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欄
facebook 姜太公廟

捐精「太勤」被以色列封鎖 帥教授第34子將在台出生 
 分享捐精「太勤」被以色列封鎖 帥教授第34子將在台出生到Facebook 分享捐精「太勤」被以色列封鎖 帥教授第34子將在台出生到Line 分享捐精「太勤」被以色列封鎖 帥教授第34子將在台出生到Google+
2018-06-18 23:00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現年42歲的美國數學教授內格爾(Ari Nagel)秉持「助人為善」精神「免費捐精」,自稱已讓33個孩子誕生,但近日他卻被禁止再向以色列的助孕醫院捐精,原因是,他已經有太多孩子了。
 美國數學教授內格爾(Ari Nagel)「免費捐精」,自稱已讓33個孩子誕生,但近日他卻被禁止再向以色列的助孕醫院捐精,原因是,他已經有太多孩子了。(圖取自Ari Nagel臉書)
美國數學教授內格爾(Ari Nagel)「免費捐精」,自稱已讓33個孩子誕生,但近日他卻被禁止再向以色列的助孕醫院捐精,原因是,他已經有太多孩子了。(圖取自Ari Nagel臉書)
《德國之聲》報導,來自紐約布魯克林的「捐精教授」內格爾以「免費捐精」聞名,自稱已讓33個孩子誕生,對於做此事的動機,他說,能幫助那麼多家庭喜獲後代,讓他「心滿意足」,那些家庭對他「永存感激」。今年8月,他的第34個孩子將在台灣誕生。
上週五(15日),內格爾剛在歐洲結束一次為人工授精進行的准備後,飛往以色列以向7名女性捐精,並登記為孩子們的父親。內格爾表示,他在一家醫院獲知以色列衛生部禁止他向該國助孕機構捐精,他對此感到有點失望,而相關女性們「幾乎崩潰」。
報導引述《紐約郵報》指出,以色列衛生部下令,禁止助孕醫院使用這名猶太科學家的精子。該部會表示,「鑑於眾多女性經由內格爾先生的精子懷孕...我們的立場是,那種所稱可以與內格爾先生維持一種真正的共同父母身份的想法是不正派或不理性的」。
以色列原則上允許匿名捐精,或可以共同父母身份而向個別女性捐精。內格爾在以色列已有一名9歲男孩。- https://goo.gl/KY3FK3


 捐卵9.9萬、捐精8000 營養金有公定價了

www.appledaily.com.tw查看原始檔

衛福部國健署日昨在官網公布最新「精卵捐贈同意書」,條列醫療機構應告知捐贈者的細節,也訂營養金上限,捐卵9.9萬元、捐精8000元。今日出版的《中國時報》報導,《人工生殖法》明定,捐精、捐卵須為「無償」捐贈,但有「營養金」文化。國泰綜合醫院婦產科生殖醫學中心主任賴宗炫形容,營養金「類似捐血後,獲得補充營養的餅乾或牛奶的概念」,但價格不一,以捐精為例,從8000~2萬元皆有。「精卵捐贈同意書」提到,考量捐贈人於捐贈過程必須接受相關檢查、醫療等措施,人工生殖機構需提供營養費或營養品給捐贈人,或負擔其必要的檢查、醫療、工時損失及交通費用,支付卵子捐贈人的金額上限為9.9萬元,支付精子捐贈人金額則為5000元,若因捐精致需於醫院門診逾3次者,金額可提高至8000元。國健署婦幼健康組簡任技正施靜儀強調,一旦捐贈過,除非從未活產、且已無儲存者才能重複捐,「只要曾經活產過一次,便不得再捐」,若10年內無人接受會進行銷毀不再儲存。(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

長得漂亮、身高超過165... 這些要求可不是在選美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A-A+
2016/09/19 13:57:36 聯合晚報 記者李樹人、羅真/台北報導

捐精營養費最高8000元、捐卵9萬9000元,國健署公布首份官方版精卵捐贈同意書,將以往避而不談的營養費條文化,希望確保捐贈者權益。

國健署統計資料顯示,民國100年至104年全國捐精捐卵總數為3681件,捐卵女性人數遠超過捐精男性,捐卵2737件,捐精僅有891件。國健署幼婦組簡技施靜儀指出,晚婚不孕的女性的需求越來越多,想生兒育女的女性應趁早計畫懷孕,以免錯過受孕黃金時間。

官方版本精卵捐贈同意書,要求捐贈者在同意書捐名,證實他(她)為幫助不孕夫妻達成孕育子女之心願,完全依個人自由意志,簽署同意書,願意以無償方式捐贈生殖細胞。

施靜儀表示,96年人工生殖法公布實施,捐精捐卵仍屬無償,考量捐贈人於捐贈過程必須接受相關檢查、醫療等措施,受術夫妻得委請人工生殖機構,提供營養費或營養品予捐贈人。經過相關學會討論後,訂出捐精最高8000元,捐卵最高為9萬9000元等標準,為求確保捐贈者權益,官方版同意書特別詳述捐精捐卵營養費。

20人捐卵 600人排隊

不僅要長得漂亮、學歷高、要求身高超過165公分,還要雙眼皮,這可不是選美、空姐面試,是受贈者對捐卵者的要求。國內生殖權威李茂盛表示,目前捐精卵者以大學生為主力,每到寒暑假捐贈人數就增加,目的大概都是賺取零用錢,曾有副教授想捐卵,因年齡過大被婉拒。

捐精卵賺錢?大學生是主力族群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9-19 20:36 聯合報 記者黃安琪╱即時報導

精子示意圖 ingimage資料圖
精子示意圖 ingimage資料圖
不少不孕夫妻接受捐贈精卵延續下一代,為讓孩子像爸媽,受贈者希望捐贈者學歷高、長得帥氣或漂亮、皮膚白、有雙眼皮等,預先做「外貌篩選」,也擔心未來後代婚配、成為夫妻等道德爭議,但專家表示,台2千3百萬人口中,統計指出後代碰面的機率只有幾億分之一,不可能發生。

奇美醫院生殖醫學科主任蔡永杰表示,許多爸媽並不打算告訴孩子,當初孕育胚胎的精子或卵子,並非來自養育父母,因而最在意的篩選條件,就是要求孩子的血型,再來是學歷;雖然在台灣,捐贈的精卵依照人工生殖法,只能讓一對夫妻生出活產寶寶,但在美國卻能生出10個。

蔡永杰說,雖然後代碰面、相戀進而結婚的機率很低,但若得知另外一半是透過捐贈精卵出生的,基本上捐贈和受贈者都有建檔,可至戶政事務所或請捐贈機構確認血緣關係。

登記捐卵人數逾全國半數的送子鳥生殖中心統計,去年捐贈精卵分別各500人次,以22到23歲學生族群為主力,尤其寒暑假捐贈人數增加,高峰月份在7、8月,單月登記人次可達300到400人次、實際捐贈70到80人次,淡月實際捐贈人次僅30到40。

根據國內捐精最高有8千、捐卵最高9萬9千元的營養費,送子鳥診所、愛生育銀行醫師王懷麟說,捐贈者中有5到6成因經濟因素,學生寒暑假賺取零用錢驅使,但相較10年前來說,考慮經濟因素的比重,從7到8成降至5到6成,不少人更認為捐精卵能助人,但國內仍是供不應求。

捐卵年齡限制介於20到40歲、捐精20到50歲,篩選必須沒有先天疾病或傳染病,通常只3分之一的捐贈者能過關,國健署幼婦健康組簡技施靜儀說,民眾只要未捐贈過精卵,符合年齡條件,通過疾病評估皆可捐贈,但只要捐贈出去的精卵曾活產一次、或精卵正在冷凍儲存未超過10年無法銷毀,就不可再捐贈。

 

趙詠華:生父只是個捐精者

2016/07/29 08:01
 

 

〔記者劉衛莉/專訪〕趙詠華身世坎坷,有同母異父、同父異母的手足,她也沒有刻意隱瞞私生女的事實,但坦承小時候很不快樂,「沒有這種課程,教我該怎麼面對自己的身世。」經歷過感情、婚姻背叛等磨難後,現在她可以淡然的說:「他(指生父)只是個捐精者,也謝謝他才有我。」

長大懂事後,趙詠華只見過生父一次,連父女合照都沒有,「這怎麼可能會有深厚感情」。她的姓來自媽媽的原配,兩人因故分居,媽媽北上工作,認識開建設公司的陳姓有錢生父,「但我爸不要我啊」,她就跟著媽媽的原配姓「趙」,「我哥哥姊姊了解狀況,可是都很疼我,所以那時我不曉得,我跟他們不是同個父親生的」。

後來乾爸跟媽媽交往同居,「當時我才上小學,根本不清楚大人的世界,但乾爸很愛我,反而更像我親生父親,不只照顧我,也是贊助、養大我的人」,直到乾媽出現,3人關係很微妙,「他們還曾約出去談判呢!」

儘管後來趙詠華媽媽與乾爸分手了,還常會碰面討論她的事,趙媽病逝前,她乾爸在病床旁親口答應:「我會視她如己出。」她很慶幸,乾爸乾媽彌補了她親情這塊,生母過世1、2年後他們才結婚,當時已經22歲的趙詠華還當了「超齡花童」。

難以啟齒的身世,曾令趙詠華氣過,不過她同時也得到很多人的關愛,所以她早能釋懷,「我的前半段人生還滿豐富的,感謝老天安排,一直有貴人相助。」

------------------------------------------------

他捐精讓25個生命誕生後最近終於決定要辦聚會,當子女們一現身大家都覺得他的基因太強了! - boMb01 - http://goo.gl/t9YXdE

--------------------------------------------------------

65420b77615d47e6ac16d5469e70be62  

別被商人騙了!「胎教音樂」不會讓小孩變聰明
志志的醫界奇觀 志志的醫界奇觀 About 撰文者劉育志 2015-12-04瀏覽數:256

別被商人騙了!「胎教音樂」不會讓小孩變聰明
photos放大顯示
護理師馨慧懷有5個多月身孕,為了不要壓迫逐漸隆起的肚子,她換上新的孕婦裝。這天上午開始門診之前,她很認真地看著自己的手機。
「你在看什麼呀?」沈醫師問。

「安排今天的節目。」

「節目?」

「嗯,」馨慧拍拍肚子,得意地說:「胎教音樂。」

原來她的孕婦裝裡有組「胎教機」,4個喇叭貼在肚皮上彷彿環繞音響一般,選好曲目之後便能持續播放。

「聽說二十周以後,胎兒就能對聲音有反應,所以我買了一整套古典音樂,準備天天放給他聽。」馨慧秀出手機裡的胎教App。

沈醫師饒富興味地瞧了一會兒,忍不住問:「你曉不曉得胎兒聽到的聲音是什麼樣子?」

馨慧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會不會游泳?」沈醫師又問。

馨慧點點頭。

「水裡的世界聽起來怎麼樣?」

「欸……聲音悶悶地,有點模糊。」

「那就是了,當你把頭整個潛進水裡時,其實就類似胎兒泡在羊水裡的狀態,不過胎兒聽到的聲音會更加模糊。因為隔著肚皮、小腸、子宮、羊水,經過好幾種組織後,聲音會迅速衰減、失真,此外音樂還會跟心跳聲、呼吸聲、腸子蠕動的聲音混雜在一塊兒,胎兒聽到的音樂其實和我們聽到的音樂大不相同。恕我直言,這些失真的音樂肯定一點兒都不悅耳。」

「可是,大家都說多聽古典音樂,能夠開發潛能並讓孩子更聰明啊。」

「這是讓全世界父母親心甘情願掏錢買單的好理由,不過完全是個大誤會,一點兒根據都沒有。」

「怎麼可能沒有根據!」

「那是個在1990年代發表的研究,當時研究人員讓大學生在做測試前先聆聽莫札特的作品。他們發現有聽音樂的大學生可以得到比較高的分數。後來這個結果漸漸被擴大解讀為『多聽古典音樂能讓孩子變得更聰明』,更搖身成為行銷利器。」沈醫師道。

「既然有研究,你怎麼可以說沒有根據呢?」

「因為後來有不少學者對這項研究進行檢驗,但是得到的結果分歧很大,即使成績變好也只是暫時的效果。再說,測試成績本來就不等於智商,而大學生也不等於小胎兒。」

見馨慧有點兒失望,沈醫師道:「別想那麼多,放鬆心情、多休息、均衡營養才是最好的胎教呀!」

--------------------------

sub-3-surrogate-articleLarge  

-

隱秘而火熱的代孕地下市場
紐約時報中文網編輯 曹莉 2014年08月13日
懷孕6個月的小孔。32歲的小孔來自農村,受聘寶貝計劃擔任代孕母親。完成服務後,她將得到15萬元的傭金。
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懷孕6個月的小孔。32歲的小孔來自農村,受聘寶貝計劃擔任代孕母親。完成服務後,她將得到15萬元的傭金。

湖北武漢——吳明靜專事孕檢和生產的陪同。從受精卵移植後確定懷孕到最後的生產,24歲的她每年會陪同十多名孕婦將近兩百次出入醫院產科,記下她們每次注射黃體酮孕激素的時間,在生產過後將嬰兒委託DNA親子鑒定。然後她在出生證明上登記上另一名婦女的名字,最後將嬰兒送到真正與其有血緣關係的那對夫婦手上。

吳明靜是提供代孕服務的寶貝計劃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武漢分公司的一名後勤專員,是這家年產約300名嬰兒的「寶貝生產線」上的一名服務人員。這條主要以大城市富裕家庭求子渴望作為支撐的生產線上有來自各地農村、經濟困難的代孕母親,為了學費或零花錢提供精卵子的在校大學生,也有像吳明靜這樣確保代孕服務進行的服務人員。雖然中國由於計劃生育、倫理問題而禁止代孕,但這個地下市場正在迅速膨脹。根據得到的服務、是否需要精卵子、是否需要選擇嬰兒性別、是否在海外進行移植來規避國內的代孕禁令,以及付款方式的不同,委託家庭向寶貝計劃支付從五六十萬到150萬的費用。

檢視大圖中國法律禁止代孕。因而一些代孕機構會將代孕母親送去曼谷進行胚胎移植,回國後她們會在整個孕產期間避開家人隱秘地生活。
中國法律禁止代孕。因而一些代孕機構會將代孕母親送去曼谷進行胚胎移植,回國後她們會在整個孕產期間避開家人隱秘地生活。
最近,吳明靜負責的來自湖北農村的代孕母親小孔就將生產。小孔今年32歲,離異,有一個四歲的兒子。去年年末,在寶貝計劃做保姆的姨媽告訴她公司正在招聘代孕母親,於是她瞞着父母來到了武漢。在經歷了體檢、移植、持續數月服用雌激素、注射孕激素後,進入孕後期的小孔如今獨自居住在武漢的一所高層公寓里,有專用保姆陪同並照顧生活起居,按照客戶的要求每天喝孕婦奶粉、聽胎教音樂、散步、午休。生產之後,她會帶着相當於她家庭年收入18倍的約15萬元人民幣「打工」所得回到家鄉,與父母一起照顧兒子成長,並計劃開一家家政公司。而一對來自河南的夫婦將迎來一個他們企盼十餘年的孩子。小孔說:「他們好像是在銀行工作的,做了十年的試管嬰兒,還通過輸卵管,但一直沒成。」

吳明靜說,她知道代孕母親背後的故事,「也理解客戶的痛苦」。

中國不孕不育人口的增加和三十多年來執行的計劃生育政策正在積蓄起大量的生育需求,這股需求推動着日益龐大的不育群體通過代孕這種昂貴而複雜的途徑生子。然而,參與者在身心健康、經濟利益和法律權利等方面缺乏保障,各地衛生部門也偶爾會進行短期嚴打。與此同時,這個快速發展的地下市場也引來越來越多的專家和媒體討論代孕倫理和法律現狀,甚至有部分專家建議放開代孕。

多家提供代孕服務的公司分別表示,國內對代孕的需求太大,「供不應求」,其中至少有三家表示它們每年的業務增長量在30%左右。雖然無法進行統計,對於每年通過代孕誕生的嬰兒數量,業內人士估計在5000到1萬人以上。

有熟人之間私下的介紹,也有許多小中介甚至個人通過為求子夫婦和代孕母親牽線來賺取報酬,網絡空間更是有很多以試管嬰兒、代孕為名的聊天群提供了個人之間進行合作的渠道。還有越來越多像寶貝計劃這樣的公司遊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產業化地生產寶貝。

據估計,中國約有千家提供代孕服務的公司,像寶貝計劃這樣成規模的約有二三十家。但《紐約時報》所接觸的六家代孕公司,多數都因為擔心被查而拒絕深入其公司了解代孕業務,或不願透露姓名。

1986年中國大陸誕生第一名試管嬰兒不久之後,利用這種技術的商業代孕就開始出現,至今已經誕生的嬰兒數量在10萬名以上。在中國大陸,經過批准的醫療機構可以合法開展試管嬰兒手術。但2001年中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前身為衛生部)頒佈實施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明確規定,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包括試管嬰兒技術在內的使不育夫婦妊娠的醫療輔助手段——的開展只能用於確實證明無法自然受孕的夫婦,有需要的夫婦可以通過捐獻獲得卵子和精子,但「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配子、合子、胚胎」。然而,正規途徑的捐精捐卵存在諸多限制、需要排隊等候,也並不允許對捐獻者進行挑選。

衛生部門會定期聯合其他執法部門打擊代孕。上月底,就在武漢的《楚天都市報》報道了當地的代孕市場後,當地衛生與計劃生育委員會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打擊,一家當地代孕公司的負責人表示「已經暫停了業務」,但不便透露更多。大部分其他公司的情況尚不知。根據《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衛生部門可以吊銷參與代孕的醫生和醫療機構的行醫資格和執照,並處以3萬元以下的罰款。但法律界以及代孕公司紛紛表示,作為部門法規,《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並無法對醫生和醫療機構以外的個人和公司進行長效監督。

研究生命法學的上海市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副研究員劉長秋說,「2001年衛生部在制定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規範時參考了國外的做法,並結合中國的傳統和文化,對這種行為作出了禁止,但那時的不孕不育比例還遠沒有如今高。」儘管許多發達國家以法律形式禁止代孕,但包括印度、俄羅斯等國以及美國50個州中的多數都認定代孕合法,還有像泰國等一些國家無任何相關法律,商業代孕市場十分紅火。

一些代孕機構會藉助於一些暗地裡開展試管嬰兒手術的私立醫院進行移植,另一些代孕機構則開設了自己的地下診所與有資質的醫生合作。

還有一些為了規避國內的法律風險、追求更高的利益,也開始向海外拓展——安排客戶進行海外代孕之旅。寶貝計劃在2008年成立以後在國內開展代孕,但他們介紹說,正在逐漸向海外轉移業務。

寶貝計劃負責營銷的經理和股東黃金來說,公司是以醫療諮詢的經營範圍成立的。在2012年底年開始與一家泰國曼谷的醫療診所合作以後,寶貝計劃已將在國內所禁止的取精卵並移植到代孕母親子宮內的手術過程全部轉移至海外。28歲來自雲南的黃金來說:「打比方,我們要是在這裡賭錢,那是非法的,約好去澳門賭,那就是合法的,等於我們犯罪現場不在中國,目前這不被視為犯法。」

黃金來稱,客戶只需在國內與寶貝計劃簽訂一份醫療諮詢的合同,支付1萬元人民幣的定金。之後客戶和代孕母親飛去泰國,在簽訂正式合同之後開始手術,並在等到代孕母親初步確定懷孕後飛回國內。在國內,代孕母親通常會用客戶的名字在私立醫院挂號,方便在嬰兒的出生證明上直接登記客戶的名字,便於日後報戶口。

黃金來說,如果能一次成功,公司可從一次代孕服務賺取約15萬元的利潤,代孕母親可以賺到15萬元的傭金,其餘則由這條生產線上從泰國診所、照顧代孕母親的保姆,到生產的醫院等各方參與者分享。對許多來自社會底層的代孕母親來說,如果不是代孕「她們一輩子都不會知道15萬是什麼樣的」。

在同一樓層軟件公司、保險公司、電話營銷公司的包圍下,寶貝計劃在武漢光谷技術開發區的辦公室並不起眼。如同許多講究風水的中國企業一樣,前台一側放着一個招財用的魚缸,裡面養着價值不菲的風水魚紅龍魚。「一條要在兩萬左右,」黃金來說。在其中一間,六、七名工作人員正忙着回答網上的各種諮詢。

登錄公司的網站可以看到,左側有一排聊天窗口可以點擊進行在線諮詢,公司也有自己的微博賬戶和微信賬戶進行推廣。由於代孕的隱私性,網絡成了許多人投石問路的地方。

在很多情況下,由於社會對不育家庭的壓力和偏見,客戶比身份不合法的代孕中介更加低調。黃金來說,為了保護自己的隱私,很多客戶在合同完成之後失去聯繫,電話不再能打通。黃金來還說,為了不讓別人知道自己請人代孕,百分之六七十的女性客戶會買假肚子裝懷孕,還會隨着月份增長購買相應大小的假肚子,「甚至會假裝孕吐」。

黃金來說,寶貝計劃自成立以來已幫助一千多例客戶得到孩子,每年的業務增長都至少在30%。在它所有客戶中,約有85%的客戶因為各種身體原因無法生育,有9%是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孩子又過了生育年齡無法生育,有1%是同性人群,還有5%原因不明。

中華醫學會生殖醫學分會候任主任委員、北京大學生殖醫學中心教授喬傑2010年在接受中新社採訪時稱,中國內地不孕不育發生率已由20年前的3%提高至12%。而人民網在2014年1月的報道中引用了一場生殖醫學高層論壇發佈的數據,稱這一比例已增至12.5%到15%。「國內確實有需求存在,」劉長秋表示,並且還會不斷增長。和許多人一樣,劉長秋將不孕不育的發生歸結為「我們吃的、喝的、用的,包括房屋裝修帶來的污染,加上工作壓力帶來的焦慮。年輕人一畢業就要考慮買房,開始不願意要孩子,等到想要的時候,因為身體的原因卻不能生了」。

然而,傳宗接代的傳統觀念在中國根深蒂固。劉長秋說:「延續血脈的重要性使得很多本身不能懷孕的婦女為了保住婚姻而採取代孕的方式」。黃金來說,「中國人很傳統,生兒育女是必須的,養子要防老。」如果沒有孩子,那麼丈夫「一個可能離婚,一個找小三生孩子,一個是找到我們公司。」

還有一些富裕的夫婦會通過各種途徑繞過在中國實行了三十多年的計劃生育政策,但由於過了生育年齡卻不得不求助於代孕。計劃生育政策在近年來已開始鬆動,並最終於2013年底以中央文件的形式確定: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但劉長秋說,「很多婦女想生育但年齡已經大了,自己生風險太大或者已不可能」。

49歲來自上海的張女士1992年生下唯一的女兒後響應計劃生育政策沒有再生。四年前的一天,張女士18歲的女兒在學校自殺身亡,「放學後就沒有回來,我一點都不知道,還燒好晚飯等她回來吃」。失去女兒後,她感到「別人都有完整的家庭,我覺得自己邊緣化了,有一種自卑感」。

她通過各種渠道尋找同命運的人,加入了一個「失獨家庭」的網絡社區。想要孩子「但發生我們這種事的夫妻中,女性的年齡往往都比較大,不能生了」。借鑒別人的成功經驗,張女士通過網絡搜索代孕公司,最後找到了黃金來的公司通過手術將捐獻的卵子和她丈夫的精子成功結合并移植到代孕母親的體內。很快她將再次成為一名母親。「我覺得會再看到我的孩子,會看到我的孩子再回來一樣,比一點沒有血緣關係要好。」

對於張女士這樣過了生育期卵子質量下降的女性,捐卵需要另外根據捐卵人的學歷、相貌、身高支付三到五萬元人民幣不等,一些來自名校、高學歷、外表出挑的捐獻人會要價10萬。張女士先從寶貝計劃的資料庫中根據血型等條件對捐獻者進行挑選,並面試了符合條件的兩三名捐獻者。

黃金來說,寶貝計劃提供的許多精卵子捐獻者都是在校的學生,「多數人為了零花錢,少數為了學費,個別人是覺得自己的基因好」。除去大約10%的中介費,捐獻者一次能賺取兩到三萬元人民幣。他說,為了便於在泰國診所進行取精取卵手術,寶貝計劃的許多捐獻者都是泰國的華裔。每年需要捐卵的客戶占所有寶貝計劃客戶的20%左右,捐精的每年有一兩例。

除了提供全套的代孕服務,寶貝計劃也提供只介紹代孕母親,或介紹代孕母親直至其懷孕的服務,不負責對代孕母親的管理。

《紐約時報》所接觸的六家代孕中介中,多數工作人員表示代孕母親自願為了經濟報酬而出租子宮,他們否認這是對女性的一種剝削。而他們所僱用的代孕母親中多數生活在社會底層、受教育程度不高、離異、已生育。

對於生活在雲南山區家境貧困小楊來說,代孕似乎是她唯一的選擇,24歲的她正在經歷第二次代孕。

2011年,小學沒畢業的小楊正在為了身患肝癌的父親四處籌錢,這時她得知村裡有個外出打工的姐姐回來給家裡蓋了房。小楊說,「我去問她,她告訴我怎麼賺到錢的,我就記下了一個號碼。」幾個月後,她撥通了這個電話,告訴家人在武漢找到了工作便一個人來到了這裡。

然而父親在小楊懷孕不久後就去世了,她卻因為當時正在用雌激素和孕激素保胎而無法回家。由於代孕並非自然懷孕的過程,代孕母親需要從準備移植到胚胎穩定的期間服用雌激素,並注射孕激素黃體酮。「單胎75針,雙胎85針,每天一針,」黃金來說。「一旦她回去,停針停葯可能孩子就保不住了,意味着另一個家庭就失去了一個孩子。」

但與此同時,代孕母親們也在承擔相應的健康風險。北京北醫三院婦產科的黃鑫醫生指出,短時間內大劑量注射黃體酮可能會引發血栓等健康問題。此外,黃金來坦言,在能夠篩查性別的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出現之前,由於一些客戶想要男孩,懷了女孩的代孕母親唯有打胎。

小楊在2013年1月為一對來自上海的夫婦生下了一名健康的男嬰,從此沒有任何聯繫。她說:「畢竟在我肚子里十個月,是有一點感情的,但懷孕期間,公司里的人一直跟我談心,我了解到小孩子跟我是沒有血緣關係的,我也不可能要去找他,或者看他,也從來不會這樣想。我覺得他和他家裡人一起應該更好。」

小楊拿着賺到的15萬元人民幣回到了老家,滿心以為能夠改善家人生活,也規划著與男友結婚,沒想到好賭的男友輸光了她的錢。

今年年初,小楊在得知母親患上宮頸癌後,再次撥通了黃金來的電話。「我想讓我媽多活幾年,把病治好了。也想為別人生一個寶寶,」懷孕兩個月的小楊說。「你看,我的肚子已經圓圓的了。」

黃金來說,公司通過一些私人的關係和其他的一些中介來尋找代孕母親,相比小楊這樣的未婚女性,公司願意僱傭已經生育過的婦女,「最優質的是離異婦女,自己本身有孩子,不會要這個孩子,對生產也不會太恐懼」。

由於需求大,代孕母親供不應求,黃金來說,排隊的客戶往往並沒有挑選代孕母親的機會。但也有一些公司為了取得競爭優勢而開始從海外招募更低廉的代孕母親。

國內最早一家成立於2004年的代孕機構在山東濰坊分公司的李經理說,他們兩年前開始從越南招募代孕母親,一方面滿足排長隊候補的客戶,另一方面提供的代孕服務價格也相對較低。越南代孕母親由於收取的傭金較低,客戶選用她們所支付的價格要低將近10萬元人民幣。

李經理說,國內市場代孕母親的價格水漲船高,而且「中國代母不好管理,有些拿到一些錢就跑了」。公司曾嘗試從柬埔寨、老撾等其他東南亞國家招聘,後來李經理與早年做「越南新娘」——介紹越南婦女與中國男性結婚——中介業務的一位商界人士建立了合作,開始利用後者在越南的網絡尋覓代孕母親。

去年年底,30歲越南籍的阮女士從朋友那裡得知一家中國的代孕公司正在尋找代孕母親,經過了體檢、簽訂了合同之後,她於今年年初來到中國。像該公司其他從越南招募的代孕母親一樣,在註冊了語言課程後她拿到了可在中國停留一年的留學生簽證。她小學畢業、離異,在胡志明市與母親和兩個女兒一起生活,依靠在小市場賣青菜養家,每月收入幾百萬越南盾(100萬越南盾約合300元人民幣)。

今年2月份,她在山東濰坊通過翻譯接受採訪時說,「主要是家裡面困難,想來賺點錢。」按照合同規定,她將獲得一筆10萬元人民幣的「代孕傭金」,以及每月2000元人民幣的生活費。「希望拿這筆錢回家做點小生意,照顧兩個女兒長大。」

此時,阮女士居住在濰坊市中心的一處公寓里,同住的還有另兩名同樣來自越南、同樣面對不幸婚姻和經濟壓力的女子,有保姆照顧飲食起居。「每天就是休息,也會看看電視」,雖然她還聽不懂一個字。

然而,當地警方在4月份開始了對外國人非法居留的打擊,持學生簽證的越南籍代孕母親或離境,或被遣返,李經理的公司從此停止了所有的越南婦女代孕業務。

李經理說,「她當時已經懷孕了,也只好墮胎。當然最後孩子沒有出生,我們也只能給她一定的經濟補償。」但由於聯繫不到阮女士,無法進一步核實情況。

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網站顯示,每過幾年就會有類似的打擊行動展開,因為「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應用涉及法律法規、公共政策和醫學倫理,屬於限制使用的醫療技術」。

但黃金來表示,這類行動一般只能查醫院,無法觸及中介機構,即便是最近的打擊也影響不到像他們這樣已經將醫療業務轉移至海外的公司。只是由於代孕母親多數已生育過,他擔心計生部門查處。

上海市社會科學院的劉長秋稱,《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對多數代孕機構都鞭長莫及,導致代孕泛濫。「《管理辦法》只能針對醫院和醫生,對更多的代孕機構鞭長莫及。代孕中介的行為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還算不上違法。」

儘管各地對代孕時有打擊,但有關部門並沒有公布幾例對客戶、代孕中介或參與黑市代孕的醫療人員的處罰。其中廣為人知的有廣州的八胞胎案。

2010年廣州一對多年不育的富商夫婦藉助試管嬰兒技術,僱傭兩位代孕母親,加上妻子自身成功懷孕,共生下四男四女八胞胎,2012年底在媒體曝光之後引起轟動,廣東省有關政府部門宣布該對夫婦超生,並處以高額罰款。

劉長秋稱,因為此事的曝光,中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於去年在全國範圍內展開了對代孕的打擊。其網站顯示,北京和深圳警方分別查處了非法代孕機構。去年三月,北京市衛生局聯合公安、葯監等部門對北京卓越醫療美容門診部超範圍執業、涉嫌違法違規開展輔助生殖技術和實施代孕的行為進行了查處,吊銷了該機構的《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並對相關責任人加以處罰,但並無更多細節。

劉長秋表示,3萬以下的罰款與代孕的利潤相比微不足道,「公布這樣的處罰措施只會鼓勵代孕機構」。

北京查處的卓越醫療美容門診因其醫療美容的性質,尚屬衛生部門管轄範圍,但更多的代孕機構都是以生活美容、甚至醫療諮詢的經營內容註冊的。劉長秋說,在衛生部門的突擊聯合執法行動中,因為無明確管轄部門,甚至出現了「敲不開門,最後只能請來公安部門出面的情況」。

廣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2013年在全國抽樣3000位城鎮居民調查發現,雖有67%的受訪者表示自己不會選擇代孕,但卻有45%的受訪者表示「政府應將代孕行為合法化、規範管理」,42%反對合法化。中心主任宛柳表示,多數人認為這一現象作為事實存在,需要法律規定來形成制度化的保障。

這種打擊還是開放的分歧也體現在許多學者甚至官方的討論中。去年,北京大學生殖醫學中心教授喬傑在接受《京華時報》的採訪時表示,衛生部已經在向專家徵集關於代孕的意見,最快可在五年內放開代孕。但衛生部很快予以否認,表示曾邀請醫學、法學、倫理學、社會學等領域專家就我國輔助生殖現狀進行探討,大多數專家認為代孕會帶來法律,倫理和道德問題,因此衛生部將繼續依法嚴厲打擊代孕等違法行為,並進一步研究論證相關政策問題。

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彬認為,上述案例證明了《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由於其位階較低,既無法禁止代孕的存在,更無法對其有效管理。他認為,生育權是人類的基本權利,包括不孕不育者的生育權,應通過立法來保障。「委託人是有生育權的,可以通過人類輔助生殖技術來實現他們的權利。」

王彬認為應該對代孕市場採取有限制的合法,並制定規範對代孕過程進行監管與控制,因為現有規章的有限性導致了一個法律的盲區。「如果不主張代孕合法,就很難保障代孕母親的權益。」他表示,由於代孕契合了中國傳統對「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以及「血脈傳承」的需求,中國人對代孕更能接受。但只有將代孕合法,才可以「實施包括政府備案等措施由政府監督代孕的實施過程。在監督中才能保障代孕母親們作為受僱傭一方的相關權益」。

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認為,追求經濟利益的商業代孕違背倫理和法律規範,這正是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上多數國家禁止商業代孕的原因。「但媽媽幫女兒代孕、姐姐幫助妹妹代孕這樣的無償幫助值得鼓勵,」他說。

而劉長秋認為,不育的需求完全可以通過收養來滿足,而目前中國需要的則是以更高位階的法律來更嚴厲的打擊代孕泛濫、發展無序的現狀。他說,「應該將非法代孕罪列入刑法。」

在他看來,代孕從倫理上來說違背人性,「代孕生孩子和一般的勞務不同,它的產品是一個嬰兒。母子親情的培養和建立並非主要依賴於親緣,而更多是一種過程。在懷孕過程中的感情投入,會使得代孕母親與嬰兒產生親情」,而最後以金錢為代價帶走孩子無疑會對代孕母親造成傷害。

不過代孕公司卻表示,代孕滿足人們的需求,其存在不可避免。寶貝計劃的吳明靜認為這是「一份愛心事業」。當然,這也是一份賺錢的事業。大專畢業的吳明靜兩年前辭去了公立醫院護士的工作加入了寶貝計劃,月收入從之前的兩千多增加到現在的五千多。

對預產期臨近的小孔來說,代孕似乎是一個雙贏的交易。「做這個能幫我緩解我的經濟情況,也能幫助客戶。」但她無法否認這份生意是有代價的。小孔依然每天會與兒子、家人通電話,但將近一年沒見他們。「兒子也沒有什麼話跟我說。」

------------------------------------------------------------------

國泰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邱偉哲說,憂鬱症是常見精神疾病,國外統計西方人口平均約每10人中有1人患此症,台灣調查結果雖不如西方普遍,但根據臨床觀察,國人憂鬱症比率持續增加中,推測可能和國外已相距不遠。

捐卵9.9萬、捐精8000 營養金有公定價了

衛福部國健署日昨在官網公布最新「精卵捐贈同意書」,條列醫療機構應告知捐贈者的細節,也訂營養金上限,捐卵9.9萬元、捐精8000元。今日出版的《中國時報》報導,《人工生殖法》明定,捐精、捐卵須為「無償」捐贈,但有「營養金」文化。國泰綜合醫院婦產科生殖醫學中心主任賴宗炫形容,營養金「類似捐血後,獲得補充營養的餅乾或牛奶的概念」,但價格不一,以捐精為例,從8000~2萬元皆有。「精卵捐贈同意書」提到,考量捐贈人於捐贈過程必須接受相關檢查、醫療等措施,人工生殖機構需提供營養費或營養品給捐贈人,或負擔其必要的檢查、醫療、工時損失及交通費用,支付卵子捐贈人的金額上限為9.9萬元,支付精子捐贈人金額則為5000元,若因捐精致需於醫院門診逾3次者,金額可提高至8000元。國健署婦幼健康組簡任技正施靜儀強調,一旦捐贈過,除非從未活產、且已無儲存者才能重複捐,「只要曾經活產過一次,便不得再捐」,若10年內無人接受會進行銷毀不再儲存。(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Zapel小窝佳
  • 我结婚了好几年,但还是面临很多的不孕不育,后来去了很多家都没有成功,甚至是内地中国去了那么多家都没有效率,而且还遇上了骗子呢,有的还是有中介来赚钱得呢,太人心惶惶了,真是费心了。但是从没灰心,因为很幸运地后来遇上了这家乌克兰彼奥泰珂斯研究中心,非常有经验的医生,所有我的问题都一一解答,很开心真的,一个大型的捐献卵子库,提供的是优质新鲜的卵子,机构拥有良好的记录,有至少自己健康的孩子,后来也我有了宝宝,而且价格相当的合理 ,有几种套餐的选择来附合妈妈们哦,而且套餐也包刮了住宿,交通,所以也没有缴存上任何东西了,真心推荐你们哦 乌克兰彼奥泰珂斯研究中心呀。
  • 這是廣告嗎?讀者要查明喔

    nicecasio 於 2018/07/22 10:1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