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霸凌vs演藝圈霸凌?

------------------------------------------------------------------------

恭請江蕙出任中國政協委員(管仁健)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江惠說台灣言論太自由後,引發爭議,關閉了臉書。圖:中央社
藝人楊又穎(Cindy,本名彭馨逸)連續幾個月遭人在臉書粉絲團「靠北部落客」內造謠抹黑,3個月就PO文高達65篇,4月21日因無法承壓力而在台中的家裡吸氦氣致死,得年25歲。

警方據現場遺留的遺書提及在工作上遭到霸凌,也有鄉民發現某H姓女網友曾轉發楊又穎臉書的文章並發文批評,口吻與內文都與「靠北部落客」裡謾罵楊又穎的匿 名網友的類似,包括「妳還是在抄我這個路人」、「愛破壞又自以為的部落客」、「跟妳虛偽心機又愛作弊的為人與偷懶又裝傻的工作一樣差勁」。

雖然報載檢方已開始調查「靠北部落客」裡匿名謾罵楊又穎的這位鄉民,但除非涉及恐嚇才屬公訴罪,如果只是公然侮辱或誹謗,則需家屬代為提告。一個年輕生命 的結束,無論她生前是不是藝人,甚至是不是娛樂線記者所形容的「宅男女神」,鄉民都是有血有淚的,都會一起哀悼,並盼望她的家人能節哀順變。

然而某些嗜 血搶版面的藝人卻反其道而行,他們明知廣大鄉民在彭小姐尋短之前,根本不認識這位藝人,何況像「大腦生了沒」這種與《康熙來了》《今晚誰當家》 同樣格調,鼓吹無知少女拜金媚富的「憂」質節目,從來就不是我們鄉民的菜。會去網路上匿名造謠抹黑彭小姐的,十之八九也跟演藝圈脫不了關係。這些自以為是 的大牌或小牌藝人,不去譴責惡質的演藝圈,反而要牽拖無辜的廣大鄉民。

綜合彭小姐生前臉書與報載警方透露的遺書內容,常識即可判斷可能是被熟識朋友陷害,猛放黑函。但某些見獵心喜的藝人,卻在真相未明之前,先以「道德魔人」之姿,把責任全推給網路,她們以為自己看到了答案,其實她們連問題點在哪裡都還沒看到。

例如「阿帕契姊」李蒨蓉因官司纏身,本已關掉臉書沉寂多日,又藉著楊又穎的去世而重開臉書,並以「獵巫」風潮形容阿帕契風波,強調自己是「被綁在木樁焚燒 的女巫」,但「每天都在向上天禱告,祈禱上天保佑謾罵者能夠生活幸福美滿」。剛高調宣布要「封麥」而海撈一票的台語歌天后江蕙,更效法中國反毒大使成龍, 在臉書上強調「台灣言論太自由」。

對於李蒨蓉與她老公說什麼,關心的人應該已經不多。但是江蕙這種大姊級的藝人,唱台語歌在戒嚴時代飽受打壓,即使到了今年,《中國時報》報導在主標「江蕙 《酒後的心聲》唱出巔峰」下,仍然附了一條「高成本甩去台語俗味 一曲抓住外省掛」的副題。假如今天還是宋楚瑜當新聞局長,別說是去台北小巨蛋唱台語歌,電視台每天只准出現兩首台語歌,且必須在《今日農村》或《農村曲》 那些節目裡。

假如不是因為有美麗島事件,這麼多黨外民主人士去坐牢;假如不是有黨外雜誌力爭,甚至鄭南榕的壯烈自焚,言論自由不可能從天而降的。多少人犧牲青春、前 途、家庭乃至於性命,才讓江蕙這些唱台語歌的藝人,日後得以有寬闊的揮灑空間,進而名利雙收。無奈俗話說有種人無情,另一種人無義,飲水不思源也就罷了, 還要專程去源頭上拉屎,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心態?《聖經》裡的先知拿單說了一段「富人與窮人」的寓言,就能完全解釋成龍與江蕙這些大哥大姊級藝人的心態 了。

大衛經過多年的流亡,終於被立為以色列王,軍隊在前方征戰,大衛卻已開始耽於逸樂。有一天黃昏大衛剛起床,在屋頂上乘涼時,看見遠方一個美貌的婦人正在沐 浴。大衛色慾薰心,便問手下這婦人是誰?當大衛知道她是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她的父親以連與丈夫烏利亞,都是與大衛登基前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多次的「三十勇 士」。然而大衛仍按捺不住性慾,差人召她入宮,與她同寢,然後讓她回家。

幾周後拔示巴請人稟報大衛自己懷孕了,而丈夫烏利亞在前線已幾個月沒回家,腹中這孽種當然是大衛的。大衛心生歹念,第一次是從前線召回烏利亞,讓他回家與 妻子同寢,偏偏烏利亞忠心耿耿,回到首都又到王宮門前守衛,還是沒有回家。大衛於是進行第二步計畫,設法灌醉烏利亞,讓他醉後有藉口回家與妻共寢;但烏利 亞還是沒有回家。

大衛無計可施,只好進行第三步更歹毒的計劃,直接寫了一封信給前線指揮官約押,讓烏利亞到第一線,然後忽然全面撤軍,害孤立無援的烏利亞被敵軍所殺,拔示巴守完孀居日期後,大衛就接她入宮。大衛以為這件惡事做得天衣無縫,但耶和華神卻非常憤怒,派先知拿單去詛咒大衛王。

拿單見到大衛時,先說了一個寓言故事。有個窮人什麼都沒有,只有隻小羊相依為命;另一個富翁什麼都有,但請客人時不拿自己家裡的牲畜宴客,偏偏殺了窮人的 小羊當食材。大衛聽到這裡生氣地說:「這富人該死。」拿單這時看著大衛,厲聲說:「這個富人就是你!」拿單不但直指大衛淫亂殺人的罪行,還詛咒大衛「刀劍 必永不離開你的家」。

果然大衛日後的下場悽慘,先是長子暗嫩強姦了同父異母的妹妹他瑪,接著他瑪同母的哥哥押沙龍是殺了暗嫩報仇;日後押沙龍造反,大衛在外流亡了三年,刀劍真 的永不離開大衛的家。很多人也許不解,神對那些反對祂的異族也沒這麼憤怒,為何卻要這麼嚴厲的懲治大衛?其實拿單的那個寓言說明了一切。

江蕙「台灣言論太自由」的這種說法,若出自眷村老杯杯或是一些兩蔣粉絲口中,廣大鄉民聽完了也就過去了,但出自台語歌天后的臉書,就像《聖經》裡所形容「該死的富人」。江蕙是公眾人物,享有的是台灣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連做夢也不會出現的發言權。

2009年8月25日,江蕙的愛犬「阿信」逝世滿一週年,報紙還刊載「或許是和阿信心有靈犀,江蕙昨在陽台上乘涼時,發現有一顆超閃亮的星星,正在望著自 己,江蕙堅信那是阿信的化身,牠回來看娘了,眼淚因此流不停。」江蕙蓮自己養的狗死了一年還叫新聞,我們這些網路上的魯蛇們,就算一夜之間全家死光了,也 不見得會上新聞江蕙在媒體上是個富人,自己擁有無限大的發言權,卻還要消費一個年輕而沒有名氣的藝人,藉以剝奪廣大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自由,那不就像《聖 經》裡所形容「該死的富人」嗎?

擁有媒體發言權卻無知狂妄的江蕙,搞不懂自由不等於惡搞,自由更不等於犯罪,匿名在網路上造謠抹黑彭小姐的藏鏡人,究竟是不是演藝圈中的成員,可以交由司 法調查。就算你不相信司法,廣大鄉民也有自己的正義感,發動肉搜也一定能揪出這個心存歹念的藏鏡人。若真相浮現後,證據顯示真的是演藝圈的霸凌問題,而不 是網路上一大堆根本不認識彭小姐的廣大鄉民,江蕙您還認為這是網路界的言論太自由嗎?應該說是演藝圈太自由,充斥太多的霸凌吧?

當然,我們好不容易走出戒嚴時代,搶回了憲法明定人民該有的言論自由,但「台灣言論太自由」這種謬論,江蕙絕非始作俑者,成龍早在2009年的海南博鰲亞 洲論壇時就公開說:「香港和台灣因太自由而很亂,所以中國人一定是需要管的,否則便會為所欲為」。2012年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訪問時,就「中國人是 否需要文化自由」的問題時,再次重申「中國人一定要管」。

江蕙既然對「台灣言論太自由」這麼反感,我們也不可能再請宋楚瑜回鍋當新聞局長,宣布封麥之後的江蕙,日後在台灣還有什麼鴻圖大展的機會呢?我是誠懇地奉 勸她「大膽西進」,如今大哥級的成龍因兒子吸毒,背後靠山周永康又倒台了,空出來的這席「中國政協委員」,有誰比台語歌天后江蕙更適合呢?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

更慈悲的網路文化

推文到plurk
2015-04-09 06:00
◎ 許斐莉
藏傳佛教噶舉派傳人——第十七世大寶法王鄔金欽列多傑(Ogyen Trinley Dorje),在今年三月拜訪美國加州的臉書(Facebook)全球總部時,呼籲世人「創造更慈悲的網路文化」。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的臉書行,其實是由美國矽谷的「創造更慈悲的網路文化」運動領導人所邀請,根據大寶法王的官網所述,這項運動源自於席捲美國的「正念覺知」(mindfulness)風潮,主要的目的,是要激發社會大眾更大的同情心和慈悲心。這說明了,向來捍衛言論自由的美國也已意識到網路霸凌對人心所產生的負面影響。
試想,如果每個人都可以躲在虛擬的世界裡,用匿名辱罵某位看不順眼的公眾人物或團體、購買點數殺害網路遊戲中的仇敵,甚至是煽動群眾共同「行俠仗義」……,你自然不須訝異,為何在每一個新聞事件中,舉凡犯錯者的祖宗八代都會被網民「肉搜」而出,以幾近民智未開時代的洗門風方式,毫無慈悲地大加撻伐;你自然也不會感嘆,何以媒體可以跳脫「陳述者」、「報導者」或「分析者」的角色,大肆論斷尚未經由司法審判的嫌疑犯。
而最令人憂心的是,當每個人對於「無限制擴張負面情緒」這件事已缺乏覺察力,社會上將形成一股又一股更龐大的集體仇恨與不滿,屆時,善的能量不但會隨之削弱,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也將蕩然無存。
網路無罪,只是在於如何善用它。台灣人有著極為純真善良的質地,我們的愛心揚名國際,我們對宗教的包容力更是世界罕見,但是如果在我們的社會教育中能夠更加重視「慈悲」這個跨宗教的普世價值,那麼或許就不會有如此駭人的、消耗龐大社會資源的「消慈事件」或「李蒨蓉勞乃成洗門風事件」,種種值得探討的社會議題才有可能真正回歸理性思考,而不是二元對立。
(作者為慈濟大愛台新聞部記者)

-----------------------------------------------------------

學生獎懲 訓育思想

推文到plurk
2015-03-27 06:00
◎ 江昱欣
東華大學爆發學長姊「管教」學弟霸凌事件,校方人員第一時間未加制止,經輿論撻伐,始由主秘出面宣稱將依校規懲處,終結校方口中存在多時的「傳統」與「潛規則」。同一時間,致理技術學院校方擔憂影響中生招生事宜,以校規禁止學生談論兩岸事務,在媒體揭露後始修正刪除;輔仁大學無視個別學生宗教自由,以校規強制參與該校「祭祖」儀式遭學生抗議;弘光科技大學頒布新規範,比照校內宿舍以記點方式管制學生校外居住,內容包含強制住宿生參與活動、不得留宿他人、必須服從住宿輔導員管理等,若記滿十點則須在兩週內搬離,否則另為懲處,校方雖稱是「品格教育」,但恐將造成原本經濟地位即不相當之房東與學生關係,變得更加失衡。
處理霸凌,可以看見校方視而不見、拖三等四的態度;以記過記點限制學生言論、集會與居住等權利時,我們卻看見其他學校可以展現驚人效率,為何「同是校規卻兩樣情」?現行制度下,少數學生代表無以在校規制定過程發揮影響,在懲戒程序中對於校方個案懲處也只能被動回應,一般學生更難從幾無公開之有關資訊加以監督。不論是否合理,受規制學生只能在各種行禮如儀的會議之後,被動接受校方安排。教育部亦對限制學生基本權的各種校規,以「大學自治」為由,再三漠視。
學獎懲辦法若淪為校方訴諸權威之恣意,教育意義全然盡失,而懲戒當然也不是教育最終手段與目的。最近的學權爭議事件,已為自戒嚴時期「訓育思想」薰陶下,流傳至今的學生獎懲制度敲下喪鐘,教育部如再不正視,將各校有關學權不彰現象導回憲法常軌,那修法全面廢除學生獎懲制度,把學生行為規範還給國家法律,將是我們找回法治不得不走的出路
(作者為大學學生權利評鑑調查小組成員、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生)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