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2_104343cfcd208495d565ef66e7dff9f98764da-1232020-09-02_1043132020-09-02_104041

William Daniell – HiSoUR – Hi So You Are


William Daniell - Wikipedia

800px-View_of_Canton_factories_22020-09-02_104749


鴉片戰爭是如何讓大清變得富裕的?上海如何超越了廣州?
鴉片戰爭是如何讓大清變得富裕的?上海如何超越了廣州? | 微信上的中國 https://bit.ly/2EQIlcd
馬嘎爾尼訪華在中國歷史上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
在大眾的印象中,大清對待英國使節無禮之極,讓現代的中國人為祖先的妄自尊大而蒙羞。
但是馬嘎爾尼本人卻對乾隆評價甚高,難道是看走眼了?
當然不是,事實上雖然大清擺足了天朝上國的架勢,不過乾隆卻對雙方的差距有了認知,因此下令地方官嚴防河口。
受制於當時的世界觀,其選擇通過加強對國家的控制,來達到維護自己統治的目的。
那麼結果究竟如何?滿清加強的控制,在鴉片戰爭後被一舉瓦解,是否縮短了這個王朝的壽命?
鴉片戰爭前的海關
▲清朝擁有巨大的版圖面積 在通商口岸上也多於明朝
眾所周知,清朝被人詬病的除了清初的剃發易服外,就要數閉關鎖國了。
但是,清朝所謂的鎖國並非很多人想像中的完全閉鎖狀態,還是留了四個專門的通商口岸。
在清朝的設計中四個口岸分別是:
寧波的浙海關主要負責對東洋貿易,
廣州的粵海關主要負責對西洋各國貿易,
廈門的閩海關主要負責對南洋各國貿易,
松江的江海關主要負責對國內沿江口岸貿易。
而排出主要對內的江海關外,其餘三個口岸中以粵海關為絕對優勢占據了老大的地位。優勢有多大呢?
當時中英貿易占據對外貿易額度的70%-80%。而根據《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到1753年為止,英國來華的商船共計189艘,其中粵海關有153艘占據了83%之多。因此粵海關一家獨大的日子也被叫做一口通商時代
▲位於廣東的十三行
那麼這種近乎於壟斷地位貿易,是否給廣州和清國帶去了豐厚到不可想像利潤呢?答案令人跌破眼鏡。
在道光十四年也就是英國人闖入黃埔的那一年之前,粵海關一年的收入不過一百六十多萬兩。
而清朝全盛時期有多少年收入呢?七千萬兩!其中地丁是最重要的收入。
道光年間雖然已經出現了衰退,但是也有兩千萬以上的地丁收入。
也就是說在這個時期,外貿的盈利其實對滿清而言根本不足輕重。站在當時人的局限之內看,認為貿易並非必須的也確實不是空穴來風。
那麼是否是真的因為對外貿易確實無利可圖呢?
當然不是如此,事實上支撐起後期清朝洋務運動和戰爭恰恰是海關的稅收。
因為人口最為稠密的江南地區,已經在太平天國運動中毀於一旦,地丁稅收因此銳減。但是此時僅僅通過海關的稅收,清朝每年就有至少三千多萬兩入帳。
可以說通過自由貿易清朝極大地延長了自己的壽命。而對此很多人對海關稅收的解讀是,赫德引進了西式廉政的效果。確實廉政起到了不少作用,但是真正關鍵的卻不在這裡。
▲鴉片戰爭在實際上逼迫清朝做了一系列改革
鴉片戰爭前後究竟有何不同?
▲鴉片戰爭前十三行門口的船舶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都會奇怪,既然清朝不是想像中的完全隔絕,腐敗問題也並非絕對主因,那麼究竟是什麼導致了鴉片戰爭前後如此巨大的貿易額差距?其實這個關係到了中國傳統的思維,和西式的自由貿易的衝突。
在此之前,廣州的對外貿易是由廣州十三行負責的。
這十三行啊可不是如字面意義上的十三家哦,是泛指那些給滿清辦事的商人的統稱。因為滿清實在不擅長對外打交道,又害怕外來的力量衝擊傳統的儒家社會,所以就招募了當地那些有實力的商人和洋人做生意。
拿中國的茶葉來說吧,這是工業革命後中國少有的能拿得出手的拳頭產品,但是其貿易的環節堪稱繁瑣至極。
首先由茶商從茶農處購買茶葉,然後再由茶商轉運至廣州給十三行,最後由十三行在指定地點和洋人貿易。
過程多了好多本不必要的程序,極大地遲滯了整個系統的效率不說,也讓收購成本大增。
恰逢英國本土於1821年頒布了新的貴金屬供給標準,導致遠東的白銀供給量減少,削弱了英國商人的購買力
這一切的結果自然是讓洋商怨聲載道,吃朝廷飯的十三行賺的彭滿缽滿。
而滿清也如願以償地隔絕了自己的人民和西方資本的聯繫,將其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充分滿足了其控制欲。
▲位於廣州的東印度公司船舶
貿易的地點和額度受到朝廷的限制,無疑讓習慣了亞當斯密理論的英國人極其反感。
這就不難理解,為何戰勝後對土地和賠款的要求不高,卻對通商和貿易極其執著。《江寧條約》規定了:勿論與何商交易,悉聽其便。
這無疑徹底宣告了了舊有制度的徹底破產。
此後十三行算是走入了歷史的垃圾堆之中,洋商可以直接和茶商交易而不再需要通過滿清制定的行商了。
在這個基礎上,一些城鎮辦起了茶棧,根據市場的要求和茶葉的品質對其進行分類,由此又誕生出了許多茶葉加工廠。廣州因此變得比一口通商時期更為強大了
▲清代的茶葉生產
廣州的衰落和上海的崛起
▲19世紀初的廣州
雖然貿易變得自由了,但是制度上的便利並不能完全抵消人心之間的隔閡。
廣東福建一帶民風本就強悍,加上哪怕是建國之後幾十年的破壞,也沒能摧毀的宗族制度。
這一切使得廣東人極其排外,從今天已經進入普通話的「鬼佬」、「鬼妹」等詞我們不難窺測出以前的廣東人對洋人是個什麼態度
有了強大的群眾基礎,官府本身雖然無法對自由貿易的協定做出更改,但是私下卻默許了當地居民對英國人居住地或者商鋪的打砸。結果極其惡劣,遠渡重洋來到遠東的英國人本就強悍,刀槍護身是標準配置,嚴重的時候會直接導致中國居民被槍殺。
但是英國人來不是為了和中國人幹架的,而是來發財做生意的。反正條約規定的開放口岸不止你廣州一家,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嘛。
恰逢長毛和曾剃頭兩大殺星掃蕩了大江以南,原本富庶的江南被洗劫一空,蘇州市區人口甚至到今天都沒有恢復。
上海市卻因為洋槍隊的保護幸免於難,結果集聚了江南富戶和財富的上海迅速發展起來。
原本由於地理位置優勢,廣州其實相較於上海更有優勢。而且畢竟打交道時間久了,廣東的商人其實比江南人更加擅長和洋人對話,這從早年的上海工商業幾乎被粵商壟斷就能看出。
▲19世紀中後期的上海碼頭
當然,上海有個好,也就是至今被全國人民痛罵的「崇洋媚外」。
但是換句話說就是對洋人不排斥。為了安全更是大量住進租界裡,導致清朝原本想要實施的種族隔離破產(註:租界沒有華人與狗不得入內,居民大多為中國人)。英國人自然不是傻瓜,相比起冒著被人打砸的危險去廣州,還是轉去上海更為划算一些。
結果到了1900年,上海的進出口貿易額達到了驚人的一億六千萬兩之多,約為清朝全盛時期年收入的兩倍還多,讓人不得不感嘆海關貿易的利潤之大。
如果不是滿清自己作大死,最後將海關抵押出去的話,或許清朝還能續上個幾年。
▲19世紀末的上海外灘碼頭
結論
▲大規模鴉片貿易實際上是對外貿管控的一種反擊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由國家管控下的貿易終究是畸形的。
清朝雖然是被迫放開的管制,但是清朝卻因為敗於洋人而獲得了遠勝以往的財政收入,最終得以開展改革,極大地延長了王朝壽命。
有了海關的收入之後,清朝更是大肆擴充自己的武備。左宗棠能夠平定新疆也是因為海關關稅的抵押,讓其成功借到了外債。
從這方面說,開放的口岸維護了中國的國家統一,是實實在在的大功德。
沒有增加的海關收入,就沒有左宗棠的成功西征
同時客觀地說,廣州離歐洲人的據點更近,和南洋的英國商人貿易更便捷不說,廣東商人也不乏會點英語的。而且就外貿而言上海這種內河港口本不應該有機會的。
因為時代越是往後,船只的載重越大,尤其是蒸汽取代風力作為動能之後更是如此。
而上海灘之所以叫灘,就是因為沒有深水港口,無法接納過大的船隻,這無疑限制了港口吞吐量。可以說這個問題一直到洋山港的建立才得以解決。所以按理來說,兩地之間本不存在可比性。
但是因為廣東人的排他性,導致英國人最後決定放棄這個據點,轉而去了上海。最終在民國的時候,上海成了遠東第一城,而廣州則持續沉淪,至今依舊只是一線中的小弟,再不復一口通商時代的霸權位置。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就貿易總量而言,廣州依舊比閉鎖壟斷時期要多得多。
1900年的廣州貿易額度只有上海的五分之一不到為3000萬兩,不過比起半個多世紀前,那依舊是爆出了銀河系了。
時至今日,我們以現代人的眼光回看這段歷史,我們會發現如果當初清朝在一開始就放開所有限制,同時針對毒品嚴查的話,或許一切都可以避免吧。
但是很可惜歷史不會重來,只會不斷告訴今天的我們,不要重蹈覆轍


戎克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戎克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58b9rZ清代海船
清代用於航行的船隻,主要為戎克船(帆船)。其中台灣島由於經濟需求使然,且東西向河流不利南北陸路運輸,不論是台灣西部沿海或者橫洋至福建、浙江交易等,皆非常仰賴海運,故航海事業特別發達。[2]:94-95
當時清政府為了管制船舶,對於船身上漆的顏色皆有所規定,舉凡船艙至樑頭部分一律塗飾紅漆,船艏需刻該船隻的州縣名,帆蓬需標註船戶的姓名以及州縣名。此外,不同顏色的船身也象徵不同的地域,例如「綠頭船」為福建船、「紅頭船」為廣東船、「白底船」為台灣船,「烏槽船」則來自寧波。[2]:95
清代船運組織
根據1890年代的紀錄,載量千石的帆船(戎克船)一艘,製造成本約二千兩,因航運業風險高,單人財力通常難以獨自經營,在福建地區往往採「合股整船」的經營方式,當時合股股東的人數平均為2.26人,且採用這種方式經營的船主,很大比例也身兼股東一職。清代沿海航行的戎克船人員,工作人數大約在二十人至三十人之間,其職稱與工作內容,茲舉台灣為例


中國帆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edu5-4-29k (2)2Q (4)7iRbNK2jaqAy6C1ivAnP0jX_232GwP4F2020-09-02_1103372020-09-02_111452

所謂戎克船〈Junk〉是專指中國沿海或內河的帆船。自清朝至近代欲橫渡臺灣海峽兩岸,無論是貿易、移民或偷渡,大多以戎克船載運
戎克船依尺寸、對航區域、型制各有不同,一般戎克船的長度約十丈,寬幅約二丈。種類相同的船舶,其名稱亦依地區而有所不同,例如:福州的大型戎克船,有個可愛的俗稱叫「花屁股」,船型較大,構造也較複雜。戎克船船體外部最引人注意的是船艏兩側顯著的魚眼,稱為「龍目」,造型及塗色因地而異。長江口以南至廈門的戎克船均有魚眼圖形,具有趨吉避凶的象徵。
本館館藏的戎克船係聘請茄萣鄉製船師父蘇國詳先生,參考古圖及個人製船經驗加以仿造,比例約為實體船的1/10,其魚眼顏色及型制為外白內黑形扁,屬泉州船隻
高雄館特色館藏-戎克船-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https://bit.ly/3jzNSTC


101213004412bcBc5U

鄭成功古船 別叫它戎克船
成大研發快訊 - 評論【第十六卷 第八期】 https://bit.ly/3lELY5P    
四日,仿古帆船「台灣成功號」從安平航行到鹿耳門溪口。世人看到報導驚喜而讚賞;但這條仿古船若有鄭成功與媽祖神助,應當會大聲地吶喊:請不要叫我「戎克船」。
「戎克船」的稱法,經常讀到,多年來台南市政府指稱鄭成功的帆船,便多用此名。然則此名極為不宜,而且不雅。
戎克船之名,來自西洋。十六、十七世紀,歐人來到東方,看到前所未見的東方帆船,問其名,記其音,稱之Jong、Jung、Junk等數種稱法。日本明治維新後,聞Junk之名,譯成戎克船,中國人看到之後,學舌跟著說戎克。這種稱法是西洋發明,東洋日本加工;東西「兩洋」聯合製作,但是若問其意,大多數的人不明所以,或望文生義,以為「戎」為兵,「克」為勝,意涵高明。
其實,稱為「帆船」,一清二楚簡單明瞭,改稱戎克還不知說的是什麼。尤有甚者,junk一詞另有一意,意指「垃圾」。舉個例說,一位葡萄牙的海洋史學者談到一本充滿錯誤與荒謬的著作,便說那是"a junk full of trash!"「一艘滿載垃圾的帆船」。戎克的意涵不明,拐彎抹角,而且帶著輕蔑。帆船有靈,一定不願接受這樣一個不明不敬之名。
這艘仿古船歷經五年時間完成,四日亮相,高大、壯碩、亮麗,航行起來,平稱而敏捷,得到許多稱許。但是這艘船還面對許多考驗,要繞行台灣一周,要航往日本,要開赴金門、廈門,要遠行雅加達。「承蒙厚意,造船垂念,但是萬請正名,不要稱它戎克船。」成大研發快訊 - 評論【第十六卷 第八期】 https://bit.ly/3lELY5P

中式古帆船 別叫它「戎克」船 @ 海洋史工作室 :: 隨意窩 Xuite日誌

744447675_m744447551_m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