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忌賽馬,以奇制勝之事也。
昔戰國時,齊田忌數與齊諸公子馳逐重射。孫臏見其馬足不甚相遠,馬有上、中、下輩。於是臏謂忌曰:「君第重射,臣能令君勝。」忌信然之,與王及諸公子逐射千金。及臨質,臏曰:「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
既馳三輩畢,而田忌一不勝而再勝,卒得王千金。

孫臏說:「現在用您的下等馬對付他們的上等馬,拿您的上等馬對付他們的中等馬,拿您的中等馬對付他們的下等馬。」三場比賽完後,田忌一場不勝而兩場勝,最終贏得齊王的千金賭注。


田忌賽馬 
      孫臏是戰國時期的軍事家,他同齊國的將軍田忌很要好。田忌經常同齊威王賽馬,馬分三等,比賽時,以上馬對上馬,中馬對中馬,下馬對下馬。因為齊威王每一個等級的馬都要比田忌的為強,所以田忌屢戰屢敗。 
      孫臏知道了,看到齊威王的馬比田忌的馬跑得快不了多少,於是對田忌說:「再同他比一次吧,我有辦法使你得勝。」 
      臨埸賽馬那天,雙方都下千金賭注。一聲鑼鼓,比賽開始了。孫臏先以下馬對齊威王的上馬;再以上馬對他的中馬,最後以中馬對他的下馬。比賽結果,一敗二勝,田忌贏了。 
      忌數與齊諸公子馳逐重射。孫子見其馬足不甚相遠,馬有上、中、下輩。於是孫子謂田忌曰:「君弟重射,臣能令君勝。」田忌信然之,與王及諸公子逐射千金。乃臨質,孫子曰:「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既馳三輩畢,而田忌一不勝而再勝,卒得王千金。
《史記‧孫子吳起列傳》
【今解】 
      「田忌賽馬」可以說是運籌學中「對策論」的一個最早實例。同樣的馬匹,由於調換一下比賽順序,就得到了轉敗為勝的結果。這個故事生動地告訴我們:事物的質變,不但可以通過量的增減而引起,而且可以在量不變的情況下,通過調整內部的排列組合而引起。做好這種科學性的內部調整工作,能在全局劣勢的情況下集中優勢兵力,解決各個局部,最終贏得全局;或在力量不足、戰線太長的情況下,收縮戰線,集中力量打殲滅戰,退一步,進一步。在現實生活中,這種通過事物內部關係的調整,使從總體上的不利轉化為有利的例子是很多的。


關於智慧的故事
作者:周曉輝
明 文徵明 老子像 (公有領域)
《道德經》短短五千言,就將萬事萬物的誕生、發展和長盛不衰的規律以及人如何返本歸真揭示得淋漓盡致。圖為明 文徵明《 老子像》。 
無可否認,中華民族是個富含智慧的民族,尤其是古人的智慧,更是令今人高山仰止。一部《道德經》,短短五千言,就將萬事萬物的誕生、發展和長盛不衰的規律以及人如何返本歸真揭示得淋漓盡致;一部《論語》,也不過一萬多字,就被奉為儒家的圭臬,士人學習的經典以及執政者政略的範本,而且迄今沒有哪本書可以超越;而一部不到六千字的《孫子兵法》在今天仍是軍事家們的必讀書目。試問,今天的中國有哪一本書籍可以達到如此的高度?
《孫子兵法》作者為春秋末期的齊國人孫武。(公有領域)
那麼,何為「智慧」?《荀子‧子道》中有三段對話。孔子分別問他的弟子子路、子貢、顏淵兩個問題:「有智慧的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的?仁德的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子路認為:「有智慧的人能使別人了解自己,仁德的人能使別人愛護自己。」子貢認為:「有智慧的人能了解別人,仁德的人能愛護別人。」顏淵認為:「有智慧的人有自知之明,仁德的人能自尊自愛。」
由此可知,有智慧的人知人、自知、使人知己。孔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即智慧的人遇事不迷惑,仁德的人不憂愁,勇敢的人無所畏懼。漢朝班固也言:「智者,知也。獨見前聞,不惑於事,見微者也。」有智慧的人可以擁有豐富的知識,但有著豐富知識的人卻未必擁有智慧,因為智慧包含了慎思、明辨、謀略、機敏等。
世間還有一種大智慧,那就是佛家的智慧。在佛家眼中,人們苦苦執著的現實世界,其實是一個假象的世界、悲苦的世界,人類只不過用自己的心智為自己建造了一個痛苦與煩惱的世界。因此,佛家的大智慧是啟迪人們心中的善和慧根,引導世人從假象世界進入那個真我的世界,並最終達到「覺行圓滿」,即開智開慧。這也是為何中文的「慧」字,佛家用得最多,如定慧、大慧、本慧、戒定慧等。
在中國歷史上,三國時期的諸葛亮被視為中國智慧人物的代表,民間流傳著許多關於他的智慧故事,如空城計、草船借箭、焚香彈琴、隆中對、借東風、揮淚斬馬謖、七擒孟獲,等等。更為神奇的是,具有大智慧的諸葛亮,在劉備請其出山前,就早已預見了三分天下的格局,並明知漢室天下不可能再次復興,但為何仍舊出山輔佐劉備呢?原來一是為順乘天意,二是報答劉備的知遇之恩。「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諸葛亮給後人留下的除了卓絕的智謀和對劉備的忠義,而且還有一部預言三國之後及至今天歷史大事的奇文《馬前課》,讓後人在遙想諸葛當年羽扇綸巾馳騁天下之際,不免多了種遐想:難道諸葛亮是神人轉世?
明 張飌《諸葛亮像》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戰國時期的軍事家孫臏也是個擁有智謀之人,他輔佐齊威王取得了許多的勝利。「田忌賽馬」就是一個流傳甚廣的故事。這個故事說的是當孫臏剛剛來到齊國時,將軍田忌非常賞識他,並且待如上賓。田忌經常與齊國諸公子賽馬,設重金賭注。孫臏發現他們的馬腳力都差不多,可分為上、中、下三等。於是孫臏對田忌說:「您只管下大賭注,我能讓您取勝。」田忌相信並答應了他,與齊王和諸公子用千金來賭注。比賽即將開始,孫臏說:「現在用您的下等馬對付他們的上等馬,拿您的上等馬對付他們的中等馬,拿您的中等馬對付他們的下等馬。」三場比賽完後,田忌一場不勝而兩場勝,最終贏得齊王的千金賭注。於是田忌把孫臏推薦給了齊威王,才有了齊國後來的強大。(出自《史記·孫武傳》)
很多人都知道東漢文學家孔融讓梨的故事,事實上他小時候不僅十分寬厚,懂孝悌,而且十分聰慧。他十歲的時候,隨父親到洛陽。當時做司隸校尉的李元禮名氣很大,到他家去的人,都是些才智出眾的人、有清高稱譽的人以及自己的親戚才被通報。孔融到了他家門前,對看門的人說:「我是李府君的親戚。」通報上去之後,孔融上前坐下。李元禮便問:「你和我有什麼親戚關係?」孔融答道:「過去我的祖先仲尼曾經拜您的祖先伯陽為師,所以我和您是世世代代友好往來親戚關係。」李元禮和他的那些賓客沒有不對他的話感到驚奇的。太中大夫陳韙後來才到,別人就把孔融說的話告訴給他聽,陳韙說:「小的時候很聰明,長大了未必很有才華。」孔融聽後說:「我猜想您小的時候一定很聰明吧。」陳韙聽了感到非常不安。
頤和園長廊彩繪:孔融讓梨。(Shizhao/Wikimedia Commons)
三國時文人張舉任句章縣令時遇到一件案子:妻子因有外心殺死了丈夫呂正,然後放火燒屍,並詐稱丈夫是死於火災。呂正的弟弟呂良報官,張舉趕到現場,見呂正已被燒焦,便命衙役將焦屍的嘴掰開細察,發現其中並無灰燼。張舉於是命人取兩口豬做實驗,將其中一口豬殺死,然後點燃柴禾。實驗結果證明失火時煙塵炭末死人不可能吸進口中。案情大白,呂妻被捕歸案。這就是有名的「燒豬斷案」。(出自《折獄龜鑑》)
清朝的順治帝在其親政的10年中,嚴於律己,勤於政務,採取了一系列利國利民的政策。他能夠體恤百姓疾苦,比如在重新修建乾清宮一事上,接受大臣的建議,將工程錢糧都用在了賑濟受災的百姓身上。同時告誡諸王和大臣們今後的飲食和娛樂也要從儉,對於富戶願意出糧捐助百姓的,國家可以給予獎勵。此外,順治繼續採取輕徭薄賦,與民生息的政策,廢除了前明萬歷時期增加的多餘賦稅。對於受災地區的賦稅則予以免除。然而,人間的富貴並沒有讓順治感到太多的快樂,他對佛學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先後邀請一些著名僧人到皇宮講經。他曾說自己的前身一定是僧人,因此「每次來到寺中,徘徊久久不願離去」。24歲時,順治病逝,他生前要求死後實行火化,行法事。
孟子曾言:「是非之心,智之端也。」無論是入世之人的智慧,還是出世佛家的大智慧,「善的智慧」深深植根於中國傳統道德中。而這樣的智慧一直閃耀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在每一個歷史時期,我們都不難發現它的蹤跡。@*#


阿彌陀佛的意思
中國本來沒有「佛」這個字,是佛法傳到中國之後才造的新字,翻成中文就是「覺」的意思。人的智慧圓滿、福德圓滿就是「佛」,也稱為兩足尊。兩足不是指兩隻腳,而是福慧兩足,兩種圓滿的意思。
有「覺」就有「不覺」,「不覺」是凡夫,是指沒有聽過佛法或剛剛開始修行佛法的人;「覺」是聽了佛法,如法修行而且已經實證理體的人,例如菩薩。菩薩是覺悟的有情眾生,所以叫作「覺有情」;因為是正在行菩薩道的眾生,所以又叫作「大道心眾生」。另外還有菩薩摩訶薩,那是初地以上的大菩薩。
覺的層次有自覺、覺他、覺行圓滿。自覺是自己已經覺悟,知道「我」是五蘊所構成,是無常、無我、空的,因此斷煩惱,證得涅槃。覺他,是自己覺悟了,同時也幫助眾生覺悟。自覺的人,就小乘來講,是阿羅漢,菩薩是自覺覺他,而佛不僅自覺覺他,


下面解釋這個“佛”字。“佛”是梵語,全稱為“佛陀耶”,中國人簡稱為“佛”,翻譯為“覺者”。佛有三覺:自覺、覺他、覺行圓滿。這個“佛”字,大家可能最清楚不過了,比較清楚,但真正清楚含義者寥寥無幾。誰能說我知道什麼是佛?
  自覺。我們凡夫是不覺,愚癡顛倒,執妄為真,流轉於生死。佛已經自覺,徹底了斷生死。這和凡夫不同。自覺而不能覺他,屬於小乘。什麼叫小乘呢?就像一個車,它只能載著自己或少數人走,更多的人它載不動,這為小乘。
  有的人說我學大乘——對這個大乘和小乘的意義,我的理解不同。小乘就是大乘的基礎。實際上佛法應不應該分大乘和小乘?是不應該分的。它本來就是一乘,或是說一乘也沒乘,是無上乘。但為什麼又分成小乘和大乘呢?主要是方便說。就是說你沒有小乘哪兒來的大乘,是不是?有了小乘才彰顯了大乘。
  所以說小乘實際上是很重要的基礎,千萬不能忽視。甚至有的去誹謗,說:你修小乘法,這都是不正確的。南傳也有菩薩道,南傳一些戒法,一看人家裡面講的全是大乘的意思,一點不次於我們。我們有時候說自己是大乘,人家是小乘,這個說法不正確。
  佛法即是一個,它不是兩個。就像一個蘋果,既然是蘋果,就有紅的一面和綠的一面,這才成為一個主體。它不可能光有紅的,沒有綠的,光有外皮,沒有內瓤,它都得圓滿。只不過說法不同,在這一面說是紅的,在那一面說是綠的,只是說法不同而已。
  覺他。自覺而不能覺他屬於小乘。覺他屬於菩薩,不但自己覺悟,還能發心利益一切眾生,教化一切眾生,令一切眾生也能覺而不迷,修六度萬行,這是行菩薩道。
  覺行圓滿。佛自覺圓滿,覺他圓滿,所以叫覺行圓滿。這不同於菩薩,菩薩是覺行還沒有圓滿。
  簡略說,“自覺”就是自己已經覺悟。“覺他”,能夠讓他人覺悟。“覺行圓滿”,就是所證的果位,所明的道理已經究竟圓滿。而阿羅漢具自覺之一,菩薩具自覺、覺他兩種,只有佛具有三覺。
  佛三祇修福慧,百劫修相好,福慧圓滿具足。三覺圓,萬德具,方名為佛。佛修多長時間?三大阿僧祇劫修福慧,百劫修相好,最後福慧才具足圓滿,得這麼長時間。


自覺覺他和覺行圓滿
感恩光體感謝本體。
      依佛經的內容自覺即是禪宗所說的明心,覺他即為見性,覺行圓滿則是明心見性達成圓滿性,具足智慧的理和事的圓滿,能夠自利他利皆理知無無明事行無障礙的達成,要修到能夠覺行的圓滿,表達理和事的無無明無障礙程度,絕非一蹴即成,必須一步一腳印的按步就班,依佛所開示教導的正道正法,作為如實的精進修持與修行方能達成,若心有猶豫不決,心志不堅,未有遇到明師或有不信佛之所說者,皆不能受惠到智慧的真理,因此無法破除無明與障礙,如有不幸,恐有增長無明所知障,影響到生生世世難以解脫。
     自覺,覺他和覺行圓滿,本身即有層次上的不同,亦是每一個修持修行者,必定會有此經過的過程,以自覺而言,是每一位修行者必經的初期階段,若不能達成時,後面的兩個皆段即無法進階與修持,雖然自覺是屬於初期必修的階段,但卻是最基本最重要能達成覺他與覺行圓滿的根本基石,所以不可輕忽待慢之,即使思想心清楚明暸自覺的重要性也是成佛的關鍵所在,卻往往心有餘力不足,因為在修持的過程中,會因自己的因素及外在周遭種種影響與干擾,以致難以如願的達成,因此會感到困難重重,一般之人即易生灰心而退縮不前,甚至半途而廢不再修持與修行。
     自覺即是修明心,一般宗教人士認為自覺是阿羅漢的層次,阿羅漢的自覺非屬於形而上智慧,此處所說的自覺生出明心,非阿羅漢的自覺可相提並論,亦非他人所認為七住位的明心,七住位的層次實際上思想對自身內本體意還是不太明,未有達成真正心心相印的程度,故非真的明心,因此不可以稱作有自覺的心,此處所講的明心非指明白外在他人思想心,而是指明白自身內的自性本體心,因為眾生的思想心滿腦子所裝的都是無明與煩惱障,意識是多重且複雜化到亂七八糟,不僅讓人很難理解而且是越理越亂多變到無法捉摸,若以思想心去接收他人紛亂的思想意,即很容易沾染到對方的障礙意,會跟著生出無明與煩惱,代表思想所修的是通的能力,通的境界與能力本身即是有無明與障礙,因此很容易受到牽引而想接收及了解他人的思想意,豈知反落入對方有的無明與障礙漩渦中,導致深受其害無法解脫,如果修明心非是要接收外在的意,而是一心往內接收自性本體的智慧意,與自性本體生成有心心相印的達成,這樣不但不會有無明與障礙,反而會受惠到本體的智慧提昇與教導,得到障礙解脫與無明的破除,色身思想依自性本體的意去作表達,就不會製造無明的因果業力。
     覺他即見性,見性的目的是為了要能圓滿配合為自性本體所用,所以覺他不是為了覺外面眾生的他,而是要圓滿自性本體的智慧義理,並修成有自性本體的生命之光來進階修成佛道,因此會跟修本體的事性有關,所以思想心會往內作深入的修持與修行,否則無法達成覺他的圓滿性,未來即無法達成想要度化眾生的行願力,若覺他不圓滿即無法進階修成佛道,當自覺的明心達成具足後,所再進階修成的見性即不會因無明生出障礙,故以明心為智慧的理知,以見性為智慧的事性受惠,當修到明心見性具足時,即會有理有事的離一切相,所以不會障礙眾生也不會受到沾染的被障礙,反而能配合本體有的智慧理和事利益眾生,使眾生解脫無明與煩惱障,是以自覺的明心稱為理部眾菩薩位,覺他(知層次論)的見性稱為事部眾菩薩,是有理有事的明心見性。
     在心心相印自己的自性本體圓滿為基礎後,方有能力修對外的覺他,明暸眾生內與外生命靈體的真實意與所修的層次論,能針對眾生真正的問題與所需給予實質的幫助與利益,而不會行使無明的慈悲來障礙眾生,並且不會受到沾染及被障礙,因為是以智慧作為表達之故,色身能如此無障礙的行使和表達,皆是以自性本體的知與能,作為配合性的表達所致。
     覺行圓滿,是在自覺與覺他的修成圓滿時,才能再進階的修行,覺行是屬於佛的層次在修行,因為菩薩本身智慧還有不足之處,仍有無明所知障須破除與斷盡,事亦有不足與不能未能達成盡意的行使,故所修的內容重點是在增長自己的智慧理和事而非行使他受惠,因此思想所修的是諸法無我,不是自己在行事,而是配合自性本體的應(運)用作為對外表達,真正有能力自主性的對外表達與行事,是真佛才具有的能力,真佛本身是具足智慧道與解脫道的能力,能將眾生的無明行漏盡及障礙的解脫,使眾生生命層次得到淨化與轉化的提昇,若要能達成真正覺行圓滿的他受惠,即是真如來有的能力。感恩光體感謝本體!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