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顏慶章/歷史不可遺忘:談香港回歸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4-12-15
顏慶章/前WTO大使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紐約時報》一版以「中國重行掌管香港,結束一百五十六年英國統治」為標題,並登出兩張照片:港督彭定康神情肅穆地接受折疊整齊的英國國旗,以及正要冉冉升起的五星旗。
同一版面尚有兩篇報導,〈不確定時代的開始:北京會信守諾言嗎?〉指出:許多一般香港民眾當成是歡慶的時刻,雖無關於揮別英國或自北京來了新主人,而是喜於這歷史的重大事件。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在移交儀式,致詞是中國國家的慶典及全球和平與正義的勝利,並宣示:「香港重返祖國懷抱,從現在開始,我們香港同胞將成為這塊中國土地的真正主人,而香港將進入發展的新階段。」
彭定康以港督身分的最後講話:「我們國家在這裡的貢獻,是提供階梯幫助香港人民攀升:法治、乾淨與便民的政府、自由社會的價值。」他並指出:「香港價值的崇高意義,是普世價值,是亞洲任何地區的未來價值。在最幸福與最富裕、最自信與最安定的社會,可如同現在的我們,結合政治自由與經濟自由。」
另一篇報導〈木馬屠城的年代〉敘述著:當朝曦迎向五星旗首度升起的香港,最迷人的問題不是中國如何改變香港,而是香港如何改變中國?香港仿若一隻巨大的木馬,如此殊榮的獎賞,讓中國共產黨難以棄置在門外,一旦將這隻木馬拖入中國,它是否會摧毀了中國權力?
香港回歸所伴隨的衝擊,是否會重大腐蝕中國共產黨的傳統意識形態及獨裁體制,進而注入共產黨及中國的新活力?一位身為東亞專家的美國教授指出:「共產黨體制上是無須注入新活力,但併吞香港的奇妙,可促成新活力的注入,也可驅使它的敗壞。」
回顧容或斑剝的歷史片段,代表英國出席香港回歸場合的查爾斯王子如此致詞:「中國今晚將對我們極為關切的土地與人民扛起責任,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對全世界的莊重承諾,保證香港生活方式的繼續。英國對聯合聲明將維持不變的支持。」
所謂《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由中國總理趙紫陽與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在北京共同簽訂,於翌年五月交換批准書後,送交聯合國登記生效的國際法律文件。該聲明係以中文及英文寫成,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該聲明中文本如此敘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如下:…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由當地人組成,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上述基本方針政策…,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
香港民眾信賴一九八四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一個送交聯合國秘書處登記生效的國際法律文件。何況《紐約時報》的上述報導,充分呈現香港民眾的樂觀期待,亦即香港的回歸中國,不是中國將如何改變香港,而是香港將如何改變中國。但近年來,香港民眾驚覺《中英聯合聲明》所宣示「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已被嚴重侵蝕;而「五十年內不變」的保證,也產生顯著的改變。這一切僅是短短的第十七年!
台灣多所認同香港民眾方興未艾的「雨傘革命」,在感受中國侵門踏戶的憂懼,也呈現「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聲音。但,這句話只說對了一半。試想,送交聯合國登記生效的《中英聯合聲明》,中國尚可罔顧明確文字;則台灣倘與中國簽訂和平協議,它是須送交聯合國登記的國際法律文件嗎?從而屆時台灣的際遇,必將遜於當今的香港!難以期待其他國家有法律憑藉來關切或質問該和平協議的實施真相。
回顧上述江澤民在香港移交儀式的華麗辭藻,如今這塊中國土地真正主人的香港民眾,以「雨傘革命」的方式,具體回應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紐約時報》的報導:這果真是不確定時代的開始,北京毫不信守承諾;香港也不具有木馬屠城的角色,因無法對中國共產黨注入新活力或腐蝕舊體制!
----------------------------------------------------

640_69faf7b181ac4fe08c2e8851b37c2517  

2014年12月02日22:06
為爭取香港特首真普選,3名學民思潮成員在寒冬中絕食抗議,除了召集人黃之鋒外,另外兩人是17歲的黃子悅和18歲的盧彥慧。黃子悅坦言,這次暫時不回家,感覺「好對不起父母」,但認為絕食是軟性的抗爭手段,希望讓更多人站出來。

她還發公開信強調,「你們可以不支持絕食的人,但請別嘲笑我們。我付出代價,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個屬於我愛城市。」但信中也說,天氣真的很冷,加上強烈的空腹感,不知道身體還能夠撐多久。(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黃子悅公開信全文:

你們可以不支持絕食的人,但請別嘲笑我們。我付出代價,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個屬於我愛城市。

我曾笑說冬天太冷了當然不在外留守。當時又怎會想到今天我要在15度甚至更冷的温度下絕食呢 ? 很冷,真的很冷,加上那倔強烈的空腹感,我不知道我的身體可以承受多久。但至少我有堅持的決心,我知道我的目標,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所以請別再說我是被黄之鋒拉落水,我是自己提出參與絕食的。

面對着家人,學業,前途各方面的壓力,我已有心理準備承受。然而,每當在社交媒體上看見雨傘運動支持者的冷漠批評,難免感到灰心。大家都有自己的定位,都是為了延續這場運動,為何不能互相扶持呢 ?

請別說我們所做的是徒勞無功,也不要因害怕失敗而什麼也不做。正如我們從來並非因為看見希望才堅持。我們也不甘就此輕易退場,因此我們才要走到這一步。我相信我們的努力是不會白費的。這個時代,我們做的所有東西沒有一樣是徒勞無功的。

現在,我們三人以絕食來要求政府展開對話,重啟政改五步曲。我們希望其他雨傘運動支持者也能支持我們,為着同一目標努力。

學生走到絕食這一步了。所以請你們在你們的崗位上努力。拜託了。

---------------------

2014-12-03
◎ 范紀德
當台灣民眾還沉浸在九合一選舉翻轉成功的喜悅之中,香港民眾卻依舊在淒風苦雨中奮戰著。當台灣的候選人車隊在大街小巷穿梭,用各種方式向選民表達感謝與感動,香港的民眾爭取民主的腳步,卻在警察鐵騎的逼迫下踉踉蹌蹌的退讓著。當台灣民眾齊聚在候選人的競選總部,或狂喜慶賀,或抱頭痛哭,香港民眾卻為了這在我們眼中看似與生俱來、呼吸般自然的基本權利,而堅定駐守街頭與警方、與港府、甚至是與背後的北京政府對峙著。
不管被如何殘暴的對待,國家機器操縱下的媒體如何的污衊與污名,還是在一波波清場衝突中的胡椒噴霧與警棍,甚至已有年輕成員展開無限期絕食,香港民眾追求民主的決心,其所展現的毅力,恕筆者直言,恐怕是我們台灣社會用選票來彰顯正義跟追求改變決心的千萬倍不止。
我們可以用選票制裁政府表達意志,這種看似基本不過的手段,卻是香港民眾不惜安危與政府衝突所要爭取的權利。當我們用選票翻轉未來,在激情過後我們都會回到自己安居的家裡,躺在床上入眠之前,請不要忘記,就在不遠的地方,仍有一群抱著相同夢想的朋友,正在為了擁有我們理所當然的權利而在街頭奮戰不懈。
請讓我們一起為香港朋友加油,一起祝福他們早日爭取到真正的普選與民主!
(作者就讀中山醫大,新北市民)

-----------------------2014-12-03_153413  

學民思潮3名學生到今早已絕食逾36小時,雖然駐場醫生表示3人血糖值偏低,但未至於需要立即腰斬絕食。黃之鋒在其facebook留言,指3人會堅持只飲清水,以示對絕食的認真態度,並呼籲市民今晚前往金鐘參與集會,在寒風下聲援他們。身在台灣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也在fb呼籲港人去現場給他們打打氣吧,「面對專制,不同世代的學生要一再重複這樣的抗爭,心中有無限的不捨」。

20多年前在學生曾北京天安門絕食,王丹昨日及今日亦有在fb留言,稱看著黃之鋒瘦小的身軀,要承擔生命的重量,更是難過到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們太辛苦了」,故懇請香港的所有朋友們站出來,聲援絕食學生,不要讓年輕的生命就這樣夭折,「懇請香港的朋友們站出來,發出最大的怒吼,讓梁振英做出回應」。

學民也重申,只要政府願意立即就著「是否立即重啟政改」進行對話,3人便會停止絕食。

雨傘革命: http://umbrella.appledaily.com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