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鐘,又稱獨立鐘,是一口位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鐘,它是美國獨立戰爭最主要的標誌,也象徵著自由和公正。[1]
自由鐘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7%AA%E7%94%B1%E9%92%9F
傳統上,人們認為此鐘因在1776年7月8日,大陸會議的代表約翰·尼克森上校宣讀獨立宣言前敲響此鐘來召集費城的市民而出名,但歷史學家對此存有疑問,因為當時懸掛該鐘的議會大廈尖塔存在嚴重的問題。[2]1774年的大陸會議和1775年的列克星敦和康科德戰役都敲響過此鐘。
在1837年之前,該鐘曾被稱為「獨立鐘」或者「老揚基的鐘」。[3]直至19世紀中葉美國反對蓄奴運動興起,廢奴主義者把鐘上的銘文大肆宣傳,這鐘才被世人稱呼為「自由鐘」。[4]
銘文
自由鐘上刻有如下文字:
    直到各方土地上所有的居民均宣告自由. XXV X
由賓夕法尼亞州議會為位於費城的州府訂購
Pass and Stow(帕思和斯朵)
Philada(費城)
MDCCLIII(1753年)

這段文字出自《聖經》的《舊約·利未記 》25:10:
“    第五十年,你們要當作聖年,在遍地給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
這年必為你們的禧年,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各歸本家。

歷史
為紀念美國獨立150周年,美國發行了全套1種紀念郵票,畫面為自由鐘。
訂購和重鑄
1751年,賓州州議會從英國訂購了這口鐘,由倫敦的懷特·查珀爾鑄鐘廠鑄造,於1752年9月上旬運至費城,該鐘花費100英鎊,高3英尺,重2080磅。頂部周長7英尺6英寸,鐘壁厚1.25英寸;底部周長12英尺,厚為3英寸。令人失望的是,來年3月在試鐘的時候出現了裂紋,當時的賓夕法尼亞州議會的發言人這樣寫道:
在它被掛起來測試聲音的時候被擊了一下就開裂了,並沒有任何暴力行為,聽到這個消息,我覺得這是一種羞辱。
——[3]
州府要求懷特·查珀爾鑄鐘廠替換一個新鐘,由費城的John Dock Pass和John Stow的重新鑄造,這兩個人的姓氏(帕斯和斯朵)被刻在鐘的銘文上。 他們在合金中添加了銅來鑄造該鐘,但是聲音並不理想。然後他們兩人又重新鑄造了一個鐘,第三個鐘於1753年6月就被掛在議會大廈的尖塔里。[5]
停用和巡展
1835年在為約翰·馬歇爾首席大法官舉行殯葬儀禮時敲鐘而再次開裂。1846年為紀念華盛頓總統的誕辰鳴鐘慶祝時,遭到嚴重破裂,發聲嘶啞。雖幾度企圖修復裂縫,都無結果。此後大鐘便停止使用。但前來參觀的人很多,於是便送到各地展覽。1885年首先送到紐奧良及南方各州首府陳列。1893年運到芝加哥,1895年運到亞特蘭大,1902年到查爾斯頓,1903年到波士頓展出。
1915年運到西海岸的舊金山,但每次搬運,都使鐘的裂縫增大,獨立宮管理委員會決定不再運至外州巡迴展覽。1976年1月1日起移到上述玻璃房內。
複製鐘
1915年,德克薩斯州利柏提的婦女活動家凱瑟林·盧森伯格複製了一口自由鐘,以此推動婦女獲取投票權的運動。這個複製品被稱為「婦女自由鐘」或者「正義鐘」。她把鐘的鈴舌綁住,使其無法發音。活動家們宣布,要到有關投票結束婦女獲得選舉權後,才讓「婦女自由鐘」發出聲音。到1920年,美國憲法第十九條修正案終於賦予婦女投票權。[6]
在美國之外的比利時、以色列、日本都有自由鐘的複製品。[7]
德國柏林的自由鐘雖然不是美國自由鐘的複製品,1950年西德戰勝歐洲共產主義,美國人做了一個自由鐘做為禮物送給西德。
美國人(主要是從捷克斯洛伐克成立前的奧匈帝國移民到美國的美國人)在1919年的時候將一個自由鐘的複製品送給當時成立的一個新國家捷克斯洛伐克,該鐘在1980年的時候被放置在布拉格的一個塔中。
自由鐘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7%AA%E7%94%B1%E9%92%9F


左批宗教迫害右打社會主義 彭斯:美國因為自由而強大 列印
 分享左批宗教迫害右打社會主義 彭斯:美國因為自由而強大到Facebook 分享左批宗教迫害右打社會主義 彭斯:美國因為自由而強大到Line
 對於包括發生在中國等地的宗教迫害,彭斯保證,美國將堅持為世界各地的人們爭取良知以及宗教上的自由。(歐新社)
2019-07-02 22:39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30日晚間於信仰與自由聯盟(Faith and Freedom Coalition)的晚會上發表演說。對於包括發生在中國等地的宗教迫害,彭斯保證,美國政府將持續堅持為世界各地的人們爭取良知以及宗教上的自由。
根據美國白宮網站發布的演講稿,彭斯表示,舉凡在尼加拉瓜、俄羅斯、伊朗和中國所發生的宗教迫害,美國都表現出強硬的立場。彭斯作出保證,「這屆政府將繼續大聲疾呼,為世界各地的人民爭取良知和宗教自由。我們將堅持這一理想。」
彭斯表示:「美國建立在一個非常簡單的原則上,就是自由。」隨後,彭斯援引了位於費城的自由鐘上的銘文,「直到各方土地上所有的居民均宣告自由。」該段話語出自《聖經》的《利未記》。
接著,彭斯表示,對於自由的支持與捍衛,主要都落在了共和黨肩上。彭斯批評,「當前的民主黨倡導一種使全世界數百萬人陷入貧困並剝奪了幾代人自由的經濟制度。這個經濟制度就是社會主義。」
彭斯指出,是自由,而不是社會主義,讓美國成為世界歷史上最強盛的國家。是自由,而不是社會主義,結束了奴隸制,並且贏得了兩場世界大戰。彭斯強調,美國永遠不會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Remarks by Vice President Pence at the Faith and Freedom Coalition's Patriot's Gala | The White House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vice-president-pence-faith-freedom-coalitions-patriots-gala/


------------------------------
自由鍾不自由,獨立宮不獨立
要聊費城,怎麼能不提她最出名的歷史遺跡——自由鍾和獨立宮?
1776年7月4日,美國《獨立宣言》在獨立宮簽署,使得費城成為美利堅合眾國的誕生之地。四天之後,獨立宮鐘樓上的自由鍾被敲響,以召集費城民眾來聽約翰·尼克鬆上校第一次宣讀獨立宣言。在這之後的兩百多年裡,獨立宮和自由鍾成為了美國獨立自由精神的象徵。
由於鑄鐘的質量問題,自由鍾剛開始使用沒多久鐘面就裂了。經過數次重鑄和修補,自由鍾的裂痕終於在1846年為華盛頓的生日鳴鐘之後擴大到無法修復,再也無法鳴響
裂開的自由鍾(圖片來源:National Park Services Photo Gallery)
不過,大眾仍對牠喜愛至極,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它坐著火車去參加了七個城市的展覽會和慶典。它被人群擁在中間,其盛況就如同英國女王的生日遊行。數以萬計的人擠破了頭就為了能夠親吻它,觸摸它。帶著裂痕的自由鍾成了極具辨識度的文化符號。
一個女人在親吻自由鍾,它被送到三番的巴拿馬世博會展覽(圖片來源:Sarah Wisdom)
關於自由鍾和獨立宮本身的歷史可以另寫一篇文章,而我覺得更加有趣的是後來發生的事。
第一個故事:華盛頓蓄黑奴的歷史,掩蓋還是展示?
本來安放在獨立宮的鐘樓上的自由鍾,在裂痕徹底無法修復之後被移到了離獨立宮不遠的玻璃房裡。1997年,管理自由鍾和獨立宮的政府機構——國家公園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s)提出計劃:新建一個“自由鍾中心”來專門展示自由鍾及其歷史。
這個項目本來沒有引起很大關注,直到本地歷史學家小愛德華·勞勒(Edward Lawler Jr.)在2002年發表了一篇研究國父喬治·華盛頓在費城的總統府的文章(費城曾經是美國首都,1800年遷都華盛頓DC,遷都前的這棟府邸相當於現在的白宮)。文章中提到:華盛頓曾經在總統府蓄奴。而計劃興建的“自由鍾中心”的入口正好在總統府的奴隸屋(slave quarter)原址之上。假如國家公園管理局的計劃不被打斷,華盛頓蓄奴的物證將被永遠掩埋。
非常諷刺的是,自由鍾在19世紀曾被用作反奴隸制運動的標誌。自由鍾這個名字本身也是廢奴主義者們根據鍾面上的銘文取的,他們使用之後“自由鍾”這個名字才被廣泛接受。自由鍾鐘面上的銘文是:“直到各方土地上的所有居民均宣告自由。”(“Proclaim Liberty Throughout All the Land Unto All the Inhabitants Thereof”)在此之前,自由鍾被稱作“州政府之鐘”(獨立宮原是州政府)。
廢奴主義者創作的以自由鍾為名的短詩(圖片來源: Independenc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勞勒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層浪。要知道華盛頓在美國是神級國父,第一位總統,備受尊敬。連教育小孩子誠實的歷史小故事,講的都是華盛頓砍櫻桃樹的故事。(據說華盛頓小時候砍倒了家裡的一棵櫻桃樹,他誠實地向父親承認了錯誤,並得到了原諒。然而這個故事很可能是杜撰的,因為他小時候住在的地方並不長櫻桃樹。 )完美得發光的國父,怎麼會是奴隸主?當時美國的教科書裡完全沒有提到這一史實,甚至有意要遮掩。所以要把他蓄奴的歷史翻出來宣傳,是一個革命性的舉動。
總統府雖然在1951年已被拆除,但地基仍然存在。一些學者組成聯盟,開始遊說政府把這些黑奴的歷史跟自由鍾的歷史一併展示給公眾。一位歷史學家說,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可以引起大眾對於自由本身的爭議性(contested nature of freedom)的興趣。沒過多久,費城的黑人也開始行動,寫信的寫信,遊行的遊行,向政府請願把對黑奴歷史的解讀加入新的自由鍾項目。
經過五年的努力,政府終於組織考古發掘,挖出了總統府遺址的地基,並且發現了通向奴隸屋的奴隸通道(奴隸不能走正門以免正面撞見主人的賓客,他們只能使用奴隸通道slave passage)。地下遺址被保護了起來,地上建起了紀念館,講述華盛頓的九個黑奴的故事。於是,這裡成為了美國歷史上第一座政府出資紀念具體的黑人奴隸的紀念館。
總統府遺址的考古現場,後方便是新建的自由鍾中心(圖片來源:The Encyclopedia of Greater Philadelphia)
總統府紀念館(前)和自由鍾中心(後)(圖片來源:AP Photo)
如今去參觀自由鍾的遊客,都會先經過這裡。人們在看到為美國獨立而鳴自由之聲的自由鍾之前,先看到的是那些同樣活在這片土地上,卻在漫長的歷史中被刻意忽略和隱藏的人們。
華盛頓不是聖人,他帶給同胞自由的同時卻也無知無覺地剝奪著另一群人的自由。如今的我們也不是聖人,同樣的事情仍在發生。這個在總統府舊址設立的黑奴紀念館,為如何多角度解讀一個歷史上的偉人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範例。
正視和尊重歷史,是讓傷口癒合的第一步。
第二個故事: 911之後的獨立宮
我去獨立宮參觀時的第一印像是,這棟樓被圍得嚴嚴實實,唯一的出入口又小又隱蔽。圍欄裡各個角落都有全副武裝的保安站崗。所有參觀者都要經過安檢才能進入。我曾想,保護得那麼嚴實,大概是因為它特別重要吧。後來教授告訴我,圍欄是911以後才裝上的,就是怕恐怖主義者盯上這象徵美國自由獨立的標誌。
獨立宮北面全景,入口被設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圖片來源:Independenc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獨立宮本身的設計是非常開放的。沒有圍欄之前,遊客可以自由穿梭於獨立宮的長廊下,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可以坐在長廊下吃午餐。然而,恐襲之後安置的圍欄,把一個完整的公園硬生生切成了互不相連的兩半。有市民抱怨說安檢唯一的作用就是增加遊客等待的時間,當然也有人支持這些安全措施,認為有必要對獨立宮做高級別的保護。
獨立宮北面被護柱和鐵鍊圍住(圖片來源:R. Bradley Maule )
獨立宮南面的公園被鐵馬圍欄隔斷(圖片來源:Tom Gralish / Inquirer Staff Photographer)
國家公園管理局甚至在2006年(也就是911後的第五年)提出要進一步增強安保措施,計劃將獨立宮南面臨時的鐵馬圍欄換成2米多高的永久性圍欄。此舉受到聯邦政府國土安全部授權,並獲得200萬美元撥款。然而這個計劃被社會各界強烈反對。
市政府說:“別碰我們的自由”(Hands off our Liberty)。
費城市長說:“千里迢迢來到獨立宮的遊客不會希望進入一個武裝營地。”
賓州州長說:“這個計劃並不意味著美國變得更有安全意識,而是表明我們增加了各種各樣不必要的開支。”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喬治·托馬斯(George Thomas)教授評論說:“我們不只是在保護一件文物。它是自由的象徵,象徵著我們能夠與我們自己選擇的價​​值觀融合及互動。在某種意義上, (修建圍欄)使得本拉登成為真正的勝利者。這個舉動會表明我們更關心客體,而非這些客體所代表的自由的真意。”
2007年初,經過各方協商,國家公園管理局終於做出讓步,取消了修建巨型圍欄的計劃。然而獨立宮仍然處於鐵鍊和護欄的層層包圍和保護之中。是否應該撤掉警衛和圍欄,這個兩難的問題沒有完美的解答。一方面,即使不保護獨立宮本身,為了遊客和工作人員的安全也該採取足夠的措施。而另一方面,將像徵美國精神的獨立宮變成一個限制公眾進入的封閉區域也是非常悲哀的。恐襲之後的美國再也回不到恐襲之前的美國。
恐懼,大概是自由最大的敵人。https://tinyurl.com/y5bkfpuf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