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9_151650

十分鐘看懂中國的數字貨幣
Friday, May 8, 2020
翁達瑞:十分鐘看懂中國的數字貨幣 https://bit.ly/2WHtUfM
翁達瑞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中國人民銀行宣布,要在深圳、蘇州、成都、和北京測試「數字貨幣」。這是全世界第一個國家介入的電子支付系統。新聞見報後,各方有不同的解讀,包括中國要用數字貨幣控制人民,或中國要建立「非美元」的國際支付系統。
為何中國政府要發行數字貨幣呢?只要給我十分鐘,我就讓你一次看到懂!
生產分工與以貨易貨
在分工的經濟體制,每個人的專長不同,因此產出的類別也不同。除了「生產」之外,每個人還要透過「交易」取得生活所需的產品。舉個簡單的例子:種田的人要拿「米」去換「布」;打獵的人要拿「肉」去換「魚」⋯⋯等。
原始的市場交易為「以貨易貨」,其主要的缺陷就是「計價」困難。再以「米、布、魚、肉」的交易為例,要建立一個充分流通的市場,參與者必須訂出所有產品組合的「互換比例」,包括米換布、米換魚、米換肉、布換魚、布換肉、和魚換肉。
以貨易貨的「互換比例」總數,有一個計算的公式。如果市場上有N種產品,「互換比例」總數就是(N-1)+(N-2)⋯+2+1。在「米、布、魚、肉」的例子,N的值是4,所以「互換比例」的總數有6(3+2+1)。
貨幣的計價功能
以貨易貨是「兩方」的交易,因此要訂出所有產品的「互換比例」。這個難題可透過貨幣發行得到舒緩。貨幣的發行可將原來只有「兩方」的交易,變成「三方」交易。第三方就是發行貨幣的政府。
觀念上,貨幣交易就是「政府作莊」的交易:每個人把自己的產出賣給政府換取貨幣,再用貨幣向政府換取他人的產出。實質上,交易的標的並沒有經過作莊的政府,只在買賣之間易手,因此貨幣只是雙方的交易媒介。
透過貨幣的交易,所有產品都要有一個與貨幣互換的比例。這個比例就是所謂的「價格」。再回到先前「米、布、魚、肉」的例子:一個充分流通的市場必須有四個價格,也就是米換錢、布換錢、魚換錢、和肉換錢的「互換比例」。
相對於「以貨易貨」,「貨幣交易」的優勢就是計價方便。如果市場上有N種產品,以貨易貨的互換比例總數為(N-1)到1的等差數列和,貨幣交易的價格則只有N個。產品的種類越多(N的值越大),貨幣交易的「計價效率」就越可觀。
貨幣儲存購買力的功能
貨幣的另一個功能,就是「儲存購買力」。在以貨易貨的經濟體,過剩的產出必須在消費價值消失前交易,除非每個參與者都有儲存設備。豐收的漁夫要立刻將過剩的漁獲換取其他產品,而且交換回來的產品也要立即消費。
貨幣交易可解決這個「立即性」的困境。在貨幣通行的經濟體,過剩的產出可以換成金錢儲存起來,等消費需求出現時,再用儲存的金錢換取所需的產品。只將過剩的產出賣給做莊的政府,等同把貨幣當成儲存購買力的工具。
儲存購買力的貨幣,可「窖藏」家中以便日後使用,也可出借給他人收取一定比例的報酬。購買力的「借」與「還」,形成俗稱的金融市場。銀行的存款與放款,就是購買力的「儲存」與「出借」,銀行則扮演中間撮合的掮客角色。
作莊的政府作弊
由政府當莊家的貨幣交易,最大的風險就是莊家作弊。在沒有購買力支撐的情況下,政府也會增加貨幣的發行,也就是「偷印」鈔票。這些超額發行的貨幣有兩個去處:
第一、政府用超額發行的貨幣支付公共支出,包括在市場上與人民搶購產品。政府的支出應來自稅收,但在稅收不足且支出無法刪減時,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偷印鈔票。政府作弊的結果就是通貨膨脹,損及貨幣的購買力。簡單講,通貨膨脹等同變相加稅,全民受害。
第二、政府超額發行的貨幣,可以透過銀行體系流入市面,目的是為了刺激景氣的復甦。透過超額貨幣的發行,中央銀行可降低利率,刺激民間的消費或投資。等景氣復甦後,再透過利率的提高緊縮貨幣的發行。嚴格講,這樣的印鈔票不算政府莊家作弊。
數字貨幣是什麼?
數字貨幣就是一個電子支付系統,功能跟支票或信用卡一樣,都是為了減少紙鈔的流通。紙鈔的流通牽涉可觀的成本,從印製、流通、點收、紀錄、防偽、保存、運送、到銷毀,耗費的成本相當可觀。減少紙鈔的流通等同減少上述的成本。
政府的數字貨幣支付系統,由於公權力介入,具有強制性,最後可以人人有帳戶。在數字帳戶建立後,政府要回收流通在外的紙鈔。任何人將紙鈔繳回政府,帳戶就會出現等額的數字貨幣。後續的收入或支出,也會反應在數字貨幣的餘額。
除了免除紙鈔流動與節省相關成本之外,數字貨幣的另一個優點,就是所有的「金錢」交易都有紀錄可查。反過來說,數字貨幣也有缺點,例如作莊的政府更容易作弊。其他的缺點包括資安漏洞與系統當機。
中國政府所為何來?
中國政府開始測試的數字貨幣,是主要經濟體第一個國家介入的支付系統。以中共政府的黑箱程度,這個支付系統不可能贏得國際信任。若有人認為中國的數字貨幣可取代「美元」的國際支付系統,我的評論是「想太多了」!
依據我個人的研判,中國政府推出數字貨幣有兩個目的
第一、瓦解政敵的財務實力。打貪是習近平上台後的要務,除了增加統治正當性,也可以整肅政敵。中共政府的腐敗,有一大部分係以現金賄賂方式為之。一旦數字貨幣取代紙鈔,那些持有大筆現金賄款的貪官只有兩個選擇:冒著被舉發的危險把現金換成數字貨幣,或眼睜睜看著堆積如山的現金變成廢紙。屆時,繳回現金的貪官是否要整肅,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
第二、控制人民的經濟活動。在中國,資訊科技的進步是一把兩面刃,一方面增加人民的經濟自由度,一方面強化政府對人民的控制。一旦數字貨幣取代紙鈔,每個人的所有交易,大至投資豪宅,小至購買香菸,都有完整的紀錄。透過大數據的分析,政府可從數字貨幣的變動,重建一個人的生活日常。除非不消費,否則人民的行蹤完全在政府的掌控當中。
結論
西方國家不會像中國這樣,透過中央銀行,堂而皇之介入電子支付系統的建立。原因之一是西方社會已有商業性的「非現金」支付系統。原因之二是人民對政府掌控隱私的消費紀錄有疑慮。儘管中國已有商業性的電子支付系統,政府仍然強行推出數字貨幣。我要不客氣的說,邪惡的政治動機大於良善的經濟考量。
這就是中國政府推出數字貨幣的背景。你給我十分鐘,我也讓你一次看到懂!
翁達瑞:十分鐘看懂中國的數字貨幣 https://bit.ly/2WHtUfM


工商社論》評估「數位人民幣」的衝擊
04:102020/05/12 工商時報 主筆室
工商社論》評估「數位人民幣」的衝擊 - 財經要聞 - 工商時報 https://bit.ly/2zAqHXp
人民銀行4月下旬宣布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的2022年北京冬奧場景,對人民幣數字貨幣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中國即將搶先全球,由中央銀行正式推出具有法定貨幣性質的數位貨幣,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
數位人民幣的發行,必然對大陸內部的金融體系帶來重大的衝擊,而從大陸媒體的報導、以及官方內部文件,都提及數位人民幣可能挑戰既有的美元體系,顯然數位人民幣也會產生相當的外溢效果,特別是在進出口貿易的支付上,人民銀行顯然有將數位人民幣向海外推廣的企圖。我們應該仔細觀察數位人民幣的推廣進程,對大陸金融體系內外的衝擊做好相關因應的準備工作。
人民銀行應該是世界主要經濟大國當中,最積極研究數位貨幣的中央銀行,前任行長周小川早在2014年,就責成人民銀行貨幣研究所啟動對數位貨幣的研究。過去幾年,中國一度熱炒比特幣、乙太幣等以區塊鏈技術為發行基礎的數字貨幣,以數字貨幣衍生出來的ICO等新創公司集資活動更引發泡沫,導致人民銀行下令關閉所有數字貨幣交易平台,將比特幣等炒作交易趕出中國,排除區塊鏈貨幣對於中國金融體系的干擾。
但是人民銀行充分了解,能夠替代實體紙鈔的數字貨幣具有多面向的優點,對於由央行統一發行、建立在集中控管、而非區塊鏈「去中心化」形式的法定數位貨幣的研究,人民銀行一直領先全球各大央行,以專案名稱為「電子支付數字貨幣」(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DC/EP)持續進行技術研究,更從去年開始啟動實質測試。
根據官媒《新華網》的報導,目前數字人民幣研發工作正在穩妥推進,數字人民幣體系在「堅持雙層運營、流通中貨幣(M0)替代、可控匿名的前提下」,基本已經完成頂層設計、標準制定、功能研發、聯調測試等工作,並遵循穩步、安全、可控、創新、實用原則。我們也看到去年從中國工商銀行流出的「數字貨幣錢包服務協議」、以及今年從中國農業銀行流出的手機APP介面,得知人民銀行的DCEP專案已經發展到面對終端消費者的階段了。
簡稱為「數位人民幣」的電子支付數字貨幣,樣貌已經相當清晰,如同現有的貨幣發行體系,數位人民幣仍然將會採取透過商業銀行發行的「雙層運營」模式,主要是要「替代M0貨幣」,而每一單位的數位人民幣雖然都有加密編碼,而且在央行集中控管的伺服器上完全可以追蹤每一單位數位人民幣的流向,但是在使用者層面則維持「可控匿名」。
顯然人民銀行推出數位人民幣,第一個目標是要逐步取代流通在外的現鈔(M0)。根據人民銀行的官方統計,目前流通在外的M0餘額超過人民幣83兆元,而農曆年前的資金需求高峰期更一度突破93兆元。如此龐大的流通現金,不論是在印刷、發行、運送、以及後續回收的行政成本都極為龐大如果能夠將現鈔數位化,不只能夠大幅簡化行政成本,更可以免除在實體印刷、搬運、記帳過程中的舞弊與錯誤風險,達到央行貨幣管理效率的重大提升。
另外,習近平上任至今毫不鬆懈的打擊貪腐,藉由數字貨幣的發行,央行能掌握每一筆資金流向,將會帶來杜絕貪腐的立竿見影效應。如果未來所有各級政府的財政收支、國營企業應收應付、甚至民間消費投資的金流都納入央行的數位貨幣系統監管,一向是貪腐與地下經濟藏汙納垢工具的現鈔,如果能完全被數字貨幣取代,就能達成杜絕貪腐與黑市交易的歷史任務。
更重要的是,數位人民幣本身就是最先進的電子支付系統,中國去年全年出口2兆4,984億美元,進口2兆769億美元,繼續領先美國,維持全球第一大貿易國的地位。作為全球第一大貿易國,人民幣當然具備挑戰美元的成為主要支付工具的實力,如果人民幣能夠維持強勢幣值、達到自由兌換之後,又能鼓勵銀行與貿易商從傳統的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系統的匯兌交易平台,轉移到更為便利的數位人民幣電子交易平台,那麼人民幣藉著強大的貿易實力逐漸成為國際準備貨幣,當然有成功的機會。
人民銀行推出數位人民幣,將是金融系統的一個重大革命,而且大陸十餘億人口已經習慣使用手機二維掃碼的非現金交易,人民銀行推動數位人民幣、逐漸消滅現鈔的成功機率甚高。台灣與大陸的互動性高,每年數百萬台灣人往返大陸,更有高達四、五千億美元的貿易往來,台灣從企業到個人,很快就將受到數位人民幣的影響,央行與相關政府單位應該要密切注意數位人民幣的推動進程,及早就可能的衝擊做好準備工作。工商社論》評估「數位人民幣」的衝擊 - 財經要聞 - 工商時報 https://bit.ly/2zAqHXp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