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天平的女人》是荷蘭黃金時代畫家弗美爾繪製的一幅油畫,完成於1662年至1663年間。此畫一度被稱為《秤金子的女人》,但後來發現畫中的天平其實是空的[1][2]。
主題
女子身前雖有一個珠寶盒,但手中的天平上什麼都沒有。身後的墻上懸掛著一幅以最後的審判為主題的畫[3]。女子的形象是按照弗美爾的妻子畫成的。[4]
這名女子可以視為正義和真理的象徵[1],一些學者認為畫作主題與尋珠的比喻有關[3],一些人認為她代表聖母瑪麗[5][6]。但也有學者認為她只是一個世俗女子,追求毫無意義的虛榮(以珠寶為重)[7]。


天平有衡量善惡正邪之意,與劍一樣是正義的象徵,像是日本律師的徽章就是天平的圖案。此外,天平也是進行「最後的審判」時,用來秤量靈魂的重量,裁決是否為有罪的道具,通常由大天使米迦勒手持天平,秤量一個人靈魂的重量,重者上天國,輕者則下地獄。
------------------------------------
「拿著天秤的女孩 Woman Holding a Balance」:
【珍珠之光】維梅爾(之五):生命追求的只是簡簡單單的美好 @ 美食、藝術、微醺的品味人生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ydemcdq 
在女子背後的畫中畫:「最後的審判」,對照著女子手中的天秤,形成寓意性很強的畫作。女孩拿著天秤來衡量桌上的珍珠,天秤兩邊都是空的,珍珠散落在桌上,女子微微側著臉,表情是如此的平靜,或許我的解讀和許多人都不同,我倒是覺得女子並不在乎桌上的珍珠,而是注視在手中的天秤,或許當時並不得意的維梅爾在乎的不是一幅畫作能賣多少錢,而是想要掌握審判的權力,希望世人能更認同他的能力與天份。 
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詮釋、不同的感受,偶而為之還十分有趣,但對維梅爾的作品,我還是覺得每一件作品所瀰漫的那種平靜氛圍才是最迷人之處,現在就讓我們靜靜地欣賞維梅爾的畫作,去感受生命中那種簡簡單單的美好! 
【珍珠之光】維梅爾(之五):生命追求的只是簡簡單單的美好 @ 美食、藝術、微醺的品味人生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ydemcdq
---------------------------
維梅爾(Jan Vermeer 或Johannes Vermeer )是17 世紀荷蘭最傑出的畫家之一,雖然他不像倫勃朗那麼舉世聞名,但他的作品仍然像倫勃朗一樣,對其身後的世界影響深遠。當我們面對他的作品:《持天平的女人》、《倒牛奶的女傭》、《戴珍珠耳環的女孩》等等,我們就能被其中特有的安寧之美所打動,可以說他的作品至今仍不動聲色的影響我們的心緒,滋潤我們的心靈。
在維梅爾德筆下,壁掛、掛圖、桌布、水罐子等生活中的零星之物都成了他生活的表達,表達了他的心境,他對生活的感恩,細膩溫柔,他對生活的每一刻都不放過,他抓住此刻,表達每一個" 此刻" 的感動,生活就在這裡,記憶就在此時,恩典就在眼前,隨處可見。
畫作《持天平的女人》,溫柔的女性美盡在不言中,美麗的女人正在用天平稱桌上的珠寶,也許那就是她一生的珍藏,她全身心關注於手中的天平,小心翼翼,全神貫注,似乎沒有察覺到別的什麼的存在,日光射進來,自然的照射在她的臉上,胸前,手臂以及天平的兩端,一切那麼自然寧靜,無聲無息,人們除了注意著閃爍的珠寶散放在桌上,眼光很快就注意到女人背後那幅牆壁上的畫,這幅畫中畫佔據著整幅作品四分之一的背景位置,畫中表達的是末日要施行的審判的一幕情景。畫中女人用右手拿著天平,這只拿天平的手構成整個畫面的一個中心點,而女人的頭部上方正好抵達那幅畫中畫的中心點,那就是在末日要施行的審判的基督,一個奇妙的配合,妙不可言,在女人全神貫注於手持天平的一刻,在寧靜氛圍的房間裡,一切似乎都沒有發生,但一切都已經近在眼前了,何等奇妙的構思,作品分明在對你我說話:生活就在眼前,一切如常,卻有著永恆的目標;當聖經中的話語應驗的時候,在耶穌基督再來的末日的審判的時刻,我們在哪裡?你將在哪裡?
你我仍然可以如此享受溫馨寧靜的美好生活?那天平在你的手上如何?你的珍寶究竟是什麼呢?你有沒有稱一稱你手中所擁有的珍珠呢?哪個更重些?更有分量?更有價值?當你擁有著許許多多珍寶的時候,你千萬不要忘記那一切都近在眼前了,那終極的人生目標。
在我們想不到的時候,上帝的日子總有一天就來到了,無論你相信與否,事實終究是事實,當我們心靈的眼睛睜開的時候,我們就知道那日子近在眼前了。
----------------------------
牛津大學歷史學者 Jonathan Israel 簡潔地道出,在脫離西班牙統治(1581年)之後的荷蘭共和國(尼德蘭北部七省,1581-1795年)有著「井然有序和清潔的美麗城市、宗教及思想上的寬容、孤兒院與慈善機構的優異經營」。荷蘭史學者林昌華牧師則進一步指出,社會興起許多照顧弱勢族群的機構,是「本著改革教會傳統」的緣故。在遠洋貿易和現代知識學科(植物學、解剖學、化學、心理學等)的推波助瀾之下,相異共存的包容價值,加速取代了傳統基督教的世界觀與表達方式。
在這樣的對照之中,十七世紀中葉出現的「淨白教堂」代表的時代訊息,就是視覺上「高貴等於神聖」的符號語言已經消失,以至於教堂世界之外的城鎮樣貌也逐漸脫離了傳統的宗教色彩。
留意身邊的小世界
從文化發展方面進入「黃金時代」的荷蘭,就不得不注意日趨龐大的繪畫交易市場。根據統計,十七世紀中葉的尼德蘭畫家年平均人數約有700人,其畫作產量高達六、七萬件之多。而表現形式多半是適合裝飾中產階級家庭的小尺寸及親民的主題,如靜物、食材、花鳥和自然風景。又或者是與貴族皇室相對的、因著新興機構興起的成員群體肖像,在社會學式的藝術研究中,這樣的畫種向今日的我們見證了三百多年前公民意識的成熟。
3784-從維梅爾拿著天秤的婦人思想神話語-4
Jan Vermeer,〈帶珍珠耳環的少女〉,1665,油彩、畫布,45x40cm,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
與文藝復興相比,不論是社會氣氛還是藝術表現,此時出現在荷蘭的時代潮流似乎與「日常生活」緊密相連。換句話說,它是一種平民的關照,留意身邊的小世界。
這個由新教信仰碰撞出來對「日常」關注的社會氣氛,也吹向了尼德蘭南部身為天主教徒的畫家維梅爾(Jan Vermeer van Delft,1632-1675年)。他的繪畫多半是讀信的婦人、倒牛奶的女人,或者帶著珍珠耳環的無名少女等室內一隅的場景。若與同時期的天主教巴洛克那種屬天榮耀的輝煌藝術相比,這股社會偏向注重「平凡」與「日常」的風潮,似乎趕走了人們在藝術畫作中對基督信仰的關注。但從新教信仰與公民社會相融的發展來看,其實藝術在表現「日常」的過程中,給予了「道成肉身」的「以馬內利」一個新的、貼近今日生活情狀的信仰樣貌。
3784-從維梅爾拿著天秤的婦人思想神話語-3
Jan Vermeer,〈倒牛奶的女僕〉,1658-1660,油彩、畫布,45,4x41cm,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
從小確幸走進信仰深處
維梅爾在1644年畫下《拿著天秤的婦人》。構圖上他延續慣用的手法,讓光線從左側的窗戶照射進來,柔和地充滿整個室內空間、在不同的材質表面上產生相異的光澤,造就了小畫面裡豐富的視覺感受。在畫家的安排之下,一位婦人站在滿是珠寶的桌前,拿著一只空的天秤器具;闔上的雙眼、上揚的嘴角,像是在呼應大衣底下攏起的肚子,暗示著新生命帶來的喜悅。
恬靜、富裕和未來,在這裡被綁在一起,像是今日都會城市中的多數人追求的小確幸。一種對自身生活穩定的把握與滿足。當然,藝術並沒有在此結束,它又進一步帶領我們觀畫的人走得更深。當觀看的目光開始在畫面中遊走,勢必會看見那幅襯托婦人側面輪廓的畫作。它掛在後方暗處的空間,微微地顯露出關鍵的主題——「基督的最後審判」。
一個平凡的場景,因著被畫出來的圖像而聯絡上了象徵寓意,讓這幅畫開始產生詩化的質變。因為它不再只是賞心悅目的小品,而是變得有所指涉。畫面中那個空的天秤、桌上還未被衡量其重量價值的珠寶珍品,以及腹中即將出生的新生命,都在與「末日審判」相交之後,產生了值得處在平凡之中的人們深思的議題:究竟,在日常生活的安逸裡,是否真的只是在追求和囤積物質性的財富?我們努力工作而獲有的,到底哪一項才是給予新生命一生之久的價值?
3784-從維梅爾拿著天秤的婦人思想神話語-2
Jan Vermeer,〈拿著天秤的婦人〉,1662-1664,油彩、畫布,42.5x38cm,華盛頓國家畫廊。
在平常的事上有火熱的心
這並不是容易回答的問題,因為現代社會想要尊重每個生命個體的理想,往往讓一個化約的、普遍有效的人生公式站不住腳。也因此,維梅爾畫中的那幅《最後審判》:基督坐在「虹」上的圖像語言,在此時此刻展現了基督信仰特殊的福音。
「虹」的指涉帶著觀畫的人再度想起舊約中大水過後的立約是活命的應許,而非意指災難是為了消滅而有;新約中基督的審判則聚焦於生命冊上登錄的有無。在基督信仰的「最後審判」面前,觀賞者似乎不能夠只是「小確信」,好像以為,一生的日子只需守住良善的道德品行,或者精煉自己對事物品嚐的能力,優雅度日。
《拿著天秤的婦人》是一件日常的描寫,沒有澎湃的視覺,但卻是讓「日常」遇見深刻信仰的實在之物,明白視覺藝術可以是一種道成肉身的表達,一個時常提醒我們即使在平凡無奇的生活裡,只因觸景生義而思想神的話語,都會是真實的以馬內利。
如果回到聖經中尋求對應,不難發現,那兩位前往以馬忤斯的門徒(路加福音廿四章13-32節)早已向我們見證了即使原先沒有察覺,但在日常之中出現的平凡之舉,都會使我們憶起基督相伴的真實。那是不求外在氣氛而有的感動,不因超自然便有的確信,就連在「講解」聖經這般理性的、平常的事上,都有火熱的心!
不需超自然 日常中與信仰深刻相遇─從維梅爾《拿著天秤的婦人》思想神話語 | 基督教論壇報 - 全球華人新聞網 https://www.ct.org.tw/?p=1276493
-----------------------------
身穿毛皮飾邊的藍色外套,一名女子獨自站在房間一角的桌子前。她的右手握著天平,眼光低垂等待天平靜止。在她後方、房間的黑色牆上,掛著一幅黑框的《最後的審判》大幅畫作。側牆有一面鏡子。桌子上擺著一塊藍色的布、幾個打開的盒子、兩串珍珠和一條金項鍊。柔和的光線穿過窗戶和橙黃色的窗簾,照亮了這個場景。雖然女子的內心世界我們不得而知,但她優雅的體態和安詳的面孔暗示著內心的平靜。這是人們常在生活中不經意體驗到的短暫時刻。
《拿天平的女人》是一個比喻性的場景,力勸我們以節制和穩健的方式經營我們的生活。畫中的畫作提供了重要的線索,即基督最後的審判與女人本身的行為相呼應。在她面前的是塵世寶藏,而在她身後則是根據她在塵世的行為,所獲得永恆後果的象徵。在等待天平達到均衡狀態之前,她領略到審判的重要性,而其根據是自己在未來生活中的種種行為。
詳細資訊
標題: 拿天平的女人
建立者: 揚·維梅爾
建立日期: 1664 - c. 1664
-----------------------
作 者 : 威梅爾 Johannes Vermeer
年 份 : 1664 年
原 作 材 質 : 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原 作 尺 寸 : 42.5 x 38 cm
館 藏 處 : 美國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at Washington,DC
https://is.gd/X3b331
---------------------------------
維梅爾(Jan Vermeer),這位17世紀荷蘭風俗畫的代表畫家,早期的畫作較常表現歷史場面;稍晚的作品則多以一至兩名人物(通常是女性)為主角,身處描繪細緻的室內場景。作於1663~1664年前後的這幅畫,當中的女子正專注於什麼事呢?https://is.gd/33Y9Ie
把滑鼠移到畫上、點左鍵,接著,上下移動滑鼠的滾軸,可以任意調整放大的比例,移動滑鼠,可以移到想看的方向。拿起你的飲料、任意戳畫吧,不怕破、不用修,隨時還可以回來重看!
線索1. 女子手中的天秤代表什麼?
線索2. 牆上的畫作內容是?和女子的舉止是否有呼應的地方?
線索3. 桌上擺放的珠寶和左上方掛著的鏡子有什麼意涵?
線索4. 女子可能在想些什麼?
線索1. 女子手中的天秤代表什麼?
 答案1._____________________
線索2. 牆上的畫作內容是?和女子的舉止是否有呼應的地方?
 答案2._____________________
線索3. 桌上擺放的珠寶和左上方掛著的鏡子有什麼意涵?
 答案3._____________________
線索4. 女子可能在想些什麼?
 答案4._____________________
畫作基本資料
維梅爾(Jan Vermeer)
〈持天平的女人〉(Woman Holding a Balance)
1663~1664年前後
美國華盛頓國家藝廊
有獎徵答_Banner
宮下老師如此說:
女人注視著天平,面前的珠寶箱敞開著,露出珍珠項鍊、金鎖等珠寶飾品。她正在秤量自己擁有的昂貴珠寶嗎?畫面左側的窗戶下方緊閉,從窗戶上方射進來的光線雖然不強,卻照亮整個室內。在維梅爾的作品裡,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表現手法。
天平有衡量善惡正邪之意,與劍一樣是正義的象徵,像是日本律師的徽章就是天平的圖案。此外,天平也是進行「最後的審判」時,用來秤量靈魂的重量,裁決是否為有罪的道具,通常由大天使米迦勒手持天平,秤量一個人靈魂的重量,重者上天國,輕者則下地獄。
維梅爾筆下的女人身後掛也著一幅〈最後的審判〉,而她手持天平站在大天使米迦勒的所站位置,看來女人應該扮演著米迦勒的角色。
畫面左側掛著一面鏡子,和桌子上的珠寶飾品一樣,暗喻世間的虛空。虛空意指人們到了另一個世界後,財富便如過眼雲煙,毫無價值。
維梅爾利用虛空這框架,描繪了一幅看似荷蘭婦女用天平秤量珠寶價值的風俗畫。其實,婦人面前的天平上根本空無一物,她並非在衡量珠寶的價值,而是凝視暗喻最後的審判的天平,冥想自己的人生。https://is.gd/33Y9Ie
如同新約聖經寫道:「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並且要多給你們。」(馬可福音第四章二十五節),或許這位婦女手上的天平不是用來秤量珠寶飾品,而是衡量最後的審判時靈魂的重量。維梅爾善以日常生活為題,作品卻同時具備西方藝術獨特的寓意與象徵。


最後的審判 (壁畫)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3joecja


正義女神 象徵法院公正 https://is.gd/mp3NFZ
 分享正義女神 象徵法院公正到Facebook 分享正義女神 象徵法院公正到Line
2016-02-14 https://is.gd/mp3NFZ
提到司法的象徵形象,自然是古羅馬代表公平正義的「正義女神(Justitia)」,又稱司法女神,以蒙眼、一手持天平、一手持長劍的形象,象徵公正、道德的法律基礎。
 蒙眼的正義女神,右手持天平,左手持劍。(記者張文川攝)
天平意味公平、公正的審判,眼罩代表客觀、一視同仁,不被感官所誤導,由理性來判斷;長劍代表制裁、刑罰的正義力量。一手代表公正,一手代表正義,女神將兩造說詞與證據擺在天平兩端,透過公正判斷,以正義之劍制裁邪佞的一端。
現今常出現的正義女神形象,是融合古希臘法律女神泰美斯、古羅馬命運女神佛圖娜兩者的形象混合而成,文藝復興時代出現大量正義女神的創作畫像與雕像,十五世紀正義女神被普遍塑造成為戴眼罩的形象,持劍、天平的左右手皆有,而美國自由女神的造型,也是從正義女神衍生而來。
正義女神象徵法院的公正精神,衡量雙方證據,確認事實,實現公平與正義;蒙眼更深層的意義是,法院不直接插手調查案件的事實,而是由法官對指控方、辯護方各自提出的證據,予以比較真偽、衡量輕重,做出判斷,不被雙方在外界形象與既存印象干擾判定。(記者張文川)


正義女神蒙眼布的由來
2018-02-14 由 誠和法律服務所 發表于資訊
在文藝復興時代,司法女神朱蒂提亞的造像開始出現在歐洲各個城市法院的屋檐上。女神仍然沿用古羅馬的造型,披白袍、戴金冠、左手持天平、右手持長劍、帶著眼罩的女神。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內設置的正義女神塑像,就是一手持天秤、一手持長劍,劍光刺向腳下毒蛇致命處,代表剷除邪惡,正義女神被蒙上雙眼,象徵絕對中立,毫無先入為主的主觀意識。
為什麼要蒙住眼睛?古希臘神話說:天庭上的眾神失和,世界處於災難的邊緣。誰來調解仲裁?血氣方剛的易受水仙女的勾引,老於世故的卻不敢對權勢直言。天上地下找遍了,也沒有合適的人選。最後,宙斯身旁站起一位白袍金冠的女神忒彌斯,拿出一條手巾,綁在自己眼睛上,說:我來!眾神一看,不得不點頭同意:她既然蒙了眼睛,看不見紛爭者的面貌身份,就不會受誘惑,也不必怕權勢——這就是正義女神的蒙眼布的由來。
正義女神蒙眼閉目,表示她六親不認、無欲無求、大公無私,審判要「用心靈來觀察」。蒙眼不是失明,是自我約束,是克服直視對象所產生的誘惑,凡事一律按照天平公平稱量。正義女神蒙眼,象徵「司法純靠理智」,更顯出人文主義者對人的理性的推崇。法官有了崇高的理性做他的是非善惡之秤,便能名正言順地反對外界干涉,要求獨立司法。從此,蒙眼的正義不必事事求問神諭,也不必天天向國王鞠躬。一如猶太法典所言:我們不審判國王,但國王也不從事審判。這才是法治意識的起點,形式平等的成因所在。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news/6enyakq.html


朱斯提提亞(英語:Justitia/Iustitia),通稱「正義女神」(英語:Lady Justice),是一位古羅馬的擬人化神祇[1][2]。古羅馬人接受了古希臘的諸神,並混入了羅馬的諸神。在古羅馬帝國時代又將一些概念擬人化,「創造」出不少神靈,其中就有正義與司法女神朱斯提提亞,其名稱由法律「jus」一詞轉變而來。
這位女神的造型混合了希臘的忒彌斯、狄刻、阿斯特賴亞諸女神的形象,一般都是一手持天平、一手持寶劍,而且都是緊閉雙眼或者是在眼睛上蒙著布條 https://is.gd/UBzusO

正義女神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y4b5emc


聖母踏蛇/無原罪聖母的聖像,聖母站在地球上,她的腳下有一條蛇/無原罪聖母像以聖母腳踏蛇的形態呈現/教宗說,人有了原罪之後,天主對代表撒旦的蛇說了一番話,對它作了詛咒幷且承諾:“我要把仇恨放在你和女人,你的後裔和她的後裔之間,她的後裔要踏碎你的頭顱,你要傷害他的脚跟。”(創3,15)教宗指出,撒旦在創造之初似乎得勝,但以後要被女人的兒子踏碎頭顱。藉著女人的後裔,天主要得勝,善要得勝。這個女人就是童貞瑪利亞,耶穌基督將由她誕生,幷藉著自己的苦難一勞永逸地戰勝最早的誘惑者魔鬼。教宗因此解釋說,許多無染原罪聖母畫像或雕像都以聖母脚踏蛇的形象來表達。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y9qagdq
Justitia(正義女神)司法女神/一名裸露胸膛的婦女,手持天秤及長劍,並有時戴有眼罩/由代表正義的古希臘法律女神忒彌斯(Themis)及古羅馬命運女神福爾圖娜(Fortuna)的形象混合而成/正義女神經常被造成帶眼罩之形象,代表其客觀、不徇私、一視同仁的平等精神。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4jmljhv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