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本質是「謊言」,是一群人特定的思考方式、價值觀的展現。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所有語言都是謊言?一個哲學家的思考 | 褚士瑩 / 哲學諮商室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Ooo64x
我最近回到久違的埃及,但這次,並沒有到過去讀書時的大城市開羅,而是直接到遙遠的紅海潛水,一償多年來的宿願。
我們住在一艘專門潛水的船上,船上有26個來自世界各地的潛水高手,由一個來自瑞士的潛水嚮導朋友包船。大家雖然彼此不認識,但都是這個瑞士人的朋友。有來自奧地利的心理治療醫師、紐約的韓國企管顧問、德國籍的印度軟體工程師、在急診室見慣生死的醫生、來自巴塞隆納的線上行銷、在墨西哥當專業潛導的法國人、來自瑞典的運輸工程師、澤西島的政治家,也有和我一樣在國際NGO組織工作的人。換句話說,我們都很不同。
當我們在潛水台,準備潛水裝備的時候,來自埃及的船員就會搬出一台廉價的喇叭,開始放音樂,通常是各式各樣阿拉伯文的流行歌曲。這時神奇的事發生了:雖然很多時候,大多數人完全聽不懂音樂的內容,但是從那一刻開始,我們可以放下彼此的不同,隨著音樂擺動、露出微笑。
這讓我想到一個音樂家朋友,多年前告訴我為什麼他會選擇音樂的原因:「我選擇用音樂說話,而不是用語言說話,因為語言的本質是『謊言』,是一群人特定的思考方式、價值觀的展現;但是音樂的本質是『真實』,每個人都會通過心靈,產生自己的見解。」
接受「語言是必要的說謊」
我的法國哲學老師奧斯卡也曾經這麼反思:
「從我很小的時候起,我就一直認為撒謊,無論是有意識的還是無意識的,都是人類及其言語的基本特徵。因疏忽而說謊、因委託而說謊、因無知而說謊、因不連貫而說謊、因自負而說謊、因習慣而說謊、因自滿而說謊、因偏心而說謊、因循規蹈矩而說謊等等。這裡的重點,與其說是堅持謊言不道德的本質(雖然這個維度不應該被忽視),不如說現象本身包括隱藏真相、淡化真相、扭曲真相、顛倒真相、修改真相、淹沒真相、延遲真相、修飾真相,以及忽略我們所知道的許多真實事物,而這一切都是從主體懷疑任何干擾的那一刻開始的。」
既然語言的本質是說謊,那麼我們是否不應該相信語言、甚至屏棄語言?奧斯卡說恰恰相反。這些年來,在經歷和反思的幫助下,或者因為慢慢侵入身體和靈魂的疲勞,磨滅了思想的激進性,他「肆無忌憚」地承認了謊言的必要性和美感。
悖論或矛盾,好像是所有言語的起源。無論如何,言辭是先驗的,而哲學踐行中所涉及的紀律,多傾向於當我們在對方身上看到謊言時,抓出不真實之處,不只是以一般或抽象的方式,而是一個不漏地揪出每個有意或無意的謊言。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先接受「語言是必要的說謊」之後,再來尋找醫治的方法。
不說話、沒有語言、沒有個人價值觀
至於要如何當一個治療謊言的醫生呢?奧斯卡回憶他十幾歲時與柏拉圖的相遇,是他成為哲學家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蘇格拉底形塑了一個角色,通過追求真理,努力揭露謊言、揭露裂痕,以具體而堅定的形式來揪出謊言。無論是明顯的謊言或微妙的謊言,故意的謊言或強加的謊言。對少年奧斯卡來說,遇見蘇格拉底無疑是找到了一位可以追隨的導師,雖然他們的時代隔了超過兩千年。
奧斯卡說他回想這段尋找蘇格拉底的經歷時,不確定這算不算幸運,但對於他這樣一個生長在北非阿爾及利亞的法國人,在加拿大求學,年輕時甚至加入共產黨,故意在不同的語言、意識形態、不同的謊言之間衝撞,一個充滿挫折的「異鄉人」,蘇格拉底提供了重要的指引。
「……我在許多國家、許多城鎮度過了我的年輕時光,不斷地搬家、流放,無論身在何處,我始終是陌生人。陌生人,無視規則的人,違反既定協議的人,說不該說的話的人,質疑不該說的人的人。只有面對抵消、背井離鄉的人,才能理解一個特定的社會,通過其文化,知道如何強加禁忌和沈默。對於其他長期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來說,這種繁瑣是很難察覺的。」
回到紅海的潛水船上,我看到26個來自世界各地的潛水員,和將近10個來自埃及的船員,海洋是我們共同的底層信仰──雖然有人是基本教義派,有人則是初一十五偶爾吃素的隨意派,但海洋和音樂,是我們打破語言限制的工具。
在潛水台上,我們只聽音樂,不說話;在水下,我們也不說話,只能使用全世界共通的簡單手語,毫無誤解的理解彼此要說的話。我OK。你OK嗎?我有問題。我的耳壓不平衡。章魚。鰻魚。海龜。魟魚。上去。下去。氧氣用完了。前面有冷流。沒有語言的裝飾與雄辯,沒有個人價值觀,也沒有灰色地帶。
這讓我理解了為什麼以語言為工作的我,會喜歡上潛水這個刻意遮蔽語言的嗜好。雖然我不像奧斯卡那樣,是個哲學家,但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方式,走上另一個求真的過程。
你呢?你用什麼來拆穿、療癒「語言」這必要的謊言?所有語言都是謊言?一個哲學家的思考 | 褚士瑩 / 哲學諮商室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Ooo64x


慣性說謊的孩子怎麼辦?找出謊言、隱瞞下藏匿的冰山
作者 一方慣性說謊的孩子怎麼辦?找出謊言、隱瞞下藏匿的冰山 | 一方 / ___的教育想想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NxvMAh
2022-06-28
一個人會說謊,多數原因來自於沒有勇氣承擔說實話的後果,有可能是環境沒有給出說實話的安全感,也有可能是還沒有足夠能力處理後續狀況。
一個人會說謊,多數原因來自於沒有勇氣承擔說實話的後果,有可能是環境沒有給出說實話的安全感,也有可能是還沒有足夠能力處理後續狀況。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你為什麼不說實話?你知道全班為了你一個人說謊在這邊找了老半天嗎?只要你說實話我們就不用浪費這些時間了!不是跟你說過不准說謊嗎?」
一個普通的早晨,教室裡是一位氣炸的老師,以及一群被老師嚇到的孩子。而那個老師,是我。
事情是這樣的:原本該在前一天放學交還給護士阿姨的漂白水,並沒有出現在保健中心。當護士阿姨告訴我這件事情,我立刻找來前一天的值日生L,詢問她漂白水的下落。
L信誓旦旦的告訴我:「有,我昨天回家前就拿去健康中心放了,但是護士阿姨不在,可能是被別人拿走了!」於是,我請幾個孩子到各班詢問,有沒有人拿錯漂白水?同時也帶著孩子,邊掃地、邊尋找漂白水的下落。後來,我在前往圖書館的樓梯間找到了它。
看見我拿著漂白水從圖書館走下來,L衝過來承認:「老師對不起,我剛剛說謊了!」
但這已經這不是第一次,每當L做錯事,總是試圖用謊言帶過;一時氣不過的我,於是對著她破口大罵。那些憤怒有些是對著孩子,有些則是對著自己。我生氣她用說謊這種方式,讓大家不得不花更多時間收拾殘局;但我也同時生氣我自己為何始終無法改變孩子說謊的狀況,讓這類的事件一再發生。我想知道:我能夠做些什麼去改變孩子慣性說謊的循環?
如果實話只會帶來懲罰,那我為什麼要說實話?
後來我發現,原來L在家裡只要做錯事情就會被阿嬤痛打一頓,久而久之,變成習慣在犯錯時說謊掩蓋,如此一來就可以躲過一陣毒打。
於是我了解:這樣的三令五申與強烈的語言,並沒有辦法讓孩子願意向我說實話,尤其孩子長期只要做錯事就會立刻被懲罰、指責,而不是「得到調整的機會」。
為了突破這個困境,我嘗試運用跟其他孩子的互動作為示範,讓L了解「誠實表達狀況可以得到改過的機會,而不是被處罰」,也漸漸和她建立起「說實話」的默契。
關於孩子的不坦誠,我們能怎麼做?
孩子不說實話的原因,我歸納出以下幾個狀況,想和同樣為此感到困擾的你分享:
一種是編造謊言。一個人會說謊,多數原因來自於沒有勇氣承擔說實話的後果,有可能是環境沒有給出說實話的安全感,也有可能是還沒有足夠能力處理後續狀況。作為大人的我們,可以在家裡或教室中營造安全感,例如提早告知孩子說實話會讓彼此有機會彌補、改善,而不是單純處罰;若孩子做錯事,則可以引導他自己想出可能的解方。例如:「謝謝你的誠實告知,這讓我們可以更快思考怎麼做。我們一起來想想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吧!你有什麼想法呢?」在這個句子中我們肯定了孩子說實話的舉動,並協助他往解決問題的方向思考。
另一種則是孩子刻意隱瞞。隱瞞的狀況於我而言,比說謊還棘手,因為這表示孩子連溝通的可能都省去了。選擇隱瞞有兩種可能:1.不認為這件事情嚴重到需要講;2.說出來可能讓人感覺羞愧,乾脆不說。
這樣的狀況多半發生在長輩多次重申「不該發生」的事情上;例如上網打電動、偷偷和朋友出去玩,或是與性相關的探索、創傷。此時我會建議大人在和孩子聊天時拋出自己過去的經驗,我們的分享對孩子來說會是個說出口的契機。
有次看到電視新聞報導小六學生透過社群媒體被強拍裸照,身為小學老師的我自然為這群成天悠遊網路世界的孩子感到緊張。於是,我在上課時花了一些時間,和孩子分享小時候在網路上被性騷擾的狀況,與他們分享那個當下我的緊張、不敢跟大人講,原因是我害怕被大人指責「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不要在網路上亂交朋友嗎」,同時向孩子強調:「因為我曾經經歷這樣的事情,所以想跟你們說,這件事情並不羞恥。學會求救是好的;如果你發生這樣的狀況,請告訴我,讓我陪你們一起面對。」
那次分享後,下課時間有個孩子跑來跟我說,自己曾經在IG上收到陌生訊息,要求傳「裸足」的照片給對方,但他不知道要不要跟大人說。我很感激孩子的信任,也慶幸他願意讓我跟他一起面對這件事。透過表達同理、和孩子站在一起面對困難,會比起直接指責他們的隱瞞和謊言更容易聽到實話、也更容易獲得解決問題的契機。
創造「說實話」的環境
我曾經問過孩子:「怎麼樣的大人會讓你們願意跟他分享事情呢?」孩子說:「不會是馬上就說『你怎麼這樣?』或是立刻罵我的人吧。」
其實不只是孩子,大人也是。我們會害怕在專案出錯時,向主管承認是因為自己在某個環節做錯了;我們也會害怕告訴同事自己和染疫者足跡重疊,擔心別人會怎麼對待我們。當整個環境讓「實話」成為攻擊的目標時,謊話便因此而生,而溝通也產生阻礙。
在問孩子「你為什麼說謊」時,也可以同時問問自己「是什麼讓他需要對我說謊?」釐清溝通的目標是為了互相理解、解決問題,而非指責對方、推卸責任。我能理解這是件困難的事,尤其當我們調整自己,但環境並沒有跟著變不同的時候。這都需要勇敢面對。期待我們都能對犯錯多一點包容、對坦誠多一點勇氣,讓說出實話不再那麼困難。
(作者為期待悠遊在教育界的初心者,一踏進去差點溺斃,才發現當老師是件多不容易的事。)慣性說謊的孩子怎麼辦?找出謊言、隱瞞下藏匿的冰山 | 一方 / ___的教育想想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NxvMAh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