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瑛法師
本名    圓瑛法師
出生    1878年
 大清福建古田縣
圓寂    1953年9月12日(75歲)
 中國浙江省寧波市天童寺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宗派    禪宗臨濟宗
呼號    圓瑛法師
駐錫於    天童寺
師承    增西上人
著作    《勸發菩提心文講義》
《勸修念佛法門》
《阿彌陀經要解講義》
《楞嚴經綱》
《大佛頂首楞嚴經講義》
釋圓瑛(1878年-1953年9月12日)原名吳亨春,法名宏悟,別號韜光,福建古田縣人,臨濟宗第四十代傳人,中國近代佛教領袖,中國佛教協會首屆會長。[1]
簡介
1878年,圓瑛法師出生於福建古田縣。[1] 6歲時,他的父母都去世了,18歲時,他考中了秀才。[1] 19歲時,他在福州鼓山湧泉寺拜增西上人為師傅出家,後來到雪峰寺擔任僧眾。[1]
1899年,圓瑛法師到江蘇常州天寧寺講學。[1]
1909年,圓瑛法師出任浙江鄞縣接待寺住持。[1]
1929年,圓瑛法師與太虛共同發起成立中國佛教會,1934年,在上海創辦圓明講堂。中日戰爭時期,圓瑛法師在上海發起啟建丙子護國息災法會,並請在蘇州閉關的印光法師至滬說法,號召全國佛教徒奮起反抗並募款[2]。[1]
1953年中國佛教協會成立,他被推選為首任會長。[1][3]
1953年9月12日,他圓寂於天童寺。[1]
作品
《發菩提心講義》
《勸修念佛法門》
《彌陀經要解講義》
《楞嚴經綱》
《大乘起信論》
《金剛般若》
《一吼堂詩集》
《一吼堂文集》
《圓瑛講演錄》
《住持禪宗語錄》
----------------------------
近代漢傳佛教傳奇高僧:圓瑛大師與四大高徒
2015-07-02 08:38:00|大公綜合
\
圓瑛大師 (圖片來源:資料圖)
\
圓瑛大師和明暘法師、趙樸初居士 (圖片來源:資料圖)
        文/本性法師
  近現代,中國漢傳佛教有五大高僧之説。他們是虛雲、圓瑛、太虛、印光、弘一諸師。
  虛雲禪師,以專宏禪宗著稱。印光法師,以專宏淨土宗著稱。弘一法師,以專宏律宗著稱。太虛大師,以從事佛教革新及僧教育著稱。
  而福建古田出生的圓瑛大師,國民黨執政時期,就任“中國佛教會”會長。日寇侵華,誘逼他組建並出任偽“中國佛教會”會長,被他堅決拒絕。共產黨執政後,又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兼宏佛教各宗,猶對楞嚴學及《楞嚴經》研究見解獨到。以綜合影響力巨大著稱。
  五大高僧生後,對中國大陸與港澳台佛教,對世界漢傳佛教產生重大影響的,從某個角度來説,當屬太虛法師與圓瑛大師。太虛法師的影響,主要在辦教的理論層面上,即提出“人生佛教”。圓瑛大師的影響,主要在辦教的組織、制度層面上。繼承太虛法師遺志的主要是他學生。而傳承圓瑛大師遺願的主要是其高徒。
  圓瑛大師的高足,知名者眾多。這裏,謹介紹有代表性的四位。即主要弘法利生於中國大陸的明暘長老、趙樸初居士與主要弘法利生於台灣地區的慈航菩薩、白聖長老。
  一、明暘長老
  明暘長老,1916年生,福州人。10歲聽圓瑛大師講經,並由其剃度出家。從此,隨侍圓瑛大師身邊,直至圓瑛大師圓寂於寧波天童寺。一生稟承圓瑛大師愛國愛教、弘法利生精神,為國家、社會、佛教做了許多工作,辦了許多實事。尤其,為改革開放後宗教政策在佛教界的落實、佛教的復興、古剎的重建、僧才的培養、對外的交往、慈善公益事業的開展等上,殫精竭慮,用盡心力,建樹頗多。生前,曾任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協宗教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宗教界和平委員會副主席、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中國佛協弘法基金會主任、中國佛學院靈巖山分院院長、上海市佛協會長、上海佛學院副院長,以及北京廣濟寺、上海圓明講堂、上海龍華寺、寧波天童寺、福州西禪寺、莆田梅峯寺等方丈。2002年,示寂於上海。
  明暘法師生前,經常為圓瑛大師之輔講。協助圓瑛大師組建中國佛教會僧侶救護團,冒着日本侵略者的炮火,開赴上海吳淞戰場。隨圓瑛大師赴南洋宣傳抗日救國,募款抗戰。回國後,師徒隨即於上海遭日本憲兵逮捕,並被押解至南京日本憲兵總部,坐牢一月有餘,後經各界呼籲奔走救出。整理出版圓瑛大師文集。改革開放之初,即率中國佛教僧伽法務團70名僧人赴美國主持為期7天的世界水陸空大法會,轟動美國及世界漢傳佛教界。著有《佛法概要》等。
  二、趙樸初居士
  趙樸初居士,1907年出生,安徽太湖人。早年就學於蘇州東吳大學。1927年入住表舅關絅之上海的居所。1928年在關絅之任院長的上海佛教慈幼院服務。同年,上海成立江浙佛教聯合會,後改組成立中國佛教會,圓瑛大師任會長、太虛大師等任常務委員,趙樸初任祕書。1935年,皈依圓瑛大師,成為圓瑛大師門下的在家弟子。
  抗戰爆發後,趙樸初在上海慈善團體聯合救災會任常委。他動員掩護300多名青壯年志士奔赴抗戰前線。上海淪陷後,又把經過培訓的1000多名中青年難民分批送往皖南新四軍總部。他在上海,積極宣傳抗日救國主張,團結愛國人士,開展祕密鬥爭。抗戰勝利後,他與馬敍倫等發起成立中國民主促進會,追隨中國共產黨,爭取民主、反對內戰、解放民眾。
  趙樸初生前,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民主促進會副主席、名譽主席、中國宗教界和平委員會主席、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中國佛學院棲霞山分院院長。2000年去世於北京。
  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大陸佛教,百廢待興,趙樸初為大陸佛教的復興,居功甚偉。他繼承太虛大師提出的“人生佛教”與慈航菩薩提出的“人間佛教”理念,結合當代實際,給予大力弘揚,成為今天中國佛教界正在走的路。他著有《佛教常識問答》等。
  三、慈航菩薩
  慈航菩薩,1895年出生,福建建寧人,18歲時出家於泰寧慶雲寺。後弘法於緬甸4年,馬來西亞3年,新加坡4年。於馬來西亞檳城時,接法圓瑛大師,為其法脈傳人。其間,於緬甸,創辦《覺世童刊》社、《慈航月刊》社、世界觀音萬緣會、仰光中國佛學會。於馬來西亞,創或辦檳城菩提學院、檳城菩提學校、雪州佛學會、怡寶佛學會、檳城佛學會、馬六甲佛學會、吉隆坡佛學會。於新加坡,創星州菩提學院、星州菩提學校、星州佛學會、《人間佛教》月刊社。之後,又赴台灣地區,駐錫6年,直至1959年圓寂。在台灣期間,在妙果法師支持下,創辦台灣首家佛教院校——台灣佛學院等。
  關於慈航菩薩與圓瑛大師的法緣,他在《贈圓瑛老法師》詩中説,“當年太白曾陪座,後又相親七塔堂,三複滬濱期報本,德風早被憶甘棠。”在他紀念圓瑛大師往生的《風雨聲中悼我師》文中,他回憶説,“餘二十歲,即聽老人講楞嚴於天童七塔,其威嚴之影,猶長浮於目前。”1929年,圓瑛大師與太虛大師等發起成立中國佛教會時,慈航菩薩專程赴會,親聆二老教誨。1936年,他到上海拜會圓瑛大師,大師安排慈航菩薩於圓明講堂開示。圓瑛大師還邀他一同觀看上海僧侶救護隊戰地訓練。1939年,圓瑛大師率弟子明暘法師等將遠行東南亞,為弘法利生,也為抗日救國。慈航菩薩聞訊,即赴上海,為之送行。圓瑛大師瞭解到慈航菩薩也有往東南亞弘法的意願和計劃時,告知他説,在東南亞一帶也有不少同為閩籍的僧人。他曾寫詩説:“親師雖早離師速,直至如今悔已遲。”以此表達他與圓瑛大師交往的感受。慈航菩薩很珍視圓瑛大師付給他的法脈,臨終前,特別遺囑,請同為圓瑛法徒的白聖長老代他傳付圓瑛大師法脈予自立、印海、嚴持、妙峯、常證、會性、真性七位法師,傳承圓瑛大師法脈。
  慈航菩薩一生的貢獻,主要體現在:
  ①是創辦台灣佛學院,收留保護培養由大陸赴台的許多青年學僧,慈航菩薩還因此被當時台灣地區執政當局疑為“匪諜”,被投入牢中。台灣佛學院的學僧,後來,成為台灣佛教的中堅力量,如尚在世的星雲法師、淨良法師、真華法師等。有的後來從台灣到東南亞及美國,也成為所在國佛教界的骨幹。
  ②是堅決宏傳中國傳統的佛教模式,堅決抵制反對日本模式佛教在台灣的傳播,使日本佛教勢力漸而淡出台灣。
  ③在太虛大師“人生佛教”思想基礎上,正式提出“人間佛教” 理念,並創辦《人間佛教》月刊,設立《人間佛教》月刊社,配合倡導“人間佛教”精神。
  ④著作等身,有200多萬字。
  ⑤成就台灣地區的首尊肉身菩薩,全身舍利不壞,人稱慈航菩薩。
  慈航菩薩遺願迴歸祖庭,經各方努力,其肉身聖像分身已於2007年迴歸出家祖庭——泰寧慶雲寺。
  四、白聖長老
  白聖長老,1904年出生,湖北省應城縣人。1921年出家,曾隨圓瑛大師學習楞嚴學。三十年代中期,到上海後,於圓瑛大師任會長的中國佛教會任幹事一職。經常隨侍大師左右,併為輔講。1937年夏,接法圓瑛大師,為大師法徒。“八一三”戰事爆發,日寇侵華,白聖長老任中國佛教會難民收容所主任。1944年,圓瑛大師創圓明楞嚴專宗學院,白聖長老被任命為教務主任。1949年,赴台灣地區。
  當時,慈航菩薩因被執政當局疑為“匪諜”,遭逮捕坐牢,白聖長老與孫立人將軍夫婦等多方呼籲營救。1960年,白聖長老被推為台灣地區“中國佛教會”理事長,任職30餘年,傳戒20多場,度比丘比丘尼上萬人。法徒亦甚多,著名者如淨心、淨良等法師。1981年,被推為“世界佛教僧伽會”會長。在台期間,長老還住持台北十普寺、臨濟寺,創辦“中國佛教三藏學院”、“中國佛教研究院”等,著作有《學禪方便談》《維摩經講錄》等10餘部。1989年,圓寂於台灣。90年代初,在趙樸初居士支持下,建塔於江蘇常熟興福寺,前幾年,其舍利又迴歸常熟,入塔為安。
  白聖長老,對台灣佛教的主要貢獻,是通過傳戒與對台灣“中國佛教會”等相關團體的運作,培養了大量的遵循漢傳佛教傳統的僧人、僧才,為台灣佛教後來之復興,奠定了基礎。同時,弘傳中國佛教優良傳統,抵制消弭日本佛教的影響。並積极參與世界佛教組織的活動,客觀地使中國漢傳佛教又一次逐漸走向世界舞台。
  結語
  圓瑛大師,代表着一個時代的佛教,而明暘法師、趙樸初居士、慈航菩薩、白聖長老,又代表又一個時代的佛教。在圓瑛大師時代,由於“中國佛教會”的創生,一盤散沙的中國佛教界,得到了整合。在明暘法師、趙樸初居士的時代,在中國佛教協會領導下,中國大陸佛教,落實政策,由弱到強,終於有了今天的蓬勃氣象。而在慈航菩薩、白聖長老的時代,在台灣“中國佛教會”整合引導下,台灣地區佛教,追根溯源,扶正去邪,終於出現了比較興旺的景象,並且走向了世界,尤其東南亞與歐美。由於圓瑛大師及其四大高徒的推動,佛教各類團體在中國大陸與台港澳,在東南亞及歐美,如雨後春筍產生,其組織架構與制度模式多參照“中國佛教會”,或中國佛教協會。該“兩會”也一直分別引導影響着漢傳佛教在世界的發展走向,現還繼續在海峽兩岸運轉着,且不乏互動,併產生着應有的影響力。
  有人説,近現代,如果缺少了圓瑛大師及其四大高徒,世界漢傳佛教的面目,不知又會怎樣,誰也不敢去想象
近代漢傳佛教傳奇高僧:圓瑛大師與四大高徒 - https://goo.gl/n7z18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