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行業課25%營業稅 逃漏稅嚴重

酒店少爺或公主跳排舞炒熱包廂氣氛,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小費還是由客人掏出來。(記者許國楨攝)

記者鄭琪芳/專題報導

立 法院上週初審通過營業稅法第十二條修正草案,「有陪侍」的餐飲店,一律課徵二十五%營業稅,不分男女或第三性公關。這次修法雖是為了消除「性別歧視」,卻 也凸顯特種行業逃漏稅的問題,例如以小吃店掛帳、分開計稅、找人頭掛名等。財政部已提案修法,規定特種行業所有銷售額都要適用較高的營業稅,不能分開計 稅。

提案修法防堵逃漏 不能分開計稅

現行營業稅法規定,一 般商店適用五%營業稅,特種飲食業則適用十五%或二十五%營業稅,其中夜總會、有娛樂節目的餐飲店營業稅十五%,酒家及有女性陪侍的茶室、咖啡廳、酒吧等 營業稅二十五%;但男性或第三性陪侍的牛郎店等,則不必適用二十五%營業稅,被質疑性別歧視。因此,這次修法將「有女性陪侍」修正為「有陪侍服務」,牛郎 店也要適用二十五%營業稅。

去年每家特種行業 繳稅不到10萬

不過,根據財政資訊中心資料,截至去年底,向國稅局辦理稅籍登記的特種飲食業只有七四四家。國民黨立委盧秀燕則指出,根據賦稅署資料,去年被國稅局認定有女陪侍的餐飲店共九四六家,課徵稅額僅九二○○萬元,平均每家繳稅不到十萬元,根本不符現況。

國內特種行業一向興盛,課稅金額卻不符比例,顯見逃漏稅問題之嚴重。台北國稅局副局長王玠琛指出,最常見的逃漏稅手法,就是業者申請登記兩家公司,一家是酒店,一家是小吃店或飲料店等,酒店的消費由小吃店開發票,營業額掛在小吃店,藉此規避二十五%營業稅。

現金付帳、人頭掛名 逃稅花招百出

另外,特種行業多會以刷卡加收十五%或二十五%的方式,鼓勵客人以現金付帳,如此一來,即使漏開發票或短漏報銷售額,國稅局也難追查;而且,不少業者會找人頭掛名酒店負責人,讓國稅局難以從負責人的金流回推實際營業額,業者若是欠稅不繳,更是找不到人追稅。

賦稅署副署長許慈美指出,特種行業另一常見的逃漏稅手法,就是「分開計稅」,也就是主張酒、餐飲消費等,與陪侍或表演節目分開計稅;有些業者甚至主張未提供陪侍,而是由傳播公司或酒店自行帶來的,不須適用高額營業稅。

為避免這類取巧規避稅負的行為,財政部已提案修正營業稅法第二十二條,明訂特種飲食業應就其各項收費的銷售額,按特種飲食業的稅率計算營業稅,也就是不能分開計稅。財政部原本希望上述修正條文與營業稅法第十二條併案通過,但立法院上週僅初審通過營業稅法第十二條。

除了提案修法之外,國稅局也將加強查稅。

-------------------------------------------------------------

政府想課重稅 業者:不可能

酒店有時為了刺激消費給客人新鮮感,辦主題制服夜,小姐還得穿學生制服坐檯。(記者許國楨攝)

記者吳岳修、許國楨、蘇金鳳/專題報導

立法院初審通過,只要「有陪侍」的特種行業,都要課徵二十五%營業稅,牛郎店、第三性公關這些「男性陪侍」的酒店,將無法再躲掉高額稅金。不過,台北市酒店業者「瑞奇」直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影響應該不大」。

瑞奇說,中大型酒店通常領取「有陪侍」營業執照,光明正大有女陪侍,繳交二十五%營業稅,小型酒吧、PUB則申請小吃或餐飲牌照,繳交五%稅金,因為現行法令明載「有女陪侍」,所以牛郎店、第三性公關店這些「男性陪侍」店家,都不適用較高稅率

不過,就算現在修法改為「不分男女的陪侍」,政府課再高稅率,重點還是在於「怎麼證明店家的收入」,客人到有陪侍的店家消費,很多是付現,或是熟客找幹部匯款結帳,店家也樂於在會計上做手腳漏開或不開發票,酒客們夜夜笙歌一擲千金,但酒店帳面上的營收少之又少。

一 位請領餐飲牌的酒吧業者小齊則說:「不可能讓政府課得到二十五%啦!」他承認店裡有「公主、公關」穿梭服務,但法令是說「有女陪侍」,而在他的店,「她們 只是服務生,規定只能送餐點酒水,客人要『熱情招呼』請喝杯酒,小姐『盛情難卻』回應,這樣不能硬說她們是『陪侍』,所以我們只是單純的『餐廳』」。

業者透露,特種行業營業稅高達二十五%,加上景氣不若以往,業界逃漏稅可說是行之有年,且各出奇招,一般有牌照的酒店是按開出發票金額來課稅,因此,幹部往往遊說客人以現金付帳,且不要拿發票,藉此短報營業額。

有時遇到非刷卡不可的客人,多數店家會按消費額再加收一.五成至二成,把稅金轉嫁給酒客。但一般而言,凡是有陪酒的酒店等,業者往往會將營利事業登記證掛名小吃店或飲料店,藉此規避高額營業稅,有的即使依規定申報,也會以人頭戶規避。

中區國稅局長阮清華表示,針對特種行業,至少兩年進行一次稅籍清查,若發現只登記餐廳卻有陪侍,則納入特種行業別;除了稅籍清查外,只要是警方臨檢或有民眾檢舉,都會去稽查。

---------------------------------------------------------------

惡官張盛和 禍害百姓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5-01-01 17:43
◎王大同
2014惡人榜經由網友票選結果揭曉,由財政部長張盛和奪得榜首,還高於大失民心的9趴總統馬英九,可見民怨之深啊!這可從訂定的政策一面倒的傾向財團就可見一斑,不但放縱黑心財團大賺黑心錢及大玩金錢遊戲,造成物價房價節節上漲,還讓全民薪資水準倒退15年讓年輕人飽受低薪之苦。
作者表示,2014惡人榜經由網友票選結果揭曉,由財政部長張盛和(見圖)奪得榜首,還高於大失民心的9趴總統馬英九,可見民怨之深啊!(記者廖振輝攝)
作者表示,2014惡人榜經由網友票選結果揭曉,由財政部長張盛和(見圖)奪得榜首,還高於大失民心的9趴總統馬英九,可見民怨之深啊!(記者廖振輝攝)
而且大降遺產稅及營所稅,結果讓有錢人及財團的稅越繳越少,卻讓弱勢的受薪階層負擔政府稅收的75%,遠高於歐盟的49%及美國的55%,使得貧富不均日益嚴重,如此不公的政策,讓年輕人及一般大眾深感世代不公與嚴重剝奪,莫怪財政部長張盛和會勇奪惡人榜第一名。
財政部長的職責不就是在公平原則下替國家開源節流嗎?但數據會說話,因為節流無方,年年以舉債方式將債務留給後代子孫,馬政府執政6年,中央政府債務暴增1.7兆元,比民進黨執政8年的1.3兆元還要多。
目前全國潛藏總負債已超過24兆,換算每位國民平均負債高達103萬元;而政府缺錢就容易向人民亂課稅,經統計財政部在101年度共開出590幾萬件欠稅欠費待執行案件,平均每4戶就有3戶欠稅,連賣紅茶、賣雞排、已往生多年的人、法院確定的詐騙案件受害者都可開單課稅,而且動輒就把人民送管收、限制出境及查封身家財產,造成家破人亡,侵害人權莫此為甚。
張盛和部長,「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很重要,改革就應讓人民有感,請有擔當一點,請多傾聽民意、多採納專家學者的意見進行稅務改革,不要再一意孤行走錯方向,因為違背民意的政策再努力,人民也感受不到,否則您將成為人民除惡務盡的下一個首要目標。
(工程師)

---------------------------------------------------

陪侍不分性別 一律課25%營業稅 立院三讀 包括牛郎店、第三性公關等也將課重稅

特種行業長見逃漏稅手法

〔記者曾韋禎、許國楨、蘇金鳳/綜合報導〕立法院昨三讀通過「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第十二條修正案」,未來不只有「女性陪侍」的餐飲店,只要是有「陪侍服務」的茶室、咖啡廳、酒吧、牛郎店等,一律課徵二十五%的營業稅,不分男女或第三性公關。

業者哀號:擬短報收入因應

台中相關業者昨得知此「噩耗」,哀鴻遍野。業者說,此法施行重點在於如何「證明」店家營業收入,因此將以要求客人付現、不開發票,「短報」收入等方式因應。

現行營業稅法規定,一般商店適用五%營業稅,特種飲食業則適用十五%或二十五%營業稅,其中夜總會、有娛樂節目的餐飲店營業稅十五%,酒家及有女性陪侍的茶室、咖啡廳、酒吧等營業稅二十五%;但男性或第三性陪侍的牛郎店等,則不必適用二十五%營業稅,遭質疑是性別歧視。

因此,立法院昨通過修法,將「女性陪侍」修正為「有陪侍服務」,未來牛郎店、第三性公關等,皆適用二十五%營業稅。財政部表示,修法後,可符合特種行業提供高額消費的實際狀況,並落實性別平等。

對特種行業面臨課重稅,PUB等夜店業者指出,政府對大企業以減稅或免稅獎勵投資,卻追殺他們,目前經濟不景氣,業界毛利甚至達不到廿五%,一旦又被課重稅,簡直是不做不賠、做了賠更多,無異是逼業者轉入地下違法經營、甚至關門。

對此,有的業者打算自行吸收被課重稅,不會調漲價格以免嚇跑客人;也有業者認為,現在除了週休二日生意較好外,平日算是慘澹經營,考慮調整熱門時段的價格因應,又怕客人抵制,陷入兩難。

另有業者直言,就算政府修法、課徵再高稅率,重點仍在於「如何證明店家收入」,只要要求客人付現、漏開或不開發票,酒店即可藉此短報營業額,政府也課不到稅。

另立法院昨三讀通過「所得稅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未來扣繳憑單採「原則免填發」之精神,只要機關、團體、學校、事業、破產財團、執行業務者、扣繳義務人及信託行為的受託人,依規定期限將憑單申報給稽徵機關,就可免填發憑單給在國內居住且有固定工作的納稅人。但若納稅人要求填發,憑單填發單位仍應填發。

財政部估計,每年可因此省下六千四百萬張紙,約一.八三億元。

小吃店掛帳… 特種行業逃漏稅花招多

〔記者鄭琪芳/台北報導〕立法院三讀通過營業稅法第十二條修正條文,「有陪侍」的餐飲店一律課徵二十五%營業稅,是一般行業五%營業稅的五倍;此舉雖是為了消除「性別歧視」,卻也凸顯特種行業逃漏稅的問題,例如以小吃店掛帳、分開計稅、現金消費、人頭掛名等。

去年平均每家繳稅不到10萬

根據財政資訊中心資料,截至去年底,辦理稅籍登記的特種飲食業只有七四四家,一三五家為夜總會、有娛樂節目的餐飲店,適用十五%營業稅;六○九家為有女陪侍的餐飲店,適用二十五%營業稅。而根據賦稅署資料,去年被國稅局查到有女陪侍的餐飲店僅四七六家,課稅四六○○多萬元;加計有娛樂節目的餐飲店,去年被課稅的特種飲食業共九四六家,課稅九二○○萬元,平均每家繳稅不到十萬元,根本不符現況。

為防堵特種行業逃漏稅,賦稅署官員說,已提案修正營業稅法第二十二條,明訂特種飲食業應就其各項收費的銷售額,按特種飲食業的稅率計算營業稅,不能分開計稅。

另外,雖然特種行業通常晚上九點以後才營業,稅務人員要站崗查稅較困難,但國稅局與警察機關已建立通報系統,警察臨檢特種行業時,筆錄會記載每小時坐檯費、消費人數等資料,再通報給國稅局,供查稅參考。

------------------------------------------------------------------

金錢豹、海派欠稅7.6億 難追討

台中市金錢豹酒店積欠大筆稅金,國稅局僅追回部份款項。(記者廖耀東攝)

記者林良哲/專題報導

台中市知名的「金錢豹」及「海派」系列酒店,分別積欠營業稅三億六千多萬元及四億多元,國稅局無力追討,全案交由行政執行署台中分署處理迄今,也僅追回部份款項。

現行營業稅法規定,「有女陪侍」的特種飲食業營業稅稅率二十五%,金錢豹酒店於二○○六年及二○○七年被查獲逃漏營業稅,補稅及罰款高達三億六千多萬元,台中地檢署於二○○八年將袁姓負責人起訴,但因其經營權轉讓給其他股東,最後判處無罪定讞。

追 繳稅金部份,行政執行署台中分署雖曾對酒店相關負責人拘提管收,但因負責人只是人頭,名下並無資產,導致追稅多年無具體成果。直到二○一二年六月,台中分 署前往酒店貼封條,並拍賣部分電腦及洋酒等抵償,該酒店才提出「清償計畫」,先就旗下酒店金鼎、滿意欠稅八千萬元部分,每月償還八十五萬元,分八年清償完 畢;另欠稅二億八千萬元部分,則待行政訴訟定讞後,視判決結果再行追討。

至於海派酒店,則是台中檢調於二○一一年追查前台中縣議會議長顏清 標等人挪用公款喝花酒案時,意外查出海派系列酒店使用中美等餐廳發票,逃漏營業稅及罰款共四億多元,但當時檢方查出兩家店的負責人都是人頭,名下並無財 產,只能對兩名人頭按月扣薪,合計每月償還一萬一千元,依此還款速度,需要三千多年才能清償完畢,若兩名人頭不幸過世,四億多元欠稅將一筆勾銷。

-----------------------------------------------------------

大型酒店 月營業額5000萬

記者許國楨、吳岳修/專題報導

酒店豪奢景象,實非一般受薪階級所能想像。以台中市高級酒店而言,連同包廂、洋酒、坐檯、小費甚至帶小姐出場,加起來一攤消費金額起碼五萬元起跳;台北市酒店業者更表示,光是北市某大型酒店的月營業額,搞不好就在五千萬元之譜

每次消費 起碼5萬起跳

台中市幾家大型酒店的客源,除了道上兄弟、撈偏門的組頭或詐騙集團金主外,也是中部商務客交際應酬的最愛,觥籌交錯之際,身邊又有年輕貌美的小姐作陪,不少大老闆愛面子,在這裡談生意特別「阿莎力」。

有酒店業者估計,近十年來,在中市各大酒店「喬」定的生意,總金額可能有數千億、甚至上看兆元,儘管無法證實,但可以肯定的是,光是在酒店內消費的金額就很驚人。

一名生意人說,台中地區幾家叫得出名號的高級酒店,其實消費金額都差不多,除了包廂費外,開酒並不便宜,以尊爵二十五年的高級洋酒為例,市面上一瓶要價二八○○元至三○○○元,在店內往往是以開二送二為一組,一組約兩萬元,換算下來一瓶約五千元

小姐坐檯則是一小時一六○○元,還可轉檯,若是要匡小姐買全場,自晚上八點營業時間開始,算到隔天清晨六點,十個小時就要一萬六千元,三名酒客從深夜十二點進包廂,起碼要點六、七個小姐,包廂內才能經常維持三至四名小姐服務,讓場面不致過於寒酸。

包廂請客 一晚50萬跑不掉

若 是喝到凌晨三時結束,喝了兩瓶酒,還要買三小時匡三名小姐出場吃消夜,再加上給少爺或跳排舞助興鬧場的公主小費,林林總總加起來,一攤五、六萬元甚至十多 萬元都是稀鬆平常的事。有時一些賭客或是道上兄弟為了慶祝中了巨額彩金,包下酒店包廂請客,一晚下來更是五十萬元跑不掉。

-------------------------------------------------------------------------

中台牛郎店式微 女大生、銀髮族捧場

記者許國楨/專題報導

近幾年來,台中市的牛郎店嚴重式微,但仍有特定消費族群,除了酒店小姐外,也有涉世未深的女大學生戀上牛郎,一口氣砸下十五萬元「賞大酒」;女客中更不乏銀髮族,她們大多具有相當經濟能力,賞大酒一次上百杯、甚至千杯,也面不改色。

牛 郎店與一般有女陪侍的酒店或舞廳性質大致相同,只是坐檯角色互換,近二十年前,台中市的牛郎店曾盛極一時,當年諸如「紫屋魔戀」、「夢幻騎士」、「鐵木 真」、「東方不敗」等,店名可說是極盡夢幻,加上景氣好,一些被女客捧在手上的紅牌牛郎,不僅全身名牌,還開名貴跑車,並坐擁豪宅。

但這幾年受到景氣不佳影響,牛郎店逐漸式微,台中市從全盛時期的二十多家,降到目前僅存個位數,儘管家數越來越少,但還是有痴心女無法自拔,女客中有的是尋求角色互換快感的酒店小姐,但多的是因生活寂寞無趣,到牛郎店尋求刺激或慰藉的女性

牛 郎對女客噓寒問暖,剝葡萄、柳丁皮、去西瓜籽的服務,讓女客產生有如談戀愛般的浪漫情愫,「賞大酒」時,伴隨著炫目的仙女棒,音樂及招搖式的廣播炒熱氣 氛,往往引起他桌女客側目,讓賞大酒的女客一股驕傲感及虛榮心油然而生,其他女客不願讓心儀牛郎難看漏氣,十杯、百杯大酒一直喊上去,花錢在所不惜。

享受戀愛 女客一擲千金

因此,曾有涉世未深的女大學生一口氣賞一杯五○○元的大酒共三○○杯給牛郎。

女客中也不乏具有一定經濟能力的銀髮族,對於討她們歡心的牛郎更是一擲千金,賞大酒一次上百杯甚至五○○杯也面不改色有些牛郎的魅力,就連見過世面的極道之妻或是酒店女子也無可倖免。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