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食國
大食(yi)國是中國唐、宋時期對阿拉伯人、阿拉伯帝國的專稱和對伊朗語地區穆斯林的泛稱。早自 7世紀中葉起,唐代文獻已將阿拉伯人稱為多食、多氏、大寔;10世紀中葉以後的宋代文獻多作大食。阿拉伯哈里發帝國的向東擴張,使伊朗、中亞地區講伊朗語的人逐漸改奉伊斯蘭教。講伊朗語的穆斯林也被視為阿拉伯人,並被某些相鄰的民族稱為大食人,因而大食的涵義隨之擴大。
大食(yì)國:中國唐、宋時期對阿拉伯人、阿拉伯帝國的專稱和對伊朗語地區穆斯林的泛稱。早自 7世紀中葉起,唐代文獻已將阿拉伯人稱為多食、多氏、大寔;10世紀中葉以後的宋代文獻多作大食。阿拉伯哈裏發帝國的向東擴張,使伊朗、中亞地區講伊朗語的人逐漸改奉伊斯蘭教。講伊朗語的穆斯林也被視為阿拉伯人,並被某些相鄰的民族稱為大食人,因而大食的涵義隨之擴大。
大食國
大食國
大食西南二千裏有國,山谷間,樹枝上生花如人首,但不語,人借問,笑而已,頻笑輒落。(出《酉陽雜俎》)
翻譯:
大食國西南方二千裏外有個國家,山野裏的樹上長出的花像人頭,隻是不說話。人問它時,它光能笑笑罷了,若頻繁的笑,這花就落了。
名稱來歷
波斯語tazi的音譯。原為一阿拉伯部族(Tazi或者唐邑部落,和伊朗民族沒有任何關系,是標準的阿拉伯部落,隻不過該部落和波斯人接觸時間較長,因此波斯人喜歡以該部落稱呼整個阿拉伯民族)之稱,中國人通過波斯人口中得知阿拉伯人,因此使用大食一詞稱呼阿拉伯人。中國唐、宋時期對阿拉伯人、阿拉伯帝國的專稱和對伊朗語民族穆斯林的泛稱。
---------------------
大食 
唐﹑宋時期中國對阿拉伯人的專稱與對伊朗語地區穆斯林的泛稱。早自 7世紀中葉起﹐唐代文獻已將阿拉伯人稱為“多食”﹑“多氏”﹑“大寔”﹔10世紀中葉以後的宋代文獻多作大食。漢籍中阿拉伯人被稱為大食﹐顯然是受了伊朗語的影響。約在 1世紀以後﹐阿拉伯部落之一塔伊部 (ayyi’﹐Tai) 逐步遷徙到與伊朗最鄰近的地區﹐因此在伊朗人心目中成為阿拉伯人的代表。塔伊部的名字ayyi’或Tai在中世紀伊朗語(婆羅缽語﹐即Pahlavi語)中作Tacik﹐在近世伊朗語中作Tz。這樣﹐由於語音學上的原因﹐作為阿拉伯人統稱的塔伊一名﹐在伊朗地區被讀做塔吉(Tzk﹐Tz)。關於漢籍中的大食來自伊朗塔吉一名這種語源學解釋﹐目前在學界頗佔優勢。另有學者認為大食一名來自阿拉伯語商人tjir的對音﹐可備一說。 
阿拉伯哈里發帝國的向東擴張﹐使伊朗﹑中亞地區講伊朗語的人逐漸改奉伊斯蘭教。講伊朗語的穆斯林也被視為阿拉伯人﹐並被某些相鄰的民族稱為大食人﹐因而大食的涵義隨之擴大。例如﹐8世紀突厥文碑銘中的大食(Tajik)一名﹐即泛指信奉伊斯蘭教的波斯人而言。11世紀70年代中國新疆喀什的著名學者馬合木(Mamd al-Kshghar)纂成《突厥語辭典》(Dwn lught al-Turk)﹐其中明確註出Tzk為波斯人。這種對大食一詞應有廣狹二義的不同理解﹐無疑有助於人們研究中亞地區的中世紀文獻和唐宋時期漢籍中有關大食的記載。例如﹐《唐書》有關於大食發兵數萬助平安史之亂﹐《遼史》有關於契丹遣嫁公主於大食王子等記載﹐其中大食顯然不是指遠在西方的阿拉伯人而言。


穆罕默德紋是古代印度出產的一種烏茲鋼錠,是製作刀劍的頂級用鋼,每年阿拉伯商人都要向印度進口大量的鋼錠用於武器製造。 這種鋼在鑄造成刀劍時表面會有一種特殊的花紋———「穆罕默德紋」,所以它是屬於花紋鋼中的鑄造型花紋鋼,區別于折疊鍛打形成的焊接型花紋鋼。 因為花紋能夠使刀刃在微觀上形成鋸齒(肉眼無法分辨),使得刀劍更加鋒利。
古代印度出產的一種烏茲鋼錠,是製作刀劍的頂級用鋼,每年阿拉伯商人都要向印度進口大量的鋼錠用於武器製造。 這種鋼在鑄造成刀劍時表面會有一種特殊的花紋———「穆罕默德紋」,所以它是屬於花紋鋼中的鑄造型花紋鋼,區別于折疊鍛打形成的焊接型花紋鋼。 因為花紋能夠使刀刃在微觀上形成鋸齒(肉眼無法分辨),使得刀劍更加鋒利。


---------------------------


大馬士革鋼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PU0CGT
大馬士革鋼(英語:Damascus steel),古稱鑌鐵[1],是一種高碳鋼;3世紀到17世紀間,中東大馬士革地區自印度、斯里蘭卡進口烏茲鋼再配合鑄造技術打造出有利於鑄造刀劍的鋼材。
從冶煉到鍛造對溫度的要求都很苛刻,冶煉時溫度不得高於一千度,鍛造時必須低溫(即「冷鍛」);其製成的刀劍鋒利無比,品質不遜於日本武士刀,刀身會有一種類似於木紋特殊的紋路,被稱為穆罕默德紋。
18世紀之後因鍛造技術失傳而消失,現代冶金學者試圖重新冶煉出大馬士革鋼,但多半失敗;雖然現代工藝已經可以仿造出類似花紋的刀劍,但仍未能完整重現大馬士革鋼的鍛造技術。
歷史
Hobson、Sinopli和Juleff等歷史學家宣稱,來自印度和斯里蘭卡以及稍晚流傳至波斯的烏茲鋼鑄錠就是用來鑄造傳統的大馬士革鋼。從3世紀到17世紀,印度運載鋼鑄錠到中東便是為了製造大馬士革鋼。17世紀時,荷蘭人曾在印度洋上劫掠阿拉伯商船取得這種鋼材,但無法利用這種鋼材鑄造出同樣品質的刀劍,顯示出這種刀劍還需要特殊的鑄造技術才能打造出來,兩者缺一不可。
在歐洲研究顯示,西元前三世紀由塞爾特人和日耳曼民族擁有多重的紋路燒焊技術製造出所謂「穆罕默德紋」的高強度劍。
技術的失傳
這種鑄劍技術漸漸地衰微,最後在大約1750年後,工匠們便再也無法傳承這項技術了。許多現代理論對這種衰微進行了大膽的解釋,包括:提供金屬必需品的貿易路線的毀壞、金屬中少量他種元素的缺乏、由於藏私或缺乏傳承造成鑄劍工藝的知識流失,或是以上數點的綜合發生。
據信來自印度的烏茲鋼是用來生產大馬士革鋼的生鐵材料,由於取得這種材料的貿易路線太長,而過長的貿易路線稍有毀壞,便可能破壞大馬士革鋼的製造,甚至最終導向技術的失傳。同樣的,如果來自不同生產地的金屬原料,或是熔化後的礦石缺乏製造中所需的關鍵元素如鎢或釩,也可能使得製造失敗。用以控制溫度的循環使熔爐保持在一定的特定溫度的技術也可能失傳,因此阻礙了產生出「穆罕默德紋」的出現。
在大馬士革鋼中發現的奈米碳管結構的證據支持了這項假設:大馬士革鋼裡奈米碳管的沉澱可能起因於特別的製造過程,且由於製造技術和金屬原料產生太多改變,使得難以再次複製大馬士革鋼。過去製造的大馬士革劍亦有可能是在經過一連串的測試中選出小部分品質較佳的成品用於貿易。
現代重鑄的嘗試
現代學者試圖重新打造出大馬士革鋼。Bulat鋼(俄羅斯高加索地區的一種烏茲鋼)擁有許多相似的特性,但以不同的製作過程打造而成。有觀點指出紋路燒焊是刀劍的卓越技術,類同於大馬士革刀上的紋路,認為大馬士革刀是以此技術所製造的。
1973年,刀劍匠William F. Moran在《Knifemakers' Guild》的節目中展示他的大馬士革刀,其擁有相仿紋路表面的鋼材一度被視作大馬士革鋼,這種「現代的大馬士革刀」是以數層的鋼和鐵薄片燒焊成鋼條,紋路的變化端看鐵匠如何運用利用鋼條被拉長和重疊直到形成想要的層次數量。不過以這種方式燒焊出大馬士革鋼的理論在1990年代被挑戰,J. D. Verhoeven和A. H. Pendray出版了一篇關於他們對於重鑄大馬士革鋼的元素、結構和可見特色的論述,Verhoeven和Pendray嘗試不同的技術去製造,以一種與來自印度具有同樣特性的傳統烏茲鋼,同樣也符合大多數傳統大馬士革劍的鋼鐵開始;在柔軟、韌鍊的狀態下,烏茲鋼加入純粹的鐵碳化物顆粒,會造成烏茲鋼產生過共析(hypereutectoid)的狀態。Verhoeven和Pendray已經肯定在鋼鐵表面上的顆粒是鐵碳化合物的顆粒,問題是如何在烏茲鋼上重新製造出在大馬士革劍上看到的鐵碳化合物紋路,雖然這種原料可以以低溫來製造出大馬士革般的紋路,並藉由肥粒鐵和滲碳體的交互混合的方法可以製造出類似於以紋路燒焊的大馬士革鋼,任何以高熱的方法都足以瓦解碳化物而永久地造成紋路的毀壞;但Verhoeven和Pendray發現在真正的大馬士革鋼樣本中可以藉由處於適度的溫度逐漸回復紋路,調查發現正確的碳化物構成分子其一是釩元素,除非遭受到更高的溫度,否則它不會散亂以致於瓦解掉碳化物,因此雖經由高溫的處理可以使得可見的碳化物紋路消失,但卻不會移除掉造成紋路的碳化物結構分子,隨後在較低的溫度處理上,其他元素在能使碳化物穩定的的溫度下便可以再將炭元素給結合起來,回覆到原本的結構。
--------------
世界三大名刃之羽毛紋大馬士革鋼刀
2017-09-30 由 尚古匠人 發表于軍事
大馬士革獵刀!羽毛紋大馬士革手工鍛造 大馬士革鋼,是個廣義上的名字,從某種程度上就是表面花紋鋼的代名詞。原產地是印度。在中世紀,印度出產的一種"烏茲鋼錠",是製作刀劍的頂級用鋼,每年阿拉伯商人都要向印度進口大量的鋼錠用於武器製造。這種鋼在鑄造成刀劍時表面會有一種特殊的花紋---穆罕默德紋,所以它是屬於花紋鋼中的鑄造型花紋鋼,區別於摺疊鍛打形成的焊接型花紋鋼。 因為花紋能夠使刀刃在微觀上形成鋸齒(肉眼無法分辨),使得刀劍更加鋒利。
世界三大名刃之羽毛紋大馬士革鋼刀 - 每日頭條 http://bit.ly/2J9stCH
---------------------------
大馬士革鋼刀的花紋到底是怎樣產生的?別再被騙了!
2017-12-07 由 冷兵器 發表于收藏
大馬士革鋼,原產地是印度。在中世紀,印度出產的一種「烏茲鋼錠」,是製作刀劍的頂級用鋼,每年阿拉伯商人都要向印度進口大量的鋼錠用於武器製造。
這種鋼在鑄造成刀劍時表面會有一種特殊的花紋---穆罕默德紋,所以它是屬於花紋鋼中的鑄造型花紋鋼 ,它是屬於花紋鋼中的鑄造型花紋鋼,區別與摺疊鍛打形成的焊接型花紋鋼(包括中國劍、馬來刀等等)或者淬火型花紋鋼(部分日本刀)。
圖:穆罕默德紋花紋烏茲鋼錠
圖:大馬士革鋼(鑄造型花紋)鋼刀
圖:大馬士革鋼(鑄造型花紋)鋼刀
圖:德國皇家騎兵高級軍官佩刀,大馬士革鋼。
其中一類比較特殊的,就是上圖這種自帶花紋的烏茲鋼再經摺疊鍛打形成焊接花紋的大馬士革刀。這種鑄造型(烏茲鋼自帶)花紋+摺疊鍛造型花紋。特殊鋼材加摺疊鍛造,鋼材純度更高,性能更好。
真正的大馬士革鋼又稱為結晶花紋鋼是一種古代粉末冶金和鍛造技術完美的結合。任何鋼材不是一出來就完美的足以勝任任何需求,作為戰刀使用,仍需鋼材具備更高的硬度和韌性,這時摺疊鍛打去雜質則是上上之選。所以也就有了這種複合式花紋的刀劍。
大馬士革「花紋鋼」刀
上圖現代仿大馬士革花紋鋼刀(鍛造型花紋),鍛造方法同中國花紋鋼刀。無所謂好壞,只是鋼材原材料和所蘊含的文化的不同。
大馬士革「花紋鋼」刀
有人說,大馬士革(烏茲)鋼刀因為花紋能夠使刀刃在微觀上形成鋸齒(肉眼無法分辨),使得刀劍更加鋒利。其實任何鋼材都是如此,不然也切割不了東西。不過,大馬士革鋼刀仍因其本身具有的動人的傳說和自身的優異性能,而成為刀具收藏界的極品。古代波斯人把它形容成像夜空中的繁星一樣漂亮的花紋。
仿大馬士革花紋(摺疊鍛打花紋鋼)北歐小獵刀
大馬士革鋼刀的花紋到底是怎樣產生的?別再被騙了! - 每日頭條 http://bit.ly/2JaoLso


 大馬士革刀原產地印度,是用烏茲鋼錠制造,表面擁有鑄造型花紋的刀具,世界三大名刃之一。大馬士革刀通常為彎刀,其最大的特點是刀身布滿各種花紋,如行雲似流水,美妙異常。這種花紋是在鑄造中形成的。在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大馬士革刀獨特的冶煉技術和鍛造方式一直是波斯人的技術秘密,不為外界所知。
大馬士革刀以伊朗為代表。伊朗古代鐵兵極為著名,當時的蒙古、印度、土耳其以及東方各國王室均聘用波斯良匠鑄兵,但是各國的兵器形狀不同,而制刃者又未留銘文,隨著年代的推移,人們已無法辨認這是波斯人造的。現在我們只能用伊朗境內自用兵器為代表。 從比較而言,波斯出產的熔冶花紋鋼刃,其脈絡猶如絲綢織紋,光澤奪目;印度出產的花紋鋼刃,其橫行脈絡常呈數十層雲梯形,即所謂穆罕默德梯,奇巧名貴;土耳其刀的花紋呈翻卷形,其脈絡猶如瑪瑙形。
其實大馬士革鋼刀是歐洲人的叫法,這種鋼在鑄造成刀劍時表面會有一種特殊的花紋--穆罕默德紋,所以它是屬於花紋鋼中的鑄造型花紋鋼,區別與折疊鍛打形成的焊接型花紋鋼(包括中國劍、馬來刀等等)或者淬火型花紋鋼(日本刀),當然,幾乎所有古代的花紋鋼都是用來制作武器的,因為花紋能夠使刀刃在微觀上形成鋸齒(肉眼無法分辨),使得刀劍更加鋒利。大馬士革鋼刀上的魔性的花紋簡直就是鋒利和珍貴的像征。
    大馬士革彎刀之所以如此鋒利,主要是因為其鍛造方法與眾不同。現代科學家經過研究發現,大馬士革彎刀獨特的花紋竟然是由無數肉眼難看到的小鋸齒組成的,正是這些小鋸齒增加了大馬士革彎刀的威力。大馬士革鋼刀上的花紋簡直是人工雕琢的自然之美。因動人的傳說和自身的優異性能,大馬士革鋼制成的刀具,成為刀具收藏界的極品。近年來有一些公司采用鍍錫工藝模仿大馬士革鋼的花紋,真正的大馬士革鋼又稱為結晶花紋鋼,是古代粉末冶金和鍛造技術完美的結合,大馬士革鋼刀上的花紋基本上是兩種性質不同的材料,亮的地方是純的雪明炭鐵,硬度比玻璃還大,暗的地方的結構是屬於沃斯田鐵和波來鐵,整體含炭量大約是在1.5~2.0 % 之間,在韌性高的波來鐵裡均勻散布著比玻璃還硬的雪明炭鐵,使得大馬士革鋼刀上可以具有非常鋒利的刀鋒,而且也非常堅韌而不會折斷的刀身。大馬士革鋼的花紋和摺疊鋼有明顯的差別,大馬士革鋼花紋比較細致看起來比較自然黑白的對比也比較大,在古代由於有在刃上喂毒的情形。很多大馬士革鋼的刀刃呈現黑色的現像,在黑色的刀刃上分布著亮晶晶的雪明炭鐵,古代波斯人把它形容成像夜空中的繁星一樣漂亮,此外大馬士革鋼比起摺疊鋼來是很不容易生鏽,幾百年下來不用像日本刀一樣的費心保養卻也能光亮如新不生鏽。
大馬士革彎刀不僅鋒利,而且裝飾也是世界一流的。貴族的刀大量使用了玉石和其它寶石鑲嵌,普通的刀也采用了琺琅、金銀錯絲等工藝。大馬士革良刃上有手工紋飾,嵌滿黃金寶石,印度刀還飾有琺琅彩工藝,真是珠聯璧合,精美之極。
這些刀劍本身所具有的價值使其成為歷次十字軍東征時的掠奪對像。1798年,拿破侖遠征埃及,與土耳其、阿拉伯、埃及聯軍騎兵相遇,一陣槍戰將其擊退。拿破侖一向以治軍嚴明而聞名,但這次卻控制不了局面了,因為法國士兵發現敵軍死屍身上均佩有鑲嵌金銀珠寶的彎刀,爭相搶奪,場面大亂。拿破侖本人也禁不住好奇擇取了一件很好的帶回,這件至今還陳列在巴黎東方兵器博物館中。
對歐洲的工匠而言,大馬士革彎刀是如此的神秘和華麗,但是不淪是刀身還是把手,他們都無法完美的仿制,他們沒有鑄造“魔性”花紋的鋼——烏茲鋼錠;同時也不具備伊斯蘭金銀珠寶工匠的手藝,伊斯蘭工匠加工鑲嵌的金絲經歷千年不會掉,而歐洲工匠模仿的制品一般50年後就開始變得斑駁了。
    大馬士革刀是長彎月形的,有的長刀竟彎成弓背狀,刀身大體分兩種:一種窄刃平面無血槽,而上寬下銳的居多數;另一種刃體較寬而下部近尖鋒處特別放寬,並加劃一道血槽或幾道血槽。大馬士革鋼刀雖然是單手持刀,但是刀身一般都比較長而寬,重量大,加上弧度大,所以劈砍時的威力特別大,現在收藏者手中保存狀態比較好的施西利彎刀仍然可以輕松地將拋在空中的幾根蠶絲斬斷。大馬士革刀可以把敵人連人帶甲一同劈開,當然這需要有超常的腕力和臂力。伊斯蘭騎士為了鍛煉自己的臂力,經常單手掄大木錘(形狀類似於一個頂部裝把手的拳擊用沙包),就像中國民間力士玩石鎖那樣。在實際戰鬥中,在伊斯蘭部落中,騎士們殺敵時不是用刀砍劈,而是策馬疾馳將刀平持手中,使刀鋒平劃切抹敵人頭部或身體。印度的烏茲鋼刀多是步兵使用,一手持盾—手舞劍。現在,在印度的鄉村還有這樣的格鬥練習和表演。
大馬士革刀代表性的鑄刃師是艾塞德、歐萊和克爾曼,他們的刀可一劈歐洲武士鋼盔立成兩半而不卷刃,又可迎劃擲空的絲巾成完整的兩片,大顯良刃之犀利。有一個傳說,十字軍東征期間,當薩拉丁與“獅心王”查理一世在耶路撒冷決戰時,薩拉丁躍馬揚鞭來到十字軍陣前,只見他先將一方手帕拋到空中,然後猛地抽出大馬士革彎刀凌空一劈,手帕頓時斷為兩節。大馬士革彎刀之利由此可見一斑。
    1260年8月,埃及馬木留克蘇丹忽都思率領大軍同蒙古軍隊決戰。即艾因賈魯戰役,地點在艾因賈魯附近山谷。此戰大馬士革刀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忽都思大軍共計十二萬人,蒙軍約二萬五千人。
馬木留克騎兵全是重騎兵,頭戴精鋼打造的頭盔,身披鎖子甲。武器裝備包括一張強弓,一支長矛,一柄大馬士革彎刀和一面盾牌。馬木留克強弓射程遠,穿透力強,但射速稍慢。坐騎是阿拉伯純種馬,衝刺速度驚人,耐力也不錯。馬木留克騎兵基本上是一人一馬,機動性遠不如蒙古騎兵。馬木留克軍隊打仗常采取守勢,用強弓齊射打擊進攻的敵軍。馬木留克騎兵能夠遠距離射中敵人。等敵人被弓箭齊射大量消減,陣形散亂後,馬木留克騎兵以嚴整的隊形衝向敵陣,接近敵人時先放一撥弓箭,然後衝入敵陣,以長矛或馬刀格鬥。馬木留克騎兵的刀法出色,享譽世界的大馬士革彎刀如虎添翼。
蒙軍大將怯的不花領軍率先發動進攻。拜巴爾軍團的任務就是佯裝退卻,而蒙古軍隊緊追不放,衝進山谷。拜巴爾軍團迅速回歸本陣。五萬馬木留克騎兵排成六公裡長的陣線,部署在兩側群山裡的七萬北非輕騎兵這時也衝了出來,形成對蒙古軍隊的三面包圍。蒙古軍隊出現慌亂,怯的不花立刻命令蒙古軍隊的兩個萬人隊以亞美尼亞鐵甲騎兵為先鋒,向馬木留克陣營薄弱而突出的兩翼突擊。怯的不花親率一個萬人隊,向馬木留克陣營的左翼猛撲過來。亞美尼亞鐵騎組成的前鋒以楔形突進馬木留克陣營兩翼,而蒙古輕騎兵跟在後面飛快地放箭,重騎兵則拔出馬刀左劈右砍。左翼面對怯的不花親率的蒙古騎兵已經開始潰散。而後整個馬木留克陣營都開始後退。
千鈞一髮時,忽都思親自衝進蒙古軍陣中,揮舞著大馬士革彎刀大力砍殺,他的行為喚起了馬木留克騎兵的勇氣,他們狂呼著衝了上去,用大馬士革彎刀進行激烈搏鬥。蒙古輕騎兵不擅於近距離格鬥,占不到任何便宜。這場混戰從清晨打到下午,蒙古軍隊傷亡漸增,開始現出敗像。怯的不花親率自己的衛隊發動反衝鋒,結果身中數箭而亡。失去主帥的蒙古軍隊軍心渙散,開始奪路而逃。馬木留克騎兵在一個叫貝珊的地方將蒙古殘軍團團圍住。蒙古士兵全部力戰而死。
由於印度的烏茲鐵礦在17世紀末被開採殆盡,所以鑄造型花紋鋼也消失了,大馬士革鋼刀的制作就此失傳。20世紀,不斷有人想利用現代的科學來分析和復制大馬士革鋼刀,但是都失敗了,而今大馬士革已經成為花紋鋼的代名詞了,現代的大馬士革鋼只是焊接型的花紋鋼了,而且這種花紋是為了美觀而制作的沒有實際的意義。
其實在現代制造工藝的衝擊下,烏茲鋼錠的制作工藝已經失傳,現在的大馬士革花紋鋼是現代工藝的產物,應該說,真正的大馬士革刀已經失傳了烏茲鋼從冶煉到鍛造對溫度的要求都很苛刻,冶煉時溫度不得高於一千度,鍛造時必須低溫(即中國的所謂“冷鍛”)。鋼鐵在高溫下可塑性較好,一般制作刀劍都在高溫下將刀劍敲打成型。但烏茲鋼如果高溫鍛造,碳會大量流失,碳結晶也會被破壞,因此鍛打時溫度不能太高(自然也不能太低),很難掌握,所需的技術,經驗,勞力能比其他鋼鐵要多,成品率卻低得多。烏茲鋼刀的制作技術只流轉於印度,波斯和阿拉伯。歐洲人早在維京時代就通過“瓦蘭吉亞到希腊之路”進口烏茲鋼,但都是大體成型的鋼條,對於鋼錠如何加工成刀條歐洲人並不了解。十六世紀葡萄牙人曾劫掠過一艘滿載烏茲鋼錠的印度商船,運回歐洲出售,大多賣給了裡斯本和馬德裡的高級刀工。這些刀工用這些鋼錠制造精致的匕首等物,發現成品沒有花紋(說明碳晶體已完全破壞),性能也平平,顯然歐洲人用的是自己的傳統鍛造工藝。
大馬士革鋼分為鑄造型和焊接型。古代名刀都是鑄造型性能優異卓越,武松的雪花鑌鐵雙刀就是大馬士革鋼刀。鑄造大馬士革鋼、接焊大馬士革鋼,前者不是用含碳量不同的鐵碳合金鍛合而成,而是用熟鐵滲碳法,或者直接冶煉法在坩堝中冶煉得到的。這坩堝鋼俗稱烏茲鋼,它在冶煉過程中並未完全達到液態,而是一種膠融態,冶煉產品本身就是一種組織和成分即不均勻的鋼鐵集合體,就具有了花紋,一般古代烏茲鋼都是這類型,由於其切金斷玉的性能,可謂價值連城。後者則完全是用接焊方式,把不同含碳量的鐵碳合金一塊一塊地焊接成的。鑄造大馬士革鋼亦可通過增加折疊鍛打次數的方式使花紋變得更加細膩均稱;接焊大馬士革鋼花紋則完全是人為的,顯得比較呆板,為工廠大批量生產,基本沒有什麼價值,現在的小刀為花紋而花紋多為嘩人耳目而已,性能和價值跟古代鑄造型烏茲鋼都相差幾個數量級。
總之,大馬士革已經成為傳說了。


阿拉伯刀剑的变迁史:圆月弯刀是后期才出现的? - 知乎 http://bit.ly/2Jayn6A


中國唐刀,日本武士刀,其他國家又哪些代表性的冷兵器呢?|Zi 字媒體 http://bit.ly/2JdWVLQ


實戰中阿拉伯彎刀和長馬刀哪個更好用? - 每日頭條 http://bit.ly/2JfX41x


傳說中的阿拉伯彎刀 - 圓月彎刀 - 每日頭條 http://bit.ly/2Jbu1Md


揭秘阿拉伯彎刀:有如女人身體般的曲線卻可瞬間切開鎧甲削掉頭顱 - 每日頭條 http://bit.ly/2JaomWG


在伊斯蘭世界流行著這樣一則傳說: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平和與他同在)在對抗多神教麥加貴族的爭戰前,賜予了其女婿阿里一把雙刃刀(ذو الفقار‎),而後阿里在與敵軍頭號猛將阿米爾‧易卜‧阿布達瓦德的單挑,一舉砍透敵人的頭盔與盾牌,斬殺了敵方大將。穆罕默德便驚呼道:「阿里若是唯一的英雄,那雙刃刀便是唯一的寶劍。」以上這則傳說是伊斯蘭世界彎刀最早出現的文獻紀錄,但很遺憾,這則傳說極為可能是錯的。因為先知穆罕默德本人很可能根本就沒看過彎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就讓我們來探究彎刀真正的歷史起源吧!
傳說伊斯蘭教聖哲阿里的雙刃刀造型(畫面最前側)
其實一直在十世紀以前,中東大部份民族都是用雙刃直劍的,這點顯然跟現代的刻板印象完全不符,可別看美國電影裡的波斯戰士常拿著彎刀作戰,古波斯人跟古阿拉伯人都是用雙刃直劍作戰的。
古波斯人的雙刃直劍
伊斯蘭世界所使用的彎刀實際是根據突厥人的馬刀所改良的款式,游牧阿拉伯人本身就擅長騎術,在十世紀突厥西征時,阿拉伯人與波斯人很快就把突厥人利於從馬上砍殺的馬刀給學了起來,並加以改良,大抵就成為了現在我們所看到的彎刀。 
早期的彎刀弧形並沒有現在的那麼漂亮
伊斯蘭世界的彎刀皆是長彎月形的,有的長刀竟彎成弓背狀,刀身大體分兩種:一種窄刃平面無血槽,而上寬下銳的居多數;另一種刃體較寬而下部近尖鋒處特別放寬,並加劃一道血槽或幾道血槽。彎刀雖然都是單手持刀,但是刀身一般都比較長而寬,重量大,加上弧度大,所以劈砍時的威力特別大。至於像是大馬士革刀那種經典作更可以把敵人連人帶甲一同劈開,當然這需要有超常的腕力和臂力,因此伊斯蘭騎士為了鍛煉自己的臂力,經常在單手揮掄大木錘。在實際戰鬥中,伊斯蘭騎士們殺敵時不是用刀砍劈,而是策馬疾馳將刀平持手中,使刀鋒平劃切抹敵人頭部或身體。但這種弧形設計相較於直劍也有一種缺點,就是給步兵用於砍殺瞄準容易失誤。(相當好理解吧?)但基本上,伊斯蘭世界的精銳部隊多騎馬作戰,步兵用劍其實不那麼重要,而且他們通常會改採釘頭鎚或是大斧等對抗十字軍盔甲比較有威力的武器。
隨著彎刀在伊斯蘭世界的廣為流傳,在各個地域也出現了各式各樣的彎刀,茲列出幾款典型如下:
波斯彎刀(شمشیر)─彎刀中最長的一種款式,較具威力,亦可用於步兵戰
阿拉伯彎刀(سيف)─比波斯彎刀短上許多,弧形也沒那麼明顯。
土耳其彎刀(Kilij)─為突厥馬刀的最終改良版,設計極適於馬上砍殺,因被埃及馬穆魯克(阿拉伯奴隸兵)使用,故又稱馬穆魯克劍(樓下阿伯手上那一隻)
 眼尖的網友可能會注意到,土耳其彎刀跟現代的軍刀長的好像啊!不是好像,因為現在的軍刀完全就是模仿土耳其彎刀的,歐洲人在十字軍東征時自然也體會到彎刀在馬戰的優勢,於是也很快便學了起來。波蘭王國所使用的第一款軍刀即借用土耳其語命名為卡拉貝拉(Karabela),意思是"咒詛之劍"的意思。美國、英國與法國某些軍隊有時候更乾脆直接拿鄂圖曼帝國生產的土耳其彎刀當軍刀來用。
波蘭的第一款軍刀彷製品,其設計與土耳其彎刀相彷
手持土耳其彎刀的英國輕騎兵
可以想像其實現在軍官的配刀就是源自土耳其彎刀吧!一直到現在,西方人有時候還是會稱配刀叫"馬穆魯克劍"
於是呢,大家可以看到,從突厥馬刀、波斯彎刀、土耳其彎刀到最後的軍用配刀, 彎刀不愧為綿延千年的悠久武器家族譜系的重要成員之一,而且在流傳的過程中,竟然還完成了由東往西環繞世界一週的壯舉!時至今日,彎刀已成為伊斯蘭世界之重要象徵之一,就連穆斯林自己也把阿里雙刃刀的傳說給傳的沸沸揚揚的;那段時期阿拉伯人實際上是用直劍的史實,也似乎根本沒有人去在乎。


謠言破除:真正的大馬士革刀早失傳了,現在都是酸洗花紋鋼
2017-05-15 由 匠人工坊小鐵匠 發表于文化
有一種鋼刀,周身布滿魔性的花紋,切割能力遠遠勝過一般金屬製成的刀具。 至今都還流傳著很多這種鋼刀的傳說,說它可以在戰場上把敵人攔腰截斷,英雄薩拉丁還曾用它凌空切落飄落的紗巾。
在今天很多的頂級刀展上,我們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一把刀甚至夠你買好幾輛奔馳車。 但有人說古代的是真正的大馬士革刀,它早就失傳了,現在的都是酸洗花紋鋼。
網上關於這個問題的爭論太多了,也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詞:「花紋鋼」、「大馬士革鋼」、「烏茲鋼」、「瑞粉」、「鑌鐵」「酸洗」等等...... 關於這些詞,你真的能分清楚嗎?真能對大馬士革刀的歷史和發展,說出個一二三嗎?
先說「花紋鋼」,它就是一個統稱,所有表面帶花紋的鋼材都可以叫做花紋鋼。而表面有花紋的鋼材,有這幾種:大馬士革鋼、烏茲鋼、瑞粉、鑌鐵。
我們先從大馬士革刀是怎麼來的開始說起。
在古代印度,有一種含鐵量很高的烏茲礦,是一種優異的制刀原料。他們把這種烏茲鐵礦石進行熔煉,在熔煉過程中添加大上多種輔助添加劑,一起密封加熱,熔化後,其渣滓便形成了一團金屬,這就是烏茲鋼了。
烏茲鋼錠。
後來這種烏茲鋼錠被銷售到大馬士革地區,由當地鐵匠製成刀劍武器,鋒利無比,風靡全球,這裡,才有了廣為流傳的「世界第一名刃」大馬士革刀。
由於鐵礦石中的各種雜質和金屬雜熔化在一起,這種軟硬互為支撐的特殊物理結構,在微觀上,其實就是一種肉眼無法察覺的鋸齒,這,也正是烏茲鋼彎刀性能優於一般刀劍的秘密。
同時,刀劍上的花紋,就是這些不同材料形成的明暗顏色對比,古代人把它形容成像夜空中的繁星一樣漂亮。
所以,古代的大馬士革刀,是用印度進口的烏茲鋼鑄造成的。而到了古代的中國,這種花紋鋼就叫做「鑌鐵」了。
但這種鑄造型的大馬士革鋼有個缺點:裡面含有雜質。隨著技術的發展,便出現了更優良的刀劍製作技術:摺疊鍛打。也就是鍛造型大馬士革鋼。
就是將不同硬度的鋼材疊在一起,採用冷鍛技術,加熱到有一定延展性卻不會熔化的特定溫度,然後捶打成一體。接著,反覆摺疊、捶打。
反覆的摺疊鍛打的過程,決定了現代手鍛大馬士革刀,無論是性能和外觀上,都遠遠超越了古代的鑄造烏茲鋼:
第一,軟硬鋼材在摺疊鍛打後,其堅硬、鋒利和韌性都大大提高,而且更為均勻、穩定、剛柔並濟。
第二,摺疊鍛打的過程,還極大地提高了刀劍的密度,具有了優秀的抗銹性能,刀具也更有分量。
第三,手工摺疊鍛打的過程形成了刀身隨機的、不規則的、流暢的天然花紋,它更加的豐富多彩、絢麗迷人。
很多手工刀匠製作的大馬士革刀,其美妙程度,讓人直流口水。所以大馬士革刀並不存在「失傳」之說。
像大家常說的「酸洗花紋鋼」,一定要跟「酸蝕花紋鋼」區分開來。 大馬士革刀的花紋是在摺疊鍛打過程中天然形成的,刀的表面、截面都是有花紋的,但這時的花紋用肉眼不太容易看清楚。所以,就需要酸洗一下,讓本身的花紋更清晰一些。
而有一類仿冒大馬士革刀的方法叫蝕刻花紋,是用強酸在單一鋼材上腐蝕出花紋,這種跟真正大馬士革刀的酸洗工藝是完全不同的。
除了烏茲鋼,摺疊鍛打大馬士革刀,還有一種現代十分流行的花紋鋼:瑞粉。 它的花紋規則、整齊,可以被設計成任意圖案。
它是瑞典的一種「粉末冶金」技術。 首先,在高溫的真空環境下,將兩種以上材質的鋼水噴成霧狀的粉末。然後,用電腦控制這些粉末的排列方式,形成各種你想要的圖案,再降溫,把這些霧狀的粉末冷凝成小鋼珠,再通過高壓,將鋼珠熔壓成鋼材底板。
所以,瑞粉在硬度上,跟摺疊鍛打大馬士革鋼不相上下,但是,粉末冷凝成的鋼材,在韌性上,就遠遠不如摺疊鍛打的大馬士革鋼了。
到這裡,關於大馬士革刀的各種謠言你就能識別了,大馬士革鋼與烏茲鋼、鑌鐵、花紋鋼、瑞粉的區別、聯繫,你也都能說得頭頭是道了。 查看更多,請點圖片上方我的頭像,然後再點最下面一行按鈕即可。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