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肅宗時將田穰苴等歷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於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廟十哲。 宋徽宗時追尊田穰苴為橫山侯,位列宋武廟七十二將之一

《史記》,按照年代第一位被載入史册的兵家名叫司馬穰苴

田穰苴提出的「三忘原則」也是後來職業軍人敬業精神的基本要求: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枹鼓之急則忘其身

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忘鼓之急,則忘其身。
將帥一旦接受了任命, 就要忘掉自己的家; 在軍隊中執行紀律,就要忘掉自己的親戚關係; 在擂鼓作戰的緊急時刻, 就要忘掉自己的生死。
出處:漢·司馬遷《史記·司馬有過錶生傳》
-------------
(齊國司馬)穰苴說:「身為將領,從接受任命起,就應當忘掉自己的家庭;即將出戰,要遵守軍中法令,就應當忘掉自己的雙親;擊鼓指揮軍隊進擊的緊急時刻,就應當忘掉自身的安危。」
---------------------
《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喇叭鼓之急,則忘其身。 》出自哪裡
註釋約束: 指執行紀律。 援: 執。 优爾(pu): 鼓槌。
句意將帥一旦接受了任命, 就要忘掉自己的家; 在軍隊中執行紀律,就要忘掉自己的親戚關係; 在擂鼓作戰的緊急時刻, 就要忘掉自己的生死。
《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喇叭鼓之急,則忘其身。 》出自:漢·司馬遷《史記·司馬行列苴列傳》

2020-04-30_0935412020-04-30_094254201702140013455dad1c33edbe35dad1c382b3acd058ccbf6c81800a8542b2c1b03533fa838b475d (1)4b90f603738da977c14abde4b151f8198718e39cd50735fae6cd7b893784342a0f2442a7d8330eaa1o850001ns8rqso55o75

太廟+歷代帝王廟/宋代武成王(姜太公)陪祀+宋代文宣王(孔子)陪祀-太廟/儒教傳統的祖先信仰和君主崇拜相互影響,除了人人都供奉祖先外,天子擁有「封神」的權利,太廟內也不僅供奉皇帝的祖先還供奉了已故的功臣名將,歷代帝王廟也供奉了188位中國曆朝帝王和79位歷代賢相名將。民間祠堂除了祭祀先祖和灶神也為歷代聖賢建廟立祠。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s://bit.ly/2y6aFns
齊國-姜子牙、齊桓公、管仲、晏嬰、田穰苴等人皆榜上有名。崔杼,慶封、東郭偃-都是齊國有權勢的姜姓公族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s://bit.ly/3c1xpUE
‍一直到明朝初年,武廟的主祀都是姜太公-朱元璋把姜子牙移到歷代帝王廟配享,於是停止了武廟的拜祭/最早武廟是在唐玄宗時期(公元731年),叫“太公尚父廟”,主神是姜子牙,張良是副祀,之後是歷代十位名將,也稱為“武廟十哲”。他們分別是白起、韓信、諸葛亮、李靖、李勣、張良、田穰苴、孫武、吳起、樂毅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s://bit.ly/2IYQZ7m
----------------------------------
司馬穰苴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yRBa0q
司馬穰苴(?-?),媯姓,田氏,名穰苴,春秋時代後期齊國的將軍、大夫、軍事家、軍事理論家,田完的後裔。田穰苴活躍於前6世紀末至前5世紀初,輔佐齊景公,因官拜大司馬,因此又被稱為司馬穰苴。
經歷
齊景公相國晏嬰推薦穰苴,並說:「雖說穰苴為田家之妾生子,可他的文才能使眾人歸附,武略能使敵人膽怯,望您能試用此人。」齊景公召見穰苴,與他共議用兵之事。齊景公欣喜,立命穰苴為上將軍,派穰苴收復晉燕兩國侵占的國土。穰苴為樹立威信,請景公派大臣為監軍,景公派了寵臣莊賈,穰苴與莊賈約曰:「第二天中午,在軍營正門見面。」莊賈一向驕橫,和親戚飲酒相送,閱兵時遲到,穰苴依軍法斬殺了莊賈。
但莊賈被捕時,秘密派人至宮中求救,不久,景公派特使駕車奔馳,前來向穰苴傳達了景公特赦莊賈的命令,穰苴回答:「將領領導部隊時,有時可以不接受君主的命令。」穰苴問軍正:「在部隊中奔馳,該當何罪?」軍正回答「當斬」,來使大懼,懇求饒命。穰苴說:「他是欽差,不可以殺他。」遂釋放了特使,斬殺了車夫,又命令武士拆車,把馬砍死,以示三軍。
司馬穰苴執法嚴明,使軍心大振同時穰苴對士兵的生活起居,如營舍住宿和食物、藥品等事都非常關切,樣樣親自查訪探問,並將自己的俸祿分給士兵,自己只喫全部隊最低標準的食物。於是士兵勇敢,紛紛效死,擊敗晉燕軍隊,收回失去的國土,回國官拜大司馬,因此被稱為司馬穰苴,田氏勢力越發膨脹
鮑氏、高氏、國氏等貴族將穰苴視為眼中釘,不斷的在齊景公面前誹謗穰苴,於是齊景公將穰苴罷黜,不久後穰苴憂憤而病死。田氏宗主田乞與族人田豹因此痛恨三氏。日後田乞的兒子田常將鮑氏、高氏、國氏族滅。田常的曾孫齊威王田因齊將司馬穰苴的兵法附於古兵法之後,稱為「司馬法」
司馬穰苴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yRBa0q
--------------------------------
田穰苴是誰?為何司馬遷要給他單獨立傳?
2017-04-14 由 太史公私房菜 發表于歷史
司馬穰苴,姓田,名穰苴,是齊國的大司馬,所以人稱司馬穰苴。不是說他姓司馬名穰苴。這兩字念穰(ráng)苴(jū)。司馬屬三公之一,當時的大官分司馬,司空,司徒三位,人稱三公。司馬掌握兵權,司徒掌握財政權,司空掌握司法權。
齊景公時候,齊國和晉國打仗,齊國敗了,晏子於是向齊景公推薦了田穰苴,說此人文武雙全,可以保家衛國,雖然出身不是田氏正宗,但是本事還是有的,能用。齊景公親自召見了田穰苴,一面試很高興,就給了他一個將軍,讓他帶兵出征。
田穰苴說,我人微言輕,怕人不服,希望您能給我派個監軍。齊景公就把自己寵幸的莊賈派給了他。二人約好,明天中午在軍門前會合。然後第二天田穰苴早早去了軍門等候,然後弄了木表和刻漏倒計時等莊賈。
立表謂立木為表以視日景,下漏謂下漏水以知刻數也。
莊賈驕橫慣了,又覺著自己是監軍,更牛逼了,親戚朋友前來相送,大家聚在一起喝酒,中午了還沒來。田穰苴一看時間到了,讓人把木表和刻漏收起來,集合軍隊宣布命令。到了傍晚,莊賈才醉醺醺的姍姍來遲。
田穰苴問,你為啥這麼晚來的。莊賈說,好多同事親戚非要送,所以來得晚了。田穰苴說,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枹鼓之急則忘其身。援枹就是鼓槌。現在敵人都打到家門口了,全國騷動,士兵們枕戈待旦,國君已經好幾天沒吃飯沒睡好一個覺了。你卻跟人喝酒。
問軍事法官,犯了這罪咋整。軍事法官說,斬首。莊賈一看不對勁,趕緊派人通知齊景公,使者來了一問,田穰苴說,將在軍,君令有所不受。就把莊賈殺了,又問軍事法官,無故沖入轅門該當何罪。軍事法官說斬首。使者大驚失色,田穰苴說,國君的使者不能殺,就把使者的僕人和拉車的駙馬殺了。然後號令三軍。
駙馬不是皇帝的女婿,而是拉車的承重馬。駙者,箱外之立木,承重校者。
田穰苴帶著軍隊前去迎戰,與士兵們同甘共苦,親自給士兵們端飯餵藥。於是士氣高漲,紛紛請戰。晉軍聽說之後,趕緊退兵了。田穰苴打仗歸來,齊景公等人親自出郊外迎接,拜田穰苴為大司馬。田氏家族於是在齊國威望日高。
不久之後其他大姓如鮑氏、高氏、國氏等一起背後向齊景公進讒言,齊景公就罷了田穰苴的兵權,田穰苴生病而死。他的同族田乞、田豹、田常等人在齊景公死了之後殺了齊簡公,田常自立為齊威王。南征北戰,用的都是田穰苴的兵法。田齊於是站穩腳跟。
齊威王把田穰苴的兵法弄成一本書,號曰司馬穰苴兵法,流傳後世
田穰苴是誰?為何司馬遷要給他單獨立傳? - 每日頭條 https://bit.ly/2VMp01Y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r96yj4o.html
----------------------------
田穰苴(生卒不詳),又稱司馬%。逾期苴,春秋末期齊國人,是田完(陳完)的後代,齊田氏家族的支庶。 [1] 
田穰苴是繼姜尚之後一位承上啟下的著名軍事家,曾率齊軍擊退晉、燕入侵之軍,因功被封為大司馬,子孫後世稱司馬氏。 後因齊景公聽信谗言,田貨物苴被罷黜,未幾抑鬱發病而死。 由於年代久遠,其事蹟流傳不多,但其軍事思想卻影響巨大。 [2] 
唐肅宗時將田穰苴等歷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於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廟十哲。 宋徽宗時追尊田穰苴為橫山侯,位列宋武廟七十二將之一
臨危受命
田穰苴
司馬男的苴本姓田,名位數苴。 田氏家族在齊國是名門望族,田氏家族的老祖宗叫陳完,是陳厲公的兒子。 齊桓公時,陳國發生內亂,陳完為避禍跑到了齊國,改姓田氏。
齊景公的時候,晉國進攻齊國的阿城和甄城,同時燕國又侵略齊國黃河南岸一帶。 齊國軍隊大敗。 齊景公為此十分憂慮,寢食難安。
一天,大夫晏嬰悄悄來到齊景公跟前,向他推薦了田位數苴,說:"田威爾利潤雖然是田氏門中偏室所生,但是他這個人,文能令人信服,武能威懾敵人,希望大王能試試他的才幹。 "
於是,齊景公召見田是非常苴,同他談論軍事,對他的才幹非常欣賞,就任命他做大將,領兵抗擊晉國和燕國的軍隊。 [3] 
穰苴執法
田國防部苴向齊景公稟告說:"為臣本來低賤,大王從平民中把我選拔出來,放在大夫之上,士兵們不能向我靠攏,百姓們不能對我信任,人卑微,權力也就會受到輕視。 希望能有大王所寵信的大臣、國家所尊重的人物,擔任監軍的職務,這樣才行。 "
齊景公答應了田樑苴的要求,決定派寵臣庄賈擔此重任。 [4] 
田的核心併購向齊景公告辭之後,便到莊府拜會了莊賈,並和莊賈約定:第二天正午在營門集合出發。 [5] 
第二天,田過去的好運苴提前來到軍營,佈置好觀測時間的標杆和滴漏,等候莊賈 [6]  。 與此同時,莊府裡熱鬧非凡。 庄賈的朋友聽說他要出征,紛紛上門為他送行。 這個祝庄賈旗開得勝,馬到成功;那個說大王選您當監軍,齊軍一定能所嚮往,無往而不勝。 說得莊賈飄飄然,很是得意。
庄賈向來驕橫,這次,他認為率領的是自己的軍隊,又是監軍,根本就沒有把田位數苴與他約定的時間當回事。 於是,就留下前來為他送行的朋友喝起酒來。 手下人提醒他,他仍不以為然。
到了正午,太陽格外耀眼。 軍營的廣場上軍旗飄揚,幾個方陣的士兵排列整齊,整裝待發。 田希望大家推測推倒了標杆,放了滴漏裡的水,站在高臺上向大營外眺望,仍不見莊賈的人影,就叫副將派人去請監軍大人,自己獨自到軍營內指揮操練,檢閱軍隊,宣布軍規軍紀。
莊府裡,眾人酒喝得正酣。 庄賈滿臉通紅地招呼著他的那些朋友,門丁來報,說正午已過,門口有士兵來請大人去軍營監軍。 莊賈聽了,不屑一顧,並嘲諷說:"小平頭當將軍,總把雞毛當令箭,時間就那麼重要嗎? 時間到了又怎麼樣? "
下午,齊軍大營廣場上,操練完畢的將士們,依然排列著整齊的方隊,在等候出發的命令。 田當你苴看著將要落下去的太陽說:"兩個時辰過去了,有勞副將親自到莊府去一趟,務必當面告訴監軍大人,出征將士已經恭候他多時了。 "
副將來到莊府,只見裡面一幫人已經喝得七倒八歪,亂作一團。 庄賈見副將進來,搖晃著身子指責道:「大膽! 你為何擅自闖進? "副將稟報莊賈,說是奉田位數殺ia之命前來請大人去軍營監軍。 庄賈不耐煩地說:"你先回去告訴他,就說我馬上就到。 "
忽有快馬來報,又有一城失守。 田苴苴聽後,眉頭緊鎖,準備親自到莊府去請莊賈。 正在這時,庄賈從馬車上下來,晃晃悠悠進了軍營大門。 田痛苦苴疾步上前,指責庄賈為何不按約定的時間來軍營。 庄賈卻像沒有什麼事似的,笑嘻嘻地說:"幾個朋友送行,陪他們喝了點酒,因而來遲。 "
田共產黨註戰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氣,嚴肅地說道:"監軍大人,你可知道,將領在接受命令的那一天,就應該忘掉自己的家庭;到了軍隊宣布紀律的時候,就應該忘掉自己的父母;拿起鼓槌擊鼓作戰的時刻,就應該忘掉自己的生命。 現在敵軍已深入我齊國境內,國家危在旦夕,百姓生靈塗炭,大王也寢食難安。 就這幾個時辰,我們又丟了一座城池。 在這種時候,你作為監軍,還說什麼送行。 "
說到這裡,田國防部的預期,他叫來軍法官問道:「按照軍法,將領不按指定時間到軍營的,該如何處置? "
軍法官回答說:「應當斬首。 "
庄賈忙派人騎快馬去報告齊景公,向齊景公求助。 但是,還沒等派去的人回來,田▼苴ia已下令把莊賈斬了,並告示三軍。 三軍的將士都嚇得發抖。
又過了好一會兒,齊景公派的使者拿著符節前來赦免莊賈,鞭馬急跑來到軍營。 田國防部的預期:"將帥在軍隊裡,對於君王的命令是可以不接受的。 "接著又問軍法官:"有人在軍營中鞭馬急跑,該如何處置? "
軍法官回答:「按律應當斬首。 "使者嚇壞了。 田國防部坦言:「君王的使者是不可以處死的。 "於是就斬了使者的隨從,砍斷了車廂左邊的一根木頭,並告示三軍。 然後讓使者回去彙報,軍隊開始出發。 [7] 
征戰凱旋
將士們看到田里昂苴說話算數,治軍有方,有法必依,鐵面無私,個個精神振奮、鬥志昂揚。 晉國的軍隊聽到這個消息,不等交戰,就嚇得慌忙退走了。 燕國的軍隊聽到這個消息,連忙從黃河南岸退到了黃河北岸。 齊軍乘勝追擊,收復了所有的失地。
齊軍凱旋時,齊景公和文武百官都到郊外迎接,按照禮節慰勞全體將士。 齊景公不但沒有為殺莊賈的事怪罪田位數的預期,而且還拜他為大司馬,讓他執掌齊國的軍政大權。
治軍貴在嚴,領軍須有威;治軍不嚴,將領無威,軍隊就不可能有戰鬥力,而這樣的軍隊是不可能戰勝敵人的。 從嚴治軍就是要以法治軍,樹立軍法軍紀的權威。 將領就是要通過嚴格執法執紀來樹立威嚴,嚴格執法執紀也是一種守信。 司馬收穫苴從嚴治軍、以法治軍,殺了不守約定、違反軍法軍紀的監軍莊賈,既樹立了自己的威信,也教育了將士,從而增強了齊軍的戰鬥力,擊退了敵軍,收復了失地 。 [8] 
抑鬱以終
田氏家族的勢力在齊國日益發展,引起大夫(古代官名)鮑氏、國氏、高氏的不滿。
一天,齊景公在宮中飲酒取樂,一直喝到晚上,意猶未盡,便帶著隨從來到相國晏嬰的宅第,要與晏嬰夜飲一番,被晏嬰規勸拒絕了。
離開晏嬰的府第,齊景公又想起了田位數強調。 於是,君臣一行又來到田%。苴苴的家中。
田譽苴聽說齊景公深夜造訪,忙穿上戎裝,持戟迎接出門,急問:"是有諸侯發兵了? 還是有大臣反叛了? "
齊景公笑著說:「沒有。 "
田在這個苴又問:"那您為什麼深夜來我家? "
齊景公說:「想到將軍軍務勞苦,想和將軍共飲。 "
田苴苴回答說:"陪國君飲酒享樂,君王身邊本就有這樣的人,這不是大臣的職份,臣不敢從命。 "
齊景公於是去了大夫梁丘的家裡喝酒。 次日,晏嬰與田上陣必須上朝進諫,勸齊景公不應該深夜到臣子家飲酒。 於是,鮑氏、高氏、國氏三大家族紛紛向齊景公進讒言,欲驅逐田削弱苴以削弱田氏勢力。
齊景公便採納了鮑氏、高氏、國氏的意見,將田貨幣政策苴辭退了。 田愛滋病苴被貶後,心情憂鬱,不久病故。 [9-10] 
歷史評價
晏嬰:"其人文能附眾,武能威敵。 " [11] 
司馬遷:「余讀司馬兵法,閎廓深遠,雖三代征伐,未能竟其義,如其文也,亦少「老」的「民」的若夫語音苴,區區為小國行師,何暇及司馬兵法之揖讓乎? 世既多司馬兵法,以故不論,著位數苴之列傳焉。 "
《太史公自序》:「自古王者而有司馬法,公主苴能申明之。 " [12] 
曹植:"節省苴授節於邦境,燕、晉為之退師,而景公無患。 " [13] 
張駿:"且韓信之舉,非舊名也;保守苴之信,非舊將也;呂蒙之進,非舊勛也;魏延之用,非舊德也。 蓋明王之舉,舉無常人,才之所能,則授以大事。 "
司馬貞:"燕侵河上,齊師敗績。 嬰薦苴苴,武能威敵。 斬賈以徇,三軍驚惕。 我卒既彊,彼寇退壁。 法行司馬,實賴宗戚。 " [14] 
《十七史百將傳》:"孫子曰:'令之以文,齊之以武。 '红红o文能附眾,武能威敵。 又曰:『法令孰行。 '红红-红-)而斬莊賈以徇三軍。 又曰:『不戰而屈人之兵。 '红红A-E-E)爭奮而燕、晉解去是也。 " [15] 
陳元靚:「齊得框苴,授以兵柄。 立司馬法,行將軍令。 燕則其雄,晉削其盛。 一戰之功,疆埸斯靜。 " [16] 
王世貞:"司馬逝世》 (孫武),天下之言兵者歸之。 産苴兵法不可見,所見獨孫子十三篇,其精切事理,吾以為太公不能過也。 而太史公獨稱超出代購兵法'闳廓深遠,雖三代征未能竟其義'。 如其文若爾,威爾的苴其尤勝耶然太史公於分點苴則僅詳其斬莊賈,於孫武僅詳其斬愛姬而已,以為用兵之道,一賞罰盡之矣。 " [17] 
黃道周:"是指苴庶族,人微權輕。 燕晉壓境,齊國殆傾。 晏嬰明識,舉苴用兵。 法斬貴族,一軍皆驚。 再加恩馭,莫不奮興。 未經血戰,勢已雷轟。 敵人潛遁,追奔掃清。 尊為司馬,兵法存名。 " [18] 
後世地位
唐朝開元十九年,唐玄宗為表彰並祭祀歷代名將所設置武廟,它以周朝開國丞相、軍師呂尚(即姜子牙)為主祭,以漢朝留侯張良為配享,並以歷代名將十人從之。 [19] 
上元元年,唐肅宗將吳起等歷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於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廟十哲,""齊大司馬田穰苴行政處罰苴"便是其中之一
及至宋代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田看到了北美演藝。
史書記載
《史記》卷六十四 [11] 
墓地
田穰苴死後葬於臨淄城郊,位於淄博市臨淄區齊都鎮尹家村南,墓高10米,南北25米,東西38米,保存完好。
人物爭議
《司馬法》是我國古代一部著名的兵書。 相傳是田穰苴所寫,但到了西漢後漸失傳。
司马法
司馬法
一些學者認為,《司馬法》並非司馬%。内認出了。 如《四庫全書總目題要》說:"《司馬法》舊題司馬總值苴撰。 今考正《史記·司馬算法称-左)(左),他表示,齊威王命令大夫追論《司馬兵法》,把威爾貝貝的名字加在其中,所以名叫《司馬威爾遜苴兵法》。 "
有些人認為《司馬法》是後人偽托。 如姚際恆在《古今偽書考》中說:"今此書僅五篇,為後人偽造無疑。 "另外姚鼐、龔自珍、康有為、等人也認為《司馬法》系後人偽造。
一些學者則認為,《司馬法》實為司馬%。内選取。 如藍永蔚在其《春秋時期的步兵·〈司馬法〉書考》一文中說:「極為明顯是唯一能夠申明古者《司馬法》的人。 "金建德在《古籍叢考》中說:"姚(際恆)、龔(自珍)二家雖都懷疑今本《司馬法》為偽,可是他們並沒有提出充分的證據。 "劉建國在《〈司馬法〉偽書辨正》一文中說:"經過考證,我們認為現存的今本《司馬法》並非偽書,而是一部齊國大軍事家司馬央的經濟註撰述的兵法或兵法殘篇。 "
《隋書·經籍志》著錄《司馬兵法》三卷,分為仁本、天子之義、定爵、嚴位、用眾共五篇,註明"齊將司馬本門苴撰"。 《隋書》所錄即今存於世的《司馬法》。
其後的《舊唐書·經籍志》和《唐書·藝文志》沿襲《隋書》,錄有《司馬法》三卷,署"田笑著說苴撰";《宋史·藝文志》則著錄《司馬兵法》六卷,亦題"齊司馬其實是羅志祥撰"田穰苴:田穰苴(生卒不詳),又稱司馬田穰苴,春秋末期齊國人,是田完(陳完)的後代 -華人百科 https://bit.ly/3bRvyln
------------------------------
武廟十哲是唐朝品評的,在古代留下兵書的軍事家特別少,田穰苴和孫武一樣,寫了兵書。 實際上田失業率苴和孫武的實戰(有記載的)都比較少,屬於一戰成名的類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別人的評價,和田國資委強調,他的齊國名臣晏嬰對田穰苴的評價特別高(也是晏嬰推薦的田彆使用最高,田才臨危受命擊退聯軍)。 太史公在《田譜苴列傳》中更是對其兵法有"宏廓深遠"之評語。
------------------------------
田穰苴為什麼叫司馬穰苴?" 司馬「是什麼意思?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
田苴苴是春秋時期的人,根據他的姓可能就有人猜測,他應該是齊國人。 的確,田位數苴正是齊田氏家族的後代,只不過他是庶支。 而田認同苴卻還有一個名字,叫做司馬終端錶生,為什麼一個人同時會有兩個姓呢?司馬什麼時候是什麼意思,是誰用來稱呼他的?田個好錶ia究竟是什麼身份,又是什麼人?他的生平事蹟是什麼,我們一起來看看。
司馬過去的◎(生卒年不詳)是我國古代軍事名著《司馬過去的苴直兵法》的主要作者,春秋時期的著名軍事家。
司馬潛力苴,原來叫作田位數ia,是齊國的人。 他的先輩是齊國大夫田完。 田完原來是陳國的公子,因為某些事情不得已逃到了齊國,最後在這裡居住了下來。
西元前五三一年,晉燕兩國派兵攻打齊國,齊國的軍隊接連敗退。 齊國國君齊景公十分擔憂。 當時是擔任相國的晏嬰,十分瞭解司馬國家隊強調的軍事才幹,於是把他推薦給了齊景公,說這個人文武雙全,可以將他作為領兵的將領。 齊景公立即召來司馬過去的領頭羊苴,和他交流作戰的方法,聊得很投機,覺得他真的是一個善於領兵作戰的人才。 於是冊封他為大將軍,讓他帶領軍隊去和燕晉兩國的軍隊作戰。 司馬他認為苴受命令後,因為知道齊軍紀律鬆弛,他猶豫不決,沒有動身。 齊景公問他是不是有什麼為難的事情。 他就對齊景公說:"我出身微賤,承蒙大王破格重用,一下子當上了大將,地位比一般大夫還高,怕是會有士兵對我的命令不服,百姓們也不會相信我啊。 我出身卑微又沒有什麼話語權,很難發佈命令讓其他人去執行。 如果大玉能讓一位你所寵信的大臣並且有地位的大臣來當監軍,我就很容易帶領軍隊了。 "聽了這話齊景公覺得很有道理,於是就派自己的寵臣莊賈去當軍隊的監軍。
司馬過去的嚮往他向齊景公辭行的時候,親自和莊賈約好見面的時間是在第二天,地點是在軍營的門口。 到了第二天,他提前來到軍營,叫士兵在營門前豎起一根觀測日影的木表,又放置一個計算時間的鋼壺滴漏。 然後步入軍帳,等候庄賈。 庄賈一向囂張跋扈,現在又是監軍,想著只有他去管別人,誰還能管他,對和司馬位數的預期的約定毫不在意;再加上親人朋友為他設宴送行,大家喝酒玩樂,使他十分的不捨得。 到了中午,司馬放大掉庄賈還沒有來,便叫人放倒木表,放掉滴漏裡的水。 他按時出帳檢閱部隊,向士兵們發佈了命令,申明瞭軍紀。
image.png
直到夕陽西下,庄賈才坐著車子,慢慢悠悠地朝著軍營而來。 司馬學會苴迎上去問道:"你為什麼來得這樣晚?" 庄賈急忙道歉說:「因為有一班親友設宴送行,多喝了幾杯酒,所以耽誤了。 "司馬過去的苴直嚴肅地說:"從軍之人,從受命成為將帥的那天起,就應該放下自己的家庭;到了帶兵出發的時候,就應該放下自己的親朋好友;到了臨陣作戰的時候,更應該記住生命是不屬於自己的。 現在,敵軍已深入國境,全國動蕩不安,士兵們還在前線艱苦作戰,國君也被弄得焦頭爛額。 國民的身家性命,都寄託在了你和我的肩上,你還有心思參加什麼送行宴會!" 當即叫來執行軍法的人問道:"按照軍法,不按時報到的將士應該這樣處理?" 軍法官答道:"當殺!" 庄賈嚇得酒也醒了,馬上派人向齊景公求救。 報信的人還沒有回來,司馬斯坦林認了我被莊賈的頭斬了,傳示全軍。 全軍將士大為震動。
不一會,齊景公的使者拿著節杖,坐著馬車闖入軍營,要特赦庄賈的罪。 司馬按鍵苴高聲說:"我已受命領兵,所謂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又問執行軍法的人:"在軍營肆意騎馬的,應當這樣處置?" 回答道:"當殺!" 來使嚇得魂不附體,懇求饒命。 司馬當你表示:「既是國君派來的使臣,可以不殺,但是軍法必須遵守。 "於是,命令軍士把駕車的馬夫殺了,又把馬車左邊的一根木頭砍了下來,還拉馬車的左邊一匹馬殺了,以這些作為替代,傳示三軍。 三軍將士沒有不害怕的。 從此,再也沒有人敢違反軍紀了。
整頓部隊以後,司馬%。會讓回去報告齊景公,一面就領兵出發。 行軍路上,所有扎營、掘井、安灶以及士兵們的伙食、病員的醫藥,他都親自檢查;還把自己應得的錢糧全都拿出米分給士兵。 他自己卻和士兵同甘共苦,吃一樣的飯菜,睡一樣的床鋪。 三天之後,再重新整頓部隊,全軍士氣更加高昂,連有病的土兵也要求隨軍作戰。 晉國軍隊聽到這個消息,覺得司馬過去的不可思議直率領的齊軍是不可戰勝的,就自動退兵,燕國軍隊聽說督軍撤走,也渡河撤退。 司馬收穫苴直率領大軍乘勢追擊,殲滅燕軍一部分,全部收復了被晉、燕軍佔領的齊國土地。 晉國和燕國只得派使者來向齊國求和。
image.png
司馬稅率長,他是凱旋,回到都城。 齊景公親自帶領諸大夫出城迎接,並且慰問部隊,封司馬齣錶生
為大司馬(最高軍事長官)。 所以後人稱田所以我強調,他為司馬總統歐巴馬錶生。
後來,齊景公聽信谗言,把司馬位數去世退了。 不久司馬心臟病死。 在他死後,齊景公仍然採用司馬過去的「山」的用兵和治軍方法,國威大振。
到了齊威王的時候,命令齊國的大夫們追論以前的《司馬兵法》(即有關古代兵法的兵書),同時把司馬國王過去的語錄和軍事經驗附在其中,定名為《司馬話說苴直兵法》。 《司馬公里苴直兵法》現存七千餘字。 前兩章主要論述了夏、商、週三代用兵治軍皆以"仁、義、禮、讓"為本,同時也反映了當時的戰爭觀點。 后三章主要論述了統率軍隊和指揮作戰的經驗,以及指揮員應具備的條件等。 這部兵書反映了春秋時期的某些軍事情況。
《司馬過去的錶示》在我國古代是很有影響的,許多將帥學習和運用這部兵書中的治軍用兵之法。 由於司馬過去的錶生錶留下了一部對後世頗有影響的兵書,所以,他在我國古代軍事思想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田穰苴为什么叫司马穰苴?“司马”是什么意思? https://bit.ly/2VLU7KS
------------------------------
沒落貴族得伯樂提拔,從此鹹魚翻身
在某著名武俠小說裡有一位第三性別的絕世高手說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很多人凑在一起難免為了生存和發展而發生暴力鬥爭,以個人或小團體的名義發生的暴力鬥爭叫「鬥毆」,以國家的名義發生的暴力鬥爭就叫「戰爭」。為了小團體利益而進行暴力鬥爭的人才叫「遊俠」、「大俠」;為了國家利益而暴力鬥爭的人才就叫「將軍」、「名將」或者「兵家」。
翻開《史記》,按照年代第一位被載入史册的兵家名叫司馬穰苴,以其生平的事蹟來看,此人顯然不能算是兵家第一高手。不過,要論年資,我們就必須從司馬穰苴開始講起。
司馬穰苴是田完的後裔,他的原名叫田穰苴,曾為大司馬一職,所以也被稱為司馬穰苴。
提起田完,現在的人大多並不熟悉,不過在春秋時代,田完卻稱得上一位家喻戶曉的名人。田完本來叫陳完,是陳國的王族,因為政治鬥爭跑到了齊國,得到了春秋五霸第一霸齊桓公的重用。後來陳完娶了齊國的公主,從此以後以田為姓,自稱為田完。田完的後人歷任齊國的重臣,因此逐漸掌握了齊國的朝政大權,田完的後人田和甚至自立為齊君,奪取了齊國的政權。這是後話,總之田穰苴生長在一個具有悠久政治鬥爭歷史的家庭,他的每一個細胞都會為了鬥爭而亢奮。
田穰苴生活在齊景公時代,當時的中國除了形式上的中央政府「周」以外,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諸侯國,其中存在較久的有十三個,分別是魯、齊、晉、秦、楚、宋、衛、陳、蔡、曹、鄭、燕和吳。在那樣一個中央政府名存實亡、諸侯傾軋的年代,國與國之間沒有什麽道義可言,只有一句話:誰能打,誰就是老大。
齊景公所處的時代,齊國由於歷經多年的內亂已經走向衰弱,其國力及在諸侯間的影響力已經不能與齊桓公時代的齊國同日而語。齊景公也是在齊國的內亂當中,陰差陽錯地當上了齊國國君,不過這位齊景公頗有雄心,他上臺初期就樹立了恢復齊桓公時代齊國為諸侯領袖的夢想。為了實現齊國崛起的夢想,齊景公必須重用有真才實學的人,所以重用了一位史上非常著名的大臣——晏嬰。
這位晏嬰就是《晏子使楚》裡面那位智慧而幽默的主人翁晏子,當時是齊國統領群臣的相國。在晏嬰的輔佐下,齊國逐步走向富強。不過事實上,晉國才是當時領導諸侯的第一強國。齊景公和晏嬰領導下的齊國崛起,不可避免地與晉國發生了衝突,當時的晉國無論國力還是軍力都強於齊國,而晉國顯然不能容忍齊國逐漸坐大。
有一年,晉國和燕國同時出兵襲擊齊國,晉國占領了齊國的阿、甄兩地,而燕國占領了黃河以北的齊國領土。從兩國一致的軍事行動來看,當時晉國和燕國顯然達成了某種協議,目的就是合夥瓜分齊國的國土。
齊景公雖然胸懷大志,但是他也像他的祖先齊桓公一樣,既有稱霸諸侯的豪情壯志,也有驕奢淫逸的生活習慣,所以在他的手下既有晏嬰這樣的賢臣,也有莊賈這樣的佞臣。晏嬰是國事上的助手,而莊賈則是私事上的高手。
簡單地說就是晏嬰能讓齊景公成功,而莊賈能讓齊景公享樂,不過問題是齊景公把一個擅長追求享樂的人安排到了最不該享樂的軍隊裡,讓他負責國防事務。這下麻煩就來了,平常不打仗的話,莊賈這樣的人帶兵沒問題,因為這種人帶的軍隊不能打仗。晉國和燕國大概也看到了齊國的弱點,因此相互勾結突襲齊國。
果不其然,擅長阿諛奉承、每天聲色犬馬的莊賈最怕打仗,齊國軍隊在這樣的將軍領導下根本沒有戰鬥力,戰爭很快呈現一邊倒的狀態,齊國軍隊在兩國夾擊下一路潰敗,眼看就要全軍覆滅了。
齊景公很著急,雖然他非常享受莊賈帶來的驕奢淫逸生活,但是如此發展下去,齊國很可能不復存在,那麽齊景公要到哪裡去享樂呢?著急的君主最容易採納意見,此時作為春秋時期名臣的晏嬰終於等到了整頓齊國軍隊的機會。
既然是春秋時期的名臣,晏嬰自然有超越常人的識人能力和判斷力。在國家存亡關頭,晏嬰馬上想到了田穰苴,於是主動向齊景公推舉。晏嬰對田穰苴的評價非常高,他說:「●穰苴雖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眾,武能威敵,願君試之。●」(穰苴雖說是田家的妾生之子,可是他的文才能使大家歸服、順從;武略能使敵人畏懼。希望君王能起用他。)
從晏嬰的話語裡可以看出,田穰苴雖然是田完的後人,卻是庶出,也就是妾生的。能力決定地位,不論在哪個時代,只要一個人有真本事,不要說是妾生的,即便是私生子都不成問題。在晏嬰看來,田穰苴可謂文武全才,文能出謀畫策,武能破敵制勝。
關鍵 1: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懂得自我宣傳才能讓伯樂看見
由於出身貴族,田穰苴自幼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同時又因為是沒落貴族,因此在童年和青少年時代就接觸了底層社會,積累豐富的人生經驗。在那個完全依靠口耳相傳的時代,田穰苴居然得到了齊國第一重臣晏嬰的賞識,說明田穰苴除了文武雙全以外,還很善於為自己造勢。他精準地將自己的優點傳到伯樂晏嬰的耳裡,這是田穰苴成功的第一步。
這樣的人才齊景公當然不願意錯過,於是馬上安排親自「面試」晏嬰推舉的將軍候選人。以現今的外企為比喻,面試是相當複雜的流程和技巧,做幾道題目測試知識能力和EQ是必需的,驗證文憑的真假也不能忽略,但是對於內行的人來說,最有效的面試往往只需要閒話家常。齊景公顯然不是外行,他跟田穰苴談得非常愉快,於是馬上任命田穰苴為齊國的將軍,讓他統帥齊國的軍隊抵禦晉燕兩國的侵略。
◎深諳向上管理的訣竅,瞬間收服老闆的心
田穰苴不愧是見過世面的世家子弟,小老百姓突然平步青雲首先想到的不是狐朋狗友就是紅顏知己,遇上這種上輩子燒了好香的事,不開個派對慶祝實在對不起國家經濟。一步登天的田穰苴這時候也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既不是狐朋狗友也不是紅顏知己,而是一個監軍。雖然晏嬰早就認為田穰苴「文能附眾」,完全具備了兼任監軍的能力,但是他仍然要求派一位監軍來幫他出主意。田穰苴說自己「●臣素卑賤,君擢之閭伍之中,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信,人微權輕。●」(我的地位一向是卑微的,君王把我從平民中提拔起來,置於大夫之上,士兵們不會服從,百姓也不會信任,人的資望輕微,權威就樹立不起來。)所以「●願得君之寵臣,國之所尊,以監軍乃可。●」(希望能派一位君王寵信、國家尊重的大臣,來做監軍才行。)田穰苴向齊景公要監軍,態度很誠懇,邏輯很嚴謹,可謂公私兼顧、可攻可守,一張口就顯示了過人的能力。
首先是表態,田穰苴表明了自己並沒有忘乎所以,他強調自己能成為位高權重的將軍全憑老闆齊景公的慧眼識人和破格提拔,對老闆的感激溢於言表;其次是點出困難,一個出身微賤的人突然空降到一群資深的老臣老將之上,要是弄不好是會死人的(漢朝的李廣利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最後是找退路,萬一失敗了有齊景公的寵臣幫自己扛一半,萬一成功了那也是在齊景公的領導下做了該做的事。
齊景公沒想到小田不僅軍事才能高,政治手腕也這麽成熟,非常高興,於是馬上任命自己的寵臣莊賈擔任穰苴軍中的監軍。
後來這位監軍一上任就成功地「幫助」樹立了穰苴不可動搖的威信,以罕見的高效率履行了監軍的責任,齊國的軍隊在莊賈的「幫助」下順利聽從司馬穰苴的指揮,為後來的勝利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關鍵2:進退有據──進則分功勞給老闆,退則有人共扛責任
我們知道,在帝王專制的統治下,將軍無論成功還是失敗都有可能死人,唯一的生存之道、發展之道和成功之道就是「分享」,成功時有福同享,失敗時有難同當。成功這種東西很奇怪,有時候分給別人的越多,自己得到的反而越多。田穰苴第一次當官就明白這個道理,不愧於「兵家第一人」這個稱號。
◎沒有後臺的空降部隊,第一寵臣絕對是最大障礙!
成功上位的田穰苴非常清楚自己面臨的挑戰是多麽的巨大,甚至凶險,田穰苴必須面對的主要挑戰來自莊賈。莊賈是當時齊景公最喜愛的寵臣,他最突出的才能是讓齊景公享受逸樂的生活,所以即使在莊賈的領導下齊國軍隊被全軍覆滅;即使對齊國領土有責的莊賈丟掉了大片江山,齊景公都沒有給予莊賈任何處分,甚至還容忍莊賈繼續留任在齊國首席將軍的重要崗位上。
這種是非不分、姑息養奸的做法足以說明莊賈在齊景公心裡的分量。
由於齊景公的縱容,慘敗後的莊賈權勢絲毫沒有削弱,他在齊國軍中仍然保持著說一不二的驕橫和不可動搖的權力。毫無疑問,雖然田穰苴當了將軍,但是由於長期控制齊國軍隊的莊賈並沒有倒下,而眾所周知莊賈的後臺就是齊景公,所以當時軍隊裡的各級軍官,甚至普通士兵都在觀望,在他們的心目中只要莊賈不失寵或者死去,任何人都不可能替代莊賈真正成為齊軍的領導者。
誰也不相信沒有任何背景、突然「空降」的田穰苴能鬥得過樹大根深的莊賈,田穰苴到底能在齊國將軍的位置上坐多久,誰都不知道。這種形勢下齊軍雖然換了將軍,戰鬥力和向心力也不可能提升,甚至可能相反,由於臨陣換將、指揮不一,本來就士氣低落的齊國軍隊可能更加人心惶惶。
當然時間可以改變一切,如果時間充裕,田穰苴可以透過人事變動逐步削弱莊賈在齊軍中的勢力,整頓風氣、加強訓練,逐漸提高齊軍的戰力。然而由於晉國和燕國咄咄逼人的攻勢,留給田穰苴的時間不多了。田穰苴不是莊賈,齊景公不可能給他「蜜月期」,為了抓住這來之不易的機會,田穰苴必須一戰而勝,徹底扭轉敗局。而田穰苴和莊賈在田穰苴被任命為齊國將軍的那一刻起,已經勢不兩立。
與其留著莊賈在暗處搗亂、干擾破壞,不如主動出擊,解決這個問題。這就是田穰苴主動要求莊賈來當監軍的真正目的,田穰苴設計好了一切。為了勝利,田穰苴果斷地抓住了機會,不惜冒著與齊景公決裂的風險設局解決齊國第一寵臣。
關鍵3:空降部隊沒有蜜月期,唯一活路是馬上做出成果
同為齊國將軍,莊賈和田穰苴兩人的立場,最大的不同就是有後臺和沒後臺的區別,當上了將軍的田穰苴沒有後路、退路和轉圜之地,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贏得勝利,這是他當時唯一的出路。
◎確立遊戲規則,殺雞儆猴毫不留情
前方國土淪喪,百姓流離失所,軍情告急,受命於危難之際的齊國三軍總司令田穰苴,即刻就與莊賈約定第二天正午時分在軍營正門會合,然後率領三軍奔赴前線。剛剛上任的田穰苴馬上進入狀況,第二天沒等到正午他就早早地趕到了軍營門口等待莊賈,為了準確掌握時間,田穰苴甚至命令手下豎起觀測時間的木杆和滴漏。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立在軍營門口的木杆影子幾乎縮成了一個圓點,莊賈還是沒有出現。站在軍營門口的田穰苴抬頭看了一下萬里晴空,目光投向了遠方,齊國首都臨淄的城牆矗立在遠處巍然不動。
田穰苴的眼睛慢慢地瞇了起來,左手下意識地握緊了掛在腰間的寶劍劍柄。接著他拿著剛剛到手的兵符,大步流星地走進軍營,傳令集合三軍。
中軍戰鼓擂起,三軍將士集結出營。
沙場點兵,戰馬嘶鳴,旌旗招展,刀槍林立。
三軍整肅,等待將軍下令。
不知不覺間,士氣聚集了起來,這就是傳說中無堅不摧的戰鬥力。
田穰苴開始訓話。剛上任的將軍沒有發表長篇大論,而是直接向三軍將士申明紀律。簡單地說,就是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做了該做的事情有什麽獎賞,做了不該做的事情要付出什麽代價。
遊戲開始了,主宰遊戲的田穰苴首先確立了遊戲規則。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臨淄城裡,莊賈正在和他的親戚朋黨喝酒,莊賈府中仿佛充滿了歡樂祥和的節日氣氛,絲毫沒有受到戰爭的影響。《史記‧司馬穰苴列傳》中記載:「●賈素嬌貴,以為將己之軍而己為監,不甚急。●」(莊賈一向驕盈顯貴,認為率領的是自己的軍隊,自己又做監軍,就不特別著急。)從這句話來看,莊賈不僅是齊景公最寵信的重臣,而且還是田穰苴被破格提拔之前的齊國三軍總司令。齊軍接連敗退,棄城失地,而前任將軍、現任監軍莊賈不僅非常光榮地和親朋好友一起喝送行酒,而且還心安理得地耽誤了與現任將軍田穰苴約定的時間。既然有莊賈這樣的軍隊總指揮,齊軍接連敗退、喪權辱國也就不難理解了。
值得注意的是莊賈雖然嬌貴,但是身為手腕高明的資深政客,莊賈這樣完全不顧大局而大肆放縱的行為仍然是很不尋常,甚至是匪夷所思的。
據推測,莊賈刻意失約是出於鄙視突然爬到自己頭上的暴發戶田穰苴,企圖給對方一個下馬威,然後繼續掌握齊國軍隊的實權。身為齊國官場上的老手,莊賈早已經適應了齊國的政治環境。在他看來,只要有齊景公撑腰,田穰苴這種「土包子」即便當了將軍也是自己手裡的魁儡。因此,兩人第一次合作必須先殺殺對方的銳氣,往後才能在軍隊裡建立起有利於自己的環境和秩序。事實證明,莊賈的確非常了解自己的老闆齊景公,但是非常不幸,他對自己的合作夥伴和競爭對手田穰苴非常不了解。
關鍵4: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對於莊賈的所作所為,田穰苴早就料到了,因為在此之前莊賈一直是齊景公眼前的紅人。為了挽救齊國,為了抓住這次改變自己命運和齊國命運的機會,田穰苴早就把莊賈研究透了。
當莊賈渾身酒氣地出現在軍營的時候,太陽已經偏西,這場酒席喝得實在太久。
莊賈走進中軍大帳的時候,看見端坐在中央的田穰苴不僅一身戎裝,而且一臉肅穆,與昨天一臉謙和地跟莊賈約定見面時間的田穰苴截然不同。此時的田穰苴看著他的眼神冷漠而神祕,別有深意,仿佛是在向死人告別。
莊賈開始覺得不自在,甚至後悔。
田穰苴坐著不動,居高臨下地質問:「●何後期為?●」(為什麽遲到?)
莊賈聽到田穰苴開口了,便恢復了自信:「●不佞大夫親戚送之,故留。●」(同僚和親戚安排送別,所以耽誤了。)
田穰苴聽到莊賈輕描淡寫地回答,馬上以振聾發聵的「三忘原則」有力地回敬莊賈,「●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枹鼓之急則忘其身。今敵國深侵,邦內騷動,士卒暴露於境,君寢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懸於君,何謂相送乎?●」(身為將領,從接受命令的那一刻起,就應當忘掉自己的家庭,來到軍隊宣佈規定號令後,就應忘掉私人的交情,擂鼓進軍,戰況緊急的時刻,就應當忘掉自己的生命。如今敵人侵略已經深入國境,國內騷亂不安,戰士們已在前線戰場暴露,無所隱蔽,國君睡不安穩,吃不香甜,全國百姓的生命都維繫在你的身上,還談得上什麼送行呢!)所有人都能看出田穰苴比莊賈有理。事實上,田穰苴提出的「三忘原則」也是後來職業軍人敬業精神的基本要求
有首歌唱得好:「你不當兵我不當兵,誰來保衛祖國?誰來保衛家?」這本來是小兵都懂得的道理,偏偏莊賈裝糊塗,於是田穰苴只能重罰了。田穰苴黑著臉問軍正(當時掌管軍紀的軍官):「●軍法期而後至者云何?●」(按照軍法,對於約定時間集合而遲到的人,如何懲罰?)軍正盡責地回答:「當斬。」對於身為齊國軍隊指揮的莊賈來說,軍正提供的答案簡單得就像1+1=2,但是在軍正說出答案之前,莊賈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落到自己頭上。
濫用權力讓人瘋狂,絕對特權讓人愚蠢,這跟人的智商無關。●
深受齊景公寵信的莊賈,總是不可一世的莊賈,此刻崩潰了。
當時沒有手機,貴為齊國第一寵臣的莊賈只能派人快馬飛奔向齊景公求援,這是莊賈最後的救命稻草。然而,田穰苴的刀已經出鞘。在田穰苴看來,莊賈作為前任齊國的軍事首長,本來就應該為齊國的損兵折將、國土淪陷承擔責任。
與此同時,自知出身微賤的田穰苴也急需一個「昂貴的代價」來樹立自己在軍中的威信。顯而易見,莊賈的腦袋之於田穰苴,就是最合適的「昂貴代價」。
更重要的是,田穰苴深知自己和嬌貴蠻橫的莊賈根本不可能和平共存、長期合作。如果兩人明爭暗鬥,不論對自己還是對齊國的軍隊和君主來說,都是浪費資源和時間,田穰苴絕不能容忍這種情況發生。
既然如此,莊賈這次在不合適的時候做了這件不合適的事,對田穰苴而言,卻恰恰是在合適的時候得到了合適的機會。俗話說得好,「機會屬有準備的人」,田穰苴準備好了。
軍營轅門前,莊賈的人頭落地,血染黃沙。
大軍未動,三軍總司令居然殺掉了監軍,這個人不僅是國王最信任的寵臣,而且還是前一天總司令誠懇要求上級委派下來的監軍。對於廣大準備奔赴疆場的將士來說,這種事不僅聞所未聞,簡直是難以想像。
此刻所有的戰士因為田穰苴的刀和莊賈的頭同時屏住了呼吸,數萬人的心跳狂飆,「●三軍之士皆振栗。●」(全軍將士都震驚害怕。)
莊賈的教訓告訴世人一個道理:在不了解一個人之前,先鄙視對方是非常愚蠢和危險的。
關鍵 5:去除環境干擾,讓目標更明確
莊賈已死,齊軍的各級軍官和戰士不用再費心選邊站了,事情變得簡單多了:對於下屬來說,單純環境下的執行力肯定會迅速提升;對於軍隊來說,執行力就是戰鬥力。
◎立威時切記不能挑戰老闆的底線
齊景公得知田穰苴要斬殺莊賈以整肅軍紀的消息時,著實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前一天還謙虛謹慎、低調樸素的小田變臉如此之快。齊景公馬上派出特使乘坐馬車迅速趕到齊軍大營要求田穰苴刀下留人,不管怎麽說,莊賈是深受老闆喜愛和信任的人,這樣的人是殺不得的。
為了保住莊賈的腦袋,齊景公的特使在軍營門前沒有按照程序通報,而是命令駕車的馭手直接衝進軍營。
當齊景公的特使看到莊賈的腦袋時相當震驚,在當時的齊國朝野看來,只要齊景公不死、莊賈沒有失寵,就沒有人能殺掉莊賈。可是,此刻莊賈的腦袋正鮮血淋漓地擺在特使面前,由不得特使不信。
雖然莊賈的人頭已經落地,但是特使仍然向田
穰苴傳達了齊景公特赦莊賈的命令,田穰苴將軍的回答義正詞嚴:「●將在軍,君令有所不受。●」(將領在軍隊裡,國君的命令有的可以不接受。)田穰苴說的這句話成為後世將權與君權相互抗衡和制約的典故,被廣泛引用。
既然莊賈腦袋搬家已經成為事實,齊景公遲到的特赦令也傳達給了將軍,特使覺得自己已經完成使命,可以回去交差了。
特使沒想到田穰苴居然再次向軍正提出問題:「●馳三軍法何?●」(在三軍中亂闖該當何罪?)
軍正再次盡責地回答了田穰苴的問題,仍然是:「當斬。」
如果把田穰苴的故事拍成電影,軍正這個角色就只有兩句臺詞,而且還是完全重複的兩句臺詞。但是不可否認,軍正兩句重複的臺詞很可能會成為電影史上最具震撼力的臺詞,生命的脆弱在這一刻簡明扼要而鮮血淋漓地詮釋出來。
特使的腿軟了。眼前大義凜然的將軍,肅殺嚴謹的軍正,碧血黃沙的人頭,真不是鬧著玩的。
歷史在這一刻切換成慢動作鏡頭。
但田穰苴知道再這麽認真地玩下去,下一個當斬的就可能是自己,齊景公不僅是齊國的最高執法者,更是這個國家的最高立法者。田穰苴將軍的屠刀終於在特使的脖子上轉了一個彎,他說:「●君之使不可殺之●」(國君的使者不能斬首。)
●任何法制都有底線,君主專制時代也有法制,其底線就是君主。●特使不是一個人單槍匹馬,他代表的是齊景公本人,殺了特使就等於在政治地位和君權尊嚴上讓齊景公難堪;等於向君權宣戰。
田穰苴在當時還不具備向君權宣戰的實力(這事後來終於被田穰苴的後人田和實現了,他取代了呂姓齊王,自立為齊威王,從而開啟了田姓齊王的時代),所以他放過嚇得半死的特使。但是身為將軍,田穰苴必須以實際行動維護軍法的尊嚴,既然軍正說過當斬,就必須有人死。
於是田穰苴下令斬殺了特使的隨從、駕車的左馭手和拉車的左側馬匹,跟著特使來到軍營的兩個人、一匹馬頃刻之間變成了三具失去頭顱的屍體,此舉進一步加強了大軍出征前整肅軍紀的威懾效果
司馬穰苴- 空降部隊御下、事君的為難與挑戰 - CTnews書刊 https://bit.ly/35i6zFm
-----------------------------
《司馬法》又稱《司馬兵法》、《司馬穰苴兵法》,最早見於《漢書?藝文志》,稱《軍禮司馬法》,共155篇。至唐朝所編的《隋書?經籍志》則錄為3卷5篇,即今所留傳的版本。《司馬法》主要記錄了古代的軍禮和軍法,受到歷代兵家和史學家所重視。
作者介紹
據《史記?司馬穰苴列傳》記載,戰國時期,齊威王曾令大臣追述古代的司馬兵法,並把春秋末期齊景公時的將軍--司馬穰苴兵法附入其中。「司馬」為古代掌管軍政的官職,故《司馬法》應為春秋、戰國初期的兵法集結


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忘鼓之急,則忘其身。
將帥一旦接受了任命, 就要忘掉自己的家; 在軍隊中執行紀律,就要忘掉自己的親戚關係; 在擂鼓作戰的緊急時刻, 就要忘掉自己的生死。
出處:漢·司馬遷《史記·司馬有過錶生傳》
-------------
(齊國司馬)穰苴說:「身為將領,從接受任命起,就應當忘掉自己的家庭;即將出戰,要遵守軍中法令,就應當忘掉自己的雙親;擊鼓指揮軍隊進擊的緊急時刻,就應當忘掉自身的安危。」
---------------------
《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喇叭鼓之急,則忘其身。 》出自哪裡
註釋約束: 指執行紀律。 援: 執。 优爾(pu): 鼓槌。
句意將帥一旦接受了任命, 就要忘掉自己的家; 在軍隊中執行紀律,就要忘掉自己的親戚關係; 在擂鼓作戰的緊急時刻, 就要忘掉自己的生死。
《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喇叭鼓之急,則忘其身。 》出自:漢·司馬遷《史記·司馬行列苴列傳》
-------------------------
《司馬穰苴列傳》《史記·卷六十四·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司馬穰苴... :    司馬穰苴者,田完之苗裔也。齊景公時,晉伐阿、甄,而燕侵河上,齊師敗績。景公患之。晏嬰乃薦田穰苴曰:「穰苴雖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眾,武能威敵,願君試之。」景公召穰苴,與語兵事,大說之,以為將軍,將兵捍燕晉之師。穰苴曰:「臣素卑賤,君擢之閭伍之中,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信,人微權輕,願得君之寵臣,國之所尊,以監軍,乃可。」於是景公許之,使莊賈往。穰苴既辭,與莊賈約曰:「旦日日中會於軍門。」穰苴先馳至軍,立表下漏待賈。賈素驕貴,以為將己之軍而己為監,不甚急;親戚左右送之,留飲。日中而賈不至。穰苴則仆表決漏,入,行軍勒兵,申明約束。約束既定,夕時,莊賈乃至。穰苴曰:「何後期為?」賈謝曰:「不佞大夫親戚送之,故留。」穰苴曰:「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枹鼓之急則忘其身。今敵國深侵,邦內騷動,士卒暴露於境,君寢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懸於君,何謂相送乎!」召軍正問曰:「軍法期而後至者雲何?」對曰:「當斬。」莊賈懼,使人馳報景公,請救。既往,未及反,於是遂斬莊賈以徇三軍。三軍之士皆振慄。久之,景公遣使者持節赦賈,馳入軍中。穰苴曰:「將在軍,君令有所不受。」問軍正曰:「馳三軍法何?」正曰:「當斬。」使者大懼。穰苴曰:「君之使不可殺之。」乃斬其仆,車之左駙,馬之左驂,以徇三軍。遣使者還報,然後行。士卒次舍井灶飲食問疾醫藥,身自拊循之。悉取將軍之資糧享士卒,身與士卒平分糧食。最比其羸弱者,三日而後勒兵。病者皆求行,爭奮出為之赴戰。晉師聞之,為罷去。燕師聞之,度水而解。於是追擊之,遂取所亡封內故境而引兵歸。未至國,釋兵旅,解約束,誓盟而後入邑。景公與諸大夫郊迎,勞師成禮,然後反歸寢。既見穰苴,尊為大司馬。田氏日以益尊於齊。   https://is.gd/v3Dko1


孫臏考: 戰國時代最偉大的兵法家 - 朔雪寒, 葉原宏 - Google 圖書

2020-04-30_211539

孫臏考: 戰國時代最偉大的兵法家 - 朔雪寒, 葉原宏 - Google 圖書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