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即農耕;戰,即作戰。主要目的是實現兵農合一,既保障國家的經濟力量,又保障國家的軍事力量。春秋戰國時代,奴隸制日趨沒落,封建地主階級們通過“耕戰”,在各國陸續取得政權。耕戰思想就是說經濟思想是為強國服務、為戰爭服務的經濟思想。韓非子中有關於耕戰的大量描述。春秋以前,只有貴族才能從軍,因此戰爭具有禮儀性質或者說遊戲性質;戰國以後,戰事日漸慘烈,從貴族戰爭演變成為全面戰爭。耕戰制度也就是隨著奴隸制度的瓦解而出現的,主要是黃老道家與法家人士倡導。最著者則是商鞅、韓非,他在秦國建立的二十等爵制度就是對耕戰的保障。戰國之前,沒有純粹的農民,軍人皆是貴族;耕戰制度建立後,農民成為國家的主體,貴族多由軍人...
-------------
耕,即農耕;戰,即作戰。主要目的是實現兵農合一,既保障國家的經濟力量,又保障國家的軍事力量。春秋戰國時代,奴隸制日趨沒落,封建地主階級們通過“耕戰”,在各國陸續取得政權。耕戰思想就是說經濟思想是為強國服務、為戰爭服務的經濟思想。
韓非子中有關於耕戰的大量描述。
春秋以前,只有貴族才能從軍,因此戰爭具有禮儀性質或者說遊戲性質;戰國以後,戰事日漸慘烈,從貴族戰爭演變成為全面戰爭。耕戰制度也就是隨著奴隸制度的瓦解而出現的,主要是黃老道家與法家人士倡導。最著者則是商鞅、韓非,他在秦國建立的二十等爵制度就是對耕戰的保障。戰國之前,沒有純粹的農民,軍人皆是貴族;耕戰制度建立後,農民成為國家的主體,貴族多由軍人出身。秦國即憑藉強大的農民生產體系、全民皆兵以及戰爭鼓勵制度,從而橫掃六國。
耕,即農耕;戰,即作戰。主要目的是實現兵農合一,既保障國家的經濟力量,又保障國家的軍事力量。春秋戰國時代,奴隸制日趨沒落,封建地主階級們通過“耕戰”,在各國陸續取得政權。耕戰思想就是說經濟思想是為強國服務、為戰爭服務的經濟思想。
春秋以前,只有貴族才能從軍,因此戰爭具有禮儀性質或者說遊戲性質;戰國以後,戰事日漸慘烈,從貴族戰爭演變成為全面戰爭。耕戰制度也就是隨著奴隸制度的瓦解而出現的,主要是黃老道家與法家人士倡導。最著者則是商鞅、韓非,他在秦國建立的二十等爵制度就是對耕戰的保障。戰國之前,沒有純粹的農民,軍人皆是貴族;耕戰制度建立後,農民成為國家的主體,貴族多由軍人出身。秦國即憑藉強大的農民生產體系、全民皆兵以及戰爭鼓勵制度,從而橫掃六國。
---------------------------------
秦國崛起的基礎:商鞅變法獎勵耕戰刺激秦人血性
2016年10月17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37 次
  公元前 359年,秦國開始實行商鞅變法。其中最重要的措施又是實行「軍功爵」,以上繳殺敵首級作為晉爵受獎的依據。士兵斬殺一個敵方軍官馬上可晉一級爵位,這使秦國軍隊的士氣馬上有了極大的提升,在河西一戰便將魏國軍隊斬首 8萬級。據記載,秦兵衝鋒時全不顧性命,一心要取對方首級。立軍功者能陞官晉爵,又刺激了更多的人投軍並拚命殺敵如此循環,秦軍愈戰愈強,成為一支東方諸國喪膽的虎狼之師。
  商鞅變法奠定了後來秦朝統一華夏的基礎,以斬首記功也導致了戰爭的殘酷性。在春秋時期和戰國前期,軍隊大多實行「世卿世祿」的官制,軍官的兒子繼承軍官的位置,下層士兵永遠是士兵。戰國時期軍事力量最強的魏國,士兵斬殺一個敵人得到的只是八兩銅,改變不了自己的地位,這樣當兵者打仗就沒有積極性。到了戰國後期,秦國採取了商鞅提議的「軍功爵」制度,實質是用經濟利益來刺激士兵的作戰積極性,這使過去經濟落後於中原的秦國迅速變成戰國中的頭強。
  按商鞅變法的規定,士兵殺一個敵人軍官就能升一級,殺一個兵也有重賞。這樣,秦國的下層平民有了用戰功改變自身地位的希望,軍人也成了最榮耀的職業,整個秦國社會變成一個極端尚武的戰爭機器。這種措施導致秦國能完成華夏統一,同時也有殘酷的負面影響。人們以斬首級計賞,必然導致濫殺嚴重。
  從商鞅變法至統一實現的 130多年裡,秦軍十幾場大戰中統計的斬首數便達 190萬級,其中定有不少是處決俘虜或對他國百姓「殺良冒功」。中國的華夏大地雖然實現了統一(少數民族地區除外),在統一戰爭中列國的人口卻至少下降了 500萬。這說明以殺人頭論賞的方式雖然能刺激作戰積極性,卻導致了眾多的屠殺和人口減少。在幾十年時間裡,各國畏於屠殺,對秦國的抵抗變得十分頑強。秦國在統一戰爭的最後幾年,宣佈實行「獻城不殺」,才順利進軍完成統一。
  公元前 221年,秦軍征服了大陸最東端的齊國,最終實現了「以兵滅六王,並中國」,首次建立了一個以「中國」為稱號的民族國家。
  秦朝始皇帝建立的中央政權僅存在了 15年,便在全國起義的烽火中一炬成灰。在秦朝統一後的短短十幾年內,陳勝、吳廣帶領 900名壯丁揭竿而起,原先被征服的各國紛紛起兵造反。此時,秦朝原來的控制區內的老百姓也沒有了踴躍當兵打仗的積極性。原先強大的秦國變得虛弱不堪,劉邦率領的起義軍突破函谷關後只有四十餘天,便長驅直入首都咸陽,最後一個秦王竟找不到軍隊可以抵抗,只好在脖頸上掛上傳國玉璽投降。
  「秦政暴,二世而亡」,成為多數古代史家的共識。如果仔細分析,秦朝統一戰爭的勝利是出於變法後刺激士氣的經濟原因,秦朝成為一個短命王朝也是由於經濟原因 商鞅變法後的秦國,在逐步併吞六國的一百三十多年間還一直將耕戰結合,出征如同弓箭般一張一弛,一次大戰後都要休整補充幾年。秦律令曾規定,男子都需服兵役,當兵兩年可回家,此後每年再服一個月勞役,非特例不再從軍,這使本國經濟在戰時還有所發展。秦始皇在統一後好大喜功,不注意算經濟賬,兵役勞役大大超過此前,竟達到後人所稱「力役二十倍於古」的程度。無限度的經濟搾取,又引來全國性的起義戰爭,最終埋葬了秦王朝。
  後來漢朝吸取了秦朝的教訓,對內減輕了農民稅收(劉邦宣佈「十五稅一」,改變了秦朝的「稅其大半」),才迎來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百年以上的內部和平時期,只是對外族還進行著戰爭。
  縱觀人類的戰爭起源和發展,人們可以看出,是經濟原因導致了戰爭,原始社會的戰爭又最殘酷。進入奴隸社會後,社會再進入封建社會,儘管人類的戰爭手段在發展,殘酷性卻有所下降。戰爭中由抓人當食物變成抓人當奴隸,再變成征服人交糧交稅,這表現戰爭由純粹的野蠻性逐步增添些文明因素。這種戰爭形態的變化,是經濟形態變化的產物,同時也表明人類的文明程度在不斷提升。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