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敗亡前 產生彌賽亞情結

更新時間 : 2012-05-04 11:18 AM 

【新唐人2012年5月4日訊】(中央社倫敦4日法新電)1942年一項祕密評估今天公諸於世,指出當二戰轉向對德國不利時,獨裁者希特勒(Adolf Hitler)產生「彌賽亞情結」(Messiah Complex),心思逐漸被「內部的敵人」猶太人占據。

這份顯然未於二戰期間公開且直至近日才被挖掘的英國情報報告發現,當戰敗的可能性升高時,希特勒逐漸產生「猶太人恐懼症」。

這份戰時分析由英國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公開,報告委託人為社會科學家艾布蘭(Mark Abrams),撰筆人為艾布蘭的同事、劍橋學者麥克克迪(Joseph Maccurdy)。

艾布蘭是市場研究與意見調查的全球知名先驅,二戰期間與英國廣播公司(BBC)海外宣傳分析單位及心理戰部門合作。

劍橋歷史學家安東尼(Scott Anthony)表示:「在報告撰寫期間,戰爭態勢開始對德國不利。」安東尼對艾布蘭進行研究,因而使這份報告自艾布蘭家族收藏中重見天日。

安東尼提到:「情勢丕轉後,希特勒開始將焦點擺到德國內部。文件顯示,英國情報單位察覺到這項發展。」

他指出:「麥克克迪體認到面對大勢已去,希特勒將焦點放在『內部的敵人』-猶太人。」

安東尼說:「現在我們知道『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已經展開,這份報告讀起來就饒富興味。」最終解決方案指的是納粹德國針對歐洲猶太人的系統化種族滅絕計劃。(譯者:中央社蔡佳伶)

「彌賽亞情結」的圖片搜尋結果

彌賽亞在猶太文中 指的是救世者的意思
彌賽亞情結指的就是救世者情結
簡單說 就是弱者在無助的情況下
而把希望寄托在一個英雄 一個聖人 一個救世主 或者說 一個獨裁者身上
這就叫做彌賽亞現象
有些宅男很宅 想女人 又無助
心中就有可能會期待會有一個女生
風騷又愛她 就像女神一樣~~~而且最好沒交過男朋友
這就是典型的彌賽亞現象
經典的相關作品有
新戀愛白書
幸運女神
東京大學物語
總之 因為以前我很宅 漫畫看的多
也真的以為女生都是這樣的
當然 隨著年紀漸長 有些事情是一點一點知道真相的
就像是說我們常常看到的劇情
某爛到不行的男人
旁邊卻有一個不離不棄的好女人
問她未什麼不分手的理由是
”他需要我,沒有我就活不下去,我一定可以幫助他站起來的”
這一類的話
彌賽亞情結的主格是在
伸出援手提出幫助的人
也就是說
只要看到有需要幫助的人
(或者是他個人認為 去需要幫助的)
就會義無反顧的伸出援手
這樣的人是標準的好人對不對?
不過最大的問題在於兩個
一個是,他可能無視於對方的需求
一味的把自己的價值觀加在別人身上
可能對方根本就不需要這樣的幫助。
另一個是,他可能無視自己的情況去幫助別人
假如你女朋友是個正妹(假如而已)
那你很喜歡她
可是她又劈腿又愛耍脾氣又愛花錢
正常的情形之下大部分的男生都受不了的吧?
如果這時候別人勸你分手你的回答是~
”可是她偶爾還是對我很好的呀~我相信他會知道自己做錯的”
”我願意用我的愛去改變她”(可是女朋友還是跟別人多P)
這種不知道是被虐狂還是怎樣的可悲心態
就是彌賽亞情節的典型例子,他比較常發生在家暴婦女身上‧‧‧

===================

記得一位俄國先知說過︰“十月革命開闢人類歷史新紀元”。在俄羅斯人看來,十月革命一開始就以人類和世界的名義,開創新紀元。如同托洛茨基所說的︰十月革命完成了一次歷史性轉換,俄國不再是西歐資本主義的仿效者,而是世界歷史的引領者,在布爾什維克領導下消除人類躁狂精神病週期性發作的悲劇,並為人類最高的文明奠定基礎。
十月革命宣告了沙俄時代彌賽亞救世精神被徹底粉碎,從此誕生了神聖的、偉大的,不僅拯救俄羅斯,而且拯救全世界的彌賽亞主義。人類最大的烏托邦實驗開始在世界上最遼闊的土地上進行,持續了幾乎一個世紀,一半人類被深深地捲了進去,其中包括佔人類四分之一的中國人。不僅無數的俄羅斯人曾經相信十月革命已經真正地解決了俄羅斯的歷史命運和使命,為人類解放事業開闢了通向人間天堂的康莊大道,而且世界上有一半的人也都認為,十月革命所開創的人類解放的道路,是最後的鬥爭,它將一勞永逸地解決俄羅斯的問題,解決全人類的問題。蘇俄一度成為全世界被壓迫階級和被壓迫民族的精神祖國,不但獲得了居里夫婦、愛因斯坦、畢加索、羅曼·羅蘭等成千上萬名西方傑出人士的神往,而且更是人類的希望所在。
十月革命和俄罗斯的弥赛亚情结 <wbr> <wbr>雲山林
歷史就這樣以她的詭異推進了俄羅斯人的天命意識和彌賽亞主義。俄羅斯是世界最動盪、最痛苦、也是世界上最適合奏響烏托邦狂想曲大舞台。正如普希金感嘆的:上帝就像俄羅斯一樣憂鬱,上帝一直在註視著俄羅斯!俄羅斯文化有一種普世原則,是和西方的個人主義、功利主義、自由主義相對立,俄羅斯的使命就在於把這種理念推廣到全世界。被魯迅稱為人類靈魂的偉大審問者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概括,最能體現俄羅斯人對彌賽亞情結的感悟:真正偉大的民族永遠不屑於在人類當中扮演一個次要角色,而是一定要扮演獨一無二的角色,一個民族若是喪失了這種信念,它就不再是一個民族了。蘇聯哲學家別爾嘉耶夫更進一步地指明︰俄國人的理念不是文明的理念,是一種終極關懷式的普遍救世理念。可見彌賽亞情結作為一種文化已經滲透在俄國人尤其是知識分子的血液當中,甚至延伸到20世紀的十月革命和冷戰過程。
俄羅斯人的這種彌賽亞情結由來已久。彌賽亞是俄羅斯精神的象徵,貫穿俄羅斯千年發展史,有著深厚的宗教基礎和政治依托。我們常說,俄羅斯有大國沙文主義思想,大俄羅斯主義思想。究其根源,與拜占庭東正教有關,與彌賽亞有關。東正教這個單詞從希臘語譯成俄語,意思就是正確的學說。而彌賽亞來源於古猶太語,從《舊約》的受膏者演變而來,意為一個人頭上被塗了膏油,就是被上帝選中的人,便負有特殊的使命,後來這個詞就有上帝選定去救世、普濟天下的意義。從歷史的演變來看,俄羅斯人把自己看作希臘文明、羅馬文明到拜占庭文明的真正傳人。俄羅斯以第三羅馬自居,自稱莫斯科是第三羅馬,它將代表上帝在地上行使救世使命,負有重新恢復基督教世界統一,成為整個基督教世界政治中心的重任。俄羅斯認為自己是東正教的惟一捍衛者,西歐文明是對東正教的損害和叛離,俄羅斯這個最虔誠、最堅定的民族被上帝選定為神選民族,被賦予使命與力量來拯救人類,是全人類的彌賽亞。當人類出現危機的時候,彌賽亞民族將起到擎天柱的作用。在宗教層面,俄羅斯自詡是正宗基督教的繼承人和拯救者,在精神層面,俄羅斯相信其民族的文化思想是拯救世界的精神武器,俄羅斯天生就是要用自己的思想解救人類的。
彌賽亞情結在精神和宗教層面之外,還強化了現實的政治功能,即在政治層面上,俄羅斯還要拯救其它國家和解放全人類,並努力把這種理想付諸實踐。從第三羅馬到第三國際,從莫斯科王國到蘇維埃共和國,從彼得大帝到列寧、斯大林,國家和領袖的彌賽亞意識都非常顯著,而且在十月革命後許多高層領導人中表現得尤為強烈。列寧曾在十月革命後與老戰友索羅蒙發生過一次經典的烏托邦辯論。索羅蒙對列寧說,布爾什維克和十月革命給俄國造成的和將要帶來的,是一場不折不扣的烏托邦,列寧以他特有的雄辯回答:這裡沒有任何烏托邦,而是正在建設社會主義國家。俄羅斯是第一個實現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問題還不在於俄羅斯,我們正在通過這個階段走向世界革命。如果通俗地解釋列寧的話,意思就是蘇維埃真理不僅可以在一個國家獲得成功,因為就其救世的性質而言,它可以擔當世界的拯救者。
十月革命和俄罗斯的弥赛亚情结 <wbr> <wbr>雲山林 列寧在第三國際會議上的演講
那時最令布爾什維克領導人感到欣慰的是,第三羅馬和第三國際沒有什麼實質的不同,第三羅馬沒有實現的願望第三國際都實現了,他們認為第三國際也是一個神聖帝國,第三國際不是國際的而是俄羅斯的。在法共的一次黨代會上,一位法國代表說:馬克思說工人階級沒有祖國,這句話以前是對的,但現在不對了,他們現在有祖國了,那就是俄國,那就是莫斯科,工人階級應當保衛自己的祖國。後來這些話登在《真理報》上,當時讓許多俄國人痛哭流涕,覺得彌賽亞理念真的實現了。在這裡,俄國人的彌賽亞和無產階級的彌賽亞是相同的。俄國的彌賽亞主義將在全世界實現,它以自身的價值對抗著西方的資本主義。
俄羅斯的這個情結,以列寧等人的布爾什維克意識形態在全世界的傳布為代表。美國人最早看出這一點,他們說俄羅斯人幻想自己在世界上起一種什麼作用或者使命,喜歡教訓別人,給別人指出某種新的道路甚至拯救世界。美國《紐約時報》於2007年披露了美國共產黨向紐約大學捐贈了大批鮮為人知的歷史文獻。其中包括美國共產黨的創始文件、使用的密碼、來自莫斯科的秘密指令、列寧像章、照片和有關黨員行為準則等。1919年9月18日,美共執行秘書魯滕貝里在美國共產黨芝加哥會議後寫道:共產黨的成立已是既成事實。美國共產黨最初是一個地下革命組織,後來按照莫斯科的指示加入人民陣線後,獲得極大成功和聲望。列寧對美國革命感到著迷,聲稱美國在某些方面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列寧十分希望布爾什維克革命儘早降臨美國,並指示第三國際干預美國革命。所以文件中還有布哈林和蘇軍總參謀部別爾津將軍聯署的一封信,指導美國人該如何採取行動,命令美共敦促士兵和水兵煽動反軍官情緒並向工人提供武裝。要求美共建立戰鬥組織,以奪取國家的控制權,顛覆政府,建立無產階級專政政權。列寧還把救世的眼光投向歐洲,但是匈牙利和德國的革命遲遲沒有爆發,當時布爾什維克所希望的整個歐洲一起爆發革命,沒有實現,列寧最後把眼光轉向非西方國家,轉向東方,尤其是印度和中國這兩個大國,在中國建立第三國際支那支部,這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最早的一個組織。1919至1943年,蘇聯建立的第三國際,57個國家的共產黨都成為它的支部。莫斯科的第三國際成為俄羅斯在全人類實現彌賽亞主義的世界中心。
列寧去世後,俄羅斯的彌賽亞主義由斯大林等人加以發展。隨著十月革命、二戰這幾個歷史時期不斷向前延伸,最終形成了斯大林等蘇共領導人獨特的彌賽亞情結。蘇聯共產黨在共產國際中發號施令,以老子黨自居,在社會主義陣營裡舞動指揮棒。毛澤東也曾憤憤地說︰“他們是老子黨”,以發洩對他對蘇共以老子黨、以救世主自居,壓制中共的強烈不滿。近代的許多重大事件,如二戰後建立華沙條約組織和經濟互助委員會控制東歐國家、1956年斯大林處理匈牙利事件和1968年對待布拉格之春、1962年赫魯曉夫搞的古巴導彈危機、1979年勃列日涅夫出兵阿富汗等,無一不是俄羅斯彌賽亞情結在作怪。
十月革命和俄罗斯的弥赛亚情结 <wbr> <wbr>雲山林 華沙條約組織
其實在斯大林和蘇共的許多領導人的眼中,領導十月革命的列寧才是俄羅斯人的彌賽亞,是俄羅斯民族的救世主,也是全人類的彌賽亞、救世主。無論托洛斯基還是布哈林,斯大林、赫魯曉夫、勃列日涅夫、戈爾巴喬夫和普京事實上都是極崇拜列寧的。對於列寧,斯大林有一個評價讓全世界為之動容。斯大林說如果把彼得大帝和列寧相比,那麼彼得大帝是滄海一粟,而列寧是整個大海。列寧的彌賽亞主義對世界的影響太大了,彼得大帝只是發展了自己的國家,列寧才是毛子歷史上的千古一帝,這句話表現了斯大林無比強烈的彌賽亞情結。
在蘇共所有領導人中,也只有列寧和斯大林的彌賽亞情結最為強烈。因為列寧和斯大林都是牧師家庭出身,東正教的彌賽亞意識奔湧在他們的血脈之中。斯大林直接當過牧師,列寧的民主集中製則完全克隆了基督教的組織製度。列寧、斯大林等人克隆了教會組織成熟的管理框架來組織隊伍統一思想。布爾什維克像教士劃分教區一樣,按片、按單位建立自己的基層組織:小組和支部確定組織人支部書記(神甫、牧師);建立信仰布爾什維克主義(耶和華、上帝);確立經典《共產黨宣言》、《資本論》等(聖經),樹立先知和領袖馬克思、列寧(大衛、耶穌);思想灌輸學文件(講經);宣傳動員群眾(傳播教義);組織發展黨員(信眾);日常維繫定期過組織生活(做禮拜);思想交流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懺悔與疏導);像徵性儀式入黨宣誓(洗禮、祈禱);思想標誌鐮刀和鐵鎚(十字架);民主集中製(長老集體議事、分工負責制)等。鮮明的旗幟、嚴密的組織保證了布爾什維克最終的勝利,同時也完成了把東正教對彌賽亞的期待,轉變成為俄羅斯要自覺自願地肩負起彌賽亞拯救民族和全人類苦難的責任。
強烈的彌賽亞情結使十月革命後的人類社會出現一個奇觀:國家領導人和政黨領袖的畫像懸掛在一切公共場合裡,在所有會議上,在所有的廣場上,在所有的家庭中,耶蘇和聖母瑪利亞都沒有這種殊榮。在蘇俄,起初是懸掛的畫像是列寧和托洛斯基,後來是斯大林。最早風靡在蘇俄,而後蔓延到東歐、中國、朝鮮、越南、古巴等。這種個人崇拜的深層次根源就是來自於俄羅斯的彌賽亞情結。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國際歌唱的是從來沒有救世主,而另一首紅歌卻高唱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俄羅斯的彌賽亞情結終於在不同的國度找到了它生長的土壤。
如果說十月革命是二十世紀初世界歷史最重大的事件,從而根本改變了許多國家人民的命運。那麼,是不是也可以說,俄羅斯的彌賽亞情結至今還是許多民族揮之不去的百年夢魘。

====================

曾國藩不是不想當皇帝 但知咸豐已設防
2016-02-24 21:51:46

0CT1XR000CT1XR020CT1XR05  
1851年(咸豐元年)1月,洪秀全、楊秀清等人在廣西桂平金田村組織起事。5月,曾國藩在劉蓉、羅澤南等人的推動下,上《敬陳聖德三端預防流弊疏》批評咸豐。咸豐帝還沒有讀完,就憤怒地將奏摺摔到了地上,立刻召見了軍機大臣要定他的罪,若非祁寯藻、季芝昌等人苦苦為他求情,曾國藩很可能陷於不測之罪。
年輕的咸豐一直和曾國藩在較量
洪楊鬧事,遇到曾國藩母喪,咸豐帝並未因為朝廷正缺人,而奪情讓曾國藩留用,而是樂意他停職留薪,回去守孝。
也是洪楊一役救了曾國藩,太平軍在南方鬧得越來越凶,現有的八旗、綠營軍卻不堪一擊,這時,朝廷才想起曾國藩在老家湖南,可以讓他在湖南辦團練。
太平天國起義
清廷頒發獎勵團練的命令,力圖利用各地地主武裝來遏制太平軍勢力。朝廷給編制不搭糧餉,得了精兵又不拖累財政,一舉幾得。這,讓在本土作戰的曾國藩抓住了機遇,他因勢在湖南一帶,依靠師徒、親戚、好友等複雜的人際關係,建立了一支地方團練,稱為湘勇。
1853年8月,曾國藩獲准在衡州練兵,「凡槍炮刀錨之模式,帆檣槳櫓之位置,無不躬自演試,殫竭思力」,並派人赴廣東購買西洋火炮,籌建水師。在團練湘勇期間,他嚴肅軍紀,開闢新的軍隊,他先後將5000人的湘勇分為塔、羅、王、李等十營,先後將團練地點由長沙遷至湘潭,避免與長沙的綠營發生直接矛盾。
湘軍
曾國藩和手下的大佬,都是有錢的主,正圖沒機會建功立業。玩文職,沒有裙帶關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而拼軍功,靠的是鐵血征程就怕豁開性命不怕一身剮,文人照樣可以上馬殺敵。曾國藩把這些敢「扎硬寨、打死仗」的親朋好友聚在一起,打出了「湘軍」大旗,烈烈迎風,奔襲不疲。
書生治兵,難免失利。曾國藩首戰長沙銅官渚,遇到太平軍悍將、石達開的哥哥石祥禎,結果一對陣敗局已定,曾國藩羞愧得連番跳水。後來,在湖口,當44歲的曾國藩遇到24歲的石達開,也是一敗塗地,跳水被救。
靖港和湖口的兩番失敗,反映了曾國藩「長於策略,短於指揮」,但,曾國藩處理得很好。他連給皇帝上了兩份奏摺:一份是《內河水師三獲勝仗折》,一份是《水師三勝兩挫外江老營被襲文案全失自請嚴處折》。他在奏摺中,改「屢戰屢敗」為「屢敗屢戰」,無疑是一種軍事戰略上的完勝之道。
天京城外,湘軍與太平軍在長江交戰
再後來,曾國藩攻破天京,成為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的最大勝利者。王闓運出場了,向座主兜售帝王術,希望他改回漢人的天下。
曾國藩猶豫過,但還是拒絕了。他不是不想當皇帝,但他所接受的儒家思想制止了他,他不想天下的老百姓再為權力之爭付出血腥的代價,他怕手下的這幫兄弟再造他的反,他顧慮與清廷一戰沒有勝券在握,當然他也會想到他文弱的兒子們難保將來不被他強勢的九弟曾國荃做掉,取而代之。
曾國藩與曾國荃兄弟
曾國荃跟著哥哥曾國藩一路殺過來,是湘軍中著名的悍將,因善於挖壕圍城有「曾鐵桶」之稱。他因絞殺太平軍有功,被咸豐帝封為「偉勇巴圖魯」和一品頂戴。1864年(同治三年)7月,湘軍破太平天國的天京(南京),對無辜平民展開屠殺與搶掠,平民死傷無數,南京人稱曾國藩、曾國荃兄弟,哥哥為「曾剃頭」,弟弟是 「曾屠戶」。這一點,曾國藩也是不無顧忌的。
當然,清廷對他一直在設防,也擔心這個受咸豐貶黜、險些砍頭的漢人,擁兵自重。咸豐四年,曾國藩在銅官渚水戰中被太平軍擊敗,七月二十五日,重整水陸各軍後,出師攻陷岳州。十月十四日取武昌。咸豐帝大喜過望,令曾國藩署理湖北巡撫。
然而,曾經在咸豐那次要治曾罪中為他苦苦求情的大學士祁嶲藻進言,稱「曾國藩以侍郎在籍,猶匹夫耳,匹夫居閭里,一呼,蹶起從之者萬餘人,恐非國家福也。」咸豐帝收回成命,僅賞曾國藩兵部侍郎頭銜。其實,這頂帽子早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曾國藩就戴過。曾國藩不是不想當皇帝 但知咸豐已設防 - 壹讀 - https://goo.gl/b4khyY

===============================

彌賽亞情結
迦南 迦南 2010-07-07 10:53:56
曾經在密執安州的名叫依西蘭蒂的城市中,至少有三位耶穌基督,他們都是當地精神病院裡的妄想症病人,都以為自己是耶穌基督。他們的醫生羅基奇花了兩年的時間治療這三位病人,試圖把真實的世界帶入到他們的狂想世界之中。整個療程非常辛苦,卻幾乎毫無成效。最後,羅基奇決定大膽嘗試一種治療方式。他將這三個病人關在一起。他們睡同一個房間裡,坐同一張桌子且同時吃飯,連分派的工作都得一起合作。他們也一起接受團體治療。
最終,這個方式仍然宣告失敗。他們三個人仍然堅稱自己就是彌賽亞,都覺得另外兩位病友說他們也是彌賽亞,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他們深怕自己變得平凡。醫生實在找不到任何方法可以讓他們不再幻想。唯一有一點小進展的其中一位,他先前聲稱自己娶了童貞女馬利亞,後來終於承認他娶的是他的弟妹。然而,這點進展卻沒有太大的功效,也沒有維持太久,彌賽亞情結一直都存在。在一次的團體治療中。
其中一人宣布:「我就是那位彌賽亞,神的兒子。我降世是為了一個使命:我要拯救全世界!
羅基奇醫生問他:「你是怎麼知道你是彌賽亞?
他回答說:「是神告訴我的。
另一個病患馬上轉過頭來說:「我才沒有對你說過這件事。
這些病人的談話實在是很好笑。不過,這種情結並不令人感到陌生。這三位妄想症的病人,他們的彌賽亞情結表現是外顯的。而許多包括像我這樣的基督徒,卻可能會以圓滑且高雅地方式來掩飾自己的彌賽亞妄想症,並以謙卑的行為來遮蓋它。那就是說:我總是最被大家需要的;我總是知道大方向是什麼、知道該怎麼做,所有的答案都在我的掌握當中…。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彌賽亞情結。大部分的爭論點都是例如這一類的事:「你怎麼知道我們教會應該要發展小區關懷事工?「是神感動我的。「我從來沒有對你說過應該做這件事。
腓力楊(Philip Yancey)曾說了一個故事,是發生在他住在芝加哥時所去的教會裡。牧師問會眾:「在神國里誰最大?他又問:「在我們的教會裡誰最大?他提了幾個教會中有名望的人名,當中也包括腓力楊。被提到的人,每個都覺得很尷尬。接著,牧師走到會眾中,從一個年輕媽媽手中把她剛出生上久的孩子抱了起來,說:「就是他,他才是最大的。很矛盾不是嗎?
我們應當效法全知全能、無所不在的神,而不是嘗試讓自己變成全知全能、無所不在!
效法神最好的方式是成為小孩子的樣式。我們不是以展現他的能力來效法他,反而是變得軟弱的依靠他的能力;不是等著被服事,而是去服事人。
神希望你跟我都有彌賽亞情結,但並不是得到那種自以為是的幻想症狀,而是擁有奴僕的心志;不是自高自大,而是變的卑微;不是命令或藐視別人,而是表現出慈愛的行為,照顧貧苦的人,我們以成為小孩子的樣式,並以他的名接待孩子,得以效法基督。
使徒保羅說明了耶穌的跟隨者所應該有的彌賽亞情結﹕「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二:3~8)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這就是神要我們有的彌賽亞情節。
我們所要養成的屬靈習慣並非僅只是擁有服務的精神,而是要有奴僕的態度。每個人都能有服務的精神,我們可以送毛毯給無家可歸的人、拿食物給飢餓的人、端水給口渴的人,然而這一切,卻有可能更強化我們虛妄的彌賽亞情結,而非破除它;可能曾讓我們因為成為一個眾所矚目的焦點人物,結果變得更自大。
然而,虛己、取奴僕的樣式、謙卑,卻完全是另一回事。這也是聖經中唯一希望我們擁有的彌賽亞情結的症狀。處在虛妄的彌賽亞情結在中時,很多我們在任何宗教上的衝動,多半是尊自己有利的。因為我們希望變成英雄或烈士,所作所為都是為要達成這個目的。我們希望能背起十字架,或乾脆被暴民踩死;為我戴上象徵勝利的桂冠,或是像徵受苦的荊棘冠冕;頌揚我的名或是將我處以火刑;為我的勝利歡呼,或是拿石頭打我;或是將我釘十字架。讓我變成一個英雄,不然就是烈士。這就是妄想式的彌賽亞情結。
神所指的彌賽亞情結卻很上同。神邀請我們有基督的形象,要我們成為奴僕。那意謂著我們要將許多事做在暗處,無論是否有人感謝我們、給我們掌聲。我們做這些事上是為了要遭受迫害,但也上會極力避免它。即使有些事尊我們來說並不方便,我們仍會去做,因為我們是僕人,服務是僕人的職責。
也許太多時候我的心中是如此想著﹕拜託,我只是要「學習《有僕人式的態度,我才上要你真的以為我是你的僕人呢!我只要讓你覺得我很謙卑就夠了。我只想偶爾隨處做點什麼,最好是那些會被大家注意到、有助於我名聲的事。但是,永遠不要把我真正當個僕人看待。
有一次,一個出名的指揮家被問到:「什麼是最難彈奏的樂器?他毫上猶豫地回答說:「第二小提琴。我可以找到許多第一小提琴手,但是要找到擁有同樣熱情的第二小提琴、第二法國號、第二長笛手卻是個問題。可是,若沒有人負責第二部,就沒有所謂的和聲了。
假如我要當僕人,而且是你的僕人,我需要從神而來,更深層的力量來幫助我、支撐我,而非僅是欣賞由別人所表現出來的奴僕式態度。我所需要的是真實的彌賽亞情結。只要真誠的當第二部,我們就會有和諧的和聲了!
「你們要小心,不可將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們看見,若是這樣,就不能得你們天父的賞賜了。所以,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在你面前吹號,像那假冒為善的人在會堂里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榮耀。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馬太福音6:1~4)

====================

彌賽亞(天主教漢譯作默西亞;希伯萊語:מָשִׁיחַ‎;亞拉姆語:משיחא;阿拉伯語:المسيح‎,伊斯蘭教漢譯作麥西哈,景教譯彌施訶),基督宗教術語,意指受上帝指派,來拯救世人的救主。 基督教主張「拿撒勒人耶穌就是彌賽亞,因為耶穌的出現,應驗了許多舊約聖經中的預言」,伊斯蘭教也認同耶穌就是彌賽亞,稱他為"麥西哈爾撒";而猶太教信徒則予以否認[1],並仍然期待他們心中的彌賽亞來臨。

一些被指為異端和普遍認爲是邪教的教派,其創辦人也常以彌賽亞自居。例如麻原彰晃、文鮮明、又吉耶穌等。

彌賽亞來自於希伯來文מָשִׁיחַ‎(moshiahch),與希臘語詞基督(christos)同意,直譯為受膏者。受膏是一種宗教儀式,經由先知,以聖膏油塗在候選者的頭上,確認此人是上帝所選中的人,將可以成為君主或是祭司。在阿拉伯語中مسح(masah)亦有擦拭之意。《舊約》記載的第一位受膏者是祭司亞倫,經由摩西為他執行受膏禮[2]。數百年後,撒母耳為大衛執行受膏禮,宣告他將繼任,成為以色列王[3]。

猶太教也用這個詞來指出自大衛家系的拯救者,由他帶領以色列國恢復大衛統治時期的輝煌盛世。

猶太教彌賽亞觀

猶太教相信,彌賽亞的王國下,以色列民將全部回歸耶路撒冷,萬民都將歸順亞伯拉罕的主,艾薩克的主,雅各布的主,世界將會迎來和平,昔日的惡人將從善,出現「豺狼會和羔羊同臥」的場面,仇敵變成朋友。而人們相信,橄欖山是彌賽亞的王國開始的地方。而在彌賽亞來到前會有戰爭和苦難,而在彌賽亞來到後,他要在政治上和靈性上拯救和治癒以色列人,把他們帶回以色列並重建耶路撒冷,重建聖殿,恢復對至高主的敬拜,恢復以色列往昔的宗教法庭及推行猶太律法,並將在以色列建立一個政府,成為無論是猶太人和外邦人,世界所有政府的中心。

在此前,猶太拉比為彌賽亞將是什麼名字發生過爭論,也曾有不少拉比與猶太人相信希西家就是已經降臨的彌賽亞,但最後在塔木德中,這種觀點被嚴厲斥責:「正義對至高主說,『宇宙的主啊!以色列王大衛寫出了那麼多頌揚你的歌,你都沒有使他成為彌賽亞,而對於你曾為他創造了那麼多奇蹟,他卻連一支頌歌都沒有為你寫出的希西家,你難道要使他成為彌賽亞嗎?」(sanh.94a)但毋庸置疑的是,彌賽亞必定是猶大氏族的子孫,是大衛的後人,因為:「權杖不離開猶大,柄杖不離他腳間。直到那掌權者來到,萬民必將歸順。」「當你的日子滿期與你祖先長眠時,我必在你以後興起一個後裔,即你所生的兒子;我必鞏固他的王權。是他要為我的名建立殿宇;我要鞏固他的王位直到永遠。」

由於以色列民族一直受到迫害,一直處於漂泊中,故猶太人迫切的希望彌賽亞的降臨,而以色列國將由主奪回並賜予以色列民族。也因此,現代的以色列與錫安主義被認為延緩了彌賽亞的到來,許多虔誠的猶太人拒絕世俗以色列國,甚至比周邊的伊斯蘭國家更加痛恨。「如果全以色列只懺悔一天,大衛之子便會立刻到來。如果以色列好好地守一次安息日,大衛之子便會立刻到來」(p.Tann.64a)於是,按照塔木德的指示,哈西德派猶太人在以色列開展大規模的宣傳活動,希望全民嚴格奉守猶太律法,以促成彌賽亞的早日來臨。

同時,許多猶太人相信,每個猶太人身上都有成為彌賽亞的潛質,有些人尤其接近彌賽亞,但他們沒能完成自己生時的任務,故這人就沒能成為彌賽亞。

新約中論及的彌賽亞

基督教方面宣稱「新約聖經指出,舊約聖經一直提及的彌賽亞就是木匠出生的拿撒勒人耶穌。聖經從幾方面說明彌賽亞的身份。」以下「家系」「預言」「承認」是基督教方面的主觀宣稱,而非客觀描述,也未體現其它宗教和非宗教界的觀點。比如猶太教與基督教在耶穌身份上自古以來就有根本分歧。

家系

聖經舊約中上帝耶和華曾經告訴以色列人的祖先亞伯拉罕,應許的「苗裔」會是他的子孫。上帝也向亞伯拉罕的兒子以撒、以撒的兒子雅各,以及雅各的兒子猶大,提出同樣的應許。[4]幾百年後,聖經揭示猶大的後人大衛王,彌賽亞會是他的後裔。[5]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證實,耶穌的確是大衛的後裔。[6]耶穌的世系廣為人知。雖然人們猛烈反對耶穌,但從沒有人懷疑過耶穌是不是大衛的子孫。[7]可見,耶穌出於大衛的世系是沒有疑問的。耶穌升上天後37年,也就是公元70年,羅馬人毀滅耶路撒冷,把猶太人的家譜全部毀掉,從此就再沒有人能證明自己是上帝應許的彌賽亞了。

聖經的預言

基督教方面有宣稱希伯來語經卷有不少預言提到彌賽亞一生中的不同階段,這樣的宣稱包括:

公元前8世紀,聖經的彌迦書預言,偉大的君王彌賽亞會在稱為伯利恆的小城出生。以色列有兩個城都叫伯利恆。預言清楚指出,彌賽亞會生於又叫以法他的那個伯利恆,也就是大衛王的出生地。[8]耶穌的父母約瑟和馬利亞原本住在拿撒勒,位於伯利恆北面約150公里。馬利亞懷孕期間,羅馬統治者凱撒·奧古斯都下令人民回鄉登記戶籍。約瑟只好帶著懷孕多月的馬利亞到伯利恆去,馬利亞就在那裏生下耶穌。[9]

公元前6世紀,聖經的但以理書預言,從頒布諭旨修復、重建耶路撒冷起,經過六十九個「七」的時期,稱為「彌賽亞」的領袖便會出現。[10]這段時期的每一個「七」指七年。根據聖經和世俗歷史的記載,重建耶路撒冷的諭旨在公元前455年頒布。[11]因此,從那一年算起,483年(69×7)之後,也就是公元29年,彌賽亞就會出現。上帝耶和華在那一年用聖靈膏立耶穌。當時耶穌成了「基督」(受膏的救主),也就是彌賽亞。[12]

耶和華的承認

基督教方面有如此的宣稱「耶和華上帝親自作證,表明耶穌的確是彌賽亞。耶和華曾差遣天使告訴人,耶穌就是他應許的彌賽亞。[13]耶穌在地上時,耶和華曾在天上發言,説耶穌是他所悅納的。[14]耶和華上帝也賜給耶穌超過人的力量去施行奇蹟。」

耶穌的預言

四福音書中記載關於耶穌預言未來的假彌賽亞現象與祂(真彌賽亞)的再來。

《聖經(和合本)/馬可福音馬可福音》第十三章21-22節:「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看哪、基督在這裏.或說、基督在那裏.你們不要信。因爲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神蹟奇事.倘若能行、就把選民迷惑了。」第35節:「所以你們要儆醒、因爲你們不知道家主甚麼時候來、或晚上、或半夜、或雞叫、或早晨。」

《聖經(和合本)/馬太福音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36節:「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

歷史上的「彌賽亞」

西緬·巴爾·科克巴(Simon bar Kokhba)

公元132年,猶太教著名教士阿吉巴·本·約瑟稱呼西緬·巴爾·科克巴說「這位就是彌賽亞君王!」。巴爾·科克巴位高勢強,擁有一支雄兵。許多猶太人以為,拯救他們脫離羅馬世界霸權之手,終止他們長期以來所受壓迫的人終於出現了。可是,巴爾·科克巴卻一敗塗地,成千上萬的猶太人更因此賠上了性命。

12世紀葉門的彌賽亞

在12世紀在葉門有一位猶太彌賽亞出現。當地的哈里發(即統治者)請他提出一個標記去證明自己是彌賽亞。於是這位彌賽亞建議哈里發把他斬首,他會迅速復活而以此為證。哈里發一口答允——葉門彌賽亞的故事就從此結束了。在同一個世紀,有個叫大衛·阿爾羅伊的人出現。他告訴中東的猶太人作好準備,隨他乘坐天使的翅膀飛返聖地。許多人相信他便是彌賽亞。巴格達的猶太人在房頂上耐心等候,雖然賊人趁機把他們的財物盜去,他們也滿不在乎。

薩瓦塔伊·塞比

在17世紀,薩瓦塔伊·塞比在伊茲密爾興起。他向全歐各地的猶太人宣稱自己是彌賽亞。基督徒也有聽信他的。塞比應許為跟從他的人帶來解放——方法是任由他們隨便犯罪。他的親信奉行秘密祭神儀式、赤身露體、肆意行淫,甚至做出亂倫的敗行來。然後他們鞭打自己、在雪裏赤身打滾,或把自己埋在冰冷的土堆裏,僅露出頭來懲罰自己。後來,塞比來到土耳其,給人捉著,迫他歸信伊斯蘭教,否則便要喪命。結果,塞比歸信了伊斯蘭教。他手下許多虔誠信徒的希望就此破滅。即使如此,在隨後兩個世紀,有些人仍把塞比稱為彌賽亞。

基督教國的彌賽亞

基督教國也有各種各式的彌賽亞興起。在12世紀,有個名叫坦凱爾姆的人招來大批跟從者,整個安特衛普城均受其控制。這位彌賽亞自稱為神,甚至把自己沐浴的水作為聖禮賣給跟從者喝。另一位「基督教」彌賽亞是16世紀在德國興起的托馬斯·閔采爾。他起來反抗當地的政府,並且告訴手下這便是哈米吉多頓。他曾應允用衣袖把敵人發射的炮彈接住。但結果是,他手下的黨徒慘遭屠殺,自己則被斬首。過去多個世紀,基督教國裏曾有不少這類的彌賽亞出現。

其它宗教

其他宗教也有自己的救世主。

祆教認為他們的教主瑣羅亞斯德即是彌賽亞。

伊斯蘭教同樣認為耶穌是彌賽亞,在古蘭經中多處將他稱為al-masih,但是不認為耶穌是神的兒子,而是一個普通人、一位非常重要的先知,他也沒有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是被提升到天上,將在末日來臨之前回到世上,戰勝這個世界從創世到末日最可怕的災難——al-masih al-dajjal,即基督教所說的敵基督,並將全世界的穆斯林團結起來,帶來一個很好的年代。

《新大英百科全書》指出,「雖然佛教並不提倡救世主的觀念,卻仍相信有一位未來佛彌勒來引導眾生覺悟。有些信徒相信這位彌勒會從天界臨凡,把行善的信徒帶到極樂世界去。」[15]。。

印度教的毗濕奴化身的濟世神,形同救世主的存在。

佛教現代學者以語言學分析起步為基礎,認為彌勒可能與在中亞流行的密特拉(Mitra)神和印度的密多羅(Mitra)神有關。當代中國語言學家季羨林與學者錢文忠,進一步表示:基督教的救世主彌賽亞(Messiah)與佛家的彌勒(梵文:मैत्रेय Maitreya;巴利文:Metteyya)是同一個人。Maitreya Bodhisattva ( Sanskrit ) or Metteyya Bodhisatta is the future Buddha in Buddhist eschatology.

20世紀的彌賽亞

在20世紀,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人類比以前更期望有一個彌賽亞給人類帶來和平。因此,許多人自詡為彌賽亞。1920、30和40年代,在非洲剛果,人們把西蒙·基班古及他的繼承人安德烈·「耶穌」·馬特斯瓦視為彌賽亞。這兩人已死去,但跟從他們的人仍期待他們回來,為非洲帶來一個千禧年。

在新幾內亞和美拉尼西亞,興起了「貨物崇拜」。奉行這種崇拜的人期望有一天,有船隻或飛機載著救主般的白人抵達,他們帶來財富及引進一個幸福的時代,屆時甚至死人也會復活。

在工業國家,有些是宗教領袖,例如文鮮明便自詡為耶穌基督的繼承人。他的理想是要結合手下虔誠的信徒,建立一個統一的大家庭以淨化世界。政治領袖們也曾試圖扮演彌賽亞的角色。例如納粹德國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夢想建立一個千年帝國。

照樣,政治哲學和組織也曾獲致彌賽亞的地位。《美國百科全書》指出,馬克思-列寧的政治理念便含有拯救世界的意味。聯合國組織則普遍被視為達致世界和平的惟一希望。在許多人的心目中,這個組織已取代了救世主的地位。[16]

紐約布魯克林的彌賽亞

在以色列,街上的招貼、告示牌和霓虹燈廣告牌出現過以下的標語:「要為彌賽亞的來臨作好準備。」這項耗資40萬美元的宣傳運動是由猶太教儀式派(哈西德派猶太人的一個極端正統派)發動的。在這個教派的25萬成員當中,有很多人相信他們的大拉比——紐約布魯克林的梅納赫姆·門德爾·施內爾松——便是彌賽亞。施內爾松主張,彌賽亞會在20世紀來臨。

據《新聞週刊》説,猶太教儀式派的要員堅稱,年屆90的拉比絶不會在彌賽亞來臨前死去。許多世紀以來,這個教派一直主張,每個世代至少會出現一個有資格作彌賽亞的人。在施內爾松的跟從者眼中,他便是這個具備資格的人,況且施內爾松也沒有指定任何繼承人。雖然如此,《新聞週刊》認為,大多數猶太人卻不承認施內爾松是彌賽亞。據《新聞日報》説,跟他對立的96歲拉比埃利澤·沙赫更把他稱為「假彌賽亞」。

彌賽亞(天主教漢譯作默西亞;希伯萊語:מָשִׁיחַ‎;亞拉姆語:משיחא;阿拉伯語:المسيح‎,伊斯蘭教漢譯作麥西哈,景教譯彌施訶),基督宗教術語,意指受上帝指派,來拯救世人的救主。 基督教主張「拿撒勒人耶穌就是彌賽亞,因為耶穌的出現,應驗了許多舊約聖經中的預言」,伊斯蘭教也認同耶穌就是彌賽亞,稱他為"麥西哈爾撒";而猶太教信徒則予以否認[1],並仍然期待他們心中的彌賽亞來臨。一些被指為異端和普遍認爲是邪教的教派,其創辦人也常以彌賽亞自居。例如麻原彰晃、文鮮明、又吉耶穌等。彌賽亞來自於希伯來文מָשִׁיחַ‎(moshiahch),與希臘語詞基督(christos)同意,直譯為受膏者。受膏是一種宗教儀式,經由先知,以聖膏油塗在候選者的頭上,確認此人是上帝所選中的人,將可以成為君主或是祭司。在阿拉伯語中مسح(masah)亦有擦拭之意。《舊約》記載的第一位受膏者是祭司亞倫,經由摩西為他執行受膏禮[2]。數百年後,撒母耳為大衛執行受膏禮,宣告他將繼任,成為以色列王[3]。猶太教也用這個詞來指出自大衛家系的拯救者,由他帶領以色列國恢復大衛統治時期的輝煌盛世。猶太教彌賽亞觀猶太教相信,彌賽亞的王國下,以色列民將全部回歸耶路撒冷,萬民都將歸順亞伯拉罕的主,艾薩克的主,雅各布的主,世界將會迎來和平,昔日的惡人將從善,出現「豺狼會和羔羊同臥」的場面,仇敵變成朋友。而人們相信,橄欖山是彌賽亞的王國開始的地方。而在彌賽亞來到前會有戰爭和苦難,而在彌賽亞來到後,他要在政治上和靈性上拯救和治癒以色列人,把他們帶回以色列並重建耶路撒冷,重建聖殿,恢復對至高主的敬拜,恢復以色列往昔的宗教法庭及推行猶太律法,並將在以色列建立一個政府,成為無論是猶太人和外邦人,世界所有政府的中心。在此前,猶太拉比為彌賽亞將是什麼名字發生過爭論,也曾有不少拉比與猶太人相信希西家就是已經降臨的彌賽亞,但最後在塔木德中,這種觀點被嚴厲斥責:「正義對至高主說,『宇宙的主啊!以色列王大衛寫出了那麼多頌揚你的歌,你都沒有使他成為彌賽亞,而對於你曾為他創造了那麼多奇蹟,他卻連一支頌歌都沒有為你寫出的希西家,你難道要使他成為彌賽亞嗎?」(sanh.94a)但毋庸置疑的是,彌賽亞必定是猶大氏族的子孫,是大衛的後人,因為:「權杖不離開猶大,柄杖不離他腳間。直到那掌權者來到,萬民必將歸順。」「當你的日子滿期與你祖先長眠時,我必在你以後興起一個後裔,即你所生的兒子;我必鞏固他的王權。是他要為我的名建立殿宇;我要鞏固他的王位直到永遠。」由於以色列民族一直受到迫害,一直處於漂泊中,故猶太人迫切的希望彌賽亞的降臨,而以色列國將由主奪回並賜予以色列民族。也因此,現代的以色列與錫安主義被認為延緩了彌賽亞的到來,許多虔誠的猶太人拒絕世俗以色列國,甚至比周邊的伊斯蘭國家更加痛恨。「如果全以色列只懺悔一天,大衛之子便會立刻到來。如果以色列好好地守一次安息日,大衛之子便會立刻到來」(p.Tann.64a)於是,按照塔木德的指示,哈西德派猶太人在以色列開展大規模的宣傳活動,希望全民嚴格奉守猶太律法,以促成彌賽亞的早日來臨。同時,許多猶太人相信,每個猶太人身上都有成為彌賽亞的潛質,有些人尤其接近彌賽亞,但他們沒能完成自己生時的任務,故這人就沒能成為彌賽亞。新約中論及的彌賽亞基督教方面宣稱「新約聖經指出,舊約聖經一直提及的彌賽亞就是木匠出生的拿撒勒人耶穌。聖經從幾方面說明彌賽亞的身份。」以下「家系」「預言」「承認」是基督教方面的主觀宣稱,而非客觀描述,也未體現其它宗教和非宗教界的觀點。比如猶太教與基督教在耶穌身份上自古以來就有根本分歧。家系聖經舊約中上帝耶和華曾經告訴以色列人的祖先亞伯拉罕,應許的「苗裔」會是他的子孫。上帝也向亞伯拉罕的兒子以撒、以撒的兒子雅各,以及雅各的兒子猶大,提出同樣的應許。[4]幾百年後,聖經揭示猶大的後人大衛王,彌賽亞會是他的後裔。[5]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證實,耶穌的確是大衛的後裔。[6]耶穌的世系廣為人知。雖然人們猛烈反對耶穌,但從沒有人懷疑過耶穌是不是大衛的子孫。[7]可見,耶穌出於大衛的世系是沒有疑問的。耶穌升上天後37年,也就是公元70年,羅馬人毀滅耶路撒冷,把猶太人的家譜全部毀掉,從此就再沒有人能證明自己是上帝應許的彌賽亞了。聖經的預言基督教方面有宣稱希伯來語經卷有不少預言提到彌賽亞一生中的不同階段,這樣的宣稱包括:公元前8世紀,聖經的彌迦書預言,偉大的君王彌賽亞會在稱為伯利恆的小城出生。以色列有兩個城都叫伯利恆。預言清楚指出,彌賽亞會生於又叫以法他的那個伯利恆,也就是大衛王的出生地。[8]耶穌的父母約瑟和馬利亞原本住在拿撒勒,位於伯利恆北面約150公里。馬利亞懷孕期間,羅馬統治者凱撒·奧古斯都下令人民回鄉登記戶籍。約瑟只好帶著懷孕多月的馬利亞到伯利恆去,馬利亞就在那裏生下耶穌。[9]公元前6世紀,聖經的但以理書預言,從頒布諭旨修復、重建耶路撒冷起,經過六十九個「七」的時期,稱為「彌賽亞」的領袖便會出現。[10]這段時期的每一個「七」指七年。根據聖經和世俗歷史的記載,重建耶路撒冷的諭旨在公元前455年頒布。[11]因此,從那一年算起,483年(69×7)之後,也就是公元29年,彌賽亞就會出現。上帝耶和華在那一年用聖靈膏立耶穌。當時耶穌成了「基督」(受膏的救主),也就是彌賽亞。[12]耶和華的承認基督教方面有如此的宣稱「耶和華上帝親自作證,表明耶穌的確是彌賽亞。耶和華曾差遣天使告訴人,耶穌就是他應許的彌賽亞。[13]耶穌在地上時,耶和華曾在天上發言,説耶穌是他所悅納的。[14]耶和華上帝也賜給耶穌超過人的力量去施行奇蹟。」耶穌的預言四福音書中記載關於耶穌預言未來的假彌賽亞現象與祂(真彌賽亞)的再來。《聖經(和合本)/馬可福音馬可福音》第十三章21-22節:「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看哪、基督在這裏.或說、基督在那裏.你們不要信。因爲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神蹟奇事.倘若能行、就把選民迷惑了。」第35節:「所以你們要儆醒、因爲你們不知道家主甚麼時候來、或晚上、或半夜、或雞叫、或早晨。」《聖經(和合本)/馬太福音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36節:「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歷史上的「彌賽亞」西緬·巴爾·科克巴(Simon bar Kokhba)公元132年,猶太教著名教士阿吉巴·本·約瑟稱呼西緬·巴爾·科克巴說「這位就是彌賽亞君王!」。巴爾·科克巴位高勢強,擁有一支雄兵。許多猶太人以為,拯救他們脫離羅馬世界霸權之手,終止他們長期以來所受壓迫的人終於出現了。可是,巴爾·科克巴卻一敗塗地,成千上萬的猶太人更因此賠上了性命。12世紀葉門的彌賽亞在12世紀在葉門有一位猶太彌賽亞出現。當地的哈里發(即統治者)請他提出一個標記去證明自己是彌賽亞。於是這位彌賽亞建議哈里發把他斬首,他會迅速復活而以此為證。哈里發一口答允——葉門彌賽亞的故事就從此結束了。在同一個世紀,有個叫大衛·阿爾羅伊的人出現。他告訴中東的猶太人作好準備,隨他乘坐天使的翅膀飛返聖地。許多人相信他便是彌賽亞。巴格達的猶太人在房頂上耐心等候,雖然賊人趁機把他們的財物盜去,他們也滿不在乎。薩瓦塔伊·塞比在17世紀,薩瓦塔伊·塞比在伊茲密爾興起。他向全歐各地的猶太人宣稱自己是彌賽亞。基督徒也有聽信他的。塞比應許為跟從他的人帶來解放——方法是任由他們隨便犯罪。他的親信奉行秘密祭神儀式、赤身露體、肆意行淫,甚至做出亂倫的敗行來。然後他們鞭打自己、在雪裏赤身打滾,或把自己埋在冰冷的土堆裏,僅露出頭來懲罰自己。後來,塞比來到土耳其,給人捉著,迫他歸信伊斯蘭教,否則便要喪命。結果,塞比歸信了伊斯蘭教。他手下許多虔誠信徒的希望就此破滅。即使如此,在隨後兩個世紀,有些人仍把塞比稱為彌賽亞。基督教國的彌賽亞基督教國也有各種各式的彌賽亞興起。在12世紀,有個名叫坦凱爾姆的人招來大批跟從者,整個安特衛普城均受其控制。這位彌賽亞自稱為神,甚至把自己沐浴的水作為聖禮賣給跟從者喝。另一位「基督教」彌賽亞是16世紀在德國興起的托馬斯·閔采爾。他起來反抗當地的政府,並且告訴手下這便是哈米吉多頓。他曾應允用衣袖把敵人發射的炮彈接住。但結果是,他手下的黨徒慘遭屠殺,自己則被斬首。過去多個世紀,基督教國裏曾有不少這類的彌賽亞出現。其它宗教其他宗教也有自己的救世主。祆教認為他們的教主瑣羅亞斯德即是彌賽亞。伊斯蘭教同樣認為耶穌是彌賽亞,在古蘭經中多處將他稱為al-masih,但是不認為耶穌是神的兒子,而是一個普通人、一位非常重要的先知,他也沒有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是被提升到天上,將在末日來臨之前回到世上,戰勝這個世界從創世到末日最可怕的災難——al-masih al-dajjal,即基督教所說的敵基督,並將全世界的穆斯林團結起來,帶來一個很好的年代。《新大英百科全書》指出,「雖然佛教並不提倡救世主的觀念,卻仍相信有一位未來佛彌勒來引導眾生覺悟。有些信徒相信這位彌勒會從天界臨凡,把行善的信徒帶到極樂世界去。」[15]。。印度教的毗濕奴化身的濟世神,形同救世主的存在。佛教現代學者以語言學分析起步為基礎,認為彌勒可能與在中亞流行的密特拉(Mitra)神和印度的密多羅(Mitra)神有關。當代中國語言學家季羨林與學者錢文忠,進一步表示:基督教的救世主彌賽亞(Messiah)與佛家的彌勒(梵文:मैत्रेय Maitreya;巴利文:Metteyya)是同一個人。Maitreya Bodhisattva ( Sanskrit ) or Metteyya Bodhisatta is the future Buddha in Buddhist eschatology.20世紀的彌賽亞在20世紀,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人類比以前更期望有一個彌賽亞給人類帶來和平。因此,許多人自詡為彌賽亞。1920、30和40年代,在非洲剛果,人們把西蒙·基班古及他的繼承人安德烈·「耶穌」·馬特斯瓦視為彌賽亞。這兩人已死去,但跟從他們的人仍期待他們回來,為非洲帶來一個千禧年。在新幾內亞和美拉尼西亞,興起了「貨物崇拜」。奉行這種崇拜的人期望有一天,有船隻或飛機載著救主般的白人抵達,他們帶來財富及引進一個幸福的時代,屆時甚至死人也會復活。在工業國家,有些是宗教領袖,例如文鮮明便自詡為耶穌基督的繼承人。他的理想是要結合手下虔誠的信徒,建立一個統一的大家庭以淨化世界。政治領袖們也曾試圖扮演彌賽亞的角色。例如納粹德國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夢想建立一個千年帝國。照樣,政治哲學和組織也曾獲致彌賽亞的地位。《美國百科全書》指出,馬克思-列寧的政治理念便含有拯救世界的意味。聯合國組織則普遍被視為達致世界和平的惟一希望。在許多人的心目中,這個組織已取代了救世主的地位。[16]紐約布魯克林的彌賽亞在以色列,街上的招貼、告示牌和霓虹燈廣告牌出現過以下的標語:「要為彌賽亞的來臨作好準備。」這項耗資40萬美元的宣傳運動是由猶太教儀式派(哈西德派猶太人的一個極端正統派)發動的。在這個教派的25萬成員當中,有很多人相信他們的大拉比——紐約布魯克林的梅納赫姆·門德爾·施內爾松——便是彌賽亞。施內爾松主張,彌賽亞會在20世紀來臨。據《新聞週刊》説,猶太教儀式派的要員堅稱,年屆90的拉比絶不會在彌賽亞來臨前死去。許多世紀以來,這個教派一直主張,每個世代至少會出現一個有資格作彌賽亞的人。在施內爾松的跟從者眼中,他便是這個具備資格的人,況且施內爾松也沒有指定任何繼承人。雖然如此,《新聞週刊》認為,大多數猶太人卻不承認施內爾松是彌賽亞。據《新聞日報》説,跟他對立的96歲拉比埃利澤·沙赫更把他稱為「假彌賽亞」。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