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童鬧學圖》是仇英先生「臨宋人畫冊」十五幅畫作中之一部分,是他在項元沐家中對原著的臨本。[1]
作品名稱 仇英村童鬧學圖[2] 創作年代 明 作品出處 《摹宋人畫冊》中一幅[2] 作 者 仇英 規 格 20×20cm 材 質 紙質
作品賞析
明代仇英《摹宋人畫冊》,是16世紀中期仇英為富商收藏家項元汴所作。其中一幅正是“村童鬧學圖”。仇英的畫是20餘厘米見方的小斗方,描繪了茅草房中的一個學堂,老師伏在講台上睡覺,學生開始在教室與院子里大鬧天宮,比華喦與張宏的構圖更加複雜,在仇英的畫中,這位模範生身穿紅衫,手拿毛筆,不以為然地扭頭看著鬧學的同學,桌上的描紅本上端端正正寫著一行字“上大人孔乙己 ”,這是唐代以來開始盛行的童蒙讀物的起始句。華喦畫中的模範生也很容易找到,畫家用兩棵梧桐樹將他標示出來[1] [2] 。
觀後評
在仇英的畫中,院子裡有個童子正在畫著熟睡的先生的畫像,畫畫的紙是一張方形的紙,尺寸不小,不會是上課時練字的紙。那麼,他會在上課前特意準備這麼一張宣紙,專等著先生熟睡了再為其畫像的嗎?他身邊的另一個童子更誇張,身披著一幅寫滿狂草的書法捲軸,頭上戴著一隻小茶壺,手拿先生的戒尺,嘴上畫著小鬍子,扮作一位作法的老道。他用作道具的書法手捲難道是專門從家中拿來的?如果不是,那一定是從老師收藏在學堂裡的書畫藏品中偷取來的,試問在真實情況下,他敢把老師的收藏品如此糟蹋嗎?凡此種種,都表明畫面中的各種情節其實全是出自想像,並沒有真實的社會現實依據,實際上,我們也不可能在中國古代社會找到一個這般鬧騰的學堂[1] 。

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b151f8198618367a179474392c738bd4b31ce531  圖片搜尋結果

-------------------------------------------

孔乙己的真面目_奔石周_新浪博客 - https://goo.gl/jqHiXm

從唐朝到清朝,古中國童子描紅習字,常寫一種只有二十幾字的的字帖,名為《上大人》,文句大約為:「上大人(上大夫),孔(丘)乙已。化三千,七十士。爾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禮也。」主因為筆劃簡單,蘊涵基本筆劃[1]。
在湖北,當地將《上大人》用於遊戲牌上,稱為上大人牌[2]。

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爾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禮,譯成白話文的意義就是:

我們的至聖先師(上大人),名字叫孔子(孔乙己),他辛苦傳播知識,共教化了三千弟子(化三千),其中有七十二個學問出眾的人(七十士),你們這些小孩子從小都要入學讀書(爾小生,爾小生是《三字經》中的原文),到了八九歲(八九子),如能養成仁義情懷(佳作仁),則此生有望成為知書達禮的人上之人(可知禮,古人推崇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所以達到“可知禮”的境界意味著成功)。

描紅 24 字(學寫毛筆字) - 博學軒 - udn部落格 - https://goo.gl/6HLEf9

上大人牌,又稱楚牌[1],是流傳於中國湖北的傳統牌具,印有過去兒童習字帖《上大人

上大人牌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wfKlqU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

20101005nao  

乾隆年間的某一天,畫家華喦(yán)在杭州的書齋「講聲書舍」中畫了一幅畫,畫的是梧桐樹掩映之下的一座書塾:教書先生正趴在講台上呼呼大睡,讀書的孩童則在教室里鬧翻了天,有的戴上面具,揮舞著先生的戒尺;有的從院子里摘了一朵花,正準備插在先生頭巾里。可憐這位先生,儘管夢裡自有顏如玉,卻渾然不覺弟子們的膽大妄為。

「揚州八怪」之一,華喦因為常常把世俗主題與文人雅趣巧妙融合而頗為時人欣賞,他的這幅《桐屋鬧學圖》同樣如此。畫家在畫上題詩一首:「隱几酣然正晝眠,頑童遊戲擅當前。孝先便腹思經事,繼起於今有后賢。」「孝先便腹」講的是東漢人邊韶的故事。《後漢書》記載,邊韶字孝先,以文學知名,教授學生數百人。

他曾在白天和衣而睡,弟子私下嘲諷說:「邊孝先,腹便便,懶讀書,但欲眠。」邊韶從睡夢中驚醒,立即應對到:「邊為姓,孝為字。腹便便,五經笥。但欲眠,思經事。」可見,華喦所畫的,其實是歷史人物邊韶的故事。

我們不知道此畫究竟是為何人所作,慵懶而滿腹經綸的邊韶,正適合送給清代那些為功名而努力的江南文士,題詩中「繼起於今有后賢」一句正說明了受畫人也是一位與邊韶一樣的苦讀詩書、連夢中都在想著經書的文士。畫中的教書先生邊韶正在大桐樹陰下午睡,這個主題又與表現文人在樹下午睡的「桐蔭高士」相吻合,益發襯托出畫面的文人主題。不過,華喦更高妙之處在於,他將之與「村童鬧學」這個世俗的題材混融在一起,為歷史故事添加了幽默與喜慶的大眾情趣。

「村童鬧學」是繪畫史中一個流行的畫題,一直到晚清,我們都能夠在天津楊柳青年畫中大量看到。此外,明末蘇州畫家張宏在1638年畫有一幅《雜技遊戲圖》長卷,描繪市井之中各種雜耍賣藝的行當,其中就有「鬧學堂」一段。更早的「村童鬧學」則可以追溯到張宏的蘇州前輩仇英

上海博物館藏有一套明代仇英《摹宋人畫冊》,是16世紀中期仇英為富商收藏家項元汴所作。其中一幅正是「村童鬧學圖」。仇英的畫是20餘厘米見方的小斗方,描繪了茅草房中的一個學堂,老師伏在講台上睡覺,學生開始在教室與院子里大鬧天宮,比華喦與張宏的構圖更加複雜。

將仇英、張宏與華喦的「村童鬧學」放在一起,觀者立即就能看出其中的相似性。畫面都著力烘托「鬧」,都是以伏在講台上睡午覺的教書先生為中心,而且都是把先生放在畫面的左邊。學生都在偷偷拿熟睡的師傅開涮,或者摘頭巾,或者簪花,或者給老師畫鬼臉。動靜之中,睡得不省人事的老師與為所欲為的學生形成強烈的對比,而在二者之間起著過渡作用的,是一位好學生的形象。

三位畫家都在畫中描繪了一位端坐在書桌前用功的好學生。在仇英的畫中,這位模範生身穿紅衫,手拿毛筆,不以為然地扭頭看著鬧學的同學,桌上的描紅本上端端正正寫著一行字「上大人孔乙己」,這是唐代以來開始盛行的童蒙讀物的起始句。華喦畫中的模範生也很容易找到,畫家用兩棵梧桐樹將他標示出來

「村童鬧學」這個畫題,人們一直是把它當作富有吉祥含義的年畫,或是反映現實生活的風俗畫。最早對這個畫題進行研究的是沈從文先生,他在《中國古代服飾研究》中就專門對仇英的《摹宋人村童鬧學圖》進行過考察,只不過他當時把仇英的摹本當成了宋人的原本。沈從文將這幅畫視作「描寫當前社會風俗人事,用平民生活作為對象的作品」,是「社會現實題材寫生」

--------------------------

 趁著教書先生睡大覺,周遭的學生們開始“大鬧天宮”︰有的正準備給先生的頭上帶花,有的帶上面具揮舞著先生的戒尺—這正是清朝畫家華筆下的《桐屋鬧學圖》(局部)所描繪的,他大大打破了我們對傳統私塾十分嚴肅的想象。供圖╱有象
  乾隆年間的某一天,畫家華--(y n)在杭州的書齋“講聲書舍”中畫了一幅畫,畫的是梧桐樹掩映之下的一座書塾︰教書先生正趴在講台上呼呼大睡,讀書的孩童在教室里鬧翻了天,有的戴上面具,揮舞著先生的戒尺;有的從院子里摘了一朵花,正準備插在先生頭巾里。可憐這位先生,盡管夢里自有顏如玉,卻渾然不覺弟子們的膽大妄為。
  作為“揚州八怪”之一,華--因為常常把世俗主題與文人雅趣巧妙融合而頗為時人欣賞,他的這幅《桐屋鬧學圖》同樣如此。畫家在畫上題詩一首︰“隱幾酣然正晝眠,頑童游戲擅當前。孝先便腹思經事,繼起于今有後賢。”“孝先便腹”講的是東漢人邊韶的故事。《後漢書》記載,邊韶字孝先,以文學知名,教授學生數百人。他曾在白天和衣而睡,弟子私下嘲諷說︰“邊孝先,腹便便,懶讀書,但欲眠。”邊韶從睡夢中驚醒,立即應對到︰“邊為姓,孝為字。腹便便,五經笥。但欲眠,思經事。”可見,華--所畫的,其實是歷史人物邊韶的故事。
  我們不知道此畫究竟是為何人所作,慵懶而滿腹經綸的邊韶,正適合送給清代那些為功名而努力的江南文士,題詩中“繼起于今有後賢”一句正說明了受畫人也是一位與邊韶一樣的苦讀詩書、連夢中都在想著經書的文士。畫中的教書先生邊韶正在大桐樹陰下午睡,這個主題又與表現文人在樹下午睡的“桐蔭高士”相吻合,益發襯托出畫面的文人主題。不過,華--更高妙之處在于,他將之與“村童鬧學”這個世俗的題材混融在一起,為歷史故事添加了幽默與喜慶的大眾情趣。
  鬧學村童︰理想還是現實?
  “村童鬧學”是繪畫史中一個流行的畫題,一直到晚清,我們都能夠在天津楊柳青年畫中大量看到。此外,明末蘇州畫家張宏在1638年畫有一幅《雜技游戲圖》長卷,描繪市井之中各種雜耍賣藝的行當,其中就有“鬧學堂”一段。更早的“村童鬧學”則可以追溯到張宏的蘇州前輩仇英。上海博物館藏有一套明代仇英《摹宋人畫冊》,是16世紀中期仇英為富商收藏家項元汴所作。其中一幅正是“村童鬧學圖”。仇英的畫是20余厘米見方的小斗方,描繪了茅草房中的一個學堂,老師伏在講台上睡覺,學生開始在教室與院子里大鬧天宮,比華--與張宏的構圖更加復雜。
  將仇英、張宏與華--的“村童鬧學”放在一起,觀者立即就能看出其中的相似性。畫面都著力烘托“鬧”,都是以伏在講台上睡午覺的教書先生為中心,而且都是把先生放在畫面的左邊。學生都在偷偷拿熟睡的師傅開涮,或者摘頭巾,或者簪花,或者給老師畫鬼臉。動靜之中,睡得不省人事的老師與為所欲為的學生形成強烈的對比,而在二者之間起著過渡作用的,是一位好學生的形象。三位畫家都在畫中描繪了一位端坐在書桌前用功的好學生。在仇英的畫中,這位模範生身穿紅衫,手拿毛筆,不以為然地扭頭看著鬧學的同學,桌上的描紅本上端端正正寫著一行字“上大人孔乙己”,這是唐代以來開始盛行的童蒙讀物的起始句。華--畫中的模範生也很容易找到,畫家用兩棵梧桐樹將他標示出來。
  “村童鬧學”這個畫題,人們一直是把它當作富有吉祥含義的年畫,或是反映現實生活的風俗畫。最早對這個畫題進行研究的是沈從文先生,他在《中國古代服飾研究》中就專門對仇英的《摹宋人村童鬧學圖》進行過考察,只不過他當時把仇英的摹本當成了宋人的原本。沈從文將這幅畫視作“描寫當前社會風俗人事,用平民生活作為對象的作品”,是“社會現實題材寫生”。
  不過,倘若我們把它當作宋代社會風俗的真實寫照,我們便不得不需要解釋以下的問題。問題一︰如果村童們趁老師午睡而大鬧學堂在宋代是特殊的風俗,那麼為何在明代、清代乃至近代一直有畫家去描繪相似的風俗?難道宋代的鬧學風俗代代相傳,跨越近千年而沒有變化?問題二︰倘若村童鬧學並非宋代獨有的風俗,而是在宋代形成之後延續下來,成為社會約定俗成的風俗,那麼究竟憑借著什麼,使村童鬧學得以成為中國社會中的固定風俗?問題三︰倘若村童鬧學並非某一種社會固定風俗,而只是畫家突發靈感對現實中某個真實場景的描繪,那麼在宋代、明代和清代畫家筆下,何以會有幾乎完全“相同”的社會真實場景?
  這三個相關的問題都難以有滿意的回答,究其原因,是因為村童鬧學這個主題本來就不是某種真實存在的東西,它既不是約定俗成的社會風俗,也不是某個時代的某個真實景象。我們很容易就可以在“村童鬧學圖”中找到不合情理之處。大白天在學堂講台上講著講著就睡著了的教書先生或許真的會有,但是像畫中這般睡得如此沉的卻很少見。我們又要舉到華--所吟詠的東漢文士邊韶的故事,他雖然可能是白日在講台上睡覺,但卻是在睡夢中猛然就被學生們的嘲弄所驚醒,並立即進行應對,使得嘲諷他的弟子們很羞愧。可是“村童鬧學圖”中的先生,睡得幾乎就像打了麻醉劑一般,任憑學生在教室里甚至自己身上動手動腳。鬧學的童子從事著各種活動,大都是極富夸張的,不可能是實際情況。在仇英的畫中,院子里有個童子正在畫著熟睡的先生的畫像,畫畫的紙是一張方形的紙,尺寸不小,不會是上課時練字的紙。那麼,他會在上課前特意準備這麼一張宣紙,專等著先生熟睡了再為其畫像的嗎?他身邊的另一個童子更夸張,身披著一幅寫滿狂草的書法卷軸,頭上戴著一只小茶壺,手拿先生的戒尺,嘴上畫著小胡子,扮作一位作法的老道。他用作道具的書法手卷難道是專門從家中拿來的?如果不是,那一定是從老師收藏在學堂里的書畫藏品中偷取來的,試問在真實情況下,他敢把老師的收藏品如此糟蹋嗎?凡此種種,都表明畫面中的各種情節其實全是出自想象,並沒有真實的社會現實依據,實際上,我們也不可能在中國古代社會找到一個這般鬧騰的學堂。

--------------------------------

14ce36d3d539b600b6e9fdc2e150352ac65cb7a4  

《勸學詩》或稱《勸學文》,是宋真宗所作[1],目的是勸勉男兒努力讀書,透過科舉出仕來達成自己的夢想。一般人常說的「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有女顏如玉」就是出自本詩。

《勸學詩》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
娶妻莫愁無良媒,書中自有顏如玉
出門莫愁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
男兒欲遂平生志,六經勤向窗前讀。

 

要使家中富有不用買好的田地,勤學讀書自能得到千鐘的糧米;想住得安逸不用蓋宏偉的房室;勤學讀書自能得到華麗的金屋;想要取妻不用遺憾沒有好的媒人;勤學讀書自能得到美人相伴。

 

出門不必遺憾沒有隨從,勤學讀書可使你的車馬多如紛落的箭。
男兒如果要完成平生的志願,勸你在窗前好好的把六經勤讀。

有錢的人家不必買肥沃的田地,只要多讀書,參加科舉

考試,就有機會出人頭地,做大官賺大錢。

想要生活安定,並不需要建造高大堂皇的房子,只要多

讀書,書裡面就有黃金打造的房子。

出門不用擔心沒有人跟在旁邊服侍,書裡就有許多車輛

和馬匹簇擁在你的四週,聽候你的使喚。

想要結婚娶妻,不用擔心沒有善於牽紅線的媒人,書裡

自然就有許多美女任你挑選。

男兒只要把六經讀得滾瓜爛熟,日後參加科舉考試,就

能實現生平大志。

----------------------------------------------

“勸學文”或稱“勸學篇”、“勸學詩”,古往今來湧現出諸多優秀作品,從一方面體現了中國文化中的傳統思想。如宋真宗所作,以白話文所寫,目的是勸勉男兒努力讀書,透過出仕來達成自己的夢想,詩中名句「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有女顏如玉」婦孺皆知。
作品名稱 勸學文 作品別名 勸學篇、勸學詩

宋真宗《勸學文》
原文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
取妻莫愁無良媒,書中有女顏如玉。
出門莫愁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
男兒欲遂平生志,五經勤向窗前讀。
常言道,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宋真宗趙恆的<<勸學詩>>字裡行間給我們的啟示是讀書考取功名是當時人生的一條絕佳出路。用現代理念去解釋,讀書就是接受教育,教育是社會的一個功能,讓學生掌握知識學能,以投身社會,服務人群。
作者簡介
宋真宗 趙恆(968-1022)宋朝第三位皇帝,宋太宗第三子。,母為元德皇后李氏。初名趙德昌,後改趙元休、趙元侃。歷封韓王、襄王和壽王,曾任開封府尹。至道元年(995年),被立為太子,改名恆。至道三年(997年),趙恆即位。趙恆即位之初,任用李沆等為相,勤於政事。景德元年(1004年),遼朝入侵,宰相寇準力排眾議,勸趙恆親征,雙方會戰距都城東京(今河南省開封市)三百里外之澶淵,局勢有利於北宋,但因趙恆懼於遼的聲勢,並慮及雙方交戰已久互有勝負,不顧寇準反對,以每年給遼一定金銀為“歲幣”於澶淵定盟和解,史稱“澶淵之盟”。此後,北宋進入經濟繁榮期,史稱“咸平之治”。趙恆在位後期,任王欽若、丁謂為相,二人常以天書符瑞之說,熒惑朝野,趙恆也沉溺於封禪之事,廣建宮觀,勞民傷財,致使社會矛盾加深,使得北宋的“內憂外患”問題日趨嚴重。乾興元年(1022年),趙恆駕崩,年五十五,在位二十五年。諡號為文明章聖元孝皇帝,廟號真宗。葬永定陵。後累加諡至膺符稽古神功讓德文明武定章聖元孝皇帝。趙恆好文學,善書法。著名諺語“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即出自他,其目的在於鼓勵讀書人讀書科舉,參政治國,使得宋朝能夠廣招賢士治理好天下。[1]
朱熹《勸學文》
原文
勿謂今日不學而有來日,
勿謂今.年不學而有來年。
日月逝矣,歲不我延。
嗚呼老矣,是誰之愆?
譯文
不要說因為還有明天再所以今天不學習
不要說因為還有明.年再所以今.年不學習
時光流逝,時間不會等我啊
嗚呼,俯仰只見我已經老了,(這時候再來後悔年輕時沒有學習)這是誰的錯啊?
謂,說
延,等待之意
嗚呼,語氣、感嘆詞
愆,即罪愆(和“千”字一個讀音),罪過的意思
作者簡介
朱熹(1130年9月15日~1200年4月23日),行五十二,小名沋郎,小字季延,字元晦,一字仲晦,號晦庵,晚稱晦翁,又稱紫陽先生、考亭先生、滄州病叟、雲谷老人、滄洲病叟、逆翁。諡文,又稱朱文公。漢族,祖籍南宋江南東路徽州府婺源縣(今江西省婺源),出生於南劍州尤溪(今屬福建三明市)。南宋著名的理學家、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詩人、閩學派的代表人物,世稱朱子,是孔子、孟子以來最傑出的弘揚儒學的大師。[2]
王安石《勸學文》
原文
讀書不破費,讀書利萬倍。
窗前讀古書,燈下尋書義。
貧者因書富,富者因書貴。
延伸出這麼一句話:貧者因書富,富者因書貴,貴者因書而守成。
作者簡介
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號半山,諡文,封荊國公。世人又稱王荊公。漢族,北宋撫州臨川人(今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鄧家巷人),中國北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改革家,唐宋八大家之一。歐陽修稱讚王安石:“翰林風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老去自憐心尚在,後來誰與子爭先。”傳世文集有《王臨川集》、《臨川集拾遺》等。其詩文各體兼擅,詞雖不多,但亦擅長,且有名作《桂枝香》等。而王荊公最得世人哄傳之詩句莫過於《泊船瓜洲》中的“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3]

-----------------------

File:Spanish deck printed in Valencia, in 1778.jpg

遊戲牌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XGSLNE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