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古代亞歷山大城的東北部,它們幾乎佔據了亞歷山大港三分之一的面積。博物館的具體位置無從知曉,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地址更是一個謎團,因為古代資料沒有寫明它究竟是博物館的一部分,還是單獨的一座建築。如果它是單獨的建築,它和博物館具體的方位如何也不清楚

590px-Ancientlibraryalex2020-11-08_1522442020-11-08_1522032020-11-08_152133100f0g0000007q84m63B7_C_760_506100j0g0000007qkce47A1_C_760_50610070g0000007qadn0672_C_760_506100v0g0000007q963BD67_C_750_500Egypt.Alexandria.BibliothecaAlexandrina.02


亞歷山大港博物館圖書館
新亞歷山大圖書館(拉丁語:Bibliotheca Alexandrina;阿拉伯語:مكتبة الإسكندرية‎,轉寫:Maktabah al-Iskandarīyah)是位於埃及亞歷山大的圖書館,2002年啟用,是地中海沿岸主要的圖書館及文化中心之一。它同時代表著對古代亞歷山大圖書館的紀念及振興學術文化的嘗試。 
新亞歷山大圖書館是2008年維基媒體國際會議的舉行地點。
重建歷史
重建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計劃可追溯至1974年,當亞歷山大圖書館重建委員會決定重建地址大約在校園和海岸之間,也就是在古亞歷山大圖書館遺址旁。這個計劃很快得到熱烈回應。其中一位主要支持者,前任埃及總統穆巴拉克迅速地公開支持此計劃並欲使其成為地中海學術文化中心。在經過一番評選後,挪威斯諾赫塔建築事務所的重建設計在1400個對手中脫穎而出,成為重建的藍圖。重建工程大約耗資65億美元,主要是由阿拉伯國家提供。重建計劃開始於1995年,而在消耗數億美元後,終於於2002年10月16日開幕。
設施與藏書
重建後的亞歷山大圖書館規模極大,藏書量大約有800萬本,主要閱讀室有70000平方米。館內亦有會議室,盲人閱讀室,青少年圖書館;三間博物館;四間畫廊;一間天象館;還有一間手稿重溯實驗室。
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建築同樣驚人。主要閱讀室具有32米高的玻璃幕牆,向著海邊排列,就像日規一樣,直徑有160米。而主要牆身是用來自亞洲的灰色的花崗岩,外面塗滿了120種不同的手寫稿。
亞歷山大圖書館亦將藏書在網際網路上保留了備份。
新亞歷山大圖書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kaTt2G
-----------------------------
亞歷山大圖書館,又稱古亞歷山大圖書館,位於埃及亞歷山卓,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由埃及托勒密王朝的國王托勒密一世在公元前3世紀所建造,後來慘遭火災,因而被摧毀。它實際是什麼模樣無人知曉,因為它連一個石塊實物都沒有留下,今人只能從歷史文獻的零星記載中了解,而大量考古發掘似乎也無確鑿線索。在公元2002年於原址附近重新建立的新亞歷山大圖書館,則是地中海沿岸主要的圖書館及文化中心之一。它同時代表著對亞歷山大圖書館的紀念及振興學術文化的嘗試。
創建
古希臘最重要的圖書館不在希臘本土,而是在埃及。亞歷山大大帝(公元前356-323年)征服西方世界後,在尼羅河口建立亞歷山大城,其後托勒密王朝將之發展成重要的文化中心。亞歷山大圖書館即為希臘時代最著名的圖書館,由托勒密王朝的托勒密一世(公元前367?-283年)於公元前259年創建,經二世、三世擴充而成為希臘文化的知識中心。
總館與分館
亞歷山大圖書館之總館設在布魯卻姆(Brucheium),此圖書館與亞歷山大博物館及一所學術院同在一大棟建築物內。不久,總館發展迅速,托勒密二世(公元前309?-247?)又在塞拉比斯神廟(Temples of Serapis)另設一分館。
館藏規模與收藏圖書
館藏收集方式
根據零星歷史文獻記載,托勒密王朝以亞里斯多德的學園為樣板,透過重金收購、僱人抄寫、掠奪和兼併等管道(如,來往亞歷山大港口的各地商船都被扣留下來,直到船上的所有書稿、手稿被埃及人抄下來才允許離開;複製與埃及王國交好的其他國家的書卷;派遣圖書館工作人員到遠方購買成套的經典等),在亞歷山大城建立了舉世無雙、當時世界上藏書最多、文種最多、書目記錄最全的亞歷山大圖書館。
該館成立的目的是要成為國際性的希臘研究中心,館藏內容包括所有希臘文學和希臘化世界(地中海、中東及印度等地)的語言翻譯成希臘文的作品。為了增加藏書,凡亞歷山大所有之書籍,皆抄繕複本藏於館內,因此該館收藏了所有希臘世界各地區的手抄本,且圖書館建成後,各方學者聞風而來從事研究,利用埃及的紙草紙,促進書籍的翻譯、利用和出版。希臘、波斯、希伯來和印度的手抄本,也陸續從亞洲及希臘各地輸入。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手抄本成為希臘世界的標準版本。
館藏量與收藏內容主題
在鼎盛時期,圖書館藏書量達70萬卷,僅圖書目錄就達120卷,絕大部分放置在總館宮廷內,小部分則存放在分館六翼天使神廟內,但僅分館之藏書也有四萬卷之多。館內收藏了當時地中海沿岸古埃及、古希臘、古羅馬的大批哲學、詩歌、文學、醫學、宗教、倫理和其他科學著述和孤本書。
圖書分類與編目
圖書館內並有專門人員對所收藏書籍進行標記、分類、整理研究,以提高文獻資料的利用效率,並編製了初步的圖書分類法。當時學者認為該館的二項重要任務即在於編纂具有權威性的希臘文學書目,以及整理、校勘前代作家的著作成為標準的紙卷樣式,以大量的儲存。但有關圖書文獻收集、藏書規模、文獻整理、目錄分類等詳細情況,世人卻知甚少,一直是圖書館學者研究的焦點之一。
著名收藏
除了保存紀錄,蒐藏各種文字資料外,該館還收藏有以下珍貴作品與資料:
古希臘醫師、有西方醫學奠基人之稱的希波克拉底(約公元前460—前377)的許多著述手稿;
於公元前270年即提出哥白尼「太陽和地球理論」的古希臘天文學家阿里斯塔克斯之「日心說」理論相關著作;
公元前9世紀古希臘著名詩人荷馬的全部詩稿,並首次在圖書館複製和譯成拉丁文字;
包括《幾何原本》在內的古希臘數學家歐幾里得的許多真跡原件;
古希臘三大悲劇作家的手稿真跡;
古希臘哲學科學家亞里斯多德和學者阿基米德等對醫學也有貢獻的學者均有著作手跡留此。
第一本希臘文《舊約聖經》的譯稿七十士譯本,在公元前270年左右由七十名猶太學者編譯完成,該聖經是由亞歷山大城內猶太人請求重視希伯來語和閃米特語族中的阿拉姆語,由托勒密二世下令編譯而成;
著名館長/館員及其貢獻
亞歷山大城的特殊地理位置,使藏書豐富的亞歷山大圖書館迅速成為當時的科學、文化、哲學、藝術的知識寶庫與傳播站。許多著名的科學家、哲學家、思想家和藝術家紛紛來到這裏,進行研究、講學、著書立說和從事其他學術交流活動,使圖書館享有「世界上最好的學校」的美名,並在整個地中海世界傳播文明長達兩百至八百年。
亞歷山大圖書館內設有數學、醫學、天文學、文學四個部,由國家聘任著名學者在館內從事學術研究,並擔任圖書管理員,成為當時世界上主要的文化與學術中心之一。亞歷山大圖書館歷任的館長或館員均為當時著名學者:
澤諾多托斯是亞歷山大圖書館記錄中的第一任館長,其從托勒密一世晚期開始工作到公元前245年。
著名學者及亞歷山大派詩人代表卡利馬科斯(公元前305?-240?年)也曾在亞歷山大圖書館中工作過,他曾編纂一份書目《卷錄》(Pinakes),共120卷。今有殘卷傳世,分為八大類:演說術、歷史、法律、哲學、醫學、抒情詩、悲劇及雜項。他是第一個編寫圖書目錄之人,並著錄了書名和作者等資訊,有學者認為他是古代第一個目錄學家,因此稱其為「圖書館科學之父」。儘管他為亞歷山大圖書館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但是由於他的文學主張遭到當時主流作家們的排斥,他並未能被授予館長的職務。
卡利馬科斯之後由埃拉托色尼(公元前275-149年)於公元前235年接任第二任亞歷山大圖書館館長,他擁有非常豐富的地理與年代學(chronology)知識,托勒密三世在任時雇其為家教;
埃拉托色尼下一任館長為阿里斯托芬,他繼續澤諾多托斯的工作,大多在處理希臘詩集有關業務;如荷馬的史詩《伊利亞特》和《奧德賽》,就是先後由澤諾多托斯、阿里斯托芬和阿利斯塔克斯三人在館內費時近百年,最後修訂為各二十四卷出版。
阿里斯托芬後為阿利斯塔克斯,其職責主要在皇室孩童的教育上。然而由於其同時也指導托勒密六世和其弟弟托勒密八世·費斯康,當托勒密八世上位後殺了他兄長成為法老王時,因阿利斯塔克斯曾教導過托勒密六世,而被視為敵人,被迫離開亞歷山大,最後死於公元145年。阿利斯塔克斯之後,沒人知道接下來圖書館歸誰管理。
館員重要發明與貢獻
數學方面,埃拉托色尼計算出地球圓周,並經過精細觀察,推導出一年365又1/4天的月曆,他也是第一個提出每四年有一年是366天的學者。另一位圖書館員阿基米德則發現了π;
天文學方面,埃拉托色尼創造了一個有475顆星斗、44個星座的目錄,幫助埃及水手於地中海航行時的方向導航;
力學方面,據說阿基米德發明阿基米德式螺旋抽水機,借用手搖裝置幫助打水;
亞歷山大圖書館在其存在的六百多年中,對古希臘和古羅馬的學術發展,尤其對繁榮圖書出版事業具有重要影響。
圖書館消亡之謎
亞歷山大圖書館興盛達數百年之久,托勒密時代是它的全盛時期。然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消亡卻充滿了神秘,根據為數不多的史料記載,現今人們只知道它先後毀於兩場大火。公元前47年,凱撒征服埃及亞歷山大一戰,焚燬了位於布魯卻姆(Brucheium)之總館,全部珍藏過半被毀。其後安東尼(公元前83?-30年)將由柏加曼城圖書館掠奪之書籍20萬卷贈予埃及女王克婁巴特拉七世(公元前69-30年),以賠償凱撒所焚燬之損失,但不久復被損毀。
在公元紀元後,亞歷山大圖書館日漸式微,其藏書一部分運至羅馬,以充實羅馬圖書館之館藏,然而後來亦毀於3世紀末葉羅馬皇帝奧勒利安統治時期發生的內戰。十八世紀的歷史學大師愛德華·吉朋認為位於塞拉比斯神廟的分館也於公元391年毀於基督教徒之手,導致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藏書和建築無一倖存。但在今日的學界中亦有提出論述質疑當時摧毀塞拉比斯神廟是否真有其事,此說的憑據之一是在當初基督徒羅馬皇帝狄奧多西下令摧毀神廟的紀錄中並未提及圖書館的存在,此外當代的非基督徒學者薩迪斯的尤納比烏斯(Eunapius of Sardis)對拆毀神廟一事的紀錄中也未提到分館的存在。[1]
新亞歷山大圖書館之重建
新亞歷山大圖書館內部階梯式設計
主條目:新亞歷山大圖書館
1974年──古代亞歷山大圖書館毀後的兩千年──亞歷山大大學的校長Mamdough Lotfi Diowar 提出重建原有古希臘時期位於亞歷山大港旁之「歷史上第一個圖書館—Great Library」的提案。計畫主要目標希望提供一個具有獨特收藏及目標的研究型圖書館,以加強埃及地區的研究資源,並促進國際性的交流。提案在受到埃及政府的支持後,於1989年舉辦國際競圖,共有來自52國、524件作品參加,最後由挪威建築師Snohetta贏得競圖。2002年10月16日,有「世界最佳建築」之稱的新亞歷山大圖書館(Bibliotheca Alexandrina)在埃及總統穆巴拉克主持下正式開館。
選址
在圖書館選址方面,因無從考察亞歷山大圖書館原址,所以新館館址由埃及自己決定。現在的新館位於亞歷山大港北邊,南邊緊鄰亞歷山大大學校區。根據埃及1993年的考古發掘,此地曾是古羅馬文明時期的皇家專屬區。
藏書
圖書館館藏圖書方面,透過國際社會各國的幫助,新亞歷山大圖書館現徵得了大量珍貴圖書、典籍、手稿、書畫和影像製品。其中包括中國捐贈的如《中國通史》、《中國藥物大全》、《二十四史》等極有收藏價值的書籍。開館時它已擁有各類書籍20萬卷冊(長遠目標是達到藏書800萬卷冊)、視聽資料一萬件、手稿真跡和圖書珍本一萬件、各類地圖五萬件。此外還開通了國際網際網路、衛星式資訊查詢,並擁有電腦資料編目、管理、檢索等多種先進科技。
建築空間
現代亞歷山大圖書館總共包括主圖書館、青年圖書館、盲人圖書館、天文館、手跡陳列館、古籍珍本博物館、國際資料研究學院、修繕保養工廠、會議中心等。此外它還留有一些空場所,可根據舉辦展覽、演劇或其他需要隨時提供各種服務。整個圖書館建築之空間機能包括:
圖書館空間:分為主圖書館、青少年圖書館、盲人圖書館,各自均包含閱覽空間與藏書空間;總共提供約2000 個閱讀座位。
天文館&博物館空間:天文館、科學博物館、文字博物館、亞歷山大考古博物館。
學校:提供國際性資訊學習的學校。
其他附屬空間:亞歷山大會議中心、多功能空間與展示室、辦公室、餐廳、書店。
圖書館之空間配置:圖書館整合原有基地上的會議中心,並結合科學館、博物館與學校等,形成一個多功能的複合式體。整個複合體以直徑160m之圖書館為主體,造型呈現向海洋傾斜之圓盤三角錐狀。圖書館內部空間猶如不等邊的金字塔,提供了十四層之挑空之閱覽平台,並於下方配置書庫空間。
新亞歷山大圖書館現已成為亞歷山大的一個新景觀,由於它的開館象徵人類古代文明的復興,埃及人稱它是「人類知識的燈塔、是文明的交匯;這裡是埃及了解世界、也是世界了解埃及的窗口。」
歷史意義與重要性
「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歷史命運」一書的作者、史學家穆斯塔法·阿巴迪(Mostafa El-abbadi)教授曾說:「在亞歷山大圖書館建成之前,知識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地區性的,但自從有了這第一座國際性的圖書館後,知識也就變成國際性的了。」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歷史意義與價值,不僅體現在對圖書館事業發展與工作的深遠影響上,更體現在知識的創造、傳播和人類文化的傳承上。
圖書館事業發展與工作方面
亞歷山大圖書館憑藉君王的重視與優越的地理位置,將圖書、人員、設備、方法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締造幾世紀的輝煌,使古代西方圖書館事業發展達到一個高潮,其負起社會文獻資訊整理、貯存與傳遞的任務,推動文明的高度發展。最終並將圖書館工作發展成為一種事業,引起社會各界對圖書館及其事業發展的重視,提高了圖書館的社會地位。
亞歷山大圖書館透過文獻的收集、整理與交流等一系列專業化的活動,初步形成圖書館工作專業化。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文獻目錄編製、二次文獻編撰和利用、古籍的考證與校訂等工作,改變了圖書館作為「文獻倉庫」的歷史,締造了圖書館工作專業化,為其後圖書館工作發展奠定了基礎。
同時,古亞歷山大圖書館力求將當時國內外文獻收集齊全的思想與方法,影響了西方圖書館的藏書建設傳統,對近現代許多規模龐大的大型圖書館的產生有著極大的影響。
知識傳播方面
亞歷山大圖書館保留了古代文明歷程中大量的學術著作,聚集了所有可獲得的源頭知識,並把這些知識組織起來用於學術研究。它吸引著眾多的著名哲學家、文學家、科學家和研究者彙集於此,進行知識創造、交流與傳播,成為地中海沿岸科技創新的聖殿與文化繁榮的燈塔。它讓知識跨越了地區的限制,將古代西方科學與神秘的東方文化融合在一起,成為當時世界著名的文獻中心、文化中心和學術交流中心。
文化發展與傳承方面
亞歷山大圖書館是古埃及文化、希臘文化、羅馬文化的彙集地和交流場所,容納了多方文化與思想。透過文獻收藏與組織管理,透過與其他周邊國家的文獻交流和翻譯其他語言的著作,積極地促進了多方文化的交流並對世界文化有相當大貢獻
亞歷山大圖書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U5qXVw
----------------------------------
揭祕: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2014-07-24 由 宮繼梅 釋出於 八卦分享到:
  亞歷山大圖書館簡介
  亞歷山大圖書館被譽為古代藏書量最大的圖書館,它是第一所大學,同時也是古代許多偉大學者的歸屬。如今,亞歷山大圖書館籠罩了層層神祕色彩。它的毀滅被描繪成人類思想史上最淒涼的篇章之一,不僅導致歐洲進入黑暗時代,同時也阻礙了科學、哲學、醫學和文學千年來的發展與進步。人們把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毀滅形容為“歷史失去記憶的一天”。圍繞著亞歷山大圖書館,有種種神祕的猜測,這更增加了它的傳奇色彩。它的規模有多大?裡面收藏了哪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圖書珍品?它是怎麼被毀滅的,是被誰毀滅的?它的遺址又是在何地?
  ■關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傳說
  對於亞歷山大圖書館曾有如下詳細的描述:公元前332年,亞歷山大大帝建立了亞歷山大港,他花費了很長時間規劃主要的街道佈局,之後才開始動工建設。亞歷山大大帝去世幾年後,他手下一位名為托勒密·索特的將軍開始統治埃及。托勒密把亞歷山大港設為埃及的首都,並且建造了許多巨集偉的宮殿和寺廟,包括繆斯神廟(或博物館)。托勒密的兒子托勒密二世(公元前282~前246年在位)開始建造圖書館。圖書館位於或臨近博物館,且以亞里士多德的個人圖書館為整個建築的中心。托勒密三世即位以後,繼續修建圖書館,並決心把世界上所有書籍都聚集於此。為此,他執行了一項書籍掠奪政策,即取得手稿,進行復制,然後收藏手稿原本,歸還手稿複製件。他還下令搜查所有經過亞歷山大港的船隻,一旦獲得圖書,馬上歸入亞歷山大圖書館。另外,他從雅典檔案館借出所有的手稿原本,並仿造了大量的副本歸還給希臘,而真跡原件卻被送往亞歷山大圖書館了。據說亞歷山大圖書館館藏的各類手稿逾50萬卷,或是70萬卷,這其中有很大的浮動空間,它被譽為古代藏書最多的圖書館(可與之相提並論的白家孟圖書館,據說藏書達20萬卷,但是這些書被馬克·安東尼作為禮物送給了克利奧帕特拉而進入亞歷山大圖書館,而羅馬第三大圖書館藏書量最多為2萬卷)。
  除了收集羊皮紙藏書(之後為牛皮紙),托勒密國王們還花費巨資供養30~50位學者在亞歷山大圖書館工作及生活。幾個世紀之後,古代大多數最知名的學者都曾在該圖書館工作過,其中包括歐幾里德(幾何之父)、埃拉托色尼(他計算出了地球的周長)、阿基米德(神奇地發現了槓桿原理、螺絲釘和圓周率)、伽林(1400年來最具影響的醫學作家)。
揭祕: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由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存在,600多年來,亞歷山大港一直是整個地中海地區學習和知識的中心,而有關它的傳說也層出不窮。從學者學者亞里斯提亞(公元前180~前145年)那裡流傳下來一個家喻戶曉的故事。他講到,有72個猶太學者怎樣被帶到亞歷山大圖書館翻譯希臘文的《舊約聖經》。他們各個單獨工作,但是由於受到神的靈感的啟發,最後卻出現了72個完全相同的版本,這是最早提及亞歷山大圖書館的一個故事了。
  除了皇家圖書館之外,還有許多類似的圖書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薩拉皮雍圖書館,它是一座巨集偉的寺廟,建於托勒密二世時期。隨後,羅馬皇帝,包括克羅蒂亞和哈德良,也在亞歷山大港修建了圖書館。
  亞歷山大圖書館消失之謎
  儘管古代的和拜占庭的許多史料都提到過亞歷山大圖書館的遭遇,但是它們相互矛盾、牴觸並混淆,而當時也沒有任何權威性的描述。歷史上一般把亞歷山大圖書館毀滅的責任歸咎於三個人身上。據說在公元前47~前48年間,裘力斯·愷撒大帝被圍困於此,他放火焚燒周圍的艦隊和港口時,火勢蔓延導致了亞歷山大圖書館意外遭殃。還有一種說法是,在公元391年,總主教提阿非羅手下的一個基督教暴徒在掃除薩拉皮雍異教時,搗毀了它。最後一種說法是,在公元640年,伊斯蘭軍隊征服了埃及,哈里發·奧瑪下令在一處公共浴室燒燬了亞歷山大圖書館裡的藏書。在哈里發·奧瑪看來,所有與古蘭經相悖的書籍,就應該被毀滅,而與之內容一致的,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有關亞歷山大港的發展、規模及毀滅,有許多不同的描述,然而這些公認的或傳奇的說法並非真實可信。這些傳說中的資訊通常比事件發生的日期晚很多,而且其中很多說法都不能令人信服,因為古代作家傾向於粉飾故事或者是寫作時帶有政治或宗教觀點。
  ■亞歷山大圖書館有多大?
  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規模或許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大。據歷史學家詹姆士·漢南的計算,要收藏50萬卷書籍,則需要40千米的書架,這也就說明亞歷山大圖書館必須是一座非常雄偉龐大的建築。但是沒有任何資料提到過如此龐大的建築。因為該圖書館的殘跡還沒有被完全挖掘出來,所以它的總面積也無從知曉
  來自其他古代圖書館的有力證據表明,即使是那些以富足和規模著稱的圖書館的藏書也有隻幾千卷,而不是成千上萬卷。古羅馬歷史上最好的圖書館是圖拉真圖書館,它大約有20萬卷藏書,而薩拉皮雍圖書館,即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勁敵,可能只有3萬卷藏書。馬克·安東尼從薩拉皮雍圖書館取了20萬卷書作為禮物送給了克利奧帕特拉,從而讓它們流入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說法,是出自一個作家之手,他記錄了這個數字作為證據,作為馬克·安東尼的敵人散佈謠言的證據。
揭祕: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眾所周之,卡利馬科斯是亞歷山大圖書館的一個圖書管理員,他對館藏書的數量作了廣泛而詳細的記錄,被稱為《皮納克斯》(卷錄),其中包含了摘要以及作家的生平傳記。《皮納克斯》本身包括120卷書,大約有100萬字,它遠不能涵蓋50多萬卷藏書。因此,我們的結論是亞歷山大圖書館的面積可能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大,這種理解也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它的消失沒有在歷史上留下任何痕跡。有關它的資料可能是由於在古代文獻或其複製(很多年來,這些工作都是靠人工謄寫,而那些版本可能也是多次複製了原稿)的過程中出現失誤,導致對它誇張地描述。長久以來,由於缺乏更多翔實的證據,這些誇張的資料則成為了亞歷山大圖書館神話傳說的一部分。
  當我們對亞歷山大圖書館館藏書的數量進行爭論的時候,有關它的命運,還有一個最基本的疑惑,那就是或許我們不應該只把它看成一個圖書館。我們知道,在亞歷山大港至少有兩座重要的圖書館,臨近博物館的亞歷山大圖書館和位於薩拉皮雍的子圖書館。它們各自都有一些分散的建築或收藏,這樣一來,對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歷史認識變得越來越模糊。
  在受羅馬統治的幾個世紀裡,亞歷山大港經歷了一段時期動亂。公元前30年,奧古斯都征服亞歷山大港時,它遭到了嚴重的破壞。為了洗盡公元215年所受的恥辱,卡拉戈拉大帝對亞歷山大人民進行了大屠殺。隨後,叛逆者們把它當成自己的基地,幾乎將其夷為平地。公元273年,奧裡利安大帝粗暴地摧毀了它,再後來,戴克裡安帝王也在小範圍內對其進行破壞。在4世紀末,亞歷山大港已經成為一個非常簡單的城市,許多專家認為如果亞歷山大圖書館(臨近博物館)在愷撒時代之後仍然存在,它很有可能是在某一紛爭事件中遭到破壞、推垮和搗毀,但是至今我們還沒有看到任何相關記載。
  這一期間,或許還有其他圖書館存在,一直到4世紀末,當宗教原教旨主義和極端主義出現時。對這些圖書館的描述,以及它們在後古時代、拜占庭和中世紀遭到損壞的描述或許是引起對亞歷山大圖書館是否存在及其終極命運的疑惑的原因。幾乎確信無疑的是亞歷山大圖書館早就消亡了,但是亞歷山大彌足珍貴的學術氛圍卻保留了下來,傳遞給薩拉皮雍神廟,即薩拉皮雍圖書館。
  薩拉皮雍圖書館是一座神聖的寺廟,大部分是由托勒密三世(公元前246~前222年在位)指導建造,坐落在一座小山上,或者說是位於亞歷山大港東南方的雅典衛城。古代的資料沒有指明寺廟建立該圖書館的時間。一些學者認為,直到公元2世紀中期,當薩拉皮雍圖書館經歷了前幾個世紀的洗禮之後,亞歷山大港的羅馬統治者才在此完成了主要的收藏,這意味著它在愷撒大帝之後才受到關注,這個重要的細節正好解釋了藏書在何時遭遇了什麼事情。
  圖書館究竟有何遭遇?
  有關亞歷山大圖書館最神祕之處是它們被毀壞的遭遇,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它們的消失。儘管它們規模巨集偉、享譽四方且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我們卻一點也不清楚它們究竟遭遇了什麼。它是在一次活動或災難中被損毀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誰又是罪魁禍首呢?
揭祕: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至少有一種傳統的觀點可以立即排除在外,即亞歷山大圖書館和其他子圖書館在伊斯蘭征服埃及期間就已經消失的說法。有關哈里發·奧瑪一世和浴室焚書的故事很有可能只是拜占庭和中世紀反伊斯蘭教的作家們散佈的流言。至於其他兩個被懷疑者,裘力斯·愷撒和提阿非羅主教手下狂熱的暴徒,他們是有罪的還是無辜的,也並沒有直白地說明。
  指責愷撒的主要是一些羅馬作家,在放火事件發生幾十年或幾個世紀之後,他們歪曲事件,炮製自己的版本以實現他們的政治目的,並把愷撒描述為一個惡棍。愷撒在描述自己進入亞歷山大港時承認,為了抵禦埃及軍隊的進攻,的確在海港一帶放過火。但是,他沒有提起對亞歷山大博物館的損害,雖然很有可能是他掩蓋了那次不光彩的事件。一些歷史學家認為,亞歷山大港遠離港口船塢,此外,它的構造堅固且有防火功效,所以火災很難對它造成危險。其他人則認為,從古代資料來看,當時只有一間藏書室的書籍被燒燬。
  時至今日,要找出事實真相不太可能,而且一些證據資料互相矛盾。一方面,有些資料顯示亞歷山大圖書館確實在公元20年就已經消失了。另一方面,又有資料證明至少在公元200年時它依然存在。地理學家斯特拉波在描寫他於公元前20年遊覽亞歷山大港的著作中,並沒有提到亞歷山大圖書館。但是,在他的另一篇文章《芳鄰疑影》中卻有所提及。這些提示性的證據和在羅馬發現的一座碑銘相悖。碑銘是獻給臺比留·克勞蒂亞斯·巴爾比路斯的,他死於公元56年,碑銘顯示他是博物館和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負責人。這表明博物館和臨近的圖書館在愷撒之後一定繼續存在。
  另外一份證據是公元200年左右阿森納烏斯的《餐桌上的健談家》,在爭辯愷撒是否有罪時,贊成方和反對方都曾採用過。在文中,他寫道:“有關藏書的數量、圖書館的建造以及博物館的收藏,人們頭腦中已經有了印象,我又何必再提起。”對於那些贊成亞歷山大圖書館在羅馬統治時期仍完好存在的人來說,這篇文章的意義被詮釋為該圖書館已經聞名於世,阿森納烏斯沒有必要再作描述。對於反對方來說,文章意味著該圖書館只存在於人們的記憶中。
  人們普遍認為,提阿非羅主教對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毀滅難逃其責。如前所述,實際問題是有關薩拉皮雍圖書館的藏書,是由埃及統治期間羅馬的最高領主捐獻的,並且直到4世紀末依然存在。根據這種說法,薩拉皮雍圖書館是在公元391年被毀掉的,當時任亞歷山大港教堂總事的提阿非羅主教帶領一群暴徒將異教徒寺廟夷為平地,最後在原址上建造了一座基督教教堂。一般認為,收藏於此的書籍和手稿要麼被偷,要麼和寺廟一起被燒燬了。人們經常提起這段插曲,作為警示原教旨主義者危害性的事例,正如現今人們經常談論塔利班組織對阿富汗巴米揚佛像的毀壞那樣。但是,亞歷山大圖書館確實已經被毀滅了,至於薩拉皮雍圖書館的藏書是否是在同一時期消失,或者當時的藏書是否還存在,這些問題仍然很難解釋清楚。
  ■新的疑點
  歷史學家詹姆士·漢南堅持認為,通過仔細研讀古代史料並不能證實歷史上有關亞歷山大圖書館和薩拉皮雍圖書館毀滅的任何懷疑,也就是歸咎於是裘力斯·愷撒和提阿非羅主教的看法。相反,他認為這兩個圖書館的藏書在所謂的毀滅事件發生之前,很有可能就已經消失了,而且在歷史學家看來,真正的罪犯帶著書志目錄逍遙法外了。
  根據漢南的看法,法老托勒密八世菲斯康(公元前145~前116年在位)應該為學術史上毀壞亞歷山大圖書館的罪孽負責。菲斯康是一個血腥的暴君,他纂取王位,並在亞歷山大港製造死亡事件和破壞活動。他極有可能在攻佔亞歷山大港時,意外損毀了該國最偉大的財產。沒有可信的資料表明在他統治之後亞歷山大圖書館繼續存在,而且在一個古代垃圾場發現的圖書管理員名單是有關這一時代最後的描述。
揭祕: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漢南把薩拉皮雍圖書館的消失歸罪於卡帕多西亞的喬治,他是提阿非羅主教的祖先。據說卡帕多西亞的喬治組織了對薩拉皮雍圖書館早期的一次搶劫活動。在他去世的那年,即公元361年,他還佔有大量的書籍和手稿。愷撒大帝對這批藏書垂涎已久,他在文章中寫道:“它是一批非常大而全的藏書,涉及每一個流派的哲學家,還有許多的歷史學家。”
  總之,在這些真偽難辨的傳說中,對於那些惡棍所扮演的角色仍有許多的疑點。如果可以對犯罪現場進行勘察,就很容易將罪行鎖定在一個目標了,但是關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究竟位於何處又是另一個大難題。
  亞歷山大圖書館位於何處?
  公元640年,伊斯蘭征服了埃及,並將首都改在開羅,此後,亞歷山大港的重要性和規模開始下降。緊隨而來的火災和毀滅性的地震使名噪一時的亞歷山大港的地位每況愈下,加上海嘯侵襲、地面下沉和海平面變化(現今的海平面是2米,遠遠高於羅馬時代的海平面)的影響,它的大部分被地中海的海水吞沒。到了現代,亞歷山大港許多的建築瑰寶都消失了,例如奇異的法洛斯燈塔、布魯申地區的皇家宮殿和廟宇,還包括博物館和與之毗鄰的亞歷山大圖書館。
  希臘地理學家斯特拉波認為,布魯申地區的宮殿和皇家廣場位於古代亞歷山大城的東北部,它們幾乎佔據了亞歷山大港三分之一的面積。博物館的具體位置無從知曉,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地址更是一個謎團,因為古代資料沒有寫明它究竟是博物館的一部分,還是單獨的一座建築。如果它是單獨的建築,它和博物館具體的方位如何也不清楚。1979年,有一群名為莫比烏斯團的怪異通靈考古學家到此,雖然他們嘗試把亞歷山大圖書館包括在內的消失的建築歸位,但直到20世紀90年代,在亞歷山大港依然沒有任何考古發現。
  莫比烏斯團是商人及探險者史蒂芬·史瓦茲的成果。史蒂芬·史瓦茲認為,通過遙感預知,傳統的側向聲納和實際的挖掘等考古學方法的使用,也可以產生喜人的結果。遙感是通過心靈和星光體探尋,使自己的思想透視一個目標和周圍的地區,並且能夠在地圖上準確定位。根據史瓦茲1983年的《亞歷山大計劃》一書,莫比烏斯團成功定位了沉入亞歷山大港汙水中的遺蹟。水手們遵循通靈的方向,甚至發現了史瓦茲宣稱的克利奧帕特拉夏宮的遺蹟。他們的許多發現隨後在1995年被法國-埃及調查組證實,該調查繼續尋找第一次沉澱的遺蹟。是否該認真看待這些說法值得探討,因為沒有發現具體的證據進行論證。無論怎樣,該調查組在海洋上取得的成功比在陸地的成功要多,但並沒有發現亞歷山大圖書館。
  ■被發現的禮堂
  更多傳統的考古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果。2004年5月,當通靈探尋失敗後,波蘭-埃及考察組宣稱他們在布魯申地區發掘出了一系列的講堂和禮堂遺址。30個講堂遺址被發現,而且每個都建有教師授課的中心講臺,總共有5000多個座位供學生聽課。這清晰地印證了亞歷山大圖書館曾是古時的大學和學院的觀點。
揭祕: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它是否就是真正的亞歷山大圖書館?是否發現了一些收藏的手稿呢?這些問題仍是一些謎,因為自從首次宣稱發現講堂和禮堂之外,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的發現或是繼續進一步的調查工作。但是,正如歷史學家詹姆士·漢南所揭示的,尋找證據印證傳說中的大量藏書可能只是一個幻想。亞歷山大圖書館可能從來沒有存在過。在神話傳說中它享有不朽的聲譽,但是最後的事實真相還埋葬在現代亞歷山大圖書館下,等待著人們去發掘。
揭祕: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 楠木軒 https://bit.ly/3ldGkau
---------------------------------------
全球最酷的七座圖書館之亞歷山大圖書館
2012/10/28 
5、亞歷山大圖書館〔Alexandria Library,埃及亞歷山大港〕
這座建築一絲不苟地對待語言和文學。
亞歷山大圖書館是根據古代亞歷山大圖書館進行重建的。古代亞歷山大圖書館曾是希臘世界最大和最具影響力的圖書館,大約2300年前由亞歷山大大帝下令興建。
經歷10年的設計、規劃和施工後,2002年,這座新的圖書館在地中海沿岸「復活」了。
圖書館由斯努希塔建築事務所(SNOHETTA)設計,他們的設計方案在國際建築師協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埃及政府聯合組織的國際競賽中脫穎而出。
除了藏書豐富的標準圖書館,這裡設有四個博物館,涵蓋了古文物、手稿和科學方面,還有15個常設展覽廳,包括「亞歷山大印象」、「阿拉伯文書法」和「印刷史」。
這座圖書館的造型是一個傾斜的圓形,看起來像一幅現代繪畫作品。牆上的各種鐫刻藝術和字母碑文使這座建築錦上添花,設計師們說這樣「淋漓盡致地展現了這座圖書館的基本元素:語言」。
alexandria library01
館址:埃及亞歷山大港海濱大道
電話:+20 3 483 9999
開放時間:週日至週六 9:00-16:00
圖書館主頁:www.bibalex.org
全球最酷的七座圖書館之亞歷山大圖書館 - 扎誌 - udn部落格 https://bit.ly/2U4TJFJ

2f6844c916809993bibalexplanlibrary-alexandria-bawater

是誰摧毀了亞歷山大圖書館?
亞歷山大圖書館的破壞是世界文明史上最大的損失之一。圖書館從世界各地收集了大量的文獻資料,來自亞述,希臘,波斯,埃及,印度和其他許多文明的近百萬份文件皆陳列在書架上。
但直到今日沒有發現任何關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殘骸遺址,但眾多歷史記錄中卻屢次談到它的毀滅。
燃燒的捲軸
亞歷山大的崛起
亞歷山大是古代世界最著名的城市之一,由亞歷山大大帝在公元前332年征服埃及後建立。
在公元前323年亞歷山大在巴比倫去世後,管理埃及的重任落到了他的一名副官托勒密身上。
正是在托勒密的管理下,新成立的亞歷山大取代了古城孟菲斯成為了埃及的新首都,而這也標誌著亞歷山大這座城市的崛起。
任何缺少臣民支持的王朝都不能存活很長時間,托勒密也意識到這一點。
在早期時候,托勒密試圖通過各種方式使他的統治合法化並符合正統,包括承擔法老的角色,建立對塞拉皮斯的官方崇拜,認可他作為托勒密王朝和亞歷山大的守護神。
托勒密大力支持教育,並成為贊助人出資鼓勵學習,同時這也不失為一種展示自己財富的好方法。而正是由於這層原因,托勒密贊助並建立了亞歷山大圖書館。
幾個世紀以來,亞歷山大圖書館一直是古代世界規模最大,最重要的圖書館之一。這個時代的偉大思想家,科學家,數學家,來自各種文明的學者都來到此地學習和交流思想。
而在之後的歲月里, 亞歷山大圖書館被毀滅,這成為了學術界最大的悲劇之一。由於缺乏可靠的歷史記載,學者們仍然無法就圖書館如何被毀滅達成統一。
亞歷山大大圖書館
猜想一:凱撒放火
來自一位羅馬作家普魯塔克的描述也許是眾多猜想中最有想像力的一個。據他說,亞歷山大圖書館在公元前48年被圍攻亞歷山大的朱利葉斯·凱撒意外摧毀。
當敵人試圖從後路切斷他的(凱撒)艦隊時,他被迫用火來擊退敵人,火焰一直從碼頭擴散,直到摧毀了亞歷山大圖書館。(普魯塔克,朱利葉斯凱撒的生活,49.6)
然而,這個描述仍有待商榷。
位於圖書館旁邊的亞歷山大港里的博物館並沒有受到傷害,地理學家斯特拉波在凱撒圍攻亞歷山大大約30年後就提到了這一點。
儘管如此,斯特拉波卻並未提及亞歷山大圖書館本身,從而間接支持了一種凱撒故意燒毀圖書館的說法。
然而,由於亞歷山大圖書館是博物館的一部分,而斯特拉波也確實提到了博物館這個字眼。因此在斯特拉波存在的年代裡,圖書館可能仍然存在。
對圖書館記載的遺漏也許可以歸結為斯特拉波認為沒有必要提及圖書館的存在,因為他已經提到過博物館(圖書館是其一部分)。
還有一種說法是圖書館不再是曾經輝煌的學術交流中心,其原因可能是對其預算的削減。
此外,更有人提出,亞歷山大圖書館本是人們杜撰出來的,它其實是一個靠近港口的倉庫,倉庫中存放著從各地擄來的手稿,後來被凱撒一把火燒毀了。
猜想二:基督徒
第二個猜想則懷疑上了公元4世紀時的基督徒。
在公元391年,狄奧多西皇帝頒布了一項法令,正式禁止異教徒的存在。
因此,亞歷山大港的塞拉皮斯神廟被摧毀,並將其變成了一所基督教會。
而其中存放的許多文獻資料則被認為是在此過程中被銷毀的。
然而,在這些描述中,對地點的描述並不是我們所認為(或者想像當中)的亞歷山大圖書館那樣。
換句話說,被摧毀的並不是亞歷山大圖書館,而只是其一小部分,其中存放的文獻資料可能不及亞歷山大圖書館所有庫藏的十分之一。
而在其他古代資料中並沒有提到在這個特定的時期內發生了對任何圖書館的破壞。因為沒有任何可查詢的證據來證明,基督徒摧毀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說法也不攻自破。
猜想三:穆斯林
亞歷山大圖書館被毀滅的罪魁禍首可能性最大的是穆斯林哈里發,奧馬爾。
在這個猜想當中,某個叫做John Grammaticus的人,問詢穆斯林將軍阿米爾對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處置問題。阿米爾尋求奧馬爾指示,奧馬爾回覆:
如果這些書與古蘭經一致,我們不需要它們; 如果這些與古蘭經對立,我們就需要將它們摧毀。
這個故事裡提到了至少有兩個問題。
首先,這裡沒有提到任何圖書館,只有書籍。
其次,這個傳說是一位敘利亞基督徒作家寫的,所以也可能是為了玷污奧馬爾形象而杜撰的。
神秘的遺址
與此同時,考古工作並沒有為這個謎團做出太多貢獻。
首先,在亞歷山大港很少發現紙莎草,潮濕氣候條件對於保存有機物質是極為不利的。
其次,亞歷山大圖書館的遺址還尚未被發現。亞歷山大港今天仍然是居住區,所以只允許考古學家進行一些簡單的打撈挖掘。
重建的亞歷山大圖書館
對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究竟是被誰破壞的,如果簡單歸咎於某個人或者某個群體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但這卻很容易簡化這個問題,因為如何用有力的證據去證明才是問題的關鍵。
也許,事情的真相可能的非常簡單。圖書館也許根本沒有遭到人為破壞,而是隨著漫長的時間推移而逐漸廢棄消亡。
如果圖書館真的僅僅是為了托顯托勒密財富而創建的,那麼它的衰落也極有可能與後來的經濟衰退有關。
隨著埃及文明在之後幾個世紀中逐漸衰落,這對亞歷山大圖書館的保存產生了負面影響。
假如圖書館確實一直存活至最初幾個世紀,那麼屬於它的黃金時代終將會過去,因為後來的羅馬成為了世界的新中心。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mlkqnx9.html


http://web.hk.edu.tw/~humanities/journa/4-5.pdf

2020-11-08_152335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