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田屋事件- 【坂本龍馬の背中を追う】 - http://goo.gl/V6aQ2P

banar_04  

寺田屋事件(てらだやじけん)是江戶時代末期,發生在山城國的紀伊郡伏見(現在京都市的伏見區)的旅館・寺田屋的事件(34°55′48.8″N 135°45′34.5″E座標:34°55′48.8″N 135°45′34.5″E)。以下兩件事情都叫做田屋事件。
文久2年(1862年)發生的對薩摩藩尊皇派的鎮壓事件。
慶應2年(1866年)發生的伏見奉行主導的對坂本龍馬的襲擊事件。

薩摩藩的肅清
薩摩藩尊皇派在文久2年4月23日(1862年5月21日)被薩摩藩藩主的父親和藩政的實際主導者島津久光鎮壓的事件,也叫寺田屋騷動。
島津久光率領千餘名藩兵千名上洛(到京都去),日本的尊王派把希望放在他的身。可是久光當時不想倒幕,他奉行公武合體的路線。對此不滿的薩摩藩激進派,有馬新七等尊王派的志士與真木和泉和田中河內介一起策劃並決定襲擊關百九條尚忠和京都所司代酒井忠義的宅地,他們在伏見的旅館寺田屋聚集。
久光派遣大久保一藏等人作為鎮撫使去勸他們放棄,但是失敗了,他們反而勸說客加入騷動。當初為以防萬一,鎮撫使特地選擇擅長劍術的藩士(大山綱良、奈良原繁、道島五郎兵衛、鈴木勇右衛門、鈴木昌之助、山口金之進、江夏仲左衛門、森岡善助,加上後來自願加入的上床源助一共九名)。
大山綱良希望有馬新七一起到藩宅去,有馬拒絕了,「同志討伐」激烈的開始了。戰鬥中鎮撫使中1人陣亡(道島五郎兵衛)還有有馬派6名(有馬新七、柴山愛次郎、橋口壯介・西田直五郎、弟子丸龍助、橋口運蔵)也陣亡了,2名(田中謙助、森山新五左衛門)重傷。在二樓多數尊王派(大山巌・西鄉從道・三島通庸・篠原國干・永山彌一郎等)在大山綱良丟下武器,以必死之心說服下,剩下的尊王派投降了。
這件事情使得朝廷對久光的信賴提高了。

310378  

寺田屋事件:雖說個人即政治,但有時也沒影響到政治

「寺田屋事件」在龍馬夫婦的個人生命史上所留下的印記,遠超過作為一個歷史節點的功能。人們之所記得,一方面是因為故事集香豔、浪漫、血腥與暴力於一身;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維新前期幾起與龍馬有關的騷動事件中,唯有「寺田屋」的場景留了下來
作者:李拓梓2015-05-28 11:29

李拓梓

發生在1866年的「寺田屋事件」,並不能算幕末維新史上的重大事件,不過卻可以說是坂本龍馬個人生命史上最重要的一件事。因為這起事件,維新浪蕩子決定和救命恩人阿龍結婚,並展開了日本史上第一場蜜月旅行

當時龍馬剛剛完成了「薩長同盟」見證人的角色,讓兩個互不信任的世仇雄藩合作倒幕,創造了歷史的新頁。「薩長同盟」是倒幕成功的關鍵,在一介浪人見證下完成,也代表了一個打破階級新時代的到來。

位在伏見淀川岸邊的寺田屋,是當時京阪運輸的中間點,船夫、行商經常選擇在這裡休息,度過出差夜晚。寺田屋的老闆娘登勢為人豪爽,暗助過許多來自西國諸藩的維新志士,頗受好評。龍馬借宿於此,一方面是因為和老闆娘熟識,一方面也是因為他當時的女朋友阿龍也在這裡工作。

位在伏見淀川岸邊的寺田屋。(圖:作者提供)

當時,對於同盟尚不知情的幕府,則因為將軍慶喜蒞臨伏見,而加強巡守,出入複雜的寺田屋,當然是臨檢的重點地區。聽聞土佐浪人坂本龍馬借宿此地,當時的伏見奉行,便向時任京都守護職(類似警察總長)的松平容保提出逮捕令,帶著浩浩蕩蕩的人馬,來逮捕龍馬。

如果喜歡看大河劇的人,先看了「龍馬」,又看了「八重之櫻」,應該會對松平容保的衝突詮釋感到很疑惑。不過,人本來就有很多面向,維新志士心目中的大敵松平容保,是德川家的譜代大名,被迫從遙遠的東北來到首都,接任京都守護職,也經歷過家臣反對,背後有許多不得已,但總之還是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

「寺田屋事件」的打鬥過程,涉及香豔、浪漫、血腥與暴力,算是所有歷史劇中的高潮段落。不過他們想追緝的龍馬,幸運躲過一劫,成功逃進了薩摩府邸。

該起事件的最大豔聞,就是龍馬的女友阿龍洗澡洗到一半,忽然從窗外看到刀光劍影,衣不蔽體的跑到二樓通風報信,又在寒冷冬天隨便披上一件外套,直衝薩摩宅邸請西鄉隆盛出兵相救。所以今日到「寺田屋」一遊,還可以看到複製的澡盆、和標記著「刀痕」、「彈痕」的戰鬥痕跡,不過大河劇場景深植人心,現實中阿龍和真木陽子差很多,而龍馬也遠無福山雅治那麼帥。

「寺田屋」中複製的澡盆。(圖:作者提供)

寺田屋中標記的的刀痕。(圖:作者提供)

寺田屋中標記的彈痕。(圖:作者提供)

寺田屋附近的「龍馬街道」現在雖然是觀光景點,但應該就是當年阿龍奔跑前往薩摩藩求助的路線。旅人在逛遊途中,也可以思古幽情,想像充滿「我要救他」決心的阿龍在夜半的街道上狂奔的場景,但寒夜裡奮力地為愛人的性命而奔走,情緒想必和悠哉閑晃有很大的區隔。

薩摩藩聽到阿龍通風報信後,隨即出動人力尋找龍馬。在河邊的木材小屋中找到半死不活的龍馬,速速扛回宅邸救治,挽回失血又失溫的龍馬一條小命。阿龍的真愛感動了龍馬,因此龍馬康復後,兩人感情增溫,很快就決定共結連理。據說手傷還沒全部復原,龍馬就牽著阿龍跑去京都河原四條逛大街,把負責保護他安全的薩摩藩士嚇得魂飛魄散。

龍馬之妻阿龍 (圖:http://m-miya.net/blog/oryo.html)

當時薩摩藩的指揮官西鄉隆盛覺得這樣搞下去遲早出事,就建議龍馬帶著新婚太太,去薩摩泡溫泉養傷。據說從盤尼西林發明後,就沒有人泡溫泉養傷了。不過當時盤尼西林還沒發明,於是兩人的養傷之旅,成了日後被傳頌的「日本第一對蜜月旅行夫妻」傳奇。現在霧島地區的許多飯店,都要為此沾光,為不振的內需提供振興材料。

這起「寺田屋事件」,在龍馬夫婦的個人生命史上所留下的印記,遠超過作為一個歷史節點的功能。之所以被人們所記得,一方面是因為故事集香豔、浪漫、血腥與暴力於一身;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維新前期幾起與龍馬有關的騷動事件中,唯有「寺田屋」的場景留了下來,而其他事件的發生點多半只剩下一塊石碑。

維新前期幾起與龍馬有關的騷動事件中,唯有「寺田屋」的場景留了下來。(圖:作者提供)

不過,據聞這個寺田屋也不是真的。真正的寺田屋似乎在鳥羽伏見戰役中遭到毀壞,現有的建築是在1905年復原,但毀壞了多少,復原的是不是相同,當時並沒有明確記載。因此到底那些「彈痕」、「刀痕」是新的還是舊的、真的還是假的,到現在也沒人搞得清楚。

但總之就算是假的,也已經一百多年,可以說是「弄假成真」了,所以當今歷史迷還是絡繹不絕地前往踏察,想感受一下這起personal is political,但好像沒影響到政治事件的所以然。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