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收賄圖利 北市監理所長聲押禁見
涉收賄圖利 北市監理所長聲押禁見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bit.ly/32M3yfi
涉收賄圖利台北市區監理所所長袁國治聲押禁見。(記者陳慰慈攝)
2020-03-04 07:20:06
〔記者陳慰慈/台北報導〕台北市區監理所所長袁國治涉嫌收受王姓停車場租賃業者約9萬元賄賂,另與黃、李姓業者共同投資體檢診所,作為監理所委託代辦駕駛人的體檢診所,一年分紅130萬元,台北地檢署昨指揮廉政署依涉犯貪污治罪條例圖利罪、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等罪,約談袁、王、黃、李等7名被告及6名證人共13人到案,昨晚11時許至近12時,袁男等人陸續移送北檢複訊,檢察官今天凌晨訊後諭令王、黃各以10萬元、 25萬元交保;袁、李則被聲押禁見。
交通部公路總局昨得知後也火速將袁男調離主管職務。
檢廉調查,袁男負責管理停車場設置及變更業務,2018年至2019年間,王姓租賃業者打算在雙北等地承租土地經營停車場,為求審核過關,希望袁男能協助其設置停車場,涉嫌行賄袁男9萬元。
此外,台北市區監理所轄下士林監理站,原有一公立醫院駐點,代辦駕駛人體檢業務,據了解,袁男不但軟性勸說醫院不要再派員駐點,還檢舉監理站涉嫌圖利,將醫院駐點趕走後,隨即投資20萬元,與黃姓、李姓業者在士林監理站旁合資開設士林承德診所,袁男再以監理所長職務,委託該診所代辦駕駛人體檢業務,依投資比例分紅,獲利130萬元
涉收賄圖利 北市監理所長聲押禁見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bit.ly/32M3yfi

php2N5tmr


◎ 吳景欽

台北地檢署針對雙子星案為第二波的起訴,總算有一位市府官員,即前財政局長邱大展被訴,檢方並建請法院從重量刑。只是,從檢方的起訴罪名為背信罪來看,不僅讓人莫名所以,是否能為重刑處斷,實更成問題。

根 據檢方的起訴理由,即認為北市府前財政局長,明知太極雙星團隊的投標內容不實,卻仍協助掩飾且疑似將評審委員名單洩漏給廠商,因此使太極雙星取得第一順位 的優先議約權,致有意圖為私人不法利益,而違背其職務使北市府受有損害,自該當於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的背信罪。而因其具有公務員身分,並藉由職務上 的權力與機會而犯之,就須依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加重二分之一。所以,背信罪的法定刑最高為五年,在加重後,其上限即提升至七年六個月,不可謂不重,似也符 合檢方建請法院處以重刑的訴求。

只是,前市府財政局長的此等掩飾與協助廠商得標之情事,恐不僅止於是違背公務員與市府間的委託與信任關係, 而涉及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公務員利用職務機會,以詐術取得財物或利益,法定刑在七年以上之罪。甚而在其為此標案的主導者下,更可能涉及貪污 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三款,經辦公用工程而有舞弊情事,法定刑為十年以上或無期徒刑之罪。凡此兩者,其重刑的程度,遠非背信罪所能相比,且身為主角的公 務員,即便未收有來自於私人的利益,亦得以成立此等罪行。而之所以如此嚴格規定的原因無他,正在於不收錢只是公務員最基本的義務,而非最高道德,如何謹守 法律界限,並替人民看緊荷包,才是公務員最該恪遵的信念與信條。

所以,在太極雙星案裡,雖已有公務員遭起訴,但僅以背信罪而非以貪污治罪條 例之重罪起訴,即便要求法院重懲,恐也僅具有宣示作用。更重要的是,貪瀆犯罪乃具有集體性與結構性,若將所有責任推給單一公務員,不僅是種切割,也使原本 最該對此弊案負責的北市府團隊,竟意外成為被害人,何其怪哉?(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