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國總統大選:笨蛋,問題在外交?

1991年,共和黨老布希打贏波灣戰爭,國內支持度高達80%卻輸給以經濟做為訴求的柯林頓;2004年小布希高舉反恐大旗贏得連任,但2008年的金融風暴卻讓主打「改變」的歐巴馬一路連任。隨著美國經濟復甦,歐巴馬外交成效不彰,2016年總統大選主軸是否會再回到外交的戰場?
作者:劉世忠2015-05-25 10:38

劉世忠

欲問鼎2016美國總統大位,左起為民主黨的希拉蕊以及共和黨的盧比歐與傑布布希。(AP)

放眼全球主要國家,每逢全國性選舉,主要選戰議題多環繞在「所有政治都是地方政治」(all politics is local),或是經濟民生與公平正義,美國選舉看似也不例外。1991年美國共和黨總統老布希打贏波斯灣戰爭,國內支持度超過80%,看似連任勝券在握,豈料隔年竟敗給來自阿肯色州、名不見經傳的民主黨州長柯林頓手上,只因柯林頓精確地將選戰主軸鎖定於「笨蛋,問題在經濟」(It’s the economy, stupid)。

但美國近代史上也有靠著外交政績打贏總統大選的。2004年共和黨總統小布希就高舉反恐戰爭大旗獲得連任,甚至在選前不到一年逮捕到伊拉克總統海珊,巧妙轉化為選情加分。只是風水輪流轉,小布希反恐到最後深陷伊拉克泥沼,犧牲成千美國大兵,加上2008年爆發全球金融風暴,反戰與經濟再次主導2008年美國總統選戰,也讓主打「改變」(change)的歐巴馬成為美國首位非洲裔總統,甚至贏得2012年連任。

2004年,小布希高舉反恐戰爭大旗獲得連任,只是風水輪流轉,小布希反恐到最後深陷伊拉克泥沼,再加上2008年爆發全球金融風暴,讓主打「改變」的歐巴馬成為美國首位非洲裔總統,甚至贏得2012年連任。(美聯、路透)

隨著2016年大選逼近,民主、共和兩黨黨內初選戰鼓雷鳴,外交議題卻儼然成為各家必爭之地,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美國經濟復甦、失業率下降,縱使經濟仍然是重要選戰議題,兩黨目前分別領先的前第一夫人希拉蕊和前佛羅里達州州長傑布布希也都不約而同鎖定在如何解決貧富不均與薪資停滯等問題,但至少經濟議題的排他性已不若過往選舉。

二是,歐巴馬主政迄今的外交施政毀譽參半,一方面肇因於對小布希時代「單邊主義」的矯枉過正,二方面是歐巴馬堅持透過與盟邦分擔責任以及運用外交協商解決歧見的「交往政策」作為外交戰略,但顯然成效不彰,也被國際視為過於軟弱。縱使歐巴馬在卸任末期汲汲營營於伊朗核子協議、古巴關係正常化、亞太戰略再平衡等幾個主要的外交遺產,卻無法掩飾在諸如烏克蘭、敘利亞、新伊斯蘭國、北韓,乃至中國崛起等挑戰上的力有未逮。

歐巴馬堅持透過與盟邦分擔責任以及運用外交協商解決歧見的「交往政策」作為外交戰略,但顯然成效不彰。在諸如烏克蘭、敘利亞、新伊斯蘭國、北韓,乃至中國崛起等挑戰上的力有未逮。(彭博)

三是,傳統安全威脅的定義早已質變。網路戰、經貿戰、傳染病與新型恐怖主義興起,與流氓國家、核武威脅、領土主權爭端並列,甚至跨越國界,沒有本土或海外之分,在在需要新的國家領導人提出新的國家安全願景與作法來因應。

而2016大選因素也愈發使得外交議題複雜化,共和黨有意角逐者磨刀霍霍自不在話下,就連民主黨的希拉蕊都面臨是否要與歐巴馬的外交「選擇性切割」的困境。尤其是當兩黨黨內初選面對的多是基本教義派,領先者發言莫不小心翼翼,落後者則是大鳴大放,爭取媒體話語權和曝光度。例如,傑布布希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時失言,表示會支持2003年他哥哥小布希出兵伊拉克的決定。因為當時中情局的情報顯示,海珊計劃發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而這項指控迄今沒有找到證據,反布希者批評這根本只是共和黨新保守派為了打仗編造的謊言,共和黨因而也輸掉2008年大選。儘管傑布布希事後澄清原本說法,但黨內其他競爭者彷彿鯊魚聞到血群起攻之,也讓尚未正式宣布參選的傑布出師不利。

傑布布希(圖)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會支持2003年小布希出兵伊拉克的決定。反布希者批評這根本只是共和黨新保守派為了打仗編造的謊言。(AP)

民主黨的希拉蕊也好不到哪裡去。正當國會激烈辯論協商是否給予總統「加速」(fast-track)進行貿易談判的「貿易授權法」(TPA)之際,在歐巴馬第一任擔任國務卿的希拉蕊當然是TPA的擁護者。如今角色轉換成候選人,面對反自由貿易與TPA的民主黨支持者與工會團體,希拉蕊卻表態希望協定納入「防止操縱匯率與禁止外國企業控告有關國家政府」條款,同時強化透明度,形同打臉歐巴馬。

希拉蕊面對反自由貿易與TPA的民主黨支持者與工會團體,表態希望協定納入「防止操縱匯率與禁止外國企業控告有關國家政府」條款,同時強化透明度,形同打臉歐巴馬。(AP)

共和黨的黑馬新秀佛州參議員盧比歐更是大力疾呼重振美國世界領導地位的三個支柱,包括國防能力、強勢經濟與民主價值。而美國外交政策經常在週期性的總統大選循環中擺盪於「積極干預」與「消極介入」之間本即不爭的事實。

由此可見,最終無論是誰出線,民主與共和兩黨總統候選人都無法逃避外界對「美國外交政策軟弱」與「全球領導威信衰退」的挑戰,也都預期將提出較歐巴馬現行政策更有「肌肉」與「力量」的外交國防戰略。

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主軸之一會是「笨蛋,問題在外交」嗎?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