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江海 - 陳其南所謂故宮「台灣化」,其實主要牽涉其他三種文化價值的開發,包括「審美價值」、「展示價值」與「體驗價值」,也就是廣義文創運... - https://goo.gl/CjU8To

https://youtu.be/xks8KtNrEsQ?t=7
https://youtu.be/T-udf-TmmP8?t=2
https://youtu.be/X46CQqd9a5Q?t=2
(582) 谿山行旅圖 - YouTube - https://goo.gl/XfkRLh


奎章閣(韓語:규장각)是李氏朝鮮的王室圖書館,由正祖在昌德宮內成立,是朝鮮時代文獻的重要保存所
概要[編輯]
1776年,正祖於昌德宮劃出一地作圖書館,收藏中國與朝鮮文獻。
1894年甲午改革後圖書館的角色經歷各種變化。1922年它改由朝鮮總督府管轄下的京城帝國大學管理。後來成為漢城國立大學的附屬機構,1992成為漢城國立大學中央圖書館。現在的奎章閣有舘藏260000件,很多已被數位化,如朝鮮王朝實錄已經可以在線查看

File:Kyujanggak.JPG9211b18b-da99-4f2d-a721-38cacf364a59

韓國第一本小學為中文教材

a04eeb3c-3c2e-48e3-b181-6d6b2b3eafccfd67ac7f-3e9f-4ec1-9826-e1834906bddf  

正祖元年(1776)9月25日,正祖下令創建朝鮮王朝圖書館之奎章閣。據〔正祖實錄〕,當時奎章閣的藏書量約30,000冊左右,其中包括韓國本10,000冊和中國本20,000冊。興宣大院君時,為了強化王權,原有的宗簿寺與宗親府合併,並將奎章閣的御製、御筆、璿源譜牒等資料移至宗親府管理。1895年4月,奎章閣改稱為奎章院,並改編為隸屬宮內府的機構。至1905年,大韓帝國政府重訂宮內府官制,同時將奎章閣和弘文館置於宮內府之下,並稍微擴張其規模。   1910年8月29日,日本統治韓國,將奎章閣廢止,同時將奎章閣的圖書移至李王職,直至1911年6月日本所設朝鮮總督府取調局開始強令收集圖書。1923年,日本設立京城帝國大學,其後又設立京城帝國大學附屬圖書館,朝鮮總督府則將奎章閣的圖書轉移至此。1945年8月15日軍撤退,韓國於1946年10月15日設立漢城大學校,並決定將奎章閣的圖書改由漢城大學校中央圖書館來管理,以便提供給一般讀者使用。1975年,漢城大學校遷至漢城的冠岳地區,同時將漢城大學校附屬中央圖書館改為漢城大學圖書館,並新設奎章閣圖書管理室,由此管理室來專管奎章閣的圖書。   奎章閣藏有33,088種113,820冊韓國書籍6,686種73,101冊中國書籍,107種280冊日本書籍,及25種25冊英文書籍,其藏書均以四部分類法為主要分類標準。

奎章閣是朝鮮的22代王正祖於1776年在昌德宮宙合樓一帶創設的國立機構,負責收集並管理歷代先王的親筆著作、遺物、國內外書籍等,相當於現代國立圖書館的作用。這些文物現在由首爾大學同樣命名為奎章閣保存,該建築擁有傳統樣式建築外觀及先進的文化財保管設備。除了保管歷代君王的遺物,也收集政治、經濟、社會等圖書並加以保存或出版。奎章閣的所藏包含有7件國寶,8件寶物、以及18萬餘卷的古地圖、5萬多件的古文書、1萬8千多件的書板等,共28萬件文物。尤其是這裡收藏的國寶第151號-朝鮮王朝實錄與國寶第303號-承政院日記,這些文獻用文字和圖紀錄了朝鮮時代的主要事件,UNESCO(國際聯合教育科學文化機構) 指定其為世界文化遺產

서울대학교 규장각한국학연구원 - https://goo.gl/2fvtlG

漢城大學奎章閣檔案館 — 蔣經國基金會 - https://goo.gl/4ALpHj

visual012016-11-01_2314372016-11-01_231343  

------------------------------------------------

《李祘》正祖的奎章閣 @ 李瑞鎮~酒窩頭目事務所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https://goo.gl/snTCna

圖書館是在正祖登基那年(1776年)仿效宋朝的龍圖閣所設立,將座落在昌德宮後苑的宙合樓樓下命名為「奎章閣」;這座圖書館之所以取名為「奎章閣」,是因為「奎星」原本就是一顆在天上接收文章的星宿,加上中國古代帝王的文章被稱為「奎章」,因此,朝鮮王朝就把保管國王的親筆、著述、印章的建物,定名為「奎章閣」。
宙合樓與奎章閣的近觀
奎章閣從某種程度上而言,算是朝鮮王室的藏書樓;正祖原本設立的目的,是想讓此處成為士大夫與學土的讀書處,因此還附設了書庫,分別為「閱古觀」、「皆有窩」與「西序」;這些書庫在四、五年之內,廣泛地收藏天下圖書,包括了朝鮮境內的名家藏書,以及向大清帝國進口的大量書冊,藏書約為三萬餘卷;正祖的措施,讓西洋文明得以從中國傳入朝鮮,也讓旨向中國學習的「北學」得以振興,後世學者認為,這是正祖積極求治的兆頭。

奎章閣的組織架構

由於正祖招攬許多人才入閣,從事學問研究、文物整理與編撰等工作,因此奎章閣的性質,與世宗朝的集賢殿很類似,也是一個相當於國家級社會科學研究院的組織。許多學者認為,奎章閣是正祖培養革新政治力量的基地,也是一個以消弭黨爭為目的的產物;1781年,奎章閣一度成為最高權力機構,除了是正祖的近侍機關外,還具有擔任史官和主管科舉考試的任務,甚至還被賦予彈劾官僚的權力。但在1880年以後,奎章閣的職權日漸縮小,功能逐漸以保管典籍為主要。

正祖的真跡

1924年,日本殖民朝鮮後,陸續設立了九所帝國大學(依設立順序分別為:東京、京都、東北、九州、北海道 、京城、臺北、大阪、名古屋大學),從此,奎章閣及其藏書,就被置屬於京城帝國大學的管理下;1935年起,京城帝國大學法文學部開始影印出版奎章閣的藏書,是爲《奎章閣叢書》,直到1944年爲止,《奎章閣叢書》共出版8冊,計九種,後來因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投降而中斷出版。
奎章閣志
奎章閣志的部分內容
奎章閣藏書

戰爭結束後,韓國政府收回京城帝國大學(含奎章閣)的管理權,並將該校更名爲「京城大學」,1946年又以其爲主體,合併10所大學成立漢城大學(就是現在的首爾大學)。1946年至1975年間,奎章閣圖書由首爾國立大學保存下來;1989年,奎章閣專用建築物完工後,1990年6月,奎章閣遷移到首爾大學的現址,1992年3月,依據首爾大學的組織章程,奎章閣獨立為首爾國立大學奎章閣,從此奎章閣成為了一個兼具圖書管理和學術研究的機構

現代奎章閣的外觀
現代奎章閣的入口處
奎章閣的內部

目前,奎章閣包括舊館與新館兩棟大樓,分別完竣於1989年與2004年;館藏資料豐富,內容品質高、版本好,可說是韓國第一漢學資源圖書館,裡面所存的檔案為朝鮮歷代國王的著述、手稿、王室族譜、政府主要機關的日記、日誌、館誌,以及地方各史庫所保存的王朝實錄、儀軌、地圖、舊韓末大韓帝國政府官署的各種文書…等;除此之外,奎章閣還經由捐贈或購買的途徑,典藏古圖書、古圖書微捲及參考書籍等,總計藏書約為7103冊和3枚被指定為國寶的木板;在這些典籍中,「三國遺事」、「朝鮮王朝實錄」、「邊備司騰錄」、「日省錄」、「承政院日記」、「十七史纂古今通要」、「坤輿全圖木板」、「新纂辟瘟方」等,都是奎章閣的的鎮閣之寶,目前館內的珍藏品來源,都是朝鮮時代保管於奎章閣、弘文館、侍講院及春秋館等中央官署與地方各史庫的典籍。



正祖在1793年所下的教旨

轉型後的奎章閣,主要工作可分為五類;一為保存管理,包含裱褙古籍、製作微卷、影印本、燻蒸消毒房蠹;二為數位元化工作,包括建立目錄情報資料庫、並將古籍原文以文字或影像型態製成數位資料;三為調查研究工作,包括編寫解題、思想史、語文學、近代政府記錄類的調查、研究,檔案整理等,四為資料刊行工作,包括奎章閣資料叢書,有朝鮮文獻資料、近代政府記錄、古地圖、檔案類及學術誌;五為主辦各類展覽類及學術會議。

正祖童年時的字跡
(有收藏在奎章閣嗎?)


正祖的家譜
雖然奎章閣自李朝後期的繁榮時期開始,歷經李朝末期、日本殖民統治和戰爭等民族史的榮辱興衰,但所收藏資料的種類卻一直在增加,共計約26萬件,擁有如此豐富和珍貴資料的奎章閣,是倍受國內外韓國學研究人員的最愛。

奎章閣署印

----------------------------

首爾大學奎章閣韓國學研究院
曾館長參訪首爾大學奎章閣韓國學研究院
9月23日上午參加設於韓國首爾大學圖書館的「臺灣漢學資源中心」(Taiwan Resource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的簽署儀式與開幕典禮之後,曾館長下午緊接著參訪位於首爾大學的「奎章閣韓國學研究院」(Kyujanggak Institute for Korean Studies)。

首爾大學奎章閣韓國學研究院的歷史起源,可追溯到朝鮮後期作為王室學術機構而成立的奎章閣,為1776年正祖即位為第22代國王以後所正式創設,初期為保管歷代國王的御制和御筆及王室族譜的王室圖書館,同時有專職文臣研究學問,對王政提供諮詢,蒐集和保管國政管理的國內外典籍,及出版書刊等功能。目前首爾大學奎章閣韓國學研究院收藏著包括《朝鮮王朝實錄》等7種共7,125册的國寶和26種共166件寶物以及4種已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註册世界記憶遺產在內的貴重刊本。該院同時兼具研究、發行、展覽、教育、國際交流等多種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奎章閣亦是國圖「中文古籍聯合目錄」的合作夥伴,2007年提供三千多筆中文古籍書目資料,豐富了聯合目錄的內容。本次參訪,該館特別安排導覽人員詳盡介紹陳列於地下一樓常設展覽室的古籍原件,內容豐富多元,擁有三國志、太祖實錄、古代儀式紀錄典籍、韓國第一本小學中文教材等等,亦為此次韓國之行畫下完美句點。

------------------------------------------------

找中國古籍需要到韓國奎章閣挖寶

韩国访学录 - 邱瑞中 - Google 圖書 - https://goo.gl/ZfgW2X

--------------------------------------

東亞漢籍研究論集 - Google 圖書 - https://goo.gl/gevLuA

------------------------------

〈經典人物〉奎章閣的藝術政治學 - https://goo.gl/bZTIMm

元代奎章閣學士院(以下簡稱奎章閣)位於大都西宮興聖殿的西廊,據學者王璞子推測,位置應在今北京圖書館一帶。自天曆二年(1329)到至元六年(1340)改名為宣文閣前,奎章閣在元文宗一手主導下,成為元代內府收藏書畫珍玩的重鎮,再現了唐宋盛世下,君臣同賞書畫的藝文雅事。在奎章閣之中,陪同元文宗鑑賞書畫的群臣裡,最為人熟知且褒貶不一的人物,當屬鑑書博士柯九思。

在今日的藝術史研究中,柯九思往往和奎章閣密不可分,議題不單純和柯九思的才情、元文宗的賞識相關,他的崛起殞落也隱隱映照出元代皇室繼承權、朝廷派系鬥爭等種種的政治面貌……

〈元文宗像〉,台北故宮藏。圖╱維基百科。〈元文宗像〉,台北故宮藏。圖╱維基百科。

奎章閣風波

故事該從何談起,興許由奎章閣的第一樁政治危機開始?

天曆三年(1330),奎章閣學士向元文宗集體請辭,他們放低姿態,向皇帝表示:「陛下出獨見,建奎章閣,覽書籍,置學士員以備顧問,臣等備員,殊無補報,竊恐有累聖德,乞容臣等辭職。」這段文字開頭先是讚揚皇帝建立奎章閣的創舉,接著話鋒一轉,自認身為奎章閣員的他們不僅難以回報,更恐懼去損毀皇帝德行,因故請求離去。這請辭的語氣委婉,字裡行間卻透露出一絲不尋常的氛圍,其中「有累聖德」更是讓人玩味。

這次請辭的奎章閣學士除了忽都魯都兒迷失和撤迪,令人訝異的是撰寫〈奏開奎章閣疏〉、〈奎章閣銘〉及〈奎章閣記〉的虞集也在其中。虞集,字伯生,號邵庵,又號道園,晚號翁生,其五世祖為宋代丞相虞允文,他在大德六年(1302)薦授大都路儒學教授,仕途始於元成宗,歷經武宗、仁宗、英宗及泰定帝之後,元文宗時期成為草創奎章閣的最佳助力。在文宗的屬意下,虞集奉命上疏奏請開奎章閣,他曾提及元文宗的建閣初衷是「萬機之暇,觀書怡神,則恒御焉。」由此可見,奎章閣是皇帝在朝政繁忙之餘,賞玩書畫的所在,閣員職責是伴隨君側,協助鑑賞書畫等文藝活動。隨著文宗待在閣中時間的增長,這些入閣大臣開始遭朝廷官員質疑,臆測他們在君側議論時事,插手政治。這些指責讓奎章閣學士們難堪,尤其受文宗重用的虞集更是備感壓力,面對種種指責只嘆「有累聖德」而表示辭意。這樁風波最終以文宗下詔要求眾學士「勿辭」作結,儘管圓滿落幕,但儼然已見朝廷對奎章閣的非議聲浪。

然而在這躁動不安的政治氛圍之下,有人以奎章閣作為仕途的開端,職位扶搖直上──此人便是柯九思。陶宗儀《奎章政要》的記載中,常陪伴文宗鑑賞的官員不只有創閣的元老虞集:「文宗之御奎章日,學士虞集、博士柯九思常侍從,以討論法書名畫為事。」可見當時在奎章閣中,受到皇帝喜愛的尚有柯九思。柯九思,字敬仲,號丹丘生,天曆元年(1328)獻上〈建儲論〉及〈招島夷文〉得到文帝重視,不久即授典瑞院都事,秩從七品。而後不到半年時間,柯九思進入奎章閣,躍升從五品的參書職位。天曆三年(1330)在朝廷對奎章閣拋出諸多懷疑,虞集等學士轉而低調並籌劃辭職的前夕,柯九思卻是破格升遷至正五品的鑑書博士,成為陪伴文宗鑑賞的主要對象。

皇帝心機

元文宗對書畫鑑賞的重視,在草原民族出身的元代皇室中十分罕見,然而奎章閣會引發爭議及政治聯想,無疑是由於建立時機十分詭譎。學界對奎章閣建立的時間說法不一,但可確定它未經由正式的議事程序,是在朝廷權力真空時設置,當時正逢文宗為燕鐵木兒擁立,仍與兄和世㻋爭權之際。致和元年(1328)在元泰定帝去世後,分別由直嫡的阿速吉巴(諡號天順帝)、元文宗圖帖睦爾以及其兄和世㻋(諡號元武宗)爭奪王位,在這場皇權爭奪戰中,天順帝、元武宗短暫即位,元文宗經歷了登基和被迫退位的幾番折磨,最終站上權力頂端,年號從「天曆三年」轉為元文宗制定的「至順元年」。在長達近兩年的皇室鬥爭期間,元文宗籌劃建立起主掌皇室收藏的奎章閣。

圖1  北宋摹唐張萱〈虢國夫人遊春圖〉,遼寧省博物館藏。圖1 北宋摹唐張萱〈虢國夫人遊春圖〉,遼寧省博物館藏。

「收藏」看似事小,卻是中國傳統政治文化的重要一環。唐朝《歷代名畫記》提及「漢武創置秘閣,以聚圖書;漢明雅好丹青,別開畫室。」由此可見,皇室收藏最早追溯回漢代,漢武帝及漢明帝皆有收藏書畫的記錄,珍貴書畫皆是「天下之物」,收藏成為一種展演皇權的方式。元文宗建起奎章閣,既是延續以往對「皇室收藏」的想像,同時皇帝召集各個臣子參與鑑賞及書寫題跋的活動,成為另一種獨特且別致的政治文化宣傳,正如〈奎章閣銘〉中希望發揚的理想:「廼闢延閣,左圖右史。匪資燕娛,稽古之理。」

在詩詞〈九宮詞〉之中,柯九思描寫鑑書活動的盛況:「四海升平一事無,常參已散集諸儒。傳宣群玉看名畫,先進開元納諫圖。」詩一開頭先是稱揚元文宗朝內天下太平,其次敘述文宗下朝後召集眾臣一同賞畫,臣子們透過圖畫來納諫的景象。現存元代文集中,還留有虞集及揭傒斯奉皇帝之命完成的〈明皇出遊圖〉題畫詩,正呼應柯九思詩裡描寫群臣寫跋進諫的奎章閣日常情形。可惜〈明皇出遊圖〉今已不存,目前近似畫題及風格的作品,遼寧省博物館收藏的北宋摹〈虢國夫人遊春圖〉可供參考(圖1)。〈虢國夫人遊春圖〉母本傳為唐朝張萱所繪,畫中呈現楊玉環姊虢國夫人、秦國夫人及其侍從在明媚春日的出遊景象。畫卷前幅為三名騎馬開道的侍從,中間則為虢國夫人及秦國夫人,她們穿著華麗衣裳,輕鬆地拉攬韁繩,隨馬兒穩健的步伐悠閒前進。至於跟隨在兩位夫人身後的侍從們,則左右照護奶媽及孩子。

這類以皇室為主題的人物畫在唐代盛行,今佚的〈明皇出遊圖〉也是其中一例。虞集觀畫後依皇帝命令題詩,詩文為:「開元盛事何人畫,玉冠芙蓉御天馬。從官騎步各有持,移仗華清意閒暇。宮袍如錦照青春,詔許傳看思古人。不知身在瀛洲上,親奉圖書侍紫宸。」不同於一般描述畫家的風格及藝術定位的題畫詩,虞集題畫詩前半段旨在描述圖畫內容,說明畫中人物的衣著形貌及活動,宣揚玄宗時期的盛世繁華;後半段則又回到觀畫當下,虞集不忘提及在文宗的准許下,方有欣賞繪畫並思懷古人的機會。同樣一幅畫作,揭傒斯的題畫詩宛如一體兩面,表現出臣子主動諫言的積極性,同時藉由畫作勸誡皇帝:「明皇八駿爭馳道,還是開元是天寶?長安花發萬年枝,不識韶華醉中老。奎章閣下文書靜,冕旒端拱唐虞聖。此圖莫作等閒看,萬古君王作金鏡。」揭傒斯在詩中拋出「還是開元是天寶」一句,實為朝廷興衰與否的疑問,典故是來自唐玄宗雖有「開元之治」的賢良政績,但「天寶」年號時期耽於女色享樂,導致朝廷衰亡的史實。在此揭傒斯選用「以史為鏡」的儒家傳統觀點,藉此唱和虞集的「思古人」之情,同時向皇帝表示「此圖莫作等閒看」,告誡元文宗能記取前代教訓,不因享樂而疏於國事。

虞集和揭傒斯二人對〈明皇出遊圖〉正反兩面的詮釋,提供元文宗看待唐代歷史的不同角度,達到「鑑史」的效果,此時觀畫本身不單純是陶冶性情的藝文活動,同時也成為針砭政治的場域。至於元文宗接受儒臣們看法,展現出願意廣納諫言的雅量,似乎讓他在激烈的元代皇位爭奪戰下,更貼近儒家經典的「明君」形象,鼓勵治國人才前來追隨。

圖2  晉人書〈曹娥碑〉與元代虞集題跋,遼寧省博物館藏。圖2 晉人書〈曹娥碑〉與元代虞集題跋,遼寧省博物館藏。

柯九思傳奇

學者啟功認為,柯九思具有豐富的經驗和敏銳眼光,不亞於唐代褚遂良、宋代米芾父子等鑑定名家。元文宗曾向柯九思下令「凡內府所藏法書名畫,咸命鑑定」,特別任命他為奎章閣鑑書博士。奎章閣鑑書博士為正五品,官階雖然不高,但其職位隸屬於「奎章閣鑑書司」下,屬員只有一人,又鑑辨書畫的職務單純,因此獨立成「司」的作法,在職權或組織架構上都可謂不合時宜,所以這可說是文宗提供給柯九思的特別待遇。其次,原本組織規定下博士應為二人,但柯九思在位期間只有他一人任職,所以柯九思在奎章閣扮演的角色更顯特殊,使得他成為奎章閣全盛時期的代表人物。

圖3  南宋楊無咎〈四梅圖〉局部與元代柯九思題跋,北京故宮藏。圖3 南宋楊無咎〈四梅圖〉局部與元代柯九思題跋,北京故宮藏。

柯九思的鑑定造詣能夠得到關注肯定,最早來自他所收藏的晉人書〈曹娥碑〉(圖2)。〈曹娥碑〉現藏於遼寧省博物館,北宋宣和裝裱絹本,是東漢年間為頌揚曹娥孝行而書作,隸書結體扁勢,筆畫舒展自然。南宋時〈曹娥碑〉曾進入內府,因此有高宗趙構的題跋,而後分別由權臣韓侂胄、賈似道遞藏。元初經手郭天錫、喬簣成二人之後,由柯九思獲得。早在進入奎章閣之前,柯九思便已有這件稀有珍品吸引眾人目光,與其交好的朝臣虞集、宋本、謝端、宋褧及林宇特來觀賞,虞集觀後更不禁稱道:「近世書法殆絕,政以不見古人真墨故也。此卷又蕭梁李唐諸名士題識,傳世可考,宋思陵又親為鑑賞,于今又二百餘年,次第而觀,益知古人名世萬萬不可及……」由此反映來看,柯九思的鑑藏能力不言自明。而他曾經收藏過的畫作多為精品,包含有宋人〈谿山行旅圖〉、南宋楊無咎〈四梅圖〉(圖3)及元趙孟頫〈秋郊飲馬圖〉(圖4)等,目前所知其主要收藏印有「柯九思」、「柯九思敬仲」、「丹丘柯九思章」、「敬仲書印」、「柯九思真賞」、「柯九思秘笈」、「訓忠之家」等朱文印,「柯九思私印」、「丹丘生」、「任齋」等白文印,以及「玉堂柯九思私印」葫蘆朱文印。

圖4  元趙孟頫〈秋郊飲馬圖〉與元代柯九思題跋,北京故宮藏。圖4 元趙孟頫〈秋郊飲馬圖〉與元代柯九思題跋,北京故宮藏。

除了鑑定專才,柯九思在書畫上也不妨多讓,畫竹尤為著名。《圖繪寶鑑》認為其畫竹技法師從文同,目前傳世作〈清閟閣墨竹圖〉被視為真跡(圖5)。〈清閟閣墨竹圖〉是柯九思留宿清閟閣時為倪瓚所作,畫中一竹一石左右相伴,畫家下筆的筆鋒乾淨俐落,使竹葉飄逸自然,墨色層次分明;柯九思在畫石時將受光處留在正面,石緣上端的層層皴線則帶出奇石的渾厚雅意。柯九思的書法造詣方面,明代鑑藏家王世貞稱讚他「亦善書,四體八法,具能起雅去俗。」雖然書法藝術的名氣不如繪畫,但絕對有可看之處。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物館藏的柯九思〈書上京宮詞〉(圖6),根據學者推斷應為任職奎章閣時奉敕所作,內容記錄下元文宗賞賜皇姑大長公主的景況,後錄呈無言大禪師。〈書上京宮詞〉全篇的書法風格清朗爽健,馳筆縱橫之際,間架結構完整篤實,和諧且不落於呆板窠臼。收藏書畫及創作兼長,使柯九思和當代才俊有更多交集往來,像是有朱德潤、趙雍、張雨、顧瑛及倪瓚等人。同時柯九思也與比他年長18歲的虞集交好,早在奎章閣籌辦期間,兩人便已密切互動。在柯九思榮升鑑書博士的時候,虞集即便無法到場致賀,也寫帖表達祝福之意。

圖5  元代柯九思〈清閟閣墨竹圖〉,北京故宮藏。圖5 元代柯九思〈清閟閣墨竹圖〉,北京故宮藏。圖6  元代柯九思〈書上京宮詞〉,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物館藏。圖6 元代柯九思〈書上京宮詞〉,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物館藏。

除了和虞集的惺惺相惜,兩人在仕途上相互支持,元文宗的賞識更是柯九思生涯的轉捩點。不到一年三個月的時間,柯九思便由從七品的典瑞院都事躍升至正五品的鑑書博士,負責鑑辨書畫真假。奎章閣的秘玩書畫實際上是來自內府祕書監的收藏,當它在閣中由皇帝御覽或君臣鑑賞時,則由奎章閣隸屬的「群玉內司」管理,鑑賞過的藏品會再添上鈐印,最後送回原收藏處。柯九思所擔當的鑑書博士職務,即是鑑定這些來自內府收藏的法書名畫,初估他曾過眼的書畫數量應有60多件,其中包含閻立本〈步輦圖〉卷(圖7)、關仝〈關山行旅圖〉軸、傳李成〈茂林遠岫圖〉及趙佶〈芙蓉錦雞圖〉(圖8)等今日眾所皆知的重要畫作。柯九思扮演鑑定書畫的角色之外,也多次應文宗要求,將自家收藏上呈到奎章閣,像是前述提及的晉人書〈曹娥碑〉、〈定武蘭亭真本〉。然而有趣的是,文宗往往在不久之後,再次將這些藏品賜還柯九思。

圖7  唐閻立本〈步輦圖〉,北京故宮藏。圖7 唐閻立本〈步輦圖〉,北京故宮藏。

中國歷代皇帝對書畫珍品的執著,最著名的莫過於「蕭翼賺蘭亭」──唐太宗為了獲取王羲之墨寶,派遣蕭翼巧取辯才和尚收藏的故事。相較於唐太宗對收藏的強烈慾望,元文宗呈現另一種帝王面貌。天曆元年(1328)二月進呈入宮的〈曹娥碑〉,在宮廷待了兩個月之後,就因為文宗嘉獎柯九思善於鑑定辨別,令時任奎章閣侍書博士的虞集題記並賜還。柯九思上呈〈定武蘭亭真本〉的情況也十分類似,皇帝僅在御覽之後,親識「天曆之寶」便賜還。對元文宗而言,他和柯九思展現出的君臣情誼,似乎遠勝過收藏本身,也不吝於給予賞賜。元文宗在賜還〈定武蘭亭真本〉當日,亦賞給柯九思〈鴨頭丸帖〉,而後又賜李成〈寒林採芝圖〉,對柯九思的愛戴與信賴溢於言表。對於文宗的寵信,柯九思也以真摯情感回應,〈春直奎章閣二首〉其中一首寫到「春來瓊島花如錦,紅霧霏霏張九天。底事君王稀幸御,儒臣日日待經筵。」表現出儒臣在奎章閣中等候,期待著皇帝前來共賞書畫的心情。

圖8  北宋趙佶〈芙蓉錦雞圖〉,北京故宮藏。圖8 北宋趙佶〈芙蓉錦雞圖〉,北京故宮藏。

奎章閣暮日

元文宗的賞識有如雙面刃,柯九思隨即受到朝廷官員眼紅,尤其是出身於世襲蒙古貴族的權臣。擔任博士不到半年的時間,他在至順二年(1331)受到御史台的彈劾,理由是「性非純良,行極矯譎,挾其末技,趨附權門。」這裡所指的「末技」,無庸置疑就是他引以為傲的鑑賞能力。柯九思難敵外在的壓力,終究是離開了大都,結束這段大起大落的官宦生涯,晚年流寓在吳中一帶。

奎章閣面臨的難關不只是鑑書博士柯九思離去,扶持它茁壯的關鍵人物元文宗於至順三年(1332)八月,在上都逝世。元文宗的逝世再次為宮廷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的繼承權戰爭,而虞集便在元順帝登基之前,選擇告病還鄉。當熱衷文化的皇帝及才華洋溢的儒生學士不再,奎章閣的存在變得可有可無。即便日後揭傒斯任職藝文監丞,期間努力維持奎章閣的運作,深獲時人稱道,但終究敵不過當時政治混亂的局面,走向衰亡。直到至元六年(1340),元順帝有意恢復奎章閣的文化盛況,聽從奎章閣學士康里的提議,將奎章閣改名為宣文閣,然而這已是後話。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