澀澤榮一論語算盤《論語與算盤》書評:孔子並不反對人們追求富貴,可惜歷代迂儒不察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bit.ly/2OzQfYR
澀澤榮一心目中的「士魂」幾乎就是孔子推崇備至的君子,兩人的生存年代雖然相差超過兩千年,但是他們心目中理想的道德規範卻幾乎是一致的。
文:洪維揚(日本歷史作家)
前言
您有多久沒讀《論語》了?
還記得上一次讀《論語》是什麼時候嗎?小學?中學?或是高中?您上一次是在怎樣的情形下讀《論語》呢?為了考試?或是為了湊學分選修和《論語》相關的課目呢?
在八股文取士的時代,身為四書之首的《論語》人人捧在掌心裡呵護著,因為只有熟讀《論語》等四書才能寫出傑出的八股文,才能三元及第、光宗耀祖,落實「書中自有黃金屋」。
進入二十世紀沒多久,鑒於科舉內容已與世界脫節而予以廢除。隨著科舉的廢除,往昔科舉試題來源包括《論語》在內的四書也淪為造成中國科技發展停滯的元兇,從以往人人爭相競讀在一夕之間人人棄如敝屣。
《論語》的封建性
《論語》誠然有其封建成分,歷代最受批評之處莫過於有愚民政策之嫌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泰伯篇)另外還有被視為歧視女性的「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陽貨篇)
被批評具有封建思想的並非只有《論語》,大凡所有經典都有其封建、不合時宜的一面,但那未必是作者的心態所致,而是受到時代的侷限,我們在讀經典時一定要考量到這點。另外必須注意的是,閱讀經典不能僅侷限於字面的意義,還要去思考講出這段話的背景。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按字面翻譯為「對於民眾只須告訴他們該怎麼做,而不須讓他們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只按字面上來解讀會誤以為孔子贊同愚民政策,但是若從孔子生存的年代來看便能發現當時民眾普遍教育程度不高,無法理解過於深奧的道理,與其讓民眾理解為何要這麼做,不如簡而化之告訴他們該怎麼做
至於「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按字面的解釋為「女子和小人難以伺候對待。過於親近則變得驕縱傲慢,疏遠他們又會招致怨恨。」不過這裡的「女子」並非一般女性,而是指國君的侍妾;國君過於寵幸侍妾多半會發生亂事(如晉國的驪姬之亂),如果疏遠她們又會招來「一入侯門深似海」的怨恨,因此孔子才會說道:「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Eiichi_Shibusawa
澀澤榮一|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澀澤榮一及其《論語與算盤》
日本在江戶時代以朱子學為官學,朱子注解的《四書章句集注》(簡稱《四書集注》)雖不像同時代明清成為科舉的應試科目,卻也是朱子學必讀的教材,而《論語》當然也包括在內。姑且先不論江戶時代,光是明治以來對《論語》的校訂注解至少就有歷史學者津田左右吉、法學者穗積重遠、東洋史學者宮崎市定、貝塚茂樹、甲申事變時的駐朝公使兼漢學者竹添光鴻等人的著作。這些人個個都是著作等身的學者,但若論及著作對於當代及後世的影響,恐怕都不及澀澤榮一的《論語與算盤》。
《論語與算盤》與上述學者的著作最大的不同點在於,澀澤不光只是談《論語》而已,更將《論語》與經商結合在一起,認為孔子並不反對追求富貴,只是要遵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如同《論語》提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以及「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以上皆出自述而篇)另外還有「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里仁篇)
從以上三篇來看可知孔子並不反對人們追求富貴,他反對的是追求「不義而富且貴」,即「不以其道得之」的富貴,只要是以正當手段、問心無愧得來的財富,孔子認為是可以接受的。可惜歷代迂儒、腐儒不察,以為孔子要求人民安貧,斷絕追求富貴的念頭,加上歷代統治者為便於統治,採用「重農抑商」政策,使得幾千年來的中國很少有國富民強的狀態。
以朱子學為官方學問的江戶幕府,幾乎也原封不動接受了儒家看待錢財的態度,甚至連幕府也採用「重農抑商」政策,於是四民中的「士」(此指武士,是當時的統治者,部分行為類似於中國的士大夫)也以追求利益為恥。進入明治時代,為「求知識於世界,大振起皇基」,政府廢除身分制度,明令四民平等。武士失去了身分,連同帶刀等一系列的特權也遭到剝奪,除了少數人以維新元勳的身分進入政府任官外,多數皆失去幕府時代固定的俸祿。雖然有一部分選擇經商,但是武士恥於追求利益的習性,使得除五代友厚、岩崎彌太郎、大倉喜八郎等少數人士以外,均落得灰頭土臉的下場
澀澤榮一並不認為武士從事經商或是追求利益的行為有錯,只要遵守經商的規範即可。當時日本並未制訂武士經商應遵守的規範,澤於是率先提出「士魂商才」,所謂的「士魂」代表經商的人不管是否出身武士都要遵守武士的規範:重然諾、講信用、童叟無欺,至於「商才」才是商人本身的務實精神及才幹。澀澤將「士魂」置於「商才」之前,可見他也認為遵守武士的規範比起商人的務實精神及才幹更為重要,欠缺「士魂」的商人必然是不講信用、欺詐、鑽營,只顧追求利潤而傷害他人的奸商。如此一來,必然無法建立商譽,或許在短時間內可以賺取暴利,然而不講信用、沒有商譽的企業不可能永續經營下去,終究會走上倒閉一途。
澀澤提出的「士魂」,與《論語》中孔子對於君子的定義有很多地方出人意料地相似。可以說澀澤心目中的「士魂」幾乎就是孔子推崇備至的君子,兩人的生存年代雖然相差超過兩千年,但是他們心目中理想的道德規範卻幾乎是一致的。
無獨有偶,比《論語與算盤》成書早約十餘年,當時西方也出現一本談論追求利潤是否會與宗教信仰有所衝突的書籍,作者是在社會科學領域名聲十分響亮的馬克思.韋伯(Maximilian Weber),其著作為《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互相對照,或許可以看出極為類似的主張和觀點。
您有多久沒讀《論語》了呢?《論語與算盤》書評:孔子並不反對人們追求富貴,可惜歷代迂儒不察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bit.ly/2OzQfYR
-------------------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中島惠:日本的平成時代就要結束,進入令和時代。在日本決定,自2024年(令和6年)起更換新的,紙幣圖案將被更新,1萬日元紙幣的頭像將由福澤諭吉改為澀澤榮一。現在,一般來説,澀澤榮一比與福澤諭吉相比,澀澤榮一的知名度要更低。
      但是,提到澀澤榮一,被稱為「日本實業界之父」、「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等,是為眾多日本知名企業打下基礎的實業家。我認為這次澀澤受到關注是非常好的事情。
1867年 在法國逗留的澀澤 (澀澤史料館提供)      
   在此情況下,我從書架上取出以前讀過的澀澤榮一的著作《論語和算盤》,重新閱讀了一下。這本書被稱為澀澤的名著,出版了面向孩子、面向成年人、解説版等各種版本,我閱讀的是《現代語譯 論語和算盤》(築摩新書),是最為流行的版本。
   目錄中羅列著「處世與信條」、「立志與學問」、「常識與習慣」、「人格與修養」等抽象的語言,但內容極為合乎常識,容易理解的要點很多,一一個令人頷首的地方也很多。例如,「對於金錢,必須警惕浪費。但同時也必須注意不能吝嗇。如果不懂得積極積攢、積極使用的道理,最後將淪為守財奴」等,書中寫著理所當然的道理。
      通過著作整體闡述的是,僅僅重視道德是不夠的,僅重視經濟也不行,兩方面都很重要,但這説起來簡單,實踐起來很難。
      在本書的最後,附有「澀澤榮一小傳」,可以回顧澀澤的人生。在這裡,打算在本週和下周分2次對澀澤加以介紹。
    首先,澀澤將自己的人生分為5個階段,具體如下。
    作為尊王攘夷的志士大展拳腳的時期
    成為一橋家的家臣的時期
    作為幕府臣下前往法國的時期
    成為明治政府官僚的時期
    成為實業人實踐者的時期
     可以看出,這5個階段與日本的「尊王攘夷」、「文明開化」、「明治維新」和「殖産興業」等時代的潮流完全吻合。澀澤或許是作為各個時代都恰好需要的人物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澀澤1840年出生於埼玉縣的一個富裕農家。自6歲起學習《論語》,之後還學習了四書五經、《左傳》、《史記》和《日本外史》等書籍。據説在12歲時,曾一邊看書一邊走路,結果掉進溝裏,將和服弄得沾滿了泥,遭到母親的批評。曾如此熱愛學習
 17歲時,發生了對他的人生帶來巨大影響的事件。他居住的村子的領主提出借錢。那是因為澀澤家是很有錢的富農,非常富裕。澀澤作為父親的代理人前往衙門,在那裏被要求交納鉅額金錢。本來,即使是代理人,也必須原封不動接受要求,但澀澤並未當場表示同意,而是回答稱「要暫且回家和父親商量」。父親説「因為不能違抗領主,只能接受」,想要籌錢,但澀澤懊悔至極。
     在當時的日本,只要是出生在顯赫家世裏,即使是沒有才幹和學問的人,也能成為官吏。澀澤對此深感痛心,由於對幕府的古老體制感到憤怒而幹出了一件事。那件事對於並非武士、而是生為農民的澀澤來説,成為參加之後活動的原動力。
      之後,澀澤因尊王攘夷而覺醒,作為攘夷派的志士大顯身手。隨後侍奉一橋慶喜(後來的德川幕府第15代將軍德川慶喜)。成為幕府的家臣,出席了在法國巴黎舉行的萬國博覽會。在法國和歐洲各地考察,深有感觸。據稱當時學習了資本主義的體系等,對於後來被稱為「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的他來説,這是巨大的收穫。此外,與「士農工商」等身分制度被固定下來的日本不同,歐洲的商人和軍人平等接觸,這令澀澤吃驚。感到為了提高經濟實力,必須進一步提高商人的地位。
    這次赴歐洲考察成為後來成立500多家日本企業的契機。(下篇待續)
中島 惠簡歷
      出生於日本山梨縣。曾在北京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留學。先擔任報社記者,1996年起成為自由記者。著作有《中國精英這樣看待日本人》,《中國人的誤解 日本人的誤解》(均由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出版), 《爆買之後他們將瞄準哪?》,《中國精英嚮往日本》等。「日本實業界之父」澀澤榮一的人生(上篇) 日經中文網 http://bit.ly/2O6AFET
---------------------
本文背景概述與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澀澤榮一出生於1840年代的日本埼玉縣。中國當時正好發生鴉片戰爭,因中國戰敗帶給日本相當程度的震撼,並開始醞釀內部思辨的動因,而且也是在這個時候,日本當時已廣泛存在初期資本主義的社會經濟基礎的規模與架構。
而澀澤所出身的家庭是日本當時所的的「村莊大農」,集農業、商業與小型金融業於一體。也因此澀澤可以說是深深受到這種亦農、亦工、亦商以及亦金融的環境,而他同時從小也是受到父親所施予給他的教育,以及他在7歲以後開始進入當時的日本私塾研習儒學,接受儒家思想的薰陶。[1]14歲那年,因關東地區大旱之故,父親派他去外鄉代購所需的藍靛原料,從此開始發揮其天生的商務才華,加以,同年日本發生「黑船事件」,並與美國簽訂不平等的《神奈川條約》,這樣的政治時勢,也帶給澀澤不小的衝擊與影響
學者認為關於澀澤榮一為何會獲得成功,主要有三個客觀的條件:一是他剛好生於一個日本歷史面臨轉變的「過渡時期」;二是他的文化素養基本上終身都是在儒家文化的薰陶下所形成的;三是他曾經有幸出訪歐洲,見識西方近代資本主義文明的蓬勃發展之故。而澀澤成功之關鍵,基本上都寫在他的《論語講義》以及《論語與算盤》這兩本著作之中,尤其是後者。[2]
另外,澀澤的成功或許也與他的處世態度有關吧?澀澤認為,既生為人,尤其是在青年時代絕對不可以避開競爭,為了社會之進步,競爭是必要的,不躲避強力的對手而與之競爭,同時等待時機之道來,也是人生處是不可或缺之要件。
        而明治時代,日本人普遍的閱讀《論語》,在當時甚至還曾出現「讀《論語》而《不知論語》」(論語読みの論語知らず─)[3]的成語出現,且日本人在當時,也多半都認為《論語》和「算盤」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兩件事情。尤其治時代初期,武士道精神仍然是日本社會的典型風範,輕商之習依舊瀰漫在當時的社會之中,對於日本近代化之經濟發展殊為不利,而有「商業無需學問,有學問反而會妨害商業的進行」之情形。日本在政治、教育制度方面頗有逐漸加以改善的必要,當時我國商業積弊最深,我以為商業不振,國富不盡,因此同時也有必要振興商業。於是他從本來有機會從次長升上部長而變成大臣,卻毅然決然由士級轉而為商人,決心以《論語》作為他一生的信條,以其教訓做為商場買賣的原則。
        也因此,澀澤率先而起,大聲疾呼日本應積極培育「士魂商才」者,而其培養之基礎便是由《論語》開始。畢竟任何人都可以向孔子請益,而恐子的教誨對任何人都著實非常有用。
貳、〈仁義與富貴〉─真正的「利殖」與孔子的「貨殖富貴觀」
        在〈仁義與富貴〉這一節中,澀澤便開宗明義對「實業」一詞下了定義,亦即:「凡一切買賣商業,生產工業都是以利殖為目的。」主張其關於真正的利殖,須以仁義道德為基礎求得,才可能永續與久持的信念。故利殖和仁義要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兩者相輔相成才能使國家健全發達,個人也才能各得其所而榮達富貴。換言之,每個人都應該要有「利殖的慾望」,但是在追求利、欲的過程中還是要順乎道理,與仁義道德相並行。
        蓋從古至今,東洋社會便有重精神,輕物質的風習,這也是日本社會所經常遭遇到的問題。但是錢本身是無心的,善用或惡用,完全存乎使用者一心而已,畢竟錢本身不會判斷善惡,一切端視金錢所有者的人格或善或惡來決定其為善為惡。不過世人往往有惡用金錢的傾向,所以才有古人誡之曰:「小人無罪,懷璧其罪」,以及《論語》:「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等教訓。故澀澤認為凡人要成為一個完全無缺之人,就必須要對金錢有所覺悟,不能看得過重,亦不能對之加以蔑視,此即「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也因此,他認為孔子不是鼓勵貧窮,而是認為「不以其道,得知不處也」而已。
        澀澤也認為歷來許多如者對於孔子的想法常有所誤解,這其中又以富貴的觀念與貨殖思想最為嚴重,畢竟孔子說話向來都僅是微言大義、點到為止而已。
        他舉例《論語》〈里仁〉中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澀澤認為孔子其實不是在輕視富貴,而是認為孔子事實上只是在告誡人們不要浸淫於富貴而已。因為孔子所希望的是,如果不能夠用合理的方法來得到富貴,那麼他寧可安於貧窮。畢竟,用合理的方法所獲得的富貴,實在沒有加以拒絕的必要。
        另外,孔子也在《論語》〈述而〉裡說過:「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而這句話往往也被解讀成孔子是賤視富貴的。在鄭玄所注的意思中認為:「富貴不可求而得之也,當修德以得之。此言有命亦有道。」與澀澤的理解事實上相去不遠。蓋澀澤亦認為孔子所言之意,乃是富貴的取得必須「踏著正道」,如果以正當的方法不能得到財富,就不要留戀富貴,也不要以卑劣的手段強求,寧可安貧樂道比較實在。所以他認為,孔子所說的富貴,都是絕對正當的,任何富貴功名,只要不正當、不合道理,在孔子眼中概都視如浮雲,不值得一顧的。
、澀澤的「貨殖觀」與「義利合一」說
一、澀澤的貨殖觀概述
        澀澤認為救貧事業必須從人道上、從經濟上去處理,但時至今日,他認為必須更進一步得朝向政治上著手進行,而不論是從哪一方面來看,都必須救助弱者,保護弱者。不過這並不代表要直接提供他們援助,而是要針對「治貧」來提供一套完善的救助措施,一個最具體的方法就是減輕對於一般下層階級住民有直接利害關係的租稅或公賣制度。
        財富並非為個人所私有,畢竟正是因為有國家與社會的幫助,他才能獲取利益,才能立身處世。也因此一個人的財富愈大就愈有義務要回饋社會師與她的恩惠而參與救濟的事業,此即孔子所說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所要表達之真義所在。富豪仕紳們應該「誠實且誠心」的履行他們的義務,一方面可以「榮耀天皇聖上」,一方面則可以保持社會秩序與國家安寧。
        在澀澤的認知下,所謂的金錢不單單僅指「通貨」而已,舉凡一切可以代償的債務,大都可以用金錢來支付,因此金錢僅是「財產」的代名詞,代表所有產品的價值。並非所有的金錢或商業都是罪惡的,蓋罪不在其身,只存乎運用金錢之人的一心而已,畢竟「心地好,黃金是財寶;心機壞,黃金帶災害」,也因此我們要對金錢抱有公平的見解,不能動輒先求富貴而後求道義,否則最後便容易因此以為「金錢萬能」,故人是否會淪為金錢的奴隸的關鍵還是在「存乎一心」而已,所以這一切的責任仍然在人自己的身上。
        澀澤對於「御用商人」的想法,並非如世人般那樣認為他們是一群利用金錢的力量諂媚阿諛權勢的人,反而認為他們資力雄厚、講究信用,並且能夠自我反省,明辨是非善惡,縱使官方有一些不可告人的要求,也不一定會輕易許諾。例如在歐美個人主義下的影響,大多也認為「真正的富是在正當的活動中取來的」,有良心者,就算拒絕與官方合作買賣,也應當在所不惜才是,畢竟生產利殖的事業如果非以正派方法,不應令其可以經營。商業者唯有存乎一心,斷然拒絕索賄,則不正不義之事必然不會發生,則國家的安全便得以被寄予厚望
二、傳統「武士道精神」與澀澤的貨殖觀
        澀澤平常就有一個主張,他認為當時的日本社會往往在「厚生」[4]與仁義道德兩方面結合的不好,「為人則不富,為富則不仁」,就利遠仁,近義失利。凡有得失形影相隨者,人們往往容易為了利慾而迷失了方向,自然容易會偏離仁義之道。他認為孔孟之訓原本應該是「義利合一」的,但是到了宋朝朱熹,卻認為孔孟非常蔑視貨殖功利,而誤傳其意,遺留罪過
        然而,日本在元和寬永年間(1615-1643年)開始盛行所謂的朱子理學,使得後世人們幾乎都認為所謂儒學除此一家,別無分號,反而對後世造成某種程度的流弊。也因此其根本的結果就造成從事於後生的實業家精神,幾乎變為完全的利己主義
        也因此,澀澤認為應該要使實業家們知道他們的職分是在根據仁義道德來進行利用厚生之道,以便努力確立「義利合一」的信念。而這樣的信念,某種程度上即必須將儒家孔孟的信仰與日本傳統的武士道精神做結合,才是可以使「義利合一」最重要的方法:[5]
武士道乃日本之精神……舊商工業者明顯誤解了對武士道的觀念,認為如以正義、廉直、俠義、敢為、禮讓為宗旨,則買賣無法成立。……當然,在封建時代,認為武士道與殖產功利之道相背馳,比如者之所謂仁富不兩立的觀念乃與今日之商工業者犯同樣之錯誤。仁富絲毫不相背馳的理由,今已為世人所容認了解。孔子所謂的「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論語‧里仁》第四)正合乎於武士道之真隨,即正義、廉直、俠義等。……吾竊以為,武士之道與實業之道,必須促使其為一致,不但如此,他們應該可以一致者。
        蓋前曾述及在明治時代初期,武士道精神仍然是日本社會的典型風範,輕商之習依舊瀰漫在當時的社會之中,對於日本近代化之經濟發展殊為不利,也因此,澀澤方率先而起,大聲疾呼日本應積極培育「士魂商才」者,而其培養之基礎便是由《論語》開始。於是,澀澤試圖將在傳統儒學中相隔十萬八千里的《論語》和算盤實質的揉合起來換言之,澀澤的經營思想特點在於將倡義的《論語》以及功利的算盤合而為一,也就是一種道德經濟合一主義。另外,其揉合的方法則是希望透過日本傳統的「武士道精神」作為其中心的思想,使得算盤與《論語》能夠在當時的日本社會被緊密的結合,個人茲將其試著簡式如下:
        ∵ 論語 = 武士道精神 ; 論語 = 算盤  ∴ 武士道精神 = 算盤
        至於,澀澤認為正是因為貨幣本身具有代表性的價值,才很寶貴,所以貨幣的第一要件是貨幣本身的實價與物品本身的價值要相等。如果名目上的價值不變,而貨幣的實質減少(或貨幣的數量增加),則物價就會上漲。其次,貨幣要便於分割。而所有人都要尊重金錢,並以同樣尊重產物的心情來尊重貨幣。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澀澤的貨殖觀,認為錢是要能集能散[6]的,才能使社會循環活動蓬勃,從而促進經濟(生產)的進步,真正擅長理財的人必須能生產、多賺錢,同時也要能多多消費、多多散財,故千萬要注意的當然就是別吝嗇,莫浪費。
肆、結論─心得與評析
        日本與中國雖然共同享有一樣的「儒家文化」,但是日本透過日本近代儒學的「新釋轉化」,將儒家思想轉化為「和魂洋才」,使得明治維新得以成功,而澀澤的理論[7]基本上不可不謂對當時的社會大環境起了一個承先啟後的作用。
        澀澤在立場上算是近代民族資本主義的先驅,在日本掀起「日本資本主義論戰」時,他的思想被肯定近代資本主義性格的「勞農派」歸類為右派。蓋因其認為近代資本主義經濟是一種競爭力極強的自由經濟貿易體制,企業家必須具有自立自營的精神,果斷迅速且徹底的處理所面臨的一切問題。而澀澤先從文化方面著手,畢竟日本在文化上與中國同屬儒家文化圈,東亞社會主導的成分就是儒學,也因此他才選擇走上「儒家資本主義」的道路,並且終其一生都在為近代民族資本主義奮鬥與努力。
        然而,澀澤到了晚年以後也開始注意到資本主義有其弊病,於是方才在其晚年的著作《論語與算盤》中做出了適當的修正,也就是將他的「義利合一說」擴及到整個社會,向當時的實業家提倡「盈利道德化」,認為實業家謀取的功利應該與其所應負的社會責任形成正比,實行企業的社會化,換言之,成熟的企業就必須對「厚生事業」做出相當程度的貢獻,並且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故其認為一個穩定的社會、調和的勞資關係、生態環境的平衡以及(人民)擁有較高的教育水準,將會促使企業更健康的發展,而他在晚年所做的種種社會事業就是他實踐其理念的嘗試。但是若從左派的觀點來看,則澀澤可能會落入「調和階級矛盾,護持既成秩序的保守主義者」吧?
        當時的日本對於儒學的理解,幾乎是一片擁護朱子理學的風氣,而造成當時日本人民對於儒家思想的錯誤解讀,加上當時日本社會「武士道」的精神背發展到了極端,形成所謂的「大和魂」思想,並且湧起一片「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所結合而成的神國主義思想又被發展到了極端,使得兩者結合形成與鄰為壑頗甚的「軍國主義」思想。加上當時日本接受西方技術與資本主義思潮所進行的維新工程的推波助瀾,使得日本跳脫鎖國封建,擺脫殖民地的窘境,一躍而成為具有侵略性的強盛國家。
        然而,即使澀澤在當時認為人民對於朱子理學對於儒學的誤解,對於整體日本社會將造成某種弊害的想法沒有錯,然而,因為他的思想仍無法擺脫「忠君愛國」的窠臼,加上他又提倡應將武士道、《論語》以及算盤三者做適當的調和,使得他那較偏向於右派資本主義的理論,在以上元素相互結合以後,某種程度也被當時的日本政府與企業做為奉獻的藉口,曾經被他點名批評的三井與西門子,藉著「忠君愛國」的託辭,積極奉獻資金與政府或幫助日本發展軍需工業與國防技術,以追求自身的利益(追利),貢獻國家(逐義),而達到「義利合一」的境界。
我想,恐怕澀澤在其生前也萬萬沒有想過他的理論,竟然會成為十年後整個東亞國際社會遭受日本侵略與迫害的藉口(因素)之一吧?【澀澤榮一《論語與算盤》讀後感】 - メロ的筆記本 - udn部落格 http://bit.ly/2D3fi0R
----------------------
澀澤榮一(日語:渋沢栄一〔澁澤 榮一〕/しぶさわ えいいち Shibusawa Eiichi,1840年3月16日-1931年11月11日)是幕末─大正初期活躍的日本武士(幕臣)、官僚、實業家。
澀澤榮一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r9sdvA
生平
1867年出訪法國、比利時,參加當年在法國舉辦的萬國博覽會,1868年結束出訪回到日本。設立第一國立銀行、東京證券交易所等多種企業和理化學研究所。有日本資本主義之父之稱。
1931年11月11日,澀澤榮一以91歲高齡去世。
家族
澀澤榮一及其子孫(1931年9月6日攝)
澀澤榮一與第一任妻子澀澤千代(1841年-1882年)育有兩女一子,與第二任妻子澀澤兼子育有三子一女。
長女:澀澤歌子(1863年-1932年):後嫁給法學家穗積陳重。
次女:澀澤琴子(1870年-1925年):後嫁給阪谷芳郎(1906年至1908年任日本大藏大臣)。
長子:澀澤篤二(1872年-1942年):曾任澀澤倉庫會長,其子澀澤敬三曾於1945年至1946年任日本大藏大臣。
次子:澀澤武之助(1886年-1946年):石川島飛機製作所第二任社長。
三子:澀澤正雄(1888年-1942年):日本制鐵副社長,石川島飛機製作所初代社長。
三女:澀澤愛子(1890年-?):後嫁給銀行家明石照男。
四子:澀澤秀雄(1893年-1984年):曾任東京寶塚劇場會長、東寶董事長。
孫子: 澀澤侑哉(1998年-):日本模特兒,日美混血(爸爸為美國人,媽媽為日本人),精通英語、日語。
諾貝爾獎提名
根據諾貝爾獎官方資料庫,澀澤榮一曾於1926年、1927年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1]。
紀念
日本副總理暨財務大臣麻生太郎於2019年4月9日的記者會上公布新款日元紙鈔的設計,其中10,000元紙鈔上的人物為澀澤榮一,新款紙鈔預定於2024年起發行[2]。澀澤榮一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r9sdvA
-----------------------------------------
澀澤榮一
澀澤榮一(1840-1931)被稱為「日本實業之父」、「日本產業經濟界的最高指導者」。澀澤創辦的包括500家公司的企業群,為日本社會留下了一份厚厚的物質遺產,其中許多企業一直活躍到今天。澀澤還留下了一份重要的精神遺產,他重新闡釋了儒家思想,這集中體現在《「論語」與「算盤」》一書中。以下文字是該書部分章節節選。
依據仁義道德和正確的道理而去致富
即使按照今天的道德觀來看,孔子的門人們就孔子的言行所編寫的《論語》一書,也應該說是重要的。這一點,只要讀過的人就會知道。現在,把《論語》同算盤相提並論,似乎不倫不類,風馬牛不相及。但我始終認為,算盤要靠《論語》來撥動;同時《論語》也要靠算盤才能從事真正的致富活動。因此,可以說,《論語》與算盤的關係是遠在天邊,近在咫尺。
《論語和算盤》是日本企業管理必讀書
我的友人在我70歲的時候,送給我一張畫。這幅畫的一邊,畫著《論語》和算盤,另一邊畫的是絲絨禮帽的大小綬帶。一天,學者三島毅來到我的住宅,他看到這幅畫,覺得很有意思,就說,我是研究《論語》的人,而你是鑽研算盤的人,既然拿算盤的人都如此下勁地讀書,那麼我在研究《論語》的同時,也不能不研究一下算盤了,我要同你一起,努力使《論語》與算盤的關係密切起來。他就《論語》與算盤的關係,寫了一篇文章,舉了不少例證來說明道理。事實和利益是完全一致的。我常常認為,要使一件事物有進步,必須具有巨人的慾望,以充分地去謀利,否則的話,決難有所進展。但是,過於空想,只圖虛榮的國民,決不能促使真理有所發展。因此,我希望政界、軍界不要飛揚跋扈,而實業界則要盡力而為,即努力增加物質財富,這要是做不到的話,國家就不能富庶。但要說到致富的根源是什麼?那就是只有依據仁義道德和正確的道理而去致富,其富才能持續下去。因此,我認為,縮小《論語》與算盤間的距離,是今天最緊要的任務。
士魂商才
從前,菅原道真講和魂漢才,我認為這很有意思,根據這個,我常常提倡士魂商才。所謂和魂漢才,是說日本人必須以日本所特有的日本魂作為根基。只是由於中國歷史悠久,文化優越,加上有像孔子、孟子這樣的聖人賢者,所以在政治、文學和其它方面,中國都比日本發達,這樣,日本就必須學習漢土的文化、學術,以培養才藝。說到漢土的文化、學術,書籍很多,但記載孔子言行的《論語》則是中心。此外還有記述禹、湯、文、武、周公事跡的書籍,如《尚書》《詩經》《周禮》《儀禮》等,這些書,相傳也都是由孔子編定的。所以一提到漢學,就意味著孔子之學,孔子就成了中心。《論語》是記載孔子言行的書籍,菅原道真公就很喜愛讀它。據說菅原曾把相傳是應神天皇時代百濟王仁所獻的《論語》和《干字文》,抄錄了一遍,獻給了伊勢大廟。這就是現在還保存著的菅原本《論語》。
士魂商才也是這個意思,為人處世時,應該以武士精神為本,但是,如果偏於士魂而沒有商才,經濟上也就會招致自滅。因此,有士魂,還必須有商才。要培養士魂,可以從書本上借鑑很多,但我認為,只有《論語》才是培養士魂的根基。那麼,商才怎樣呢?商才也要通過《論語》來充分培養。或許說道德方面的書同商才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但是,所謂商才,本來也是要以道德為根基的。離開道德的商才,即不道德、欺瞞、浮華、輕佻的商才,所謂小聰明,決不是真正的商才。因此說商才不能離開道德,當然就要靠論述道德的《論語》來培養。同時,處世之道,雖十分艱難,但如果能熟讀而且仔細玩味《論語》,就會有很高的領悟。因此,我一生都尊信孔子之教,把《論語》作為處世的金科玉律,不離座右。
在我國,賢人俊傑有很多,但在他們之中,最善於作戰、又巧於處世的,當推德川家康公。正因為他善於處世,所以他能威服許多英雄豪傑,開拓了15代的霸業,200餘年間,人人都能高枕而臥,實在是偉大。因此,擅於處世的德川家康公,曾有不少訓言遺留下來,其中,《神君遺訓》更充分揭示了我們的處世之道。我曾把《神君遺訓》同《論語》對照了一下,驚人地發現,它的大部分內容都出自《論語》。例如,《神君遺訓》中的「人的一生猶如負重擔而行遠道」,正與《論語》中曾子所說的「土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論語·泰伯》)的意思完全一致。
此外,「責己不責人」是吸收了「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論語·雍也》)這一句的意思:「不及勝於過」與孔子所教導的「過猶不及」(《論語‧先進》)是一致的;「忍耐是安全長久之基;怒為大敵」,即為「克己復禮」(《論語·顏淵》)「人宜有自知之明,草葉上的露水多則落」,是說要安分守己。另外「常思及不自由,就能知足。心中有非分之望時,宜回想一下窮困之時,「知勝不知負,害必至於身」等,這些說法,在《論語》的各章中也屢有所見。
德川家康公能巧於處世,開創了200餘年的宏偉大業,可以說大都是受益於《論語》。
世人認為,漢學之教,肯定禪讓討伐,不合乎日本的國體,這是知其一面不知其二的說法。只要看一看孔子「謂韶,盡善矣,又盡美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論語‧八佾》)。就可明白。因為韶樂,所述是堯舜之事,堯欣賞舜之德,因而讓位給舜。所以,歌唱此事的音樂也達到了盡善盡美。武樂是歌唱武王之事,雖說武王有德,但由於是以兵力發起革命而登位的,所以說其音樂也未盡善。從這點上,能充分看到孔子是不希望革命的。總之,談論人的時候,必須考慮其所處的時代。孔子是周代的人,所以他不能露骨地批評周代的缺點,只能婉轉地說盡美而未盡善。不幸的是,孔子沒有看到,也不知道像日本這樣萬世一系的國體。
假若他生在日本,或來過日本,了解到我萬世一系的國體,他會怎樣的加以讚嘆呢?聞韶樂之後,決不止會讚譽盡善盡美,一定會表示出更進一步的讚賞和尊敬。世人論孔子之學,要好好探索孔子的精神,如果不能以入木三分的敏銳的眼光來觀察,就不免有流於皮相的危險。
因此,我認為,要不誤處世之道,首先就要熟讀《論語》。隨著現今社會的進步,新的學說不斷從歐美輸入。但從我們看來,這些新的學說,仍然是古老的東西,和東方數千年前所說的許多是相同的,不過更善於措詞罷了。我們有必要研究日新月異的歐美新東西,但決不能忘了,在東方古來傳承下來的東西中,也有不能遺棄的瑰寶。
日文論語講義
《論語》是從事實業的實用箴言
我自明治六年(1873年)辭官投身實業以來,就與《論語》結下了不解之緣。在初為商人之時,想到今後要以錙銖之利來謀生了,我應該抱持什麼樣的態度呢?對於這個問題,我想起以前讀過的《論語》。論語是一本教導人修身養性的訓言之書。難道不能在《論語》的教誨下來經商嗎?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商人用《論語》的處世箴言從事商業活動,一定可以大展宏圖。
那時有一位叫做玉乃世履的人,此人後來官至大審院院長。他的書法、文筆都非常優秀,工作為人都很認真,在與眾多官員的交往中,我與玉乃私交最好,大家稱我們為循吏(認真、守法、熱心治理百姓的官吏)。我們兩人幾乎同時晉升為副部長一級,並且胸懷大志,希望將來能夠做到國務大臣。當他聽到我要辭官從商的消息,痛心不已,並對我進行勸阻。那時我擔任井上先生的次官,井上先生因為在管制的問題與內閣意見相左,爭吵之後退出政界,我也和井上一同辭職了。因此,看上去好像是我與內閣的意見不一致而辭職的,但我辭職是另有原因。
當時我認為,日本在政治、教育等方面都有加以改善的必要,但是日本的商業存在很大的弊端,商業不振,國家就無法增進財富,因此我認為,在改善其他方面的同時,應該大力振興商業。當時的日本社會存在「從商無需學問,有學問反而妨害商業發展,經商賺來的錢,傳不過三代」的說法,人們常說第三代是最危險的一代。因此,我下定決心要靠學問生財致富。由於突然辭官經商,我的友人包括玉乃並不理解,他們把我的辭官和內閣爭吵相混淆,玉乃得知後,責備我的不是。他們認為我不久之後,就會升任次長,而後變成國務大臣,「本應報效國家,如今卻為金錢所惑,想不到你會是這樣的人」的勸告,其中以玉乃世履最為激烈。我大大的反駁了玉乃,我引用了《論語》,試圖說服他,並徵引趙普說過的半部《論語》助皇帝治國,半部《論語》助自己修身養性。我決定一生信奉《論語》的教誨,賺錢有何卑賤可言?如果輕視金錢,國家又怎麼能富強?高官、顯爵並不那麼尊貴,值得我們尊敬的事業到處都是,當官並非唯一的道路。我引用《論語》反駁玉乃,這才說服了他。我認為《論語》最堪稱完美,所以下定決心在商業上作為終其一生的信條。這是明治六年(1873)五月。
此後,我就加倍努力地研讀《論語》,我曾向中村敬宇老師請教,也聽過信夫恕軒老師的課,無論多忙,都沒有中斷過。最近我常去請教大學裡的宇野老師,他主要為孩子教授《論語》,但我也每次必到,並提出很多的問題,獲益良多。他的教學方法是逐章講授,讓大家體會討論,待大家都理解了才開始講解下一章,雖然進度較慢,但大家確實都充分了解和領悟了其中的內涵,所以他很是受大家歡迎。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聽過五個人的《論語》講解了。因為我不是專業學者,所以有時難免碰到不能深刻理解的地方,例如,《論語·泰伯》中有一句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到了今天,我才領悟其深切的真意。由於此次是詳細鑽研,各方面都注意到了,並且領悟了很多以前似懂非懂的問題。
有教無類的孔夫子
《論語》並不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也不是只有能讀深奧著作的學者,才能理解。只是很多學者故弄玄虛,把它弄的複雜化了,致使農、工、商階級的人對其敬而遠之。孔子是一位平易近人的先師,無論是農民還是市井商人都能向他請教,聆聽他的教誨,孔夫子的言論真是實用,而且通俗易懂。
澀澤榮一:《論語》與算盤 - 每日頭條 http://bit.ly/35mIwns
-----------------------------
「日本資本主義之父」取代思想啟蒙大師!福澤諭吉再見,2024新版日鈔將換成澀澤榮一-風傳媒 http://bit.ly/37rsevk
日本新版10000元鈔票。
昭和59年(西元1984年)11月1日,日本大藏省將萬元紙鈔上的聖德太子更換為大學問家福澤諭吉,此後許多日本人將日幣的萬元紙鈔暱稱為「諭吉」或「諭吉券」,一張萬元紙鈔也就是「一個諭吉」。不過財務大臣麻生太郎9日表示,日本將在2024年發行新設計的一萬元、五千元、一千元紙鈔,現行貨幣上的福澤諭吉、樋口一葉、野口英世也將換為澀澤榮一、津田梅子、北里柴三郎。
日本新版鈔票。(日本銀行)
日本新版鈔票。(日本銀行)
財務大臣麻生太郎9日表示,新版鈔票設計的出發點,是在新年號發表的當下,出自培育新產業、女性活躍、科學技術發展等期許,挑選明治時代以來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千元鈔票是素有「日本近代醫學之父」的北里柴三郎,背面圖案是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的「神奈川沖浪裏」;五千元鈔票是津田塾大學創辦人津田梅子,背面圖案是藤花;萬元鈔票則是「日本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背面則是東京車站丸之內站舍。
其實日本的主要紙幣的生命週期大約20年,1984年福澤諭吉取代聖德太子後,2004年又將一千元紙鈔的文豪夏目漱石改為科學家野口英世、五千元紙鈔的新渡戶稻造(曾任國際聯盟副事務長、台灣總督府殖產局長,又有「台灣糖業之父」的稱號)換為女性小說家樋口一葉。其實2004年也發行了新的萬元紙鈔,不過只有背面的雉換為鳳凰像,正面的人物還是維持福澤諭吉,變動不大。
預告發行新鈔可刺激經濟?
根據日本銀行的公開說明,這次日幣改版包括了一萬元、五千元、一千元紙鈔,還有500元的硬幣。主要是為了增進防偽技術,包括全像攝影(hologram,隨著觀看角度變化,圖案也會有所不同)、兩色三層的鑄幣技術等等。雖然要等到五年以後,新版日幣才會正式發行,但《日本經濟新聞》認為,此時宣布除了提升改元的喜慶氣氛,更可以獲得刺激經濟的效果。
日本新版500元硬幣設計。(日本銀行)
日本新版500元硬幣設計。(日本銀行)
因為新版日幣的啟用,勢必要對自動提款機、兌幣機與自動販賣機進行更新。此外,由於日本銀行與歐美同步採取貨幣寬鬆政策,大量資金流入企業與個人手中,加上日本長期的低利率,許多人都選擇持有現金。根據《日經》報導,日本的紙幣發行餘額今年3月底已達107兆,將近半數都沉睡在富人的金庫之中。由於新紙幣將在5年後發行,屆時持有大量舊版紙幣反而顯得不合時宜,因此可能刺激日本的「壓箱底現金」投入市場消費。
大和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
雖說能被放上鈔票的人物想必來頭不小,但許多日媒也忙著介紹「新鈔票上的人究竟是誰」。福澤諭吉佔據萬元紙鈔已有三十多年,能夠取代這位近代日本啟蒙者的大人物,就是擁有「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美名的澀澤榮一。澀澤生於江戶時代末期的富裕農家,早年在江戶幕府第15代將軍德川慶喜(當時慶喜還不是幕府將軍,而且在一橋家做養子,所以還叫做一橋慶喜)身邊做事,曾以幕臣身份前往巴黎考察萬國博覽會。
新版日圓1萬元鈔票正面,圖樣是知名銀行家澀澤榮一(圖片來源:日本財務省)
新版日圓1萬元鈔票正面,圖樣是知名銀行家澀澤榮一(圖片來源:日本財務省)
明治維新之後,澀澤榮一進入民部省成為新政府官僚,負責調查西方的貨幣與銀行制度。澀澤33歲離開官場,全心投入產業界。澀澤榮一成立了第一國立銀行(今瑞穗銀行)、王子製紙(日本最大造紙公司)、東京海上保險(今東京海上日動火災保險)、東京股票交易所(現為東京證券交易所)等五百多間公司,因此才獲得「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的稱號。《朝日新聞》說,澀澤榮一也是一位熱心慈善事業與國際交流的慈善家。
日本女子教育先驅:津田梅子
取代女性小說家樋口一葉,成為2024版五千元主人翁的,也是一位偉大的女性:日本最早的女性留學生津田梅子。津田梅子是著名農業學家津田仙的次女,不過6歲之齡,就隨同岩倉使節團一同赴美,成為日本最早的女性留學生。津田梅子在美國接受初等與中等教育,除了英語之外,也學習了拉丁語跟法語。11年後她回到日本,在伊藤博文的推薦下成為貴族女子學校(華族女學校)的教師。後來津田再次赴美,當時進化論在美國學界正熱,津田選擇在布林莫爾學院(Bryn Mawr College)專攻生物學,發表了蛙類的論文。
日本新版5000元鈔票。
日本新版5000元鈔票。
1900年,津田梅子在東京麹町建立女子英語學塾(現為津田塾大學),開校典禮上,津田將該校的教育目標設定為教育出「全能型女性」(All-round women),希望不僅僅是提高學生的英語能力,更要追求尊重個性的全面發展,透過教育提升女性的地位。因此津田梅子被視為日本的女子專門教育先驅。
近代醫學之父:北里柴三郎
日本千元紙鈔上的肖像,目前還是著名醫學家、20世紀研究黃熱病菌的代表學者野口英世,將在2024年取代野口的則是北里柴三郎。北里被認為是日本的「近代醫學之父」,1853年生於熊本縣的北里曾就讀熊本醫學校(今熊本大學醫學部)、東京醫學校(今東京大學醫學部),1886年之後更赴德國研習醫學,並且與埃米爾·阿道夫·馮·貝林(Emil Adolf von Behring)成功培養出世界上最初的破傷風病菌。(相關報導:日本旅遊必看!日圓換匯密技 這樣換倒賺一張樂園門票?!【下班經濟學】|更多文章)
日本新版1000元鈔票。
日本新版1000元鈔票。
在破傷風病菌的基礎上,北里柴三郎與貝林確立了將毒素注入體內,進而形成抗體的血清療法,他也因此被尊稱為「日本細菌學之父」。此外,北里也是慶應義塾大學醫學科(今慶應義塾大學醫學部)創始人兼初代科長、慶應義塾大學醫院初代院長、日本醫師會創始人兼初代會長。北里也設立了傳染病研究所(今東京大學醫科學研究所)與北里研究所,北里研究所在1962年增設改制為私立北里大學,兩者都是日本重要的疫苗研究基地。「日本資本主義之父」取代思想啟蒙大師!福澤諭吉再見,2024新版日鈔將換成澀澤榮一-風傳媒 http://bit.ly/37rsevk
----------------------------
「扶桑讀史」澀澤榮一:寧做企業不做官
2016-12-16 由 界面 發表于歷史
作為東方國家,日本歷史上和中國一樣,社會等級森嚴,官員是社會的最上層,商人則備受鄙夷。即使進入明治維新以後,許多人仍然將進入政府視為榮耀之事。所以,當明治6年(1873年)一位高居大藏省少輔(相當於財政部副部長)之位的官員主動要求辭職下海時,在政界激起軒然大波。
這位主管國家預算大權的官員當時年僅33歲,人們都認為他前途無量,為什麼要拋棄錦繡前程、棄官從商呢?他的回答是,「我時常與東京、大阪的實業家會面,對業務進行種種交談,但看來他們以往卑躬屈膝的習慣並未掃除,面對政府官員只會低頭,敬禮,既無學問,也無霸氣,根本想不到要開創新事業或對事物進行改良。為讓民間實業界發展起來,首先便需要有這樣一個人,但我不知道誰才是最適合的人物,也不知道現在的生意人有多少才識。並非我自誇,我只覺得,如果我自己來乾的話,必然會做出一兩件成果來。」
這位充滿「捨我其誰」氣概的人士,就是後來被稱為「日本商業之父」的澀澤榮一。
澀澤榮一出身於農民家庭,17歲時受到領主的官吏侮辱,讓他非常憤慨。他在晚年的回憶錄里說,「對領主家的官吏輕視的憤怒深深地留在了心底,無論如何也無法忘懷。同樣都是人,沒有任何理由,不,應該說無論有什麼理由,只因為是武士就將農民視同奴隸般對待,是非常不應該的。我痛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成為一個卓越的人,站到比他們高的位置之上。」
在當時來說,比官吏更高的位置只有一個選擇,就是當大官。後來,官場的大門果然向這位胸懷大志的年輕人敞開:由於精明能幹,他被幕府將軍德川慶喜重用,成為幕臣。不過,此時尊王攘夷運動已經風起雲湧,幕府統治搖搖欲墜。假如繼續留在國內,澀澤榮一很有可能和幕府這艘舊船一起沉沒。事實上,他的許多朋友在此後的戰亂中喪生,只有澀澤榮一幸運地逃離了時代的漩渦。
1867年初,澀澤榮一被派往作為歐洲,出席在法國巴黎舉辦的萬國博覽會。而後,他作為侍從留在巴黎,陪同幕府將軍之弟在法國留學。19世紀60年代的歐洲,正是資本主義工業化高歌猛進的時代,巴黎則成為展示西方經濟繁榮的大櫥窗。從蒸汽機車、工業用車床、紡織機到教學醫療設備,無一不讓澀澤感到萬分新奇,眼界大開,也讓他痛感日本的落後,認定打開國門、融入世界才是日本的光明之路。
不過,澀澤榮一所受到的天翻地覆般的衝擊,不僅限於他看到的歐洲工業社會的新奇事物。給他最大影響的,其實是這個工業社會中的人際關係,尤其是官與民、官與商的關係。在巴黎,澀澤榮一認識了兩個人:一個是政府官員維萊特,一個是銀行家弗洛裏海拉爾特。在此後的一生中,澀澤榮一不厭其煩地複述這兩個法國人的故事,可見對他的影響至深——
按日本的習慣,這兩人在一起時,商人必然要對官員大人的命令唯唯諾諾,但這兩人接觸時情況卻截然不同⋯⋯兩人之間毫無尊卑上下之別,這讓我深受感動。原來如此,就是應該要如此才對!在日本,商人不管多麼有才能,都必須對官員大人唯命是從,往往不得不屈從於官員,甚至被迫指鹿為馬。而在法國卻沒有此類弊端,全體國民都是平等的,官員不會因為是政府官員而狐假虎威。這才是應有的祥子,但日本卻並非如此。
澀澤榮一痛切地認識到,「必須改革日本的現狀才行,一定要將這樣的習俗移植到日本」。在他看來,要使日本興盛,必須打破官貴民賤的舊習,排除輕商賤商的思想,向西方學習,將工商作為富民強國的大業。
兩年以後,澀澤榮一回到日本,加入到明治政府,成為大藏省官員。他直接參與了新政府的貨幣制度改革、廢藩置縣、發行公債等幾乎所有重大政策的醞釀和制定。值得一提的是,將「bank」譯語定為「銀行」、創造「日元」(日語為「円」)都是澀澤榮一的功勞。在外人看來,澀澤榮一已經實現了早年的夢想——「成為一個卓越的人」。
當時明治維新才開始數年,百業待舉。澀澤榮一深知國家的興旺發達系與實業,而發展實業需要一大批掃除卑躬屈膝陋習、敢與官員平等相待、勇於開創新事業的企業家。因此,在政府工作4年之後,澀澤榮一還是毅然決然地放棄官位,組織創辦了日本第一家股份制銀行,由此開始了企業家生涯。
在此後58年的漫長歲月里,澀澤榮一參與創辦的企業組織超過500家。這些企業遍布銀行、保險、礦山、鐵路、機械、印刷、紡織、釀酒、化工等日本當時最重要的產業部門,其中許多至今仍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東京證券交易所也是他創辦的。澀澤榮一不僅是日本人所公認的近代產業先驅,而且是近代日本工商業的精神領袖。一個世紀後的今天,他仍然是日本企業家最崇敬的人。
澀澤榮一以個人的實踐推動了日本近代化,也為打破官尊民卑的制度而奉獻一生,再也不涉足官場。即使伊藤博文總理力邀他出任內閣大臣,他也堅決拒絕。鮮為人知的是,澀澤榮一還曾經當面勸告孫中山放棄政治活動,專心做一個企業家。在他看來,中國需要有責任感的政治家,更需要現身產業、推動工業化的企業家。
1928年,東京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慶祝活動,日本政治界、商業界的精英全部到場,為澀澤榮一慶賀「米壽」。88歲的澀澤榮一回顧自己的一生,再次提到了少年時受辱和在法國見到的官民平等的情形,「我被領主的官員侮辱,覺得官民之間隔閡甚深,然而看法國人行事卻有天壤之別,令我茅塞頓開。世人平等的時代一定會到來,一定要提高實業的地位。今天看到諸位,覺得我的想法一直沒有錯。」
-----------------------
「日本企業之父」澀澤榮一:寧做企業不做官
2018-10-29 由 匯智博達圖書 發表于環球
提到日本企業,也許大多數人會想到工匠精神,終身僱傭制,敬業的工作態度,品質過硬的工業產品,還有索尼、豐田、佳能、三菱、松下、東芝等等一大批世界知名的公司。
根據媒體報導,目前全球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中國有9家,美國有14家,法國有196年,荷蘭有222家,德國837家,但是日本卻有3146家,全世界最多。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左右日本的經濟從戰後的一片廢墟中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短短二十年時,就一躍成為已開發國家,在這個過程中,日本企業的助力也可以說是功不可沒。
為什麼長壽企業會紮根在日本,為什麼日本企業能歷經蕭條戰亂的考驗而屹立不倒,為什麼日本可以貢獻出如此多的世界級企業呢?
想了解這一切的奧秘,或許我們首先要去了解一個人——澀澤榮一。
一,從日本到歐洲
日本有一家著名的財經雜誌曾經對當代100位最成功的企業家進行採訪調查,其中有一項問題是:「誰是你最崇敬或者對你影響最大的人?」結果在調查的統計中,澀澤榮一的名字高居第二。
澀澤榮一是日本近代著名的實業家,被公認為是「日本企業之父」,他一生創辦了500多家企業,早年從政,後來辭官從商,以一己之力打破了國民長期以來對商人的偏見,並把中國的儒家思想與西方的經濟倫理結合在一起,奠定了近代日本企業經營思想的基礎,可以說,他是日本工商業者的精神領袖。
1840年3月16日,澀澤榮一出生在日本琦玉縣一個富裕的農民家庭,生活優渥,從小學習漢學與劍術,效仿古代的賢達,渴望成為學富五車的文人名士。
但是明治維新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
日本明治天皇掌權,終結了德川幕府時代,建立了君主立憲政體,並實行「脫亞入歐」國策,系統吸收西方資本主義的文化、科技、軍事、法律和經濟等等先進之處,同時還派遣了大量的官員和學者到西方學習參觀。明治維新後來成為了日本近代史的轉折點,這也是澀澤榮一命運的轉折點。
1867年,他作為日本使節團成員參加了在法國巴黎舉辦的萬國博覽會。
在萬國博覽會結束之後,澀澤榮一留了下來,並用了兩年的時間到歐洲各大城市觀光與遊歷。當時19世紀60時代的歐洲,正處於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高潮,各種新技術,新發明層出不窮,一路高歌猛進,出現了經濟大繁榮。歐洲的遊歷給了他極大的震撼,不僅開拓了他的眼界,更對他後來的人生選擇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從歐洲回國之後,他接受了明治政府的任命,在大藏省任職,一度擔任大藏大臣,工作內容就是貨幣制度改革、稅收改革,廢藩置縣、發行公債等幾乎當時所有重大政策的醞釀和制定。在這個職位上,澀澤榮一展現出了卓越的才幹,做出了相當不錯的成績,並深受上級的賞識,成了當時的政壇新星。
二,從政壇新星到「日本企業之父」
就在所有人都對澀澤榮一羨慕不已,預料他將來會成為卓有成就的政治家時,他做出了一個重大的人生決定,同時也是一個讓所有人不理解的決定——他選擇了辭職。
在當時,日本和幾乎所有東亞國家一樣,是一個社會意識等級森嚴的國家,尊卑有序,論資排輩是普通的共識,所有人都處在一個金字塔體系中。站在這個金字塔頂端的除了天皇之後,就是官僚階層。澀澤榮一當時的職位是大藏省少輔,相當於今天的財政部副部長,握有實權,政治前途可以說是一片燦爛,並且他只有33歲。
有朋友勸他不要魯莽行事,自毀前程。他回應道:「(日本實業家)面對政府官員只會低頭,敬禮,既無學問,也無霸氣,根本想不到要開創新事業或對事物進行改良。為讓民間實業界發展起來,首先便需要有這樣一個人,但我不知道誰才是最適合的人物,也不知道現在的生意人有多少才識。並非我自誇,我只覺得,如果我自己來乾的話,必然會做出一兩件成果來。」
澀澤榮一很快就兌現了他的承諾,做出了「一兩件成果來」。
1873年,他組織創辦了日本第一家近代金融機構——第一國立銀行。雖然名字稱為「國立」,但確實是實實在在的民間資本,並且按照現代股份制企業的原則來運作,憑藉著自己對西方企業運營的知識,出色的管理能力和不屈的努力,第一國立銀行的發展很快就走上了正軌。
以創辦第一國立銀行為起點,澀澤榮一正式實現了他人生角色的轉換,逐漸在商界風生水起。隨後他積極參與了王子造紙會社、東京鐵道會社、東京瓦斯局等一大批企業的創辦,創業的觸角也越伸越長,涉及到了保險、海運、礦山、鐵路、機械、印刷、紡織、釀酒、化工等等上百種行業,改善了當時人們對實業家的傳統偏見。
根據《澀澤榮一事業年譜》的記載,在1880年到1893年的十三年間,澀澤榮一參與創立的企業就達到了二十多家,而且絕大多數企業都採取了股份制的企業經營模式。因為澀澤榮一的堅持,股份制這種西方最先進的公司治理模式在日本得到了廣泛的普及。
澀澤榮一以個人的努力帶動了日本的近代化,後來時任日本總理的伊藤博文數次邀請他進入政壇,擔任內閣大臣,他也婉言謝絕了。他把一生都奉獻了日本的實業界,為日本近代經濟飛速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928年,88歲的澀澤榮一過了一個盛大的生日,當時日本政界和商界的許多大人物都到場為他祝壽。「我被領主的官員侮辱,覺得官民之間隔閡甚深,然而看法國人行事卻有天壤之別,令我茅塞頓開,」他回顧了自己漫長的一生,想起了青年時期在歐洲的遊歷,感慨地說,「世人平等的時代一定會到來,一定要提高實業的地位。今天看到諸位,覺得我的想法一直沒有錯。」
1931年11月11日,澀澤榮一在睡夢中安詳地去世,享年91歲。
Confucius portrait on Chinese fan (clipping path!)
三,左手論語,右手算盤
澀澤榮一不僅是「日本企業之父」,一生創立大量的企業,同時他也是著名的實業思想家。
他一生都尊崇孔子為師,熟讀儒家經典著作,把中國儒家思想和西方的現代管理制度相結合,顛覆了鄙視金錢利益的傳統觀念,還創造性地提出提出了「義利合一」的經營理念,奠定了日本現代企業經營的基本價值取向,並且出版了著作《論語與算盤》來系統傳播他的觀點。
澀澤榮一認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既講精打細算盈利之術,也講儒家的忠恕之道。
他引用孔子在《論語》中說的「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教誨來論述企業家的責任,「不能有不誠信的行為,不能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還說「算盤要靠《論語》來撥動;同時《論語》也要靠算盤才能從事真正的致富活動。」「謀利和重視仁義道德只有並行不悖,才能使國家健全發展,個人也才能各行其所,發財致富。」
澀澤榮一的這些企業經營思想對日本近代以來的商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更是影響了一大批著名企業家,比如創立了松下的松下幸之助,京瓷的稻盛和夫,索尼的盛田昭夫等等。
現代企業管理學大師彼得·德魯克在他的作品《管理》中評價澀澤榮一的經營思想時,說道:「坦率地說,論及商業的『社會責任』,我認為沒有人能超過澀澤榮一。他是明治時代偉大的奠基者之一。他比任何人更早地看到,經營的本質是『責任』。」
企業家經營企業時如何平衡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如何平衡倫理道德和經濟收益?澀澤榮一給出了他的解答——回到兩千多年前的《論語》,去聆聽「至聖先師」孔子的古訓。
「如果商人背離道德,欺騙、浮華、輕佻,賺取不義之財,那只是玩弄小聰明,絕不是真正的商才。因此我主張商才與道德是不可分割的,應該靠論述道德的《論語》來培養。此外,雖然為人處世之道相當艱難,如果熟讀《論語》,仔細品味其中的內涵,就會領悟到許多人生的至理。」澀澤榮一說道。
--------------------
論語和算盤能夠兩立
澀澤榮一(1840~1931年)一生創辦和培育了包括日本最早的銀行——第一國立銀行(現為瑞穗銀行)在內的大約500家銀行和企業,人稱「日本資本主義之父」。在這顯赫的經營業績背後,有一個信念在支撐著他。那就是主張「道德和經濟兼顧」所謂的「道德經濟合一論」。他從自己信奉的儒學、特別是《論語》中去尋找根據,用「論語」講道德,用「算盤」講經濟,主張「讓論語和算盤融為一體是很重要的」。
「道德經濟合一論」的理論構造是這樣的:①對於經濟來說道德是不可或缺,②對於道德來說經濟也是不可或缺;因此,道德與經濟互為表裡,不可分割。道德,又分「不做不該做的事情」的消極道德,和「做該做的事情」這種積極道德。澀澤榮一主張:①對於經濟來說消極道德不可或缺,②對於積極道德來說經濟不可或缺。
澀澤榮一的「道德經濟合一論」和他以此為理論基礎宣導的「合本主義」,從2008年雷曼衝擊前後起,在日本再度得到重視,同時在海外也日益引起關注。其背景,在於人們對於過度追求私利的全球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存有不信任感和危機感。重新認識澀澤榮一 | Nippon.com http://bit.ly/2D4EQec
-----------------------
澀澤榮一曾任日本大藏相(財政部長), 後由官轉民, 投入日本實業界(實業報國). 他改變了日本家族經營的傳統主流, 打開了股份制度, 推動日本企業的興盛發展之路.
他創設的企業有第一國立銀行, 東京海上保險, 王子制紙, 東日本旅客鐵道, 京阪電氣鐡道, 東京煤氣, 清水建設, 帝國飯店, 石川島播磨重工業, 札幌啤酒, 東洋紡織, 大阪紡織, 共同運輸等.
他被稱為”日本近代第一大政商”; “日本企業之父”; “日本實業界與金融界之父”, 除了他對日本現代化進程所做出的卓越貢獻之外, 他還成功地把論語運用到商務和企業管理之中. 創立了日式產業倫理, 形成了日本近代資本主義的準則.
所謂東亞儒家資本主義的思想原點, 可以追溯到【澀澤榮一】.
內容章節:
一. 處世與信條 論語與算盤, 遠在天邊, 近在咫尺 『士魂商才』
假如人出生後, 特別是青年時期, 就存在著一種逃避競爭的品性, 那麼最終他不會有進步的可能, 也不會有發達的希望. 誰都知道, 在社會發展中需要競爭. 不過, 在不躲避競爭的同時, 能耐心等待時機, 也是處世中所不可缺少的東西.
二. 立志與學問 精神衰老預防法 (做文明的老人-活到老學到老)
沒有人一生下就是聖人, 所以要立志. 立志之初必須慎重考慮.
勇猛之心修養法:「腹式呼吸法; 聽老者教化; 靜坐法」
三. 常識與習慣 習慣的感染力和傳播力
懷習慣多就是惡人, 好習慣多就是好人. 習慣最終影響一個人的人格, 因此平日培養良好習慣, 是人生在世很重要的事.
四. 仁義與富貴 確立義利合一的觀念
過去的觀念--『為仁不富, 為富不仁』是不對的, 就利遠仁, 據義失利的思維是不恰當的. 這是後世儒者對孔孟學說的長期誤解.
財富是取之於社會的, 因此要時時感念社會.
一個「別針」的故事:吉爾伯特撿起地上的別針, 得到主考官的欣賞.
五. 理想與迷信 人生觀的兩面 【主客合一的概念】
個人在成家立業後, 亦是為人君父, 亦即為「主」的上位, 此乃【主】的人生觀. 但換個角度來看, 我們亦在國家社會之下, 把國家社會當為「主」, 自己是【客】,此為【客】的人生觀.
六. 人格與修養  修養不是理論 【修養不止, 青年老年均要修養】
修養不要奇矯, 不要失去中庸, 保持穩健. 在鍛鍊精神的同時, 亦要努力發展知識. 修養不僅是為一人而已, 更是為一邑, 一地, 國家而做出貢獻.
七. 算盤與權利  競爭的善意與惡意
所有的道德都應實現在日常生活之中, 守時是道德; 禮讓是道德. 在某種情況下, 在別人面前, 給人一種安心感, 也是道德. 保持俠義之心也是道德. 即使銷售物品也是道德. (道德無所不在—厚道)
八. 實業與士道 武士道即實業之道
武士道的精髓是正義、廉直、義俠、敢為和禮讓的優良品性, 自古以來在殖產興利的商人中十分缺乏這種風氣.
九. 教育與情誼 人才過剩的一大原因
高等教育的人才供應已顯示出過多的趨勢. 學生在接受高等教育之後, 就一昧抱有從事高尚事業的願望. 這未必是可喜的現象. 另外, 學生對教師不尊重, 將上課當成是看相聲和演藝表演的心態是不對的. 教育界缺乏『師徒』制.
十. 成敗與命運   謀事在人, 成事在天
天命, 正像四季依次循環運行一樣. 不管人們是否意識到, 它都是在萬事萬物中行進. 要能相信對天命以恭、敬、信的態度加以對待.
佳言&佳句:
水戶黃門光國公:「小事皆通達, 臨大而不驚」
窮則獨善其身, 達則兼善天下. (孟子)
眾人之智, 可以測天, 兼聽獨斷, 唯在一人 (說苑)
邦有道, 貧且賤焉, 恥也; 邦無道, 富且貴焉, 恥也. (論語-泰伯)
德之不修, 學之不講, 聞義不能徙, 不善不能改, 是吾憂. (論語-述而)
子貢日:「貧而無諂, 富而無驕, 何如?」子日:「可也, 未若貧而樂, 富而好禮者也.」 (論語-學而)
其為氣也, 至大至剛, 以直養而無害, 則塞於天地之間. 【浩然之氣(魄)】 (孟子-公孫醜上)
君子慎以避禍, 篤以不掩, 恭以遠恥. (禮記)
志以發言, 言以出信, 信以立志, 參以定之. (左傳)
天地鬼神之道, 皆惡滿盈. 謙虛衝損, 可以免害. (顏氏家訓)
言行, 君子之樞機. 樞機之發, 榮辱之主. (易經)
志意修則驕富貴, 道義重則輕王公. (荀子)
心得:
澀澤榮一的漢學程度非常高, 儒家的學說和典故如數家珍, 令今日的華人還望其項背. 連一個日本人對中國文化如此的精通, 我們能不汗顏嗎???
『不逃避競爭』君子也要相爭, 符合義理之爭. 儒家不是不競爭地.
『謙虛為客、客氣有禮』的人生觀. 客觀的人生觀, 此為蠻受用的觀念, 連孔子入太廟, 都要像是客人一樣, 東問西問, 客氣謙虛且有禮.
『義利合一』打破儒家好像是看輕商人的觀念. 主張倫理道德與經濟的統一, 即「富而仁」、「利而義」.其亦反對空談道德倫理, 輕視經濟和物質利益的傾向. 孔子不反對生財致富, 他反對是「不仁不義」的富.
『社會責任』主張所有富人應當反思, 所有的財富都是取之社會, 記得要對社會盡責, 要回饋社會.
『教育』觀點:澀澤認為高等學校太多, 學生畢業後只想做管理階層, 基層都沒有人力. 另外, 現在的學生不重師道, 將聽課當成聽相聲(看表演). 覺得澀澤的觀察真是細膩, 台灣現在也步其後塵
------------------------
先說說澀澤榮一這個人吧。
此人擁有日本企業之父的美名,替日本創立了許許多多企業,奠定了產業發展的基礎。澀澤本是倒幕派,但最後卻出仕一橋家,但這並不影響其評價。
澀澤提倡「士魂商才」,主張把武士道的精神應用於實業發展上。當時,封建瓦解,人們可以自由地轉換職業,加上商業發展繁盛,許多人投入商業以求致富。不過這卻產生了許多黑心商人,所以澀澤才力主從商也需講究道德。
過去,武士階級瞧不起商賈,因此從事商賈者也多為低賤之人。不過明治維新以來世代驟變,商人掌握了財富,武士反倒失去了地位。面對此一變化,澀澤鼓勵商人們應該以武士道為基本,以從事貨殖。
但澀澤非常喜愛論語,這也是在此大變動環境之中,他唯一能參考的思想體系。從書中來看,他本人似乎不太熟悉西洋哲思,因為他自幼接受東洋教育,而東洋教育又是以中國思想為本。因此,他面對幕末此一大變局時,選擇了以儒家思想做為處事準則。其實,這點我和他挺像的。莫誤會,不是我崇尚儒家,而是我同樣也試圖發展一整套思想來面對人世間的問題。
說起他的思想,我很喜歡「穴蟹主義」此一思維。澀澤在書中表示,人類無法抗拒時代環境的大變化,那麼人類又該如何行於世間呢?「穴蟹主義」正是最佳回答。所謂「穴蟹主義」是叫人安守其分而等待時機。切莫誤會此為一消極主義。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這思維正好可安穩住那些躁進、成天想幹大事之人。
當自己的理想和周遭的環境差距太大時,多數人都會因此意志消沈,放棄努力。可「穴蟹主義」告訴我們,與其思考自己能夠幹什麼大事,何不先穩守本分,等待時機呢?擁有熱情之人的缺點之一,就是太急躁,總恨不得立刻奔向理想。但人間環境複雜,又豈是一人可改?因此與其整日怨懟,倒不如先守分,先蟄伏,養實力以待時機。
所以啦,目前我也得先守分,當個好策略家,培養必備skill,立足於社會之中,方能有能量實現自己理想的生活。
這本書還有其他地方值得一書,因為他可以重現昭和-大正時期的日本人普遍的思維。例如澀澤推崇孔子,但仍以支那一詞來稱呼中國,由此似乎可斷定支那其實只是當時人們對中國的稱呼,最初並沒有貶抑之意。又或者當時美國人普遍看不起日本人、日本製產品的現象。只是這和立志無關,就不再此著墨了。
另外,澀澤原本在明治政府內擔任要職,但他最後選擇離開政界,投入實業界。主要理由是他認為日本當時仍不具備充足的實業基礎,因此有必要親自投身實業界,來幫助日本走向富國之道。這也是他拼命創辦企業之故。以這種層面來看,確實有可仿效之處。目前台灣面臨中國製產品的低價競爭,許多產業也因生產要素之故而轉往中國投資,造成台灣就業機會的減少。如果,能夠好好經營一家企業,提供他人就業機會的話,不也是功德一件嗎?
可是,那我要過的生活呢?別急,留著以後來實踐吧。雖然我之道我的個性還是適合研究與個人戰,不過為了更高的理念,我願意培養我不足之處,來實踐澀澤榮一的理念。況且,我深自認為目前我並沒有能力去過我理想中的生活。但這不代表我放棄,我只是知道事情有輕重緩急先後之序罷了。
補記:市面上似乎有三種版本的【論語與算盤】。三家出版社分別為漫遊者文化、海鴿以及允晨。我買的是允晨文化所出版的。其他兩本我不清楚,但允晨文化是由老一倍的台灣譯者所翻譯,譯文品質有保障。
根據經驗,海鴿以及漫遊者的版本,應屬中國譯者所操刀。因此,日文中的支那二字可能會被翻成中國,讀者也就無法明瞭那個時代日本人的對中思維了。甚至,澀澤在書中提及他1914年參訪中國時,體認到中國人沒有國家概念此一現象,而這部分中國的譯者會如何處理呢?著實好奇,只好等閒暇之餘往書店一觀了。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