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隆拍24億 苦勞每人分2300元

2014/08/26 06:00 華視新聞      

可恨啊!華隆紡織關廠員工抗爭達十二年,好不容易盼到大園廠成功法拍,但所得二十四億多元,卻被銀行團、桃園縣府及中央政府瓜分逾二十三億元,八百零七名工人每人僅分得約二千三百元,工人怒批銀行團當初不評估風險亂借錢、政府不幫勞工也跟著搶,「二十多年青春,爭來的不如一個工讀生!」自救會前天對華隆大園廠法拍分配提民事聲明異議狀,要求停止執行分配,昨至桃園地院遞交陳情書,提出「勞工債權優於銀行」、「速修《勞基法*第二十八條」等訴求,揚言若未獲回應,不排除發起激烈抗爭;法院則表示,將依異議內容依法審查再裁定是否停止執行分配。

-----------------------------

---------------------------

抗爭17年 關廠工人勝訴 貸款不用還

爭議17年的關廠工人貸款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昨日宣判,認定貸款案屬於國家補償責任,判勞動部敗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代表帶著往生員工遺照聆判,得知勝訴相當欣慰。(記者王藝菘攝)

高等行政法院 判屬國家補償

〔記者楊國文、甘芝萁、曾韋禎/台北報導〕爭議十七年的勞動部訴請關廠工人返還貸款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昨做出首波共五案的行政訴訟判決,認定貸款案屬於國家補償責任,且請求權時效只到九十五年一月初,判勞動部敗訴,五案共十二名被告全部不必還款。

聯福、東菱、福昌、耀元等多家大廠於民國八十五、六年間陸續關廠,積欠大批勞工資遣費和退休金未付。政府八十六年十二月間以「貸款」名義開放失業工人申請「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共受理一一○五件,平均每件四十萬元。前年六月起,勞動部要求償還貸款,引發關廠工人連串抗爭。

近百位關廠工人昨到場關心,還有人帶著五位往生員工遺照聆判。獲悉勝訴時不禁喜極而泣:「終於等到正義來了。」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表示,已有超過十位被告關廠工人等不到法院判決,背負「欠債不還」污名離開人世。多位律師表示:「對判決結果很欣慰,但高興不起來。」

這是關廠工人訴訟案中首例判決不用還,全案仍可上訴。義務律師團曾威凱律師呼籲勞動部不僅不要上訴,更應全面撤告。

勞動部長潘世偉指出,這是行政法院受理的二○九案中,第一個判決結果,等看過判決內容後再回應。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怒嗆:「若你敢上訴,關廠工人奉陪到底,也抗爭到底。」她呼籲勞動部應將其他追討關廠工人借款案比照辦理,全部轉移到行政法院。

仍可上訴 律師籲勞動部撤告

這五案都是由桃園地院民事庭轉送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由刑四庭合議庭庭長王碧芳及法官陳秀媖、高愈杰和程怡怡等四人審理。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前勞委會職訓局)主張,與關廠勞工在八十六年簽訂「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契約」,都是私法借貸關係;五案被告則抗辯,那是勞工未領得法定資遣費或退休金,是國家給予補償,不必返還。

合議庭指出,當年勞工法令並不健全,加上勞委會、桃園縣政府對雇主未善盡法定監督責任,以致工人失業,國家應設法彌補。

合議庭認定,當時勞委會是撥付國家給與的「有因性補償給付」,屬於公法契約,且該貸款請求權時效應自行政訴訟法九十年元旦施行後起算五年,時效只到九十五年一月二日為止,判勞動部五案全部敗訴。

自由時報
抗爭17年 關廠工人勝訴 貸款不用還
爭議十七年的勞動部訴請關廠工人返還貸款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昨做出首波共五案的行政訴訟判決,認定貸款案屬於國家補償責任,且請求權時效只到九十五年一月初,判勞動部敗訴,五案共十二名被告全部不必還款。
聯福、東菱、福昌、耀元等多家大廠於民國八十五、六年間陸續關廠,積欠大批勞工資遣費和退休金未付。政府八十六年十二月間以「貸款」名義開放失業工人申請「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共受理一一○五件,平均每件四十萬元。前年六月起,勞動部要求償還貸款,引發關廠工人連串抗爭。

----------------------------------------------------------------

討嘸3億退休金 華隆人嗆臥軌
「政院不回應 到江揆家圍爐」
2013年12月19日

鞋子飛了
清大生陳為廷率眾衝進政院,被警方壓制,推擠中他鞋子不見,右腳襪子幾滑落。周永受攝
【黃揚明、徐珮君╱台北報導】近十年遭華隆公司積欠約三億元退休金的三百多名退休員工組成自救會,昨自救會約百人赴行政院要求政府提出解決方案,但政院代表未具體承諾,前往聲援的清大研究生陳為廷憤而率眾衝進政院,並與維安警力發生推擠衝突。自救會會長李翠明揚言,若月底前政院無正面回應,不排除重演關廠工人連線在台北火車站臥軌抗議事件。

上月十三日,華隆自救會員工向政院陳情未果後轉往台北車站夜宿,聲援華隆的清大女學生孫致宇,到京站威秀影城向剛看完《看見台灣》的行政院長江宜樺丟擲拖鞋,上周三士林地院裁罰孫五千元。昨華隆自救會聲援孫致宇,質疑政府協助華隆工人牛步,卻偵辦丟鞋神速,要求江宜樺簽署「延遲給付罰金協議書」,讓江揆體會自救會成員當初簽署協議書卻拿不到一毛錢的待遇。
自救會成員昨在低溫細雨中唱出以《望春風》、《客家本色》改編的抗議歌曲,並高喊:「華隆脫產!勞工受害!」「行政院出面解決」、「丟鞋抗議無罪」等口號,知名導演王小棣也到場聲援。


華隆自救會昨赴政院,控華隆積欠退休金,要求政院提解決方案。
陳為廷與警衝撞
行政院派參議劉曉雯出面接受陳情,但因她提不出具體承諾,僅一再強調會將陳情訴求轉交長官,陳為廷怒批:「都講一堆廢話,給我時程!給我解決方案!」劉於是轉頭走回行政院,陳為廷憤而揚言衝進行政院,並率眾衝撞維安警員,一度爆發肢體衝突。
警方一度舉牌警告,混亂中陳為廷從政院正門闖入,立刻被警方逮捕,抗議勞工高喊「放人」,警方才將他釋放。孫致宇義務律師曾威凱昨也到場聲援,他質疑法院是屈服政治力才做此裁定,上周六他已向士林地院提出抗告。

陳情一年屢碰釘
李翠明說,華隆過去與退休員工簽署協議書後,承諾三年內分期給付,最後退休員工卻一毛錢都沒領到,自救會成立一年來四處求助無門。她呼籲,華隆應立刻歸還退休員工退休金,行政院也應提出解決方案,並修改《勞基法》將資遣費、退休金納入工資墊償基金範圍。
自救會成員最後將「延遲給付協議書」貼在保警盾牌上後,陳為廷宣布抗議活動解散,但解散前陳揚言,若月底前政院沒明確承諾,不排除臥軌抗爭,可能臥捷運、臥高鐵,甚至到江揆家門口圍爐,「他不給我們好過年,我們也不給他們好過!」

華隆自救會抗議事件簿
◎2012/12 2002年起陸續退休的300名華隆員工,曾與華隆簽署退休金延遲給付協議書,但華隆卻一再跳票未給付,他們組自救會前往苗栗縣府、勞委會陳情
◎2013/05/09 自救會再次到勞委會陳情
◎2013/09/16 自救會到立院呼籲修改《勞基法》,將資遣費、退休金納入工資墊償基金範圍
◎2013/10/28 自救會控告華隆總經理梁清雄「毀約背信、私吞員工血汗錢」,再赴苗栗縣府陳情
◎2013/11/13 自救會北上向特偵組、監院、行政院陳情,夜宿台北車站
◎2013/12/18 自救會再赴政院陳情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

日月光 照亮女性領導能力

◎ 林國祥

日月光高雄廠停工一案,無異給了處理「清境不合法民宿」的馬政府一個最佳榜樣,同樣都是對環境違法的行為,為何地方政府能強力明快的處理,而中央政府卻還在擔心處理違法民宿會「遍地烽火」?更令人感到憤怒的是,居然還想以「就地合法」來協助違法變合法?

高雄市處理日月光一案,除強制日月光停工之外,同時要求資方不得以無薪假強迫勞工休假,這一手打擊違法財團,一手保基層勞工的手法可謂精彩。但反觀中央經濟部居然稱這樣的停工處理是「遺憾」?中央對財團的愛護與照顧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看見台灣》讓中央政府看見自己對臺灣保護的不足,而處理「日月光」與「清境民宿」則讓我們看見中央和地方如何「愛護臺灣」。女性領導的地方政府硬起來了,男性領導的中央政府卻軟下去了,而身為臺灣子民的我們,到底是該硬還是軟呢?

(作者為教師,屏東縣民)

-----------------------------------------------------------------

◎ 杜以諾

十多年前,因為政府長年疏於監督雇主對於勞工的退休金提撥,導致許多雇主惡性關廠落跑後,許多被積欠資遣費、薪資與退休金的關廠失業勞工,只好開始一連串的抗爭。爾後,雖在當時勞委會以「代位求償」的方式先墊付勞工退休金,卻因政府的不積極作為與無能,讓雇主逃離台灣而無法追回欠款。如今勞委會轉而控告當時領取政府代墊退休金的勞工,令其返還政府代墊金,並在勞委會一聲令下,編列公務預算,對這些當年的失業勞工及其家屬提起民事求償。

近日,高雄市府在封測大廠日月光長年排放重金屬廢水,屢罰卻不見日月光改善其持續污染河川、土地與海洋的惡劣排放污水的行徑下,終於有所強硬作為,採取勒令停工的處罰措施。然而,這幾天以來,除高雄市府外,未見中央主管機關對污染製造者的日月光給予譴責或進一步的作為,反而見到從經濟部、行政院南部中心以及環保署等官方單位出面力挺日月光,甚而砲打抓污的高市府。

從上述事件,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本該與勞工同一陣線、負起保護勞工權益的勞委會,這兩年卻編列了數千萬公帑,追殺關廠失業勞工。本該與人民站在一起、負起保護環境之責的環保署,卻站在財團身邊護航。原本應該是政府頭家的人民,相較於大財團而言,卻是被這個政府認為是可以被欺負的一群人;原本應該是政府為了台灣永續發展以及萬代子孫而必須被保護的生存環境,在相較於財團的利益之下,環保卻是可以被犧牲掉的一個區塊。這樣只求護航財團、犧牲人民、踐踏環保的政府,你說,這個政府奇怪不奇怪?

(作者為高中教師)

------------------------------------------------------------

◎ 高瑞隆

行政院南部服務中心執行長記者會說:不應對廠商追殺,停工將造成五千員工失業;日月光董座記者會聲明說:排廢水為單一意外,無排暗管、排廢水,未來三十年每年捐贈一億元做環保;而環保署長發言則從加重罰責,轉變為指責高雄市環保局瀆職,繼而要高雄市長說清楚;充分的展現避重就輕、推卸責任的濫梗手法,完全無視日月光事件受害者的損失與感受。

日月光排廢水,是既成的事實,造成的污染與危害也是事實,除了日月光就本身的缺失改進外,日月光可以不用道歉嗎?可以用單一意外事件輕描淡寫帶過,不用賠償後勁溪整治的費用嗎?可以不用賠償沿岸近千公頃農田可能的損失嗎?可以不用賠償近海漁業漁民的損失嗎?不如此,日月光卻以虛幻三十年捐助承諾圖謀過關!

停工是為阻斷設施未改善完備前續排造成的危害,停工是對廠商應作為而不作為的處置,造成員工的損失,亦應由廠商負起責任!而那個黑官竟以五千員工的失業問題來要脅高雄市政府;而環保署長對於大企業排廢污染問題的態度,只能說不適任,下台吧!

(作者為退休務農)

-------------------------------------------

國立關西高中警衛邱創俊,曾在南美洲做生意,食品加工是他的專長,許多食材的做法和年輕時候的心得,他都以毛筆正楷記錄,黃皮小冊子有如「總舖師」秘笈;他說,人生閱歷豐富,但怕忘記。

關西高中警衛邱創俊利用時間,將生活點滴和經歷以毛筆記錄在小本子內。
記者張郁國/攝影

「人生如戲,常繁複演著許多故事。」邱創俊今年68歲,他說,經歷了大半人生,豐富精采;他寫得一手好字,將生活小語、料理心得、經歷雜感,都記在筆記本內。

他從軍中退伍後,曾擔任金蘭醬油總經銷,因有生意頭腦,賺了一筆錢,他利用部分積蓄,在關西鎮買田地種茶和蔬果。

他的國中同學在南美洲工作,不斷慫恿到巴西遊玩。他因而到巴西闖蕩,除了在聖保羅,還到北部的城市Niteroi度過一年多,本想從事餐飲生意,但不懂葡萄牙語,又發現有黑道勢力在控制商人,決定回台生活。

「在巴西要注意穿牛仔褲和白鞋子的人。」邱提及這段經歷,仍歷歷在目。有次,他和朋友到聖保羅一家餐廳吃飯,將車停在路邊,飯後走出餐廳,一名穿牛仔褲和白鞋子的白種男子靠近表示,剛剛幫忙看車子,被蚊子叮得腳都紅腫,接著把褲管撩起來,露出插在鞋襪的一把槍。邱創俊當場付500巴幣給他。

回台後,他到關西高中擔任警衛,晚上在警衛室時,常把年輕做過的事,包括和愛人的絮語,還有創作的詩文,以及藥草的療效、客家料理做法,都以工整的小楷寫在筆記本內。

【2013/12/16 聯合報】

----------------------------------------------------------------------------

日月光 照亮女性領導能力

◎ 林國祥

日月光高雄廠停工一案,無異給了處理「清境不合法民宿」的馬政府一個最佳榜樣,同樣都是對環境違法的行為,為何地方政府能強力明快的處理,而中央政府卻還在擔心處理違法民宿會「遍地烽火」?更令人感到憤怒的是,居然還想以「就地合法」來協助違法變合法?

高雄市處理日月光一案,除強制日月光停工之外,同時要求資方不得以無薪假強迫勞工休假,這一手打擊違法財團,一手保基層勞工的手法可謂精彩。但反觀中央經濟部居然稱這樣的停工處理是「遺憾」?中央對財團的愛護與照顧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看見台灣》讓中央政府看見自己對臺灣保護的不足,而處理「日月光」與「清境民宿」則讓我們看見中央和地方如何「愛護臺灣」。女性領導的地方政府硬起來了,男性領導的中央政府卻軟下去了,而身為臺灣子民的我們,到底是該硬還是軟呢?

(作者為教師,屏東縣民)

-----------------------------------------------------------------

許介圭:未代位求償 關廠工反駁
By 【聯合報╱記者董俞佳/台北報導】, forum.udn.comView Original
勞動部昨揭牌,關廠工人前往抗議,勞委會前主委許介圭回顧當年,政府曾協調關廠勞工向銀行信用貸款,而非「代位求償」,因此勞委會不是債主,後來有兩任主委告未還款的勞工,是沒釐清狀況,真是「胡塗」;不過,勞團不滿表示,許介圭的說法是在為勞委會解套。

十六年前,多家大廠關廠,積欠資遣費和退休金,許介圭當時擔任勞委會主委,昨天他應邀勞動部揭牌致詞時表示,關廠工人案拖了十多年仍未解決,實在不可思議。

關廠工人連線發言人陳秀蓮表示,許介圭的說法與事實有諸多出入,許多關廠工人都指出,當時政府都跟關廠工人說,該筆款項並非貸款。

陳菊、王如玄任職勞委會主委期間,曾告過關廠工人;勞動部長潘世偉表示,勞委會告工人,是基於公務人員職務,不得不為,當初的款項是勞委會的錢,只是委託給華南銀行借給勞工,所以本應由勞委會追回。

-----------------------------------------

◎ 劉繼蔚、李宣毅

十七日勞動部揭牌時,前勞委會主委許介圭致詞強調關廠工人案「並非代位求償」。身為關廠工人義務律師團之律師,基於所知悉的資料,我們認為有義務出面澄清誤解。

當初勞委會提供關廠工人之金錢係來自就業安定基金。基金被動用的基礎是八十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就業安定基金委員會第三次臨時會議。該會議紀錄第一頁,安定基金委員陳繼盛教授直言:「動用就業安定基金作雇主積欠勞工資遣費或退休金之墊償,依法無據。」隔日聯合報記者徐國淦於第十九版報導,「文化大學勞工研究所所長陳繼盛、台大經濟系教授吳忠吉等隨後發言,質疑許介圭的作法是讓雇主逃避應負的責任,由政府基金『墊償』資遣費、退休金,與基金運用辦法不合。許介圭則認為合法,雙方幾度針鋒相對,僵持不下。」「許介圭一度高分貝要求記名表決,讓社會公評。」

慕尼黑大學法學博士陳繼盛委員指正了許介圭,根本假借貸之名行墊償之實,違背法令。但,許主委以主席優勢,記名表決強渡關山,執意撥款墊償。第一時間以會議內容作成新聞報導的聯合報記者徐國淦更於民國一百年受勞委會委託出版之「工運春秋」中,寫明「為解決雇主惡性積欠勞工工資、資遣費與退休金,許介圭更破天荒的動支就業安定基金,以政府代償方式,先拿出十億元代墊,再由政府向資方求償,成了就業安定基金使用上的特例。」至此可以明確知悉,當時許介圭主委想要直接撥付資遣費、退休金、工資給勞工,以解決爭議。而許主委麾下之事務官為規避違法疑義,以虛偽借貸加以包裝,造成今日諸多爭議,已是為德不卒。

事過境遷,許主委否認這段曾經無比接近工運典範的歷史,做為勞委會改組勞動部這個里程碑的祝福,怎不叫人唏噓與遺憾。

(作者為關廠工人義務律師)

----------------------------



全文網址: 警衛曾到巴西闖蕩…68年故事 毛筆記下 | 台灣百寶鄉 | 地方新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1/8362741.shtml#ixzz2nu3qjblm
Power By udn.com 

創作者介紹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