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收賄圖利 北市監理所長聲押禁見
涉收賄圖利 北市監理所長聲押禁見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bit.ly/32M3yfi
涉收賄圖利台北市區監理所所長袁國治聲押禁見。(記者陳慰慈攝)
2020-03-04 07:20:06
〔記者陳慰慈/台北報導〕台北市區監理所所長袁國治涉嫌收受王姓停車場租賃業者約9萬元賄賂,另與黃、李姓業者共同投資體檢診所,作為監理所委託代辦駕駛人的體檢診所,一年分紅130萬元,台北地檢署昨指揮廉政署依涉犯貪污治罪條例圖利罪、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等罪,約談袁、王、黃、李等7名被告及6名證人共13人到案,昨晚11時許至近12時,袁男等人陸續移送北檢複訊,檢察官今天凌晨訊後諭令王、黃各以10萬元、 25萬元交保;袁、李則被聲押禁見。
交通部公路總局昨得知後也火速將袁男調離主管職務。
檢廉調查,袁男負責管理停車場設置及變更業務,2018年至2019年間,王姓租賃業者打算在雙北等地承租土地經營停車場,為求審核過關,希望袁男能協助其設置停車場,涉嫌行賄袁男9萬元。
此外,台北市區監理所轄下士林監理站,原有一公立醫院駐點,代辦駕駛人體檢業務,據了解,袁男不但軟性勸說醫院不要再派員駐點,還檢舉監理站涉嫌圖利,將醫院駐點趕走後,隨即投資20萬元,與黃姓、李姓業者在士林監理站旁合資開設士林承德診所,袁男再以監理所長職務,委託該診所代辦駕駛人體檢業務,依投資比例分紅,獲利130萬元
涉收賄圖利 北市監理所長聲押禁見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bit.ly/32M3yfi

php2N5tmr


◎ 吳景欽

台北地檢署針對雙子星案為第二波的起訴,總算有一位市府官員,即前財政局長邱大展被訴,檢方並建請法院從重量刑。只是,從檢方的起訴罪名為背信罪來看,不僅讓人莫名所以,是否能為重刑處斷,實更成問題。

根 據檢方的起訴理由,即認為北市府前財政局長,明知太極雙星團隊的投標內容不實,卻仍協助掩飾且疑似將評審委員名單洩漏給廠商,因此使太極雙星取得第一順位 的優先議約權,致有意圖為私人不法利益,而違背其職務使北市府受有損害,自該當於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的背信罪。而因其具有公務員身分,並藉由職務上 的權力與機會而犯之,就須依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加重二分之一。所以,背信罪的法定刑最高為五年,在加重後,其上限即提升至七年六個月,不可謂不重,似也符 合檢方建請法院處以重刑的訴求。

只是,前市府財政局長的此等掩飾與協助廠商得標之情事,恐不僅止於是違背公務員與市府間的委託與信任關係, 而涉及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公務員利用職務機會,以詐術取得財物或利益,法定刑在七年以上之罪。甚而在其為此標案的主導者下,更可能涉及貪污 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三款,經辦公用工程而有舞弊情事,法定刑為十年以上或無期徒刑之罪。凡此兩者,其重刑的程度,遠非背信罪所能相比,且身為主角的公 務員,即便未收有來自於私人的利益,亦得以成立此等罪行。而之所以如此嚴格規定的原因無他,正在於不收錢只是公務員最基本的義務,而非最高道德,如何謹守 法律界限,並替人民看緊荷包,才是公務員最該恪遵的信念與信條。

所以,在太極雙星案裡,雖已有公務員遭起訴,但僅以背信罪而非以貪污治罪條 例之重罪起訴,即便要求法院重懲,恐也僅具有宣示作用。更重要的是,貪瀆犯罪乃具有集體性與結構性,若將所有責任推給單一公務員,不僅是種切割,也使原本 最該對此弊案負責的北市府團隊,竟意外成為被害人,何其怪哉?(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回扣弊「背信罪背信罪難以充分舉證:收回扣不等於犯罪--對於非公務員收回扣的弊案,檢察官多採用《刑法》第342條的背信罪或《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的特殊背信罪(公開發行公司董事、監察人、經理人)起訴

2021-06-11_132440

「有錢能使鬼拖磨」,在台灣,回扣弊案層出不窮。然而,若想採用要件嚴格的「背信罪」防堵賄絡弊案,卻時常因檢察官舉證能力不一、法官認定標準不一的情形,導致收回扣的舞弊犯逍遙法外。收回扣是否有罪,難道最終變成是場人品豪賭?
我們再不行動,台灣將成為先進國家中極少數的「回扣天堂」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s://bit.ly/3xdc2dh
近日正值台灣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有關鴻海前資深副總經理廖萬城收賄案(註1)定讞的新聞,悄悄淹沒在疫情新聞之下,並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
收廠商回扣 判關兩年定讞
2016年10月台北地院一審判決出爐,認定廖萬城犯罪所得(回扣)為高達1億6千多萬,判刑10年6個月;兩年後的高等法院二審判決,犯罪所得僅剩下區區239萬,刑期陡降至1年4個月;再過兩年,高院更一審把犯罪所得跟刑期分別微調至316萬與2年;最後,2021年5月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全案定讞。
為什麼廖案歷經七年,在司法量刑上,會有如此峰迴路轉的發展呢
背信罪難以充分舉證:收回扣不等於犯罪
對於非公務員收回扣的弊案,檢察官多採用《刑法》第342條的背信罪或《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的特殊背信罪(公開發行公司董事、監察人、經理人)起訴。
既然已有背信罪,為什麼法官會認為「收回扣不等於犯罪」?
原因是在收回扣的案件中,背信罪最麻煩也最困難的,是得證明「公司確實因收回扣而受到損失」。
在企業打滾過的上班族都知道,廠商為了獲利生存,提供回扣的同時一定也得從公司挖點東西回補,不管是提高售價或是降低產品品質,這些都會造成公司的損失,畢竟羊毛自然是出在羊身上。
不過法律面前,「想也知道」並無法作為呈堂證供,因此得靠企業與檢察官合作,舉證公司確實受到損失,而法官們對於舉證到何種程度才足夠的標準又不盡相同。
在廖案中,二審法官並未否認廖萬城與同夥有不法所得,然而,檢察官所說的「收受回扣導致鴻海公司對外之商譽損失」、「行賄廠商提供的設備瑕疵不良或買價較行情為高」等,在舉證上並不足夠充分。
縱古觀今,其他回扣案後續發展?
收回扣是否有罪,最終變成是一種人品賭注。
一樣是採購,19年來搜刮新台幣五億多元回扣的南港輪胎陳啟清案(註2),由於各供應商把回扣的金額加入了南港輪胎的報價中,導致採購成本無故增加,確實造成公司損失。明明廖萬城也收了上億回扣,鴻海怎麼可能會沒有損失呢?
甚至同公司、類似的職務、收取同樣金額的回扣,法律上的責任居然也大不相同。
三立節目部傅姓副總監,於製作《新戲說台灣》時向委外製作公司收受每集5000元的回扣,一審法官認為製作公司「自願縮減己身利潤」,三立電視並未因此受到損失,因此判決無罪;三立項姓總監亦在製作《甘味人生》時向委外製作公司收受每集5000元的回扣,高院法官認為製作公司為了支付回扣,勢必降低戲劇品質,加上此弊案經媒體報導後嚴重影響三立商譽,因此改判有罪。
比免稅天堂更稀有的回扣天堂
如果今天台灣的法律規定,製作食品時使用黑心餿水油不一定有罪,得證明吃下去之後民眾確實產生病痛、而且還得證明這病痛跟餿水油有關,才能判決有罪,你會不會生氣?
把「黑心餿水油」換成「收回扣」,這樣的荒謬卻在你、我眼前不斷上演
從前面幾個血淋淋的案例,很容易看出台灣在「商業賄賂」的法制漏洞 —— 想以要件嚴格的背信罪來防堵收受回扣,但在檢察官舉證能力不一、法官認定標準不一的情況下,導致收回扣的舞弊犯逍遙法外。
《舞弊現形課》已提過中國、日本、美國加州、德國等如何把商業賄賂入罪化,而台灣縱使在2014年曾提出《企業賄賂防制法》草案,但至今仍未有具體成果。
若我們再不行動,台灣將成為先進國家中極少數的「回扣天堂」。
註解
筆者在《六億元也買不了的誠信》一文已詳述廖萬城的犯罪手法,在此不贅述。簡單來說掌握採購大權的廖萬城與同夥透過白手套,向各供應商收取回扣。
陳啟清1978年任職於南港輪胎,擔任資材部經理時向供應商、報關公司討回扣,從1995年1月至2015年7月共收回扣5.3億元,台北地院依背信罪判刑5年、併科罰金1500萬元;案件上訴,陳突然撤回上訴,全案定讞;陳2016年4月入獄服刑,2018年假釋出獄。
若想了解更多,歡迎前往我的部落格破弊修練手冊或粉絲團財星500大企業稽核師的舞弊現形課
我們再不行動,台灣將成為先進國家中極少數的「回扣天堂」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s://bit.ly/3xdc2dh


2021-06-11_134307

內鬼收廠商回扣1.6億 鴻海前副總廖萬城判刑2年定讞
鴻海老臣集體索回扣案,更一審去年11月依共同背信罪判前資深副總廖萬城2年徒刑,沒收犯罪所得316萬元。案經上訴,最高法院今駁回上訴定讞須入獄。(資料照)
內鬼收廠商回扣1.6億 鴻海前副總廖萬城判刑2年定讞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2Tkye6G
2021/05/24 12:07
〔記者張文川/台北報導〕鴻海老臣集體索回扣案,檢方起訴SMT技術委員會前副主委、前資深副總廖萬城,與前總幹事兼經理鄧志賢、白手套郝緒光等人,向供應商索賄1.6億餘元,再指示下屬採購特定產品圖利業者,一審台北地院依證交法特別背信等罪重判廖萬城10年6月,二審高等法院改依共同背信罪輕判1年4月;更一審去年11月依共同背信罪判廖2年徒刑,沒收犯罪所得316萬元。案經上訴,最高法院今駁回上訴定讞須入獄。
判決指出,廖萬城、鄧志賢掌控鴻海集團SMT(Surface Mount Technology,表面黏著技術)技術委員會,每年有約500億元採購、簽核權,郝緒光為拉攏關係,常找廖打麻將,並刻意輸錢,也常帶鴻海高幹唱到處花天酒地,遊說廖、鄧向供應商收回扣。更一審鄧志賢被判刑1年,郝緒光6月,僅廖萬成上訴最高院。
郝緒光與廖萬城、鄧志賢談妥後,郝負責向供應商收錢,再匯5成到廖的人頭戶、一成給鄧;廖、鄧再指示負責採購的下屬向特定供應商下單,護航驗收機台、幫腔美言、推薦機台,2009年7月至2011年12月犯案期間,共計收賄1.6億餘元。
判決指出,鴻海集團設立於中國的子公司,並非證券交易法所稱「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廖、鄧並非鴻海在證交法上定義的經理人,不適用證交法特別背信罪,因此只依刑法背信罪判刑。
廖、鄧2人未確實詢價、比價和議價,對班順公司刻意提高報價,故意放水,僅以每台機器減價2萬元人民幣買受,再向班順收受佣金回扣;時任鴻海總裁郭台銘裁示購買國際牌、日立牌貼片機,廖、鄧無權自行變更採購廠牌,竟相互配合擅自改單,變更採購信立能公司代理的日立貼片機,事成後向郝緒光收取回扣,違背職務行為損害鴻海財產利益。
鴻海附帶民事求償77萬餘美元(約新台幣2180萬餘元),高院二審今年1月認定廖萬城違反就職時簽署的「誠信廉潔暨智慧財產權約定書」,應給付不正利益77萬餘美元給鴻海。內鬼收廠商回扣1.6億 鴻海前副總廖萬城判刑2年定讞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2Tkye6G


2021-06-11_133851

南港輪胎前協理強索5億回扣 判刑5年定讞
 南港輪胎前協理強索5億回扣案,陳啟清判刑 5年定讞。(資料照,記者楊國文攝)
南港輪胎前協理強索5億回扣 判刑5年定讞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weXk5D
2016/04/07 17:34
〔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南港輪胎36年老臣、資材部前協理陳啟清,掌管公司採購大權19年,被控長期向22家原料代理商收受回扣5億餘元,並利用其妻張月蕉在境外開戶洗錢,被依違反證券交易法之背信罪判刑5年、併科罰金1500萬元,陳啟清上訴二審後,因撤回上訴而定讞,台北地檢署考量其戶籍地在新竹,已囑託新竹地檢署執行發監。
此案審理期間,陳啟清夫婦都認罪,並與南港輪胎達成和解,陳允諾返還5億1600萬元不法所得,檢調前年7月搜索約談後,陳啟清被收押9個月,直到辯結時才獲3000萬元交保;張月蕉則是在前年11月起訴移審當天,即獲1000萬元交保。
前年11月,北檢起訴2人,陳啟清在移審庭自爆在新加坡帳戶還藏了800萬美元(約新台幣2億4000萬元),還瞞著公司偷偷到中國投資輪胎工廠,表明願意繳回不法所得,並賠償南港輪胎與被害廠商損失。
南港輪胎前協理強索5億回扣 判刑5年定讞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weXk5D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