在開玩笑,他說到做到。
「自從和哈定見面之後,道厄提心中一直縈繞著一個念頭:哈定會成為一位『了不起的總統』,」蘇利文寫道,「有時道厄提的說法會在無意中變成:『一位相貌了不起的總統』,這應該更接近事實。」那年夏天,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登場,在角逐黨總統候選人的六名人士中,哈定敬陪末座,但道厄提毫不在意。兩名呼聲最高的候選人在大會中相持不下,因此道厄提預測,黨代表將被迫另覓適當人選。在情勢如此急迫的關頭,除了哈定這位散發著常識與尊嚴的候選人之外,還有誰能夠獲得大家的青睞?投票當天早上,在芝加哥煙霧繚繞的黑石大飯店(Blackstone Hotel)房間中,共和黨大老們雙手一攤,問道:有沒有哪一位候選人是各方都能夠接受的?這時一個名字立刻浮現眾人心頭:哈定!他怎麼看都像一位總統候選人。那年秋天,經過一場在俄亥俄州馬里昂運籌帷幄的選戰,哈定參議員搖身一變為哈定總統。他的總統大位只坐了兩年,就因中風而猝死任上。大部分歷史學家都認為,哈定是美國歷來最不稱職的總統之一。
快速認知的黑暗面
本書走筆至此,我一直在談薄片擷取是如何威力無窮,其關鍵原因在於:我們有能力在頃刻剎那之間看透事物的表象。霍溫與荷莉森以及眾多藝術史專家, 一眼看穿偽造雕像工匠的伎倆;蘇珊與比爾乍看之下是一對典型的恩愛夫妻,然而當我們仔細聆聽觀察他們的對話互動,測量正面情緒與負面情緒的比例,真相於是水落石出;安芭蒂的研究顯示,我們如果想掌握一位外科醫師被控告醫療過失的機率,大可不必理會診療室牆上懸掛的證書與手術袍,而應該專注傾聽這位醫師與病患談話的音調。然而,這樣的快速思考連鎖反應會不會亂了步調?要是我們還沒有看透事物表象就遽下斷論,那會有何後果?
我在前一章討論過巴孚的實驗,他顯示特定的字眼(例如「佛羅里達州」、「灰色」、「變皺」、「賓果」)會引發我們強烈的聯想:僅只是面對這些字眼,都可能改變我們的行為。我認為人們的相貌外觀──體形、身材、膚色、性別──中的某些特質,也會引發非常類似的一系列聯想。許多人一看到哈定儀表堂堂、玉樹臨風,就會遽下毫無根由的結論,認定他就是勇氣、才智與正直的化身,這些人並沒有深入事物的表象。哈定的相貌蘊含著太多強烈的意涵,反而讓正規的思考程序橫遭封殺。(相關報導:張國城專文:美中對抗的機遇─「一中政策」可能打破嗎?|更多文章)
「哈定謬誤」突顯出快速認知的黑暗面,同時也是諸多偏見與歧視的根源。正因如此,選賢與能才會如此困難,而且儘管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才德極為平庸的人確實經常佔據高位。我們之所以要重視薄片擷取與第一印象,原因之一在於接受一項事實:我們對人與對事匆匆一瞥所得到的訊息,有時候會超過經年累月的研究。然而我們也要承認並瞭解,這樣的快速認知有時也會讓我們誤入歧途。「他看起來像個好總統」儀表堂堂的帥哥竟成美國史上最差總統《決斷2秒間》書摘(1)-風傳媒 https://bit.ly/2IUluys

20201029-042234_U17701_M649620_e898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 - Wikiwand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 - Wikiwand https://bit.ly/333Xi3I
沃倫·蓋瑪利爾·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1865年11月2日-1923年8月2日),美國第29任總統。共和黨籍。
1920年當選總統,1923年因心臟病突發於任內病逝。俄亥俄州出身,知名報刊發行人。當選總統前曾先後擔任俄亥俄州議會參議員(1899-1903)、俄亥俄州副州長和聯邦參議員(1915-1921)等職。
因為在關稅等問題上立場保守、個性溫和、加上競選經理哈利·M·多赫蒂(Harry M. Daugherty)的「不樹敵」(make no enemies)策略,哈定在1920年共和黨全國大會出現僵局時脫穎而出,作為各方代表的折衷成為黨候選人,競選搭檔卡爾文·柯立芝。因值一戰結束,哈定於競選中打出「回歸常態」(Return to Normalcy)旗號。二人最後大幅擊敗詹姆斯·米德爾頓·考克斯和富蘭克林·羅斯福的民主黨組合贏得大選。雙方普選票得票率分別為60.36%和34.19%,是1824年開始統計普選票得票率以來勝敗雙方差距最大的一次。
哈定領導的內閣星光閃耀,人才濟濟:國務卿查爾斯·埃文斯·休斯,財長安德魯·W·梅隆,商務部長赫伯特·胡佛。但是,更多不當的人事任命導致執政期間醜聞迭出,以致令政府聲名掃地。因此,哈定在歷史學家和公眾對美國總統的排名中一向處於倒數位置。
早年生活
哈定
哈定
1865年11月2日,沃倫·哈定生於俄亥俄州的科西嘉(今布魯明格魯弗)地區。父親老喬治·特賴恩·哈定(George Tryon Harding Sr.);母親菲比·伊麗莎白(Phoebe Elizabeth),舊姓迪肯森(Dickerson)。父親在莫羅縣基列山村(Mount Gilead)的一所鄉間學校教書。母親初為助產士,後取得從醫執照。哈定的某一位曾祖母可能是黑人。哈定十多歲的時候全家搬至臨近馬里恩縣的加多利亞村(Caledonia),在那裡他的父親獲得了一家名為《阿爾戈斯》(The Argus)的當地周報的運營權。從這份報紙上哈定學到了許多記者行業的基本知識。哈定後進入位於伊比利亞村(Iberia)的俄亥俄中央學院(Ohio Central College),繼續學習印刷和報業。上學時他還在基列山村一家名為《聯盟紀事》(Union Register)的報紙工作過。
畢業後哈定搬往馬里恩市(馬里恩縣縣治所在),和兩位朋友集資三百美元購買了日漸衰落的《馬里恩每日星報》(Marion Daily Star)。每日星報是馬里恩三家主要報紙中賣得最差的一份。哈定重新制定了每日星報的政治基調,使之傾向於共和黨,並由此獲得了一定的成功。然而哈定的政治立場也使他與當地政界產生了分歧。因此,在哈定為擊敗《馬里恩獨立報》(Marion Independent)以奪取銷售頭名而努力時,他遭到了許多地方要人的激烈反對。馬里恩最富有的房地產投資商埃莫斯·豪爾·克林(Amos Hall Kling)即為哈定的反對者之一。
雖然哈定最終贏得了輿論戰,每日星報也成為了縣裡最流行的報紙,但這場艱巨的鬥爭令他身心疲憊,健康不堪重負。為恢復身體,哈定到戰鬥溪療養院(Battle Creek Sanitarium)住了幾周;而在此後的十四年裡他還要再來這裡四次[1]。離開療養院後,哈定繼續回到縣裡運營他的報紙。他白天通過報紙社論為社區打氣,晚上則和朋友打牌聊天。
與妻子弗洛倫斯與自家花園中。
與妻子弗洛倫斯與自家花園中。
1891年7月8日,哈定迎娶了他的宿敵埃莫斯·豪爾·克林的女兒弗洛倫斯·克林·德沃爾夫。弗洛倫斯長哈定五歲,離過婚,還有一個兒子,名叫馬歇爾·尤金·德沃爾夫(Marshall Eugene DeWolfe)。她一直熱烈地追求哈定,直到哈定勉強答應向她求婚。克林為他女兒嫁給哈定的決定深感憤怒,不但不參加二人的婚禮,還禁止他妻子出席。婚後足有八年克林沒跟他的女兒和女婿說過一句話。
哈定夫婦在性格上頗為匹配。哈定為人和藹,而他的妻子則嚴肅認真。弗洛倫斯·克林還繼承了她父親的決斷力和商業頭腦,把每日星報打造成了一項盈利的買賣。有評價認為弗洛倫斯·克林幫助哈定實現了許多他一個人不可能完成的事業;甚至有人揣測哈定的白宮之路也是弗洛倫斯·克林為他鋪就[2]。
哈定是共濟會成員,並於1920年8月27日獲得Master Mason稱號。
進軍政界
作為有影響的報紙發行人,加上一定的演說天分,哈定於1899年競選成為俄亥俄州議會參議員,任期四年。1903年,哈定經競選獲任俄亥俄州副州長,並擔任至1905年。1910年哈定獲得共和黨內的競選州長提名,但輸給了在任的賈德森·哈蒙(Judson Harmon)。
1912年共和黨全國大會時,哈定負責發表了提名總統威廉·塔夫脫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講話。
聯邦參議員
1914年哈定當選聯邦參議員。他是憲法第十七修正案批准以來首位經直選產生的俄亥俄州參議員。哈定的參議員生涯一直持續到1921年3月4日他宣誓就職總統為止,這也使他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當選總統的在任參議員;他之後也僅有約翰·肯尼迪和巴拉克·奧巴馬是以參議員身份競選總統成功[3]。
1920年大選
主條目:1920年美國總統選舉
黨內初選
1920年共和黨全國大會在芝加哥體育中心(Chicago Coliseum)召開。由於三位領先候選人競爭激烈,大會早早陷入僵局。為打破僵持,共和黨主要領袖移師黑石飯店(Blackstone Hotel)的404房間,討論以哈定為折衷方案的可行性。坊間流傳最廣的故事稱黨領袖們在這間「充滿煙霧的客房」(smoke-filled room,美聯社語)敲定了哈定為最終人選;「smoke-filled room」一詞也由此引申為「密談室」之意。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404房間內的磋商實際上只是黨派大佬們為打破僵局而做出的多次嘗試中的一次,而且也沒有證據表明在這次秘密會議中做出了任何實質性決定。由於三位領先者間的僵持,密談的主要目的在於從其他候選人中找出一個能夠儘可能號召大多數的人選,而領袖們首先就把目光聚集到哈定身上。哈定在此前的投票中排第十位,被視作「第二梯隊的領頭羊」。當被問及是否存在任何不雅的歷史檔案而可能為反對者所利用時,哈定斷然予以否認。實際上,哈定和一位名叫凱莉·富爾頓·菲利普斯(Carrie Fulton Phillips)的女人—也是他一位朋友的妻子有婚外情。但這件事直到哈定得到提名後才被發覺。
作為一位在俄亥俄州外幾乎沒什麼名氣的政客而贏得提名,哈定的確堪稱一匹黑馬。另外,黨大會還提名馬薩諸塞州州長卡爾文·柯立芝為他的競選夥伴,競選副總統一職


選《時代》(Time)雜誌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的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在成為暢銷成功學作家之前,葛拉威爾曾經有一段蓄髮的時光,狂放的髮型卻在生活中造成不小的衝擊,讓他深深覺得「改變髮型是件小事,影響卻很深刻」。
比如說,他接到有生以來第一張超速罰單;在機場排隊時,也被安全人員挑出來特別關照。甚至有一天,他走在曼哈頓街頭時,竟然被三名警察以貌似某個強暴犯為由盤查了20分鐘。他費盡唇舌指著嫌犯畫像,表示他們根本只有鬈鬈的爆炸頭相似而已。
這次經驗之後,葛拉威爾發現,一個人的外貌和體態不只影響他人對你的第一印象,也成為別人評判你的能力、才幹時的重要指標。
美國史上「最爛總統」哈定會勝選,竟歸功於帥氣的長相
沃倫‧哈定(Warren Harding),這位美國歷史上公認做得最爛的總統,會贏得1920年美國總統大選似乎是一場意外。當時想代表共和黨角逐參選的人選中,黨內呼聲最高的兩位候選人支持度僵持不下,為了避免瓜分共和黨的票源,共和黨採取「第三人出線」的策略,派出相貌英挺、「看似」具領導風範的哈定代表參選,最後也如期當選為美國第29任總統。
然而在他執政期間,各種負面消息、能力不佳的醜聞不斷傳出,因此,他的勝選被譏為「哈定謬誤」(Warren Harding Effect)。
此外《決斷2秒間》也提到,在職場上,當你從第一眼來判斷一個人時,經常也會對他的相貌外表有先入為主的期待,這種刻板印象根深柢固,以至於當某位符合印象的人士出現,我們就會忽略其他的考慮要件(例如業績表現、團隊合作、領導能力等),做出「失準」的決定。
打扮成客戶預期的樣子,不費力就能為提案加分
造成這種錯誤判斷的原因與我們潛意識的聯想有關。心理學家進行了一連串的「內隱聯想測驗」(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IAT):給受試者不同的關鍵字,要求他們在極短的反應時間內選出與關鍵字相符的選項。
實驗結果發現,大部分受試者不自覺把「企業家」、「商人」等關鍵字歸類到「男性或職業」的類別裡,因此,這種「內隱聯想」不是刻意選擇而來的,反而是在我們還來不及思考之前就立刻浮現。
葛拉威爾認為,在第一次見面的場合中,我們會事先預期對方的外貌,以及這個人所散發的氣質。所以當你向客戶提案時,通常還沒見面之前,客戶就會假想「好的提案人」該有的樣貌。比如說,他們會預期一位西裝筆挺、說話語氣堅定沉穩、長相誠懇斯文的提案人,才是心目中優秀提案人的典型
因此,當你的第一印象符合客戶心中的期待時,他們會不自覺將你的提案與「優秀」的想像聯想在一起,自然就會更專注聆聽你的報告。即使簡報都還沒開始,就自動為你的表現加分。
身為一個稱職的業務員,提案的技術不只是拿出完美的企劃案,從踏入會議室那一刻起,就要展現出專業、不失色的形象哈定謬誤:長得帥的人比較容易當選?原來有理論背景 ─Myshare─華人網路第一份個人興趣分享報 https://bit.ly/2IVvWGm


美國第29任總統沃倫‧哈定,在執政期間爆出各種負面消息,醜聞不斷,被公認為美國史上最爛的總統。但為什麼在選舉前他能贏得支持,還沒人提出他的能力很差?並不是大家太傻,關鍵在於這個心理學效應...
哈定謬誤
1899年的一天早上,美國俄亥俄州里奇塢(Richwood)環球大飯店(Globe Hotel)的後花園,兩位男士在讓擦鞋童服務時偶然相遇。其中一位是來自州首府哥倫布市的律師兼遊說專家道厄提(Harry Daugherty),他體格壯碩、臉色紅潤,一頭黝黑的直髮,而且精明幹練。
道厄提是俄亥俄州政壇的馬基維利,也是典型的幕後操盤高手,對人物特質擁有精明且獨到的判斷力,或者至少對政治機會是如此。另一位男士來自俄亥俄州的小鎮馬里昂(Marion),是一家報社的總編輯,一個星期後將當選州議會的參議員,他名叫哈定(Warren Harding)。道厄提仔細端詳哈定一番,立刻為之傾倒。新聞記者蘇利文(Mark Sullivan)描述那天兩人在飯店花園邂逅的情景:
哈定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當時他年約三十五歲,他的頭部、五官、軀幹的形狀都引人注目 ;其比例之美好,放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一位男性身上,都不只是『英俊』這個字眼所能形容。哈定揚名立萬之後,世人不時以「羅馬人」來稱呼他。
當他走下講台時,雙腿與身體的比例格外賞心悅目;還有他的輕快腳步、挺拔姿勢與從容儀態,在在增添了體態優美與男子氣概。他的柔軟彈性與外形的魁梧融合無間,碩大明亮的雙眼、濃密烏黑的頭髮,以及古銅色的肌膚,更使他帶有一種印度男性的俊美。
他讓位給其他客人的體貼殷勤,流露出他對人發自內心、一視同仁的友善。他的聲音洪亮、雄渾而溫暖。他對擦鞋童的工作十分關注,顯示他對服飾外觀十分在意,跟一般小城鎮出身的人士很不一樣。他給小費的方式讓人覺得他既大方又善良,很願意散播歡樂,這些都是奠基於他健全的身體與善良本性。
就在道厄提打量哈定的那一刻,心中浮現一個念頭,一個後來改變美國歷史的念頭:這個人必定可以成為一位了不起的總統吧?
哈定才智平庸,他喜歡玩撲克牌、打高爾夫球、喝酒,而拈花惹草最是令他興致勃勃;事實上,哈定的性欲之強早已不是秘密。他歷練過不少公職,但從來不曾領袖群倫。他對政策問題模稜兩可,他的演說曾被描述為:「堂皇的字句如大軍壓境,然而卻缺乏理念。」1914年哈定進入聯邦參議院,但是當時最重要的兩項政治議題──婦女投票權與禁酒政策──在國會辯論時,他都沒有出席。
他之所以能夠在俄亥俄州政壇一路挺進,完全是因為妻子佛蘿倫絲(Florence)的驅策,以及道厄提的精心規畫,還有他隨著年歲漸長,愈發令人傾倒的相貌。有一回在宴會上,他的一位支持者忘情大喊:「天哪,這混球還真像個參議員。」哈定的確如此。
哈定傳記作者羅素(Francis Russell)描述哈定剛屆中年時的模樣:「他濃密的眉毛襯托著鐵灰色的頭髮,看起來剛強有力;他寬廣的肩膀與古銅色的肌膚,顯示他身體健壯。」羅素還寫道,哈定簡直可以穿上一襲古羅馬人的罩袍,直接登台演出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道厄提安排哈定在1916年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大會上演講,因為他知道黨代表們只要看到哈定的外貌、聽到他的洪亮雄渾的聲音,就會認定此人應該更上層樓。1920年,道厄提說服哈定改變原本比較明智的想法,要他出面競選美國總統;道厄提不是在開玩笑,他說到做到。
「自從和哈定見面之後,道厄提心中一直縈繞著一個念頭:哈定會成為一位『了不起的總統』,」蘇利文寫道,「有時道厄提的說法會在無意中變成:『一位相貌了不起的總統』,這應該更接近事實。」
那年夏天,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登場,在角逐黨總統候選人的六名人士中,哈定敬陪末座,但道厄提毫不在意。兩名呼聲最高的候選人在大會中相持不下,因此道厄提預測,黨代表將被迫另覓適當人選。在情勢如此急迫的關頭,除了哈定這位散發著常識與尊嚴的候選人之外,還有誰能夠獲得大家的青睞?
投票當天早上,在芝加哥煙霧繚繞的黑石大飯店(Blackstone Hotel)房間中,共和黨大老們雙手一攤,問道:有沒有哪一位候選人是各方都能夠接受的?這時一個名字立刻浮現眾人心頭:哈定!他怎麼看都像一位總統候選人。那年秋天,經過一場在俄亥俄州馬里昂運籌帷幄的選戰,哈定參議員搖身一變為哈定總統。他的總統大位只坐了兩年,就因中風而猝死任上。大部分歷史學家都認為,哈定是美國歷來最不稱職的總統之一。
快速認知的黑暗面
本書走筆至此,我一直在談薄片擷取(注:頭一次見面,每個人都會很快根據一些蛛小螞跡就會對對方下判斷,心理學家稱之為「薄片擷取」。)是如何威力無窮,其關鍵原因在於:我們有能力在頃刻剎那之間看透事物的表象。
霍溫與荷莉森以及眾多藝術史專家, 一眼看穿偽造雕像工匠的伎倆;蘇珊與比爾乍看之下是一對典型的恩愛夫妻,然而當我們仔細聆聽觀察他們的對話互動,測量正面情緒與負面情緒的比例,真相於是水落石出;安芭蒂的研究顯示,我們如果想掌握一位外科醫師被控告醫療過失的機率,大可不必理會診療室牆上懸掛的證書與手術袍,而應該專注傾聽這位醫師與病患談話的音調。
然而,這樣的快速思考連鎖反應會不會亂了步調?要是我們還沒有看透事物表象就遽下斷論,那會有何後果?
我在前一章討論過巴孚的實驗,他顯示特定的字眼(例如「佛羅里達州」、「灰色」、「變皺」、「賓果」)會引發我們強烈的聯想:僅只是面對這些字眼,都可能改變我們的行為。我認為人們的相貌外觀──體形、身材、膚色、性別──中的某些特質,也會引發非常類似的一系列聯想。
許多人一看到哈定儀表堂堂、玉樹臨風,就會遽下毫無根由的結論,認定他就是勇氣、才智與正直的化身,這些人並沒有深入事物的表象。哈定的相貌蘊含著太多強烈的意涵,反而讓正規的思考程序橫遭封殺。
「哈定謬誤」突顯出快速認知的黑暗面,同時也是諸多偏見與歧視的根源。
正因如此,選賢與能才會如此困難,而且儘管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才德極為平庸的人確實經常佔據高位。我們之所以要重視薄片擷取與第一印象,原因之一在於接受一項事實:我們對人與對事匆匆一瞥所得到的訊息,有時候會超過經年累月的研究。然而我們也要承認並瞭解,這樣的快速認知有時也會讓我們誤入歧途
哈定謬誤:長得帥的人比較容易當選跟升遷?原來是心理學在搞怪… - Cheers快樂工作人 https://bit.ly/3pYAgp4


編按:「哈定謬誤」突顯出快速認知的黑暗面,同時也是諸多偏見與歧視的根源。……我們也要承認並瞭解,這樣的快速認知有時也會讓我們誤入歧途。(本文摘自《決斷2秒間:擷取關鍵資訊,發揮不假思索的力量》一書,作者為麥爾坎.葛拉威爾,以下為摘文。)
1899年的一天早上,美國俄亥俄州里奇塢(Richwood)環球大飯店(Globe Hotel)的後花園,兩位男士在讓擦鞋童服務時偶然相遇。其中一位是來自州首府哥倫布市的律師兼遊說專家道厄提(Harry Daugherty),他體格壯碩、臉色紅潤,一頭黝黑的直髮,而且精明幹練。道厄提是俄亥俄州政壇的馬基維利,也是典型的幕後操盤高手,對人物特質擁有精明且獨到的判斷力,或者至少對政治機會是如此。另一位男士來自俄亥俄州的小鎮馬里昂(Marion),是一家報社的總編輯,一個星期後將當選州議會的參議員,他名叫哈定(Warren Harding)。道厄提仔細端詳哈定一番,立刻為之傾倒。新聞記者蘇利文(Mark Sullivan)描述那天兩人在飯店花園邂逅的情景:
哈定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當時他年約35歲,他的頭部、五官、軀幹的形狀都引人注目 ;其比例之美好,放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一位男性身上,都不只是「英俊」這個字眼所能形容。哈定揚名立萬之後,世人不時以「羅馬人」來稱呼他。當他走下講台時,雙腿與身體的比例格外賞心悅目;還有他的輕快腳步、挺拔姿勢與從容儀態,在在增添了體態優美與男子氣概。他的柔軟彈性與外形的魁梧融合無間,碩大明亮的雙眼、濃密烏黑的頭髮,以及古銅色的肌膚,更使他帶有一種印度男性的俊美。他讓位給其他客人的體貼殷勤,流露出他對人發自內心、一視同仁的友善。他的聲音洪亮、雄渾而溫暖。他對擦鞋童的工作十分關注,顯示他對服飾外觀十分在意,跟一般小城鎮出身的人士很不一樣。他給小費的方式讓人覺得他既大方又善良,很願意散播歡樂,這些都是奠基於他健全的身體與善良本性。
就在道厄提打量哈定的那一刻,心中浮現一個念頭,一個後來改變美國歷史的念頭:這個人必定可以成為一位了不起的總統吧?
哈定才智平庸,他喜歡玩撲克牌、打高爾夫球、喝酒,而拈花惹草最是令他興致勃勃;事實上,哈定的性欲之強早已不是秘密。他歷練過不少公職,但從來不曾領袖群倫。他對政策問題模稜兩可,他的演說曾被描述為:
堂皇的字句如大軍壓境,然而卻缺乏理念。
1914年哈定進入聯邦參議院,但是當時最重要的兩項政治議題——婦女投票權與禁酒政策——在國會辯論時,他都沒有出席。他之所以能夠在俄亥俄州政壇一路挺進,完全是因為妻子佛蘿倫絲(Florence)的驅策,以及道厄提的精心規畫,還有他隨著年歲漸長,愈發令人傾倒的相貌。有一回在宴會上,他的一位支持者忘情大喊:「天哪,這混球還真像個參議員。」哈定的確如此。哈定傳記作者羅素(Francis Russell)描述哈定剛屆中年時的模樣:「他濃密的眉毛襯托著鐵灰色的頭髮,看起來剛強有力;他寬廣的肩膀與古銅色的肌膚,顯示他身體健壯。」羅素還寫道,哈定簡直可以穿上一襲古羅馬人的罩袍,直接登台演出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道厄提安排哈定在1916年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大會上演講,因為他知道黨代表們只要看到哈定的外貌、聽到他的洪亮雄渾的聲音,就會認定此人應該更上層樓。1920年,道厄提說服哈定改變原本比較明智的想法,要他出面競選美國總統;道厄提不是在開玩笑,他說到做到。
自從和哈定見面之後,道厄提心中一直縈繞著一個念頭:哈定會成為一位「了不起的總統」
,蘇利文寫道,
有時道厄提的說法會在無意中變成:「一位相貌了不起的總統」,這應該更接近事實。
那年夏天,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登場,在角逐黨總統候選人的六名人士中,哈定敬陪末座,但道厄提毫不在意。兩名呼聲最高的候選人在大會中相持不下,因此道厄提預測,黨代表將被迫另覓適當人選。在情勢如此急迫的關頭,除了哈定這位散發著常識與尊嚴的候選人之外,還有誰能夠獲得大家的青睞?投票當天早上,在芝加哥煙霧繚繞的黑石大飯店(Blackstone Hotel)房間中,共和黨大老們雙手一攤,問道:有沒有哪一位候選人是各方都能夠接受的?這時一個名字立刻浮現眾人心頭:哈定!他怎麼看都像一位總統候選人。那年秋天,經過一場在俄亥俄州馬里昂運籌帷幄的選戰,哈定參議員搖身一變為哈定總統。他的總統大位只坐了兩年,就因中風而猝死任上。大部分歷史學家都認為,哈定是美國歷來最不稱職的總統之一。
快速認知的黑暗面
本書走筆至此,我一直在談薄片擷取是如何威力無窮,其關鍵原因在於:我們有能力在頃刻剎那之間看透事物的表象。霍溫與荷莉森以及眾多藝術史專家, 一眼看穿偽造雕像工匠的伎倆;蘇珊與比爾乍看之下是一對典型的恩愛夫妻,然而當我們仔細聆聽觀察他們的對話互動,測量正面情緒與負面情緒的比例,真相於是水落石出;安芭蒂的研究顯示,我們如果想掌握一位外科醫師被控告醫療過失的機率,大可不必理會診療室牆上懸掛的證書與手術袍,而應該專注傾聽這位醫師與病患談話的音調。然而,這樣的快速思考連鎖反應會不會亂了步調?要是我們還沒有看透事物表象就遽下斷論,那會有何後果?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我在前一章討論過巴孚的實驗,他顯示特定的字眼(例如「佛羅里達州」、「灰色」、「變皺」、「賓果」)會引發我們強烈的聯想:僅只是面對這些字眼,都可能改變我們的行為。我認為人們的相貌外觀——體形、身材、膚色、性別——中的某些特質,也會引發非常類似的一系列聯想。許多人一看到哈定儀表堂堂、玉樹臨風,就會遽下毫無根由的結論,認定他就是勇氣、才智與正直的化身,這些人並沒有深入事物的表象。哈定的相貌蘊含著太多強烈的意涵,反而讓正規的思考程序橫遭封殺。
「哈定謬誤」突顯出快速認知的黑暗面,同時也是諸多偏見與歧視的根源正因如此,選賢與能才會如此困難,而且儘管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才德極為平庸的人確實經常佔據高位。我們之所以要重視薄片擷取與第一印象,原因之一在於接受一項事實:我們對人與對事匆匆一瞥所得到的訊息,有時候會超過經年累月的研究。然而我們也要承認並瞭解,這樣的快速認知有時也會讓我們誤入歧途。不假思索有時讓人誤入歧途!「哈定謬誤」讓我們看到快速認知的黑暗面 | 一流人 | 遠見雜誌 https://bit.ly/2Knrxfz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