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goo.gl/maps/p5TV5ogm8GQZGRLm7

2020-11-11_082502

下載 - 2020-11-11T081825.597426343897487473o8r75q366r0p0o9p2n653qp3n04n44389n3294r7467q4ns1q2020-11-11_081837

不受待見的拜占庭重裝步兵:瓦蘭吉衛隊    戰斧榮光:瓦蘭吉戰士的文物遺存 - 每日頭條
瓦蘭吉衛隊的前身是東遷的維京人,也就是北歐那裡的海盜民族。故而瓦蘭吉衛隊也稱北歐衛隊,這是一支拜占庭帝國的皇家近衛重裝步兵部隊,主要由遷入南俄草原的北歐諸民族組成。「瓦蘭吉」是這支部隊成員的自稱,而這個詞源自古挪威語的Var,意思是「誓言」,用來代指宣誓效忠於他人,遵守領主的規定並平分獲得的利潤的團體。此後拜占庭人把所有的北歐人都泛稱為「瓦蘭吉」。
瓦蘭吉衛隊有自己的領袖,領袖直接向皇帝效忠,並負責指揮部隊、分發軍餉、尋找兵員補充兵團等工作。在早期,大部分的士兵是來自南俄的維京人或和南俄維京人同宗的諾曼人。隨著諾曼人在1066年征服了英格蘭,拜占庭也有了來自英格蘭的盎格魯-薩克遜人和盎格魯-丹麥人加入瓦蘭吉衛隊的記錄。 文物與歷史:拜佔庭帝國的瓦蘭吉衛隊的文物遺存 | PTT新聞
瓦蘭吉衛隊很多時候使用自帶武器。他們慣用被稱為「丹麥大斧」的傳統維京雙手戰斧,而非拜占庭人衛隊裝備的羅姆法亞劍,這種特殊的武器甚至成為了他們的標誌,因而也被拜占庭人稱為「持斧軍團」或「持斧衛隊」。
據一些資料,瓦蘭吉衛隊必須配備有盾和羅姆法亞劍,但據他們一個另一個綽號「把劍背在右肩上的人」推斷,他們似乎很少使用配發的劍。此外,一些衛隊士兵也會使用劍,不過是自帶的劍。
瓦蘭吉衛隊採用重裝甲,如配有鐵質圓頭盔、護手、護脛的全身鏈甲。此外,瓦蘭吉衛隊也會使用盾牌,在較早期,他們使用直徑3-4英尺(0.92-1.22米)的粘接圓盾,此後在12世紀初開始和大部分拜占庭步兵一樣採用箏型盾。
此外,由於是皇室衛隊,瓦蘭吉衛隊可能兼有儀仗隊的作用。因而瓦蘭吉衛隊還配備著緋紅色的盛裝,用於在重要公共場合穿著。此外,瓦蘭吉衛隊的高級軍官還可以獲得劍柄鑲金的劍作為賞賜。
之所以說瓦蘭吉衛隊在當時不受人待見,是因為瓦蘭吉衛隊的名聲在希臘並不好。除去希臘人本身對他們「蠻族」出身的蔑視,他們的貪婪和跋扈也令希臘人不滿。此外,瓦蘭吉衛隊的好酒在拜占庭軍隊中頗為知名,很多同時代的希臘人甚至戲稱他們為「酒囊」。 一位當代作家甚至描述他們為「恃勇而驕的惡棍和亡命徒」 文物與歷史:拜佔庭帝國的瓦蘭吉衛隊的文物遺存 | PTT新聞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pgamm2.html

p5s0005120rs95803q7psq00002op628964s4sp5s00051210s19q4r50psq00002op437s84n67p5s0005120s3p591n2rpsq00002op58qs04177p1200087p94n533oq05


2020-11-11_075045800px-Hagia-sofia-vikingVarangian_Runestones726px-WikingerKarte800px-A_Thracesian_woman_kills_a_Varangian2020-11-11_0751222020-11-11_0751102020-11-11_075102800px-The_body_of_Leo_V_is_dragged_to_the_Hippodrome_through_the_Skyla_Gate

瓦蘭吉衛隊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knNyHn
瓦良格衛隊(希臘語:Τάγμα τῶν Βαράγγων)是一支於十世紀至十四世紀在拜占庭軍隊中服役的精英部隊,其下成員均為拜占庭皇帝的貼身近衛。這支部隊主要由日耳曼人,或者更準確地說,是由諾斯人(在進入維京時代大約二百年後這支部隊首次建成)與盎格魯-撒克遜人(在諾曼征服後部分盎格魯-撒克遜人流亡海外,並受僱於君士坦丁堡)組成。[1]
羅斯人是最早的瓦良格衛隊成員。早在874年他們就已經於拜占庭軍隊中服役。而衛隊的正式組建還要等到巴西爾二世執政的988年。在此之前不久,弗拉基米爾一世率領一支瓦良格軍隊攫取了基輔羅斯的統治權並開展了基督教化運動,作為其與拜占庭軍事合作協議的一部分向其派遣了一支6000人的軍隊。[2][3][4] 因拜占庭宮廷衛隊時常變節逆君並招來滅頂之禍,所以巴西爾對其極不信任,而在軍隊中服役的瓦良格人卻與之形成鮮明對比地忠義可嘉,故巴西爾將這些瓦良格人任命為自己的貼身護衛部署在宮闈內牆
到十一世紀晚期為止,來自瑞典、丹麥、挪威以及冰島的北方移民才是該部隊的主要成員。在此期間,大量斯堪地那維亞人離開家園應召加入拜占庭軍隊,以致於在中世紀的瑞典西哥特蘭有一道法令用來限制人口外流——身處「希臘」(當時的斯堪地那維亞人如此稱呼拜占庭帝國),則不可繼承遺產,[5]尤其是在還有另外兩個歐洲王室(基輔羅斯和倫敦)也在招募斯堪地那維亞人的時候。[6]
頭一個百年中,瓦良格衛隊主要由諾斯人和羅斯人組成,而在諾曼第公爵征服英格蘭後,衛隊中也開始出現更多的盎格魯-撒克遜人。在阿萊克修斯一世治下的十一世紀晚期,瓦良格衛隊開始大量招募盎格魯-薩克森人以及其他「飽受維京人及其分支——諾曼人摧殘的流亡者」同維京人一樣,盎格魯-薩克森人及其他日耳曼人繼承了先祖血誓盡忠、視死如歸的傳統。在諾曼入侵英格蘭後,大量失去土地與君主的戰士便開始另在他處謀生。
瓦良格衛隊不僅擔負護衛君王的任務,同時也參與各場戰爭,因其往往被委以重任,所以對戰場形勢的影響不容小覷。儘管作為皇帝的近衛部隊,瓦良格衛隊至少存續至十四世紀中葉,然而在十三世紀晚期,瓦良格人已在種族成分上被希臘人同化吸收。不過在1400年的君士坦丁堡,仍有衛隊成員自稱「瓦良格人」。
瓦蘭吉衛隊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knNyHn
歷史
一位色雷斯婦女殺死了試圖強姦她的瓦蘭吉人,而被殺者的財產則被他的同伴轉交給這位婦女。
瓦蘭吉衛隊最早的成員來自基輔羅斯。在短暫的敵對後,拜占庭皇帝米海爾三世與羅斯人簽訂了條約,其中一項便是規定羅斯有義務向拜占庭提供士兵。在907—911年,雙方再次爆發衝突,之後締結的新約規定任何羅斯人均有權選擇是否在拜占庭軍隊中服役。[7]
早至911年,便有瓦蘭吉人作為僱傭兵在拜占庭服役的記錄。在902年,約700名瓦蘭吉士兵與達爾馬提亞人一道作為海軍陸戰隊參加了拜占庭海軍對克里特酋長國發起的遠征。949年,在君士坦丁七世麾下又有629名瓦蘭吉士兵回到了克里特島。936年,一支由415人組成的瓦蘭吉小隊參加了拜占庭發起的義大利戰役。另外還有記錄顯示,在955年有一支瓦蘭吉分遣隊隨同拜占庭大軍在敘利亞與阿拉伯人作戰。在這期間,瓦蘭吉僱傭兵被劃歸到大近衛軍(希臘語:Μεγάλη Εταιρεία)中。
988年,巴西爾二世要求弗拉基米爾一世向其提供軍事支援以拱衛皇權。弗拉基米爾一世遵守了其父在多洛斯妥倫圍城戰後所訂立的和約,向巴西爾派遣了6000名士兵。弗拉基米爾則抓住了這一機會擺脫了那些最難以駕馭和供養的士兵。[8]這也被推測為這支精銳部隊正式組建固定編制的肇始之日。[9]作為交換,巴西爾的姐姐安娜下嫁弗拉基米爾,後者也同意轉宗基督並將向所有國民傳播基督信仰。
989年,為平定巴爾達斯·福卡斯將軍的叛亂,巴西爾二世親率這些瓦蘭吉士兵在克律索波利斯登陸。親臨戰場的福卡斯在看見對方的強大陣容後,突發中風落馬暴斃,其手下士卒盡作鳥獸散。有記錄指出,這些凶蠻的瓦蘭吉人在乘勝追擊的時候「歡笑著將敵人砍切成碎片」。
這些士兵作為瓦蘭吉衛隊的核心,在十一世紀時還參與了在南部義大利與諾曼人和倫巴第人的戰爭。1018年,義大利總督向巴西爾二世求援,以鎮壓倫巴第人的叛亂。一支瓦蘭吉派遣軍被送往義大利,並在坎尼戰役中取得了決定性勝利。
1038年,瓦蘭吉人也參與了在喬治·馬尼阿克斯的領導下從阿拉伯人手中收復部分西西里島的軍事行動。新近抵達義大利並熱切盼望軍事冒險的諾曼人、以及在拜占庭占領下普利阿地區的倫巴第人和瓦蘭吉人一起參加了戰鬥。此時在瓦蘭吉衛隊中服役的還有未來成為挪威國王的「無情者哈拉爾」。然而馬尼阿克斯通過公開羞辱倫巴第人的首領阿杜因來排擠麾下的倫巴第人,這致使倫巴第人紛紛其他而去,而諾曼人和瓦拉吉人也隨之離隊。
不久之後,義大利總督米海爾·多開阿諾斯得以指揮一支駐紮在巴里的瓦蘭吉衛隊。1041年3月16日,該部隊被召集前往韋諾薩與當地的諾曼人戰鬥,而其中許多人在之後的撤退中溺死在奧凡托河中。是年9月,艾格奧古斯圖斯·博伊奧安內斯與一支規模很小的瓦蘭吉衛隊被派往義大利,以取代先前蒙受恥辱失敗的多開阿諾斯。1041年9月3日,他們也被諾曼人擊敗。
君士坦丁堡給最後被派往義大利的總督們都配備了瓦蘭吉部隊。1047年,約翰·拉斐爾與一支瓦蘭吉分遣隊被派往巴里,而當地駐防將領拒絕接收這支部隊,拉斐爾轉而前往奧特蘭托執行任務。1067年,拜占庭最後一位義大利總督馬布里卡率領瓦蘭吉輔助部隊在南義大利登陸,並攻占了布林迪西和塔蘭托。而在災難性的曼齊刻爾特戰役中,幾乎全部的拜占庭近衛軍都在保衛皇帝的戰鬥中陣亡。[10]
維京人的遠航:他們的航線遍及歐洲大部、地中海、小亞細亞、北非、北極與北美洲。
1088年,大量盎格魯-撒克遜人、丹人經由地中海航道遷移到了拜占庭帝國境內。[11]有資料顯示這批移民至少由5000人組成,分乘235艘船。他們並未在黑海海岸為阿列克修斯一世修築據點與海倫波利斯城。[12]瓦蘭吉衛隊從這些移民中招募了大量士兵,以至於從此之後該部隊通常被稱為盎格魯-瓦蘭吉人(Anglo-Varangians。在擴充兵員後,瓦蘭吉衛隊又在西西里與羅伯特·吉斯卡德率領下的諾曼人作戰,後者則剛剛在入侵巴爾幹低地的行動中失敗。
編年史作者安娜·科穆寧娜公主在1080年將瓦蘭吉衛隊描述為「執斧蠻族」、「從極北之國而來」(可能是參考了不列顛群島或斯堪地那維亞的自然氣候)。[13]拜占庭歷史學家約翰·金納莫斯也將這些君王近衛稱為「持斧者」、「他們的母國不列顛從很久以前開始便為羅馬的皇帝效命」。[14]金納莫斯的記述作成於十二世紀晚期,這也表明可能在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時瓦蘭吉衛隊依舊主要由丹人和撒克遜人組成。
儘管瓦蘭吉人持雙手長柄斧作為其主要武器,但他們同時也是精通劍術與弓箭的大師。在某些資料中,例如安娜·科穆寧娜所著《阿列克修斯王朝》中的瓦蘭吉衛隊便配有鞍馬;而維京人、精銳盎格魯-撒克遜士兵通常仍是下馬步戰,馬匹僅被用作戰術機動。衛隊一般情況下都駐紮在君士坦丁堡近畿,有時也駐紮在獅牛宮(Bucoleon palace)的外圍。瓦蘭吉也同其他部隊一道參與大小戰鬥,拜占庭編年史作者(還有數位西歐以及阿拉伯的編年史作者)都在記載中強調這支部隊勇武難當,尤其是和本地蠻族相比較。在約翰二世治下爆發的貝羅亞戰役中,瓦蘭吉衛隊成為了勝利的關鍵,他們劈砍開佩切涅格人的篷車防禦圈,瓦解其陣線並使營房中的佩切涅格人奪路潰逃。[15]
十一世紀的拜占庭歷史學家米海爾·瑟盧斯如此描述瓦蘭吉人:「他們皆手持盾牌,將單刃的鐵製兵器揮舞過肩」。這裡的鐵製兵器被認為是丹人戰斧[16](許多拜占庭作者都將他們稱之為「執斧蠻族」而非「瓦蘭吉人」),但對此處希臘文本的誤譯導致不少人將這種鐵製兵器當作色雷斯逆刃鐮(rhomphaia)[17],這種誤譯可能是因為譯者對拜占庭文學的文辭雅飾產生了誤解。
在第四次十字軍東征中,瓦蘭吉衛隊在防禦君士坦丁堡時表現突出。作為專司近衛的戰士,在文獻中有如下記載:「戰況慘烈,刀斧相接,來犯之兵已逾高牆,牢獄囚徒皆受徵召。」 [18] ;希臘人對瓦蘭吉衛隊最後的記載出現在《摩里亞編年史》中,書中記載瓦拉吉衛隊在1259年的帕拉岡尼亞戰役後將亞該亞侯爵護送進監獄;歷史學家D.J.Geanakoplos認為瓦蘭吉衛隊被狄奧多一世重建以支持他合法皇帝的地位。[19] 直到1400年,在君士坦丁堡中仍有瓦蘭吉衛隊存在。[20]
職責
瓦蘭吉衛隊的職責與使命大體上與基輔的大公扈從(druzhina)、挪威的夥伴戰團(hird)、斯堪地那維亞和盎格魯-撒克遜的貴族侍衛(housecarls)相同。瓦蘭吉衛隊作為帝王近衛[21],立下血誓效忠皇帝;在某些場合他們也承擔儀仗隊或警察的職能(尤其是在處置謀反案件時)。他們受一名拜占庭督軍(akolouthos)的獨立管轄。
僅在危難關頭或戰況最激烈時瓦蘭吉衛隊才被投送戰場。[22]當時的拜占庭編年史作者們對瓦蘭吉衛隊的記載同時散發著恐懼與讚譽:「斯堪地那維亞人無論外表還是裝束都驚懾人心,他們即便血流如柱、渾身傷創,在沖向敵人時依舊狂怒難當」 [23]。因在這段文字中可見這些瓦蘭吉戰士進入了無我無畏的超人狀態,甚至可以忽略肉體上的痛覺,所以這裡描述的可能是瓦蘭吉人中的狂戰士(berserker)。[24]當皇帝駕崩後,瓦拉吉衛隊甚至有特權闖入禁殿內帑,隨意取走其中的金銀財寶。這一例行事項在古諾斯語中被稱作polutasvarf(「劫宮」)[25]。這項殊榮可使許多瓦蘭吉人衣錦還鄉,並刺激更多的故土鄉黨湧入東方的「偉大城市」(在古諾斯語中君士坦丁堡被稱作Miklagarðr,意即「偉大城市」)。[26]
瓦蘭吉人的忠誠甚至成為了一種在拜占庭作家間通用的修辭喻體。在安娜·科穆寧娜講述其父親阿列克修斯在1081年奪得皇位的文字中,有人建議阿列克修斯不要進攻仍在保衛尼基弗魯斯三世的瓦蘭吉衛隊,並將瓦拉吉人對帝王的忠誠是描述為一種「家族傳承、神聖的信約」。她還寫道:「他們的忠誠純潔無暇,並決計不會泛起哪怕一丁點的叛逆之心」。[27]與巴西爾二世極不信任的拜占庭近衛軍相反,瓦蘭吉人僅對拜占庭皇帝效忠,而不在乎是誰坐在皇位上。這一點在969年衛隊並未替被刺殺的尼基弗魯斯二世復仇時便已深入人心。當尼基弗魯斯二世遭到刺殺時,一個宮廷侍衛成功召集了瓦蘭吉衛隊,但當衛隊趕赴皇宮時皇帝已經身亡。衛隊全員則當即跪伏在殺死了尼基弗魯斯二世的約翰一世面前,並高呼皇帝萬歲。「但凡皇帝仍在,必死戰至最後一人。而若皇帝已死,則無須為其復仇。因為他們已有新君。」[28]
但至少有兩大事例可以證明安娜對瓦蘭吉人的讚譽言過其實。1071年,羅曼努斯四世被蘇丹阿爾普·阿爾斯蘭擊敗,而在皇帝返回首都之前,君士坦丁堡便發生了宮廷政變。約翰·杜卡斯利用瓦蘭吉衛隊,缺席罷黜了他們的皇帝,並逮捕了皇后尤多科西婭,隨後將他的侄子米海爾七世扶上皇位。瓦蘭吉衛隊不僅沒有沒有保衛他們遠離首都的皇帝,還為篡位者所用,這也說明他們並非只忠誠於當前皇位上的人。歷史學家約翰內斯·佐那拉斯還記錄了另一件更令人不齒之事:1078年,瓦蘭吉衛隊在尼基弗魯斯·布約尼奧斯將軍失明後策劃推翻尼基弗魯斯三世,並「計劃弒君」,但被宮廷近衛軍所鎮壓。他們之後請求並也得到了寬赦。[29]
如尼石刻
瓦蘭吉石刻的地理位置分布。
聖索菲亞大教堂中的一處如尼文字刻,很有可能就是一位瓦蘭吉士兵在此刻下的。
在斯堪地那維亞樹立了許多被稱為「如尼石刻」的石制紀念碑。其中有很多都雕刻於維京時代,且同瓦蘭吉衛隊有關。有許多石碑都刻錄了陣亡瓦蘭吉戰士的事跡、向東方(Austr)的遠航、東方航線(Austrvegr),以及像Garðaríki(今天的俄羅斯與烏克蘭)這種詳細的東方地點。瓦蘭吉衛隊的消亡也在一塊講述遠洋航行的希臘石刻(Greece Ronustones)[30]上得以體現。這些石刻可能是由原先的衛隊成員或者根據他們的回憶所雕刻而成的。另外還有四塊義大利石刻(Italy Runestones)則是為了紀念在南義大利陣亡的瓦蘭吉衛隊成員。
薩迦史詩
根據薩迦史詩,西諾斯人加入瓦拉吉衛隊的時間要晚於東諾斯人。在拉克薩拉史詩(Laxdœla saga)中,出生於1006年的冰島人波利·博拉松是第一個加入瓦蘭吉衛隊的冰島或挪威人。[31]他經由丹麥抵達君士坦丁堡,並在瓦蘭吉衛隊中服役多年;「人們都說他功勳蓋世,身先士卒」。[32]史詩中記載道,皇帝賜予他的跟隨者們華麗服飾,他在回歸故鄉後名震一方:
波利縱馬從船上躍下,他的十二名隨從均身披猩紅色的華服、胯下是鍍金的馬鞍,他們是最值得信任的戰團,但卻都不能與波利相提並論。他身著加思國王贈與他的皮裘大氅,身後猩紅色的披風獵獵飄揚;就連劍柄也由黃金綴飾。他頭戴華麗的金盔,身側懸著一面赤色的圓盾,上面繪有一名金色的騎士。他的手中握著一把匕首,據說這是外國的風俗。無論波利一行人於何處落腳休息,都會有如痴如醉的女人怔怔地望著他們。[33]
在諾約爾史詩(Njal's Saga)中也有提及瓦蘭吉衛隊的文段,史詩將冰島人克斯克格記載為第一個到達Holmgard(諾夫哥羅德)、以及Milkgard(君士坦丁堡)的諾斯人,並在當地為拜占庭皇帝效命。「人們聽到有關他的最後消息,便是他作為瓦蘭吉人的首領,在當地娶妻成家並終老於斯。」[34]
瓦蘭吉衛隊中最著名的成員便是日後的挪威國王——無情者哈拉爾。[35]在逃離了他的家園後,哈拉爾輾轉於基輔羅斯,並在1035年抵達君士坦丁堡。他跟隨喬治·馬尼阿克斯將軍共參加了十八場戰役,在安納托利亞和西西里與阿拉伯人作戰,或在南義大利與保加利亞與蠻族入侵者作戰。哈拉爾·西古德松的史詩著重對這位未來國王進行了描寫。
在瓦蘭吉衛隊服役期間,哈拉爾獲得了「執杖官(manglavites)」和「佩劍官(spatharokandidatos)」的頭銜。但因他在執行任務期間侵吞了皇室私掠物,在被投入監獄後也結束了其拜占庭軍隊生涯。直到米海爾五世去世後才被釋放,而在薩迦史詩中寫道,他便是那個在皇帝逃往斯托迪奧斯修道院後將其刺瞎的兇手。
哈拉爾之後本欲脫離軍職,但遭到拜占庭方面駁回。他最終在1043年成功逃回家鄉,並在挪威加冕為王,直到在1066年在入侵英格蘭的斯坦福橋戰役中陣亡。
在無情者哈拉爾的孫子——西古德一世組織起挪威十字軍時,瓦蘭吉衛隊已逐漸恢復了許多古老的斯堪地那維亞傳統。在約旦河與穆斯林激戰後,西古德允許他的剩餘部隊加入瓦蘭吉衛隊,他自己則僅率一支不超過一百人的親兵返回挪威。
大多數講述挪威人和冰島人在瓦蘭吉衛對中服役的故事都作成於13世紀後,大抵上對拜占庭抱有較高的興趣與正面的評價
瓦蘭吉衛隊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knNyHn


瓦兰吉卫队战史  https://bit.ly/3ndo4OQ
如果說夥伴騎兵和長槍方陣鑄就了馬其頓的榮耀,胸甲騎兵和老近衛軍構成了第一帝國的軍魂,那麼彰顯拜占庭帝國榮光的便是鐵甲聖騎兵和瓦蘭吉衛隊了。
說起鐵甲聖騎兵,從查士丁尼到曼努埃爾的近千年間他們總是光輝四
射。 但提到瓦蘭吉衛隊時,除去他們鋒利的大斧,剩下的似乎只有曼吉克特和都拉佐的悲劇了。 為了彌補這一缺漏,這裡列出的是瓦蘭吉衛隊參加或可能參加的戰鬥記錄(雖然標題說是榮光,其實也不怎麼榮耀,而且很多時候乾脆就只有一句瓦蘭吉衛隊參戰了XD)
公 元988年,巴西爾二世之妹安娜出嫁羅斯,依約皈依東正的羅斯大公弗拉基米爾派出6000勇士説明皇帝巴西爾二世平定巴爾達福卡斯的叛亂。 來自北方的戰士為帝國服務可能已經有百年之久了,但這次之後帝國才正式建立了瓦蘭吉衛隊。 西元989年,瓦蘭吉衛隊在克利索波利斯(Chrysopolis,或稱斯庫塔里,可以看成是君堡的亞洲部分)登陸,他們一開始就襲擊了一支沒有防備的敵軍,"""""大殺特殺,使余敵魂飛魄喪四散
逃去" 989年初,瓦蘭吉衛隊説明皇帝打敗了福卡斯手下一名大將,義大利總督代爾飛納(Kalokyros Delphina)。 他在戰場上被俘虜,隨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以震懾餘下叛軍。
989年四月13日,瓦蘭吉衛隊參加了阿比多斯(Abydos,臨近今土耳其恰那卡萊)之戰,福卡斯本人被當場格斃,殘軍四散逃跑,瓦蘭吉衛隊狂野的大舉追殺,將潰敵徹底粉
碎。
999年,拜占庭進攻敘利亞的法蒂瑪王朝,巴西爾二世圍攻埃梅薩城,此役中瓦蘭吉衛隊顯示出了他們的野
蠻。 他們放火點了君士坦丁修道院來逼出裏面的防衛者,隨後將修道院洗劫一空,連屋頂的銅飾也被拆了下來。
1000年,喬治亞的大衛三世被貴族謀
殺。 此人在976年的拜占庭內戰中支援巴西爾,因而獲得了庫洛帕拉特斯(Curopalates,真的不會翻)的尊貴稱號,但在福卡斯叛亂中站錯了隊。 當帝國大軍壓境時,他選擇了認輸,並拿回了他的稱號,但他死後他的土地將為帝國管轄。 巴西爾此時正與法蒂瑪作戰,聞訊后率軍北上前去收回那些土地,但當地貴族很心不在焉的敷衍了他。 在這過程中一名瓦蘭吉戰士和一名格魯吉亞人為了一捆草而爭鬥起來,隨後發展成了大混操,6000瓦蘭吉衛隊大砍特砍,放倒了包括三十名貴族在內的無數格魯吉亞人。
1009 - 巴里(Bari,在義大利南部)的倫巴第貴族米裡斯(Meles,也有資料說是Melus)掀起了反對拜占庭統治的叛
亂。 義大利總督約翰被殺後,繼任者巴西爾 梅薩多尼特(Basil Mesardonites)率領一支由 『Dani, Rossi and Gualani』(丹麥人,毛子,還有(威爾士人)? )組成的大軍前來平亂。 1011年帝國軍收復了巴里,米裡斯一家被押送至君堡,但米裡斯逃脫了。 1017年他發起逆襲,在諾曼人的支援下再次起義,剛上任的新義大利總督托尼克斯(Kontoleon Tornikios)與巡夜人的利奧面對包含3000諾曼騎士在內的叛軍三戰三敗,利奧戰死沙場。 隨後又一個巴西爾 (Basil Bioiannes)走馬上任,他向君士坦丁堡請求援兵,得到了強大的瓦蘭吉衛隊支援。 1018年十月,兩軍在古戰場坎尼相遇,這次羅馬人沒有重蹈覆轍。 奧斯蒂亞的利奧記載到:「皇帝聞知騎士們的入侵,派出了他最精銳的勇士。 一開始的三戰諾曼人勝利了,但遭遇到俄羅斯人時,他們被打的落花流水,軍隊被徹底粉碎"。 據說諾曼人中只有十個人活了下來,又有記載道:「這場戰役是如此血腥,以至於早已忘記漢尼拔的當地人至今仍稱呼這片皇帝軍隊取得勝利的土地為pezzo disangue(血海之地)"
1018 - 巴西爾二世攻佔保加利亞都城奧赫裡德,他將俘虜(現在是奴隸)分作三份——一份歸他,一份歸希臘戰士,第三份歸瓦
蘭吉衛隊 1018 - 平叛完的巴西爾將軍率領大軍從阿拉伯人手中奪回了墨西拿,不過1025年該城又落入阿拉伯人手中。
1020 - 從1014年開始,喬治亞國王喬治一世就實際控制了大衛三世留下的那些
土地。 巴西爾二世派出了一支部隊,但被打敗了。 解決完保加利亞人後,皇帝御駕親征格魯吉亞。 巴西爾給了喬治亞人認輸的機會,但喬治亞人沒有接受,並以焦土政策回應。 於是巴西爾派他的軍隊連續三個月大肆劫掠,瓦蘭吉衛隊尤為兇狠,他們屠殺不分男女老少。
最後,1022.9.11,喬治亞王喬治率領喬治亞-亞美尼亞聯軍以談和為名突襲了帝國軍,聯軍一開始大占上風,喬治寫了一封充滿挑釁意味的信插在矛上送給巴西爾,巴西爾則高舉起這封信「看啊,主,看這些人寫的信和他們的所作所為! "。 他用衣服包裹住真十字架的碎片,重重砸到地上,怒吼道:"若今日汝助餘之敵,餘將再無半分崇敬於汝! "。 然後,帝國軍發起了反擊,喬治亞人四散而逃,瓦蘭吉衛隊又一次猛烈追擊,喬治三世不得不認輸。
皇帝在特拉比松度過了冬天,並開始籌劃從阿拉伯人手中收復西西里,巴西爾將軍在義大利整軍備武,但一切隨著皇帝駕崩而停止了
1032 - 喬治 曼尼亞克斯將軍打退了小亞細亞的穆斯林,奪取了埃德薩,一名瓦蘭吉衛士因為不耐煩順手砍了哈
蘭的 埃米爾 1033 - 一批瓦蘭吉衛隊組成遠征軍説明的黎波里的埃米爾對抗法蒂瑪王朝,並且攻佔了一座叫麥尼克(Menik,我查了
一下不知道是哪裡)的城堡 1034 – 羅曼努斯三世逝世的同時,19歲的挪威王子哈拉爾德帶領500戰士來到帝國, 一首當時的詩是這樣描寫他穿過黑海來到君士坦丁堡的
冷風呼嘯輕舟
疾 堅甲向日毫
光起 舟子俱仰
看金檐 華船櫛
比堅牆裡 他得到的第一個任務是清剿海盜,他似乎是成功的,並因此成名。 在此期間發生了穆斯林海盜的大舉入侵,拜占庭的安塔利亞軍區做出反擊並大敗穆斯林,哈拉爾德參加了戰鬥,詩人這麼描述道:
非洲的國王有兩難:一是讓他的土地下雪,二是讓他的士兵打敗哈 拉
爾德 哈拉爾德自己
也寫道: 萬里離鄉手染血,引劍
高歌踏大食 1038-41 - 哈拉爾德和瓦蘭吉衛隊跟隨拜佔庭名將喬治 曼尼亞克斯前去進攻西西里的阿拉伯人。 他們可能參加了拉美塔(Rametta)和特萊納(Traina)的戰鬥,根據一些隻言片語我們還能推斷在一場登陸戰中哈拉爾德和瓦蘭吉衛隊奮勇前進搶下灘頭為後續部隊登陸創造了機會。
1038-40 - 1038年巴里城起義,40年莫托拉(Mottola,在塔蘭托)起義,義大利總督又被殺(為什麼我說
又? )。 1041年,拜占庭軍連遭重創,諾曼人在3月17日和5月4日連續擊敗包括瓦蘭吉衛隊在內的拜占庭軍,許多俘虜被丟到了泛濫的奧凡托河裡(Ofanto)。
1042 – 瓦蘭吉衛隊推翻了米哈伊爾五世並救出了被米哈伊爾五世囚禁的哈拉爾德,很快他就回去爭奪挪威的王冠
了。
喬治曼尼亞克斯失寵後發動了起義,這場起義被剿滅了,在皇帝慶祝勝利的儀式上瓦蘭吉衛隊扛著大斧走在曼尼亞克斯被割下的頭顱之後。
1043 – 基輔的雅羅斯拉夫派出艦隊進攻君士坦丁堡,皇帝不得不調走瓦蘭吉衛隊並且對城內的俄羅斯人加以監管,這支艦隊被帝國海軍的希臘火摧毀 1044 - 傳聞君士坦丁皇帝謀殺了皇后佐伊和她的姐妹,君士坦丁堡的人發起嗒嗒,瓦蘭吉衛隊保護皇帝直到嗒 嗒平息 1045 - 喬治亞貴族利帕裡(Liparit)發動起義,拜占庭派出3000瓦蘭吉衛隊説明他對抗國王巴格拉特四世(King Bagrat IV),在決定性的薩西勒提(Sasireti,似乎是在今南奧塞梯境內)戰役中800瓦蘭吉衛隊參加了戰鬥。
1048 – 義大利再次叛亂,瓦蘭吉衛隊奪回了萊切(Lecce)和斯蒂拉(Stira)並佔領了巴里,但他們無法控制住,義大利總督不得不同意巴里
獨立。
1057.8.20 - 在佩德羅(在尼西亞附近),米哈伊爾六世與伊薩克科穆寧的叛軍相遇了,兩軍都有瓦蘭吉衛隊。 拜占庭將軍卡塔卡隆負責科穆寧的左翼。 科穆寧軍的右翼被王子阿隆的皇帝軍左翼擊潰,四名瓦蘭吉戰士衝到伊薩克的身邊刺出長矛,幸虧伊薩克盔甲精良才沒被刺死(阿列克修斯也用盔甲擋住兩名諾曼騎士的騎槍衝鋒,看來是科穆寧家傳寶甲)。 之後成功擊潰皇帝軍右翼的科穆寧軍左翼火速回援,最終擊敗了米哈伊爾六世
1064 - 奧特郎多(Otranto)被諾曼人用計攻陷(原來諾曼人的腦子 里不全是肌肉),一些瓦蘭吉衛隊
乘船逃跑 1066 - 一支主要由瓦蘭吉人組成的大軍重返義大利,奪回了布林迪西,塔蘭托和卡斯特拉內塔。 諾曼人反攻布林迪西,尼基弗魯斯卡蘭特諾斯(Nikephros Karantenos)將軍詐降,趁諾曼人爬梯子時發起突襲打敗了諾曼人。 瓦蘭吉衛隊還參加了帝國艦隊打敗臭名昭著的諾曼海盜羅伯特吉斯卡的戰鬥。
1068 - 羅曼努斯四世·戴奧吉尼斯進攻小亞細亞的突厥人,瓦蘭吉衛隊奪取了希拉波利斯的城門 1070 – 瓦蘭吉衛隊撤出小亞細亞去加強義大利防務,順便一提,1071年四月拜佔庭在義大利的最後一個據點陷落 曼 吉克特——我們不確定瓦蘭吉衛隊是否參加了 1077 - 拜占庭內戰,兩位尼基弗魯斯(Nikephoros Bryennios 和Nikephoros Botaneiates,我實在是連發音都發不出)爭奪帝位,Bryennios的弟弟約翰駐紮在阿塞拉斯(Athyras,
距君堡14里)。 在阿列克修斯科穆寧的帶領下瓦蘭吉衛隊發動了一次海上突襲,但約翰成功的腳底抹油了。
在哈米洛斯河之戰中,阿列克修斯展示出他的戰術天才,通過連續兩次伏擊擊敗了Bryennois,這個戰役可以單獨再騙個精所以不詳寫
了。 約翰得到了皇帝的原諒,但不幸的是,一名過去被他割掉鼻子的瓦蘭吉戰士認出了他,並用小刀殺死了他。 不久(可能是因為皇帝處罰了那個瓦蘭吉戰士),皇帝被一群喝醉了的瓦蘭吉衛隊攻擊,差點喪命。
1081.10.18 - 諾曼的羅伯特吉斯卡入侵,阿列克修斯率軍反擊,兩軍相遇在都拉佐。 瓦蘭吉衛隊被佈置在陣線最前方,諾曼騎兵想通過佯攻引開瓦蘭吉衛隊,但拜佔庭方用猛烈的箭雨作為回應。 很快兩軍接戰,拜占庭軍的左翼發起猛攻,擊垮了諾曼的右翼,諾曼人一直逃到海灘,在那裡他們被吉斯卡之妻,倫巴第公主絲科蓋塔重新組織起來,依安娜科穆寧所說,她「簡直就是另一個 帕拉斯,如果不是雅典娜再世的話"此時,瓦蘭吉衛隊加入了對右翼諾曼人的追擊,此時的瓦蘭吉衛隊多由諾曼征服后逃出來的盎格魯撒克遜人組成,他們揮舞大斧,狂暴的衝鋒,結果脫離了本陣。 吉斯卡立刻派出大量矛兵和弩手包圍了瓦蘭吉衛隊並重創他們,一些瓦蘭吉人逃到教堂裡,但諾曼人放火燒了教堂,瓦蘭吉衛隊全數葬身烈焰之中。 此時吉斯卡派出重騎兵正面衝擊拜占庭軍陣線,殲滅了拜占庭輕步兵,最終擊敗了拜占庭軍。
1085 - 瓦蘭吉衛隊在錫利斯特拉被佩切涅格人打敗, 1097 - 趁著第一次十字軍,阿列克修斯帶著瓦蘭吉衛隊收復尼西亞 1122 - 貝羅亞(Beroia)之戰,約翰科穆寧對陣佩切涅格人。
在法蘭克傭兵,弗萊芒傭兵和希臘部隊都在佩切涅格車城前敗下陣來的情況下,約翰派出他的酒囊飯袋們發起衝擊,瓦蘭吉衛隊砍開了一個突破口,隨後高舉大斧沖入佩切涅格陣中,揮出漫天血雨,此役之後佩切涅格人再也沒對拜佔庭造成威脅。
1137 - 瓦蘭吉衛隊可能參與了安條克之圍 1149 - 瓦蘭吉衛隊被派去支援底比斯防禦西西里的羅傑,但並不成功 1154 - 300瓦蘭吉衛隊挫敗了暗殺曼努埃爾的企圖.
1172- 瓦蘭吉人參與了帝國艦隊與威尼斯人的海戰 1176- 密涅奧塞法隆(Myriokephalon)之戰中,瓦蘭吉衛隊遭受重創,有些來自英格蘭的瓦蘭吉戰士跑回英國向亨利二世報信 1179 - 瓦蘭吉衛隊參與了曼努埃爾對土耳其人的反擊 1200- 瓦蘭吉衛隊阻止了兩次罷黜阿列克修斯三世的企圖 1203-04 - 瓦蘭吉衛隊在君士坦丁堡防衛戰中擔任主力,但最終屈服於拉丁人
此後,雖然拉丁帝國和尼西亞帝國都組建了瓦蘭吉衛隊,但拜占庭已經不是那個拜占庭,瓦蘭吉也不會是那個瓦蘭吉,拉丁帝國的騎士們更多的管這些投降者稱為"來自雪國的野蠻人"
1261年帝國恢復后,帝國皇帝曾不斷派出使者前往羅斯諸國徵募士兵加入瓦蘭吉衛隊,但此時帝國的衛隊人數可能不足一千
1341年,約翰五世在位時,有記錄顯示皇家衛隊包括500名"持斧的蠻族人"
1404,皇帝身邊仍有瓦蘭吉衛隊的身影
在帝國最後的日子,瓦蘭吉衛隊很可能作為君士坦丁十一世的親衛,參加了1453年的最後一戰。 有記載稱,一群全都只使用戰斧的戰士,死守最後一座被數萬軍隊包圍的塔樓。 最後用勇猛,打動了雄心壯志的奧斯曼蘇丹。 後者允許他們安全離開。
瓦兰吉卫队战史 - 哔哩哔哩 https://bit.ly/3ndo4OQ


第六百七十二章 全軍覆沒的瓦蘭吉衛隊
更新時間:2020年08月25日  作者:大漢護衛  分類: 游戲 | 虛擬網游 | 大漢護衛 | 網游之全民領主 
網游之全民領主 第六百七十二章 全軍覆沒的瓦蘭吉衛隊
第六百七十二章全軍覆沒的瓦蘭吉衛隊
第六百七十二章全軍覆沒的瓦蘭吉衛隊
“蒙古鐵騎,隨我沖擊敵陣!”
兀良合臺高舉長槍,率領上萬蒙古鐵騎,對哈拉爾的重步兵軍團發起沖鋒!
蒙古鐵騎受限于相對狹隘的戰場,只能采取密集的隊形,夾緊馬腹,在輕騎兵的掩護下,突入哈拉爾的重步兵軍團之中!
兀良合臺的精神高度集中,仿佛呼吸都要停滯,甚至連原本耳邊密集的馬蹄聲都因此消失,只剩下心跳聲。
哈拉爾的重步兵軍團,是葉卡捷琳娜的先鋒軍團,必須要鑿穿哈拉爾的重步兵軍團,才能進攻葉卡捷琳娜的本陣。
斬殺葉卡捷琳娜,金帳汗國將會大獲全勝!
速不臺、哲別的輕騎兵使用弓箭對哈拉爾軍團進行多次射擊,哈拉爾軍團出現動搖,然后是重騎兵開始主宰戰場!
戰馬距離哈拉爾的重步兵部隊越來越近,兀良合臺的眼神逐漸冷峻,攥緊手中的長槍。
前排的輕騎兵像是波浪一樣分開,最終露出了全身重型扎甲或者密集鱗甲的重騎兵!
兀良合臺的長槍順勢刺出,輕而易舉地刺穿一面盾牌,將一個重甲長柄斧兵擊殺!
上千蒙古鐵騎擔任主力,在兀良合臺的率領下,狠狠地撞擊重步兵軍團!
重甲長柄步兵揮動戰斧,斬擊馬腿,不少失蹄的戰馬摔倒,砸中周圍的其他步兵!
哈拉爾帶領瓦蘭吉衛隊擔任步兵軍團的核心,目睹一個鐵甲騎兵朝自己殺來,也不退讓,而是掄起戰斧,一斧將鐵甲騎兵斬殺,馬鎧被戰斧撕裂!
戰馬的血液濺了哈拉爾一身,哈拉爾巋然不動,奮力揮砍戰斧,倒在他的戰斧之下的重騎兵,有十余騎之多!
哈拉爾僅僅后退一兩步!
瓦蘭吉衛隊的維京狂戰士與他們的首領一樣魁梧,死戰不退。
他們的眼神逐漸血紅,在極力壓制自己的情緒,否則會被動陷入狂暴。
正面沖擊瓦蘭吉衛隊的蒙古鐵騎,倒下者數以百計!
雙方大軍進入慘烈的肉搏階段,到處都是喊殺聲和刀槍的清脆碰撞聲,橫尸遍野!
瓦蘭吉衛隊極具血性,猶如銅墻鐵壁,任憑蒙古鐵騎如何沖擊,仍然維持著戰線!
然而瓦蘭吉衛隊身邊的其他重步兵,在蒙古鐵騎的猛突下,開始崩潰。
一波接著一波蒙古鐵騎沖擊重步兵,兀良合臺抱著必死的決心,突破至少五排重步兵!
長槍挑飛長柄戰斧,兀良合臺知道這一戰關系到金帳汗國的生死存亡,如果不拼命作戰,那么他們的下場,與戰死也沒有多大區別!
兀良合臺一路向前突擊,突破第六排、第七排、第八排重步兵!
速不臺、哲別的蒙古神射手回身交戰,利用角弓掩護兀良合臺的蒙古鐵騎!
大拇指扣弦,一支支箭矢從大拇指間破空而出,化為一道道流光,命中重步兵的門面,直接射殺重步兵!
即使是重甲步兵,除非全身甲,否則也會有破綻!
大量重甲步兵倒在蒙古神射手和蒙古鐵騎的聯手屠戮之下,哈拉爾的瓦蘭吉衛隊也無法阻擋速不臺父子的騎兵推進!
除了瓦蘭吉衛隊,周圍的重步兵向后方倒退,瓦蘭吉衛隊的兩側出現蒙古騎兵。
哈拉爾發現左右兩翼的重步兵成片倒下,后方的輕步兵在重步兵倒下以后,已經無法阻擋蒙古騎兵突破。
哲別在混戰中,射殺超過三十個重步兵,作為蒙古神箭,維京狂戰士也無法阻擋他的箭術!
“后退!”
哈拉爾獨自扛著蒙古騎兵的進攻,且戰且退,速不臺等人推進一步,就要犧牲一批騎兵!
“殺光他們!”
兀良合臺雖然沒有狂暴特性,卻和瓦蘭吉衛隊一樣陷入瘋狂,想要將哈拉爾的三萬步兵全部留下!
哈拉爾的步兵也是莫斯科大公國的生力軍!
伴隨著一聲怒吼,兩個瓦蘭吉衛隊的維京狂戰士因為無法承受戰場的刺激,被動觸發狂暴,轉身殺入追擊的蒙古鐵騎之中!
四階的蒙古鐵騎突然遭到戰力提升到九階重步兵的兩個維京狂戰士反殺,猝不及防,有十幾個蒙古鐵騎被這兩個維京狂戰士擊殺!
哈拉爾繼續向后撤退,他沒有片刻停留,那兩個維京狂戰士是他的部下,卻已經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后退,已經沒有希望救回來。
果然,兩個狂暴的維京狂戰士,在斬殺三十五個蒙古鐵騎以后,被后方源源不斷的蒙古鐵騎吞噬,長矛刺穿他們的盔甲,將其釘死在地上!
一直到戰死,這些維京狂戰士這才停下攻擊!
“沒想到西方大陸,也有一群視死如生之人。”
速不臺目睹兩個維京狂戰士作戰至死,內心多少有些震撼。
漠北之戰,瓦蘭吉衛隊曾經導致金帳汗國的長子軍混亂,而現在,速不臺再次看到了維京狂戰士的瘋狂。
速不臺這一次沒有打算放過瓦蘭吉衛隊,而是打算讓瓦蘭吉衛隊全軍覆沒,徹底粉碎葉卡捷琳娜麾下最精銳的重步兵!
大戰異常慘烈,哈拉爾的瓦蘭吉衛隊在幾十倍騎兵的圍攻下,幾乎全部陣亡!
平時可以和典韋交手的維京猛將哈拉爾,在持續不斷的蒙古騎兵的攻勢下,身受重傷!
兀良合臺挺槍躍馬,打算在混戰之中擊殺哈拉爾!
維京人的戰斧擋住兀良合臺的長槍,鋒利的槍刃在戰斧上摩擦出火星,硬生生被哈拉爾擋下!
“想要殺我,哪有那么容易!”
哈拉爾在受傷的情況下,仍然避開兀良合臺的攻擊,邊戰邊退,甚至一斧頭斬殺兀良合臺的戰馬,兀良合臺從戰馬跌落,哈拉爾高舉戰斧!
兀良合臺在生死關頭,可以看到哈拉爾的北歐維京頭盔之中露出一雙通紅的眼睛,眼神之中是無情和殘忍。
維京狂戰士的隱藏性格,無情是其中一項。
一道流芒射來,擊中哈拉爾的戰斧,被哈拉爾的戰斧擊飛!
兀良合臺趁機在地上翻滾起身,一個蒙古騎兵將戰馬讓給自己的將軍。
兀良合臺向神箭哲別投去感激的眼神,如果不是哲別令人驚嘆的箭術,或許他已經被哈拉爾的戰斧斬成兩截。
瓦蘭吉衛隊的魯莽,讓兀良合臺感到畏懼,他想要不顧一切,滅掉瓦蘭吉衛隊,以免在將來,哈拉爾重新招募和訓練出一支精銳的瓦蘭吉衛隊。
除了哈拉爾,三萬步兵軍團之中還有其他貴族,他們的爵位從伯爵到男爵不等,在這一次大戰中大量陣亡!
莫斯科大公國的雙頭鷹旗倒在地上,被蒙古鐵騎踐踏,兵器灑落一地。
當先鋒軍團崩潰,三萬人,只有不到一萬人幸存。狹窄的戰場,讓這些步兵幾乎退無可退。
如果他們撤退,后方還有葉卡捷琳娜的督戰隊。
“先鋒軍團戰敗,一位伯爵、兩位子爵陣亡!”
“我知道了。”
葉卡捷琳娜親自統帥主力軍,她已經得知了哈拉爾的先鋒軍損失大半的消息。
然而葉卡捷琳娜像是做好了犧牲三萬大軍的準備,蒙古騎兵與哈拉爾的戰團近身肉搏,雙方膠著在一起,已經喪失沖擊力。接下來,哈拉爾只要將速不臺的精銳騎兵先鋒拉扯過來即可。
三萬人,如果必須不可,也是可以付出的代價。
作為領主,在必要時,做出犧牲不可避免。
魯莽的哈拉爾,還不知道自己成為領主用來消滅鐵木真的籌碼。
不過哈拉爾還是幸運地活了下來,帶領不足萬人的殘兵退回,后方速不臺、哲別的騎兵追來,雙方還在廝殺拉扯!
“葉卡捷琳娜的主力軍已經出現,金帳汗國的將士,隨我沖垮葉卡捷琳娜的軍隊!”
作為鐵木真先鋒大將的速不臺已經可以看到哈拉爾后方整整齊齊的重步兵!
除了哈拉爾統帥的瓦蘭吉衛隊,葉卡捷琳娜還有其他的重步兵軍團,一排排鐵盾組成銅墻鐵壁。
這是葉卡捷琳娜的直屬部隊。
葉卡捷琳娜自己的軍團,與楚天一樣,走的是精兵路線。精兵路線的優勢是可以肆無忌憚地動用傳送陣,調兵的成本很低。一萬精兵的傳送代價,僅僅是十萬民兵的十分之一,戰斗力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葉卡捷琳娜的直屬部隊后面是從莫斯科大公國各地響應葉卡捷琳娜號召而來的民兵,還有各個封建主召集的義軍。
部分莫斯科大公國的民兵身上甚至沒有鐵甲,只有用木板制成的木甲,還有皮甲,手中拿著斧子、獵熊矛、長木棒或者短錘。
只有進行全面動員,才真正體現出莫斯科大公國文明特色的可怕。
當莫斯科大公國有凝聚力以后,下達戰爭動員令,民兵也有強大的作戰意志。
哈拉爾的三萬步兵,損失了三分之二,這才退下!
速不臺率領騎兵,趁著哈拉爾戰敗,開始進攻莫斯科大公國的主力,也就是葉卡捷琳娜所在之處!
速不臺、兀良合臺的騎兵極其可怕,沖進葉卡捷琳娜主力陣中,展開驚天動地的肉搏戰!
蒙古騎兵肆無忌憚,因為后方還有鐵木真、帖木兒、赤老溫等人的怯薛軍在蓄勢。
鐵木真遲遲沒有派出怯薛軍,在使用金帳汗國的騎兵消耗葉卡捷琳娜的兵力、體力、士氣。
這是一場慘烈的絞肉戰,雙方幾乎沒有多少技術可言,在狹小的戰場不停地堆積兵力,一直到一方戰敗為止。
百萬大軍被頓河以及惡劣的地形所阻礙,缺少退路。
狹小的戰場,蒙古騎兵與莫斯科大公國的士兵擠在一起混戰,大量的莫斯科大公國士兵被蒙古騎兵的戰馬踐踏而死,鮮血四濺,擋住雙方士兵的眼睛,戰場上彌漫著濃郁的血腥味,讓人窒息。
哈拉爾與葉卡捷琳娜的主力軍會合,轉身再次投入大戰,戰斧掀翻一個蒙古鐵騎!
兀良合臺同樣殺瘋了,挺著一桿長槍,繼續突擊莫斯科大公國的主力軍,體力在快速下降!
跟隨速不臺從漠北逃到金帳汗國的舊部,與他們的主將并肩作戰,想要在東歐這一片陌生的土地上,重新建立一個屬于他們的強大帝國!
這一戰,關系到莫斯科大公國、金帳汗國的生死存亡!
“戰馬在憤怒嘶叫,號角勝在戰場回蕩,鮮血染紅的戰旗豎立在大頓河的河岸,被殺死的戰士巋然不倒,因為偉大的莫斯科大公國,在經歷鐵與血的考驗……”
一個莫斯科大公國的吟游詩人目睹了這一場史詩大戰。
兩支大軍的戰斗陷入白熱化,尸體堆積如山。
“閉嘴。”
葉卡捷琳娜本來不愿意帶來吟游詩人,但吟游詩人作為西方大陸的特色職業,對戰場有特別的加成。
吟游詩人有些尷尬:“大公殿下,只有這樣吟唱,才能為我們的將士提供加成。”
葉卡捷琳娜想了想,最終冷冷說道:“那你繼續吧。出動波蘭翼騎兵!”
葉卡捷琳娜派出了波蘭文明的英雄巴托里,統帥著名的波蘭翼騎兵投入大戰!
數千波蘭翼騎兵在巴托里身后集結,這群波蘭翼騎兵擁有夸張的翼飾,四米長的騎槍直指前方,在巴托里的統帥下,視死如生,向對面的蒙古騎兵發起沖鋒!
“沙皇衛隊,做好準備。”
葉卡捷琳娜不得不動用自己的隱藏主力。
沙皇衛隊,作為歷代沙皇的衛隊,經過歷次變遷,實際上是一支混合軍團,擁有最精銳的裝備、戰馬,甚至是……火器!
沙皇衛隊被葉卡捷琳娜作為預備隊,與楚天的伏擊隊,是兩張底牌。
沙皇衛隊,需要用來擋住怯薛軍的進攻。
不只是葉卡捷琳娜的中軍,冰河的涅夫斯基、頓河的德米特里,兩個莫斯科大公國的本土英雄,各自統帥十萬大軍,其中不少是民兵,分別遭到術赤、木華黎猛攻,岌岌可危!
頓河的德米特里,他的軍團面對的是下馬的長子軍、金帳汗國怯薛軍,這群蒙古騎兵下馬以后變為弓箭手,采取蒙古射箭法,箭雨交織成羅網,收割德米特里軍團士兵的性命!
“大公殿下給我的精銳太少,多數都是來自鄉村的民兵,怎么可能擋住金帳汗國的精銳……”
德米特里有一種被葉卡捷琳娜拋棄的錯覺,他的十萬大軍,只有三萬是老兵,剩下七萬人,都是從各地臨時招募的新兵或者民兵。
這群揮舞斧子、獵熊矛、短錘的民兵卻在和術赤的金帳汗國精銳血戰,德米特里都不禁為之心疼。
“大公殿下不可能犧牲我,這一定是另有安排。”
德米特里竭盡全力,統帥大軍奮力抵擋。
但術赤的攻擊越加兇猛,莫斯科大公國的左側軍隊,也即是德米特里軍團,被迫向后撤退
網游之全民領主第六百七十二章 全軍覆沒的瓦蘭吉衛隊_宙斯小說網 https://bit.ly/32OGNsz
-----------------------------
最後的維京君王──挪威國王哈拉爾三世
2017 年 09 月 18 日
holmeslee6841
哈拉爾‧西格德松(Harald Sigurdsson)生於1015年的挪威,正如其名所示,他是西格德‧希爾(Sigurd Syr)之子。當時的挪威,仍算不上大一統王國,整個國家境內海岬王林立,這種海岬王最初是地方庭格(議會)推舉的戰爭領袖,以後成為海盜團伙的領袖兼地方領主,而西格爾‧希爾正是位於挪威東部的林格里克國王。
哈拉爾‧西格德松少年時期,其同母異父兄長奧拉夫二世‧哈拉爾松(Olaf II Haraldsson)本是受到挪威各地海岬王共同擁戴的挪威國王,但由於王國受到英格蘭兼丹麥國王卡努特一世‧大帝的入侵,抵抗失敗的奧拉夫二世最終於1028年喪失王位,被迫流亡瑞典。此後,奧拉夫二世為謀重新掌權,始終努力不懈, 1030年,奧拉夫二世帶領他的支持者反攻挪威,與卡努特的軍隊在斯蒂克萊斯塔交鋒。不過時運不濟的奧拉夫二世,並未達成目標,反而兵敗身亡,參與此戰的哈拉爾再次流亡海外,輾轉前往基輔大公國,成為基輔大公"智者"雅羅斯拉夫(Jaroslav the Wise)手下的傭兵隊長。在基輔大公國,哈拉爾英勇的表現頗得”智者”雅羅斯拉夫的賞識,因此成為他的乘龍快婿。
奧拉夫二世戰死斯蒂克萊斯塔
不過,不安於室的哈拉爾還是在幾年之後離開基輔,轉往君士坦丁堡,加入了拜占庭皇帝米海爾四世(Michael IV the Paphlagonian)的瓦蘭吉衛隊,從此他便為拜占庭帝國轉戰於西西里與保加利亞等地。
拜占庭帝國的瓦蘭吉衛隊
哈拉爾在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之後,總算成為一個富裕且有成就的軍事指揮官,於是他萌生了返國奪位之意。因此在1045年,他便在返國之前,便與丹麥的王位覬覦者斯韋恩二世‧埃斯特里德松(Sweyn II Estridsson)及瑞典國王阿農德‧雅各布(Anund Jakob)結成同盟,隨後便向丹麥國王"好人"馬格努斯(Magnus the Good)發起挑戰,爭奪挪威王位。馬格努斯為了突破包圍網,因此主動在1046年讓哈拉爾成為共同國王。經此拉攏,哈拉爾隨即便拋棄了與斯韋恩二世的同盟關係。隔年,馬格努斯戰死沙場,哈拉爾於是成為挪威唯一的國王,而丹麥王國則落入斯韋恩之手。
哈拉爾三世為了直追卡努特大帝的志業,於是從1048年起,連年與斯韋恩二世纏鬥不休。不過,儘管他贏得了多數的勝利,並為此贏得了「哈德拉達」(意指"艱辛的統治")的綽號,但長年難解的戰爭,最終還是迫使哈拉爾於1064年選擇與他的對手和談,從此放棄自己對丹麥王位的要求,以無條件地達成兩國的和平。
富爾福德門之役
1066年1月,英格蘭國王”懺悔者”愛德華逝世,哈羅德‧戈德溫森受賢人會的推舉下成為新的國王。不過哈羅德的弟弟托斯蒂(Tostig)卻對此大為不滿,這是因為此前托斯蒂因故被廢絀諾森伯里亞伯爵之位,而其兄成為國王後,又無封於他,於是托斯蒂心生怨望,便跨海前往挪威,慫恿早就對英格蘭產生興趣的哈拉爾三世入侵英格蘭北部。挪威國王哈拉爾三世見有人願任響導,於是便湊集大軍,並在1066年9月18日從英格蘭北部的蒂斯河口登陸。並在2天後,於富爾福德門之役(the Battle of Fulford Gate)中取得首勝,迫使英格蘭國王哈羅德‧戈德溫森火速帶兵北上馳援。
斯坦福橋之役
5天後,雙方便於斯坦福橋之役(the Battle of Stamford Bridge)交手,在經過了十分激烈的戰鬥之後,哈羅德‧戈德溫森率領的英格蘭軍雖然死傷慘重,但總算殲滅了來犯的挪威大軍,作為挪軍主帥的哈拉爾三世與擔任響導的托斯蒂都戰死沙場。然而,斯坦福橋戰役的勝利者卻也沒辦法笑到最後。不到一個月後,另一位覬覦英格蘭王位的入侵者便在英格蘭南部登陸,隨後哈羅德‧戈德溫森便在與諾曼第公爵威廉二世交戰的時候,戰死在黑斯廷斯的沙場上
最後的維京君王──挪威國王哈拉爾三世 – Gasta Marcus Hobbitia https://bit.ly/2JQBamJ
-----------------------------------
瓦蘭吉衛隊是東羅馬帝國最優秀的外族禁衛軍之一,戰功赫赫。 本文梳理一下現在出土的瓦蘭吉衛隊文物和它們背後的歷史。
1.北歐瓦蘭吉衛隊
最早的瓦蘭吉衛隊出現在西元10世紀,主要是來自羅斯,在這一階段瑞典和挪威人也是衛隊的重要組成部分。 所以這一階段的文物有很濃郁的北歐和羅斯風格。
上圖是保加利亞出土、西元10-11世紀的瓦蘭吉單刃戰斧。 斧頭上的有著白銀和黃金裝點的北歐風格花紋,非常精美細緻。
與之風格類似的,是出土於保加利亞的、屬於同時代的北歐風格矛頭;
上圖是出土於摩爾達維亞的鎏金鐵盔頂,製作於12世紀末期,有著濃郁典型的羅斯風格。
上圖是瓦蘭吉戰士的北歐式戰斧和寶劍;
還有斯堪的納維亞風格的劍柄飾物;
以上的兩張圖裡,聖采鵰爾利亞的瓦蘭吉象牙雕塑,第二章圖是基於牙雕的復原,反映了一個典型的瓦蘭吉戰士形象。 此雕塑製作於希臘,軀幹部分有一點古典時代希臘羅馬的英雄風格,但是他的武器是西元9-10世紀非常流行的丹麥戰斧款式。 這把斧頭刀刃寬,柄高,與典型的維京大斧非常相似,腰間維京劍的有十字形護手和半圓形配重球,是典型的北歐風格。 這個小雕塑可能是被結束服役的瓦蘭吉衛士帶回北歐老家的。
在職責上,身材魁梧、身披精良鱗甲的他們非常適合作為儀仗隊,展示帝國的威儀,這些巨人被皇帝用來威嚇帝國的敵人;
在戰場上,他們也是不可多得的勇士,往往作為突擊力量在關鍵時刻衝鋒陷陣,扭轉乾坤,力挽狂瀾;
在和平時代,他們還是君士坦丁堡的員警,和皇帝的秘密偵探,捉拿皇帝的異己勢力。 他們經常威風凜凜地背著盾牌,手持大斧在街頭巡邏,維護治安;
瓦蘭吉衛隊還是皇帝的秘密員警
由於和權貴們沒有交集,所以對皇帝的命令說一不二,會忠心耿耿地加以執行。 由於本性中的嗜血和兇殘,瓦蘭吉衛隊在折磨敵人、拷問俘虜和罪犯上很有一套。 在拜占庭權貴眼裡,這些瓦蘭吉人基本上類似於錦衣衛,一旦自己被他們捉拿,就意味著沒有任何迴旋餘地和申訴機會了。
12世紀的拜占庭貴族寫了這樣一首詩,表達他們對瓦蘭吉衛隊捉人和守獄的恐懼:
在深不可測的地牢裡,眼不見光,耳不見談話聲,囚犯們看不見彼此;
唯一能聽見的,就是瓦蘭吉衛隊捆綁、束縛和辱駡的聲音,恐懼讓人夜不能眠。
除了這些常見的職責,這些人因為英武的外表和異國風情的長相,被東正教徒當成模特,畫進歷史和宗教題材的壁畫里,作為外國武士的原型:比如在希臘希俄斯島的新修道院裡,有一處關於耶穌受難的壁畫,其中,用槍刺耶穌的朗基努斯,原型就是一個持劍的瓦蘭吉戰士:
壁畫里的朗基努斯
  右下角是他的原型
在下圖裡,手持標誌性戰斧的瓦蘭吉戰士,在希俄斯島的新修道院的宗教壁畫里客串希律大帝的衛士:
還有瓦蘭吉戰士遠赴卡帕多西亞作戰,他們的經典形象,被當地穴居的基督徒用壁畫捕捉並記錄下來。 其中左邊持劍戰士的動作,是瓦蘭吉戰士的經典形象:東羅馬史料記載,他們經常將劍扛在肩膀上,很具有辨識度:
在執勤之餘,瓦蘭吉衛隊還會進行塗鴉和惡作劇:
比如上圖裡,一個來自北歐的名叫哈弗丹的瓦蘭吉衛隊戰士在聖索菲亞大教堂的南廊的大理石扶手上刻寫了一些如尼文字母:
冰島人的塗鴉
同樣是在南廊,還有一個名叫阿雷的冰島瓦蘭吉戰士刻下了這些文字:「阿雷刻寫了這些字母。 "
  .
海軍中也有瓦蘭吉戰士
除了在君士坦丁堡活動,他們經常在帝國各地征戰或者漫遊。 由於維京人和羅斯人都有在河海上航行的經驗,所以瓦蘭吉戰士的其他職能包括乘戰艦作戰、追捕海盜。 一些年輕的、新入隊的瓦蘭吉戰士會被派到輕型戰艦上,和希臘士兵一起在愛琴海海域清剿穆斯林海盜。
瓦蘭吉戰士和穆斯林海盜的戰鬥
在征戰之餘,瓦蘭吉衛隊也會留下一些刻字,證明自己到此一游:在11世紀上半葉,一群來自瑞典的瓦蘭吉衛隊戰士比雷埃夫斯港的巨型石獅上刻下了北歐的巨蛇圖騰。
石獅子上的刻石銘文
現存於威尼斯的比雷埃夫斯石獅
但是實際上根據學者的解釋,這個圖形是用一個個如尼文字母組成的藏頭詩:
他們在石獅子上,刻著這樣的詩文:
"在高個子哈羅德的指揮下,埃斯蒙德和阿斯蓋爾、索萊夫、索德、伊瓦爾刻寫了這些如尼文;它們用來紀念勇士霍爾斯,一位出色的勇士。 瑞典武士們穿越大海,將這些文字刻在石頭上;儘管希臘人阻止他們,但是他們還是寫下了這些文字。
戰士們並肩殺敵
哈康、伍爾夫、埃斯蒙德和奧恩征服了這個海港;在鎮壓希臘人的叛亂之後,這些人和哈羅德一起徵收了一大筆罰款;達爾克被俘虜到了遙遠的異域,伊戈爾和拉格納一起遠征亞美尼亞的土地。 "
瓦蘭吉的貿易路線和旅行路線
很顯然,這是一群歷經風浪的瓦蘭吉勇士,在回憶自己的冒險歷程和同伴們的下落。
返回故鄉的退役瓦蘭吉衛隊
在結束了服役之後,一些瓦蘭吉戰士會落葉歸根,帶著財富和傳奇回到北歐老家。
與石獅子銘文遙相呼應的,是瑞典烏普蘭地區的一塊墓碑石,與石獅子藏頭詩的創作年代幾乎一致,上面記載了一個那個名叫霍爾斯的勇士的歸宿,很顯然他得以在故鄉安度餘生:
"卡爾製作了這塊石碑,紀念他的父親霍爾斯和他的內兄卡博;
他們勇敢地在海外冒險,在希臘征戰,為他們的繼承人掙到了足夠多的財富。 "
北歐出土的拜占庭銀幣,可能是瓦蘭吉戰士的軍餉
類似於石獅子圖騰的藏頭詩石碑和銀幣,也曾多次在瑞典出土。 在今天的瑞典境內,一共發現了30名前往過拜占庭的瓦蘭吉戰士的墓碑。 其中最著名的石碑,是拉格納恩瓦爾的石碑。 他在斯德哥爾摩以北的艾德刻了一塊雙面石碑,用來紀念他的母親法斯維。 在碑上有一首如尼文的詩歌,按照維京人的傳統,字母圍成巨蛇的形狀,閱讀順序是從蛇頭到蛇尾,詩歌記錄了他如何在希臘的經歷:
拉格納恩瓦爾的石碑
"拉格納恩瓦爾刻下了這些如尼文;
他用碑文紀念他的母親法斯維,奧納爾之女;
她在艾德上面,願眾神撫平她的靈魂。
拉格納恩瓦爾刻下了這些如尼文;
他曾經在希臘,曾經是大軍的領袖。 "
很多北歐貴族都有在瓦蘭吉衛隊當軍官的經歷
根據另一塊如尼石碑文的顯示,拉格納恩瓦爾和他的父親英格瓦、叔叔因吉費爾於1050年戰死,那正是拜占庭帝國盛世變天的前夕。
曼茲克爾特之戰
在曼茲克爾特之戰中,他們是為數不多、堅持到最後一刻,最後全軍覆沒的軍隊,無愧於他們的稱號:瓦蘭吉的名稱來源於古諾斯語"vringi",意思是"誓言夥伴",直到最後的時刻,他們都沒有拋棄戰友和主人。
2.盎格魯-瓦蘭吉時期
盎格魯-瓦蘭吉戰士
在1071年之後,瓦蘭吉衛隊的主力,由北歐人和羅斯人逐漸變成了流亡的盎格魯-薩克遜人和他們的後裔。
1865年,英國駐君士坦丁堡大使在阿德里亞堡城門附近的一座塔樓里,發現了很多被用作建築材料的墓碑;其中的一塊拜占庭時代的墓碑上,刻寫著幾個希臘字母INGVAR:
INGVAR的希臘字母銘文
這個發現,令後來來到這裡的英國旅行者和學者激動不已:因為這個詞正是英格蘭-瓦蘭吉衛隊的縮寫,是他們的同鄉的遺物。
這些瓦蘭吉衛隊的墓碑石刻出自盎格魯-瓦蘭吉衛隊的聖尼古拉斯教堂,後來這些墓石在14世紀被用於建造一座名叫摩拉維亞宮殿的建築。 13-14世紀時,聖尼古拉斯教堂的一塊大理石柱,被旅行家從君士坦丁堡帶回了下金斯伍德的一座教堂里陳列,也算是落葉歸根。
隨著墓碑和有關遺址的被發掘,一段塵封的傳奇----盎格魯-瓦蘭吉衛隊來到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諾曼貴族剝奪了舊貴族的土地
11世紀中後期,在諾曼征服后,諾曼人默許一部分盎格魯-薩克遜貴族乘船離開英格蘭,尋找新的出路。 其中有一支盎格魯-薩克遜和盎格魯-丹麥貴族領導的船隊穿過比斯開灣,從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地中海,一路上靠洗劫為生。 當他們聽聞拜占庭的首都正遭受異教徒圍攻時,決定前往君士坦丁堡尋找機會。
根據奧德里克-維塔利斯的《教會史》記載:"盎格魯-薩克遜貴族抱怨他們失去的自由,不停地計劃著如何擺脫束縛...... 其中的身強力壯者想到去遙遠的土地尋找機會,向勇敢而高貴的阿列克修斯皇帝效力。 這就是這些盎格魯人前往愛奧尼亞的原因,這些遺民和他們的後裔忠心耿耿地為皇帝服務,獲得了希臘人的皇帝、貴族和平民的喜愛。 "
十一世紀和庫曼雇傭兵並肩作戰的盎格魯-瓦蘭吉戰士
而來到君士坦丁堡后,由於此時的羅斯諸公國已經陷入內戰,羅斯人正自顧不暇,最優秀的戰士都用於內戰,所以這些前來投奔的盎格魯裔戰士無異於雪中送炭,無異於從天而降的寶藏。 在拜占庭帝國的官方宣傳中,這些人來自羅馬帝國曾經的行省不列顛尼亞,扛著大盾牌和某種戰斧,從一開始就是忠於羅馬帝國的。 由於11-13世紀給拜占庭造成威脅的諾曼人,和安條克這樣的十字軍國家大都以諾曼人為主力,所以很明顯,盎格魯-瓦蘭吉為拜佔庭而戰,有報仇雪恨的意味。
英格蘭瓦蘭吉衛隊成員,斯蒂芬的印章
這枚鉛製印章上的文字是:"我(指這個印章)封印了'從者'斯蒂芬的文書。 「它的背面是聖人聖尼古拉斯和一個十字架。 這枚印章出土於英格蘭人的聖尼古拉斯教堂遺址附近,製作於西元12世紀,西元1080年前後到1204年正是盎格魯裔瓦蘭吉戰士主導瓦蘭吉衛隊的時代。 作為高級軍官的「從者」斯蒂芬很可能就是一個流亡到君士坦丁堡的盎格魯裔瓦蘭吉戰士。
被瓦蘭吉使節帶回英格蘭的拜占庭金幣
這枚米海伊爾七世的金幣出土於英格蘭的約克郡。 諾曼征服后,雖然瓦蘭吉和諾曼人有家仇國恨,但是他們有時會代表拜占庭出使英格蘭,向英格蘭國王報告東方的局勢,1176年的密列奧塞法隆戰役后,就有盎格魯裔返回英國,向亨利二世報告戰況。 這枚米哈伊爾七世的金幣也許就是這樣被帶回英格蘭的。
一個瓦蘭吉衛隊的裝飾牌
在收入上,拜占庭一般是用含金量較高的金幣支付軍餉。 幣值穩定有保證。 但並不是所有的北歐人都能如願加入瓦蘭吉衛隊。 在進入選拔環節之前,報名者需繳納高額的報名費,這是因為在當時只有富有者才能熬過長途旅行的考驗,才能買到更好的裝備;富裕的領主往往有更充沛的經驗和更高的武藝。 所以報名費其實起到的初賽的作用,可以保證衛隊成員的品質。 如果不出意外,軍餉、戰利品、皇帝的默許搶劫都能讓衛隊很快把報名費賺回來。 加入瓦蘭吉衛隊是名利雙收的事情。 成為普通雇傭軍人或者成為王公的私人衛隊,當時的權貴們熱衷於聘用落選的北歐人為自己服務。
君士坦丁堡的盎格魯裔瓦蘭吉衛隊
新英格蘭的大致位置
在11-12世紀的君士坦丁堡的街頭,根據當時英格蘭旅行者的敘述,英語是街頭巷尾很有辨識度的語言。 這是因為當時盎格魯-瓦蘭吉衛隊在君士坦丁堡和克里米亞地區有自己的社群。 特別是在克里米亞,1100年前後,阿列克修斯皇帝派出一隊盎格魯-瓦蘭吉戰士收復了克里米亞半島的刻赤海峽地區,英格蘭流亡者們趁機宣佈,這裡是新英格蘭(Nova Anglia)。
16世紀的商業海圖,還有一些新英格蘭的地名遺存
直到16世紀,義大利海圖上依舊有著瓦蘭吉波利斯、倫敦、蘇塞克斯等英格蘭式地名,教皇英諾森四世的使節、拜佔庭的《官職書》、北歐的《懺悔者愛德華薩迦》的記載都暗示,這個小附屬國直到西元14世紀依舊存在,當地的盎格魯薩克遜人依舊有著自己的特色。
瓦蘭吉戰士陣戰庫曼騎兵
有了自己的社群,拜占庭帝國獲得了一個比較近的優質兵源地,保證了衛隊的數量。 當然此時的瓦蘭吉衛隊除了盎格魯裔,還有丹麥人和威爾士人。 這些盎格魯裔參與了迪拉西烏姆之戰、對佩切涅格人的扎戈伊之戰、安條克之圍、保衛塞普勒斯島、密列奧塞法隆戰役,直到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時,他們的勇武都令城下的十字軍印象深刻,是為數不多的抵抗到底的軍隊:根據《征服君士坦丁堡記》的記載:
1203年7月17日的戰鬥里,在靠海的碉樓上,有勇敢的盎格魯戰士和丹麥戰士。 他們堵在十字軍的攻城梯前,看上去駭人而強悍,並多次血腥地打退了十字軍的登城。
1204年保衛君士坦丁堡的瓦蘭吉戰士
由於拜占庭貴族不停地更換皇帝,讓這些勇士感到困惑。 所以在最後一個走馬燈皇帝-----穆茲菲烏斯逃跑,他們徹底失去了效忠對象,於是向十字軍提出投降。 由於他們的出色表現,新建立的拉丁帝國也對他們委以重任,給他們選派天主教神父,並讓他們恢復原來的職責;一海之隔的尼西亞帝國也重建了瓦蘭吉衛隊,他們收編了一些忠於帝國的瓦蘭吉流亡者,這些人在軍政領域也是一線軍職。
而在收復了君士坦丁堡之後,瓦蘭吉衛隊很少作為主要的野戰力量出現在戰場上,純粹成為了宮廷武裝和防禦性力量。
13-14世紀的瓦蘭吉頭盔
這是一套13-14世紀的瓦蘭吉頭盔,有典型的羅斯-拜占庭風格。 1204年之後,無論是尼西亞還是拉丁帝國,還是復國後的拜占庭,都組織了自己的瓦蘭吉衛隊,但是和原來的規模相比已經非常可憐。 14世紀的瓦蘭吉衛隊規模已經只有400-500人左右;這些文物說明當時還有少量的羅斯武士為瓦蘭吉衛隊服務。 瓦蘭吉衛隊最後一次出現在歷史上是1341年,作為年輕的約翰五世的侍衛。 此後關於瓦蘭吉的下落,只能通過一些間接材料來推測了。
晚期瓦蘭吉衛隊 希臘化風格明顯
瓦蘭吉衛士和他們的希臘後裔
之前留在希臘的盎格魯裔、丹麥裔和羅斯人被帝國封妻蔭子,留下了被稱為Varangopouloi,意思是混血的瓦蘭吉後裔。 瓦蘭吉衛隊以喜歡女色而聞名,他們對具有南歐風情的希臘女子比較青睞。 所以一些人選擇在拜占庭終老,他們的後裔子承父業,加入軍隊,但是這些人無論是在服裝、相貌還是戰術上,都更加的當地語系化。
瓦蘭吉戰士的十字架
瓦蘭吉戰士的十字架
瓦蘭吉戰士的十字架
以上三張圖是瓦蘭吉戰士的十字架,在信仰上,他們由北歐諸神、羅斯原始信仰轉向了基督教,與本地文化進一步融合。
14世紀的拜占庭文獻《官職之書》也可以證明瓦蘭吉衛隊的存在。 在慶祝耶誕節的晚宴上,義大利城邦代表、來自愛琴海諸島和其他飛地的臣民們,依次向名不副實的羅馬皇帝獻上賀詞。 在比薩人道賀后,盎格魯人登場了。 這說明在拜占庭人眼裡,他們還是一個有特性的族群。 盎格魯-瓦蘭吉戰士們一邊大聲地揮舞著大戰斧,敲打著鼓點,一邊用自己國家的語言,也就是英語,向皇帝高呼萬歲。 可見此時的瓦蘭吉衛隊依舊有血脈孑遺。
15世紀的瓦蘭吉衛隊,裝備西歐化
而到了1402年6月,約翰八世給英格蘭的亨利四世的書信中還提到了一些手持巨斧的盎格魯戰士,他們有鮮明的特色,沒有其他民族和他們一樣使用大戰斧。 可見直到此時,都有一些瓦蘭吉戰士的後裔在為保衛君士坦丁堡而戰。 得到了皇帝青睞的他們得以裝配米蘭式的板甲和德國式雙手劍,也算是與時俱進,能在戰場上堅持的更久。 不過此時已經物是人非,羅馬皇帝都穿上了突厥式冠袍,所有人都無力挽留命運。 他們和前來為君士坦丁堡服務的克里特希臘衛隊一起並肩作戰。 直到1453年帝國隕落,城牆塌陷,他們的傳奇才告一段落。
1453最後一戰,帝國的垂死掙扎
逝者不死,英名永存。 這些信守諾言的戰士見證了拜占庭的興衰榮辱。
總結
作為歷史上最傳奇的雇傭軍之一,瓦蘭吉衛隊從北歐到地中海,經過了萬里征程,完成了血統和文化上的跨文化交流。 作為跨文化交流的典範,希臘人和北歐人都是在他者的説明下,收穫對自己的認識。 作為歷史和軍事領域的特殊現象,雇傭軍會繼續活躍在歷史舞臺上。
文物与历史:拜占庭帝国的瓦兰吉卫队的文物遗存|瓦兰吉|拜占庭|罗马帝国|卫队|帝国_网易订阅 https://bit.ly/3lkTYZo

下載 - 2020-11-11T081955.151下載 - 2020-11-11T081953.703下載 - 2020-11-11T081946.570下載 - 2020-11-11T081944.720下載 - 2020-11-11T081943.349下載 - 2020-11-11T081938.545下載 - 2020-11-11T081936.572下載 - 2020-11-11T081935.177下載 - 2020-11-11T081933.311下載 - 2020-11-11T081931.793下載 - 2020-11-11T081929.326下載 - 2020-11-11T081925.995下載 - 2020-11-11T081927.669下載 - 2020-11-11T081920.609下載 - 2020-11-11T081916.019下載 - 2020-11-11T081914.234下載 - 2020-11-11T081909.786下載 - 2020-11-11T081906.904下載 - 2020-11-11T081905.509下載 - 2020-11-11T081903.635下載 - 2020-11-11T081900.365下載 - 2020-11-11T081854.616下載 - 2020-11-11T081852.4452020-11-11_081837下載 - 2020-11-11T081825.597下載 - 2020-11-11T081823.875下載 - 2020-11-11T081821.509下載 - 2020-11-11T081817.898下載 - 2020-11-11T081815.345下載 - 2020-11-11T081809.920下載 - 2020-11-11T081811.284下載 - 2020-11-11T081806.780下載 - 2020-11-11T081807.963下載 - 2020-11-11T081805.194下載 - 2020-11-11T081803.980下載 (99)下載 (100)下載 (98)下載 (96)下載 (97)下載 (95)下載 (93)下載 (94)下載 (92)下載 (91)下載 (90)XZ0wDSfPRRamUxBySDYZw1280px-Harald_Hardrada_window_in_Kirkwall_Cathedral_geograph_2068881Stiklestadpsq00002op628964s4sp5s00051210s19q4r50psq00002op437s84n67p5s0005120s3p591n2rpsq00002op58qs04177p1200087p94n533oq05p5s0005120rs95803q7


瓦蘭吉衛隊為什麼又稱「斧頭幫」? 瓦蘭吉衛隊是一支怎麼樣的隊伍?
趣歷史2019-09-19 14:35:24。阿貝爾伽羅瓦梅文鼎托裡拆利洛必達
瓦蘭吉衛隊為什麼又稱「斧頭幫」?瓦蘭吉衛隊是一支怎麼樣的隊伍? 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詳細介紹,接著往下看吧~
說起瓦蘭吉衛隊,也可被稱之為北歐衛隊,是拜占庭帝國中的一支皇家近衛重裝部隊,說白了就是近衛軍,皇帝的親信不對。 瓦蘭吉衛隊在拜占庭帝國的歷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是拜占庭帝國中最具有戰鬥力的一支精英部隊。 這隻部隊的主要武器使用的是巨斧,所以還被後人戲稱為"北歐斧頭幫"。
image.png
"瓦蘭吉"是這支部隊成員的自稱,而這個詞源自古挪威語的Var,意思是"誓言",用來代指宣誓效忠於他人,遵守領主的規定,並平分獲得的利潤的團體。 此後拜占庭人把所有的北歐人都泛稱為「瓦蘭吉」。 瓦蘭吉衛隊很多時候使用自帶武器。 他們慣用被稱為「丹麥大斧」的傳統維京雙手戰斧,而非拜占庭人衛隊裝備的羅姆法亞劍(Rhomphaia),這種特殊的武器甚至成為了他們的標誌,因而也被拜占庭人稱為"持斧軍團"或"斧頭幫"。
歷史上,這支部隊在幾百年裡一直作為拜占庭的王牌部隊被使用,他們創造了無數的戰爭奇跡。 但隨著拜占庭的日漸式微,這支精英也逐漸沒落了。 此後經常有聲音認為,如果拜占庭帝國當初為瓦蘭吉人封地,那麼他們可能會作為帝國的最強軍事支柱,力保君士坦丁堡不會失守。
但我認為,如果拜占庭真這麼做了,非但不能拯救帝國,反而還會加劇它的隕落速度。 至於原因,我們還要從"北歐斧頭幫"說起。
首先,儘管那些曾經襲擾歐洲的挪威人和拜占庭"斧頭幫"的挪威人存在著明顯差異,但他們追求財富和榮譽的動機是相同的。
image.png
歷史上,北歐人的名聲似乎都不太好。 因為挪威殖民者的侵襲為歐洲人帶來了很大的困擾。 在西方,有"步行者"羅洛和"無骨者"伊瓦爾伊瓦爾這樣海盜頭子。 在東方,有魯里克國王,他帶領挪威人侵佔了現在白俄羅斯、俄羅斯和烏克蘭的一大片土地。 此後,這些挪威移民在一系列歷史事件中,演變成了瓦蘭吉安人,即我們常念叨的"斧頭幫"。 瓦蘭吉安人後來還成為了新創建的基輔羅斯國的精英,在那裡他們被訓練為專業的重裝步兵,而當地被征服的斯拉夫人則負責為他們納稅。
魯里克人形成了統治基輔羅斯公國的貴族,他們建立了俄國的貴族階級,直到被羅馬人取代。 值得一提的是,基輔羅斯公國可以說是奠定了現代俄羅斯的基礎,儘管它在歷史上常作為蒙古的附屬國而存在。
image.png
好了,已經確定了瓦蘭吉安人的身份后,我們還應該把他們與更臭名昭著的表親維京人作下比較。 大家應該都知道維京人是來自斯堪地納維亞的襲擊者,在早期的維京時代,他們習慣使用多用途的長艇來橫渡歐洲河流,襲擊整個歐洲無人防守的定居點。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不再滿足於襲擊定居城鎮,而是變得更具擴張意識。 這一點上,諾曼底的"步行者"羅洛比較具代表性,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諾曼人作為一個民族,是唯一保留維京文化的群體,他們一直設法保持其獨特的身份,而不是完全被法國同化。 第二個原因是,這個公國還真的是被皇帝給予的土地,而不是維京人自己征服的。
image.png
西法蘭西亞國王查理一世把諾曼第的土地給了羅洛,用來換取他的忠誠,並保護西法蘭西亞免受維京人進一步入侵。 所以,這就使諾曼底在各種文化碰撞中變成了一個大熔爐,孕育了獨特的諾曼底文化。 然而,讓查理一世想不到的是,諾曼人仍然與他們的斯堪地納維亞同胞保持著良好的關係,諾曼底一度成為了海盜襲擊者的安全天堂。 (諾曼第是法國地名,諾曼是居住在其土地上的維京人的一個分支。 )
維京人和法國本地人混合成為了諾曼底人,維京人自己也成為了天主教徒(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但到1066年,他們變成了虔誠的基督教徒,教皇默許了他們日後侵略英國的行動)。 當然,他們仍然保持著他們的軍事實力。
在該地區,諾曼底人逐漸成為了主要的政治力量。 公國和法蘭西國王之間存在著一種權力動態,甚至在入侵英格蘭之前,法蘭西國王都對諾曼人十分謹慎,所以最後諾曼第公爵成為了英格蘭的新國王。 簡單地說,諾曼第公國在歐洲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你根本不能確定他到底是可信賴的盟友,還是隨時可能插刀的敵人。
image.png
然而本質上來講,瓦蘭吉安人和他們的諾曼表親沒什麼不同。 不過他們既沒有盟主需要應付,也沒有土地給他們擴張。 然而,瓦蘭吉安人作為一個獨特民族仍然不同於當地的斯拉夫人,特別是考慮到他們作為軍事專業人員的角色。 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他們與英格蘭的豪斯卡爾人相似。 這些來自挪威的軍事專業人才,被金錢和土地維繫著,形成了"經典"封建主義的騎士階層。
但瓦蘭吉安人仍然保持著搶劫的習慣,他們與東羅馬帝國的最初接觸是通過搶劫和貿易(就像在西方的維京人一樣)。 儘管他們與拜占庭簽訂了一項和平條約,在條約中他們許諾將皈依基督教(東正教),而俄羅斯大王子還取了皇帝的一個女兒,進行了政治聯姻。 但作為交換,俄羅斯將向拜占庭帝國提供大約6000名雇傭軍。 正是這些人的戰鬥力和對皇帝的忠誠,才形成了所謂的瓦蘭吉安衛隊的核心,也就是我們說的"北歐斧頭幫"。 (其實瓦蘭吉安衛隊可以理解為,俄羅斯弗拉基米爾大公為了讓國內的宗教歸於一體化而與拜佔庭做的政治交換)
隨著時間的推移,即使是遠在斯堪地納維亞的挪威人也聽說了同胞們的財富和榮耀,他們樂於加入瓦蘭吉安衛隊,這促使他們大批地湧向東羅馬帝國。 儘管拜占庭的軍隊和人口一下子得到了擴容,但財政的壓力巨大,政府還專門為此出臺了一項禁止繼承遺產的法案。
image.png
綜上,西部的諾曼人和東部的瓦蘭吉安人構成了拜占庭時代北歐人的政治生態。 讓我們想像一下,如果皇帝讓瓦蘭吉安人建立國家,會發生什麼呢?
第一個明顯的後果就是他們會成為一個政治實體,這對瓦蘭吉安衛隊的建立起到了反作用,因為該衛隊與帝國政治存在強大的利害關係。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不能再被視為忠誠的保鏢,直接與皇帝的初衷相左。
第二件要考慮的事情是他們是否會繼續接近基輔羅斯公國。 因為幾乎每一個加入瓦蘭吉安衛隊的挪威人都是從羅斯公國來的,而衛隊的創始成員也幾乎都是從羅斯公國來的。 另一方面,瓦蘭吉安衛隊和基輔羅斯之間的關係在此之前就已經很密切了。 有人指出,最著名的瓦蘭吉安衛隊長官之一,哈拉爾德·哈德拉達,既是俄羅斯大公的朋友,還娶了他的一個女兒,並曾説明過他逃離帝國的戰爭。
本來,諾曼第公國就已經成長為了一個地區性的強國,成為鄰居頭疼的地方。 我甚至絲毫不會質疑法國國王曾悔恨他的祖先把諾曼第交給挪威海盜的想法。 同理,如果拜占庭人將土地授予瓦蘭吉安衛隊,我覺得結果對皇帝來說將是災難性的。
image.png
首先還是像我之前說的那樣,他們將與北方的超級大國——基輔羅斯(比諾曼底公國還要大幾倍)有著更密切的聯繫,要知道這個政治強國在很長一段時期內都掌握著皇帝的生命。 所以,一旦瓦蘭吉安出現內部的叛亂,極有可能會影響到基輔羅斯公國的判斷,導致拜占庭分崩離析。
然後從文化上講,拜占庭的"斧頭幫"常年被瓦蘭吉安文化所左右。 其實他們與基輔羅斯公國的距離和關係比起來,更接近於諾曼第和斯堪地納維亞。 當然,他們還受到了希臘文化的嚴重影響。 在自由,平等的理念面前,瓦蘭吉安部隊一旦被受封,極有可能演變為另外一個諾曼第公國。
image.png
另外說一句,隨著諾曼入侵取代了大部分盎格魯-撒克遜貴族,英國人和他們的隨從(其中包括豪斯卡爾)乘坐100多艘船隻逃到了東羅馬帝國。 隨後,拜占庭皇帝把克里米亞的土地給了他們,但他們中的許多人隨即都加入到了瓦蘭吉安衛隊。 (導致後來在那裡的瓦蘭吉安衛隊大多數都是英國人)必須指出的是,盎格魯撒克遜人本身在戰爭中就已經深受挪威人的影響,豪斯卡爾一家就非常崇拜偉大的克努特大帝(最厲害最有名的北歐海盜)。 我們從貝葉掛毯上可以明顯看到,典型的盎格魯撒克遜戰士卻揮舞著巨大的斧頭在戰鬥,這顯然是受到了挪威文化的影響。 所以他們能很容易地融入了瓦蘭吉安衛隊。 當然,這也讓瓦蘭吉安衛隊的構成更加複雜了,如果讓他們成為國家的話,肯定非常難以約束和統治。
看起來,再厲害的衛兵也阻止不了拜占庭的覆滅。 當然,拜占庭的毀滅因素還源於其經濟和政治的多方位原因。 不過事實證明,再複雜再古老的帝國,也只不過是歷史的匆匆過客罷了,我們還是應該先前看,抬頭看,用心看。
瓦兰吉卫队为什么又称“斧头帮”?瓦兰吉卫队是一支怎么样的队伍? https://bit.ly/38ISZyP

5d8321a1cb7715d8321aa3a23c641 (27)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