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背驢」的照片傳遍了世界,使法國外籍軍團受到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SPCA)和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等動物保護機構的感謝。

v2-71b509a429c3b31066cdca0a6acecf17_720w2021-05-31_091146v2-76d0e1aba5cb1f6774a12536be052c24_720wv2-d726d92b80537c95e4965ea761ba1902_720wv2-846712039673be574e189db5ef59dv2-b3e7cff15f31525fde7d0d6e605cca7c_1440w2021-05-31_090750EUqwvAQU0AAlFhR0136rr65qr8n4p89823n7o001rs05965 (1)

這張士兵背著驢的照片在2020年新冠時期被拿出來,並且配上了一個假的故事:
故事說圖中的士兵正穿越雷區,為了不讓驢亂跑踩中地雷,把驢背了起來。
然而,這又是一個正在流行開的照片謠言,它甚至看起來很有道理。
但事實比謠言更溫情一些。 這是1958年法國外籍軍團第13半旅(French 13e demi-brigade de Légion étrangère )在阿爾及利亞執行任務時的場景。 士兵分發現一頭被拋棄的、出生不久被困住的小驢,並且因為飢餓瀕臨死亡。 士兵們出於憐悯,決定將這頭驢帶回基地。
這頭小驢實在是太虛弱了,以至於自己無法行走,才需要士兵來背著它。
照片最早被發表在每日郵報和巴黎競賽報上,並且被廣泛傳播。 下面是1958年這張照片出現在英國每日鏡報的樣子:
報紙原文:
Here‘s a solider who is doing all the donkey work, and enjoying it.
He's a tough French Foreign Legionnaire with a tender heart --- a heart that was touched when he and his comrades found this baby donkey abandoned by it's mother in a sunbaked Algerian valley.
The troops, on patrol in action against terrorists, decided to adopt the little moke as a mascot.
But the donkey was weak from hunger and could not keep up with the fast-moving Legion men. It looked as if it would have to be left behind.
Then along came a mortar man, already burdened with heavy equipment. Rather than let the donkey die, he hoisted it on top of his pack and carried his "beast of burden" all the way back to base.
大意:
這是一個士兵正在做驢子的工作,並且非常享受。
他是一名擁有溫柔之心的法國外籍兵團硬漢士兵——在和他的戰友們,在阿爾及利亞的山谷中發現這隻被母親拋棄的小驢正在被烈日暴曬。
士兵們正在執行反恐巡邏的任務,他們決定收養這隻小驢,並且將它作為吉祥物。
但是驢子因為饑餓,太虛弱了,無法跟隨快速行進的軍團。 它看起來就要被落下。
然後,這個炮兵出現了,他已經背著沉重的裝備。 為了讓驢子活下來,除了裝備,他一併背起了這個"獸備"返回基地。
另外一個檔案
回到基地之後,士兵們餵養了這隻驢,並給它起名為班比(Bambi,就是小鹿班比的那個班比)。 班比後來成為了這個連隊的吉祥物。
後來這個故事廣泛引起關注和傳播,特別是在動物保護人士當中,這名士兵被當作是英雄看待。 而他所在的兵團最終拒絕透露士兵的身份,但是據說他因為這個行為獲得了一枚獎章。
後續的關於小驢班比的報導,圖中為班比和士兵的合影。
在1959年,每日鏡報對小驢班比的故事進行了跟蹤報導。 根據記者的報導,班比已經獲得上等兵軍銜。
報導中說小驢班比後來回到西迪貝勒阿巴斯兵團總部,並且與士兵們一起巡邏,表現良好。 後來一些士兵解釋說驢子被命名為班比是因為它的眼睛看起來並不像是驢的眼睛,而是像梅花鹿的眼睛。
這個故事又再一次印證了,新聞圖片不可以獨立於新聞而存在,攝影紀實帶有歧義性,因為它的信用有待討論。

小驢班比與雷區照片謠言 - 知乎 https://bit.ly/3i3IquE


驢騎人背後有一真相,垂死小驢成法國外籍軍團的吉祥物,備受寵愛
隨著全球疫情的高發,近日在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副著名的「士兵背驢」照片以促進防疫宣傳,文字大意是二戰期間一名士兵背著他的驢在行軍,為什麼不是人騎驢而是驢騎人呢? 並不是因為這位士兵愛護他的坐騎,而是這裡是一片雷場! 如果讓驢亂跑很可能會引爆地雷,讓所有人陪葬,然後話鋒一轉:所以從今天開始,請看好身邊的驢吧!
雖然這則防疫宣傳幽默風趣,令人印象深刻,但"士兵背驢"的照片卻讓人生疑。 圖中正在穿越「雷區」的士兵呈散兵隊形,這顯然增加了踩到地雷的幾率,此外士兵制服也不完全符合二戰時代。
其實,這張照片是在二戰結束10年後拍攝的。
1954年法屬阿爾及利亞殖民地爆發獨立戰爭,法國立即派兵鎮壓。 到1956年時已經有40萬法軍被部署到阿爾及利亞,其中著名「炮灰」部隊——法國外籍軍團承擔了主力進攻任務。
1958年7月的一天,外籍軍團第13團在傑貝爾附近執行任務時發現了一頭被遺棄的垂死小驢。 團內一名阿爾及利亞哈基人士兵大發善心,決定拯救小驢,把它帶回營地。
由於驢子已經沒有走路的力氣,因此這位士兵只能在喂過水之後背著它返回,這一幕被隨軍記者拍下,照片最終出現在《巴黎比賽》和《每日郵報》上。 士兵們回到基地后給驢子餵食,照顧它並起名叫斑比(Bambi),驢子很快就恢復了健康,最終成為該團的官方吉祥物。
與此同時,「士兵背驢」的照片傳遍了世界,使法國外籍軍團受到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SPCA)和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等動物保護機構的感謝。
至於小驢斑比,根據英國《每日鏡報》在1959年的報導,它在第13團生活得很滋潤。 斑比此時已經習慣了吃士兵口糧,以至於拒絕吃草料,它最終獲得團裡的正式士兵口糧配給。 斑比被允許在營地內到處溜達,只是酒吧除外,因為這傢伙喜歡飲酒,曾經喝得酩酊大醉,斑比甚至隨軍參加了幾次作戰行動。 不過此後斑比的命運就不得而知。
阿爾及利亞戰爭在1962年結束,最終以阿爾及利亞獨立而告終,這場戰爭造成3萬法國人及最少50萬阿爾及利亞人喪生。


為什麼這個士兵要背著驢呢?
並不是出於愛護受傷的動物之類的想法,而是因為這是個地雷區!
如果讓這頭蠢驢亂跑很可能引爆地雷讓所有人陪葬,所以才背著驢。
現在的防疫工作,也是這種情況
請大家幫忙盯著身邊的驢🤔


士兵是「扛驢避雷」,
不過真實情況應該不是,
不是二戰的衣服、
不是二戰是穿越地雷區的隊形走法,這樣會踩到更多雷...
所以是個用謠言來提醒大家在武漢肺炎(SARS CoV 2)時期管好你身邊的驢....  
或者不要當那個驢子增加大家的風險跟負擔...


驢騎人背後有一真相,垂死小驢成法國外籍軍團的吉祥物,備受寵愛
 2020年04月14日 13:24:05  1561 views  
摘要
  隨著全球疫情的高發,近日在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副著名的“士兵背驢”照片以促進防疫宣傳,文字大意是二戰期間一名士兵背著他的驢在行軍,為什麼不是人騎驢而是驢騎人呢?並不是因為這位士兵愛護他的坐騎,而是這裡是一片雷場!如果讓驢亂跑很可能會引爆地雷,讓所有人陪葬,然後話鋒一轉:所以從今天開始,請看好身邊的驢...
驢騎人背後有一真相,垂死小驢成法國外籍軍團的吉祥物,備受寵愛
隨著全球疫情的高發,近日在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副著名的「士兵背驢」照片以促進防疫宣傳,文字大意是二戰期間一名士兵背著他的驢在行軍,為什麼不是人騎驢而是驢騎人呢?並不是因為這位士兵愛護他的坐騎,而是這裡是一片雷場!如果讓驢亂跑很可能會引爆地雷,讓所有人陪葬,然後話鋒一轉:所以從今天開始,請看好身邊的驢吧!
雖然這則防疫宣傳幽默風趣,令人印象深刻,但「士兵背驢」的照片卻讓人生疑。圖中正在穿越「雷區」的士兵呈散兵隊形,這顯然增加了踩到地雷的幾率,此外士兵制服也不完全符合二戰時代。
驢騎人背後有一真相,垂死小驢成法國外籍軍團的吉祥物,備受寵愛

其實,這張照片是在二戰結束10年後拍攝的。
1954年法屬阿爾及利亞殖民地爆發獨立戰爭,法國立即派兵鎮壓。到1956年時已經有40萬法軍被部署到阿爾及利亞,其中著名「炮灰」部隊——法國外籍軍團承擔了主力進攻任務。
1958年7月的一天,外籍軍團第13團在傑貝爾附近執行任務時發現了一頭被遺棄的垂死小驢。團內一名阿爾及利亞哈基人士兵大發善心,決定拯救小驢,把它帶回營地。
驢騎人背後有一真相,垂死小驢成法國外籍軍團的吉祥物,備受寵愛
由於驢子已經沒有走路的力氣,因此這位士兵只能在餵過水之後背著它返回,這一幕被隨軍記者拍下,照片最終出現在《巴黎比賽》和《每日郵報》上。士兵們回到基地後給驢子餵食,照顧它並起名叫斑比(Bambi),驢子很快就恢復了健康,最終成為該團的官方吉祥物。
與此同時,「士兵背驢」的照片傳遍了世界,使法國外籍軍團受到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SPCA)和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等動物保護機構的感謝。
驢騎人背後有一真相,垂死小驢成法國外籍軍團的吉祥物,備受寵愛
至於小驢斑比,根據英國《每日鏡報》在1959年的報道,它在第13團生活得很滋潤。斑比此時已經習慣了吃士兵口糧,以至於拒絕吃草料,它最終獲得團里的正式士兵口糧配給。斑比被允許在營地內到處溜達,只是酒吧除外,因為這傢伙喜歡飲酒,曾經喝得酩酊大醉,斑比甚至隨軍參加了幾次作戰行動。不過此後斑比的命運就不得而知。
阿爾及利亞戰爭在1962年結束,最終以阿爾及利亞獨立而告終,這場戰爭造成3萬法國人及最少50萬阿爾及利亞人喪生。


134110apxf4478t4873k84


戰爭中的動物之一:德軍的反坦克驢和美軍的驢步兵 - 每日頭條

2021-05-31_09274466783820892021-05-31_093215326_27899_327770326_27898_524491326_27897_3975052021-05-31_09273011513601306672471423427667379887322803740229128045400753800

戰爭中的動物之一:德軍的反坦克驢和美軍的驢步兵 - 每日頭條


土耳其羊:有生之年,還能讓人背著走路

2021-05-31_0929142021-05-31_092906B634D1325B02w1280h8532021-05-31_092923

土耳其羊:有生之年,還能讓人背著走路


二戰後期德軍動物園軍團里的中流砥柱:驢式輕型自走炮 | 自由微信 | FreeWeChat

0 (29)0 (30)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