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在五行山等了唐僧500年,終脫壘台壓頂之苦,而柏鑒則是等了姜子牙上千年,才得脫苦海,化身成神。於此,姜子牙於柏鑒有救命之恩,而柏鑒雖為上古大將,但是,姜子牙於他卻有師徒之情

2021-01-28_113059

「五雷轟頂」是天譴嗎 雷神有眼擊惡人
「五雷轟頂」是天譴嗎 雷神有眼擊惡人 | 成語數來寶 | 大紀元 https://bit.ly/36jJe83
更新: 2021-01-25 7:27 PM    標籤: 成語數來寶, 五雷轟頂, 雷神
古來中國有俗話說作惡多端會遭天打雷劈、遭「五雷轟頂」。遭雷擊比喻遭到天譴。作惡多端的人,遲早會遭到天譴,遭天打雷劈真是其中一種方式嗎?有實際的見證嗎?
雷公是神話傳說中掌管打雷的神,也稱為「雷神」、「雷師」或「豐隆」。戰國時代就有這種說法,屈原《楚辭.遠遊》中就提到「雷公」來護衛君子的說法:「右雷公以為衛。」到了清代,《紅樓夢》中也展現雷神執行天譴的傳統思想:「雷公老爺也有眼睛,怎不打這作孽的!」
傳說雷公有兄弟五人,故以「五雷」稱之,在《神仙感遇傳.葉遷韶》中就有這個說法(*見《太平廣記》卷三九四),其中排行老五的雷五個性最剛燥。《封神演義》寫道:姜子牙「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救出了千年受劫的冤魂——軒轅皇帝總兵官柏鑑。
道家有「五雷法」又稱「五雷大法」。根據《道法會元》記載,上帝敕五雷使者,「五雷使者,閃電驅兵。興雲致雨,濟度生民」,「五雷神將」能從天下降,巡遊乾坤,以糾察功過,並能搜捕逆鬼,擒捉妖怪。清代大才子袁枚《新齊諧.婁羅二道人》記載了五雷治妖一例:「賈(士芳)在民間為祟,召婁使治,婁以五雷正法治之,拜北斗四十九日,妖滅。」
為何以「五雷轟頂」比喻遭天譴?雷公神真能認得壞人嗎?中華文化中流傳:做了傷天害理之事、罪大惡極的人會遭五雷轟頂的報應。真有其事嗎?確實,這樣的事例,不僅古代史載流傳的很多,現代社會中也能見到不少。來看一看當今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事。
▼一意孤行迫害善良 遭雷直擊斃命
鄭友奎,曾是四川省郫縣德源鎮綜治辦公室主任。鄭是郫縣中迫害那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學員最為賣力的一個。當地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真心勸誡他不要緊跟中共惡黨迫害,他卻一意孤行,迫害人拿獎金、得升遷,越幹越火。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八時,鄭友奎與永光村村支書、村主任等人同行。當時天雨,倏忽電光劃空,跟隨著轟轟的雷聲。瞬間雷電彷彿長了眼睛一樣,直擊鄭友奎而去。44歲正當壯年的鄭友奎當場死亡。
▼執法枉法 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原康平縣法院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陳景強,在執法的工作上,大力歪曲事實,誣陷入罪、冤判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陳景強和刑事庭庭長范斌等人非法操作,誣判法輪功學員王金鳳七年、李曉平三年冤獄。
一個月後,范斌因涉嫌收受黑社會組織賄賂,被刑事拘留。陳景強也涉案,然而因為當時他開車出了車禍住進醫院,一時以此藉口躲過了受賄案的追究。陳煞費苦心打通關係,最終被輕判緩刑、開除公職。四年後,就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陳景強一早前往水庫去釣魚,就在路上,陳景強遭雷擊斃命。五雷轟頂!天懲之由來豈是偶然?!
▼誹謗正法 遭五雷轟頂
1999年中共公開對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大法進行恐怖誣陷、鎮壓和迫害。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官立村六十八中學美術教師張同興配合中共邪惡的行動,曾組織學生在誹謗法輪功的徵簽活動中簽名,此外還畫漫畫攻擊謾罵法輪功師父。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日,張同興在釣魚時突然天降大雨。他就躲在一樹下避雨,那時一陣電光雷響,張同興遭五雷轟頂,應聲倒地而亡。張的死狀恐怖:頭部有大洞,後腦流血,前胸、頭髮都焦糊。
▼雷神有眼 雷神有耳
黑龍江省哈爾濱阿城市滌綸廠的劉明學曾誣蔑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六月他在深圳的一個游泳池中游泳,當場被雷劈死。山東省萊西市姜山鎮財政所負責人李忠德,二零零零年春,他寫詩歌攻擊法輪功,發表在《姜山月報》上。到了夏天,他在地裡幹活時,遭雷擊死亡。
另外有個清遠市退伍軍人譚超權,參與迫害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清遠市辦理邪惡的「洗腦班」(*透過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摧殘,要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正信)。第二期洗腦班結束後十多天的一個晚上,譚超權被雷電擊倒的大樹打中頭部,失去了記憶,成了一個弱智人。
由以上的例子看到,「雷神有眼 雷神有耳」,五雷使者執天法拿惡人是真!毀謗正法,陷害善良,盡作虧心事的,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終遭天譴!戒慎!迷途能知返,神眼明鑑,尚有得救的機會「五雷轟頂」是天譴嗎 雷神有眼擊惡人 | 成語數來寶 | 大紀元 https://bit.ly/36jJe83


22q60003244sq8n701q3v2-5b31ff1be13b3f22dd7b9e2c3ee709ca_1440w (1)2021-01-28_114408v2-e67c5d82df23088ecf6039a37707cd51_720wv2-5b31ff1be13b3f22dd7b9e2c3ee709ca_1440w

三界能人異士無數,為啥是他看管封神台?只因一物
2017-05-30 
看過封神演義的原著,我們會發現一個很重要的情節。
每一次有人死了要上封神榜,都是柏鑒拿著百靈番把死後之人的靈魂引入了封神台
這似乎就讓人很是奇怪了,柏鑒是誰?好像他就是憑空出現的一個人。
封神演義里原著中描述了柏鑒碰到姜子牙時的情景。
那物曰:「遊魂乃軒轅黃帝總兵官柏鑒也。因大破蚩尤,被火器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萬望法師指超福地,恩同泰山。」子牙曰:「你乃柏鑒,聽吾玉虛法牒,隨往西岐山去候用。」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
看了原著,我們會發現,其中有一個名詞,叫做玉虛法碟。姜子牙口中所言的玉虛法碟,就好像是皇帝的聖旨一般。
也就是說,姜子牙只是聖旨的朗讀者,一切都是元始天尊在操縱著。
也可以說,是元始天尊讓柏鑒看管封神台,最後給了他一個清福神的職位
柏鑒看管封神台,其實就是拿著百靈番把一個個人的靈魂引進封神台,其他也沒幹什麼。
這麼簡單的一個工作,其實任何人都可以去做,但為什麼元始天尊需要柏鑒呢?
依照小劉分析,原因有幾點。
其一,蚩尤,大家都知道,是一個大魔神,窮凶極惡。但當時為什麼看不到元始天尊以及女媧娘娘他們這些人的身影呢?
很可能蚩尤太過厲害,厲害到連元始天尊等人都不得不暫避蚩尤的鋒芒。
軒轅皇帝打敗了蚩尤,殺了蚩尤,而真正執行軒轅皇帝命令的是柏鑒。雖然柏鑒最後被火器打入海中,但也是有功之臣
軒轅黃帝打敗了蚩尤,功勞很大,而元始天尊想要封神大戰,想要改朝換代,必然要去巴結軒轅皇帝。
而且,那紂王,是軒轅黃帝的後代,姬昌也是軒轅黃帝的後代。真不知道軒轅黃帝當初在人間留了多少後代。但不可否認的是,元始天尊想要支持,或者毀滅的皇帝都與軒轅有關係。
所以,元始天尊一方面為了巴結軒轅皇帝,一方面柏鑒確實大破蚩尤,是有功之臣,封他個清福神無可厚非。
再有其二,在封神演義的原著里描述,人死後的靈魂,一般人是看不到的,要麼是修道者,要麼凡人是在夢中相會。
比如哪吒死後,想要母親建廟,便是在夢中相會。
還有殷郊和聞仲,死後見了紂王一面,也是在夢中相會。
所以,封神台需要一個鬼魂來看守。活著的人,有身體,無法進入封神台。或者普通凡人看不到靈魂,也無法把死後的人引入封神台內。
而柏鑒,是個鬼魂,他能進入封神台,又能看到鬼魂,所以,柏鑒來看守封神台是最合適的。
其三,看柏鑒每一次把鬼魂引入封神台,都需要一個百靈番。
那麼,這百靈番是哪裡來的?封神演義里並沒有描述。但一出場,就是柏鑒拿著百靈番把靈魂引入封神台內。
可以說,把靈魂引入封神台需要百靈番。
假如這百靈番是柏鑒的呢?元始天尊是不是為了百靈番讓柏鑒做了這個清福神的神位呢?
其他人沒有柏鑒的百靈番,所以,他們沒有資格把靈魂引入封神台。
這也是元始天尊不得不依靠柏鑒的原因。
有些人看似弱小,比如柏鑒,可手中卻拿著連大人物【元始天尊】都不得不依靠的底牌【百靈番】。
這讓小劉想起來,現實社會許多人說不要得罪老實人。是啊,老實人有他們的底線,在你欺負他們沒達到他們的底線之前,他們可以忍氣吞聲,但是,當你越過了他們的底線,到哪個時候,他們爆發出的力量絕對是毀天滅地的,甚至不惜同歸於盡!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story/5aeb843.html
-------------------------
武王伐紂,此人寸功未立,姜子牙封神時為何能名列封神榜首位?
2019-08-03 由 老黃說事 發表于歷史
武王伐紂,此人寸功未立,為何能名列封神榜首位?武王伐紂此人寸功未立,卻能名列封神榜首,是姜子牙在送人情?
一部一百回的神魔小說《封神演義》,全書寫的是武王姬發在姜子牙的協助下,伐紂建周的故事。《封神演義》中的商周之戰,並非真實的歷史,而是摻雜了天地人神的所有力量,其中,闡教幫助周,截教幫助商,各顯道術,互有殺傷,結果截教失敗,紂王凶而自焚,武王奪取天下,分封列國。姜子牙則受師命,於封神台上大封有功於國(指商周兩國)的人神仙鬼。
細心的讀者會發現,姜子牙首封的大神,並不是那些有功於國的死難者,而是一位一仗未打、寸功未立的外來戶, 卻被姜子牙封為三界首領八部三百六十五清福正神,竟然還沒有人反對,這是為什麼呢?
那位清福正神,叫柏鑒。姜子牙與柏鑒初識,與孫悟空初識唐僧有異曲同工之妙趣。故事發生在《封神演義》「第三十七回 姜子牙一上崑崙」中。姜子牙因受阻於有著旁門左道功夫的張桂芳的挑戰,去往崑崙山玉虛宮向師父元始天尊求取救兵,結果,元始卻傳給他「封神榜」,讓他回西歧斬將封神。
姜子牙歸途路過東海時,卻見巨浪分開,現一人赤條條的,大叫:「大仙!遊魂埋沒千載,未得脫體;前日清虛道德真君符命,言今日今時,法師經過,使遊魂伺候。望法師大展威光,普濟遊魂,超出煙波,拔離苦海。洪恩萬載!」
子牙仗著膽子問曰:「你是誰,在此興波作浪?有甚沉冤?從實道來。」那物曰:「遊魂乃軒轅皇帝總兵官柏鑒也。因大破蚩尤,被火器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萬望法師指超福地,恩同泰山。」
子牙曰:「你乃柏鑒,聽吾玉虛法牒,隨往西岐山去候用。」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柏鑒現身拜謝。子牙大喜,隨駕土遁往西岐出來。
孫悟空在五行山等了唐僧500年,終脫壘台壓頂之苦,而柏鑒則是等了姜子牙上千年,才得脫苦海,化身成神。於此,姜子牙於柏鑒有救命之恩,而柏鑒雖為上古大將,但是,姜子牙於他卻有師徒之情。正是因為兩人的關係如此微妙,所以,柏鑒跟了姜子牙後,並未讓他去前線衝鋒陷陣,而是成為他的貼身助手,幫他完成元始天尊交給的「封神」大任。
柏鑒投周后,其主要任務有二,一是負責督造「封神台」,二是接引在戰鬥中死難者的魂魄入封神台。這樣的工作,危險性小,地位還相當重要,所有被封神者,都要先經過柏鑒這一關,可見姜子牙對他的信任與厚愛了。
柏鑒建造「封神台」十分賣力,解了姜子牙的後顧之憂。由於他負責建造封神台的原因,姜子牙在「武王伐紂」的過程中,並未讓柏鑒上過前線,打過一仗,因此柏鑒寸功未立。
武王滅紂興周后,姜子牙開始封神,雖然柏鑒未上過前線,卻被姜子牙封為了三界首領八部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之首——清福正神,這對於寸功未立的柏鑒來說堪比是莫大的殊榮。
姜子牙如此安排,又讓其他人無話可說,因為,將柏鑒列為眾神之首,也是有其理由的:首先,柏鑒在所有的等待封神的人物當中,資格最老,他在海底受難已經一千年了,都說苦盡甘來嘛,現在是該風光一把了。
其次,他是因為跟隨軒轅黃帝攻打蚩尤不幸為國捐軀的,這種忠君愛國之舉,與其他戰爭的將士並無二致,同樣是值得表彰的。用姜子牙的評價就是「爾柏鑒昔為軒轅黃帝大帥,征伐蚩尤,曾有敕功,不幸殛死北海,捐軀報國,忠藎可嘉」。
其三,柏鑒幫助眾神建造了「封神台」,才讓眾仙體面的被封為神,這種功勞,在諸神中才是獨一無二的。因此,姜子牙如此封神,眾人自然心服口服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993r6gj.html
---------------------------
【封神演義】- 第37回《姜子牙一上崑崙》
詩曰:
子牙初返玉京來,遙見瓊樓香霧開,綠水流殘人世夢,青山消盡帝王才。軍民有難干戈動,將士多災異術催。無奈封神天意定,岐山方去築新臺。
話說哪吒一乾坤圈把張桂芳左臂打得筋斷骨折,馬上愰了三四愰,不曾閃下馬來。哪吒得勝進城。探馬報入相府。令:「哪吒來見。」子牙問曰:「與張桂芳見陣,勝負如何?」哪吒曰:「被弟子乾坤圈打傷左臂,敗進營裏去了。」子牙又問:「可曾叫你名字?」哪吒曰:「桂芳連叫三次,弟子不曾理他罷了。」眾將不知其故。──但凡精血成胎者,有三魂七魄,被桂芳叫一聲,魂魄不居一體,散在各方,自然落馬;哪吒乃蓮花化身,渾身俱是蓮花,那裏有三魂七魄,故此不得叫下輪來。
且說張桂芳打傷左臂,先行官風林又被打傷,不能動履,只得差官用告急文書,往朝歌見聞太師求援。不表。
且說子牙在府內自思:「哪吒雖則取勝,恐後面朝歌調動大隊人馬,有累西土。」子牙沐浴更衣,來見武王。朝見畢,武王曰:「相父見孤,有何緊事?」子牙曰:「臣辭主公,往崑崙山去一遭。」武王曰:「兵臨城下,將至濠邊,國內無人,相父不可逗留高山,使孤盻望。」子牙曰:「臣此去,多則三朝,少則兩日,即時就回。」武王許之。子牙出朝,回相府,對哪吒曰:「你與武吉好生守城,不必與張桂芳廝殺;待我回來,再作區畫。」哪吒領命。子牙分付已畢,隨借土遁往崑崙山來。怎見得,有詩為證:
玄裏玄空玄內空,妙中妙法妙無窮。五行道術非凡術,一陣清風至玉宮。
話說子牙縱土遁到得麒麟崖,落下土遁,見崑崙光景,嗟歎不已。自想:「一離此山,不覺十年。如今又至,風景又覺一新。」子牙不勝眷戀。怎見得好山:
煙霞散彩,日月搖光。千株老柏,萬節修篁。千株老柏,帶雨滿山青染染;萬節修篁,含煙一徑色蒼蒼。門外奇花布錦,橋邊瑤草生香。嶺上蟠桃紅錦爛,洞門茸草翠絲長。時聞仙鶴唳,每見瑞鸞翔。仙鶴唳時,聲振九皋霄漢遠;瑞鸞翔處,毛輝五色彩雲光。白鹿玄猿時隱現,青獅白象任行藏。細觀靈福地,果乃勝天堂。
子牙上崑崙,過了麒麟崖,行至玉虛宮,不敢擅入;在宮前等候多時,只見白鶴童子出來。子牙曰:「白鶴童兒,與吾通報。」白鶴童子見是子牙,忙入宮至八卦臺下,跪而啟曰:「姜尚在外聽候玉旨。」元始點首:「正要他來。」童子出宮,口稱:「師叔,老爺有請。」子牙臺下倒身拜伏,「弟子姜尚願老師父聖壽無疆!」元始曰:「你今上山正好。命南極仙翁取『封神榜』與你。可往岐山造一封神臺。臺上張掛『封神榜』,把你的一生事俱完畢了。」子牙跪而告曰:「今有張桂芳,以左道傍門之術,征伐西岐。弟子道理微末,不能治伏。望老爺大發慈悲,提拔弟子。」元始曰:「你為人間宰相,受享國祿,稱為『相父』。凡間之事,我貧道怎管得你的盡。西岐乃有德之人坐守,何怕左道傍門。事到危急之處,自有高人相輔。此事不必問我,你去罷。」子牙不敢再問,只得出宮。纔出宮門首,有白鶴童兒曰:「師叔,老爺請你。」子牙聽得,急忙回至八卦臺下跪了。元始曰:「此一去,但凡有叫你的,不可應他。若是應他,有三十六路征伐你。東海還有一人等你,務要小心。你去罷。」子牙出宮,有南極仙翁送子牙。子牙曰:「師兄,我上山參謁老師,懇求指點,以退張桂芳,老爺不肯慈悲,奈何,奈何!」南極仙翁曰:「上天數定,終不能移。只是有人叫你,切不可應他,著實要緊!我不得遠送你了。」子牙捧定「封神榜」,往前行至麒麟崖,纔駕土遁,腦後有人叫:「姜子牙!」子牙曰:「當真有人叫。 不可應他。」後面又叫:「子牙公!」也不應。又叫:「姜丞相!」也不應。連聲叫三五次,見子牙不應,那人大叫曰:「姜尚!你忒薄情而忘舊也!你今就做丞相,位極人臣,獨不思在玉虛宮與你學道四十年,今日連呼你數次,應也不應!」子牙聽得如此言語,只得回頭看時,見一道人。怎見得,有詩為證:
頭上青巾一字飄,迎風大袖襯輕綃。麻鞋足下生雲霧,寶劍光華透九霄。葫蘆裏面長生術,胸內玄機隱六韜。跨虎登山隨地走,三山五嶽任逍遙。
話說子牙一看,原來是師弟申公豹。子牙曰:「兄弟,吾不知是你叫我。我只因師尊分付,但有人叫我,切不可應他。我故此不曾答應。得罪了!」申公豹問曰:「師兄手裏拿著是甚麼東西?」子牙曰:「是『封神榜』。」公豹曰:「那裏去?」子牙曰:「往西岐造封神臺,上面張掛。」申公豹曰:「師兄,你如今保那個?」子牙笑曰:「賢弟,你說混話!我在西岐,身居相位,文王托孤,我立武王,三分天下,周土已得二分,八百諸侯,悅而歸周,吾今保武王,滅紂王,正應上天垂象。豈不知鳳鳴岐山,兆應真命之主。今武王德配堯、舜,仁合天心;況成湯旺氣黯然,此一傳而盡。賢弟反問,卻是為何?」申公豹曰:「你說成湯王氣已盡,我如今下山,保成湯,扶紂王。子牙,你要扶周,我和你掣肘。」子牙曰:「賢弟,你說那裏話!師尊嚴命,怎敢有違?」申公豹曰:「子牙,我有一言奉稟,你聽我說,有一全美之法──到不如同我保紂滅周。一來你我弟兄同心合意;二來你我弟兄又不至參商;此不是兩全之道。你意下如何?」子牙正色言曰:「兄弟言之差矣!今聽賢弟之言,反違師尊之命。況天命人豈敢逆,決無此理。兄弟請了!」申公豹怒色曰:「姜子牙!料你保周,你有多大本領,道行不過四十年而已。你且聽我道來。有詩為證:
煉就五行真妙訣,移山倒海更通玄。降龍伏虎隨吾意,跨鶴乘鸞入九天。紫氣飛昇千萬丈,喜時火內種金蓮。足踏霞光閒戲耍,逍遙也過幾千年。」
話說子牙曰:「你的功夫是你得,我的功夫是我得,豈在年數之多寡。」申公豹曰:「姜子牙,你不過五行之術,倒海移山而已,你怎比得我。似我,將首級取將下來,往空一擲,遍遊千萬里,紅雲托接,復入頸項上,依舊還元返本,又復能言。似此等道術,不枉學道一場。你有何能,敢保周滅紂!你依我燒了「封神榜」,同吾往朝歌,亦不失丞相之位。」子牙被申公豹所惑,暗想:「人的頭乃六陽之首,刎將下來,遊千萬里,復入頸項上,還能復舊,有這樣的法術,自是稀罕。」乃曰:「兄弟,你把頭取下來。果能如此起在空中,復能依舊,我便把『封神榜』燒了,同你往朝歌去。」申公豹曰:「不可失信!」子牙曰:「大丈夫一言既出,重若泰山,豈有失信之理。」申公豹去了道巾,執劍在手,左手提住青絲,右手將劍一刎,把頭割將下來,其身不倒;復將頭望空中一擲,那顆頭盤盤旋旋,只管上去了。子牙乃忠厚君子,仰面呆看,其頭旋得只見一些黑影。不說子牙受惑,且說南極仙翁送子牙不曾進宮去,在宮門前少憩片時。只見申公豹乘虎趕子牙,趕至麒麟崖前,指手畫腳講論。又見申公豹的頭遊在空中。仙翁曰:「子牙乃忠厚君子,險些兒被這孽障惑了!」忙喚:「白鶴童兒那裏?」童子答曰:「弟子在。」「你快化一隻白鶴,把申公豹的頭啣了,往南海走走來。」童子得法旨,便化鶴飛起,把申公豹的頭啣著往南海去了。有詩為證:
左道傍門惑子牙,仙翁妙算更無差,邀仙全在申公豹,四九兵來亂似麻。
話說子牙仰面觀頭,忽見白鶴啣去。子牙跌足大呼曰:「孽障!怎的把頭啣去了?」不知南極仙翁從後來,把子牙後心一巴掌。子牙回頭看時,乃是南極仙翁。子牙忙問曰:「道兄,你為何又來?」仙翁指子牙曰:「你原來是一個獃子!申公豹乃左道之人,此乃些小幻術,你也當真!只用一時三刻,其頭不到頸上,自然冒血而死。師尊分付你,不要應人,你為何又應他!你應他不打緊,有三十六路兵馬來伐你。方纔我在玉虛宮門前,看著你和他講話;他將此術惑你,你就要燒『封神榜』;倘或燒了此榜,怎麼了?我故叫白鶴童兒化一隻仙鶴,啣了他的頭往南海去,過了一時三刻,死了這孽障,你纔無患。」子牙曰:「道兄,你既知道,可以饒了他罷。道心無處不慈悲,憐恤他多年道行,數載功夫,丹成九轉,龍交虎成,真為可惜!」南極仙翁曰:「你饒了他;他不饒你。那時三十六路兵來伐你,莫要懊悔!」子牙就說:「後面有兵來伐我,我怎肯忘了慈悲,先行不仁不義。」不言子牙哀求南極仙翁。且說申公豹被仙鶴啣去了頭,不得還體,心內焦燥,過一時三刻,血出即死,左難右難。且說子牙懇求仙翁,仙翁把手一招,只見白鶴童子把嘴一張,放下申公豹的頭落將下來。不意落忙了,把瞼落的朝著背脊。申公豹忙把手端著耳朵一磨,纔磨正了。把眼睜開看,見南極仙翁站立。仙翁大喝一聲:「把你這該死孽障!你把左道惑弄姜子牙,使他燒燬『封神榜』,令子牙保紂滅周,這是何說?該拏到玉虛宮,見掌教老師去纔好!」叱了一聲:「還不退去!姜子牙,你好生去罷。」申公豹慚愧,不敢回言,上了白額虎,指子牙道:「你去!我叫你西岐頃刻成血海,白骨積如山!」申公豹恨恨而去。不表。
話說子牙捧「封神榜」,駕土遁往東海來。正行之際,飄飄的落在一座山上。那山玲瓏剔透,古怪崎嶇;峰高嶺峻,雲霧相連,近于海島。有詩為證:
海島峰高起怪雲,岸傍檜柏翠氤氳,巒頭風吼如猛虎,拍浪穿梭似破軍。異草奇花香馥馥,青松翠竹色紛紛。靈芝結就清靈地,真是蓬萊迴不群。
話說子牙貪看此山景物,堪描堪畫,「我怎能了卻紅塵,來到此間團瓢靜坐,朗誦『黃庭』,方是吾心之願。」話未了,只見海水翻波,旋風四起,風逞浪,浪翻雪練;水起波,波滾雷鳴;霎時間雲霧相連,陰霾四合,籠罩山峰。子牙大驚曰:「怪哉!怪哉!」正看間,見巨浪分開,現一人赤條條的,大叫:「大仙!遊魂埋沒千載,未得脫體;前日清虛道德真君符命,言今日今時,法師經過,使遊魂伺候。望法師大展威光,普濟遊魂,超出煙波,拔離苦海。洪恩萬載!」子牙仗著膽子問曰:「你是誰,在此興波作浪?有甚沉冤?從實道來。」那物曰:「遊魂乃軒轅皇帝總兵官柏鑑也。因大破蚩尤,被火器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萬望法師指超福地,恩同泰山。」子牙曰:「你乃柏鑑,聽吾玉虛法牒,隨往西岐山去候用。」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柏鑑現身拜謝。子牙大喜,隨駕土遁往西岐出來。霎時風響,來到山前。只聽狂風大作。怎見得好風,有詩為證:
細細微微播土塵,無影過樹透荊榛,太公仔細觀何物,卻似朝歌五路神。
當時子牙看,原來是五路神來接。大呼曰:「昔在朝歌,蒙恩師發落,往西岐山伺候;今知恩師駕過,特來遠接。」子牙曰:「吾擇吉日,起造封神臺,用柏鑑監造,若是造完,將榜張掛,吾自有妙用。」子牙分付柏鑑:「你就在此督造,待臺完,吾來開榜。」五路神同柏鑑領法語,在岐山造臺。
子牙回西岐,至相府。武吉、哪吒迎接,至殿中坐下,就問:「張桂芳可曾來搦戰?」武吉回曰:「不曾。」子牙往朝中,見武王回旨。武王宣子牙至殿前,行禮畢。武王曰:「相父往崑崙,事體何如?」子牙只得模糊答應,把張桂芳事掩蓋,不敢洩漏天機。武王曰:「相父為孤勞苦,孤心不安。」子牙曰:「老臣為國,當得如此,豈憚勞苦。」武王傳旨:「設宴。」與子牙共飲數杯。子牙謝恩回府。次日,點鼓聚將,參謁畢。子牙傳令:「眾將官領簡帖。」先令黃飛虎領令箭;哪吒領令箭;又令辛甲、辛免領令箭。子牙發放已畢。
且說張桂芳被哪吒打傷臂膊,正在營中保養傷痕,專候朝歌援兵,不知子牙劫營。二更時分,只聽得一聲砲響,喊聲齊起,震動山岳;慌忙披掛上馬,風林也上了馬。及至出營,遍地周兵,燈毬火把,照耀天地通紅,喊殺連聲,山搖地動。只見轅門哪吒,登風火輪,搖火尖鎗,沖殺而來,勢如猛虎。張桂芳見是哪吒,不戰自走。風林在左營,見黃飛虎騎五色神牛,使鎗沖殺進來。風林大怒,「好反叛賊臣!焉敢夤夜劫營,自取死也!」縱青鬃馬,使兩根狼牙棒來取飛虎。牛馬相逢,夜間混戰。且說辛甲、辛免往右營沖殺,營內無將抵當,任意縱橫,只殺到後寨,見周紀、南宮适監在陷車中,忙殺開紂兵,打開陷車救出,二將步行,搶得利刃在手,只殺得天崩地裂,鬼哭神愁,裏外夾攻,如何抵敵。張桂芳與風林見不是勢頭,只得帶傷逃歸。遍地屍橫,滿地血水成流。三軍叫苦,棄鼓丟鑼,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張桂芳連夜敗走至西岐山,收拾敗殘人馬。風林上帳,與主將議事。桂芳曰:「吾自來提兵,未嘗有敗。今日在西岐損折許多人馬,心上甚是不樂。」忙修告急本章,打進朝歌,速發援兵,共破反叛。且說子牙收兵,得勝回營。眾將懽騰,齊聲唱凱。正是:
鞍上將軍如猛虎,得勝小校似懽彪。
話說張桂芳遣官進朝歌,來至太師府下文書。聞太師陞殿,聚將鼓響,眾將參謁。堂候官將張桂芳申文呈上。太師拆開一看,大驚曰:「張桂芳征伐西岐,不能取勝,反損兵挫銳,老夫須得親征,方克西土。奈因東南兩路,屢戰不寧;又見遊魂關總兵竇榮不能取勝;方今盜賊亂生,如之奈何!吾欲去,國家空虛;吾不去,不能克服。」只見門人吉立上前言曰:「今國內無人,老師怎麼親征得,不若於三山五嶽之中,可邀一二位師友,往西岐協助張桂芳,大事自然可定。何勞老師費心,有傷貴體。」只這一句話,斷送修行人兩對,封神臺上且標名。不知凶吉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封神演義】- 第37回《姜子牙一上崑崙》 @ 隨手記錄 :: 痞客邦 :: https://bit.ly/2Yn03dO
--------
第三十七回        姜子牙一上崑崙
  詩曰:
    子牙初返玉京來,遙見瓊樓香霧開,綠水流殘人世夢,青山消盡帝王才。軍民有難干戈動,將士多災異術催。無奈封神天意定,岐山方去築新臺。
  話說哪吒一乾坤圈把張桂芳左臂打得筋斷骨折,馬上愰了三四愰,不曾閃下馬來。哪吒得勝進城。探馬報入相府。令:「哪吒來見。」子牙問曰:「與張桂芳見陣,勝負如何?」哪吒曰:「被弟子乾坤圈打傷左臂,敗進營裏去了。」子牙又問:「可曾叫你名字?」哪吒曰:「桂芳連叫三次,弟子不曾理他罷了。」眾將不知其故。──但凡精血成胎者,有三魂七魄,被桂芳叫一聲,魂魄不居一體,散在各方,自然落馬;哪吒乃蓮花化身,渾身俱是蓮花,那裏有三魂七魄,故此不得叫下輪來。
  且說張桂芳打傷左臂,先行官風林又被打傷,不能動履,只得差官用告急文書,往朝歌見聞太師求援。不表。
  且說子牙在府內自思:「哪吒雖則取勝,恐後面朝歌調動大隊人馬,有累西土。」子牙沐浴更衣,來見武王。朝見畢,武王曰:「相父見孤,有何緊事?」子牙曰:「臣辭主公,往崑崙山去一遭。」武王曰:「兵臨城下,將至濠邊,國內無人,相父不可逗留高山,使孤盻望。」子牙曰:「臣此去,多則三朝,少則兩日,即時就回。」武王許之。子牙出朝,回相府,對哪吒曰:「你與武吉好生守城,不必與張桂芳廝殺;待我回來,再作區畫。」哪吒領命。子牙吩咐已畢,隨借土遁往崑崙山來。怎見得,有詩為證:
    玄裏玄空玄內空,妙中妙法妙無窮。五行道術非凡術,一陣清風至玉宮。
  話說子牙縱土遁到得麒麟崖,落下土遁,見崑崙光景,嗟歎不已。自想:「一離此山,不覺十年。如今又至,風景又覺一新。」子牙不勝眷戀。怎見得好山:
    煙霞散彩,日月搖光。千株老柏,萬節修篁。千株老柏,帶雨滿山青染染;萬節修篁,含煙一徑色蒼蒼。門外奇花布錦,橋邊瑤草生香。嶺上蟠桃紅錦爛,洞門茸草翠絲長。時聞仙鶴唳,每見瑞鸞翔。仙鶴唳時,聲振九皋霄漢遠;瑞鸞翔處,毛輝五色彩雲光。白鹿玄猿時隱現,青獅白象任行藏。細觀靈福地,果乃勝天堂。
  子牙上崑崙,過了麒麟崖,行至玉虛宮,不敢擅入;在宮前等候多時,只見白鶴童子出來。子牙曰:「白鶴童兒,與吾通報。」白鶴童子見是子牙,忙入宮至八卦臺下,跪而啟曰:「姜尚在外聽候玉旨。」元始點首:「正要他來。」童子出宮,口稱:「師叔,老爺有請。」子牙臺下倒身拜伏:「弟子姜尚願老師父聖壽無疆!」元始曰:「你今上山正好。命南極仙翁取『封神榜』與你。可往岐山造一封神臺。臺上張掛『封神榜』,把你的一生事俱完畢了。」子牙跪而告曰:「今有張桂芳,以左道傍門之術,征伐西岐。弟子道理微末,不能治伏。望老爺大發慈悲,提拔弟子。」元始曰:「你為人間宰相,受享國祿,稱為『相父』。凡間之事,我貧道怎管得你的盡。西岐乃有德之人坐守,何怕左道傍門。事到危急之處,自有高人相輔。此事不必問我,你去罷。」子牙不敢再問,只得出宮。纔出宮門首,有白鶴童兒曰:「師叔,老爺請你。」子牙聽得,急忙回至八卦臺下跪了。元始曰:「此一去,但凡有叫你的,不可應他。若是應他,有三十六路征伐你。東海還有一人等你,務要小心。你去罷。」子牙出宮,有南極仙翁送子牙。子牙曰:「師兄,我上山參謁老師,懇求指點,以退張桂芳,老爺不肯慈悲,奈何,奈何!」南極仙翁曰:「上天數定,終不能移。只是有人叫你,切不可應他,著實要緊!我不得遠送你了。」子牙捧定「封神榜」,往前行至麒麟崖,纔駕土遁,腦後有人叫:「姜子牙!」子牙曰:「當真有人叫。 不可應他。」後面又叫:「子牙公!」也不應。又叫:「姜丞相!」也不應。連聲叫三五次,見子牙不應,那人大叫曰:「姜尚!你忒薄情而忘舊也!你今就做丞相,位極人臣,獨不思在玉虛宮與你學道四十年,今日連呼你數次,應也不應!」子牙聽得如此言語,只得回頭看時,見一道人。怎見得,有詩為證:
    頭上青巾一字飄,迎風大袖襯輕綃。麻鞋足下生雲霧,寶劍光華透九霄。葫蘆裏面長生術,胸內玄機隱六韜。跨虎登山隨地走,三山五嶽任逍遙。
  話說子牙一看,原來是師弟申公豹。子牙曰:「兄弟,吾不知是你叫我。我只因師尊吩咐,但有人叫我,切不可應他。我故此不曾答應。得罪了!」申公豹問曰:「師兄手裏拿著是甚麼東西?」子牙曰:「是『封神榜』。」公豹曰:「那裏去?」子牙曰:「往西岐造封神臺,上面張掛。」申公豹曰:「師兄,你如今保那個?」子牙笑曰:「賢弟,你說混話!我在西岐,身居相位,文王托孤,我立武王,三分天下,周土已得二分,八百諸侯,悅而歸周,吾今保武王,滅紂王,正應上天垂象。豈不知鳳鳴岐山,兆應真命之主。今武王德配堯、舜,仁合天心;況成湯旺氣黯然,此一傳而盡。賢弟反問,卻是為何?」申公豹曰:「你說成湯王氣已盡,我如今下山,保成湯,扶紂王。子牙,你要扶周,我和你掣肘。」子牙曰:「賢弟,你說那裏話!師尊嚴命,怎敢有違?」申公豹曰:「子牙,我有一言奉稟,你聽我說,有一全美之法──到不如同我保紂滅周。一來你我弟兄同心合意;二來你我弟兄又不至參商;此不是兩全之道。你意下如何?」子牙正色言曰:「兄弟言之差矣!今聽賢弟之言,反違師尊之命。況天命人豈敢逆,決無此理。兄弟請了!」申公豹怒色曰:「姜子牙!料你保周,你有多大本領,道行不過四十年而已。你且聽我道來。有詩為證:
    煉就五行真妙訣,移山倒海更通玄。降龍伏虎隨吾意,跨鶴乘鸞入九天。紫氣飛昇千萬丈,喜時火內種金蓮。足踏霞光閒戲耍,逍遙也過幾千年。」
  話說子牙曰:「你的功夫是你得,我的功夫是我得,豈在年數之多寡。」申公豹曰:「姜子牙,你不過五行之術,倒海移山而已,你怎比得我。似我,將首級取將下來,往空一擲,遍遊千萬里,紅雲托接,復入頸項上,依舊還元返本,又復能言。似此等道術,不枉學道一場。你有何能,敢保周滅紂!你依我燒了「封神榜」,同吾往朝歌,亦不失丞相之位。」子牙被申公豹所惑,暗想:「人的頭乃六陽之首,刎將下來,遊千萬里,復入頸項上,還能復舊,有這樣的法術,自是稀罕。」乃曰:「兄弟,你把頭取下來。果能如此起在空中,復能依舊,我便把『封神榜』燒了,同你往朝歌去。」申公豹曰:「不可失信!」子牙曰:「大丈夫一言既出,重若泰山,豈有失信之理。」申公豹去了道巾,執劍在手,左手提住青絲,右手將劍一刎,把頭割將下來,其身不倒;復將頭望空中一擲,那顆頭盤盤旋旋,只管上去了。子牙乃忠厚君子,仰面呆看,其頭旋得只見一些黑影。不說子牙受惑,且說南極仙翁送子牙不曾進宮去,在宮門前少憩片時。只見申公豹乘虎趕子牙,趕至麒麟崖前,指手畫腳講論。又見申公豹的頭遊在空中。仙翁曰:「子牙乃忠厚君子,險些兒被這孽障惑了!」忙喚:「白鶴童兒那裏?」童子答曰:「弟子在。」「你快化一隻白鶴,把申公豹的頭啣了,往南海走走來。」童子得法旨,便化鶴飛起,把申公豹的頭啣著往南海去了。有詩為證:
    左道傍門惑子牙,仙翁妙算更無差,邀仙全在申公豹,四九兵來亂似麻。
  話說子牙仰面觀頭,忽見白鶴啣去。子牙跌足大呼曰:「孽障!怎的把頭啣去了?」不知南極仙翁從後來,把子牙後心一巴掌。子牙回頭看時,乃是南極仙翁。子牙忙問曰:「道兄,你為何又來?」仙翁指子牙曰:「你原來是一個獃子!申公豹乃左道之人,此乃些小幻術,你也當真!只用一時三刻,其頭不到頸上,自然冒血而死。師尊吩咐你,不要應人,你為何又應他!你應他不打緊,有三十六路兵馬來伐你。方纔我在玉虛宮門前,看著你和他講話;他將此術惑你,你就要燒『封神榜』;倘或燒了此榜,怎麼了?我故叫白鶴童兒化一隻仙鶴,啣了他的頭往南海去,過了一時三刻,死了這孽障,你纔無患。」子牙曰:「道兄,你既知道,可以饒了他罷。道心無處不慈悲,憐恤他多年道行,數載功夫,丹成九轉,龍交虎成,真為可惜!」南極仙翁曰:「你饒了他;他不饒你。那時三十六路兵來伐你,莫要懊悔!」子牙就說:「後面有兵來伐我,我怎肯忘了慈悲,先行不仁不義。」不言子牙哀求南極仙翁。且說申公豹被仙鶴啣去了頭,不得還體,心內焦燥,過一時三刻,血出即死,左難右難。且說子牙懇求仙翁,仙翁把手一招,只見白鶴童子把嘴一張,放下申公豹的頭落將下來。不意落忙了,把瞼落的朝著背脊。申公豹忙把手端著耳朵一磨,纔磨正了。把眼睜開看,見南極仙翁站立。仙翁大喝一聲:「把你這該死孽障!你把左道惑弄姜子牙,使他燒燬『封神榜』,令子牙保紂滅周,這是何說?該拏到玉虛宮,見掌教老師去纔好!」叱了一聲:「還不退去!姜子牙,你好生去罷。」申公豹慚愧,不敢回言,上了白額虎,指子牙道:「你去!我叫你西岐頃刻成血海,白骨積如山!」申公豹恨恨而去。不表。
  話說子牙捧「封神榜」,駕土遁往東海來。正行之際,飄飄的落在一座山上。那山玲瓏剔透,古怪崎嶇;峰高嶺峻,雲霧相連,近於海島。有詩為證:
    海島峰高起怪雲,岸傍檜柏翠氤氳,巒頭風吼如猛虎,拍浪穿梭似破軍。異草奇花香馥馥,青松翠竹色紛紛。靈芝結就清靈地,真是蓬萊迴不群。
  話說子牙貪看此山景物,堪描堪畫:「我怎能了卻紅塵,來到此間團瓢靜坐,朗誦『黃庭』,方是吾心之願。」話未了,只見海水翻波,旋風四起,風逞浪,浪翻雪練;水起波,波滾雷鳴;霎時間雲霧相連,陰霾四合,籠罩山峰。子牙大驚曰:「怪哉!怪哉!」正看間,見巨浪分開,現一人赤條條的,大叫:「大仙!遊魂埋沒千載,未得脫體;前日清虛道德真君符命,言今日今時,法師經過,使遊魂伺候。望法師大展威光,普濟遊魂,超出煙波,拔離苦海。洪恩萬載!」子牙仗著膽子問曰:「你是誰,在此興波作浪?有甚沉冤?從實道來。」那物曰:「遊魂乃軒轅皇帝總兵官柏鑑也。因大破蚩尤,被火器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萬望法師指超福地,恩同泰山。」子牙曰:「你乃柏鑑,聽吾玉虛法牒,隨往西岐山去候用。」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柏鑑現身拜謝。子牙大喜,隨駕土遁往西岐出來。霎時風響,來到山前。只聽狂風大作。怎見得好風,有詩為證:
    細細微微播土塵,無影過樹透荊榛,太公仔細觀何物,卻似朝歌五路神。
  當時子牙看,原來是五路神來接。大呼曰:「昔在朝歌,蒙恩師發落,往西岐山伺候;今知恩師駕過,特來遠接。」子牙曰:「吾擇吉日,起造封神臺,用柏鑑監造,若是造完,將榜張掛,吾自有妙用。」子牙吩咐柏鑑:「你就在此督造,待臺完,吾來開榜。」五路神同柏鑑領法語,在岐山造臺。
  子牙回西岐,至相府。武吉、哪吒迎接,至殿中坐下,就問:「張桂芳可曾來搦戰?」武吉回曰:「不曾。」子牙往朝中,見武王回旨。武王宣子牙至殿前,行禮畢。武王曰:「相父往崑崙,事體何如?」子牙只得模糊答應,把張桂芳事掩蓋,不敢洩漏天機。武王曰:「相父為孤勞苦,孤心不安。」子牙曰:「老臣為國,當得如此,豈憚勞苦。」武王傳旨:「設宴。」與子牙共飲數杯。子牙謝恩回府。次日,點鼓聚將,參謁畢。子牙傳令:「眾將官領簡帖。」先令黃飛虎領令箭;哪吒領令箭;又令辛甲、辛免領令箭。子牙發放已畢。
  且說張桂芳被哪吒打傷臂膊,正在營中保養傷痕,專候朝歌援兵,不知子牙劫營。二更時分,只聽得一聲砲響,喊聲齊起,震動山岳;慌忙披掛上馬,風林也上了馬。及至出營,遍地周兵,燈毬火把,照耀天地通紅,喊殺連聲,山搖地動。只見轅門哪吒,登風火輪,搖火尖鎗,衝殺而來,勢如猛虎。張桂芳見是哪吒,不戰自走。風林在左營,見黃飛虎騎五色神牛,使鎗衝殺進來。風林大怒:「好反叛賊臣!焉敢夤夜劫營,自取死也!」縱青鬃馬,使兩根狼牙棒來取飛虎。牛馬相逢,夜間混戰。且說辛甲、辛免往右營衝殺,營內無將抵當,任意縱橫,只殺到後寨,見周紀、南宮适監在陷車中,忙殺開紂兵,打開陷車救出,二將步行,搶得利刃在手,只殺得天崩地裂、鬼哭神愁,裏外夾攻,如何抵敵。張桂芳與風林見不是勢頭,只得帶傷逃歸。遍地屍橫,滿地血水成流。三軍叫苦,棄鼓丟鑼,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張桂芳連夜敗走至西岐山,收拾敗殘人馬。風林上帳,與主將議事。桂芳曰:「吾自來提兵,未嘗有敗。今日在西岐損折許多人馬,心上甚是不樂。」忙修告急本章,打進朝歌,速發援兵,共破反叛。且說子牙收兵,得勝回營。眾將懽騰,齊聲唱凱。正是:
    鞍上將軍如猛虎,得勝小校似懽彪。
  話說張桂芳遣官進朝歌,來至太師府下文書。聞太師陞殿,聚將鼓響,眾將參謁。堂候官將張桂芳申文呈上。太師拆開一看,大驚曰:「張桂芳征伐西岐,不能取勝,反損兵挫銳,老夫須得親征,方克西土。奈因東南兩路,屢戰不寧;又見遊魂關總兵竇榮不能取勝;方今盜賊亂生,如之奈何!吾欲去,國家空虛;吾不去,不能克服。」只見門人吉立上前言曰:「今國內無人,老師怎麼親征得,不若於三山五嶽之中,可邀一二位師友,往西岐協助張桂芳,大事自然可定。何勞老師費心,有傷貴體。」只這一句話,斷送修行人兩對,封神臺上且標名。不知凶吉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開放文學--封神演義--第三十七回 https://bit.ly/2MyJEAd
------------------------------------
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
 2020年10月02日 22:44:15  1079 views  
摘要
由此可知,所謂仙道難成,不過是一句託詞,一句讓姜子牙下山的託詞,即,元始不管怎麼說,都要姜子牙下山封神,之所以不有仙道難成之語,不過是為了讓姜子牙死心塌地的幹活而已
《歪歪侃封神》第625期
封神中,姜子牙三十二歲上山修道,很是做了些挑水、種樹、煉丹、煽火的活計,直到四十年後,在七十二歲高齡的時候,忽然被元始天尊傳到駕前,很鄭重的告訴他說:
你生來命薄,仙道難成,只合享人間富貴。
怎麼享人間富貴?
下山代理封神。
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
簡而言之,元始以無緣成仙的名義,打發姜子牙下山,幫他辦一件大事,封神。
封神是怎麼來的?
歸根到底,天庭缺人,昊天命仙首十二稱臣。
仙首十二是誰?
很多人認為是闡教十二金仙,然而,其實並不是,古語,十二並非實指,指很多。
也就是昊天命鴻鈞等,挑選很多有本事的神仙上天,所以這才有三教並談,共簽封神榜的故事。
三教並談,乃人教、闡教、截教,三教首腦老子、元始、通天聚在一起商量,這很多神仙的名額該怎麼分配,倘若只是十二金仙。
老子、通天跟着湊什麼熱鬧呢?
只需發表發表意見,對元始表示道義上的同情即可,是根本不需要為門下弟子誰上榜,誰不上榜費心的。
由此可知,因昊天的一道命令,讓封神,成為其時三界之中,一等一的大事,可問題是,既然是大事,應該選一個有大本事的人執行才是,元始天尊為何偏偏選中姜子牙。
選中姜子牙有什麼問題?
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
前面也說了,姜子牙上山四十二年,基本沒學什麼正經本事?
闡教門下十二金仙就算了,那些師兄,各個都是得道千年萬年的高人,姜子牙跟他們,那是拍馬都比不上的。
那十二金仙之外呢?
有雲中子、有蕭臻、有申公豹等。
雲中子、蕭臻修為與十二金仙等同,同十二金仙一樣,千五百年未斬三屍,故而殺伐臨身,自顧不暇,根本不可能與原始代理封神。
而申公豹,所謂:
煉就五行真始訣,移山倒海更通玄;降龍伏虎隨吾意,跨鶴乘龍入九天。紫氣飛升千萬丈,喜時大內種金蓮;足踏霞光閑戲耍,逍遙也過幾千年。
意思是說,
雖然是師弟,但也修鍊了數千年,早已練就那五行真訣,法術高深,可移山倒海、降龍伏虎,比姜子牙,更是高出不知多少倍。
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
更加之為人機敏,能言善道,怎麼著都比姜子牙更適合封神,事實上,申公豹也曾認為,封神一事非自己莫屬。
可結果呢,元始偏偏選中姜子牙,選中玉虛門下實力最弱的姜子牙,為什麼?
真是因為姜子牙仙道難成,只合享人間富貴,只適合在人間廝混,故封神一事,除了他還真找不出合適的人選?
封神中,還有一個人也被師父說,是仙道難成,只合享人間富貴,他是誰?
原陳塘關總兵,哪吒的父親李靖。
李靖原本是西崑崙度厄真人門下,度厄真人就很鄭重的對他說過那樣的話,但結果,封神之後,有七人肉身成聖,李靖即其中之一。
由此可知,所謂仙道難成,不過是一句託詞,一句讓姜子牙下山的託詞,即,元始不管怎麼說,都要姜子牙下山封神,之所以不有仙道難成之語,不過是為了讓姜子牙死心塌地的幹活而已。
申公豹實力強,願意代理封神,也自認為封神一事非我莫屬,姜子牙呢,實力弱,只願在山上修道,根本不願下山。
元始呢,放棄心甘情願下山的申公豹,選擇不願下山的姜子牙,為此,還不惜給姜子牙說假話,為什麼?
也就是說,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呢?
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
至於原因,封神演義第三十七回《姜子牙一上崑崙》當中,說的非常清楚。
這一回,西岐來了個張桂芳,打得姜子牙有點馬虎,於是一上崑崙找元始天尊指點迷津,言下之意:
封神一事事關重大,可我呢,又本事低微,實在弄不來,要不,你換個人,讓我上山修道到了。
姜子牙自下山後,就一直不願封神,這回有了理由,上崑崙之後,退堂鼓打的是震天價響。
元始沒有辦法,才給他交了底牌:
西岐乃有德之人坐守,何怕左道旁門,事到危急之處,自有高人相輔。
放心好了,封神一事,必然不會叫你一個人戰鬥,會有一大波人幫你的忙。
姜子牙沒有辦法,。只好接了封神榜,事後,就遵元始符命,特地去了一堂課東海。
去東海乾嘛?
元始為何選姜子牙代理封神,在這裡,就交代的很是清楚了。
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
封神中說,東海之上,有一個赤條條的鬼魂,說自己是軒轅黃帝手下大將,隨其征伐蚩尤,被火器打中,落入海中,做了千年的野鬼,求姜子牙大展威光,救他脫離苦海。
子牙曰:「你乃柏鑒,聽我玉虛發碟,隨往西岐山侯用」。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
什麼意思?
要害就在於「振開迷關,速超神道」
什麼是迷關?
呂洞賓曰:萬劫千生得個人,須知先世種來因,速覺悟,出迷津,莫使沉淪受苦辛。
這裡的沉淪 ,指的就是迷關,人沉淪於迷關幻境,往往懵懵懂懂不知東西,這時候該怎麼辦?
何謂神道?
神道,又稱天道,《易經》中有云:
大觀在上,順而巽,中正以觀天下。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下觀而化也。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簡單點講,一種可以超脫的手段,而這種手段,一般人是沒有的,非得有大智慧、大根底的人才能修鍊而成。
而姜子牙呢,不過放一聲雷,便振開柏鑒的迷關幻境,為他開了神道,使之立地成神。這是什麼本事?
很了不起?
姜子牙僅僅在昆崙山修道四十年,便有了振開迷關幻境,使亡魂當下覺醒,立地成神的本事。
封神榜,收納的就是亡魂,這些個亡魂,上榜之後,還沉淪於迷關幻境,迷濛蒙不知東西。
唯有姜子牙,能振開迷關,讓他們覺悟前世今生的道理,立地成神,這隻能稱之為天賦神通,而不是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本事。
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
試問,三界之中,唯有姜子牙有這般本領,元始天尊能不選他代理封神嗎?
選申公豹?
他殺了這些亡魂的本事或者有的,但一下子超脫這許多亡魂,使之成為維護三界秩序的神。
不是小看他,申公豹還真沒這個本事。
所以, 封神中,元始選實力最弱的姜子牙代理封神,自有他的道理,並不是申公豹認為的,是鄙視他的出身,而對姜子牙,有所偏心。
姜子牙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元始天尊非要選他代理封神 | 天天要聞 https://bit.ly/3ppXh3B
------------------------------
終於找到元始選姜子牙封神的原因了,這原因,申公豹也心服口服
2019/06/08 來源:封神真有趣
《歪歪侃封神》第262期
關於元始天尊為什麼選擇姜子牙封神?說法可謂是眾多。歪歪研讀封神演義後,終於找到元始選擇姜子牙的原因了,什麼原因?
對於元始來說,選擇誰下山執行封神,是個困難的問題。怎麼說?由於元始對收徒要求嚴格,所以僅有十來個鍊氣士被其接納,並收為弟子。
闡教門中,燃燈是副教主,南極仙翁在天庭供職,十二金仙面臨殺戒,都不合適。數來數去,也就兩個弟子符合條件,誰?申公豹和姜子牙。
最終,是姜子牙代元始下山封神的,這個大家都知道哈。但姜子牙對封神榜任務,是很不情願的,所以當他遇到像張桂芳這樣強大的敵人時,便藉機上山來了。對姜子牙心中的小九九,元始心裏非常清楚,為了讓他安心封神,便給他一顆定心丸:「西岐乃有德之人坐守,何怕左道旁門,事到危急之處,自有高人相輔」
之後,便將封神榜給姜子牙帶走,並讓他去東海找一個人。東海上空,一個鬼魂現身相見,說自己是軒轅黃帝手下大將柏鑒,被蚩尤的火器打入海里,之後,便成了孤魂野鬼。
之後,姜子牙的做法,就是元始選擇他封神的原因,只見姜子牙: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
姜子牙手心放了五雷,便振開迷關,速超神道。那麼問題來了。迷關是什麼意思?所謂迷關,意思是指令人迷惑的境地!
神道又是什麼意思?所謂神道,又稱天道!《易經》中有云: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姜子牙發出的雷,可以打開困住柏鑒的幻境,並為他打開成神的道,讓他立地成神。這,不就是造神嗎,姜子牙竟然擁有造神的能力!
所以,終於找到元始選姜子牙封神的原因了,這原因,申公豹也心服口服。原因就是:姜子牙被元始選中封神,就是因為他擁有振開迷關,速超神道,也就是造神的能力。
這個原因,降龍伏虎隨吾意,跨鶴乘龍入九天的申公豹是沒有的,所以,他當然得心服口服了。
原文網址:http://read01.com/gRxyG65.html
----------------------
三教人才輩出,為什麼偏偏選最弱的薑子牙封神? 是誰選的?
斯文卿相
斯文卿相
專職文史寫手,公眾號斯文卿相,約稿請私信。
創作聲明:內容包含虛構創作
5 人贊同了該文章
《歪歪侃封神》第 648期
天庭積弱有名無實,昊天上帝要求頂尖的神仙上天供職,都遭無情拒絕,這一出令玄黃之外的鴻鈞道人都看不下去,於是令神仙統領,也就是他的三個徒弟,即老君、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選拔優秀煉氣士以供天庭。 昊天的話三聖不放在心上,但鴻鈞的命令三聖卻不能不聽,所以就有了三聖共聚碧遊宮佥押封神榜,並選舉出負責封神大業的主持人,姜子牙。
姜子牙
姜子牙是誰選出來的?
關於是誰選了姜子牙為封神榜的主持人,大家都認為是元始天尊的決定。 封神演義第十五回《崑崙山子牙下山》中,元始天尊讓白鶴童子將正在桃園澆水的薑子牙叫來,對他說:
成湯數盡,周室將興。 你與我代勞,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為將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 此處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
其中的【你與我代勞】這句話,似乎給出了這樣一個信號,即是說,這封神榜是元始天尊的,讓姜子牙負責封神,也是元始天尊一人言之,然而,並不是。 大家都知道,封神榜是元始和老君、通天三位師兄弟之前共同商討議定下來的,當時在碧遊宮,三聖劃出了封神榜的大概名單,自然也要將封神榜的主持人敲定下來。
鴻鈞
鴻鈞道人
在封神中,鴻鈞道人是一炁所化。 何為一炁? 古書上說【物物生生,始開於炁】,即是說,炁是萬物之始;此外古書上又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裡的道,指的就是炁。 所以說,一炁所化的鴻鈞道人,就是道,是天道。
封神榜是鴻鈞道人令三聖佥押的,那麼對應封神榜的封神大劫,自然就是鴻鈞道人降下的。 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來講的話,鴻鈞道人的一言一行都是天道所顯。
在這場封神大劫中,三教門人都處在這場漩渦之中,故選誰負責封神榜,那麼此人所處的教派就會佔據大部分優勢,所以自然是,搶著上啊。 可鴻鈞道人怎麼能讓這種事情發生,自然是早早就將封神榜的負責人顯於其上了。 所以,姜子牙是鴻鈞道人、也就是天道親自選定的。
元始
元始天尊
姜子牙是元始天尊的門人,隨其在玉虛修行。 但是,姜子牙的修行重點,卻不是悟術法、修道德、鍛法寶等仙家弟子必修的功課,他在玉虛的40年來,主要做挑水、澆松、種桃、燒火、煽爐這些個雜役的活計。 那麼,元始天尊為何要這麼對待姜子牙呢? 他這麼做的理由又是什麼?
你生來命薄,仙道難成,只可受人間之福——封神演義第十五回《崑崙山子牙下山》
也就是說,姜子牙的命運,早都已經被天道、也就是鴻鈞道人安排了個明明白白。 既然姜子牙的結局早已經註定,元始天尊又何必教授他許多仙法呢,萬一不小心這個徒弟天資聰穎悟了道,不是壞鴻鈞道人的佈置嘛!
張桂芳
元始天尊對姜子牙放養式的傳道,所帶來的後果就是,在以後的封神大戰中,但凡來找他麻煩的,都能把姜子牙摁在地上瘋狂碾壓。
先有張桂芳打得他高懸免戰牌,再有九龍島四聖僅憑坐騎就將他跌了個冠斜袍裂,更別提金鰲道十天君一出場他就首當其衝被害死的慘烈了。 姜子牙這麼弱雞,鴻鈞道人能不知道? 那鴻鈞既然知道,為什麼偏偏要在人才輩出的三教眾徒中,選擇姜子牙來進行封神呢?
自然是因為,姜子牙的身上,有著一項天賦神通,什麼神通?
為什麼要選薑子牙?
姜子牙的這項神通,在封神演義第三十七回《姜子牙一上崑崙》中,通過兩件事兒,六個人來進行描述。
彼時呢,姜子牙因為不敵擅【呼名落馬】的張桂芳,上崑崙找元始天尊求助,返回之前,元始讓他去東海走一趟,所那裡有人等他。 姜子牙到了東海,果然發現有個人,哦不,是有個千年的鬼魂。
遊魂乃軒轅皇帝總兵官柏鑒。 因大破蚩尤,被火器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 "子牙曰:"你乃柏鑒,聽吾玉虛法牒,隨往西岐山去候用。 "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
柏鑒在東海遊蕩千年,都未能超脫;結果姜子牙來了后,放幾道雷,就將柏鑒自其被困之境拯救出來。 姜子牙救柏鑒出迷關還不算,他甚至還當場為其超脫,為柏鑒大開神道令柏鑒立地成神。
姜子牙自己怕是都沒意識到,他身懷【造神】的神通,而且這個神通,他不止使用一次。
五路神
隨著柏鑒立地成神,即刻就要走馬上任準備開始督造封神台,便隨姜子牙到岐山去。 誰知才到山腳,卻有一陣狂風吹來,姜子牙注目瞧去,巧了,是熟人。
當時子牙看,原來是五路神來接。 大呼曰:「昔在朝歌,蒙恩師發落,往西岐山伺候;今知恩師駕過,特來遠接。 "——封神演義第三十七回《姜子牙一上崑崙》
在朝歌的時候,這五路神不過是馋宋異人後花園的五個精怪,即豬、狗、牛、羊、雞而已,怎麼這才許久不見,就成了神? 自然是因為,姜子牙無意中為他們大開神道之門的緣故了。 而封神榜呢,也是為了造神,所以為什麼選姜子牙負責封神榜的答案,就非常清楚了。
所以三教人才輩出,為什麼偏偏選最弱的薑子牙封神? 是誰選的?
選擇姜子牙作為封神榜的主持人,是天道也就是鴻鈞道人所選,選姜子牙的原因,是因為他有造神的神通。
姜子牙的身上,也能折射出我們工作中的一些問題,有些人他工作能力一般業績極差,但卻能在競爭中脫穎而出成為大家的上司,為什麼,自然是因為,他有著藏而不露的本領啊
三教人才辈出,为什么偏偏选最弱的姜子牙封神?是谁选的? - 知乎 https://bit.ly/3iWFBds
-----------------------------
元始為何選實力最弱的姜子牙封神? 原因很離奇,但他不敢說
斯文卿相
斯文卿相
專職文史寫手,公眾號斯文卿相,約稿請私信。
2 人贊同了該文章
《歪歪侃封神》第514期
元始天尊門下弟子,有強如神仙班首,佛祖源流的燃燈道人,有玲瓏八面、善於統籌各方勢力的南極仙翁,有代表闡教主要勢力的赤精子等十二弟子,最不濟,也有'煉就五行真妙訣,逍遙也過幾千年'的申公豹。
這些玉虛弟子拎出來,哪個不比僅修鍊四十年、日常擔任玉虛'挑水、澆松、種桃、燒火、搧爐、煉丹'的雜役薑子牙強得多。
姜子牙
然而,偏偏就是實力最弱的姜子牙,被元始天尊選中代其封神,彼時,元始天尊給出的理由是:姜子牙生來命薄,只可享人間之福,所以讓他下山去助輔明主,以後居將相之尊受繁華金屋,也不枉費苦熬四十年的清修之功。
元始天尊的這個理由,似乎存著一番殷殷愛徒之心,那麼這就是元始天尊選薑子牙封神的原因嗎? 並不是! 選姜子牙封神,另有因由,只是元始天尊不敢明說。
因為元始天尊不敢說出口的原因,姜子牙對如此明明白白的安排,十分抗拒,當下是苦苦哀求:"弟子乃真心出家,苦熬歲月,今亦有年。 修行雖是滾芥投針,望老爺大發慈悲,指迷歸覺,弟子情願在山苦行,必不敢貪戀紅塵富貴,望尊師收錄。 ”
元始天尊
然而,聖人之言,都遵循天道絕非無故出口,既然元始天尊說姜子牙有'享人間富貴'之言,那麼他就只能接著這場富貴,可姜子牙呢!
姜子牙在上昆侖之前,也在凡間生活了三十二年,兩下對照,更覺時見仙鶴唳,瑞鸾翔,白鹿玄猿時隱現,青獅白象任行藏的崑崙,是心中最美的福地天堂。 所以儘管他在崑崙多做挑水種桃之雜事,也覺比沾滿紅塵之氣的凡間富貴更令人神往。
但姜子牙被選中封神,是天選,容不得他不情願,所以儘管姜子牙屬意崑崙之心甚堅,都要一哭二鬧三上吊了,元始天尊也不為其動,當下板起臉來,曰:"你命緣如此,必聽於天,豈得違拗。 ”
下山
話說到這份兒上,姜子牙也沒奈何,只好裹著一泡兒苦淚、滿腹委屈,於紂王九年下山去了。 自仙境下到紅塵的薑子牙無比頹廢,覺著自己也沒個奔頭了,就隨意安身在結義大哥宋異人家中,喝酒、吃肉,還娶了媳婦,完全的放飛自我、沉淪凡世了。
封神演義這本小說中,自始至終貫徹『天數』論,所以上天既然選中薑子牙執行封神大計,自不會任由他如此胡鬧,表面上看如此,事實上呢?
那姜子牙的結義兄長宋異人,是朝歌城的富豪,庭院巨大,其中有個後花園更是風水俱佳,以致招來妖邪霸佔此處,無法建樓使用。 姜子牙這時候才記起自己也是學了四十年道的半個神仙,輕鬆解決了。
五路神
那霸佔宋異人後花園的妖邪,乃是五隻得道的家畜,即牛、犬、羊、豬、雞。 五畜好不容易成精,自不願再做那盤中餐、口中肉,於是口喚薑子牙為'上仙',跪伏在地悲悲切切苦哀求。
或許是'上仙'二字深深取悅了姜子牙,當即收起長劍,放了五畜一條生路不說,還許了五畜一個光明的前程:"你既欲生,不許在此擾害萬民。 你五畜受吾符命,徑往西岐山,久後搬泥運土,聽候所使。 有功之日,自然得其正果。 "五畜扣頭,徑往岐山去了。
紂王十年,姜子牙終於離開朝歌,去了西岐,在渭水河邊釣了幾年魚,於紂王十六年,在'飛熊入夢'的吉兆之下,正式步入西岐權利的巔峰,並在紂王二十年主動討伐纣王的鐵杆擁躉北伯候崇侯虎,為封神榜的開啟,打響第一炮。
晁田晁雷
轉眼間,姜子牙已經離開崑崙十年了,但是對重回崑崙的渴慕,卻日甚更念。 這不,由於西岐主動挑起戰事,紂王二十一年,殷商威武大將軍晁田、晁雷來西岐探兵來了,結果,結果卻降了西岐。
如此,商周大戰,於紂王二十二年張桂芳討伐西岐,轟轟烈烈的進行了。 張桂芳有'呼名落馬'之術,姜子牙便藉著這個理由上了朝思暮想的崑崙,滿心指望著元始天尊能大發慈悲,將他留下。
然而,姜子牙心裡的小九九,元始天尊這般聖人又哪裡不知,為了斷絕他的想法,當下自稱'貧道',還呼薑子牙為'相父',擺明瞭自己堅定的立場。 此外,看姜子牙實在賴皮的不行,於是呢,為了堅定姜子牙的信心,元始天尊便隱晦的提醒他,為何選他封神的原因了。
柏鑒
元始是怎麼提醒的?
姜子牙離開前,元始天尊告訴他說,回西岐時,繞道東海而去,那裡有一人在等著他,姜子牙就在那裡見了被蚩尤以火器打入海中的、軒轅黃帝的總兵,柏鑒。
當時,姜子牙曰:「你乃柏鑒,聽吾玉虛法牒,隨往西岐山去候用。 "把手一放,五雷響亮,振開迷關,速超神道。 柏鑒現身拜謝。 子牙大喜,隨駕土遁往西岐來。 霎時風響,來到山前,當時子牙看,原來是五路神來接。
如果姜子牙是個如申公豹一般心思活泛、七竅玲瓏的,此時便該知道,元始天尊為何選中實力最弱的他來封神了,但姜子牙乃忠厚君子,壓根沒想到過,自己口喚五畜為『五路神,』五畜便立地成神;自己為柏鑒震開迷關,柏鑒一個千年的鬼魂便可自冥幽踏入神道。
所以,儘管姜子牙沒有燃燈修為之高,沒有南極仙翁長袖善舞,沒有十二弟子天資聰穎,也沒有申公豹的聰敏奇捷。 但他卻有『振開迷關,速超神道』可以『造神』的能力,可以「造神」,這才是元始選薑子牙封神的原因,無關實力強弱,一個凡人,居然可以造神,原因就是這麼離奇。
但這個很離奇的原因,元始是萬萬不敢說出口的,萬一這事兒被許多左道煉氣士得知,姜子牙就成了唐僧肉一樣的香餑餑,還不得被人打破了頭來搶。 畢竟,能一步成神長生不死,是許多人、妖夢寐以求的願望啊。
因此,元始不敢說之所以選姜子牙封神的原因,也是為了保護他啊。
元始为何选实力最弱的姜子牙封神?原因很离奇,但他不敢说 - 知乎 https://bit.ly/3ppXzHJ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