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無端被捲入名家字畫真偽之爭。(圖/中時資料庫)
【500萬燒成灰2】拿殘骸逼鑑定 竟變館長之爭 | 社會 | CTWANT https://bit.ly/3Lns9vK
【記者/謝中凡】
文華齋裱褙行火警燒毀名家書畫遭求償2千萬元案,店家承認張大千的七言聯句及溥心畬兩幅墨寶已燒成灰,但其餘12幅畫作至少有半數可以修復,但陳俊行認為收藏家彭騰睿索價太高,而且國父紀念館長梁永斐在看過後,也無法確定是真跡;對此,彭男予以駁斥,也請來曾是歷史博物館館長的畫家學者黃光男出庭作證,意外引發兩位館長的鑑定之爭。
全案現由台北地檢署依侵占罪嫌偵辦,告訴人彭男表示,張大千的「清時有警唐天寶」及「亂世多才漢建安」七言聯句這幅的拍賣價格在360萬元台幣左右,另幅同樣遭滅失的溥心畬的杜甫詩作墨寶亦在近2百萬元左右,全部14幅名家作品索賠2千萬元並不高。
【500萬燒成灰2】拿殘骸逼鑑定 竟變館長之爭 | 社會 | CTWANT https://bit.ly/3Lns9vK
張大千(右)的「清時有警唐天寶」及「亂世多才漢建安」七言聯句,以及溥心畬(左)的杜甫詩作墨寶遭火吻屍骨無存。
由於理賠金額與畫作的價值相關,而真假畫作的價值更是天差地遠,因此兩造爭執不下,彭男先行出示4年前他拿給曾任歷史博物館館長的畫家學者黃光男看後所親筆書寫證明,但被店家質疑,要求黃光男親自到庭說明,導致75歲的黃光男生平首遭進入地檢署,據悉,他在庭上也證實當初他看過的應該是真的,至於目前留下的殘骸他則無法鑑定,因為已經殘破,根本不是當初的樣子。
由於彭男請出權威作證,店家明顯居於弱勢,於是也告訴檢方,指曾以彭男提供的相片及留下的畫作拿給多位書法大家看過,其中就有現任的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而梁館長也不認為是真的張大千之作。
本刊電話訪問黃光男教授問及是否看過彭騰睿的14幅收藏及其真偽時,他表示看過,他說,根據經驗及目測,他覺得都是真的,這些作品都很精采,但畢竟沒有科學儀器可以直接證明。至於陳俊行指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認定那些作品非真跡一事,本刊連續多日聯繫梁館長,館長秘書則以「館長休假、館長不在」等理由回覆,至截稿前仍未回應本刊。【500萬燒成灰2】拿殘骸逼鑑定 竟變館長之爭 | 社會 | CTWANT https://bit.ly/3Lns9vK

FireShot Capture 146 - 【500萬燒成灰2】拿殘骸逼鑑定 竟變館長之爭 - 社會 - CTWANT - www.ctwant.comb72366cd377002322dd2d192ef8ee71a (1)b72366cd377002322dd2d192ef8ee71aimage (54)2022-05-18_1636432022-05-18_1636302022-05-18_163454

拍賣 | 中國嘉德(香港)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被指張大千名畫是贗品 「文華齋」提告妨害名譽敗訴
2022-05-18 16:04 聯合報/ 記者
張宏業 (#617) 張大千 1899-1983
/台北即時報導
被指張大千名畫是贗品 「文華齋」提告妨害名譽敗訴 | 法律前線 | 社會 | 聯合新聞網 https://bit.ly/3sDd5DF
台北市老字號裱褙行「文華齋」2018年失火,導致字畫收藏家彭騰睿委託裱褙的2幅張大千、溥心畬字畫燒毀,彭認為文華齋負責人陳俊行侵占他的字畫,提告求償2千萬元;陳男則聲稱彭送來的字畫是贗品,遭彭控告妨害名譽;台北地檢署考量彭的告訴權時效逾期,今對陳男處分不起訴。
至於彭騰睿提告侵占,檢方認定,文華齋確實曾發生火警,無法證明陳俊行在發生火災前後,有何試圖藏匿字畫的侵占證據,2019年對陳男不起訴。
2018年11月17日,台北市南昌路的「文華齋」因電線走火燃燒,店內全是紙類等易燃物,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還波及到樓上的住戶,當時陳俊行在店面隔壁的房間內休息,一度受困屋內,所幸消防隊員打破房門,陳男才獲救。
火災導致店內許多名家字畫被燒毀,包括彭騰睿委託裱褙的14幅字畫也受波及,其中有12幅字畫可修復,但有2幅字畫下落不明,分別是張大千的七言聯句「清時有警唐天寶,亂世多才漢建安」、溥心畬書寫詩聖杜甫的詩作墨寶。
彭騰睿指稱,該幅張大千的字畫,市價至少360萬元,溥心畬的墨寶市價也有200萬元,14幅字畫求償2000萬元。彭男還請歷史博物館前館長黃光男作證,證明彭男曾在字畫遭祝融前,曾拿字畫給黃鑑定。陳男供稱,曾拿彭男提供的字畫相片給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等多名書法大家鑑定,但不認為字畫是真跡。 (#617) 張大千 1899-1983
被指張大千名畫是贗品 「文華齋」提告妨害名譽敗訴 | 法律前線 | 社會 | 聯合新聞網 https://bit.ly/3sDd5DF


稱收藏家裱褙張大千字畫是贗品 老字號「文華齋」挨告逾時效不起訴
台北地檢署考量彭已超過告訴乃論之罪的6個月提告時效,今將陳男不起訴。(記者錢利忠攝)
稱收藏家裱褙張大千字畫是贗品 老字號「文華齋」挨告逾時效不起訴 - 臺北市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wqsU2Y
2022/05/18 15:25
〔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台北市60年老字號的裱褙行「文華齋」於2018年11月失火,導致字畫收藏家彭騰睿委託裱褙的2幅張大千、溥心畬字畫被燒毀,彭騰睿認為文華齋負責人陳俊行侵占他的字畫,提告侵占並求償2千萬元,2019年底陳男不起訴;陳男另向媒體喊冤,稱彭送來的字畫是仿品,因而被彭控告妨害名譽;台北地檢署考量彭已超過告訴乃論之罪的6個月提告時效,今將陳男不起訴。
針對彭騰睿提告侵占一案,檢方調查後認定,文華齋確實曾發生火警,無法證明陳俊行在發生火災之前及之後,有何試圖藏匿字畫的侵占證據,已於2019年底將陳男不起訴。
此案起源於2018年11月17日傍晚6時28分,位於北市南昌路二段的「文華齋」因電線走火引發火勢,由於店內全是紙類等易燃物,導致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還波及到樓上的住戶,當時陳男在店面隔壁的房間內休息,一度受困在房內,所幸消防隊員及時打破房門,陳男這才獲救。
這場火災導致放在店內的許多幅名家字畫被燒毀,其中包括彭騰睿委託裱褙的14幅字畫也受祝融波及,其中有12幅字畫可修復,但有2幅字畫下落不明,分別是張大千的七言聯句「清時有警唐天寶,亂世多才漢建安」、溥心畬書寫詩聖杜甫的詩作墨寶;彭男指稱,該幅張大千的字畫,市價至少360萬元台幣,溥心畬的墨寶市價也約有200萬元,總計14幅字畫只求償2000萬元並不過分。
因字畫的價值與理賠金額有關,彭男還請出曾任歷史博物館館長的畫家學者黃光男到庭作證,證明彭男曾在字畫遭逢祝融之前,曾拿字畫給黃光男鑑定過,只不過如今字畫已燒成殘骸,黃光男於偵查庭上也無法鑑定。陳男則在偵查庭上反駁,指曾拿彭男提供的字畫相片給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等多名書法大家看過,但書法大家們並不認為照片中的字畫是真的出自於張大千之手。
後來陳男於2019年接受電視新聞媒體採訪時,聲稱彭男送來的字畫為贗品,因此被彭男控告妨害名譽,不過檢方認為,彭男於2019年即發現陳男曾接受媒體採訪,卻於去年才提告,已逾告訴乃論之罪的6個月提告時效,因此將陳男不起訴。稱收藏家裱褙張大千字畫是贗品 老字號「文華齋」挨告逾時效不起訴 - 臺北市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wqsU2Y


2022-05-18_1618082022-05-18_1617132022-05-18_161700FireShot Capture 144 - 國父紀念館館長被波及 張大千墨寶遭火吻 引爆鑑定大戰 - 013 - 277 - 周刊王 - 翻爆 - 翻報_ - reader.turnnewsapp.com

電線走火毀千萬真跡 店家拒賠:假的
發佈時間:2019/07/30 12:00【500萬燒成灰】電線走火毀千萬真跡 店家拒賠:假的 - 社會 - 中時新聞網 https://bit.ly/3ljCPRh
電線走火毀千萬真跡 店家拒賠:假的│裱褙行│收藏家│書法│張大千│溥心畬│TVBS新聞網 https://bit.ly/3sHS8Yl
老字號裱褙行文華齋老闆陳俊行,家傳技藝60年,3年前父親逝世後接手經營。圖/CTWANT提供
台北市一家60年老字號裱褙行「文華齋」去年底失火,其中私人收藏家彭騰睿所委託裱褙2幅價值不菲的張大千與溥心畬書法,及另12幅名家真跡被燒成灰燼,彭懷疑店家是藉火災私吞名作,控告文華齋侵占並求償2千萬元;但店家除大聲喊冤外也指控彭的書畫都是仿品,雙方各自請出書法名家作證,有如一場藝品鑑識大戰。
彭騰睿出示黃光男教授當初看過他的收藏後,親筆書寫的證明函。圖/CTWANT提供 電線走火毀千萬真跡 店家拒賠:假的彭騰睿出示黃光男教授當初看過他的收藏後,親筆書寫的證明函。圖/CTWANT提供
據CTWANT報導,7月24日晚間7時,收藏家彭騰睿(38歲)與記者碰面時激動地說,「簡直太離譜了,怎麼有這麼巧的事,他們(裱褙店)應該要負責。」彭男表示裱褙店發生火警一事,他根本不知道,等到他主動去詢問裱褙進度時,店家才告知他送去裱褙的14幅名作幾乎都被燒毀,且最貴的張大千及溥心畬的字畫更「屍骨無存」。
究竟這場「意外」是如何發生?去年11月17日下午6點28分,台北市南昌路二段上的老字號裱褙行「文華齋」電線走火,由於店內全是易燃物,濃煙迅速竄升,當時老闆陳俊行正好在店面隔壁房間休息,等到發覺失火時,已被困房內,所幸消防人員及時救援,內外灌水搶救將火勢撲滅,並打破房門救出陳俊行。
但這些遭焚毀的各式作品中,有彭騰睿送去裱褙的名家字畫共14幅,其中又以張大千所寫的「清時有警唐天寶、亂世多才漢建安」行書七言聯句,和溥心畬所書杜甫的《江南逢李龜年》書法最為價值不菲,據估約在500萬元。
陳俊行說,等他上樓處理災後現場時,發現有不少客戶委託裱褙的作品全被水浸及被黑灰落塵毀損,其中大半都是建中和北一女的學生自己的作品,學生們事後也都同情店家遭遇,自認倒楣了事。
彭男懷疑,他送去的14幅裱褙字畫理應都是放在一起,為何火警發生時,「碰巧」就這2幅名家作品被燒成灰燼,反而其他像于右任等12幅畫作雖然已經毀壞,但至少還留下全貌,於是他取回還有「殘骸」的作品後,隨即向警方指控陳俊行侵占,但陳俊行則懷疑那些字畫都是假的,不願付出高額賠償。
黃光男教授被問及是否看過彭騰睿的14幅收藏及其真偽時,他表示看過,他說,根據經驗及目測,他覺得都是真的,這些作品都很精采,但畢竟沒有科學儀器可以直接證明。至於陳俊行指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認定那些作品非真跡一事,館長秘書則以「館長休假、館長不在」等理由回覆,並未對此做出回應。
-----------------------------------
國父紀念館館長被波及 張大千墨寶遭火吻 引爆鑑定大戰
國父紀念館館長被波及 張大千墨寶遭火吻 引爆鑑定大戰 - 013 - 277 - 周刊王 - 翻爆 - 翻報 https://bit.ly/3lmlKGl
彭騰睿出示黃光男教授當初看過他的收藏後,親筆書寫的證明函。
張大千七言聯句分上下兩幅,內文書寫晚清劉幼丹的名句,可惜已付之一炬。張大千溥心畬    溥心畬名作,書寫杜甫《江南逢李龜年》詩句,如今已成絕響。文華齋去年11月火災後,遭毀的14幅名家作品原本即放置在圖中的鐵架上。(文華齋提供)現年75歲的黃光男教授為字畫真偽紛爭作證,生平第一次步入地檢署。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無端被捲入名家字畫真偽之爭。老字號裱褙行文華齋老闆陳俊行,家傳技藝60年,3年前父親逝世後接手經營。文華齋火災之後,僅稍加整理,鐵架也繼續置放物品。彭騰睿所有的于右任書法因火災已破損無法修復,文華齋尚未歸還物主。
位於台北市南昌路二段的六十年老字號裱褙行「文華齋」,去年底失火燒毀大批畫作,其中包括收藏家彭騰睿委託裱褙的張大千、溥心畬等十四幅名家真跡。不過,彭騰睿懷疑店家假藉火災名義私吞名作,提告侵占並求償二千萬元。對此,文華齋老闆陳俊行大聲喊冤,並指控彭騰睿持有的名作都是贗品,雙方還各自請出大師作證,連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也無端被捲入這場鑑定大戰!
簡直太離譜了,怎麼有這麼巧的事,他們(裱褙店)應該要負責!」七月二十五日晚間七點,收藏家彭騰睿(三十八歲)與本刊記者碰面時相當激動,他表示根本不知道「文華齋」發生火警一事,直到主動詢問裱褙進度時,店家才告知他送去裱褙的十四幅名作,幾乎都被燒毀,且最貴的張大千及溥心畬的字畫更是「屍骨無存」。
15歲入門 擁逾千名作
究竟這場「意外」是如何發生?本刊調查,去年十一月十七日晚間六點二十八分,文華齋發生電線走火,由於店內全是易燃物,火勢迅速擴散竄升,當時老闆陳俊行正好在店面隔壁房間休息,發覺失火時已被困房內,所幸消防人員及時以內外灌水方式撲滅火勢,打破房門救出陳俊行。 這場祝融焚毀的作品中,包括彭騰睿送去裱褙的十四幅名家字畫,其中以張大千的墨寶「清時有警唐天寶、亂世多才漢建安」行書七言聯,和溥心畬所書杜甫的《江南逢李龜年》書法,價值最為不菲。 彭騰睿說,自十五歲開始收藏名家的書法作品,目前珍藏超過千餘幅。去年四月間,他先送了十餘幅名家書法到文華齋裱褙,接著十一月一日又拿了張大千、溥心畬等十四幅名家作品去裱褙。 「我送去的十四幅裱褙字畫,理應都是放在一起,為何火警發生時,『碰巧』就張大千、溥心畬的作品被燒成灰燼,其他例如于右任等十二幅畫作,雖然已經毀壞,但至少還留下全貌。」彭騰睿隨即向警方指控文華齋陳俊行侵占。
說法兩極 檢座難認定
有趣的是,台北地檢署展開偵查後,爭執焦點竟由賠償金的多寡,突然轉向十四幅作品的真偽,雙方各自請出名家證明作品的真假,上演一場鑑定大混戰。不過,兩方說法天差地遠,連檢察官都難下決斷。 本刊調查,鑑定大混戰的起因,是由於彭騰睿要求店家賠償二千萬元,華齋卻認為他無法證明字畫真偽,索價過高。彭騰睿於是請出曾親眼見過他手中真跡的畫家學者黃光男作證,並出示黃光男的親筆證明文書,文華齋因此要求傳喚黃光男出庭;除了黃光男,彭騰睿表示,還有「同級數」的兩位書法大師看過這批書畫,並可證實為真跡。 根據彭騰睿轉述,黃光男出庭時說:「東西已經燒得破破爛爛的,也不知道要怎麼講,因為這些東西都已經跟當時看到的樣子不同了。」對此,黃光男告訴本刊記者,他確實看過彭男的十四幅收藏,根據經驗及目測覺得都是真的,那些作品都很精采、很不錯,但畢竟沒有科學儀器可以直接證明。 此外,彭騰睿也指出,文華齋老闆陳俊行在庭上強調,他曾將被毀壞的十二幅作品拿給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鑑定,不過,對方不能確定那些是真品。事後彭騰睿致電梁永斐查證,但對方否認曾經看過或評論該批作品,「我認為他(陳俊行)都在說謊瞎掰。」彭騰睿說。本刊詢問梁永斐相關情事,他的祕書表示,梁館長因身體不適,離開台北去休養,會將本刊的提問轉達,但至截稿前梁館長仍未回覆。
建中學生 同情不追究
本刊記者前往文華齋時,發現這家老字號裱褙店沒有顯著的店招,店內則十分雜亂,不仔細瞧,還以為是堆放資源回收的倉庫。陳俊行面對本刊記者詢問時,一開口就說:「這一切我很無辜,也感到無奈。」火災當天,他上樓處理災後現場,發現有不少客戶委託裱褙的作品不是浸了水,就是被黑灰落塵毀損,其中大半是建中和北一女的學生作品。學生們事後相當同情他的遭遇,都自認倒楣了事。 走過六十年的文華齋,其中三十年是陳俊行與父親一起經營,三年前陳父過世後,才由陳俊行獨自接手。 「我怎會拿人家的東西,砸自己的招牌?」陳俊行強調,火災發生後,曾拿未燒毀的書畫給名家看過,證實都不是真的,所以才敢認定彭騰睿送來的張大千及溥心畬名作也是贗品,「我現在無法說出這些人是誰,不然他(彭騰睿)又去找人家麻煩、騷擾人家;不過,如果我真的被起訴,法院審理的時候,我只能找他們(名家)來幫忙作證。」 這場張大千遺作鑑定大戰持續延燒,相信兩造仍會各顯神通,只是,已遭焚毀的大師作品如何判定真偽?相信連法官大人都很頭痛。
國父紀念館館長被波及 張大千墨寶遭火吻 引爆鑑定大戰 - 013 - 277 - 周刊王 - 翻爆 - 翻報 https://bit.ly/3lmlKGl
-----------------------------
收藏家怒了!張大千真跡送裱框被焚毀 畫廊竟稱:是贗品  | 蘋果新聞網 | 蘋果日報 https://bit.ly/3lmqYlC
男子彭騰睿2018年間拿了名家張大千等人的墨寶字畫共12幅,到北市老字號的裱框店文華齋拓底、裱褙,不料文華齋發生火災,事後文華齋負責人陳俊行宣稱彭男拿去的字畫,其中張大千和溥心畬的2幅字畫已被燒毀,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還說是贗品,因此對陳提起妨害名譽罪告訴,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彭男提告時,早已罹於6個月的時效,因此處分不起訴。
2018年11月7日,彭男拿了12幅字畫作品,包括署名大千居士及蓋有張大千印文對聯「清時有警唐天寶亂世多才漢建安」的字畫,以及與張大千齊名的名家溥心畬書寫詩聖杜甫的《江南逢李龜年》字畫作品,裸裝方式送到台北市南昌街老字號的「文華齋裱褙行」,請老闆陳俊行裱禙。
同年11月17日下午6點多,文華齋因為電線走火發生火災,導致多幅擬裝裱之書畫、書法作品、字畫等物毀損,其中包括張大千及溥心畬的書法字畫,在火災後也不知去向。
事後彭男主張兩幅字畫都是真跡,價值至少數百萬元,沒想到拿去陳男的店錶框,陳男卻稱店內遭祝融,兩幅畫已經燒燬。彭男認為陳男故意私吞他最珍貴的兩幅畫,怒告陳男侵占。
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即便兩幅字畫可能要價不斐,但該店確實在去年底發生火災,樓上住戶也遭波及,火勢不小,也沒有證據證明陳男曾在火災前後藏起字畫,或其他侵占字畫的手法,在2019年12月間將陳男不起訴。
事後彭男再次對陳男提出告訴,指控2019年間某日,陳男在TVBS電視台受訪時,說他拿去裱褙的字畫是贗品,認為名譽受損,提起誹謗罪告訴。
台北地署調查後認為告訴人在2019年間就知道陳男在接受電視台採訪時,說他的東西是贗品,但卻在2021年12月7日提告,早已逾6個月的告訴期,因此依法處分不起訴。(呂志明/台北報導)收藏家怒了!張大千真跡送裱框被焚毀 畫廊竟稱:是贗品  | 蘋果新聞網 | 蘋果日報 https://bit.ly/3lmqYlC


拍賣 | 中國嘉德(香港)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2022-05-18_163454

拍賣 | 中國嘉德(香港)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張大千 (1899-1983)
行書七言聯(庚申(1980年)作)
立軸 水墨紙本
128 x 34 cm. 50 3/8 x 13 3/8 in. 約3.9平尺(每幅)
庚申(1980年)作
鈐印:張爰之印、大千居士
題識:六十九年庚申上巳,八十二叟爰。
釋文:清時有警唐天寶,亂世多才漢建安。
估價 :
HKD: 200,000 - 280,000 
USD: 25,800 – 36,100 (2)
成交價:
HKD: 230,000
拍賣 | 中國嘉德(香港)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https://bit.ly/3Mk79XX


FireShot Capture 145 - 2010.03.28裱褙見學@文華齋 - DSC_1293.JPG @ 相簿 of Lawaly __ 痞客邦 PIXNET ___ - lawaly.pixnet.net2022-05-18_1625512022-05-18_162537
MAY 05 2008
文華齋參訪
文華齋參訪 @ 王 小銘的部落格 :: 痞客邦 :: https://bit.ly/3MtQpxm
利用了周末假日,跟著社團的參方行程,我們一行人來到了文華齋
它是一家專門裱褙的老店,也是我們社團最常來往的店家
裱褙是書畫作品完成之後,用紙、布或絲織品為襯底,將書畫等黏糊起來,以便於收藏或展示的一項技術。
參觀裱褙的過程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當天我們示範的師傅是店家的小老闆,人看起來很和氣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小老闆表演吧
首先將作品用漿糊刷過
將刷過的作蓋上棉紙,同樣再用漿糊刷過
 作品破損也沒關係,裱好之後都可以復原
 把作品跟黏在一起的棉紙拿起來貼到板子上晾乾,晾乾之後作品跟棉紙就會結合成一張,這樣的動作叫:托紙
 晾在板子上的作品要半天才會乾,所以小老闆拿了別一幅已經乾燥的作品來示範
 利用長長的木板當尺來裁剪作品
裁剪好的作品,如果作品落款歪了,裁剪時也可以稍做修正
 裱褙的材料,有絹、綾、緞,最常用的是緞
 慢慢的將緞料依序由四邊一步一步的貼上去
 接著再用棉紙當底,再上一次漿糊,再把作品黏上去然後再晾乾
 等作品第二次晾乾之後,再黏上軸桿,加上軸頭,綁上繩子
 作品就大功告成了
我真的覺得裱褙真是一項即費時又費工的工作
平常總是以為丟了錢人家就會幫妳辦好的事,現在的心裡又多了份感激
文華齋參訪 @ 王 小銘的部落格 :: 痞客邦 :: https://bit.ly/3MtQpxm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