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老戰友 社民黨召集人范雲支持陳其邁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s://goo.gl/ZF78t8


您好,我是范雲 
親愛的朋友您好, 
收信愉快!距離年底大選不到一個月。這封信,除了要感謝您一路走來對我的支持外,也要向您報告,我所參與領導的社會民主黨,這次在台北市推出了五位優質的候選人:
他們是長期捍衛主權與平權的苗博雅(文山大安區),全台第一位站出來參選的公務員,青年外交官劉仕傑(士林北投),為了大巨蛋弊案、樹木與好空氣站出來的小市民代言人游藝(松山信義),長期為弱勢打官司的公益律師陳又新(內湖南港),以及全台北市最年輕的參政青年許菡芸(中正萬華)。
懇請您秉持著對我的支持,也廣為介紹親朋好友認識他們,讓這些優秀的第三勢力候選人有機會進入議會,讓代表本土多元進步價值的新政治,這次能在台北市生根發芽。也誠摯地邀請您參加以下兩場輕鬆多元的競選活動: 
許菡芸(中正萬華候選人)競選總部開幕
時間:10/28(日)下午三點
地點:台北市環河南路二段216號 
許菡芸第一個工作就是幫我助選,選後在大安好生活協會擔任三年的辦公室主任,是一個願意蹲下來深耕基層,又不忘理想的青年政治工作者。她是全台灣第一個在傳統市場成立競選總部的候選人,歡迎您前來加油打氣! 
投你所好音樂會  主辦單位:苗博雅(大安文山候選人)音樂會
時間:11/4(日) 16:00-18:00
地點:台北市文山區景興路216號前
音樂表演者:巴奈、謝銘祐、農村武裝青年
苗博雅上次在文山區參選,就有非常亮眼的成績,選後又深耕基層至今,廣受各界肯定。歡迎您當天一起來聽音樂,挺阿苗,一起集氣,為第三勢力在大安文山搶進一席!
最後,再次感謝您的長期支持,我會繼續為更好的政治、更好的生活努力!
也祝福您秋天愉快,闔家平安!
大安好生活協會理事長
范雲
敬上
2018年10月26日
__________
臺北市雲轉大安好生活協會
106 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56巷7號2樓
0988-807-139 
大安好生活@Facebook


社論》以軍公教加薪之名行選舉綁樁戲碼

推文到plurk
2015-03-09 06:00
每逢大選軍公教加薪議題就開始加溫,日前國民黨立委廖正井以帶動民間加薪,以及去年度各項經濟指標有明顯成長為由,提案要求軍公教加薪三%,展開一場名為替公務員加薪,實則選舉固樁的戲碼。過去國民黨視軍公教為鐵票,平時即有種種優惠與福利,而大選年前夕更以加薪作為誘餌,以確保鐵票不會生鏽;然而,今日民智已開,此種假公濟私的作法,無法被民眾所接受,況且一般民眾薪資倒退,唯獨軍公教一枝獨秀,貿然加薪不但增添社會不安,更加重國家債務。馬政府眼中只有選舉利益,罔顧財政惡化, 勢將引發民眾反彈,為其選情帶來反效果。
十幾年來,國內經濟雖有成長,但國家財政失衡,國人平均實質薪資倒退十五年,凸顯成長的果實未能由各階層分享。相較之下,軍公教的待遇,尤其退休時幾近百分百的所得替代率與優惠存款十八%利率,則遠優於一般水準。再從各行業的薪資來看,油電業最高,去年平均薪資九.四萬元,幾乎是整體受僱員工平均薪資的兩倍。但油電業大抵為國營或壟斷事業,其薪資並非市場機制下競爭的自然結果,而是政治力主導、扭曲的產物。此由中油等國營企業因人事成本包袱沉重,導致營運績效輸給了民間企業,可以得到印證。如此的薪資結構,無法反映能力、專業與努力程度,而創意與發明也未能得到適當的獎勵,反而是在保障特定階層的飯碗,社會自然失去進步的動力。
因此,執政者若稍有良知,應將民眾薪資的提升當成要務,並改革不合理的退休年金制度,方可化解社會的不滿與矛盾。然而,檢視馬政府的實際作為,卻只重視軍公教與國營事業員工,一般勞工的權益根本被忽視。更令人遺憾的,馬政府為了化解反彈,竟然以軍公教加薪可帶動民間企業效法,並要通過加薪法案為幌子,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事實上,民間加薪與否,與政府部門加薪關聯甚微。二○一一年總統大選前一年,馬政府便以同樣的理由為軍公教加薪,至今民間仍無相對應的加薪動作。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去年實質平均薪資四萬五四九四元,仍不如一九九九年的四萬六○四○元,實質薪資仍倒退十五年,但馬總統卻順利連任了。
事實上,這十五年來GDP約成長五成,但實質薪資卻停滯不前,癥結在於代工型產業生態。首先,台灣製造業大量外移,國內只是接單,因此產生的盈餘並未反映在國內勞工身上;其次,在「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模式下,國內勞工的競爭對象變成了中國、越南、印尼、柬埔寨等低價勞工,如此的營運模式不改,在市場機制下,國內勞工便必須面對薪資難以提升的困境。尤甚者,企業是否為員工加薪,考量的是自身的營運狀況,欲以減稅等政策手段鼓勵民間企業加薪,違反市場機制,恐徒勞無功。而且,國內產業必須轉型,由降低成本轉向創新研發,才能提升競爭力,永續經營。以降稅鼓勵加薪,將讓企業因循怠惰,不願面對挑戰,走向衰敗之路。
尤甚者,當前經濟指標看似好轉,但是除了分配不均,貧富差距加劇,國家債務更瀕臨法定舉債上限,政府除了借新債還舊債,已無多餘經費從事建設。最可怕的是,由於獨厚軍公教的退休金制度,政府的潛在負債急劇攀升。根據主計總處統計,一○四年度中央與地方政府潛藏負債十七兆元。若再加上中央與地方的長期債務、短期借款等,政府總負債高達廿四兆元。其中大部分是軍公教退休新舊制與勞保基金,及十八%優存利息補貼,因此政府若有預算盈餘,超收稅金,應以償債為優先,豈可拿來為本已待遇不薄的軍公教加薪?
其實,近年來薪資所得佔GDP比例一直降低,顯示多數勞工的薪資並未隨著經濟成長而成長,造成貧富差距擴大,成為社會安定的隱憂。故而,執政者對各階層民眾應無差別心,推動產業發展,與製造業在台生根,才能增加工作機會與提升薪資待遇。若是心中只有選舉,只有特定階層,甚至以納稅人的血汗錢濟政黨之私,必會被聰明的選民看破手腳,用選票予以淘汰、唾棄。

社會民主黨召集人范雲 決定參選大安區立委

社民黨召集人范雲決定參選台北市大安區立委,16日將舉行記者會說明。(記者劉信德攝)

2015-03-14  23:33

〔本報訊〕新政黨「社會民主黨」今(14)日晚間正式宣布,社民黨召集人范雲決定參選台北市大安區立委,16日將舉行記者會說明。

范雲過去曾參與野百合學運,目前是台大社會系副教授;而他決定參選的台北市第6選區(大安區),另一新政黨「時代力量」先前已宣布推派閃靈樂團主唱Freddy(林昶佐)參選,雙方將如何協調,備受關注。

范雲16日舉行的參選記者會,已邀請導演王小棣、建築師邱文傑、律師賴芳玉、媒體人張鐵志等人出席。

社民黨進軍2016國會,除鎖定區域立委外,他們也在月初的創黨記者會上宣布,設定「搶下5席不分區」目標。

台灣人民準備好了嗎?

2015-03-10 06:00

不只藍綠惡鬥,藍藍也惡鬥,綠綠也惡鬥,愈接近選舉,這些政客惡鬥得愈厲害,什麼原因?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資料照)

國民黨內部惡鬥仍停滯在二○一六總統候選人誰出線的問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至少已穩住此部分,但立委人選的惡鬥近日也浮出檯面,甚至把阿扁也推出來再痛扁一次!

這些永不休止的惡鬥亂象,主要源自於台灣全體公民對「政治權力」的輕忽,形成惡質政客壟斷台灣「政治權力」,以致亂象叢生,政府不像政府、國會不像國會、法院不像法院,身居要津的高官大部分仍是尸位素餐,混日子等高額退休金,窮小市民不餓死,也會被氣死!

要解決此惡鬥亂象,只有一途。「自由談」早在二○一三年七月十日〈掃藍除綠〉一文中指出,台灣需要建立一個「節制權力、監督政府」的全新政治結構,二○一六最妥適的政治結構,由藍綠政黨在中央爭取執政,國會則由「不以執政為目的」之政黨主導對執政黨的監督。

目前所謂的「第三勢力」紛紛崛起,但是未來台灣最需要的不是另外一個「政治勢力」,而是不以「勢力」自居,懂得自我節制權力、才能節制藍綠勢力的新政黨。

二○一六總統大選為例,柯P的無黨籍模式不可能再copy成功,必定是由民進黨與國民黨再對決一次,結果就是由藍或綠來中央執政。

因此,新的國會席次絕不允許藍綠任一個政黨多數過半,必須有一懂得節制政黨與政客權力的新興政黨來主導國會,或者至少讓二○一六立法院成為一個多黨不過半的國會。

關鍵來了,既然主張節制政黨權力,又不以執政為目的,新政黨將在立法院扮演良性監督的角色,而不會淪為目前「拖垮執政黨」或「封殺在野黨」的惡性循環之中。

台灣命運改變的時刻即將到來,不以執政為目的的新政黨概念,台灣人民準備好了嗎?(鄧蔚偉)

四大公子(主)參選 重傷民進黨形象

2015-03-11 06:00

◎ 張谷銘

民進黨和國民黨原本有完全不同的形象。

國民黨是腐朽的權貴政治。早先蔣介石傳位給蔣經國,政壇也有四大公子,包括連戰、陳履安、錢復,宋楚瑜也不遑多讓。再來有馬英九、李慶安、李慶華、郝龍斌、朱立倫、連勝文、丁守中等等。在國民黨,要有純正的黨政軍的血統,才能晉升領導階層。

民進黨則代表的是台灣中下層社會成功的故事。從美麗島世代的林義雄等人到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游錫堃,都是從貧苦(最多小康)的人家出身,以自己的能力在學業、專業、民主運動上出人頭地。阿扁從赤貧的佃農之子成為總統,甚至是大家引以為豪的「台灣之子」。蔡英文非民進黨典型,家裡雖然富有,至少不是黨政軍的權貴。
 前總統陳水扁兒子陳致中。(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但民進黨正面臨重大的形象轉折。阿扁執政時期的四大天王,除了呂秀蓮之外,都要推出自己的兒子參選(謝長廷的兒子已當選市議員)。加上陳致中,可說是四大公子(主)參選。

政二代參選於法並無不可。但四大公子(主)並未對台灣民主、社會做過犧牲奉獻,參選主要依靠的是父親的人脈、金脈。美國有所謂甘迺迪、布希等政界豪門。日本的內閣與國會,更是充滿了政界的第三、四代。不過識者都知道這是舊勢力,並不是進步的現象。民進黨的四大公子(主),若在對台灣社會做出廣為稱道之貢獻前,仍堅持參選、獲得提名,則民進黨代表的不再是貧富差距下出人頭地的希望。屆時不管在區域選舉,或是爭取政黨票,都無法跟國民黨區分。請恕許許多多像我這樣的台灣之子(女),無法再支持民進黨。

(作者為研究人員,台北市民)

神格化後的習近平已缺乏凡間智慧

都說習近平掌握兩岸的脈動,但吹捧本是中國官場的文化。習近平被神格化後,苦惱的將是自己被架在雲端,走不下來。習近平既要建構「中國夢」,又要追求「亞太夢」,但如果台灣問題沒有好好處理,反而因為他自己圖一時爽快的文革語彙,讓台灣的民眾更反感而把台灣推得更遠。
作者:顏建發2015-03-13 11:43

顏建發  

為了因應去年年底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慘敗,而2016年民進黨有可能重返中央執政的形勢,最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對台工作上,重新定了調。他表示,「大陸始終把堅持九二共識作為同台灣當局和各政黨開展交往的基礎和條件,但核心是認同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只要做到這一點,台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都不會存在障礙。」他並且語帶恐嚇地說,「如果兩岸雙方的共同政治基礎遭到破壞,兩岸互信將不復存在,兩岸關係就會重新回到動盪不安的老路上去。」他甚至使用「基礎不牢,地動山搖」等語彙來加深大家的印象。

習近平是文革時期成長的一代,這一代人對文化大革命的記憶也是最沉痛抗拒的,加上成年後接受到改革開放的洗禮,也享受了和平發展的果實。因此,嘴巴剛講完文革語彙,恐怕行動卻又回到務實、彈性與現實意味的追求穩定與和諧的軌道上。(圖片來源:AFP)

習近平果然是文革時期成長的一代,其所用的語彙皆十分的孟浪,也破壞感十足。但有趣的是,這一代人對文化大革命的記憶也是最沉痛的、最抗拒的,而且他們成年後接受到的是改革開放的經濟務實風的洗禮,也享受了和平發展的果實。因此,嘴巴剛講完文革語彙,恐怕行動卻又回到務實、彈性與現實意味的追求穩定與和諧的軌道上。

從習近平的語意因果去解讀,很清楚地,兩岸會回到不安的老路上,是出於共同政治基礎「遭到破壞」而非「沒有被接受」。換言之,習近平也很清楚,綠營不可能接受九二共識。習近平尚不至於傻到要求綠營接受九二共識的地步;民進黨一旦執政,只要不破壞,就沒有大害了。當然,民進黨一旦執政,共產黨必然會給小鞋穿,讓民進黨困擾多多。但話又說回來,這種困擾總比自動放棄主權所遭到傷害輕得很多。民進黨如果怕麻煩,就只好學國民黨接受「一中」,但問題是,如果民進黨要接受「一中」,那麼,民眾選擇國民黨就好了,又何必選擇民進黨。碰到北京的不講理,這是民進黨的政治宿命,總要去承受。

習近平很擔心立足於兩岸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會遭到破壞。對於從文革中成長出來又是一黨專制的中國領導人而言,這個憂慮是一種心理的反射,是可以理解的:專制集權體制的政黨會消滅不同理念的政黨,乃私空見慣。相對照,一個以民主起家的政黨,雖不接受不同政黨的理念,卻也不至於去破壞,相反地,一旦成為執政黨,反而有義務去保護不同政黨的理念。民進黨執政時期,有某些打著五星旗的廣告車在台北市大街小巷繞,從來也沒遭到騷擾的事例,這就是民主的實踐。這是「我不贊成你的言論,但我誓死保衛你發表言論的自由」的民主ABC。

習近平說「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大有想學「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威」,殊不知,這些言語,只讓國際更覺得中國領導人民主素養與智慧的不如,效果相反。

當然,習近平的話也達到一定的恐嚇效應。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便公開呼應,主張國共兩黨高層會面,應超越九二共識、邁入政治談判。他更批評朱立倫的首席顧問高孔廉,過去都是「擱置爭議」,站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立場,沒有跨出解決政治爭議的一步。看來,朱立倫是想超越馬英九,強渡深水區,但他的政治能量已超過馬英九了嗎。如果不是,而是高育仁失言,那麼,朱立倫如何與岳父畫清界線,將是另個棘手的課題。

習近平的話達到一定的恐嚇效應,即見高育仁(圖)公開呼應,主張國共兩黨高層會面,應超越九二共識、邁入政治談判,更批評朱的首席顧問高孔廉,過去都是「擱置爭議」,站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立場,沒有跨出解決政治爭議的一步。(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都說習近平掌握兩岸的脈動,但吹捧本是中國官場的文化。習近平被神格化後,苦惱的將是自己被架在雲端,走不下來。習近平既要建構「中國夢」,又要追求「亞太夢」,但如果台灣問題沒有好好處理,反而因為他自己圖一時爽快的文革語彙,讓台灣的民眾更反感而把台灣推得更遠,看來,他的中國夢與亞太夢都將缺一大角。夢未圓,反而讓美國撿了便宜,幫忙圓了「美國夢」。令人費解。

人民的聲音我都聽到了?

2015-03-10 06:00

馬英九與毛治國都是國民黨所培養很典型的政治菁英,他們都擁有國外高學歷,超過四十年以上的黨齡,從政歷程都受過黨國庇蔭。按照所有威權政黨拔擢體系的經驗,這類人即使不是人中之龍,至少也要是黨中之龍,總是有其過人之處,否則如何通過考核拾級而上?但是馬總統與毛院長卻顛覆了從政者最低的那條基本線,稱他們是不自省的政客,絕對可受公評。

馬英九。(資料照)

從事政治的最低標是什麼?不外責任感與羞恥心。也就是說如果缺乏才幹與能力,至少要具備這個基本道德,才能夠爭取擔任公職,倘若是沒有底線,這種人把權力交給他們,豈不是難保要禍國殃民?

毛治國。(資料照)

講重話的目的不在貶抑或羞辱,而是希望掌握權力者要聆聽,因為這開玩笑不得。最近,馬、毛兩位先生做了一些決定非常不應該,其一是對自己的「小圈圈」大搞酬庸,遍及的範圍不但含括各行政單位,上自總統府資政、國安會,下到各部會,而且連國營事業轉投資的子公司都成了離退人員的安置所,這份名單只從開春以來計算就已「族繁不及備載」,這樣的心態與動作,是表示笑罵由人、無所忌憚,無你係賣安奈?

這麼處理國家名器的嚴重性,在於這些人員的就任考量並非出於重用而是安插,並非出於功能性而在徇私掩過;同時由於受的是公家俸祿,等於是全民買單,那麼馬先生在九合一選舉開票當晚向全民鞠躬表示「人民的聲音我都聽到了」,如今證實他即使聽到也很快就忘了,所謂「會繼續忍辱負重、團結改革」的承諾,現在早已被經常回木柵老家整理裝修的形象所棄置。

荒唐的是,選後接掌行政院的毛治國成了執行馬意的幫凶,而且一點阻力係數都沒有。即使是戰敗的部隊要撤退,也懂得清理戰場的道理,如此不顧毀譽的作法,等於是殲滅整個執政團隊與國民黨的信用,現在仍於公門服務的全都遭受波及,看來馬英九的敗象尚未盡露,國民黨的谷底尚未到達,這權力的自由落體下墜速度還有得瞧。

馬先生的第二件錯事其實是連動配套的,也就是更早開始的濫用職權亂頒勳章。其中最惡劣的示範,就是對為敗選負責的前院長江宜樺頒發一等卿雲勳章,再就是給因馬王惡鬥與黃世銘洩密醜聞案去職的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頒發二等景星勳章。卿雲與景星的頒授對象都是「對國家政務著有勳勞之公務員」,換言之這些無功無祿,甚至是待罪之身,反受榮典,既是對過去所有受過勳章者的不敬,更是對國家今後所欲彰顯高舉的榮譽與價值加以摧毀,其影響更為深遠。

去年選後陳長文律師與李登輝前總統相繼認為馬先生應該「雙辭」黨主席與總統,曾經引起國民黨立委高度議論、徒呼負負;三個月後看來,似乎愈來愈像是真知灼見,馬先生若是不顧千夫所指地任性妄為下去,恐怕株連國民黨立委根本也不必選了,遑論是還有什麼正當性去討論國民黨總統提名的必要性?難怪怯戰的失敗主義瀰漫全黨。

從陳水扁的下場,到馬英九的慘狀,這些人奮力爬上了權力顛峰後,高處不勝寒並不是最困難的,準備要離去時竟學習石頭滾下山,連背影都不可得,這才是台灣民主真正的艱難。剩下一年多,馬先生如果真的對責任不再有感,不如慎重思考主動辭去總統吧!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