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的名字1》軍警進入校園抓人 「四六事件」揭開白色恐怖序幕
newtalk.tw查看原始檔
《中央廣播電台》製作推出一系列以轉型正義為主軸的節目--「開放歷史」;透過歷史學者、政治工作者、文史工作者等,以口述的方式,講述威權、白色恐怖時代的感人故事,紀錄台灣人為民主自由奮鬥的經驗與歷史。《新頭殼》取得央廣授權轉載,讓大家進一步了解過去這些鮮為人知的歷史和故事。
「風中的名字」主要講述白色恐怖的歷史與相關故事,今天節目要談的是發生在1949年4月6日,台灣大學與師範學院的學生組織與政府和警方的對抗,由於學生組織內被懷疑有共產黨地下黨員,所以政府動用軍警的力量來對付學生,甚至進入校園抓人,這就是「四六事件」。
「四六事件」揭開了台灣白色恐怖序幕,台灣在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引起台灣各地風起雲湧的民怨、衝突、抗暴以及鎮壓、屠殺,二二八的受難者多數沒有經過司法審判,後來的白色恐怖年代,立法院通過了「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以及加重「內亂罪」,也就是「懲治叛亂條例」,比刑法100條的內亂罪更重。原本中華民國憲法規定,非軍人一律不經軍法審判,但是憲法被「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所凍結,不管是軍是民,只要反抗政府就可能被指控叛亂罪,一律送軍法審判,跟二二八事件時不一樣。特別是1949年4月6日到1949年12月,國民黨政府因為國共內戰失敗,撤退到台灣,蔣中正總統對於某些將領投降共產黨感到坐立不安,所以只要與共產黨有牽扯,寧可錯抓一百、不可放過一人。也因此從1949年起就開始執行非常嚴厲的白色恐怖清鄉大逮捕,全面清查所有可能與共產黨相關的組織。
「四六事件」發生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源自於台灣民眾包括年輕學生對政府的不滿,原本戰後在書籍閱讀上是開放的,像經濟系學生可以看馬克思的《資本論》,就如同課堂參考書籍,可是1949年實施白色恐怖,也是1951年之後,報紙上陸續刊登省政府發佈的「禁書」、「匪書」名單,《資本論》也從此成為禁書,再也不能公開閱讀,信仰「三民主義」成為政府國策,排除「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因此,在那段時間很多知識分子很難調適。
「四六事件」發生在1949年3月下旬,當時有台大學生與師範學院學生共騎一台腳踏車,被警察取締,過程中產生誤會,學生被送往第四分局也就是現在的大安分局之後,200多位師範學院的學生包圍第四分局,提出嚴懲肇事者,賠償受傷害學生醫藥費,以及警察局長登報道歉等要求。結果事情越鬧越大,台大與師範的學生會大力動員,學生也團結一致,在這種情況下警方一度退縮。後來大陸發生了北大女學生沈崇傳聞遭到美軍強暴事件,引起大陸大學生群起不滿,上街抗議,學生喊出「反飢餓」、「反迫害」、「反內戰」,結果台灣的大學生也有人喊出相同口號,所以,當時的台灣省主席陳誠,判定這些學生組織裡一定有共產黨的人在主導及臥底,因此,決定從學生組織下手,逮捕台大及師範學院兩個學生自治會的幹部。
到台大逮捕了許華江、周自強、簡文宣等十幾位幹部,師大方面則主要逮捕學生自治會會長周慎源,他是台南人,就讀師範學院數學系,當時師範學院住校學生在4月6日凌晨軍警包圍時,集體緊閉門窗,並搬桌椅抵住,不讓軍警進入,雖然還是遭到突破,但周慎源順利脫逃,可是師範學生有1-200人遭到逮捕。周慎源後來還是遭到誘捕,但在坐三輪車押送警總的途中,經過台大醫學院時遇到下課人潮,他機警地高喊,引起圍觀,他就利用押解的人驚慌失措之時,跳下三輪車跑回學校。原本以為他會藏在宿舍,沒想到他躲在廚房廚師的床舖底下,逃過追捕,後來他逃到桃園南崁一帶從事農民運動。
而這些被抓的學生,有的被移送法辦,也有的被交保釋放,此時師範學院的代理校長謝東閔(曾經擔任過副總統)前來疏通、勸告學生,但學生不為所動,後來遭到撤換。逮捕帶頭學生後,政府開始整頓學風,省政府通令師範學院即日停課整頓,所有學生一律重新登記,約束學生不得再有越軌行為,校長則改派劉真。劉真有很強的國民黨及情治相關背景,開始用強硬手段,也使得師範學院改名師範大學後,學風越趨保守,特別師大的學生是公費培養的師資,對他們的思想控制一直到解除戒嚴後,師大才比較開放與自由。
「四六事件」裡頭的學生其實左、右、統、獨皆有,周慎源在桃園從事農運時遇到警方路上盤檢,互相開槍,不幸中槍身亡。柯旗化因為幫同學作保,自己也坐了牢。還有曾經擔任過行政院政務委員的丘宏達,他的哥哥丘宏仁當時就讀建中,因為參與「四六事件」被抓,移送法辦,1950年5月9日的報紙上刊載,19歲的丘宏仁因為叛亂罪情緒激動,在出庭應訊時從高等法院樓上跳樓自殺,當場死亡。關於此事我也曾經採訪丘宏達,但是他一直沈默不語。
「四六事件」可以說是國民黨在二二八事件之後,以抓共產黨為名,整肅對政府不滿的異議分子、以及參與二二八的殘餘反抗分子,這些就是從1949年下半年起到1953年的白色恐怖大逮捕,台灣的白色恐怖一直到解除戒嚴以及1992年廢除刑法100條後才算結束,台灣的政治犯也才真正消失。


 

禁書還原:侯友宜踹開鐵門後…鄭南榕自焚殉道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1989年黨外雜誌以黑色封面專題悼念犧牲的鄭南榕烈士。(記者陳鈺馥攝)
2016-04-07 10:11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台灣民主烈士鄭南榕於4月7日自焚殉道,至今27週年,1989年的今日,中山分局受上級指令,發動拘提鄭南榕的「四七行動」,根據被警總查禁的黨外雜誌,時任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侯友宜率員警踹開鐵門,鄭隨後自焚,實踐自己「Over my dead body」承諾。
鄭自焚後,案發所在地自由雜誌社被燒得面目全非,由鄭南榕創辦的鄉土時代週刊雜誌,以黑色為封面,出刊第272期紀念專輯,悼念為台灣建國犧牲的烈士,無法忍受言論自由的警備總部,隨即將下一期雜誌勒令停刊。
黨外雜誌還原事發過程,4月7日上午5點多,上百名鎮暴警察便躲在中山國中校園待命,而早一個月前,警方即令雜誌社樓上住戶搬離,由便衣人員「進駐」作為摧毀雜誌社的「指揮總部」。
根據流出來的警方蒐證錄影帶畫面,今北市中正一分局分局長、時任中山分局民權二派出所主管的張奇文,上午9點不到,便來到雜誌社樓下表示,「奉台灣高等法院地命令,來拘提鄭南榕先生」,並要求開門。
同時,電信局也將雜誌社社內8線電話全部「控制」,讓社內人員無法對外撥電話,時任刑事組長的侯友宜,則率領幾名員警將一樓鐵門踹開,鎮暴警察隨即上樓抓人,遭遇被鄭南榕要求先離開的雜誌社員工,隨即一陣拳打腳踢,押回警備隊;而鄭則將自己反鎖在總編輯室內自焚。
黨外雜誌批判,台灣「末代軍職」前警政署長羅張,在立院備詢聲稱鄭丟出多枚汽油彈,警方慣用的抹黑「汽油彈劇本」又再現。
據了解,負責督軍「四七行動」的前中山分局長王郡,後來官運亨通一路當到警政署副署長、海巡署長,前刑事組長侯友宜也當上警政署長,前民權二派出所主管張奇文,現在則坐鎮中正一分局分局長職務。

-------------------------------------------

四六事件的烈血青春

推文到plurk
2016-04-06 06:00

「四六事件」逃亡遇害的省立師範學院(師大前身)自治會主席周慎源。(照片為涂炳榔先生收藏)
「四六事件」逃亡遇害的省立師範學院(師大前身)自治會主席周慎源。(照片為涂炳榔先生收藏)
◎ 洪維健
今天談轉型正義,可是鮮少人關心,「四六事件」求償無著。
一九四九年的「四六事件」,引發一個半月後,五月十九日,臺灣省主席兼警備總司令陳誠宣布台灣戒嚴,而且一直到一九八七年才解嚴,長達卅八年的白色恐怖,創下全球最長戒嚴紀錄。
「四六事件」導因於三月廿日晚上,臺大法學院學生和臺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師範大學)學生,共乘腳踏車,遭警察取締,結果,促成學生怒潮,到了四月六日,大批持槍軍警,竟然包圍臺大與師院宿舍,並且衝破包圍,逮捕一百多名學生,其中七名遭到槍決。
「四六事件」絕對應該寫進教科書,否則沒有人會了解,為什麼一九五○年以後,對抗白色恐怖的烈血青春,此起彼落,持續投入反抗運動,如今有機會找回正義,首先該讓社會重視這段歷史,而且,要幫七名被槍決的學生平反冤屈,尤其是逃亡失蹤的師範學院自治會主席周慎源。
我口訪參與「四六事件」的師大美術系大二學生,老畫家涂炳榔(今年八十八歲,也因白恐坐牢十年),他找出周慎源給他的珍貴獨照,告訴我,周慎源,外號周載,嘉中高他一屆,師院時期,經常在一起,聽說,後來在桃園蘆竹遭士兵處決。涂炳榔收藏的周慎源照片,幾乎是目前僅存的一張照片。這些冤死的未滿廿歲的學生,老先生說,家屬必然無法舉證,跟政府求償,令人感嘆不已,希望大家幫忙主持公義。(作者為紀錄片導演)

----------------------------------

中研院台灣學運史展》台灣民主進程 學生是關鍵

2015-04-28

〔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中研院社會所為慶祝廿週年所慶,刻正舉辦「學動、運生。台灣戰後學運回顧特展」,紀錄一九四五年至今的學生運動。針對這項 國內第一次台灣學運史特展,展覽召集人、中研院社會所副所長蕭阿勤表示,學生總是在台灣民主進程的關鍵時刻發揮「臨門一腳」的關鍵力量,促使歷史轉折。

  • 中研院社會所台灣學運史特展,右起特展召集人蕭阿勤、籌備委員林宗弘、籌備委員湯志傑。(記者湯佳玲攝)

    中研院社會所台灣學運史特展,右起特展召集人蕭阿勤、籌備委員林宗弘、籌備委員湯志傑。(記者湯佳玲攝)

國內頭一遭 中研院社會所辦學運特展

這項展覽自二○一三年起籌劃,碰巧遇到去年三月太陽花佔領立法院讓內容更加豐富。社會所所長蕭新煌表示,代代學生前仆後繼,成功串聯成「史」,推著台灣民主前進。

小學生校外教學參觀完「學動、運生」展覽後,有人自行創作紅色血染下的綠色寶島,有人在黃絲帶寫下「謝大學生讓我們能民主」、「學生力量大」、「大家要一起改變歷史」,令在一旁參訪的台大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蘇碩斌感動得眼角泛淚光。

特 展門口以鎮暴警察與鐵絲網的意象,將時光倒轉至「二二八」抗爭、一九五○的「白色恐怖」年代。一九四九年三月,由於學生質疑警察取締「單車雙載」過當而包 圍警局,進而發生四月六日軍警進入台大逮捕可疑師生。隨後,又發生官方破獲中共地下刊物《光明報》與地下組織「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繼而為期數年擴大逮 捕。至一九五五年,光四六事件與省工委案就有台大學生兩百多名被捕、卅多人遭槍決。偌大的牆面,貼著一張張泛黃的照片,遭槍決的年輕師生群像令人不勝唏 噓!

蕭阿勤說,「自由中國」雜誌遭壓制後,台灣學生運動在一九六○年代屬於沉靜期,直到一九七○年代因捍衛釣魚台主權的「保釣運動」而再起,是白色恐怖後,台灣學生首次自發性示威。

特展籌備委員林宗弘表示,一九八○年代,學生突破威權政府的校園控制,走向民間社會,參與社會運動,串聯起一九九○年的「野百合」大集結,至一九九一年「獨台會事件」,導致刑法一百條廢除,此後學運繽紛綻放。特展並特別製作中正紀念堂牆面與野百合,喚醒歷史記憶。

籌備委員湯志傑說,九○年代以後的學生運動散在各處各自努力,例如反軍人干政、環保、反核運動、反高學費、樂生療養院保存運動等等。二○○八年起,中國政府對台步步逼近,全台反抗聲浪遍地烽火,直到去年三一八反黑箱服貿佔領立院達到最高潮,匯集公民力量,形成公民運動。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