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昭慧法師榮膺「宗教諾貝爾」庭野和平獎全球歷年來38名得獎人 台灣占了2位/有「宗教界諾貝爾」獎美譽的日本「庭野和平獎」,在13年後再度頒給台灣佛教知名學者。新竹玄奘大學社會科學院前院長,宗教與文化學系教授釋昭慧法師榮膺第38屆庭野和平獎/全球共有38位得獎人,都是貢獻重大的宗教領袖或思想家。截至目前只有3位華人獲獎,分別是1985年頒給在中國大陸倡導「人間佛教」的趙樸初,2007年由慈濟功德會創辦人證嚴法師獲頒,今年則由昭慧法師/本次獲獎,昭慧法師表示,她十分佩服庭野和平獎的評審委員們,竟然會頒獎給她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2020 09 30釋昭慧法師 「苗栗愛轉來」平權遊行 - Good morning! Hakka! - 所有節目 - 講客廣播電臺

a247e622b46d3b4f2df8ce9f1bbb8f1e

2020 09 30釋昭慧法師 「苗栗愛轉來」平權遊行 - Good morning! Hakka! - 所有節目 - 講客廣播電臺


性別力專訪釋昭慧,談佛門中的性別議題。主持同志佛化婚禮,專訪釋昭慧:我的女性主義啟蒙,是佛陀教我的|性別力 Gender Power http://bit.ly/35NhZAY
2019 年,台灣同志大遊行舉行在即,我們採訪玄奘大學社科院院長釋昭慧法師,從佛教觀點,談同志婚姻、也談女性主義
這幾年,許多人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慈濟開發案爭議、還有去年的立法院公聽會。慈眉善目的她,一站上台總是砲火隆隆,前批護家盟,後打恐同立委,讓許多人又愛又恨。
但也有很多人不知道,釋昭慧也是一個性別運動者。她自認「女性主義者」,2001 年,她主張廢除佛門中比丘高於比丘尼的「八敬法」[1]、也反對比丘尼背誦八十四態、更早在 2012 年,就主持全球第一場佛化同志婚禮。
她笑稱,台灣的佛教文化,很可能是放眼全球,對性別最友善的一個。
「我不是個好弟子」:我的女性主義啟蒙,是佛陀教我的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很乖的徒弟。」她說。
佛家講求「眾生平等」,這個概念,跟她大學時所學的民主自由概念很相似,也成為她踏入佛門的契機。
只是剛進佛門的時候,「修道人本來不應該傲慢,我也不是立刻感受到性別歧視。我師父是個比丘,偶而在跟師父討論問題的時候,只要意見不同,他都會生氣:『衝著我是師父、你是徒弟;我是比丘、你是比丘尼;我是長輩、你是晚輩,你都不應該頂撞我。』」
她笑了笑。「我當然立刻頂回去,我說,『你是師父我是徒弟、你是長輩我是晚輩』,我都同意,但憑什麼你是男性,我就要讓你?」
「我當時以為這是師父的問題。後來,我才發現這不只是個人,是整體佛教,有人在強化性別問題,好像因為他是男性,要特別被尊崇、敬拜。」
她舉例子,「有的比丘尼要背八十四態,就是有些人自稱佛陀說過『女人有八十四種醜態』,於是業障特別重。我覺得莫名其妙啊,任何一個精神沒有問題的人,都不會說這種話。誰都可以編一部經典,說這是佛說啊。」
上網一 google,真有「佛說女人八十四態」舉凡愛戴耳環、愛搽口紅、愛穿漂亮鞋子,均被列為「女人醜態」,有些僧團也主張,比丘尼應謹記閱讀。
但是,這些真是佛陀所言嗎?釋昭慧進了佛門,還是反骨,拼命想找答案:
「這些經典,很多前後矛盾,或記載年代有問題。我就都要指出來。所有的經都是佛陀滅度以後,弟子為了追憶、怕教法流失才記下來,陸續增補修改。有很長一段時間,佛經的解釋權都落在男人手中。這些性別歧視累積下來,你很難一口氣去改變它。」
釋昭慧:「佛教不該變成性器崇拜教」
於是,釋昭慧寫文章、辦研討會、開記者會,倡議佛門這些不合理的性別歧視教條,都應改變。
「從佛法的觀念來講,性別其實反而是要超越的概念,才能達到聖者位階。那跟性別無關,跟德行有關、跟智慧有關。如果強調性別不同,只是在強化男人的優勢,常被我笑說,你這是把『佛教』變成『性器崇拜教。』」
佛門中有 #MeToo:不要以為把錯推給個人,就沒事了
除了法規,佛門中也曾發生過性騷擾,釋昭慧也常跳出來替受害者說話。
2018 年,中國北京龍泉寺發生方丈性侵事件。端傳媒曾刊載過釋昭慧的分析。
她於文中指出,宗教界面對性醜聞,時常進行集體禁言、劃清界線、僧事僧決等方式來規避責任,構成結構性罪惡。(延伸閱讀:#METOO 專訪伊藤詩織:對於性侵事件,人們不該只有一種理解方法)
醜聞在哪個宗教都會發生,但在性別不對等的環境下,是很可怕的。要做的不是去切割:「這個比丘本來就特別壞」,其他人就沒事了。不是這個比丘特別壞,而是,環境讓他曾幾何時變成這樣?是不是權力的問題?是不是性別的權力、佛教位階的權力,讓他們認為 「女性是我的工具」?
而除了結構性的包庇外,她也提出個人角度的分析。很多性侵與性騷擾的成因,往往不是出於外在性誘惑,而是來自內在的不安全感,放大了人的權力慾。
很多人其實自卑又自大。他們在世俗是普通人。但是進到佛門,卻有錯覺以為高人一等。比如一個男人,變成比丘後,以為自己高比丘尼一等。但他們心裡有數,自己真的那麼偉大嗎?於是自卑又自大,往往在居士 [2] 面前急於表現,但是又自卑。這是很複雜的。對於許多男性來講,也是可憐的。
這種狀況,其實不只佛門,而是任何權力不對等的社會關係中,都常常聽聞。該怎麼辦?
「要回歸到佛法智慧,洞察到所有的優勢跟劣勢,都是相對的存在。才不會這種好壞的對待中,產生自卑跟自大。」
你對自己沒信心,往往會寄望在別人身上,起了自卑自大之心,反而更失落。
或許佛陀會說,這個宇宙中只有你自己可以依靠,只有你自己可以洞察真理。
「佛陀也不例外。當他要離開世間時,他的侍者叫做阿難。阿難很悲傷,說佛陀你看起來忍著很大的背痛。佛陀於是安慰他,說不要擔心,你永遠都要記得,你只能依靠你自己跟法,法就是真理。只有順著真理的法則,才能把你自己帶到更好的地方。所以我們說『自依止,法依止』,你只依於真理,不要從別人身上找依靠。」(延伸閱讀:專訪鄧惠文:「如果你一直等著被照顧,你自己的成長不會完成」)
「人啊,還是把自己當平常人比較好。無論是對於不同性別的人、性傾向的人,都不要看自己看得比別人高。」
當很多人還以為性別是另一個戰場、另一個討論,甚至「不是性弱勢,就不需要在乎性別議題」,其實並非如此。性別概念,關乎的是你如何看待你自己,如何看待他人,並與之相處的重要學問。這在各個領域,都是相通的。
[1] 八敬法,又名八重法,主張比丘尼應尊敬比丘。然此法也被認為有性別歧視,近年來引起許多討論。參見釋昭慧〈八敬法顯非佛說〉。
[2] 佛教用語。出家眾意指僧人,在家眾即為所有的學佛人士,又名「居士」。
主持同志佛化婚禮,專訪釋昭慧:我的女性主義啟蒙,是佛陀教我的|性別力 Gender Power http://bit.ly/35NhZAY


佛教反宗教立法 釋昭慧控陷「鈔票相」... 
 分享佛教反宗教立法 釋昭慧控陷「鈔票相」...到Facebook 分享佛教反宗教立法 釋昭慧控陷「鈔票相」...到Line
 玄奘大學教授釋昭慧。(資料照)
玄奘大學教授釋昭慧。(資料照)
2019-03-10 08:08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一向敢言的玄奘大學教授釋昭慧,再發言指控反宗教團體法立法的「那一群僧人」,只是「鈔票相」,欺善怕惡。
近日中國炸掉全球最大滴水觀音像一事,引發宗教界人士及信徒們的議論,釋照慧在臉書po出想法,指「那一群僧人」在年前「叫囂」稱「宗教團體法迫害宗教」,還「台灣頭尾走透透」,到處串連僧眾聯署,抗議「宗教迫害」。
釋昭慧表示,當時她提醒,「有本事,請到天安門廣場去作此訴求!」,即被數成落成「佛教界的叛徒」,試圖抹綠,好在她歷經扁、馬、蔡三朝,口徑一致地主張「應該立宗教團體法」,否則那時必當成了佛教界的「人民公敵」;而今,「那群口若懸河,正義凜然以狂罵『綠色執政迫害宗教』的僧人,忽然出奇沉默,這就是『欺善怕惡』的絕佳範例!」
釋昭慧指佛法「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不必著相」,但「只要看到『鈔票相』,這些僧人就會剎時忘卻「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靈山只在汝心頭」這回事兒,到處撒潑撒賴,不准立法監督財務收支!」。
釋昭慧表示,「即便有仇佛人士在觀音像上潑糞、潑硫酸,他們也說:『觀音菩薩大慈大悲,不會與他們一般計較。』、「菩薩不於糞便著相,因為祂是『不垢不淨』的。」,「但是講到女人或同志,他們就忽然忘了『不垢不淨』這回事兒,扳起臉來說:『女人業障重』,『同志是邪淫』」。佛教反宗教立法 釋昭慧控陷「鈔票相」...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s://goo.gl/2TfWmY


宗教團體法-捐款還要透明,影響捐款意願/台灣民間信仰-「人變成主人,而神明變成奴僕」的信仰-是一種巫術宗教/自清代移民帶進台灣形成至今的民間信仰,由於其神明都來自中國,使得原本就缺乏「現代國家」觀念的台灣人,更容易受神明的「原鄉」意識左右。由於鄉原情結的緣故,到現在台灣人民還動不動就要去神明的原鄉進香謁祖,拿新台幣去幫中國造廟,像去湄州蓋媽祖廟,結果被無神主義的共產黨統戰了還不自知。這就是台灣人的悲哀!/台灣民間信仰的本質,是一種巫術宗教(Magical-Religion),這種巫術宗教的特色,就是人利用神明,求取財富、福壽,極富功利主義色彩,以能否完成這種功利,來檢驗神明的「靈驗」與否。台灣民間的善男信女追求「靈驗」的結果,就是媽祖不靈驗便改拜大道公/這類信仰態度,是以求取個人之利益為目的,只要崇拜之對象靈驗,則任何神明都可以換來換去、互相交替膜拜。人的信仰對象既然可以隨便選擇,任意取捨,神明自然就被當做利用與驅使的對象。因此,人就變成了主人,神明就變成奴僕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 https://goo.gl/apzBSz
---------------------------
宗教界不可要求「特權」(釋昭慧)
7604出版時間:2018/04/02  
立法院委員會邀筆者今天出席公聽會,可惜筆者因事無法抽身,表達管見如下:少部分宗教界人士要求「財團法人法」排除宗教財團法人,這樣大剌剌地要求特權,實在有礙觀瞻,請小心引起社會大反撲!
台灣社會「仇富」心強,對部分富可敵國的宗教團體,早已觀感欠佳;宗教受到社會大清算的歷史殷鑒不遠,宜乎戒慎恐懼!不要以為找些宗教人士搖旗吶喊,逼令政治人物表態,就能得逞。這些令人側目的作為,一旦引發民眾對宗教的鄙夷與敵意,只怕會是宗教界的集體共業。
無洗錢則坦蕩面對
值此歷史關鍵時刻,幸有中華佛寺協會,凜然發表讜言正論,指出:「佛教『遇法則反』的態度與理由,必須更為明確,方得以據理力爭」。「為了爭一己之私利,譁眾取寵之做法,乃智者所不為」。佛教清流此時若不發聲,會讓人誤以為台灣全部僧人,都這般地沆瀣一氣! 
我們早已善意警告反宗教立法人士──特別是那些危言聳聽,四處聲稱「宗教立法會讓教難當前」的人:佛教界若繼續遮掩那些見不得人的理由,而找些法律人士當化妝師,講些冠冕堂皇的說辭,用以全力阻撓「宗教團體法」的設置,那麼,不久之後,他們必當飽嘗苦果。 
因為,早已有「財團法人法」草案與《國土計畫法》隨伺在側。言猶在耳,如今「財團法人法」草案出爐,《國土計畫法》截至目前,還沒對部分宗教團體開鍘,佛教界果然面對了「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尷尬處境。 
有人主張,財團法人法是希望達到「洗錢防制」作用,但「宗教團體並沒有洗錢的問題」。筆者好奇的是,宗教界倘無「洗錢的問題」,則坦蕩蕩面對財團法人法可爾,何以如此氣急敗壞? 
一些反宗教立法的人,老是把宗教醜聞切割成「邪教作為」,卻故意掩蓋「即便是名門正派,照樣會因內控不佳而藏垢納污」的實況。試問「披著教袍的狼」,果真都是「沒受具戒的假僧尼、沒被晉鐸的假神父、沒被封牧的假牧師」嗎?這些可笑的說詞,如何能杜絕廣大民眾的悠悠之口? 
財務監督何干信仰
最令人費解的是,反宗教立法人士老是將「財務監督」與「信仰自由」混為一談。「財務監督」與「信仰自由」何干?現行宗教團體法草案,根本管不到宗教人士「信什麼」,只不過是要限制「真、假宗教人士」洗錢、斂財或財務不清的「自由」而已。
總之,宗教界可以要求「自由」,千切不可要求「放任」;宗教界可以要求「平權」,千切不可要求「特權」!宗教界若真懼怕「教難」發生,就請不要製造民眾仇視而「教難當前」的集體共業! 
玄奘大學教授兼宗教與文化學系主任
-------------------------------------------
「宗教團體法」惹議 學者:定簡單原則即可
友善列印
2017年07月24日 15:06 中時 陳宜加
內政部草擬《宗教團體法》,規範部分宗教行為,引發宗教界反彈。佛光山星雲法師曾說,支持規範財務、稅法與建築等世俗項目,但弘法、傳教與靈修應「僧事僧決」,應自行制定儀規解決。學者指出,立法應訂定簡單原則即可、避免設有太多限制,反而形成束縛。
「政府規範越少、對宗教越尊重。」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林茂賢直言,正如減香爭議,任何政策應兼顧傳統與現代需求。
他說,不同宗教有不同特性,規範越多反形成束縛。宗教團體確實需要一套規矩依循,但不應有太多限制,影響各團體獨立運作發展,政府要有智慧,不夠尊重就會產生反彈。
宗教學者、台北城市科技大學通識中心教授江燦騰則說,國內有萬餘間宮廟,過去因缺乏相關法規,衍生問題層出不窮。立法易成「麻蜂窩」,立法應簡單、制定標準原則即可;至於財務透明化,他認為勢在必行,我國草案參考日本相關法規,日本宮廟比台灣多,財務亦規定要透明,信徒公產不得任意挪用,但針對規模較小、收入不穩定者可以再協調。
聯合大學文化觀光產業學系主任林本炫表示,立法本為解決宗教界問題,「僧事僧決」白話為宗教自治,應界定政府介入範圍,宗教自治應與公共性權衡,但部分宗教團體理解有落差,外界氛圍不信任政府,是執政困境。
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主任釋昭慧則認為,「僧事僧決」定義不該濫用,宗教團體本就自決事務,但不是化外之民、或享有特權,各民主國家均重視宗教自由、平等,立法為平衡、而非干涉信仰自由,不能魚目混珠。
「清清白白才是神聖」她指出,宗教團體收支要明確、不能中飽私囊,其他國家規定更嚴格,站在國家立場,當然必須有所規範。政府應出面講清楚,條文攤開供社會檢視、討論,方能杜絕不實傳言、避免不必要恐慌。
----------------------------
管仁健觀點》黃安居士與昭慧尼這樣論惟覺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發布 2016.04.10 | 14:19
中台禪寺開山方丈惟覺老和尚8日晚間10時31分圓寂。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中台禪寺開山方丈惟覺老和尚8日晚間10時31分圓寂。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2016年4月9日《中央社》電訊〈中台禪寺開山方丈,惟覺老和尚圓寂〉︰「中台世界官網公布訃告:山門不幸,本寺開山方丈上惟下覺老和尚,一生行道,啟建道場,安僧度眾,功行圓滿,慟於民國105年4月8日晚上10時31分世緣報謝,薙染弟子隨侍左右,安詳示寂。即日起本寺殿堂及園區暫停開放,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雖然轉型正義的口號響徹雲霄,民進黨也在大選中取得政權。但只要翻開報紙、打開電視,雖然各大媒體有藍綠之分,但新聞只要是涉及宗教,尤其是佛教史學者江燦騰老師定義的4大連鎖店︰東慈濟、北法鼓、中中台與南佛光,大家立刻口徑一致。即使是綠營政客也一樣,對星雲與惟覺這兩個戒嚴時期國民黨豢養的「政僧」,心裡恨到牙癢癢的,表面卻還要貌似恭謹。
戒嚴時代辦報紙的、開學店的,背後都要有後台;開廟的又怎能例外?對惟覺各類歌功頌德的誄辭訃聞,鄉民們詳閱各大媒體即可,不用在此浪費時間。但若對惟覺當年怎樣脫了軍服換袈裟,又是如何「白手起家」的?各大媒體當然不會寫,綠營政客也不敢說。鄉民們若想知道,就去找跟本魯一樣吃了小叮噹「誠實豆沙包」的江燦騰老師,他在臉書上開了一個頭︰
「中台禪寺的唯覺老和尚,昨晚也掛了。這位大有爭議的老和尚活了89歲,他原是戰後從四川逃難來台的低階軍人,文化有限。退伍後,沒有好去處,只好出家當和尚,學會在宜蘭地區偏僻墳場打坐挨餓,心道當時也與他在同一地區玩同樣的宗教把戲,以創造修行的知名度,經過地點幾次轉換,終於被國民黨特殊背景的游祥洲當作有禪修成就的臨濟宗禪師,在電視上當時賴聲川教授的美麗老婆丁乃竺主持有名的新宗教節目《心靈之旅》露臉介紹,於是一炮而紅,甚至很快爆紅,黨政要員,社會名流,富商貴婦,都紛紛前往原來在台灣北部的寒酸小佛寺禮敬與學禪,不久就是一位有錢有名的大禪師了。其餘,我過去在書中都寫過了。」
1996年9月,中台禪寺連鎖店驚爆大學生集體剃度風波,其中最有名的出家者,就是藝人黃安的妹妹黃淑君。事情緣起於9月3日《中國時報》南投新聞〈參加研習營斷然入空門,警方尋人撲空〉︰
「南投縣埔里鎮中台禪寺,暑假期間舉辦佛學研習營,事後部份學員遲遲未見返家,他們的家屬至該寺尋人時,赫然獲悉其中43人於1日正式剃度落髮為尼,約有10餘名家屬舉白布條要求見面,但未獲寺方同意。這些家屬憂心忡忡,昨天透過各種管道進行『尋人』仍然無效,有的決定將循法律途徑解決,寺方人員則強調未滿20歲的剃度者均取得家長同意書,至於成年人均係個人意願,沒有任何強迫行為。 
國立台南師院幼教科3年級林姓女學生,參加中台禪寺佛學研習營後逾期未返回,其母親遍尋不著,前天上午直接赴南投縣埔里鎮該寺交涉,未料發覺已有10餘名來自各地民眾持白布條『尋人』的家長,才知道有相同遭遇者不少,有的已經在該寺外徹夜等候達3天,但求見子女一面。
林姓女學生的家長說,其女在7月間參加埔里中台禪寺在基隆市十方大覺禪寺舉辦的小星辰夏令營擔任義工,直到8月底仍未返回,由於校方已安排她至台北縣某國小實習,必須前往簽約和報到,家人認為事態嚴重,趕緊向主辦單位連絡。未料,十方大覺禪寺與中台禪寺對於林姓女學生的下落,說法皆不相同,有時說已經離開,有時說根本沒這個人,其家屬遍尋不著,只好趕到中台禪寺求助。
林女家人說,他們到達該寺時,發覺有10多人持白布條『尋人』,有的是父母找孩子,有的是先生找妻子,結果從他們獲得的出家名冊中,終於發覺林姓女學生的名字,於是要求寺方人員讓他們與女兒見面,但寺方以惟覺老和尚下午會親自說明為由推託,數10名家屬苦等至傍晚還是沒有任何消息。
他們表示,如果孩子有佛緣必須出家,絕對沒有意見,但起碼應先讓她完成學業,以及完成對實習學校的承諾,事先毫無徵兆就出家,造成學校、家人、朋友多方憂慮,與佛家慈悲心有所偏差,他要求至少寺方應讓他們見個面,免得家人陷入永無止境的悲傷。
這項消息經中時晚報率先刊登後,陸續接到數名民眾反映,台北市劉姓青年表示,其妻本來是到中台禪寺做義工,他欣然同意,沒想到7月初前往埔里至今未回家,連10歲的孩子也不見了,寺方人員都以「沒有這個人」答覆,他因傷心過度,整個人已經瀕臨崩潰。」
次日《聯合報》埔里報導〈黃安尋妹未獲,寺方十點關門。媽媽曾告訴妹妹︰「如果妳要出家,除非我死」〉︰「名歌手黃安昨天晚上在南投縣埔里中台禪寺等候妹妹黃淑君不著,憤怒地指責中台禪寺秘書魏山鎮,太不負責了。寺方原本答應黃安,昨晚12時會把他妹妹黃淑君帶出來,但到今天凌晨1時,仍未見蹤影。
中台禪寺原本告訴黃安,可在昨晚9點把黃淑君帶回禪寺,但黃安和母親、兄弟姊妹等6人,在禪寺門口等到9點40分,還沒有見到妹妹的蹤影,焦慮地踱來踱去;終於黃安按捺不住,指責魏山鎮根本是敷衍家屬,空口說白話。黃安的母親無助地走回廂房。
黃安激動地說:『人到底在那裡,有或沒有,你講個清楚嘛!』(錄影畫面還原「小孩子在你們手上不見了。」)
魏山鎮說:『在佛門講重話會造口業。』(錄影畫面還原「你別這樣講會惹業障。」) 
黃安急得有些發抖:『你們做這種事情,不配談佛法,我只要找回妹妹,口業我自己負。』(錄影畫面還原「業障我自己負責,你們把我妹妹交出來就是了。不要跟我講佛法,你也不是出家人。」)
黃安的家人很失望地住廂房走去。中台禪寺的7、8名師父,聞聲出來查看,他們對黃淑君的去處都不肯多談。」
黃安受訪時說︰「妹妹是到基隆市十方大覺禪寺舉辦的小星辰夏令營擔任義工,先前還打電話向家人問候,後來便沒有音訊。家人也是從她男友處得知她到中台禪寺剃度出家,因為她到埔里的行李,還是男友幫她打包的。我媽媽堅決反對她出家,曾以很堅定的語氣對她說:『如果妳要出家,除非我死,否則我是不會答應的。』出家是人生大事,3、40歲結婚,也需要告知家人,那有20歲以上出家便不須告知家人呢!人道不成,怎能佛道呢?」
惟覺的總店中台禪寺,是在1999年921大地震,死亡達2444人的重災區埔里。金壁輝煌的陳設,高達37樓的皇宮式建築,成了台灣、應該也是世界最大最高的寺廟,讓他在對岸也備受禮遇。惟覺最有名的政治言論,就是曾在總統大選中,配合中國總理朱鎔基,恫嚇台灣將「血流成河」而一夕聞名。2004年3月12日《自由時報》報導〈釋昭慧昨指控惟覺八大罪狀〉:
第一罪是打誑語,指宗教團體法會使信眾人頭落地。
第二罪是妖言惑眾,指某人不當選台灣就會血流成河,引起信眾恐慌。
第三罪是窮奢極欲,在災區搭建豪華的中台禪寺,教災民情何以堪?
第四罪是為富不仁,財雄勢大卻仍持續搜括財產。
第五罪是比喻失當,佛法不說救世主,惟覺卻自比為救世主。
第六罪是目無法紀,隨意搭造違建,不理主管機關勸導。
第七罪是神通廣大,黑白通吃,儼然怪獸型的宗教大亨,沒人能管。
第八罪是隨意為人剃度,簡直就像剃頭店。 
釋昭慧說,「法律千條萬條,就是沒有一條可以約束到中台禪寺。」、「為什麼可以容許這麼一個怪獸般的宗教大亨,繼續存在於台灣這個地方?而且黑白通吃!」「中台禪寺富可敵國,卻還持續擴大納骨塔產業想規避繳稅,國、民兩黨為了政黨利益,始終不敢處理中台禪寺這隻怪獸,容忍特權繼續存在,為了社會正義,不得不站出來說話。」
雖然這一年來,黃安與釋昭慧在網路上被罵得半死,鄉民眼中這兩人就是岳不群與滅絕師太。不過黃安居士與昭慧尼師當年怒斥中台禪寺及惟覺「國」師,這兩段獅子吼的故事,仍是戰後台灣漢傳佛教史上的經典公案。
筆者指出,惟覺的總店中台禪寺,金壁輝煌的陳設,高達37樓的皇宮式建築,成了台灣、應該也是世界最大最高的寺廟,讓他在對岸也備受禮遇。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筆者指出,惟覺的總店中台禪寺,金壁輝煌的陳設,高達37樓的皇宮式建築,成了台灣、應該也是世界最大最高的寺廟,讓他在對岸也備受禮遇。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